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杨得志

    杨得志(1911-1994),湖南醴陵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武汉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中央军委委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53年10月1日,杨得志率志愿军代表团回国参加建国4周年国庆观礼。毛泽东在观礼台上向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领导人介绍:“此人大名叫杨得志,当年强渡大渡河的红一团团长,如今志愿军的副司令,德怀的助手。湖南人氏,我的乡里呀!”1980年起任国防部副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共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委员,参与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第九,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1955年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4年10月25日在北京病逝。著有《杨得志回忆录》。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杨得志 出生日期: 1911年1月3日
    性别: 别名: 杨敬堂
    籍贯: 中国湖南醴陵 出生地: 湖南省醴陵南阳桥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94年10月25日 职业: 军人
    毕业院校: 抗日军政大学、南京军事学院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代表作品: 《横戈马上》、《杨得志回忆录》
    职业: 军事家 信仰: 共产主义
    主要成就: 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 军衔: 上将

    目录

    生平概况/杨得志 编辑

    杨得志,湖南省醴陵县人。一九二八年参加工农革命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十一师班长、排长、连长,第四十五师管理科科长、九十三团团长,红一军团第一师一团团长、副师长,第二师师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队长,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三四四旅副旅长、代旅长,冀鲁豫支队支队长,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冀鲁豫军区司令员,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一旅旅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野战军、冀鲁豫军区第一纵队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司令员,第十九兵团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兼陕西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志愿军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系主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武汉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央委员,第九、十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大事年表/杨得志 编辑

    红军时期杨得志红军时期杨得志

    杨得志,湖南省醴陵人,出身贫苦农民家庭。少年到安源煤矿粤汉铁路郴州地区等地做工。

    1928年1月投身革命,参加湘南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红军第十一师班长、排长、连长,第九十三团团长,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团长。

    1930年冬以后,参加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荣获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第一次颁发的红星奖章。在红一方面军长征中,带领红一团担负先遣任务,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掩护中央机关,为红军顺利北上抗日开辟了通路。到达陕北后,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副师长、第二师师长,指挥部队参加直罗镇、东征、西征、山城堡等重大战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五团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

    1938年2月、率部进入吕梁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副旅长、代旅长。

    1939年3月,任冀鲁豫支队司令员,后任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冀鲁豫军区司令员。

    1944年4月,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一旅旅长,担负守卫黄河河防、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重任。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一纵队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即杨罗耿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党委书记。

    1945年率部参加上党战役平汉战役

    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率部参加张家口保卫战正太战役,青(县)沧(县)战役,保(定)北战役。

    1947年10月,指挥清风店战役。11月,指挥部队攻克石家庄。同年11月率部参加平津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任十九兵团司令员兼陕西省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

    1951年率部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志愿军副司令员、司令员。指挥所部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1年夏、秋季防御战役,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上甘岭战役和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曾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一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枚。

    1954年回国,人军事学院学习,兼任战役系主任。

    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1955年后,历任济南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武汉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等职。

    1979年3月,他同许世友指挥了著名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维护了中国边境的安全。

    1980年后,任解放军总参谋长。他是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党的七大代表,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九、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一届五中全会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1987年10月,在党的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

    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4年10月25日在北京逝世。

    戎马生涯/杨得志 编辑

    突破乌江

    1936年,红二师师长杨得志、政委萧华1936年,红二师师长杨得志、政委萧华

    1934年11月,红军在长征中血战湘江,损失惨重,全军后卫的一个师,所剩无几。虽然蒋介石的第四道封锁线被突破,但局势并没有缓解。吴奇伟周浑元薛岳等蒋介石的精锐部队紧追不舍,湘、粤、桂等地军阀处处设防,数十万大军像黑云一样压向疲惫的红军,局势万分危急。

    生死关头,毛泽东改变了中央红军到川黔湘边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主张,率领红军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发。蒋介石命令数十万大军扑向乌江,企图消灭红军。于是,乌江成为决定红军命运的“生死江”,危难中,先遣团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团长杨得志受命率部强行突破乌江,为全军开路。

    这是一场比拼速度的战斗。红军和蒋介石的兵力谁先到乌江,谁就获得了胜利。杨得志率先遣团拼命开赴乌江。当时,贵州细雨小雪连绵不断,落地结冰,路面像泼了一层桐油,当地群众称“桐油凌”。一路行军,官兵不知摔了多少“桐油跤”,但行军速度不但没有减慢,反而加快了,官兵们白天走,夜间走,急行军转为强行军。经过几天几夜的强行军,先遣团抢在国民党军主力之前到达乌江渡口──龙溪

    1936年,杨得志(前排右起)、邓华、朱瑞、熊伯涛、孙毅,萧华(后排右二)在陕北1936年,杨得志(前排右起)、邓华、朱瑞、熊伯涛、孙毅,萧华(后排右二)在陕北

    乌江,水深流急,白浪滔天,吼声惊人,两岸几百米高的大山,刀削一般直耸云天。对岸有当地军阀侯之担一个团凭险防守。杨得志迅速集中全团枪、炮向对岸敌人开火,敌人山顶工事飞上了天,残敌退往山后。敌人被暂时压了下去,但渡江成了难题。船被敌人破坏,连块木板也难找,船渡不可能了。架桥,没材料;凫水,湍急等于白送死……渡江方案一个个提出来,一个个被否定。官兵拼命抢来的时间,在江边一分一秒地消耗着。关键时刻,杨得志发现江中漂着一根竹子。他和政委黎林商量,用扎竹排的方式渡江。竹排扎好了,全团选了8名水性好的勇士先行试渡。

    10米、15米,竹排在波峰浪谷中前进。突然,一个小山似的巨浪向竹排凶猛地扑去,勇士全部被水吞没。转眼间,又从水中冒出来。“啪”的一声,竹排又撞在礁石上,接着又被激流卷到漩涡中。竹排翻了,8名勇士被漩涡卷走,全部牺牲。杨得志在悲痛中组织第二梯队渡江。这次他们在竹排上绑了扶手,并在下游水流较缓的地方选择了渡点。十几名战士前仆后继,又冲向凶猛的乌江。“砰!砰!砰!”对岸重新反扑回来的敌人,发现了渡江的红军第二梯队,疯狂阻击。红军战士在枪林弹雨和急流中,拼死向前,一个个竹排像箭一样飞向对岸。红军官兵冲上了对岸,爆炸声、喊杀声,震撼山谷。乌江天险被突破。先遣团顺利过江,红军主力顺利过江。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后,犹如“迅雷”轰顶,不知所措。杨得志率领红一团又“疾风”北上。

    抢渡大渡河
    1935年5月,大渡河这道天然屏障,横亘在红军的面前,挡住了红军长征的去路。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条支流,传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领袖石达开,曾全军覆没在此地,蒋介石梦想红军成为第二个“石达开”。他接受了乌江行动迟缓的教训。严令薛岳、周浑元、吴奇伟数十万大军火速奔往大渡河。电促四川军阀刘湘刘文辉死守大渡河所有渡口。

    刘伯承聂荣臻在离大渡河80多公里的村庄,向先遣团长杨得志下达了强渡大渡河的命令,刘伯承、聂荣臻反复强调3个字:“抢时间!”的确,甩掉蒋介石数十万大军,需要抢时间;出奇制胜,强渡大渡河需要抢时间,使红军转危为安,也需要抢时间。杨得志向全团指战员说:“时间就是生命,红军决不是第二个石达开。”天下着瓢泼大雨,道路泥泞不堪,杨得志带领全团官兵冒雨强行军70多公里,一口气赶到了大渡河渡口安顺场,迅速投入战斗。敌人在我岸一方的两个连被全歼。在渡口,战士们缴获了一条船,这是敌人自留的运输船,后来成为红军强渡大渡河的唯一渡船。

    大渡河像怒吼的凶神,四五公里外都能听到河水的涛声。安顺场两岸是高山,河宽300多米,水深十多米。湍急的河水,碰上礁石,卷起冲天白浪,架桥、凫水都不行。河对岸有敌一个团死守,过河难过登天。党中央显然也意识到了渡河的难度,在命令红一团强渡大渡河的同时,又命令红四团在大渡河上游强夺泸定桥

    杨得志深感责任重大,他决定成立渡河奋勇队,拼死强渡。17名勇士组成的渡河奋勇队每人一把大刀,一支冲锋枪,一支短枪,五六枚手榴弹,在熊上林队长的带领下整装待发。杨得志在向17名勇士交待任务时,仍突出个“快”字:“快速渡河、快速上岸、快速占领岸头阵地。”他用期望的口气说:“同志们!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的身上。”勇士们发誓:“坚决渡过河去,消灭对岸敌人。”唯一的木船载着勇士和船工们像离弦的箭,射往对岸。杨得志在望远镜中关注着勇士们。突然,敌人碉堡中,喷出一道道火光,一名勇士负伤,杨得志大声呐喊:“给我开炮!” 红军神炮手赵成章几发炮弹就让敌碉堡飞上了天。红军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掩护勇士向对岸逼近。木船在波涛中奋进,船工和勇士们一桨一桨地拼搏。突然,敌人一发炮弹落在了船边,掀起一个巨浪,小船一阵剧烈地晃动。刚平稳下来,又碰在一块大礁石上。尔后,猛烈地旋转起来,向漩涡中滑去。杨得志的心随着小船颤动起来,千钧一发之际,几名船工跳入水中,拼命地用背顶着船,另外的船工和战士奋力撑篙,船终于脱离险境,驶向对岸。勇士们顶着敌人的弹雨冲上岸去。冲锋枪子弹、手榴弹一起飞向敌阵。短兵相接开始了,大刀飞舞,短枪连击。阵地上的敌人被击溃了,大股敌人又从邻近的小村中向勇士们蜂拥而来。杨得志在望远镜中看到后,挥臂猛喊:“给我猛轰!给我猛打!”炮弹、枪弹掠过河面向敌群飞去。

    敌人的增援被打退了,岸头阵地巩固了。红军大队人马陆续过江。大渡河强渡成功,有力地配合了红四团抢夺泸定桥,使红军在长征路上又一次转危为安。

    角逐清风店
    1947年,解放战争面临着大反攻时期的到来。蒋介石为了苟延残喘,将其华北主力相对集中:令其十六军驻守在河北雄县一带;九十四军配置在涿州一带;第五师驻防在徐水一带;新编第二军驻守在保定;其主力罗历戎的第三军镇守石家庄,形成了确保平、津、保三角战略要地的部署。时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的杨得志根据晋察冀军区的指示,决定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法,将敌人一口口吃掉。

    1947年6月,晋察冀野战军领导人:潘自力(左起)、杨成武、杨得志、罗瑞卿、耿飚1947年6月,晋察冀野战军领导人:潘自力(左起)、杨成武、杨得志、罗瑞卿、耿飚

    战役第一阶段,杨得志令陈正湘李志民领导的第二纵队,以最快的速度,猛攻徐水的国民党第五师;令郑维山胡耀邦领导的三纵和曾思玉、王昭领导的四纵负责打援。开始,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以为攻击敌五师后,保定一带的敌人会来增援,而盘踞在河北重镇石家庄的罗历戎不敢轻举妄动。谁知,二纵围攻徐水城时,不仅其他方向的敌人赶来增援,罗历戎也亲自率第三军增援徐水。战场发生了出乎预料的突变。部队做梦都想吃而又难以吃到口的肥肉,自己送到了嘴边。吃肉的最好“餐桌”是罗历戎增援的必经之路──清风店。当时,罗历戎的第三军离清风店45公里,而部队主力距清风店最近者75公里,最远者125公里。因此,能否吃上这块肥肉,一切都取决于时间。

    正在作战途中的杨得志和政委杨成武、参谋长耿飚商量决定,立即向部队下达命令,进军清风店。从发现敌情变化到下达进军清风店的命令,不到半小时。所有部队接到的命令都强调:要快!要快!!要快!!!各级战斗动员也突出了“快”字:“时间是无情的, 胜利就在大腿上!”“走不动也要走,爬着、滚着也要追,累死也要抢在敌人前面!”……

    24小时之内,部队主力走完了百多公里的路程,把罗历戎的第三军死死围困在清风店。罗历戎面对天降神兵,大惊失色,连忙求助于他的直接上司十一战区司令官孙连仲,这位司令官大吼:“共军连辆汽车都没有,他们靠什么在20多个小时内从保定赶到保南的清风店? 他们会飞吗?他们是神行太保吗?”很快,杨得志指挥晋野主力向围困之敌,发起了总攻。罗历戎的“梅花形”防御体系被突破,孙连仲派来的10多架增援飞机,一架被击落,一架被击伤。清风店战役,共歼、俘敌近3万人,生俘罗历戎等正、副军长及其他将校级军官10多名。聂荣臻在祝捷大会上兴奋地说:“这次歼敌打得很干脆,从军长到马夫没一个逃跑掉。蒋介石在北平坐镇指挥也救不了他们!”

    围攻新保安

    平津战役前,傅作义把40多个师摆在津沽、北平、张绥三个防区,形成了一个1000多公里的“长蛇阵”。“蛇头”在津沽;“蛇尾”在归绥。摆出一副既可固守,又可以从海上南逃或向绥远西窜的态势。

    1949年4月,杨得志(左四)在太原前线部署战斗1949年4月,杨得志(左四)在太原前线部署战斗

    傅作义的“长蛇阵”为解放军实行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斩头剁尾,各个歼灭提供了极好的条件。为此,毛泽东为平津战役做了三个阶段的部署:第一阶段,完成对敌军的分割包围,但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第二阶段,从新保安开始,然后张家口、天津,依次各个歼敌;第三阶段,解放北平。毛泽东胸有成竹后,便开始点将。他想到了“用兵神速”的杨得志。于是,二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参谋长耿飚所部,成为平津战役中毛泽东手中的“王牌”。

    1948年11月26日凌晨,毛泽东第一封催战电报发往正在河北省曲阳一带的二兵团。电报命令:“杨罗耿率二兵团于今26日由曲阳出动,以5日至6日行程进至涿县涞水以西地区待命。”27日午夜,毛泽东又来电命令二兵团“12月1日集中于易县西北紫荆关地区隐蔽待命”。与此同时,毛泽东令杨成武率三兵团29日完成了对张家口敌十一兵团的包围,但“围而不打”。

    在北平的傅作义得知张家口。他担心将来断了返回绥远后路,急令其“王牌”三十五军,从北京丰台火速西援张家口。傅作义对心腹、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交代,此去张家口要“快去、快打、快回”。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主力,守卫北平,离不开这张“王牌”。郭景云不愧是国民党的一员虎将,用兵神速,第二天下午就率所部赶到了张家口。在三十五军离开北平后,我秘密入关的东北大军先遣兵团突然出现在北平东北的密云一带。傅作义又一次大惊失色,亲自坐飞机到张家口,令三十五军火速返回北京为其保驾。

    1949年1月,李天焕(左起)、杨得志、杨成武、聂荣臻、罗瑞卿在平津前线司令部1949年1月,李天焕(左起)、杨得志、杨成武、聂荣臻、罗瑞卿在平津前线司令部

    12月4日,毛泽东在19个小时内连续给杨得志发了3封电报。凌晨2时,令二兵团“应以最快手段攻占下花园地区一线”;下午4时,又令“务以迅速行动,以全力包围宣化、下花园两处之敌”;夜间9时,毛泽东更加明确指出二兵团最重要的任务是“务使张家口之敌不能东退”。三封电令,急如星火,杨得志深感责任重大。此时的二兵团,大部分部队在平张线和大洋河以南,只有四纵队十二旅在新保安附近执行牵制任务。接到命令后,杨得志率二兵团旋风一般奔赴阻击地。大洋河覆盖着薄冰,部队来不及架桥,官兵们冒着刺骨的冰水徒步涉河,浑身冻得发紫,棉裤和上衣下摆冻在了一起,迈步都很困难,但没有人停步,全力赶路。尽管这样,行军速度与车轮滚滚的三十五军相比,仍处在落后状态。于是,毛泽东又来电催战。6日清晨3点多钟,毛泽东令二兵团“全力在宣化、下花园一线坚决堵击”敌人。杨得志在行进间阅读电报时,作战参谋赶来报告:“三十五军已经越过下花园,奔新保安了!” 尽管作战参谋的声音是颤抖的,但对杨得志来说却是一声惊雷!

    但杨得志并没有向三十五军示弱,他把毛泽东的电报当做鞭策,竭尽全力抢回在下花园一带失去的战机。他和罗瑞卿、耿飚,对眼下的情况做了客观分析:下花园到新保安中间还有个鸡鸣驿,新保安一带还有二兵团的十二旅,这说明,挽回战机还有一线希望。

    1949年,杨得志会见回族起义将领马鸿宾1949年,杨得志会见回族起义将领马鸿宾

    于是,杨得志命令十二旅拼死堵住三十五军;命令已经强行军五昼夜多的二兵团主力拼死赶往新保安。十二旅血战抗敌, 迟滞了三十五军的前进。12月8日,连续六昼夜急行军的二兵团主力将三十五军死死围困在新保安。二兵团虽然比中央军委和毛泽东要求的时间晚了一天,但毛泽东和军委得知三十五军被围新保安的消息后,立即发来了表扬通报。三十五军被围后, 杨得志根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采取“围而不打”的方针。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命根子,他不能不管。傅作义急令暂三军、一0四军和十六军出兵新保安,接应三十五军,大大分散了北平的兵力。

    围困三十五军,为平津战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东北军主力全部入关,使毛泽东成功地完成了平津战役兵力部署。12月21日,中央军委命令向新保安发起全面攻击。杨得志统领二兵团和冀察热军区三兵团的部分部队于14点发起进攻,打响了平津战役“各个歼敌”的第一仗。解放军官兵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向三十五军发起攻击,敌人溃不成军。22日17时,三十五军1.9万余人被全歼,生俘敌少将副军长王雷震,军长郭景云自毙身亡。

    人物评价/杨得志 编辑

    中央军委对杨得志的一生予以高度评价:“杨得志同志从1980至1987年担任总参谋长职务,历时八年,这一阶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他深刻学习领会邓小平同志关于新时期军队建设的思想,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一系列重大决策,在实现军队建设思想的战略性转变,开创新时期军事工作新局面的过程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53年10月1日,杨得志将军率志愿军代表团回国参加建国四周年国庆观礼。毛泽东于观礼台向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领导介绍曰:“此人大名叫杨得志,当年强渡大渡河的红一团团长,如今志愿军的副司令,彭德怀的助手。湖南人氏,我的乡里呀!”毛泽东继曰:“此人一直是志愿军,上井冈山就是志愿的,就是志愿军!”

    人物性格/杨得志 编辑

    1958年,济南部队司令员杨得志上将下连队当士兵体验生活1958年,济南部队司令员杨得志上将下连队当士兵体验生活

    杨得志将军指挥作战,关键时刻有主意,每临大事有静气。下命令,作动员,不慌不忙,慢声细语,山崩于前地裂于后而面不改色。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红七师路过衡阳,招募新兵。杨得志将军随其哥杨海堂等25位筑路工人,报名应征。将军留任师部通信员,后调特务连三排七班当战士。初战即与敌白刃格斗,勇猛如虎,孤身战一敌穷追不舍,敌大惧,“扑通”举枪跪降。将军缴其枪,放其生路。

    1931年初夏,时任红十一师师部特务连连长的杨得志将军,以枪胁逼民工赶路,不慎失手走火,一民工当场毙命。师党委为此给予留党察看一个月和行政记过处分。一月后,根据将军表现按期撤销处分。建国后,有人向将军建议,处分既已撤销,档案里就不必填写了。将军则不然,写自传,填档案,书简历,必详叙其事。

    1963年初春,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的杨得志将军化名杨超,与李耀文(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陈美藻(济南军区政治部干部部长),到济南军区驻徐州某部六队当兵。将军背背包徒步由团到连,居大宿舍,睡木板床。当晚即参加连队夜间射击训练,次日晨参加五公里长跑。将军在连队一个月,擦玻璃、倒痰盂、冲厕所,苦活、脏活、累活,抢着干。夜半上岗,挥大锹挖工事,端步枪练刺杀,无一丝一毫特殊,士兵们称之为“老杨同志”。

    作战经验/杨得志 编辑

    抗日战争

    杨得志出身贫寒,参加红军前没上过学,只是1937年上半年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习过,这是他在革命战争年代唯一一次学习深造。作为一名从士兵成长起来的高级军事将领,他特别注意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结合战争实践,自觉学习和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导部队建设和作战。在反“围剿”过程中,他体味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对毛泽东军事思想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1939年2月,八路军115师第344旅副旅长(代理旅长职务)杨得志奉命二出太行山,挺进直南(即冀南)豫北平原地区,任务是“整编、扩大部队,待命回山西”。3月,他率部到达河南濮阳、内黄、滑县交界处的沙区,与在这一带活动的八路军部队统一整编为八路军冀鲁豫支队,杨得志任司令员,崔田民任政治部主任。

    冀鲁豫支队成立后,确立了“依托直南,坚持豫北游击战争,开辟鲁西南”的斗争方针。1939年3月下旬,依据这一方针,杨得志率主力部队挺进鲁西南。陇海路沿线是敌人的重点守护地带,他指挥部队在铁路两侧反复打击日伪军,一度迫使敌陇海线交通中断。4月下旬,他又远程奔袭日军重要据点山东金乡县城,毙伤日伪军250多人。进攻金乡,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震撼了驻济宁、徐州之敌。

    接见对越反击战的烈士家属

    冀鲁豫支队的一系列战斗,打开了鲁西南、豫东边界地区的抗日局面,但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939年7月至11月,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日伪军采用“分进合击”战术,连续对冀鲁豫支队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扫荡”,妄图摧毁这支年轻的八路军队伍。杨得志针对敌人的战术,指挥部队适时跳出合围圈,在敌人侧后频频出击,使敌人的“扫荡”屡屡归于失败。冀鲁豫支队的蓬勃发展,也引起了当地国民党顽固派的不安。顽固派极力限制支队的行动,特别是定陶县长姚崇礼,多次向支队进行挑衅。1939年6月30日,杨得志指挥部队进行自卫反击,一举歼灭定陶顽军500余人,有力地惩罚了顽固派。

    1940年4月,黄克诚率领新组建的八路军第2纵队主力由太行来到冀鲁豫边区,与冀鲁豫支队统一整编,杨得志任第2纵队司令员,黄克诚任政委;至此,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正式形成。6月上旬,中央军委命令黄克诚率第2纵队部分主力南下与新四军会合。黄克诚离开以后,杨得志任第2纵队司令员兼冀鲁豫军区司令员,这时边区的八路军主力部队实际上只有相当于1个团的兵力。6月10日,恰在黄克诚率部南下之际,日伪军2万多人分12路合围濮阳地区,妄图一举摧毁新生的冀鲁豫边区根据地。杨得志发动“活的人山”,指挥部队分散突围,“硬的不打,软的打”,从背后打击“扫荡”之敌。经过13天的斗争,奇迹般地粉碎了敌人的“扫荡”。

    1941年3月,敌人在华北推行第一次治安强化运动。4月12日,日军1万余人、伪军1万余人对濮阳、内黄、滑县交界处的沙区进行“铁壁合围”。根据“敌打我,我不打;敌不打我,我打敌”战术原则,杨得志率领纵队机关和主力一部突出重围,跳到鲁西观城县。然后,奔袭敌人后方清丰县城及周围据点。这一行动,打破了敌人的部署,缩短了敌人原定的“扫荡”时间。

    这一次“大扫荡”之后,冀鲁豫边区敌情更为严重,周边地区驻有敌人重兵,根据地有日伪军7万多人,第2纵队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小,斗争形势更为严峻。1941年7月中旬,为了统一冀鲁豫平原抗日斗争力量,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决定,冀鲁豫边区和鲁西区合并为新的冀鲁豫边区,杨得志任第2纵队司令员、区党委委员。两区刚一合并,杨得志和政委苏振华就主持召开了边区军队高级干部会议,研究严峻形势下的军事斗争问题。这次会议,坚定了冀鲁豫边区坚持平原根据地的信心,开始探索争取主动权的策略和方法,在边区根据地的建设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1943年起,杨得志展开了积极的对敌斗争,派遣游击支队(亦称小部队)深入近敌区和敌占区开展反“蚕食”斗争,是实行敌进我进、开展分散游击战争的重要一环。在这方面,以吴忠为支队长、邵子言兼政委的昆(山)张(秋)支队表现很突出。自1942年底到1943年2月,昆张支队前后三进敌占昆山、张秋地区,配合地方党政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很快打开了局面。边区党委、军区总结并在全区推广了昆张支队的经验。

    1943年里,全边区共派遣124支游击支队。这些游击支队积极开展群众性游击战争,阻止了敌人的进一步“蚕食”,坚持了根据地,扩大了游击区。

    1943年11月,在反击伪第2方面军孙良诚的战斗中,杨得志时任八路军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当他得知孙良诚的主力第4、第5军同时离开老巢——河南濮阳东南的八公桥向抗日根据地进攻,内部空虚时,果断采取“牛刀子钻心”战术,避敌主力,攻其虚弱,调集部队直插八公桥,全歼了孙良诚总部和直属队,捣毁了敌人的首脑机关并俘虏了伪第2方面军参谋长甄纪印,一举击退了孙良诚伪军的进攻。战役取得了巨大成功,收复了八公桥及周围200多里的地区。

    到1943年底,冀鲁豫边区的革命斗争取得了巨大胜利。全年攻克敌碉堡、据点比1942年增加了4倍多,收复、扩大根据地和游击区约4000多个村庄。在这些战果中,凝结着杨得志的大量心血。

    1944年元旦刚过,中央军委电令杨得志率部保卫延安,出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1旅旅长,担负守卫黄河河防、保卫延安、保卫党央的重任;在冀鲁豫边区的5年零3个月,他为建设敌后重要抗日根据地——冀鲁豫边区做出了杰出贡献。

    解放战争

    1947年夏天,解放战争进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关头,刘邓大军挺进中原,揭开了我军战略进攻的序幕。在华北战场,我军连续进行了正太、青沧和保(定)北战役,给了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但是,由于敌人主力猬集,我军一时难以围歼其重兵集团。广大指战员迫切希望打大歼灭战,一改华北局势。当年9月,东北我军发动秋季攻势,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兵团(也叫晋察冀军区野战军,后称华北军区2兵团、第一野战军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根据中央军委和华北军区的指示,为配合东北战场的行动,率晋察冀野战军再出保北,寻机在河北境内歼敌。他先以一部兵力围攻徐水,主力伺机寻歼来援之敌。果然,敌人自北平、涿县、霸县分数路向我军扑来。杨得志按预定计划,除以一部兵力继续围攻徐水,以另一部兵力钳制容城之敌第16军外,集中主力求歼由固城南援之敌第5师等部。17日,双方打成对峙局面,胶着于徐水、固城、容城之间地区。此时,石家庄守敌、敌第3军军长罗历戎率第7师及敌第16军一个团北上,企图协同北平出援之敌夹击我军于徐水地区。杨得志敏锐地看出,北上之敌孤军深入,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歼敌机会。他当即和杨成武、耿飚研究,决定以部分主力阻击北面之敌,集中六个旅迅速南下,歼灭罗历戎!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在和敌人密切接触的情况下,要在20多个小时内从保北绕过敌占领的保定,把主力南调200多华里,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啊!他一面向军区报告,一面指挥部队调头南下。 

    此时的罗历戎,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杨得志的歼击目标,还在做着南北夹击我军的美梦。他以为我军主力都被吸引在保北,此次出援尽可坐收渔翁之利。即使有什么危险,随时可以缩回石家庄老窝,所以毫无戒备。我军星夜兼程,一昼夜奔袭200余里,出其不意地包围了罗历戎。直到这时他才清醒,一面准备拼死突围,一面向上司求援。但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发起了进攻。部队如猛虎下山般地插入敌阵,把敌人切割成数块。担负阻击的部队也把南援之敌牢牢钉在保北。激战两昼夜,全歼敌军1.3万余人,生俘敌第三军军长罗历戎以下高级军官10名。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敌人从军长到伙夫,一个也没逃脱。更重要的是,从此我军在华北战场完全掌握了主动。这就是我军历史上有名的清风店战役。

    这次战役创造了在平原战场大规模歼敌的奇迹,是解放战争时期晋察冀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后的第一个大胜仗,杨得志上将在进行土工作业受到党中央的褒奖,并成为载入我军史册的模范战例。今天看来,清风店战役阻北袭南,与当时华东战场上著名的莱芜战役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在一望无际的冀中平原上,要创造并抓住这样的战机,需要多么大的智慧和胆略啊!为此,朱德总司令专门赋诗:“南合村中晓日斜,频呼救命望京华。为援保定三军灭,错渡滹沱九月槎。卸甲咸云归故里,离营从此不闻笳。请看塞上深秋月,朗照边区胜利花。”

    1948年初,杨得志率杨罗耿兵团在河北安国地区开展了“三查三整”为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提高了指战员的思想政治觉悟,增强了战斗力。为落实毛泽东提出的“把战场引向蒋管区去”和“向外线出击,配合东北部队实行战略决战,就地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他率领部队进行了出击察南、转战冀东、跨平绥、战青康,牵住了傅作义的“牛鼻子”,拖住了他的主力不让其出关,配合东北部队“关门打狗”,取得了辽沈战役的胜利,也为进行平津战役、淮海战役创造了条件。

    1948年11月,解放石家庄战役,是杨得志戎马生涯中的又一杰作,也体现他迎难而上、千方百计完成任务的雄怀壮志。

    石家庄位于平汉线和陇海线相交之处,是敌人联系各战略要地的交通枢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蒋介石非常重视石家庄,令守敌苦心经营多年,建立了由钢筋混凝土工事组成的三道坚固防线,组织了严密的火力配系,构筑了内外沟壕,并在上面架设电网,在当时可谓固若金汤。敌人狂妄地叫嚣,石家庄可以“坐守三年”。攻占这样的大城市,我军还是首例。为此,杨得志深入部队召开军事民主会,广泛听取各级指挥员的意见。那时,杨得志作战有个习惯,他的指挥所非常靠近前沿,经常在敌人的炮火射程之内,为的是实施抵近观察,做到对敌情了如指掌。为此,聂荣臻曾专门打电话提醒他“靠前指挥我不反对,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根据朱德总司令提出的“勇敢加技术”,杨得志针对攻城作战中的重点、难点,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他集中有限炮兵,重点摧毁发电厂,使敌工事外围的环城电网瞬间变得形同虚设:他总结的对壕作业战法,解决了平原地区大部队攻坚隐蔽接近敌人的难题,甚至在战前就把战壕和坑道挖到了距敌人工事仅几十米的地方;他指导部队发扬我军用炸药包实施连续爆破的光荣传统,弥补了当时重火器不足的缺憾;他采用多路围攻 、重点突破、穿插分割等一整套攻坚战法,把技术、战术和部队的勇敢精神有机地结合起来,使我军能够以完全劣势的装备,发挥出最大限度的战斗力。战役发起后,仅6天时间就歼灭了石家庄守敌,活捉了敌警备司令刘英,拔掉了蒋介石楔在我华北解放区中的这颗钉子。1948年11月21日,朱德总司令电示“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家庄,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的创例,特嘉奖全军。”解放石家庄的经验,很快推广到全国各个战场,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进程。

    1948年12月,在平津战役中,我军迅速包围张家口,切断了北平之敌的退路,傅作义急令第35军西进增援。而我军此举正是为了把敌35军调出北平,以便在城外打掉傅作义这块“心肝宝贝”。不久,傅作义发觉上当后,又令第35军火速东撤。毛泽东非常重视截住敌35军这步棋,把它看作是滞留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就地聚歼的关键,电令在易县西北紫荆关的杨罗耿兵团,务必克服一切困难,在下花园、新保安堵住敌35军东逃之路,切断敌35军与驻怀来的敌104军的联系。

    当时正值隆冬,塞外高原滴水成冰,从紫荆关到新保安山高路险,仅有几条小路可以通行,大部队行进极为困难。杨得志不避艰险,率部队连续强行奔袭6昼夜,终于将敌阻截于新保安地区,打退了敌35军的突围,顶住了敌104军的接应,使两敌相距仅4公里而不能会合,完成了毛泽东在平津战役中“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略部署。

    1949年6月,杨罗耿兵团序编为第19兵团,加入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的领导下,进军解放大西北。盘踞西北的敌人,除了胡宗南以外,就是当时气焰甚凶的青、宁二马(即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这两支敌军作战凶狠野蛮,又一直未受沉重打击,越发骄横无恐。对此,毛泽东在给西北我军的电报中专门指出:“……千万不可轻视两马,否则必致吃亏。杨得志等对两马是没有经验的。”杨得志一方面向部队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一方面仔细研究了青、宁二马的作战特点和惯用战术 ,着重组织部队进行打骑兵和拼刺刀等训练。扶眉战役后,敌策划在兰州与我军决战,企图以青马(马步芳部)吸引我军于兰州,以宁马(马鸿逵部)和胡宗南三面包围合击我军。鉴于青马在西北政治上的统治地位,我军正欲集中力量打击它,彭总遂决定顺势发起兰州战役。我军以一部兵力分别钳制宁马和胡宗南部,主力第2、第19兵团迅速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兰州,同时王震指挥的第1兵团袭占临夏,直接堵住敌人西窜的退路。

    1949年8月21日,兰州战役打响。由于部队轻敌,在实施侦察性攻击时失利。杨得志一方面主动承担了责任,一方面组织部队分析原因,迅速消除了思想障碍,找到了对策。经认真准备,总攻发起后,一举攻破敌阵,激战数日,与友邻部队一起越过黄河铁桥,把红旗插上了白塔山。兰州战役,歼灭了西北地区敌人战斗力最强的青马主力,宣告了西北战场决战的胜利。从此,西北地区的敌人再无组织任何战役的能力。正如毛泽东所预料的那样,我军继续完成解放整个西北的任务,基本上只是走路和接管的问题。这些胜利,与参加解放西北的部队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解决西北敌军的方针》是分不开的,与彭总的正确领导是分不开的,也与杨得志敢于斗争、及时实施机动灵活的指挥也是分不开的。

    西北进军,杨得志那横戈马上的生涯,又多了一份过关斩将的光荣。

    抗美援朝

    1951年1月初,杨得志率志愿军19兵团从西安到山东兖州、泰安地区集结待命,准备加入第二批入朝参战部队。出动前,他特派曾思玉率19兵团每师1名军事干部到朝鲜参加了多次战役总结会议,听取金日成首相的讲话和彭总作的总结报告,并听取了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军长、政委和朝鲜人民军军团长介绍同美军作战的经验教训。由于抓住了“联合国军”的特点和弱点,19兵团得以扬长避短,在天德山、马良山和上甘岭战役中,顽强阻击敌人,使这些山岭成为敌军丢盔卸甲的“伤心岭”。

    针对“联合国军”火力强大的特点,杨得志将冀中地道战运用到抗美援朝作战前线,创造了依靠坑道工事、以劣势装备抗击现代化技术装备之敌重兵进攻,进行积极防御,既保存自己又消灭敌人。彭总对此十分赞赏:“这是一个创造。我就不信,他美国人能把地球给砸穿!”第五次战役中,担负19兵团第一梯队主攻的187师等部,就是利用工程作业伪装,预先将部队部署到敌人的鼻子底下。战役一发起,就迅速接近敌人,一举突破临津江防线,率先从西线打开战役缺口。美军惊呼,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后来,志愿军广泛推广了这一经验,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的支撑点式防御体系,在持久的阵地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1年3月,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结束时,志愿军刚刚完成第一、二阶段的作战任务,正向“三八线”附近转移。“联合国军”摸到了我军每次进攻只能持续一个星期左右的规律,趁机向我军发动了疯狂的反扑,目的是要把我军反击到平壤附近地区。由于我军对敌人的反扑估计不足,转移计划不够周密,造成了转移初期比较被动的局面。根据这一情况,志愿军首长彭德怀要求各部队采取坚决的行动,阻止敌人的进攻。当时,杨得志任司令员的志愿军19兵团的正面,是美军第1军的主力。该部敌军沿涟川向铁原方向攻击,企图将我军战线拦腰切断。敌兵力两倍于19兵团,补给充足。尤其是美骑兵第1师,是美军的王牌部队,成立于美国国内南北战争时期,号称没打过败仗,气焰十分嚣张。而19兵团经过两个阶段的作战,兵员减少,弹药奇缺,形势非常严峻。杨得志深知肩上担子的分量涟川、铁原一线是朝鲜西部地区的重要交通线,铁原又是我军囤积物资的主要供应站,一旦被敌人占领,就会割裂我军东西线的联系,直接影响我全军的战场形势。他立即按志愿军首长意图调整兵力,将部队成梯次部署,准备层层抗击,决心以最大牺牲来换取整个战线的稳定。他告诫部队大部队的正面顽强阻击后边,是更大的战略性行动。我们能不能完成任务,便是这更大的战略性行动成功的关键。他甚至把兵团直属队都拿了上去,显示了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的坚强决心。在他的指挥下,担任阻击的第63军打得很顽强,也打得异常艰苦。有的部队一天要打退敌人数十次进攻,弹药打光了就用刺刀、枪托、石块与敌人搏斗:一些团队伤亡很大,有的营、连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阵地失而复得,一天之内就有好几次反复。打到最后,某团二排只剩下八个人,仍然抗击着敌人两个营的进攻。在激烈的战斗中,19兵团与敌人寸土必争。铁、涟地区的阻击,整整进行了13个日日夜夜,粉碎了敌人把战线推进到朝鲜蜂腰部的企图,为兄弟部队按彭总的部署进行战略调整,将整个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这次战役,19兵团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部队减员严重,有的连队只剩下一两个人。这不仅说明1 9兵团战士打得多么英勇,也深刻反映出杨得志为全局利益勇于牺牲局部的高尚胸怀。彭总视察19兵团的部队时,激动地说:“给你们补兵,给你们补些老兵,能打仗的老兵!”

    第五次战役后,我军转入阵地防御作战,不久,杨得志调志愿军司令部任职,协助彭总专门负责作战方面的工作。他不负众望,先后组织了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和1953年夏季的战役反击,取得了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和“金城反击战役”的伟大胜利,有力地配合了停战谈判的斗争,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1954年11月,杨得志又担任了志愿军司令员,肩负起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保卫朝鲜人民和平建设的光荣责任。

    对越自卫战

    爆发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杨得志再次受命负责西线云南边境的战事,军事界普遍认为西线战绩优于广西边境由许世友负责的东线,单从战果上比较,我东线集团军的战绩要强于西线部队,东线集团军谅山战役全歼敌王牌13师,更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最大战果。但说到伤亡,东线集团军却远远大于西线,甚至还出现了整个一支连队被敌人俘虏的局面。也正是由于西线战功的卓越,杨得志事后得以晋升总参谋长。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许世友与杨得志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歼灭敌人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另外约有50000越南平民伤亡,在当时越南全民皆兵的情况下,可算作战斗人员伤亡)。但是我们也为胜利付出了27000人伤亡的代价,其中阵亡将士为6000多人,负伤战士为21000人。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军事

    我要提建议

    军事是与战争、军队、军人有关事务的总称。是军队事务的简称,是与一个国家(或者政权、集体)生死存亡有关的重要事务以及法则。军事是政治的一部分,战争是政治的一种延续,是一国或者集团用暴力手段达到自己目标和目的的方式,而目标和目的往往与利益有关。战争是军事的集中体现,但不是唯一的体现。 军事是以准备和实施战争为中心的社会活动。为了维护中国的主权,中国的领土完整,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不断的强大

    共有115个词条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01 09:33:2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