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朔风诗五章

    《朔风诗五章》是汉末三国诗人曹植的诗作 。全诗五章,写冬寒时节诗人复还藩邑雍丘时的复杂情思。第一章以朔风起兴,抒写怀念魏都之情;第二章转入抒写自己身世飘泊的感伤;第三章慨叹自己的处境;第四章透过朔风素雪,向疑忌他的远方君王发出责询;第五章抒写对未来生活的瞻念之情。此诗时而借用典故,时而化用前人名句,时而运用对仗和比喻,显示了诗人对诗句的锤炼之工,见出曹植之诗“始为宏肆,多生情态”的特色。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朔风诗五章 别名: 朔风、朔风诗
    作者: 曹植 出处: 曹子建集
    朝代: 三国 文学体裁: 四言诗

    目录

    作品原文/朔风诗五章 编辑

    朔风诗五章

    其一

    仰彼朔风 ,用怀魏都 。

    愿骋代马 ,倏忽北徂 。

    凯风永至 ,思彼蛮方 。

    愿随越鸟 ,翻飞南翔。

    其二

    四气代谢,悬景运周 。

    别如俯仰,脱若三秋 。

    昔我初迁,朱华未希 。

    今我旋止 ,素雪云飞。

    其三

    俯降千仞 ,仰登天阻 。

    风飘蓬飞,载离寒暑 。

    千仞易陟 ,天阻可越。

    昔我同袍 ,今永乖别 。

    其四

    子好芳草,岂忘尔贻 。

    繁华将茂,秋霜悴之 。

    君不垂眷 ,岂云其诚!

    秋兰可喻,桂树冬荣 。

    其五

    弦歌荡思 ,谁与销忧。

    临川慕思,何为泛舟。

    岂无和乐 ,游非我邻 。

    谁忘泛舟,愧无榜人 。[1][2]

    注释译文/朔风诗五章 编辑

    注释

    仰:向。

    魏都:曹魏的故都邺城。

    代马:代郡产的马。

    徂(cú):往。

    凯风:南风。

    蛮方:南方。

    越鸟:生活在越国的鸟。

    悬景:日月。景,同“影”。

    脱:离。

    朱华:指荷花。希:通“稀”,稀少。

    旋止:归来。

    俯降千仞:向下入深谷。

    天阻:天险,指险峻的高山。

    离:通“罹”,遭到。

    陟(zhì):登。

    同袍:指诗人胞兄曹彬。

    乖:离。

    遗:赠。

    悴:伤。

    眷:顾念。

    荣:茂盛。

    荡思:荡涤忧思。

    和乐(yuè):指弦歌。

    邻:指志同道合者。

    榜人:驾船的人。[3]

    译文

    其一

    抬头仰望那呼呼的北风,心中怀念着魏国的国都。

    多么希望骑上代马,迎风扬蹄,飞快地驰往洛阳。

    然而在那总是和风徐徐的南方,我却要思念着那蛮北的江南。

    多么希望能跟随在那些南飞的鸟儿身后,去实现我南征的宏图大志。

    其二

    时光荏苒,从太和元年徙封浚仪至此复还雍丘已过一年。

    这一别正如一俯一仰,相隔看起来并不太久,可对我来说却像过去了漫长的三年。

    回想当时“初迁”,雍丘还是百花盛开的春日。

    而今我重返故地,却已是“素雪云飞”的冬季。

    其三

    八年之中,就好像翻越于高山峻谷之间,尝尽了颠沛流徙之苦。

    年复一年的风飘蓬飞和寒来暑往,不知何时才有我安定之所?

    高山深谷阻隔,千难万险,也可以翻越,

    你我同胞骨肉,却好像面临的是生离死别。

    其四

    你说过喜爱芳草,我就牢记着要把它们进献给你。

    谁料在它们荣华繁茂之际,你却驱使秋天的严霜,使它们归于憔悴凋零。

    你毫不顾念我的忠贞之心,还谈什么诚信?

    请你明白,我忠贞的意志就像那寒霜中的秋兰,北风前的桂木,决不易改。

    其五

    弹琴放歌,虽可借以倾吐心曲,但却无人能帮我除去忧愁。

    雍丘之地,亦有川泽可供泛舟,可是怎么泛舟呢?

    不是我不想高高兴兴地去泛舟游乐,而是一起同游的跟我志趣不投。

    即便是有雅兴泛舟,却连个撑船的人都找不到啊。[3]

    创作背景/朔风诗五章 编辑

    魏明帝太和二年(228年)的一个冬日,北风挟裹着飞雪,越过豫东平原,刹时间便把雍丘(今河南杞县),化为茫茫白地。屡遭朝廷贬谪疑忌的雍丘王曹植却神色憔悴地在庭中徘徊。一年前,他才被明帝“徙封浚仪(今河南开封北)”;而今,又被责令“复还雍丘”。曹植壮志难酬、身如飘蓬,再也按抑不住心头的悲怆,终于用那“骨气奇高”之笔,在风声雪影之下,写下了名作《朔风诗五章》。[2][4]

    作品鉴赏 /朔风诗五章 编辑

    这首诗写冬寒时节诗人复还藩邑雍丘时的复杂情思。诗人本是多感之人,这次藩地的变迁不免又引起他的一番伤感,而此诗除了悲叹“蓬转”的生活外又伤悼逝者,怀念远人。全诗共分五章。

    大约诗人落笔之际,正是朔风怒号之时,所以首章即以朔风起兴,抒写“用(以)怀魏都”之情。魏都洛阳,远在雍丘西北。诗人在那里,曾经度过美好的青春时光,留下过少年的宏大梦想。从黄初四年(223年)七月离开那儿以来,至今又已五年了。朔风北来,听去似乎全都是往日亲朋的呼唤之声。古诗有“代马依北风”之句,说的是北方代郡的良马南来,一闻北风之声,便依恋地嘶鸣不已。马犹如此,人何以堪。诗人因此凄楚地吟道:“愿骋代马,倏忽北徂(往)。”他是十分希望驱策代马,迎风扬蹄,飞快地驰往洛阳。不过,诗人此时的怀念国都,已不是为了寻回少年之梦,而是志在“捐躯济难”、列身朝廷、报效国家。每当凯风(南风)吹拂,他总要记起“蛮方”(指江南)还有“不臣之吴”。他在此年上明帝的《求自试表》中,就以“辍食忘餐,奋袂攘衽,抚剑东顾,而心已驰于吴会矣”之语,表达了愿为征吴大业效力的急不可待之情。此章结句“愿随越鸟,翻飞南翔”,亦正化用了古诗“越鸟巢南枝”之典,抒写了诗人南征孙吴的壮志和渴望。其辞促情迫,正与上引《求自试表》之语异曲同工。

    然而,诗人的这一壮志,总是化为碎坠的泡影。他的政治生涯,大多是在不断流徙的“汲汲无欢”中度过的。诗之第二章,由此转入对自己身世飘泊的感伤抒写。“四气(节气)代谢,悬景(日、月)运周”,时光荏苒。诗人于太和元年(227年)徙封浚仪,至此复还雍丘,这一别正如一俯一仰,相隔并不太久。但在痛惜于光阴流逝的诗人眼中,却是“脱(忽然)若三秋(年)”,未免生出年华不再的失落之感。回想当时“初迁”,雍丘还是百花盛开的春日;而今重返故地,却已是“素雪云飞”的冬季。这四句,化用了《小雅·采薇》的名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将自身流徙往返的凄怆之感,与千年前西周戍卒重返家园的物换星移之伤,融为一体,显得愈加深沉、酸楚。

    第三章慨叹自己的处境。从黄初二年(221年)以来,诗人东封鄄城、北徙浚仪、二徙雍丘。八年之中,正如翻越于高山峻谷,忽而“俯降千仞”,忽而“仰登天阻(险)”,尝尽了颠沛流徙之苦。诗人因此慨叹于身如“风飘蓬飞’,不知何时才有安定之所。这两句,与次年所作《吁嗟篇》中“宕宕当何依”、“谁知吾苦艰”之语一样,饱含着诗人无数酸辛和泪水。如果仅仅是飘徙,倒还罢了。最使诗人痛苦的是,当局还明令禁止他与同胞兄弟相往来,这简直令诗人绝望。诗中接着四句,便是诗人绝望之中的凄厉呼号:“千仞易陟(登),天阻可越。昔我同袍,今永乖别!”极言险阻之可翻越,更反衬出当局者之禁令正如无情的“雷池”,难以跨越半步。兄弟的分离,恰似生死永别,令诗人怆然泣下。

    诗人当然明白这悲剧是谁造成的。诗之第四章,即中断对自身飘泊痛苦的泣诉,透过朔风素雪,向始终疑忌他的远方君王,发出了责询。前四句运用屈原《离骚》的比兴方式,以“芳草”喻忠贞之臣、“秋霜”比小人,愤懑地大声责问:你(君王)说过喜爱芳草,我就牢牢记着要把它们进献给你;谁料到它们荣华繁茂之际,你却驱使秋天的严霜,使它们归于憔悴凋零!“君不垂眷”以下,诗人又以凛然之气,表明自己的心迹:即使君王毫不顾念,我的忠贞之心,也决无改易。请看看寒霜中的秋兰,朔风前的桂木吧:它们何曾畏惧过凝寒,改变过芬芳之性、“冬荣”之节!“秋兰可喻”二句,于悲愤中振起,显示了诗人那难以摧折的“骨气”之“奇高”。

    第五章为全诗结尾,抒写诗人对未来生活的瞻念。君王既不眷顾,诗人的流徙生涯定是绵长无尽的了。想到这一点,诗人不禁忧从中来。弹琴放歌,虽可借以倾吐心曲,但无知音,没有人能和他同销忧愁;雍丘之地,自然亦有川泽可供“泛舟”,但无同志,没有人能了解他临川思济的政治怀抱。在《求通亲亲表》中,诗人曾这样描述他的孤寂生涯:“近且婚媾不通,兄弟永绝。”“每四节之会,块然独处。左右惟仆隶,所对惟妻子。高谈无所与陈,发义无所与展。未尝不闻乐而拊心,临觞而叹息也!”这正是诗人最感痛苦的,难怪他在结句中发出“岂无和乐,游(交游)非我邻(同志);谁忘泛舟,愧无榜人(撑船者)”的啸叹了。

    前人称曹植的诗“肝肠气骨,时有块磊处”(钟惺《古诗归》)。《朔风诗》正是一首颇有“块磊”的抒愤之作。诗人抒写胸中愤懑,吸收了《诗经》、《楚辞》运用比兴的成功经验,借助于“朔风”、“素雪”、“芳草”、“秋霜”、“飘蓬”、“天阻”种种意象,情由景生,物随意驱,辉映烘托,将心中的思情和壮志、哀伤和怨愤,表现得九曲回肠、悲惋感人。诗中时而借用典故,如“代马”、“越鸟”之喻;时而化用《诗经》名句,如“昔迁”、“今旋”之比;时而运用对仗和比喻,如“别如俯仰,脱若三秋”等等,均思致灵巧、意蕴深长,显示了诗人对诗句的锤炼之工。诗人运笔的徐疾变化、辞气的抑扬宕跌,更表现了一种“兔起鹘落”的气象。就一章来说,诗情时有起伏。如首章前四句叙怀思,哀婉低回;后四句抒壮志,辞促情迫。就全篇来说,章与章之间,亦往复回环、顿跌奋扬,呈一波三折之形。首章徐徐振起,二章平缓悠长,三章啸叹直上,四章于结尾忽作金石掷地之声,五章复以悠悠之叹收束。这些,都可见出曹植之诗“始为宏肆,多生情态”的特色(王世懋《艺圃撷余》)。[1][2][4]

    作者简介/朔风诗五章 编辑

    曹植(192—232),字子建,曹操子,曹丕弟。封陈王,谥曰思,故世称陈思王。自称“生乎乱,长乎军”。天资聪颖,才思敏捷,深得曹操赏爱,几乎被立为太子,终因“任性而行,不自雕励,饮酒不节”而失宠。其创作以建安二十五年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诗歌主要是歌唱他的理想和抱负,后期诗歌主要是表达由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所激起的悲愤。他是第一位大力写作五言诗的文人,现存诗歌九十余首。有《曹子建集》。[5]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06
    [2]^引用日期:2019-07-06
    [3]^引用日期:2019-12-24
    [4]^引用日期:2019-07-06
    [5]^引用日期:2019-07-0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2-25 14:45:39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