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李廉

    合肥工业大学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计算机数学和网络计算方面的科学研究。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项目5项,参加“科技部国家科技大平台”、“下一代互联网络关键技术与应用”等项目。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李廉 籍贯: 山东阳谷
    出生地: 山东曲阜 职业: 学者 教授
    毕业院校: 西北师范大学;兰州大学

    目录

    李廉,1951年11月生于山东曲阜,

    李廉合肥工业大学党委书记李廉

    山东阳谷人,现任合肥工业大学

    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

      

     

     

     

     

     

     

    学习工作简历:/李廉 编辑

    1973年9月至1976年9月在西北师范大学数学专业学习,1978年10月考入兰州大学数学系攻读代数学方向硕士学位,1982年1月获兰州大学理学硕士学位 。其后在兰州大学数学系任教,先后任副教授、计算机科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等。1993年7月至1998年9月任兰州大学副校长,1998年9月至2006年2月任甘肃省教育厅副厅长。2003年10月起兼任兰州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2004年11月至2007年8月任兰州大学常务副校长(正厅级),2004年12月起兼任兰州大学研究生院院长。2007年8月29日起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书记。

     

    科研成果:/李廉 编辑

    主要从事计算机数学和网络计算方面的科学研究。近年来,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项目5项,参加“科技部国家科技大平台”、“下一代互联网络关键技术与应用”等项目多项,发表论文40余篇。

     

    学术兼职:/李廉 编辑

    中国计算机学会理论计算机科学分会副主任、教育部CERNET管委会成员、教育部计算机基础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理工类计算机基础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相关图片/李廉 编辑

    李廉李廉在合肥工大调研1

     

     

     


     
      
     
     
     
     
       
      

     

     

     

     

    李廉李廉在合肥工大调研2

     

     

     

     

     

     

     

     

     

     

     

     

    相关报道/李廉 编辑

    李廉走在街上,朴素的衣着和憨厚的面孔很容易就融入街边的人流中,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一位在教授计算机博士生的学者。卸任甘肃省教育厅副厅长回到兰州大学任副校长的李廉,几年中几乎跑完了全省各个市县,在推动全省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信息化工作之后,又回到了他探索前沿科技的生涯。  
    一坐下来就笑声朗朗的李廉,仍然带着前6年面对农村孩子那渴求知识的面容时感受到的震动,“这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这段政府工作时间让他更加确信:将信息化工作推动到教育系统的各个角落“是值得人一生为之奉献的事业”。李廉回味着说,想起来心里都有一种满足感。

    李廉兰州大学副校长李廉

    探索教育公平

    兼具学者和政府官员角色多年,李廉对教育公平问题的看法

    更多的是从务实的角度出发。他认为:从可操作的角度来看“教

    育不公平”,应该以教师质量、办学条件和教学资源作为关注的

    焦点——缩小目标有利于解决最终问题,脱离实际情况去思考

    “教育不公平”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容易形成不切实际

    的空想。而且很多提法互相矛盾,在现实当中无法操作。教学质量、教资队伍、资源配置等才是需要认真去重视、去解决的问题。

    现在实行的“两免一补”政策解决了农村孩子上学的问题,但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仍然存在。如果地方资金不配套,反而会伤害现有的教育体系,基础教育部门要去思考:办学经费从哪儿来?到哪里去?认真解决投入不足的问题,需要采取多种方式来探索新的教育投入机制。

    李廉认为:一个公平的社会,不是每个人都享受一样的条件就叫公平,而是机会的平等——个人能够通过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自己的理想。

    发展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的制定发展目标,切忌盲目攀比。比如对很多省市来说,还未到“科教兴省(市)”的地步,上海市在4、5年前,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时提出“科教兴市”这个口号,是有其综合环境作为支撑的,经济发展到一定地步,需要科技来带动产业发展,而科技人才是从教育中来,这个逻辑很连贯。但其它省市不要一窝蜂跟上,因为对很多省来讲,经济发展的大环境还没有把科技和教育推到可以振兴一个地区那样重要的位置,还不可能把很多资源投入在教育上面,而是应该优先解决经济和教育的“温饱”问题。

    李廉到了甘肃省教育厅以后,围绕教师质量、办学条件、教学资源这3个连贯的问题展开了工作。6年中,甘肃全省87个县李廉跑了80个。他看到的是,甘肃的农村教育还是“老三样”:在没有任何教学条件的基础上,孩子苦学,老师苦教,政府苦帮。农村里的孩子住校睡大通铺,一个孩子一点地方;县里面一个高中班100多人,桌子都快顶到黑板了。“在这种情况下,提素质教育,谈都谈不上了。”

     

    “值得人一生为之奉献的事业”

    农村孩子的潜质在后期教育没有开发出来。怎么办?李廉认为,抓农村教育信息化,从改善教学资源的角度来说,确实是抓住了教育的“软肋”。教育部推广的“3种模式”下乡,通过光盘、电脑教室等形式,对农村教育影响非常大。农村教育信息化推行的过程中还解决了两大问题:一个是日常维护,一个是教师的培训。

    从甘肃省的实际工作推进来看,实行农村教育信息化,一举激活了几条线:一是激活了行政管理这条线。双向视频会议通到地市教育系统,单向卫星传输的会议系统到县,拨号通到乡镇,很多工作通过这条线就布置下去了;二是激活了电教馆系统。随着教育方法和教学手段的改善,原来的电教馆能够发挥的作用已经不多了,很多县的电教馆的状况是:生计困难,但机构还在。通过农村教育信息化承担教师培训任务,既发挥了电教馆的长处,又可以得到一些收入;三是激活教师进修学校(中心)。教育厅投入一些资金,把原来针对中小学教师培训的系统整合起来,让它真正发挥作用;四是对扫盲工作也起了作用。这几条线激活以后,这些原本困难的机构可以随着信息化建设的深入一点一点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同时也得到了发展。

    在任甘肃省教育厅副厅长时,李廉鼓励学校主动与当地乡政府、村委会取得联系,互联网下乡为农民夜校发挥了作用,培训系统也对农民开展了教育,农业种养技术通过互联网传播到乡下。在这些工作上,教育部给了甘肃省教育厅很大的支持。

    在维护层级上,省电教馆对应地市,由上而下形成了几级维护层次。硬件基础设施建设好以后,开始展开对老师的培训。“要花很大力气来抓教师培训工作,培训和不培训的效果可大不一样”,李廉说。

    甘肃在各个行政层级形成了培训机制,农村教育信息化工作在甘肃全省形成5个教师培训基地,为全省农村中小学教育培养骨干教师。经过培训的老师,对如何开展多媒体教学就有了初步的想法和见解。2003年甘肃省教育厅举办了课件大赛;2004年组织三四千名老师集体观摩,先是小学,接着是中学,由专家对多媒体课件进行点评,开总结大会时老师们都反应收获很大。

    在多媒体教学上,资源如何建设是个比较麻烦的问题。甘肃也走过一些弯路,最早是把教师教学的过程拍下来,通过录像带的方式直接往学校发,但各个学校的差异太大,老师教学方法不一样,没法统一。大家经过总结后得出结论:用同一模式肯定不行。现在提供了多种选择,老师可以有选择地往课件里添加自己的东西,而不是满堂灌,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在课堂上形成互动的教学气氛。

    假如说第一种学习方式是在课堂上读书学习,第二种学习方式是社会实践,那么第三种学习方式就是通过网络学习——这是我们大力提倡的,因为这种学习方式比之前两者是一个飞跃。

    针对学生的多媒体教学方式全国都在摸索中,课件怎么制作,课程怎么安排,这也是整个教育信息化建设中的核心问题。假如通过10年的摸索,能有一套好的经验,形成一个合适的模式,就能让我国农村教育得到质的提升。当然这是需要时间的,不通过一代学生的一个完整的学习历程(比如一个学生从小学到高中毕业的整个过程),看不出来正在尝试的模式是否合适的。但无论如何,从现行的经验看,互联网对农村教育所带来的学习方式变革,是从学知识到提升素质的一次进步。

    李廉李廉在兰州

    开发留在农村的人才

    东西部总体上差距非常大,而这种差距仍在扩大中。远程教育在弥补东西部“数字鸿沟”的问题上意义非常深远。在简陋的教室中得到很好的教材,有国内优秀的教学资源供孩子们分享,对他们的智力开发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教育信息化对很多传统观念会产生潜移默化的改变。比如现在农村孩子“跳龙门”上了大学后,一般不会再回去,那么,如果能够开发出自愿留在农村的人才,他肯定对当地的改变会起很大作用。知识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教育能改变一个区域的命运——李廉坚信。

    西部的希望在于教育,通过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对开发西部来说,提供了更多选择。而信息化是提高公共教育水平的必由之路。

    对农村教育信息化资金的投入上,不能期望过大,关键是要看到互联网能给封闭落后的地区带来思想意识上的改变。要用最低的成本来做最有效的事情。甘肃张掖的临泽县,110所中学中有103所联上了互联网,是甘肃第一个基本实现“校校通”的县,就是在低成本基础上推动信息化成功的一个案例。

    “农村教育信息化,确实是造福千年的事情。你想想,如果农村孩子能听到北京景山中学老师的课,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回到前面说的教育公平问题,在现阶段来说,能够做到资源共享,就已经向教育公平迈进了一步了。”李廉说。

     

    带领兰州大学成为龙头

    兰州大学是甘肃教育信息化的龙头,从CERNET开始建设到推动甘肃省高校之间的资源共享,以及对甘肃中小学教育、农村地区的教育信息化工作,兰州大学一直在起着传输枢纽和推动发展的作用。

    李廉认为,兰州大学之所以能起到引领作用,是“有为才能有位”,就是说:一定要有所作为,有所贡献,才能被大家认同,才能起到带动信息化发展的龙头作用。

    兰州大学一直在积极介入高校信息化和全省农村中小学教育信息化工作。甘肃省在教育信息化建设上建立了3大平台:传输平台、管理平台和资源平台。兰州大学是CERNET最早的一批省节点之一,甘肃全省教育网的传输总控制中心就在兰州大学。甘肃省非常支持将甘肃教育网的网络中心也设在兰州大学,并前后投资将近400万元,这对甘肃这么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省份来说,这种支持力度是很大的。兰州大学在网络中心的投入也不亚于省里面的投资。兰州大学正在逐渐进行着省教育网络的配套、卫星传输系统建设,这些推进性的工作非常重要,是下一步工作开展的重要基础。

    “同时,兰州大学的实践也证明,高校积极介入中小学信息化建设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有很大的领域可以发挥作用。”李廉说。

    甘肃通过多种方式解决全省各地和全省高等教育、基础教育学校上互联网的问题:高校通过CERNET接入互联网;地市一级通过广电系统的光缆传输;到了县一级则走电信的网络。这样,通过租用广电的光缆和借助电信的网络,形成了以CERNET为先导的全省教育网络系统。

    现在,兰州大学又在推进一个项目,将全省6、7所最好的高校连成一个网格系统,利用高带宽和技术力量将各高校的资源实现共享,是在中国教育网格(ChinaGrid)的基础上的一个延伸。兰州大学是ChinaGrid第二期进入的节点院校之一。网格是在万维网基于网页的信息共享的基础上,实现设备级共享。

    说到项目,首先要推的就是“大学课程在线”(关于“大学课程在线”,本刊在2005年4月刊上有过详解),每个学校投入十几万元,现在已经基本准备完毕。如果我们做起来,就是第一个省级的“大学课程在线”网格。“‘大学课程在线’意义很大,西部要请人来上课,别人还不一定来,现在通过‘大学课程在线’网格,我们所说的‘第三种学习’终于有了一个新的模式出现”。

    李廉在带研究生时,对他的硕士和博士生要求都很严格,每周都给学生上一些基础理论课,他认为:一定要打好基础,从深层次把握学科的发展方向,如果一个学生要真的去钻研的话,就会很快找到方向。在学习时,他将研究生分成3个小组分别进行不同课题的研究,互相督促学习。他的严格甚至到了要求实验室的灯光亮到几点,他认为,要创建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赶上发达地区和国家的研究水平,没有刻苦的精神是不行的。
                                                    《中国教育网络》05年6月刊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9-15 18:34:56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