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娟

杨丽娟,甘肃省兰州市女子,从16岁开始痴迷香港歌手刘德华,此后辍学开始疯狂追星。杨丽娟的父母劝阻无效后,卖房甚至卖肾以筹资供她多次赴港及赴京寻见刘德华。2007年3月22日,曾经赴香港参与刘德华歌友会,实现生平夙愿,跟偶像合照。不过,其父最后由于杨丽娟的“追星”行为而跳海身亡。2009年8月,杨丽娟接受采访时对刘德华结婚新闻反应漠然。

编辑摘要
中文名: 杨丽娟 籍贯: 甘肃省兰州市
性别: 国籍: 中国

目录

[隐藏 ]
1 概述
  1. 1.1 求助媒体,以期圆梦
  2. 1.2 电视台许诺:“安排见面”
  3. 1.3 杨父跳海,自杀身亡
  4. 1.4 返回兰州,记者随行
2 生活打算
3 个人维权
4 杨丽娟状告南方周末
5 事件质疑
  1. 5.1 疑问一:杨父是怎样的人?
  2. 5.2 疑问二:杨家真的很穷吗?
  3. 5.3 疑问三:杨丽娟为何如此?
  4. 5.4 疑问四:杨家值得同情吗?
6 媒体责任
7 冷对刘德华婚讯
8 自愿型公众人物派生公众知情权
9 南方周末已尽谨慎注意义务
10 广州中院判词
11 名词解释

杨丽娟 - 概述

求助媒体,以期圆梦

杨丽娟,甘肃省兰州市人,从16岁开始痴迷刘德华,当时,辍学在家的杨丽娟有一天晚上梦见了刘德华,从而开始了13年的疯狂追梦(杨坚称自己不是刘德华的粉丝,而是因梦生情),不上学、不工作,只为了见刘德华,而溺爱她的父母更是不惜倾家荡产地支持她。1997年9月杨丽娟第一次随旅行团到港寻刘德华,失望而归。

2004年初,刘德华在甘肃拍摄《天下无贼》,杨丽娟就站在自家屋顶从早到晚地等,期望刘德华从门前经过,当年10月,父母筹借了5000元让杨丽娟到北京看刘德华的演唱会,但因为离得太远,那一晚杨丽娟很失望。

2005年,杨父卖了房子让杨丽娟到香港旅游,可惜还是没找到刘德华,只是将一封信交给了刘德华的邻居。

到了2006年3月,已经一贫如洗的杨父想到了卖肾支持女儿见刘德华,但在医院却遭到了拒绝,此时已经“走投无路”的杨父想到了媒体,在他看来媒体“拥有巨大的能量”。

杨丽娟与刘德华的合影杨丽娟与刘德华的合影

2006年3月22日,《兰州晨报》一篇名为《兰州女孩林娟苦追刘德华12年》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全国许多媒体都先后报道了该事情,称“林娟事件”。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各大网站甚至做了相关的娱乐专题。

杨父以为借助媒体强大的舆论压力能够为女儿实现梦想,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德华知道此事后透过经纪人回应:“不正确、不正常、不健康、不孝。”

而当时的媒体和大众,尽管有人希望杨丽娟能够和刘德华见上一面,了却心事,但更多的人却是把“林娟”作为一个负面典型进行批评,舆论普遍认为属于“病态”。杨父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而身边邻居、朋友的指责和嘲笑更是让爱面子的这一家人抬不起头。

电视台许诺:“安排见面”

“林娟事件”曝光后,还是有媒体来到杨家采访,北京一家电视台娱乐节目记者三次到兰州,并在节目中以跟拍的形式播放了杨氏一家的追星生活。该电视台对杨家曾有过三次许诺,“我们台有实力,能联系到刘德华,见是肯定的”、“刘德华已经知道了,下次我领你去见他”、“10月中旬刘德华在北京开《墨攻》发布会,到时你们全家来北京,我们安排刘德华跟杨丽娟见面,可不要错过机会。”

然而到了十月份,北京这家电视台并没有实现当初的诺言,杨家和该电视台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摩擦。杨父在电视台门口举着“揭露某台的欺诈行为”牌子,并高声大骂,电视台不得不给了2000元钱“资助”这一家三口回兰州。

杨父跳海,自杀身亡

杨丽娟杨父遗书手稿

2007年,杨丽娟一家三口借款1.1万元,于3月19日来到香港。杨氏一家抵港后租住油麻地一间旅馆,由于旅费有限,两日后便四处露宿。他们到港翌日,三人一早便赶到观塘“华仔天地”向职员表示想见华仔,几经请求,职员答应会再联络。但三人担心情况有变,一度赶到中环政府总部打算递信给特首曾荫权,又到有关部门求助,希望港府代出头安排,但不得要领。稍后,三人接到“华仔天地”回覆,赶返观塘再讲出心愿,才获职员承诺代为安排。

杨丽娟后来再获安排在25日参加庆祝华仔的歌迷生日会,杨氏一家满心欢喜,但杨女与其他歌迷一样,与华仔合照后未有机会道出心声。杨父得悉后非常难过。当晚杨氏一家三人到尖沙咀星光行一间通宵营业快餐店“打趸”,但两母女于26日凌晨一觉醒来,发现杨父已不知所终,上留下一封12页纸的遗书,于是报警,消防员搜索后,在附近海面救起杨父,惜送院后不治。

杨勤冀在遗书中称,女儿参加歌迷聚会见到了偶像,但刘德华对女儿“和许多人一样”,没有与她单独会面及给予签名,“这不公平”。杨勤冀的遗愿是:“你应该见杨丽娟,为她签个名,救救她,除了你,她已隔绝了这个世界,只有你,才是她心灵的呼唤。” 

返回兰州,记者随行

杨父在香港跳海自杀后,因事件涉及刘德华,俨然成为两岸三地的头条新闻,两岸三地50多家传媒追访。不单香港传媒大肆报道,台湾的中央社,内地的北京、广州、上海的传媒,甚至新华社都派出采访队跟进,加上香港的报章及杂志,港报形容“场面‘墟冚’如采访大人物。”

杨丽娟母女身边迅速聚拢了当初让他们失望的媒体,为了满足多家传媒采访,杨氏母女整天各站一边,分头接受访问,传媒采访完母亲,接着又采访女儿,母女俩满肚苦水不厌其烦地把经历说完一遍又一遍。每到一处,也总有大批媒体记者尾随,香港某报记者说,每到一处,杨丽娟都频频回头,看是否有记者跟着,而一旦发现没记者,她就茫然失措。

回到兰州,曾经最先披露“林娟事件”的《兰州晨报》发表了《健康追星倡议书》,随后再也没有做任何跟进报道,而当地其他都市类媒体也只是轻描地淡写报道母女俩返兰消息。

但是,香港媒体报道,“相形之下,省外媒体倒是热情高涨,不光母女俩从广州返回时随行‘记者团’多达10余人,而且连她们在兰州的一切食宿费用都是这些媒体安排,并对下榻酒店严格保密,一副誓做‘独家新闻’的架势”。

从香港到内地,因为一直由媒体“保护”着,杨丽娟过着明星一般的生活,大家都想抢到独家新闻。据香港《明报》报道,一家广州的新闻网站更以每日400元的费用,安排杨丽娟母女入住兰州市一家四星级酒店,拟对她们进行“全程独家报道”。就算有传媒要求採访,也只能透过该网站的安排以电话的形式进行访问。

4月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记者齐聚华友飞乐不到80平方米的发布会厅,采访杨臣刚资助杨丽娟。14时15分,杨丽娟及其母亲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走入会场,她们刚一露面,七八架相机一拥而上,一北京媒体记者惊呼:“刘德华自己也没这待遇!”

反复爆炒后,媒体对她们的兴趣也逐渐减低。4月2日,当围在杨丽娟母女身边的记者日渐少了时,杨丽娟哭了,“你们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挣来你们的钱,利用完我们就一个一个不见了。”

杨丽娟 - 生活打算

2007年,杨丽娟的父亲跳海身亡后,当她被问及对于未来的打算时,她说她已想得很清楚了。“让我去工作是不可能的,爸爸在的时候我都没工作,他走了我就去工作这样会被人家笑话。至于婚姻家庭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不过,她妈妈有这样的想法,但她觉得这些没有什么意义。

杨丽娟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也从来没有觉得孤寂。现在唯一能延续自己生命的方法就是出家,找一个清净的,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度过自己的后半生。“找一个清净之地,这是延续我生命的唯一道路,对我来说是唯一也最合适的道路。走其他的路走不好。把公道讨回来之后,也许那样我心里会好过一点,这个想法我有很久了。”

2009年8月30日,有记者致电杨丽娟,问她对“刘德华曾与喻可欣结婚”有什么看法时。杨丽娟的态度有点漠然。

杨丽娟 - 个人维权

杨丽娟指控,宋祖德在2007年3月29日至2008年3月11日间,在其3个博客发表了《刘德华的粉丝杨丽娟,别再出来丢脸了!》等3篇文章,对其及其父母构成了侮辱和诽谤。
2009年9月8日杨丽娟诉宋祖德名誉侵权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虽然在二审期间,杨丽娟律师提交了新证据:已作公证的某网站注明转载自宋祖德的三篇文章。但广州市中院认为,由于网络的虚拟性,杨丽娟律师提供的新证据无法证明网站注明转载自宋祖德的文章的确是宋祖德所发表,杨丽娟无法举证证明宋祖德发表了侮辱杨丽娟的三篇文章,终审判决杨丽娟败诉。

杨丽娟 - 杨丽娟状告南方周末

2007年3月26日,甘肃女子杨丽娟的父亲为圆女儿的追星梦,在香港跳海自杀。同年4月12日,南方周末第10版刊登了《你不会懂得我伤悲———杨丽娟事件观察》一文。
2008年3月10日,杨丽娟和母亲一起状告南方周末,认为该篇报道侵犯了杨父、杨母及杨丽娟的名誉权,3起案件共索赔30万元精神损失费,并要求南方周末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一审败诉后,杨丽娟母女上诉。
  

杨丽娟 - 事件质疑

杨丽娟对刘德华近乎疯狂的迷恋,以及她的父亲因为女儿没能单独和华仔见面写下12页遗书后跳海自杀的事,宛如一记响雷,令所有人震惊。人们在惋惜之余也产生了种种疑惑。

疑问一:杨父是怎样的人?

杨丽娟杨丽娟与其母杜英菊

杨丽娟之父杨勤冀是甘肃省兰州市某中学的退休教师。该中学甘副校长告诉记者,杨退休前是正常、合格的老师,教过高三,而且还是高级教师。从杨勤冀死时68岁的年龄可以推断出,他是在38岁时才有了女儿,因此对杨丽娟万般宠爱。在他看来,女儿的一厢情愿是她为刘德华“作出的巨大牺牲”,因此,华仔必须以相同的热情来回报她。他把女儿的痴狂和偏执全部算在刘德华的头上,认为是他的原因,才导致他们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在他看来,只要华仔能够见自己的女儿,全家人就能获得新生。可是女儿在近距离见到刘德华之后,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和华仔单独谈话。见女儿这一目标无法实现,一怒下竟然轻生。

疑问二:杨家真的很穷吗?

不少媒体报道说,杨家贫困潦倒,但却为女儿追星花了几万元钱,不仅借高利贷,还把房子都卖了。事实果真如此吗?据甘副校长介绍,杨家原先住的是兰州市教育局的福利房,作为高级教师,又是待退休的杨勤冀,有近2000元的退休工资,这样的经济条件在兰州市算是中等的。接触过杨丽娟的兰州心理专家兰国强说,杨家的条件是在杨丽娟去了几次香港后才发生变化的。去年我们到她家时,家里已非常潦倒了,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疑问三:杨丽娟为何如此?

杨丽娟曾经对媒体说:“我一直做一个梦,梦见没有任何人,他(刘德华)牵着我的手,戴着一个礼帽,穿着黑色大衣,我问他心中有我吗?他当时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说他心中有我。活着重要还是见刘德华重要?对我来说,见他重要。”

有心理学家认为杨丽娟可能患有强迫症或者是妄想症,杨丽娟的病可能与她父母的教养方式有直接关系,面对女儿疯狂的追星行为,父母没有从各个方面来对女儿进行治疗、劝导,让她过一种比较正常的生活。

疑问四:杨家值得同情吗?

网络上有不少网友对杨家父女的行为表示不解,其中不乏刻薄之词,而对杨家表示同情的则寥寥无几。杨丽娟的父母曾告诉记者,他们曾试图劝说女儿放弃,还因此多次发生激烈的争执。但最终他们发现,任何举动都无济于事。因为女儿已经越陷越深,甚至不惜自杀。于是父母选择了妥协,被女儿灌输了足够多的迷思幻想,中邪般地认定女儿与刘德华将有一段天赐的姻缘。

杨父死后,有记者问杨丽娟:“你究竟爱华仔多些,还是爱你爸爸多些?”她沉思三秒后,以坚定的口吻说:“我爱爸爸……没有爸爸,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话虽如此,但她却不愿多提如何处理父亲后事,连遗体都不愿认领,似乎完全忘掉了之前口口声声说的对亡父思念、敬爱的话。杨丽娟的母亲陶菊英竟然说:“你们(媒体)不应该来包围我的女儿,而是应该把压力转移给刘德华!”

杨丽娟 - 媒体责任

童年时的杨丽娟童年时的杨丽娟

对于杨丽娟这一事件,媒体起初表现得很兴奋,尽管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事件背后有人操纵,也认为这是件相当无聊的事情,但为了吸引眼球、为了发行量和收视率,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卷入了这个漩涡中。

不仅仅是毗邻香港的广州,杨丽娟事件让各地的媒体都激动了一把,在年后波澜不兴的娱乐报道中,大家都像发现了一条大水鱼。不停有外地媒体向广州的记者打听杨丽娟的消息或者香港媒体的消息,有些来自华东、有些来自中南、甚至还有来自东北的记者,其中还有人表示愿意出钱“资助”杨丽娟,只要她肯说,并且“独家”说。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冯应谦在接受采访时更是公开表示:“杨丽娟事件,传媒要负上一定责任。内地传媒直接介入事件,甚至利用金钱的协助,延续其追星的愿望,令事件可以继续发展,此举涉及‘造新闻’,有违新闻道德,属不可接受。”

香港《文汇报》的社评认为:“内地部分媒体早就介入杨丽娟追星事件的全过程,推波助澜之下,令事件愈演愈烈。在助长杨家追星疯狂行为乃至酿成杨父蹈海身亡方面,部分传媒难辞其咎。杨父身亡后,部分媒体又出钱把杨家母女接到深圳,从深圳接到兰州,再从兰州接到北京接受歌手捐赠。在所谓新闻策划下,一幕悲剧被传媒利用为炒作和扩大销路的对象,这亦显示内地部分传媒质素下滑。内地传媒应吸取教训,承担起提升读者质素的社会责任。”

杨丽娟 - 冷对刘德华婚讯

因为疯狂追逐刘德华,杨丽娟最后家破人亡,2009年8月30日《重庆商报》记者致电杨丽娟。电话那头的她声音听起来有些茫然,但又非常警惕地询问记者有何目的。随后杨丽娟用很快速的语气说:“不用了,算了,我什么也不说了。”匆忙挂断了电话。

杨丽娟 - 自愿型公众人物派生公众知情权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杨丽娟追星事件被众多媒体争相报道,成为公众广泛关注的社会事件。杨丽娟及其父母多次主动联系、接受众多媒体采访,均属自愿型公众人物,自然派生出公众知情权。
南方周末报社发表涉讼文章的目的,是为了揭示追星事件的成因,引导公众对追星事件有真实的了解和客观认识,自然涉及杨丽娟及其父母的社会背景、社会关系、成长经历,相关隐私是揭示追星事件悲剧性和反常态的关联要素。涉讼文章从表面看确是涉及了杨丽娟一家人的个人隐私,但这一隐私与社会公众关注的社会事件相联系时,自然成为公众利益的一部分。

杨丽娟 - 南方周末已尽谨慎注意义务

 法院认为,南方周末报社作为新闻媒体对这一社会关注的焦点进行调查,行使报道与舆论监督的权利,并无违反法律规定。
法院还认为,涉讼文章是该报记者根据对杨丽娟及其母亲等知情人士进行采访后获得的新闻素材综合整理后撰写的,相关内容已删除了可能对杨丽娟的父亲杨勤冀造成严重影响的敏感素材,也没有过度渲染杨勤冀的个人隐私,故南方周末报社已尽了谨慎注意义务,不存在侵害杨勤冀隐私的主观过错。
涉讼文章没有使用污辱性言词刻意丑化、贬损杨勤冀,亦未掺杂对杨勤冀人品、道德等的负面评述,故南方周末报社客观上也不存在以侮辱、诽谤方式侵害杨勤冀名誉的违法事实。

杨丽娟 - 广州中院判词

杨丽娟及其父母多次主动联系、接受众多媒体采访,均属自愿型公众人物,自然派生出公众知情权;
涉讼文章是为了揭示追星事件的成因,引导公众对追星事件有真实的了解和客观认识,涉讼文章从表面看确是涉及了杨丽娟一家人的个人隐私,但这一隐私与社会公众关注的社会事件相联系时,自然成为公众利益的一部分; 南方周末对这一社会关注的焦点进行调查,行使报道与舆论监督的权利,并无违反法律规定。

杨丽娟 - 名词解释

 “自愿型公众人物”是指在主观上追求或放任自己成为公众人物,并在客观上成为公众人物的人。例如体育明星、影视明星、高级官员等,在主观上具有希望或放任自己被一般社会公众所熟知,在客观上已经被公众所熟知,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央视国际 悲剧过后解疑团:杨丽娟事件 2007年03月30日
2新民网 刘德华曾与喻可欣结婚 杨丽娟对新闻反应漠然 2009-08-31
3女性超多超开放的交友网 开门见山的交流绝对真实就看你能领走吗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 分享到: 我要提建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69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