• 正在加载中...
  • 最上义光

    最上义光(もがみよしあき,1546-1614),最上氏第十一代家督。羽州大名最上义守的长子,幼名白寿。最上氏是足利一族斯波氏的分支奥州探题斯波家兼次子兼赖的后裔,世代承继羽州探题的职位。永禄三年十五岁时白寿元服,受将军足利义辉赠其名讳中的“义”字,通称源五郎义光。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最上义光 性别:
    别称: 羽州之狐、出羽的骁将、虎将 职业: 武将、羽州探题、政治家、军事家
    民族族群: 大和族 出生地: 出羽国山形城
    出生日期: 1546年2月1日(天文15年1月1日) 去世日期: 1614年2月26日(庆长19年1月18日)
    国籍: 日本 主要成就: 统一羽前国 、建立最上氏最大版图
    外文名: もがみよしあき

    目录

    生平/最上义光 编辑

    《信长之野望14》最上义光 《信长之野望14》最上义光

    天文15年(1546年)1月1日,最上氏第10代家督最上义守与妻子小野少将生下了一名男婴,此男婴生下后随即被取名为白寿。

    永禄3年(1560年),白寿进行了元服礼(一说为永禄元年(1558年)),并与父亲义守一同上洛拜见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将军足利义辉赐予白寿自己的偏讳「义」字,从此白寿便改名为 源五郎义光。而义光的母亲为了祝福父子俩人上洛期间的一路平安与武运昌隆所做的绣有「文殊菩萨骑狮像」七个字的刺绣,也在近年被发现。同时由于伊达氏已经渐渐从天文之乱的内耗中逐渐恢复了实力,因此父亲义守时代的最上家独立到接下来持续的领国扩张也大约于同时受到了顿挫。

    依据“羽阳军记”的记载就在义光元服翌年与父亲义守一起去温泉旅行时,半夜有山贼闯入住所,听见异声的义光保持镇静,然后仔细观察后即拔出大刀砍杀了贼首,失去头领的贼众立时一哄而散。然而父亲虽然认同义光机智勇敢的做法,但却始终偏爱次子义时,疏远义光,认为他傲慢不逊非是良才,故要将家督一职让给其弟义时。

    然而更深一层的原因该是在最上氏上代家督最上义定于永正十八年的长谷堂之战败给伊达植宗,最上家羽州探题的权威便日益动摇,本来在其支配下的各家豪族纷纷兴起自立之心,义定之子又早在永正十七年逝世,故由分家中野义清的二男,也就是最上义光的父亲,当时年仅两岁的义守继位。宗家的弱化使各个分家、豪族更进一步往独立迈进,形成弱干强枝的现象。最上义光是宗家中强势的集权派,早有一合南羽州之意,所以希望维持现况避免和各分家冒险交战的义守才会舍义光而选义时。

    天正最上之乱

    元龟元年(1570年),最上氏内部发生了混乱,由于对于周遭国人众与分家的态度和伊达辉宗间领土争夺的小摩擦,父亲义守便与义光产生了对立。义光曾经在立石寺上祈愿愿文,希望能平稳地继任任,直到天正二年,义光的太傅宿老氏家定直眼见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在义光的请托下抱病晋见义守进行调解劝说,最后义守终答应以双方和睦为条件隐居,让位给义光,而义时则继承义守的本家中野氏。同年8月(另一说为翌年(1571年))义守隐居,义光正式成为最上氏家督,但到了天正2年(1574年)1月,由于义守对于义光对国人众所采取的强硬态度深感不安,因此隐居后的义守乃致书信给女婿伊达辉宗派出援军协同出兵,义光与义守再度爆发了对立并转变成武装冲突(天正最上之乱)。当时最上家臣与周边豪族大都支持义守。最上家与周边豪族大致上在当时可以分成两个派系:

    主要参战武将

    • 义光方

    • 义光

    • 楯冈光直

    • 大崎义隆

    • 寒河江尧元(寒河江城城主)

    • 义守方

    • 天童赖贞(天童城城主)

    • 延泽满延(野边泽城城主)

    • 长瀞守兼

    • 六田氏

    • 最上义守

    • 伊达辉宗

    • 大宝寺义氏

    • 白鸟长久(谷地城城主)

    • 上山满兼(上山城城主)

    • 细川直元(小国城城主)

    最上郡地区领国化

    天正最上之乱的家族内乱之后,尽管义光取得最终胜利,但最上家之分家天童赖贞、东根赖景、上山满兼等依旧对于义光感到不满因而进行了武力抗争。在义光正式成为最上家第十一代的当主后,原本认为家督宝座乃是掌中之物的中野义时在天正二年五月以合称“最上八楯”的八家支族天童、饭田、尾花泽、楯冈、长静、成生、延泽及高箭、东根、上山、寒河江、左泽、白岩六家为援进行叛变,组成反义光包围网,伊达辉宗也以救援岳父义守为藉口意图干预最上家内政,一时剑拔弩张,最后是由与天童家结盟的谷地城主白鸟长久出面调停斡旋,暂时达成和议,但也从此展开义光耗费久达十三年漫长光阴斗争征战方重新统合一族及家臣团,强化最上家督实权,重整旧领。有感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的最上义光在天正三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发中野城将为首的亲弟中野义时击溃逼其自尽,然后以此消息煽动谋反的各家将领的不安再加以分化。其中特别以树起反旗直接宣告倒向伊达家的天童赖澄威胁最大,所以在天正五年五月,义光先是将以女儿嫁给赖澄的盟友,同是八楯之一的延泽城主延泽满延之嫡子满昌,笼络延泽满延为内应。

    同时传来了谷地城主白鸟长久命家臣根清光上洛向织田信长送去名马白云雀,表达希望取代最上家获得出羽支配权的消息,此事让义光大为惊恐急忙派心腹志村伊豆前往去晋见信长送上不亚于白鸟长久的厚礼,申明最上家是自斯波兼赖出任出羽探题以来的名门,乃是理所当然的出羽支配者,希望信长能加以了解。虽然目下织田家的势力尚未席卷至奥羽一带,但以隐然有天下人之形势若是被白鸟长久抢先一步与信长结盟自然大大不利,因此义光让自己的长子义康迎娶白鸟长久的女儿为正室缔下姻盟以为一时的安抚。

    随后最上义光将目标指向天童赖澄之弟,继承了东根氏的东根赖景。东根氏本来就是天童氏的分家,东根赖景是因为上一代东根氏当主赖息无嗣而向天童本家讨来继承家业的养子,身为天童赖澄之弟,东根赖景一直是八楯中最忠实的反义光派。面对这顽强的反对者义光在许以继承东根氏之巨利后连赖景的家老里见源右卫门景左也成为了义光的内应,最后在东根赖景迎击来攻的最上军时带头叛变,导致东根城陷落,赖景横死。最上义光再来锁定长静氏,威压长静氏让亲弟义保继承长静氏家督之位,变相把长静氏收入了掌中。

    天正六年,上山城主上山满兼欲联合伊达辉宗以抗衡义光的侵略,但是最上义光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义光以上山城为诱饵策反了上山家臣里见越后、民部父子,将城主上山满兼暗杀,夺下上山城。随后最上义光在天正八年的万骑原之战中击败天童赖澄的舅舅细川直元,成功夺取小国城,将小国乡改封给见天童氏失势叛投己方并在万骑原之战中立下大功的藏增安房守之子光基,光基因此改姓小国。同年义光开通了最上川的三处险要以便利船只通行,促进商业繁荣。

    天正九年,最上义光遣家臣氏家守栋攻打仙北小野寺家的鲑延城,城主鲑延秀纲不敌称降,得到本领安堵,成为日后义光侵入仙北小野寺家的桥头堡。其后沼田城主日野左京亮也见到了义光与日遽增的威势而自动请降。

    当初从属于上杉家的庄内尾浦城武藤家曾假上杉家的兵力趁安东家与最上家发生冲突时夺取了最上领下的由利郡,天正二年时当主大宝寺义氏再次想趁火打劫与伊达辉宗联合和义光交战进攻最上家的清水城。为了扫除后顾之忧,义光买通武藤家臣,武藤义氏的妹婿前森藏人于天正十一年三月发动叛变将武藤义氏暗杀,前森藏人也在最上义光的支援下入主东禅寺城,改名东禅寺义长。而武藤家重臣协议后决定由义氏之弟义兴继任当主,但是已陷入一片混乱武藤家再无力出兵最上领。武藤义兴为了巩固和上杉家的盟约以抵御最上义光,收上杉家猛将本庄繁长的次男千胜丸为养子。

    翌年,义光谎称身染重病,召来白鸟长久,表示希望在死后把居住城山形城托付给他,由他辅政协助义康治国,长久喜出望外地前来探病听宣,不料变数忽生,自称患病的义光持刀亲手杀了白鸟长久,随后攻下了群龙无首的谷地城,紧接着攻打与白鸟氏自南北朝以来便缔有长期同盟的寒河江氏,寒河江城主寒河江高基结合了谷地城白鸟氏的残兵败将后,以亲弟桥间勘十郎为主帅领兵于中野原应战,勘十郎乃是有名的大力士,作战勇猛过人,但是也因为这个性被义光看准了,所以在两军短兵相接时义光诈败诱敌,用洋枪队伏击桥间勘十郎,将其讨取。失去主将的寒河江、谷地联军一时阵脚大乱,被义光一鼓作气击破。寒河江高基接到勘十郎败死、兵士非死即降的消息后眼见已入末路穷途,带着三名忠臣登上御馆山贯见馆自刃,结束了自镰仓以来寒河江氏对寒河江庄四百年的统治。最上义光在把谷地城、寒河江城皆收入掌握后,义光完全控制最上川西岸,为了增加经济收入大幅开掘野边泽银山以支付军费。天正十二年,最上义光在寝返八楯之中成生馆主成生伯耆守及藏增安房守后,以延泽满延为内应,加上成生伯耆守及藏增安房守倒戈挥军将天童城攻下,流放天童赖澄。同时让天童氏降将草刈将监先后转仕庄内武藤家、伊达家以为最上家的内应。

    庄内进出斗争

    天正十三年六月,武藤义兴攻打最上家的清水城正式拉开最上义光庄内侵略的序幕,东禅寺义亦长在饱海郡掀起叛乱呼应最上军侵略庄内的军事举动,最上家重臣氏家尾张守亲率大军击溃来次氏房夺下饱海郡,心怕不敌的武藤义兴在请来上杉景胜援军巩固田川郡的同时也向伊达政宗求助,得到政宗允诺,最后在伊达政宗中介协调双方和议。

    最上义光雕像 最上义光雕像

    天正十四年,北方的小野寺义道率六千兵马南下攻入最上领,由义光亲率一万最上军迎击,两军在有屋遭遇,小野寺方军师八柏道为假地形之利先以洋枪手挑衅最上军,义光一怒之下命令追击使最上军被引诱到八柏道为早已安排好的一处岩场,遭到小野寺军以弓矢、落石伏击,损折数千兵士。但是在翌日义光以长子最上义康率领八百精兵急袭打开战局,令最上军以破釜沉舟之心展开反击,战中楯冈满茂及鲑延典膳等猛将大为活跃,终将小野寺军击退。

    同年十月义光觊准伊达政宗面临芦名、佐竹、最上三面包围、上杉家重臣新发田重家叛乱,本庄繁长被调往协助平乱,庄内出现防备空隙的时机出兵庄内尾浦城,由义光早已安排在庄内的棋子东禅寺义长担当向导。一时间,最上义光的军势直逼至武藤家居城尾浦城。但是因为伊达政宗欲借武藤氏与最上氏之间的对立以减轻北面的压力专心应付芦名、佐竹,于是再次促使双方谈和。

    翌年四月,最上义光再度对庄内发起攻势,这次本庄繁长派出援军方及时击退最上军挽救武藤家。同年九月,最上和东禅寺义长再次大举进攻庄内,城主武藤义兴战败自杀,义兴养子义胜逃往越后小国城,投奔生父本庄繁长。

    天正十五年,最上义光在外甥伊达政宗遣一万大军攻打大崎义隆时派出氏家吉率五千援军协助大崎家,令其足以抵御伊达家的攻势同时利用伊达家重臣鲶贝城主鲶贝宗信与父宗重不和之机,策反宗信,引起伊达政宗的不满,政宗一怒之下出兵攻打鲶贝城,两家军势在中山口对峙,次年在政宗之母、义光之妹义姬居中斡旋下方达成和睦。

    天正十六年,本庄繁长在当主景胜允许后带兵攻打尾浦城,由于义光所任命之新领主东禅寺义长、胜正兄弟的暴政,使庄内领民怨声载道纷纷内应自越后攻来的上杉军,本庄繁长鉴此形势放弃笼城之策,反而选择在大宝寺城和尾浦城中间的十五里原打游击战,十五里原乃是鹤岗与大山之间一处未被开垦的荒地,有着三溪并流于河谷的天险,本庄繁长倚此地利从容迎击被引出的最上军,十五原会战中最上军被本庄繁长杀得大败,东禅寺兄弟当场讨死,中山朝正败走山形,同时在庄内与本庄繁长内通的士兵立时火烧尾浦城、大宝寺城,繁长迅速趁势出兵将各地最上势力各个击破,武藤义胜重新入主尾浦城,夺回在庄内的领地。

    丰臣政权下的最上义光

    有鉴天下大势的转变,最上义光在天正十八年呼应丰臣秀吉的命令出兵参加围攻小田原城,正式从属丰臣家,义光从仙北郡出阵,得到本领安堵,同时义光也以本庄繁长攻打庄内秀吉颁布的奥羽反物无事令为由向申诉,希望能藉此取回庄内,但是早跟上杉交好且清楚最上义光对庄内野心的秀吉决判义光败诉,使义光几经辛苦后仍是失去了庄内。隔年正月义光因战功得到仙北上浦郡十三万石的封地并叙任从四位下侍从的官位。之后于协助南部家讨伐九户政实时在信夫郡大森城迎接德川家康,次子家亲被家康看上成为他身边的小姓。

    文禄元年,秀吉发起朝鲜侵略时最上义光领兵至肥前名护屋参阵,并趁仙北出现一揆叛乱时以拥有增田、汤泽检地代官任命权之名义出兵小野寺领,但仍为小野寺家军师八柏道为所阻,在战后小野寺方的八柏道为与最上义光任命的楯冈满茂在国境争夺上保持一进一退的均势,使义光难讨便宜。

    其后最上义光开始重新修筑居城山形城并同时整顿城下町,并且为了保持家中的泰势,义光采取八面玲珑的手段将三男义亲则送到秀吉独子秀赖身边当人质,长女驹姬更与当时身任关白的秀吉外甥丰臣秀次缔结婚约。可惜福兮祸所倚,秀吉为保全亲生子秀赖藉由赐死已是关白的秀次,更反常地下令处死全族,连当时才刚到京都尚未出嫁的驹姬也难逃一死甚至连义光也被指因和秀次通姻之谊而参加夺权计划。知晓此事后为了保住女儿的性命,义光赶紧四处奔走求救,可是在德川家康、前田利家相继出面说情后虽然保住了自家安危,但是秀吉仍固执地坚持原议,疲于奔命的义光始终救不了他最疼爱的女儿,驹姬还是被处死于九条河原。

    文禄三年,欲图谋仙北的最上义光针对小野寺家的重臣八柏道为施行阴谋,让楯冈满茂伪造了一封八柏道为和最上内通的书信,然后故意被小野寺义道的妻弟吉田孙市得到,让吉田孙市去向义道告发,见到这封假信的小野寺义道一怒下不分青红皂白,在八柏道为前来横手城经过中之桥时派遣刺客将道为暗杀,自己毁去了抵挡最上义光入侵的长城。

    庆长出羽合战

    庆长五年,德川家康由江户出发征伐反对他的上杉景胜时,石田三成也于畿内起兵进攻伏见城,正式引爆关原合战,最上义光协同由利十二头向家康表示忠节,德川家康在八月四日回军西进后,改为任命次子结城秀康为主帅,继续与上杉景胜对峙。决定倚附东军的最上义光在结城秀康和上杉景胜两军各采守势的时机与羽后的秋田实季合谋攻取上杉家的酒田城,以获取有丰厚商业利益的酒田港,不料此事竟被景胜先一步探知,坐拥会津一百二十万石的上杉景胜反倒先发制人派出重臣直江兼续率领二万四千大军攻打最上家的领地村山郡。

    直江兼续在九月十二日率兵围攻火田谷城,先在城下击败义光派来的援军,然后翌日派色部胜长为先锋将其攻陷,城将江口光清兵败自杀。同时上杉家的酒田城主志田义秀率庄内军逆溯最上川进逼村山郡、尾浦城主下吉忠也经由六十里越街道直接进宫山形城,最上家的寒河江城、谷地城、白岩城等城池先后在上杉军的攻打下陷落,最上义光眼见直江兼续势不可挡只好派出嫡子义康为使者向素来不睦的外甥伊达政宗求助,基于同属东军的义理伊达政宗以亲叔留守政景为主将率五千兵马配五百匹马及七百铤洋枪出阵。

    同一时间,直江兼续所统领的上杉军也已杀到长谷堂城下直逼义光老家山形城,多亏守将志村光安指挥得当,士气高昂才能将其阻于长谷堂城之外。期间唯有上山城主里见民部在面对上杉军攻击时奇袭成功,顺利斩杀敌将本村亲盛。九月二十一日,应邀而来的伊达援军越过世谷峡抵达山形城东方的小白川,守军得知这项消息后,莫不振奋。直至九月二十九日,志村光安开城杀出与最上伊达联军一同奇袭直江兼续,虽然斩杀敌将上泉泰纲,但在直江兼续的指挥下,上杉军仍旧是棘手的敌人。

    不久后,最上家臣志村高治传来了西军在关原战败的消息,直江兼续也在接到上杉景胜的通知后,立即率兵由长谷堂城外的菅泽山本阵开始撤退回国,最上义光闻讯后亲率八百精兵由后衔击,趁此良机侵入庄内,攻取当年失去的尾浦城,并进一步直迫酒田城,但终因积雪而不得不罢战,翌年最上义光再度出兵一举攻下酒田城并回马一枪攻入仙北,攻打无视家康邀请并且还于横手城笼城坚守的宿敌小野寺家,还灭掉由利十二头中不臣服最上家的赤尾津氏,战后最上义光于庆长六年八月加封增加田川、栉引、饱海、由利四郡,由利十二头中的打越氏、仁贺保氏被德川家康拔擢为幕臣转封至常陆,其本领都交给了最上义光,最上家从此拥有共近五十七万石的领地,在全国各大名中石高位居第六位仅在金泽一百二十万石的前田利长、萨摩七十七万石的岛津家久、家康次子越前国北之庄六十七万石的结城秀康、奥州仙台六十二万石的外甥伊达政宗、会津六十万石的蒲生秀行等五人之下。

    领国治理

    庆长八年,义光开始着手进行治水的工程,整治赤川、开凿青龙寺川以及扩建立石寺、羽黑山的本社、黄金堂、五重塔并在修整专弥寺供奉亡女驹姬。同时最上义光和佐竹义宣各自将所领的部分雄胜郡及由利郡领土进行交换,义光取得完整的由利郡,并命令楯冈满茂统领由利地方,加封投入最上家麾下、本属由利十二头之中的泷泽政道一万石、岩谷朝繁三千石。

    不过此时顺风顺水的最上家却还有一项危机,最上义光的嫡长子义康因不满义光迟迟不肯退位,不满情绪日增,而义光也因为曾在德川家担任小姓的次子家亲深得家康的信赖,所以跟父亲义守一样有意废长立幼,舍弃长子义康改立次子家亲为继承人的意图。因此最上义康被命前往高野山稳居,行经庄内时突遭暗杀身亡,后葬于山形常念寺,据说行凶者便是重臣里见民部的家臣原八右卫门,所以此事引起许多质疑是义光所为的声音。

    庆长十二年,最上义光命家臣新关久正在赤川右岸建设因幡堰灌溉庄内平野的水田。庆长十六年,义光叙任为从四位左近卫权少将,在内政方面先是发掘了永松铜山,同时进行领内大检地,检地除了进行丈量外,也对米纳、钱纳及杂税进行统整,而考虑到当时羽州的情况,未强制贯彻石高制来征税以行使稳健政策的义光也被后人以其善体民心的德政思慕至身后。后又在庆长十七年起用狩川城主北楯利长在立谷泽川进行北楯堰的工程解除了庄内平野灌溉用水不足的问题,使庄内平野的石高增加了十倍,使表面上是五十七万石的最上领地实质却是拥有了八十万石至一百万石的石高,并下令让日野备中进行由利郡的检地。

    庆长十八年,义光前往骏府拜见已把将军之位交给三子秀忠的大御所德川家康,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的义光在将最上家托付给家康后回告山形城便于次年病故辞世,享年六十九岁,葬仪当日有寒河江十兵卫、寒河江肥前守、长冈但马守、山家河内守四名家臣殉死。法名光善寺殿玉山白公。

    在强敌环伺、内外交迫的情况里最上义光将各倾向独立化的领主权重新收归旗下,并强化了其间的主从关系,虽然这成功达到了领国集权的效果,但是也造成一族诸将的反抗义光统治的原因,使得义光甫继家督之位便要面对亲弟中野义时及同族的最上八楯之挑战。此外,在最上家的外围东、南两面是强敌伊达家的领地、北方为小野寺家所割据、西方则是由长年欲入侵最上领的武藤家。在这番不利环境中最上义光手胼足胝地再次从无到有振兴最上家的声望,文治武功皆有可观的建树,其治政更广受到领中人民的爱载,这不仅是因为义光促进领地的经济、治水振兴农业,跟他多驱使阴谋、暗杀的非军事手段也有相当的关系,减少出兵的次数也就是减轻了人民的劳役及死伤,这对领民而言便是最大的福音,所以在义光统治山形期间,可以达到从无一揆记录,可见其治下人民对义光的崇敬。因而后世有人称呼最上义光为“出羽的骁将”也有人惊于其狡诈的谋韬而称他为“羽州之狐”。

    义光死后,由次男家亲继位,在大阪之战时最上家亲与三弟清水义亲不和,曾担任过丰臣秀赖身边人质的义亲被怀疑与大阪方内通,被逼迫自害。而家亲也在元和三年鹰狩后在楯冈城接受叔父楯冈光直招待,是夜之中家亲突死于楯冈城内,引起家中纷乱,家亲的从兄弟松根光广告上幕府指称是楯冈光直毒杀了家亲,但是却又毫无证据,反被流放。之后家督之位由家亲年方十五的嫡子最上义俊继承,但是义俊素无人望又无才无能,引起楯冈光直等最上家重臣的不满,欲改立义光四男山野边义忠为当主,最上氏顿时分裂义俊、义忠两派,引发骚动。后于元和八年将军德川秀忠以内乱不休之名义把最上家所领没收,改易近江大森一万石,之后义俊于二十六岁时辞世,由其子义智接为最上家第十四代当主,此时幕府又以义智年少为理由,将最上家削减到五千石仅堪保存家名,使日后最上家只能以旗本身份存续残喘。

    晚年以及衰败/最上义光 编辑

    最上义光领土 最上义光领土

    因为长谷堂合战的胜利,战后,义光受到德川家康的嘉奖,不但承认其对庄内三郡的统治权,还加封由利郡,最上总石高增加到五十七万石--据说实高达到八十到一百万。如此丰厚的赏赐,是人人垂涎的,但同时,也是义光用子女的性命换来的。

    首先是爱女驹姬。天正十九年(1591年),关白丰臣秀次到山形城视察,听闻了驹姬的艳名,遂要求义光送给他做妾。义光岂敢拒绝,只好乖乖把十五岁的女儿献上,四年后,秀次被秀吉勒令剖腹,并将其妻妾子女三十多人押往三条河原处死--驹姬当然也在其中。义光四处求救,甚至请托了德川家康,却终于未能救下女儿的性命……

    驹姬临终前,作绝命诗一首,大意是:“无罪之身,无辜受斩,前往彼世。弥陀之剑,慈悲为怀,指引往生。此身罪业、深重五障,随之消解。”年仅十九岁。据说,驹姬之死,是义光在关原合战时加入东军的重要原因。

    原本义光与嫡子义康良好的关系,却在短短几年之内因不明原因而生变,这时候最上家中也有些人有了将与幕府亲近的次子家亲设为继承人的想法。之后在这一系列的冲突中,义光曾经去找过德川家康询问自己该如何解决最上氏内的纷扰,而家康则是提醒义光若「义康不除的话,整个最上家的安危都会面临着变数。」

    庆长8年(1603年,一说为1611年)义光暗杀长男义康,原因不明,这却是导致最上氏在义光死后家中混乱最后被幕府改易的原因。(但这件事情近年来也兴起了一些新的说法,也就是义康暗杀之事也有可能非义光指使,而是由家臣户井半左卫门自己独断暗杀了义康。原因在于当义康遭到暗杀之后,义光听闻消息据传悲痛不已,甚至痛哭失声,而义光为了准备义康的后事跟早年死去的爱女驹姬的后事也都耗尽了心力。)

    而最上义光分限账在提到家臣户井半左卫门时也有提到「成败」(处罚)二字。因此义康暗杀是否为义光指使,至今仍旧是个无法确定的定案。

    最上义光于六十九岁时病逝。元和八年(1622年),其孙义俊无德,领内纷争,被德川幕府移往近江,仅给一万石土地,不久更削为五千石。羽州百万石的大大名,至此衰亡。

    相关内容/最上义光 编辑

    暗杀者义光

    其实奥羽诸侯中,还有一位枭雄,其能力应该完全不逊于伊达政宗,那就是羽州山形的最上源五郎义光。义光继承家业的时候,四周强敌环视,处境之险恶,是政宗所难以想象的,但到了江户开幕以后,他受封的领地,并不比伊达家少太多。查考义光的一生,更加富有传奇色彩。

    最上氏出自奥州探题大崎氏,南北朝的时候,大崎家兼因为羽州南朝势力过于强盛,因此派次子兼赖统军杀入,最终在最上地方构筑山形城,站稳了脚跟。于是指地为氏,称为最上。为了扩展势力,最上历代都将庶子分封出去,如天童氏、黑川氏、蟹泽氏、楯冈氏、中野氏等等,本意是要建立一族强大的家臣团,但结果强枝弱干,动乱就由此而生。

    永正十一年(1514年),伊达稙宗通过楢下口和小泷口进攻最上领的上山城、长谷堂城,最上家督义定与战大败,阵亡逾千人。义定被迫于次年娶了稙宗的妹妹,等于承认伊达家的宗主权。六年后,义定嗣子去世,因为继承人问题引发纠纷,领内反伊达诸势力趁时而起,伊达稙宗兵入山形,镇压了各地的反乱。大永二年(1522年),在伊达势的支持下,旁支中野义清次子、年仅二岁的义守继承最上宗家。

    这就是一代枭雄最上义光纵横羽州前,最上家的情况,父亲义守无能,并且宠爱幼子义时,内有诸支系作乱,外仰伊达家的鼻息。天正2年(1574年),二十九岁的义光威逼义守退位隐居,继任为最上家第十一代当主。此时,旧领内除主城山形、清水义氏的清水城,以及长谷堂城外,几乎全部本家和外样领地,都纷起拥护其弟中野义时,反抗义光的统治。义光花了整整十三年的时间,利用罕见的谋略手段,将其逐一讨平。

    首先,讨杀兄弟中野义时。然后,将女儿嫁给延泽满延之子右五郎,离间包括天童、延泽、饭田、尾花泽、楯冈、六田、成生等在内的所谓“最上八楯”。天正五年(1577年),攻灭天童、东东根二城,驱逐天童氏。次年,进攻上山城,煽动其重臣里见越后守反乱,刺杀城主上山满兼。天正九年(1581年),派氏家守栋进攻鲑延城,猛将鲑延秀纲降伏。

    天正十一年(1583年),义光又进攻武藤氏的尾浦城,前森藏人内应,谋杀当主武藤义氏。四年后,再攻尾浦,义氏弟义兴-,城破。天正十二年(1584年),暗杀白鸟长久,攻克白鸟氏的谷地城。如此频繁并且成功地运用煽动、内应和暗杀手段取人城池,恐怕是战国时代第一人吧。

    十五原和长谷堂

    义光重整最上旧领,将各国人领主收为直属家臣,完成领国一元化的改革。同时,他还进行了一系列的内政开发和改革,力图把落后的羽南地区,发展为不逊于关东、近畿的大粮仓。这些政策主要包括:关闭最上川的关卡,便利通商;增建山形城,整备城下町;开发野边泽银矿和永松铜山;构筑因幡堰和北楯堰,治理赤川和青龙寺川;领内大检地;等等。

    由此可以看出,义光并非仅靠武力和谋略扩展领土,他的内政之才,可谓东北第一大名。相较之下,武功之盛,倒往往被成功的内政和谋略所掩盖,显得无足轻重了。尤其是在争夺庄内地区的统治权失败以后。

    庄内地区,世由武藤氏统治,因为主城在大宝寺,故亦称大宝寺氏。其当主义氏、义兴兄弟被最上义光或使人谋杀,或逼其-以后,义兴养子义胜逃往越后,往依其亲生父亲、上杉大将本庄繁长。繁长立发大兵,亲来相斗,遂爆发了“十五原合战”,义光吃了毕生的第一次大败仗,被迫后撤,武藤义胜重新入主大宝寺。

    这次战争,违反了丰臣秀吉的“揔无事令”,因此最上和上杉到秀吉跟前打起了官司。官司的结果,是上杉获胜,义光为此丢掉了田川、栉引、饱海三郡,基本丧失了庄内地区的统治权。此后,秀吉小田原出阵,义光及时参阵,受到秀吉的嘉奖。在看清天下形势,依傍大树方面,义光一点也不比伊达政宗差,他先后把女儿驹姬嫁给丰臣秀次,二男家亲送到德川家康处做人质,三男义亲送到丰臣秀赖处做人质,到处展开笑脸,不但保住了领地,甚至还能有大的发展。

    庆长5年(1600年)七月,关原之战前,德川家康号召奥羽诸侯合力讨伐会津百二十万石的上杉景胜。数日后,家康听闻石田三成在畿内举兵的消息,立刻挥师西向,于是失去指挥的奥羽诸侯,齐集山形会议后,纷纷与上杉和睦,撤兵归国。九月八日,上杉景胜唯独拒绝了最上的和睦请求,派重臣直江兼续统兵三万,进攻山形城。著名的长谷堂合战爆发了。

    九月十三日,直江兼续攻克畑谷城。两日后,决定天下大局的关原合战结束,同时,最上义光派其子义康向伊达政宗求援。十八日,兼续将本阵设于菅泽山上,包围了坚固的长谷堂城。城将志春高治奋勇抵抗,上杉军进展甚微。

    最上义光 最上义光

    但包围长谷堂,并非兼续谋略的全部。他同时派出两支别动队,分别从南北两个方面钳形包抄,试图隔断最上向其它奥羽诸侯的求救之路。北路军渡过最上川,势如破竹,先后攻克寒河江、谷地和白岩诸城;南路军却遭到上山城主里见民部的奇袭,损失惨重。但志春和里见的奋战仍然不能扭转战局,长谷堂指日可下,只要此城一破,山形就完全被孤立了--最上义光迎来了一生中最大的危机。

    还好,二十一日,伊达(留守)政景越过笹谷垰来援,二十四日进入山形,与义光商议拒敌策略。五日后,听闻援军即将到来的长谷堂城守军士气大振,发动奇袭,斩杀上杉大将上泉泰纲。而同时,直江兼续也得到了西军在关原大败的战报,被迫撤围退走。最上、伊达两军于后追击,不但将上杉军完全逐出最上领,还重新进入庄内地区,攻陷尾浦城。

    内政功绩/最上义光 编辑

    纵贯山形县南北的最上川被山形县居民称为“母亲河”。这是因为最上川地理上仅流经一个县并且给这个县带来了巨大的恩惠。这些恩惠体现在两方面:将河水作为灌溉用水而对农业的恩惠和基于水运的发达而对商业经济的恩惠。我认为山形县尤其在后一方面受到了更大的恩惠。对于被群山环绕陆路交通不便的山形县来说,最上川成为连接与海相临的庄内地方和内陆部的重要的大动脉。山形县的发展即使说是依靠着最上川也不为过。而对最上川水运开发作出巨大贡献的是战国大名最上义光。

    战国大名既有政治家的一面也有军人的一面,只有将这两方面都抓住才能够深刻了解战国大名,但是,我认为到现在为止人们大都强调最上义光作为军人的一面,而忽视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作为军人的他被公认为谋略家,时常出现在小说中的激烈战斗中。然而那就是他真实的形象么?揭示出义光作为政治家的一面才是正确的捕捉战国大名最上义光形象的关键所在。作为政治家的义光的功绩中就有最上川水运开发的事业。最上川水运得到巨大发展是在元禄时代,但可以说义光奠定了这次发展的基础。为了将政治家的义光的形象鲜明化,我想主要来看看他实行的最上川水运开发。

    最上氏的最上川水运利用

    首先,我想来考察一下在义光开发以前最上川水运是何种状态。最初,最上川水运本身自奈良、平安时代开始获得开发,成为交通要道。进入中世掌握此水运的是最上氏。文明八年(1467)七代义秋封庶族成泽满久(后改姓清水)在最上郡清水。这是在建筑最上氏北进据点前提下,掌握了最上川水运的管理。在清水建设河岸大约就是这个时候。“……(原文不明)”观应二年在清水、延文元年在大石田开始形成河岸,另有传言是“在最上川御城积米场(原文不明)”、延文元年、最上氏祖先斯波兼赖进入山形之时将河岸从清水移至大石田,这些说法都值得怀疑。斯波兼赖进入山形之时正值南北朝争乱之时,山形由大江氏等南朝方各地割据,那种状态下根本不可能延移河岸。

    清水河岸水运的掌管是由清水氏执行的,而此处的掌管是指重整往来最上川的船只并收取一定税金。甚至进一步规定顺水而下的船不可下至清水以下,由酒田逆流而上的船不可上至清水以上。这称为船继权,最上川的河岸中只有清水河岸有此权利。这样,清水河岸成为最上川水运重要的据点。

    义光的最上川水运开发

    最上义光继承家督时,山形县内在置赐的伊达氏、庄内的武藤氏之间散立着最上氏、大江氏等领主。义光集聚统一势力时首先需要和这些领主合并。那样也就完全的掌握了最上川水运。但是,庄内的武藤氏等人也想掌握最上川水运,义光与这些诸氏围绕水运,尤其是前述的清水一带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另外也不得不与内陆部的诸领主为敌,水运开发是那些争执解决的关键。关于水运开发大致可分为三块来考虑。即:最上川三难所的开发、河岸的设置、庄内的掌握。这些无论哪一个在水运开发上都极为重要。只是,如上所述这些事并不是在与诸氏的争执中统一的进行的,我们可以认为它是随着最上氏领国制的发展而逐步形成的。所以,下面我将分别就水运开发的各方面、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进行验证。"

    最上川三难所的开发

    首先是最上川三难所的开发。所谓三难所是指“基点、准、三濑”(原文不明),后来深处的狭道也有用此名的。实际就其地势来看,最上川中湍急的河流、露出水面的岩石、船只很难到达的地方,即使如今也还时时可见。

    三难所开发时期,依靠顾正御坊缘起、山形义光在天童赖久的交战中获胜、“……”从他国雇来巧匠,“……”。据记载大约是天正九年(1518)开始着手开发三难所,但实际如何呢?誉田庆恩氏怀疑还是在义光统领最上川河西以前,就开始大规模的开发事业了;横山昭男氏则认为将这样的最上川水运的开发视为德川时期大领国事业的一环比较妥当。我自己认为,关于三难所的开发两者的观点都有道理。至少这项开发事业的执行若不是在控制了最上川河西以后则将非常艰难。

    人物研究/最上义光 编辑

    1.氏源

    最上义光周围势力 最上义光周围势力

    最上氏的氏源是清和源氏足利氏流。南北朝时期,北朝的斯波义兼为奥州探题。为了抑制最上地方的强大南朝势力,义兼命令次子兼赖进驻出羽国。

    义兼以立石寺为根本建立政权。他成功了收服了民心,并屈服了出羽国的南朝核心势力----寒河江的大江氏。之后,兼赖定主城于山形,根据土地的名字,改姓为最上。他不断扩大领地,把土地分给各个儿子。最后,最上一族就蟠据在最上川以东的村山地方一带。

    2.少年

    天文15年(1546年),最上家第十代家督义守的嫡男白寿出生了。永禄3年(1560年),白寿元服,更名为义光。十六岁时的义光已经十分勇猛。有一天半夜,他与父亲共赴温泉后回家,半路碰到了山贼。于是义光拔出太刀,斩杀来敌,击退了山贼。

    3.家督

    尽管义光十分骁勇,但是他和父亲的关系却不好。义守宠爱的却是二男中野义时,想立义时为家督。义光到了二十九岁(1575年)的时候,突然发难,杀了弟弟义时,并令老父隐居。这样才继承了家督。

    关于老父宠爱幼子,长子杀弟的故事,在战国里屡见不鲜,如:织田信长与织田信行,大友宗麟与盐之丸。最上义光一直等待时机发难,等到了二十九岁,可见他相当坚忍。

    4.楚歌

    当上了家督后,义光马上就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局面。由于他杀弟驱父,国人众并不支持他。最上领内的支族天童,上山,东根氏等都无视他的存在。对他威胁最大的是东北面的天童城的城主天童赖澄。而上山满兼的上山城在他的西南面,天童二郎三郎的东根城在他的北面。在更远的地方,南方米泽城的伊达辉宗和北方的武藤义氏,小野寺义道都对最上家虎视眈眈。

    5.谋将

    面对困境,义光保持冷静,积极收集周边的情报,运用内应,联姻,暗杀等一系列的手段去削弱敌人的实力。

    他首先拉拢天童赖澄的盟友延泽城主延泽满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满延的长子光昌。有了满延为内应,在1577年,义光领军攻落了天童城,驱走天童赖澄。同一年,运用内应的谋略,义光领军攻落东根城。1578年,义光得里见越后守为内应,暗杀了上山城主上山满兼,夺取了上山城。注重对情报的收集和分析,令义光在任家督三年内就平定了领内。

    最上义光

    6.内政

    平定领内敌对势力后,义光开始致力内政。 领国政策年表:

    天正8年(1580年),扩宽最上川,方便通船。

    天正12年(1584年), 野边泽采掘银山。

    文禄元年(1592年), 扩建山形城,整备城下町。

    庆长8年(1603年), 赤川治水,扩宽青龙寺川,修筑因幡堰,整备城下町。

    庆长16年(1611年),领内检地,发现永松铜山。

    庆长17年(1612年),修筑北楯堰。

    7.扩张

    最上义光一面北上扩张,先后收服小国城的细川直元,鲑延城的鲑延秀纲。另一方面,他与大崎氏,芦名氏,佐竹氏等联合包围南方的伊达家。因为伊达家是支持中野义时为家督的。伊达家只好在包围网内苦苦挣扎,人取桥之战中,伊达家差一点就灭亡了。没有了后顾之忧,1583年,义光命人暗杀了尾浦城的城主武藤义氏。1584年,他又命人暗杀了附近的谷地城城主白鸟长久,攻落了谷地城。小野寺义道领出羽国的三郡,以横手城为中心,实力不弱,企图入侵最上领。

    1586年,小野寺义道领军5000与最上义光军5000在双方边界相遇。双方争战中,击败武藤氏的最上义光之子义康领军来援,小道寺军最终被击退。

    1587年,义光得前森藏人为内应,攻落庄内的尾浦城,武藤义兴自杀。

    但是武藤义兴的养子武藤义胜却是上杉景胜的手下大将越后村上城主本庄繁长之子。本庄领上杉军以怒涛之势席卷庄内,最上家的东禅寺义长,东禅寺义正和宿老氏家尾张守的息子草刈虎之助战死,庄内的尾浦城,大宝寺城失陷,中山朝正退回山形城。最上义光连忙领兵接应败军。第二年,越后势接管了庄后,最上军退走。这一次战役,也是丰臣秀吉发关东奥州总无事令的原因之一,结果当然是丰臣家的盟友上杉家得到了庄内,也是因为一直以来关东群豪对丰臣秀吉太过轻视。其后,伊达家便臣服丰臣家,关东的强人北条家也被丰臣家灭掉。

    8.驹姫

    认识到丰臣家的强大后,1590年,义光领军参加了丰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以表示臣从丰臣家,并且得到山形出羽守的称号。

    1591年,最上义光得到仙北上浦郡13万石的加封,任从四位下侍从。同年,他把女儿驹姫嫁给了丰臣秀次。当时,秀次就等于是秀吉的法定继承人。他也把次男家亲送入了德川家为人质,当时的家康领有关东八国,又为丰臣五大老之一。

    最上义光谱系 最上义光谱系

    但是,1595年,丰臣秀次一族在九条河原被处极刑,驹姬也被处刑了。可怜的驹姬,因为父亲的联姻策略,就此香消玉殒......但是,就是义光也没有料想得到晚年的秀吉会变得如此残忍吧。

    9.关原

    庆长3年(1598年),天下人丰臣秀吉死去。

    继而,五大老笔头,德川家康开始图谋天下。家康疑心上杉景胜不臣,决定率领大名们讨伐会津的上杉。

    最上义光,南部家,秋田(安东)家,小野寺家等在山形城集结,率军准备进击上杉领的米泽城。同时伊达政宗也待机进击上杉领。

    同时,五奉行笔头石田三成联合同属五大老的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举兵。家康决定领军反击。于是当家康的东军与三成的西军在关原激突时,奥州的上杉景胜,伊达政宗,最上义光三者的死斗也开始了,史称"东北之关原"。

    三雄的势力比较:

    上杉中纳言景胜会津若松120万石 动员兵力 49000人

    最上义光 出羽山形24万石 动员兵力 7200人

    伊达政宗 陆奥岩出58万石 动员兵力 17400人

    三人之中,义光的实力最弱。但是在家康军还在的时候,他攻击的上杉军的后方,兵力绰绰有余。在上杉军的正面是伊达政宗,他一举就攻下了上杉家的白石城。

    但是德川家康率军西上后,伊达政宗发现自己正面要以17400人面对上杉49000人的大军,他就连忙要和上杉讲和了。上杉景胜认为德川军与西军的交战可能会持续很久,就想趁此机会攻落邻国出羽扩大自己的实力,同时可以以庄内地方为通道重新夺取旧领越后。于是景胜和政宗两人在那里玩起真真假假的谈判来,两人都居心莫测。

    吃亏的是最上义光,南部、秋田、小野寺等都率军回归旧领。1598年9月8日,直江兼继从米泽城率兵24000人从狐越街道进击山形城。横田旨俊等领兵4000兵为直江军的支援由羽州街道进击山形城。志驮义秀,下吉忠等领兵3000从庄内出击山形城的北方。最上家的最前方的畑谷城一天就被攻落,谷地、白岩、寒河江诸城也纷纷陷落。但是攻到第二线时,最上家的里见民部坚守上山城,鲑延秀纲、志村光安坚守长光寺城,上杉军居然久攻不下,伊达家也派留守政景领兵5000在山形城附近待命。

    等到家康的东军大捷的消息传来后,上杉军只好撤退了。义光最终守住了山形城。他想率军追击上杉军,遭到逆袭,头盔都被流弹射掉。可见上杉军的作战能力相当之强,能够守住山形城,最上军也算不错的了。因为这次的战绩,义光得到了庄内3郡和由利郡的加增,总领出羽57万石,当时在全国排名是第六。

    1 前田利长 加贺 金泽 120万石

    2 岛津家久 萨摩 鹿儿岛 77万石

    3结城秀康越前 北之庄 67万石

    4 伊达政宗 陆奥 仙台 62万石

    5 蒲生秀行 陆奥 会津 60万石

    6 最上义光 出羽 山形 57万石

    1614年一生都在用各种手段为生存苦苦挣扎的最上义光终于最后合上了眼睛。他的二男最上家亲继位,然而到了第三代最上义俊,由于家中发生骚乱,被江户将军处以改易,由此数百年来的名门最上氏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10.骁将

    出羽之骁将,这是后世对最上义光的评价。终其一生,他不断地用暗杀,联姻,内应等谋略来进行领地扩张。骁将,指的是他由一个几万石的国人最后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大名。但由于他的狡诈,冷静,无情,或者“出羽之谋将”这个称号,更适合他吧。

    评价/最上义光 编辑

    山形城 山形城

    即使在将星云集的战国时代,最上义光也是出类拔萃的,从即位初内忧外患,到成为五十七万石的强大名,义光在武勇谋略和政治敏感方面的表现无庸置疑,值得一提的是,义光本身还是战国时少有的优秀民政家。最上川开发通船,赤川治水,青龙寺川开发,因幡堰,北楯堰构筑,义光和武田信玄被认为是战国最重视者治水者,义光还曾扩张山形城,两次整备城下町,发掘永松铜山和野边泽银山,对领民来说,无疑是最优秀的领主。义光统治山形时期,没有一揆的记录,领民爱慕可见一斑。今天山形市的繁荣,得益于义光奠定的良好基础。 相对于毛利元就被称为智将,义光的评价更多集中于阴谋家,毕竟义光逼迫父亲退位,杀弟杀子,在对外扩张中,又频繁使用内应,暗杀的手段,冷酷阴险仿佛是他的表情。然而在那个动乱的时代中,唯一活下去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强,而兄弟相残,父子交兵,更是不可胜数,信长,政宗杀弟,信玄放逐父亲,比比皆是。而以暗杀内应为主的攻略方式,一方面是义光情报收集和判断能力的卓越表现,同时也是因为义光极度讨厌武力征服劳民伤财的战争。当时士兵多是农民,战时动员,平时回田耕作,而义光用他的方式将人员损失降到最小,无怪乎他的领民如此尊崇。义光在他的时代里用自己的方式达到了目的,当无愧于能将的称号。

    关于义光的评价,一般大多数的军记物语提及到他时,大都把他以英雄视之

    而综合得到的几个评价大致有

    “义光公兼智仁勇三德,其名誉高绝于世,近邻莫有不从。”(出自军记物语 最上义光物语)(义光公は智仁勇の三徳を兼ね、その誉れ世に高し。近邻従ひつかずといふことなし)

    “凡出羽十二郡之内,秋田城介所领以外,众人皆赖于其人之一念之间,且因义光超越其智勇之祖故也。”(出自会津四家合考)(およそ出羽十二郡の内、秋田城介の所领よりほかは、みな此の人の进退に任せけるは、且つ义光智勇の祖より超越したる故なり。)

    “武勇优于众人,其慈悲深厚,深恤诸士,犹如父母怜爱其子也。”(出自会津四家合考)(武勇は人にすぐれ、就中慈悲深くして诸士を深く労はり、たとえば亲の子をあはれむ様にこそなし给へ。)

    “其性宽柔而不行无道,且勇而不邪。实谓君君则臣臣也。”(出自军记物语 奥羽永庆军记)

    逸话/最上义光 编辑

    义光本人常常说到‘大将与士卒就有如一把扇,主要为大将,骨干为物头,总势就如(扇)纸。因为无论欠缺哪一项都会变的不能用,所以士卒就有如我的孩子一般’(大将と士卒は扇のようなものであり、要は大将、骨は物头、総势は纸だ。どれが欠けていても用は为さないのだから、士卒とは我が子のようなものだ)。从中或许可以看出他对于家臣团与士兵的看重,而义光的家臣团与后来投奔的降将里,也极少人有传出从主家出奔到他家的事迹。

    义光据传也是个武勇非常优秀的人物,据传义光5、6岁时外表就已经看起来像12、13岁,16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抬的动7、8个人才能够抬起的巨石(目前山形县藏王地区还留有一颗相传是义光抬过的巨石)。16岁时,义光与父亲义守两人带者少数随从一起去高汤温泉(现在的藏王温泉)泡温泉,而在进行狩猎与晚上宴会过后,父亲义守与随从大都喝个烂醉时。但半夜旅馆却遭到了一群数十人强盗的入侵,义光率先迎击就将其中两名盗贼打成重伤,而其他盗贼也在这波强烈反抗后撤退,父亲义守听到义光之武勇后便大为称赞义光并将最上家家传宝刀“名刀・笹切”赠给义光,义光也因拿到宝刀之后而感动不已。此外目前最上氏后代与最上义光历史馆也保留下相传是最上义光用在作战与杀敌的铁制指挥棒,据传这铁制指挥棒的重量高达1.8公斤。是一般武士刀的两倍重,可见义光应该也是一名相当有腕力的勇将。

    义光曾经于寒河江氏攻略时不听身旁侧近家臣苦劝而单骑突击,等到义光带者两名敌兵的首级回到已方阵营后,最上氏重臣氏家尾张守守栋随即含泪大声骂义光道“恕在下泣诉直言,殿下,那般不起眼的首级,请问是打算拿谁看呢?请殿下身为大将的话,就要抑制轻率的举动阿!”义光听闻守栋的劝谏后,也随即将两个首级丢弃一旁。

    义光也擅长使用调略敌人的方式来攻破敌人,如离间、内应等战术都是他常用的伎俩。同时他的度量之大与对于家臣领民之间的爱护也广为众人所知,此外他对于降将也大都进行善待。当敌对势力寒河江氏被自己攻破,而降伏的寒河江旧臣希望可以复兴主家时,义光也同意了他们的行动。

    义光时代并没有留下任何肖像画,近代所流行的戴者公家乌帽子姿的义光肖像画,据推判应该是日本近世时代以后所开始流传的。

    义光特别喜欢一些豪杰般的人物,相传由利一族的大井五郎是个充满怪力并胡作非为的人物。义光应当地的人委托除掉大井五郎,因此义光便招待大井五郎来到山形城,义光对于在五六人面前依然能够很有男子气概吃饭的五郎感到中意,因而放弃了暗杀计划并称赞大井五郎后便让他回去。

    给予普遍大众冷酷印象的义光,据传对于家族之间的感情特别深刻,特别是相传义光对于自己的妻子、女儿、妹妹等的情感都非常看重,也常常最拿她们没办法。

    鲑延秀纲的家臣‧鸟海勘兵卫对义光正室旁的侍女花轮相传感到一见钟情,因此私下写了一封情书给花轮,但没多久后情书的事情随即被发现。义光随即判定两个人为死罪,但是在鲑延秀纲的劝谏下,义光收回了对两人处以死罪的命令,并将花轮赐婚给鸟海勘兵卫。勘兵卫为此感激不已。庆长出羽合战时勘兵卫与鲑延秀纲一同出征不幸战死,而花轮听闻丈夫死去后也随即自杀。义光在看到勘兵卫的遗书之后,也对于自己当初想要处罚两人而感到可耻并痛哭流涕,日后则是慎重的吊唁了鸟海勘兵卫夫妻。

    义光对于古典文学如伊势物语等造诣极深,并也因此要求家臣文武两道与鼓励家臣从事文学活动,同时他也大量收集各种绘画、美术品、陶器,并邀请许多京坂地区的文化人来到山形城。而义光本身在连歌的造诣上也极深,不但与当代有名的文化人细川幽斋、里村绍巴等一同对过连歌,也替连歌相关的书籍做了注视,因而在连歌上的成就得到了后人高度的评价。

    义光也遵循者最上氏历代以来的传统,对于宗教势力都非常的尊重,甚至到了义光时代还广建寺社与给予寺社等势力许多实质上的协助。

    而义光对于政治也有一定的认识,他在早年撤下了最上川的关卡,整顿附近的河川,起用北楯利长进行北楯大堰的工程,引入河水解除了庄内平野灌溉用水不足的问题,使庄内平野的石高增加了十倍,晚年扩充山形城,在史实的记录当中,没有发生一揆,可见农民对义光相当满意。此外义光也整备街道与减免年贡与税金,活络商业与贸易发展。对于城下町的建设以及职人(工匠)的聘请与保护也十分积极。

    义光本人不太常进行追击战,如天童氏灭亡时便没有追击逃亡到奥州的天童赖澄,若以他对家臣与百姓的爱护来看待的话,或许是因他内心抱持者尽量以最小伤亡的手段来达成战争目的,而这也许因而或多影响到了义光常用离间、内应、暗杀等计略手段,却对于降将总是进行宽待的事实。

    相传义光特别喜欢吃鲑鱼料理,而义光本人也留下不少与鲑鱼相关的逸话。

    义光对于家臣团是非常的宽厚与善待,当最上氏关原成为57万石大大名后。义光也对于他的功臣们进行封赏,当时最上氏拥有1万石以上知行的家臣约高达十多位,远超过众多大名拥有一万石以上知行的家臣数量。而义光的五十七万石中大部分也都是家臣团或一门众的知行,家臣团知行合计就可能约六十六万石。当中义光家中第一高知行的楯冈満茂,其4万5千石的知行甚至超过了邻近独立的小大名如越后的村上藩等。

    义光是个非常热爱家乡的大名,当义光于文禄、庆长之役丰臣秀吉带领日本军队侵略朝鲜时,他也带领了五百名士兵前往九州的名护屋城坐镇待命。而在此期间,义光曾经写过一封书信给留守在羽州的家臣伊良子信浓守,该书信中的其中一段义光就写到“若有幸生存下来的话,一定要再重新踏上故乡最上的土地,饮一口故乡甘甜的泉露。”(命のうちに今一度、ふるさと最上の土を踏み申したく候、水を一杯饮みたく候。)从这段文字中即可看出义光对于故乡最上之土地的热爱与情感。

    义光死后不久,最上氏也跟着被改易,因而有关于最上氏的史料也极度缺乏,为了研究最上义光而常使用的伊达家史料也多是记载义光利用调略方式攻破敌国之事,加上史料考证上的难度与不足,也因此常常出现夸张的奸险事迹。但事实上在明治时代以前,山形县的县民们都仍然视义光为当地的大英雄,也有定期举办最上以光祭来纪念义光。

    但由于史料的欠缺与认识的不足,加上各种义光阴险的事迹不断留传,如大正时代的山形人就因为暗杀白鸟长久的「血染之樱」的典故(此典故可能为创作,义光应确实有暗杀白鸟长久,但手法是否如同此典故一样,则有待商榷)而将义光视为大奸雄,并将举办许久的最上义光祭强制改名为山形花笠祭。而现代日本的小说与时代剧里义光也时常以奸险的角色登场,更是加深了大众对于义光奸险的印象。

    家庭/最上义光 编辑

    父母

    • 最上义守

    兄弟姐妹

    • 中野义时

    • 长瀞义保

    • 楯冈光直

    • 义姬

    妻室

    大崎氏(大崎义隆之妹)

    天童氏(天童赖贞之女)

    清水氏(清水义氏之女)

    子女

    最上义康(母大崎氏)

    最上家亲(母大崎氏)

    清水义亲(母天童氏))

    山野辺义忠(母深堀氏?)

    上野山义直(母清水氏)

    大山光隆(母清水氏)

    松尾姬(延泽光昌室)(母:大崎氏)

    驹姬(丰臣秀次侧室)(母:大崎氏)

    竹姬(氏家光氏室)(母:大崎氏)

    禧久姬(里见亲宜室)(母:清水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08 07:58:1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