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朱令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于1994年、1995年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出现全身瘫痪、脑神经受损等症状,并造成终身伤害。朱令的室友孙某有重大嫌疑,警方也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1998年8月,公安机关解除了对孙某的嫌疑,并取消之前对她的出国限制。孙某在事后化名并去往美国。

    时至今日,朱令案除了铊中毒外几无证据。即便是铊中毒这一点,也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搞清楚,朱令具体的中毒时间和中毒方式都是未知的。2013年4月16日,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告落,关于彻查朱令案的呼声亦再度涌现,在各种论坛跟帖中,近乎100%的网友认为朱令当年的舍友就是凶手,而且她没有被绳之以法暗藏蹊跷,所以不少人借势呼吁重查此案。5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作出回应,表示碍于证据灭失无法侦破,且过程中未受任何干扰,呼吁公众理性看待此案。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朱令 出生日期: 1973年11月24日
    性别: 出生地: 北京
    国籍: {flagicon|CHN}中国 职业: 学生
    毕业院校: 清华大学(肄业)
    主要事件: 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

    目录

    人物经历/朱令 编辑

    朱令 朱令

    1973年11月,朱令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吴承之,母亲朱明新。 她还有一姐姐叫吴今。1989年4月,在北大生物系读书的吴今,在一次野外春游中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面她的尸体被找到。姐姐的意外死亡,给朱令全家带来沉重的打击。

    朱令多才多艺,自小便学习钢琴、古琴,1992年朱令考上清华大学化学系,并成为校民乐队的主力队员。此外,她还是游泳高手,曾经在清华的校运动会上多次得到名次。1994年荣获全国高校艺术表演独奏组二等奖。另外,她也是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

    1994年12月,朱令开始莫名掉头发,并且全身剧痛不止,1995年1月23日,朱令的头发彻底掉光了,在同仁医院住院观察一个月,不但疼痛越来越重,而且医院没有查出任何问题。1995年3月9日,朱令第二次出现怪病发作,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高度怀疑为“铊中毒”,但是没有进一步化验。病情迅速恶化,朱令不得不入住ICU(重点护理组)病房。

    在死神一步一步逼近,所有人却束手无策的时候,朱令的中学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92级学生贝志城提议利用当时国内罕有的互联网向全世界求救。朱令的求救信在互联网上发布后,一周内便收到世界各地的医生回函几千封,其中30%都认为朱令铊中毒。清华、北大的学生把信件翻译成中文后送交到朱令家人和医院,在互联网的意义尚未显现出来的九十年代初,这起经典互联网案例寻求到的结果却并不受重视,最后抱着尝试的态度,终于由北京职业病防治所陈震阳教授确诊为铊中毒(致死量),随后利用普通工业颜料普鲁士蓝解毒成功。

    尽管当时总共只花了四十余元买来的普鲁士蓝将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然而严重的后遗症却和她相伴终生。十三年后的今天,34岁的朱令是双眼近乎失明的中年女人,体重达160多斤、全身瘫痪、丧失一切运动功能、轻度脑萎缩、生活无法自理,整天坐在轮椅上,靠着父母不多的退休金维系着脆弱的生命。朱令年迈的父母倾心维护着朱令残喘的生命。

    中毒元凶

    (Thallium),原子序数81,原子量204.3833,元素符号Tl,铊为白色、重而柔软的金属,属于放射性的高危重金属,毒性高于铅和汞,致死量在1克左右,主要用途是制造硫酸铊—— 一种烈性的灭鼠药。

    中毒事件/朱令 编辑

    案情回顾

    朱令生病前 朱令生病前

    1994年11月24日起,朱令开始出现奇怪的中毒症状:起先是肚子疼, 吃不下饭;接着(12月5日)胃部不舒服;最后(12月8日)她的头发开始脱落,并在几天内掉光。12月23日,朱令入住北京市同仁医院消化内科病房,虽然没有查出病因,但住院一个月以后,朱令的病情得到缓解,并长出了头发,于1995年1月23日出院。

    1995年2月20日,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朱令返校。

    1995年3月6日,朱令的病情恶化,她的腿疼痛很厉害,并感到眩晕,朱令父母将其送往北医三院求治。

    1995年3月9日,朱令父母带朱令到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门诊,李舜伟教授接诊后,告诉朱令的母亲“太像60年代清华大学的一例铊盐中毒病例了”。但是由于朱令否认有铊盐接触史,并且协和医院不具备做该项化验的条件,协和医院没有进行铊中毒的检测。

    儿时的朱令 儿时的朱令

    1995年3月15日,她的症状加重,开始出现面部肌肉麻 痹、眼肌麻痹、自主呼吸消失,朱令住进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病房,协和医院按照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诊治。

    1995年3月23日,朱令中枢性呼吸衰竭,协和医院采取了气管切开术

    1995年3月24日,协和医院开始对朱令采取血浆置换疗法,前后8次,每次均在1000毫升以上,有些人认为这对未确诊的情况下维持朱令的生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在这个过程中,朱令感染上了丙肝

    1995年3月26日,朱令被送入协和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依靠呼吸机维持呼吸。

    1995年3月28日陷入昏迷状态,直到8月31日苏醒,朱令共昏迷长达5个月。

    协和医院对朱令进行了多项检测(包括艾滋病病毒HIV,脊髓穿刺,核磁共振,免疫系统,化学物质中毒,抗核抗体,核抗原抗体和莱姆病等),但除了莱姆病以外,其它项目的化验结果皆为阴性。

    互联网求救

    朱令昔日照片 朱令昔日照片

    1995年4月10日,朱令的高中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92级学生贝志城、蔡全清等人当时将这种不明的病症翻译成英文,通过互联网向Usenet的sci.med及其他有关新闻组和Bitnet发出求救电子邮件。之后收到世界18个国 家和地区回信1635封(一说超过2000封,贝志城说超过3000封),其中约三分之一的回复认为这是典型的铊中毒现象。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的医生在回信中指出“疑似铊中毒,认为根据头发脱落、胃肠道问题和神经问题等症状几乎可以确诊”。由于当时中国互联网不发达,海外UCLA的Dr. Xin Li 在UCLA的服务器上和Dr. John W. Aldis一起曾帮助创建了UCLA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网[1],在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的信息发布和协调上起了关键作用。

    1995年4月18日,贝志城拿着翻译好的电子邮件到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区门口给医生参考,但他认为没有得到积极回应,很少人参看,也没有采纳电子邮件中的铊中毒判断和相应的检测办法,使得当时网上远程诊断的结果没有及时发挥相应的作用。

    确诊治疗

    由于互联网上的回信怀疑是铊中毒,当朱令父母得知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可作做铊中毒鉴定后,在一位有良心的协和医生暗中帮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于1995年4月28日来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进行检验。当天,陈震阳即出具了检测报告,认为朱令为两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朱令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并怀疑有人蓄意投毒,同时建议服用普鲁士蓝解毒。

    根据互联网的反馈以及陈震阳1995年4月28日的化验结果,朱令开始服用对症药普鲁士蓝,服用当天,血液中的铊离子浓度开始下降,这是朱令到协和医院求诊的第50天,一个月后(一说10天),体内的铊被排出。但是,由于铊离子在体内滞留的时间太长,朱令的神经系统遭到严重损害,视觉几乎完全丧失,肌体功能也受到严重损伤,且仍处在昏迷中。

    1995年8月31日,朱令从长达5个月的昏迷中苏醒。1995年11月,朱令从协和医院出院,转入其他医院和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立案调查/朱令 编辑

    朱令的父母除了在寻找让朱令康复的治疗方法外,他们还在试图探究一个真相——“这么大剂量的稀有金属铊,究竟是怎么进入我女儿体内的?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当初到底是不是有人“蓄意投毒”,警方至今都没有明确的说法。但外界对此的争论却从未停止,至今发展到网络热议,这其中,朱令同宿舍的一个女生一直被朱令父母认为是“最大嫌疑人”。

    1995年4月28日晚,当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后,朱令父母立即向清华大学当时的化学系副系主任、主管学生工作的薛芳渝教授提出报案的请求,薛随即向清华大学保卫部部长兼清华大学派出所副所长报案。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始正式立案调查。但在立案之前,在铊中毒确诊后的五一放假期间,朱令宿舍曾发生离奇盗窃案,朱令的洗漱用品丢失。

    铊是一种剧毒化学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极毒物品级分类与品名编号》(1993年10月1日执行)中铊与氰化物同为A类。“据公安局有关人士说北京市工作中需要使用铊和铊盐的单位只有二十多家,能接触到铊的只有二百多人”。警方并且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也排除了其家人和亲朋接触过铊盐。朱令家人委托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张捷指出,“根据警方目前提供的情况来看,有人故意投毒是朱令中毒的真实原因,也就是说背后存在一个凶手”。 而了解内情又有几十年破案经验的老公安王补推断“嫌疑人的范围是很小的”,并根据清华大学女生宿舍的严格管理,进一步推断“朱令身边就有凶手”。

    在1997年4月,在正式立案两年之后,北京警方对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孙维采取了第一次突审。在这以前见诸报道的关于案件的进展和调查情况包括:警方在1995年夏秋时分到朱令父亲单位调查过朱令父亲和孙维父亲的关系;警方在1995年通知朱令家属,“只剩一层窗户纸了”;1996年,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告知朱令父母,“有对象”,“上面批准后,开始短兵相接”; 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14处有关领导对朱令家属表示案件难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1997年2月,化学系薛芳渝教授告知朱令家人,校方将配合警方作一次有效的侦破行动,但后来一直没有下文。

    在朱令母亲朱明新1997年11月发表在UCLA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网上的一封信中提到 ,警方迄今一直怀疑为朱令同舍和同班同学的一位女生是投毒真凶。警方同时说明有证据显明是嫌疑人自己利用铊中毒测试报告出得太晚,破坏了朱令宿舍的物品,使得仍还有小于1%的硬件证据缺失。但警方表示不会放弃并有自信心在公开的法庭上给嫌疑人定罪。但是,从1995年5月7日以来的11年(2006年),这个案件没有进入法庭阶段,北京警方一直没有宣布侦破此案,也没有公开任何有关的细节和原因。但主要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在2006年对采访他的记者提及“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且“这件事情很敏感”,换句话说,此案如果不是直接涉及到国家核心领导人,此事又为何不了了之,可见涉案嫌疑人背景之深,能量之大,可令法律为之折腰。

    调查结果/朱令 编辑

    嫌疑人

    嫌疑人:孙维(孙释颜) 嫌疑人:孙维(孙释颜)

    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学孙维,被警方认定为是唯一能够合法取得铊盐并且跟朱令接近的人。经过详细调查,警方正式将其列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孙维的祖父孙越崎和伯父孙孚凌在民主党派和政协担任要职,而正是显赫的家庭背景,被认为是本案件的调查不能顺利进行的原因。

    1997年3月,朱令家人以出事班级即将全部毕业,人证即将难以获得为由,上书北京市公安局长。1997年4月2日,孙维作为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并在印有犯罪嫌疑人的纸上签字。在被连续侦讯审问8个小时后,孙维被家人接回家。此外,朱令家人还曾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加快办案,但上书时间没有说明。1998年1月,孙维家人在得知朱令家人上书国家领导人后,也给高层领导上书。

    北京市公安局拒绝信息公开 北京市公安局拒绝信息公开

    有消息指出,鉴于案件发生造成的舆论影响,清华大学校方曾拒发孙维的毕业证书,但在孙维方面的多次交涉下,最终给予。这一重要细节在孙维于天涯社区发表的声明中受到间接性证实。

    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1998年8月25日,公安机关宣布结案,并以“超过法定期限”为由解除孙维作为嫌疑犯所受到的强制措施。但匪夷所思的是,公安机关没有告知朱家此案已结,朱令父亲声称“之前得到的答复一直都是‘正在调查中'。”直至2 008年申请信息公开时,才获悉已于1998年结办。

    2008年5月12日,朱令父亲吴承之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开朱令急性铊中毒案侦破过程和结果的申请,并于当日被受理。十八天过后,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为由发出“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

    朱令 朱令

    2013年4月,朱令同学王一风开腔,直指孙维有重大投毒嫌疑。孙维曾在2005年的天涯社区声明里指出,自己并非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称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放在桌上的。对此,王一风回忆称当年清华大学一共有七个人可以接触到“铊”,分别是两名教师(李隆弟和童爱军)、三名女研究生(87级女生陈某、88级女生赵某、89级女生朱某)和两名本科学生。其中一个为90级男生吴某,另一个就是孙维,“女研究生住在别的楼。只有孙维可以近距离接触朱令的日常用品。”

    曾有传言称警方当年“从孙维床底的箱子里找到朱令的咖啡杯”,并且“有被彻底清洗过”,孙维当时辩称“朱令在住院怕杯子落尘”。对于该传闻,一位自称孙维室友名为“太阳正暖”(与孙维声明相隔4分钟)的ID在网上发帖称,孙维住在双层架子床的上铺,言下之意否决了“在床底下有孙维的箱子”之说法。此外,据派出所通报,朱令中毒住院后,所在宿舍曾因“盗窃”致现场被破坏,地板上散落着钱。一位老师事后告诉朱令父亲,其他同学都没丢东西,唯独缺少了朱令的洗漱用品,还有一个不锈钢杯子滚落在床铺下。

    舆论汹涌之下,许多“小道消息”开始曝光。比如,网上就出现一份据称是黑客截取的当年孙维在天涯发布声明前给几位同学的“发帖指南”,其中讲述孙维如何指导同学如何从人品、社团状况、学校管理等方面,跟帖支持她的声明。公安部门保持着沉默,让这一轮民意聚焦,有些“未审先判”的意味。

    家人诉医院

    朱令家人认为,协和医院误诊并耽误了治疗时间,才使得铊中毒给朱令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1996年12月,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截止至今,未见披露姓名以及所在所)提供法律援助,接受朱令家人的委托将协和医院起诉至东城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近80万元”。1997年10月,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作出协和医院不存在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1999年4月2日,一审协和医院胜诉。

    1999年12月,免费代理此案的浩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俞蓉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新进行鉴定的申请,法院委托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再次鉴定,该单位出具了鉴定意见:“(协和医院)该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被鉴定人朱令病情被诊断的延误,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上存在一定的不当之处”。 2000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

    事件后续/朱令 编辑

    风波再起

    朱令 朱令

    2006年前,关于朱令事件,仅偶见华文媒体报道,主要集中于朱令的悲惨遭遇,远程医疗的作用等。1995年9月,《女友》杂志记者陈童曾采访朱令同宿舍女生,遭冷遇。2002年,在网上有人撰文指出,向朱令投毒的嫌疑人是孙维。同时,贝志城以真名实姓在“新语丝”网站发表《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一文,介绍了一些内幕。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区,一名ID为“skyoneline”的网友发表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 重提此案,在社区内引起了关注。12月30日,一个ID为“孙维声明”的网友(此帐号由孙维父亲证实为孙维本人,同时也被在天涯发表评论的部分物化2班同学证实)发表了《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以孙维的名义公开为自己辩解,激起众人的讨论,并引起网民对此案极大的关注。在网络上,很多网友谴责孙维为投毒者,一些网友找出了孙维的家人、住址、所在单位等信息,还有朱令和孙维所在班级的同学列表。2006年1月中旬起,《中国日报》、《新闻晨报》、《法制早报》、《南方人物周刊》、《新民周刊》、《青年周末》、《华夏时报》、《大连晚报》等众多媒体对了朱令事件相关内容以及网络上的讨论进行了报道。

    2007年1月22日、23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CCTV-1)《东方时空》节目播出专题记录片《朱令的十二年(上)、(下)》,将此案的关注又推至一个更新更广的高度。

    白宫请愿

    2013年5月3日,一位缩写为Y.Z.居住在佛罗里达迈阿密的华人在“我们人民”发动连署,请愿书写道:“清华大学学生朱令于1994年、1995年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由此导致其终身瘫痪。有迹象显示其室友孙某(Jasmine Sun)有作案动机,而且有机会获取此致命化学物。孙某在1997年作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调查。也有资料显示孙改名并通过婚姻造假进入美国。为保护我们公民的安全,我们吁请政府开展调查,并将孙驱逐出境。”

    2015年7月28日,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时隔两年后,回复了关于调查朱令铊中毒案主要嫌疑人孙某并将其遣返中国的请愿,表示对朱令的遭遇感到理解同情,但“拒绝对请愿中的具体请求作出评价”。[2]

    复旦投毒案

    复旦研究生投毒案让沉寂已久的清华大学朱令案再度成为热门话题。被告林森浩提到曾看过报纸报道过朱令案没有破案!这给了他一个直接刺激!

    人物近况/朱令 编辑

    朱令 朱令

    从1994年中毒至今,经过十年多的康复治疗,由于铊中毒损伤的不可逆转性,朱令的智力、视觉、机体和 语言功能都没有得到恢复,留下永久的严重后遗症,朱令的生活根本无法自理,必须由年迈的父母照料生活起居。

    许多关心朱令的人士在2004年3月发起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建立和维护有关朱令的网站。截至2006年3月,基金会海外募捐已超过三万三千美元;其中部分捐款已送达朱令家庭,作为她的康复治疗费用。

    2006年3月10日,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接受朱家委托,提供法律援助,派出张捷和李海霞两位律师为朱令家属提供法律服务,维护朱令及家人的合法权益。

    各界反映/朱令 编辑

    “嫌疑人”孙维

    孙维虽于1998年8月被警方解除嫌疑,多年来仍被网友认为疑凶。2013年4月18日孙维时隔7年发帖:等待真相笑骂由人,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知名作家巫昂

    如果孙维是冤枉的,这么多年她被社会公众标以歹毒凶手邪恶女同学等坏名声,有一天,另有元凶冒出地表,而且证据确凿,最主要的物证诸如朱令的咖啡杯和洗漱用品回到人世。如果我们可以证实“官二代”这种假定有罪标签可以从她身上褪去,真凶是个美剧中典型的曾经露脸的路人。此案的追诉期不是20年而是无限有效,以及,朱令即便在未来某日,年届七旬的双亲离开后,继续坚强地活了下去,活了很多很多年。即便更为遥远的未来的某一天,朱令也摆脱了这痛苦而沉重的生命之束缚,即便她的多数同班同学保持了令人难堪和窒息永久的沉默,成为了一群安详的老人,我们无力去谴责他们。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李春光

    2013年8月10日,李春光和另一代理人把共同签署的《律师函》,已经妥投至清华大学,意味着对该校法律责任追究程序正式启动。[1]2个月前,北京市政府对代理人和家属要求信息公开的申请已给予答复,8月内将启动行政复议程序。代理律师们并已结合网友的意见,形成了涉案问题清单,将继续推动对受害人知情权保障。[1]

    2013年9月26日晚9点22分,律师李春光在其微博上发布了案件的最新进展——清华大学校方已收阅此前发出的《律师函》,并且校方高层开始与朱令父母接触,律师团也已启动向国务院法制办申请信息公开事宜,目前,北京警方与朱父母仍保持沟通中。[3]

    明星关注

    朱令案也引起陈坤、姚晨、范冰冰、李冰冰、水木年华卢庚戌等演艺明星的注意,他们纷纷转发微博试图让大家更多关注朱令案,也希望大家能够捐款帮助朱令。陈坤同样也转发了“帮助朱令”的微博,并表示自己为朱令,为朱令的老父母捐助十万。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3-08-16
    [2]^引用日期:2015-12-14
    [3]^引用日期:2013-09-26
    扩展阅读
    1新快报记者 《朱令母亲:看了晓薇声明,更怀疑她》,《新快报》 2006年1月20日
    2林芝 《一个才女和一桩离奇的投毒案》,《大连晚报》2006年11月4日
    3张泉灵 《朱令的十二年(上)》,《朱令的十二年(下)》 中国中央电视台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6 16:48:02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