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杨芬”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杨芬[刚果(布)华裔乒乓球运动员]

    杨芬,1982年7月31日出生于中国湖北省,刚果(布)华裔乒乓球运动员。

    早年曾在湖北省队打球,15岁时转投上海俱乐部,1999年退役返回湖北武汉读书。杨芬在2004年前往刚果(布)执教,2005年转任球员,2007年赢得非洲乒乓球锦标赛女单和混双冠军,同年又在全非运动会赢得女单冠军。7月22日,非洲乒联确认杨芬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的参赛资格。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经历/杨芬[刚果(布)华裔乒乓球运动员] 编辑

    杨芬 杨芬

    新华网阿尔及尔7月22日电(记者林建 杨周杰)非洲乒联22日公布了非

    洲区获得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比赛资格的名单,原中国乒乓球队员、现代表刚果(布)参赛的杨芬榜上有名,获得参加北京奥运会乒乓球赛的资格。

    非洲乒联在第九届全非运动会乒乓球项目比赛21日全部结束后公布了这份名单,获得非洲区参赛资格的运动员男、女各6名。非洲由此成为被过滤广告

    第一个公布北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参赛资格的大陆。

    杨芬是从上海队退役的老队员。在此次全非运动会乒乓球项目的比赛中,杨芬除了获得女单冠军外,还与队友萨卡·苏拉祝联手,获得混双冠军,为刚果(布)代表团夺得全非运动会开幕仅有的两枚金牌。苏拉祝也获得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资格。

    在本届全非运动会上,非洲乒乓球强国尼日利亚获得4枚金牌,分别是男单、男双、女双和女子团体。埃及队获得男团冠军。

    在获得非洲区参赛资格的另外10名球员中,尼日利亚有男、女各两名球员榜上有名,分别是男选手塞贡·托里奥拉、 蒙代·米奥托汗以及女选手博斯·卡弗、塞西莉亚·欧菲昂。埃及队有3名选手获得参赛资格,包括两名男选手赛义德·拉欣和阿布杜-马萨德以及女选手沙伊玛·阿布杜-阿齐兹。突尼斯有两名女选手获得资格,分别是内斯林·贝尔卡海尔和萨法·赛达尼。本届全非运动会东道主阿尔及利亚的男选手埃·库塔也拿到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杨芬说,选择乒乓球也许是一个错误,因为中国的天才实在太多,出头实在太难。笑了笑,杨芬又说,她是幸运的,中国乒乓队有那么多的高手,也没几个人参加过奥运会,而如今她却实现了这个无数同行们遥不可及的梦想。

    2007年7月,第九届全非运动会在阿尔及利亚举行,代表刚果(布)乒乓球女队出赛的杨芬,已不败的战绩夺取女单冠军,并因此获得了非洲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从默默无闻,到实现梦想。那一瞬间,25岁的漂亮武汉女孩杨芬,就像灰姑娘一样演绎了一出美丽的童话,不由得令人感叹,人生有时就是这样的奇妙。

    10月8日,刚刚以非洲冠军的身份参加完女乒世界杯的杨芬,在回到武汉的第三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那段充满艰辛而又神奇的乒乓球之旅。

    乒乓之路,波折不断

    杨芬1982年出生,家住汉阳郭茨口。6岁那年,还在二桥小学读一年级的杨芬,意外中被学校的乒乓球队教练看中了。“我从小个子就很高,上课时都坐在最后一排,可能是觉得我的身体条件不错,适合搞运动,所以教练选中了我。”身高1米70的杨芬,在女孩子中绝对属于“高人”,再加上她纤瘦的体形和漂亮的脸旦,在外表上,杨芬和运动员简直扯不上关系,反倒像T台上抢眼的摩登女孩。不过,在杨芬美丽身影的背后,却是一条充满坎坷的乒乓之路。

    从1988年开始打球起,杨芬由于种种原因不得已数次转学、数次改投门弟。单洞门、燕马巷、新华路的乒乓球球馆里,都曾留下过她小小的足迹。1993年,11岁的杨芬被武汉体院乒乓球队看中,同年进队,结束了漂泊的乒乓启蒙之旅。在体院埋头苦练了两年后,1995年,杨芬又选择加盟了上海浦东俱乐部队,从而又开始了她的异乡漂泊。“小时候打球我从不喊苦喊累,很多人觉得这条路不好走,我也知道,中国打乒乓球的人那么多,世界冠军就那么几个,我没有对自己有太多苛刻的要求,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了。“虽然长年累月的努力,最终没有让杨芬收获出人头地的成绩,不过正是这种生活上的厉练,在无形中令杨芬变得更加乐观、更加坚强。

    杨芬 杨芬

    1999年,杨芬告别了她的专业乒乓球生涯,回到武汉,进入中国地质大学读书。 在大学的乒乓球队里,杨芬是绝对的主力军,她代表地质大学参加过两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04年,杨芬大学毕业,进入了武汉市水务集团工作,一向重视乒乓球运动的水务集团,有一支集结着众多省队、甚至国家队高手的乒乓球队,杨芬也因此得以延续与乒乓球的缘分。尽管如此,参加工作后的杨芬已经无法将精力都花在乒乓球上,她开始渐渐的疏远这项她喜爱的运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突然其来的邀请,再次改变了杨芬的命运。

    2007年7月,第九届全非运动会在阿尔及利亚举行,代表刚果(布)乒乓球女队出赛的杨芬,已不败的战绩夺取女单冠军,并因此获得了非洲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从默默无闻,到实现梦想。那一瞬间,25岁的漂亮武汉女孩杨芬,就像灰姑娘一样演绎了一出美丽的童话,不由得令人感叹,人生有时就是这样的奇妙。

    10月8日,刚刚以非洲冠军的身份参加完女乒世界杯的杨芬,在回到武汉的第三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那段充满艰辛而又神奇的乒乓球之旅。

    杨芬经过短暂的考虑,并在得到了水务集团领导的支持下,欣然接受了。就这样,杨芬又开始了一段更远、更为神奇的异乡漂泊。

    刚果(布)地处南非,由于以前曾是法国的殖名地,所以这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将法语当成主语。刚果(布)和战乱中的刚果(津)仅邻着一条河。杨芬说,夜里睡觉时她经常能够听到邻国的枪声。长年的战乱以及自然灾害,使得大部份非洲国家都很贫穷,刚果(布)也不例外。谈起在刚果的生活经历,杨芬用一个字形容出她的感受:苦!

    她说:“即使在首都布拉柴维尔,停水停电也是经常的事情。白天基本上没水用,晚上即使有水,也没有热水,非洲人过惯了热天,喜欢冲凉水。但我无法习惯,所以只有自己用热得快烧水洗澡。”

    基本生活没有保障,也就更不要奢谈娱乐生活了。杨芬说,刚去的头一年,一到晚上就极度无聊,由于语言不通,无法跟当地人进行交流,天天只有把自己关在房里看书、学法语、或是用自己带去的DVD看看碟子,打发时间。

    生活水平不高,对于吃过苦的杨芬来说完全可以忍受。不过,水土上的不服带来的疾病困扰,却折磨得杨芬很惨。

    杨芬告诉记者,非洲大陆流行很多疾病,所以中国政府要求每个出国人员出去前必须接受三针疫苗,防止疾病。但即使如此,杨芬还是没逃过这个劫难。“刚去没多久,就被蚊虫叮了一口,留下一个大疤”,说着,杨芬拎起裤腿给记者看,虽然已经过去两年,小腿上的那块疤痕还清晰可见,“没过一天,我就混身打摆子,开始发烧,一经检查,我患上了疟疾。”疟疾这种病在非洲十分常见,严重性可大可小,救治不及时甚至可能丢命。还好,杨芬经过紧急的治疗后,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不过令杨芬没没想到的是,在非洲生活的日子里她居然三次染上此病,“太痛苦了,简直是种折磨。”

    非洲的困难生活没有击垮坚强的杨芬,一旦走上乒乓球的舞台,所有的不开心就会一扫而空,杨芬就是刚果人民眼中的乒乓巨星。

    2006年,杨芬在执教了刚果队一年后, 应对方的再三要求,她将身份转变成为运动员兼教练员,杨芬至此成为了刚果乒乓球历史上第一位加盟的中国球员,开始代表刚果队出赛。同年的非洲国际邀请赛,杨芬初出茅庐就拿到了女单冠军,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杨芬 杨芬

    2007年3月,杨芬在非洲锦标赛上所向披靡,勇夺女单冠军,这也是刚果 乒乓球队历史上的第一枚洲际大赛金牌。“非洲球员百分之九十都打横拍,对我这个中国传统的直拍选手她们相当不适应,特别是对我的前三板小球技术几乎没辙,所以大部份的比赛,我都可以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乒乓球运动还算不上发达的非洲,杨芬对于自己的实力相当的自信。

    2007年7月,在第九届全非运动会上,杨芬再次拿到女单冠军,也借此拿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不久,杨芬就与同样创造奇迹、获得非洲冠军的刚果男足,一同受到了刚果总统的亲自接见。这个中国女孩已然成为了全刚果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事业上的成功,也令杨芬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不少在刚果工作的中国人开始认识这位老乡,并帮助她解决了不少生活上的难题,“刚去的时候不会做饭,煎蛋、蒸蛋,西红柿炒蛋,天天就只会拿鸡蛋做文章,”杨芬带着自嘲的口吻开心地笑着说,“后来在中国老乡们的指导下,我开始学会包饺子、炒牛肉、烧鸡子等不同品种的菜,我做菜的手艺,那比一般人强多了,不信几时我做给你尝尝。”说这话时,杨芬的脸上得意得一塌糊涂。

    杨芬已经没有长驻刚果了。因为要打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刚果那边的训练对手和质量无法跟上,所以杨芬只能选择回武汉,跟着武汉队进行专业系统的训练。对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杨芬十分地期盼,“参加奥运会多不容易呀,而且这届奥运会还是在中国举行,你说我的火是不是蛮好呀?”开朗的杨芬说话总是很直爽,“以我的训练强度和训练条件,实在无法与强手抗衡,所以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参与,我不会在意成绩。”

    “那你可以安心在家训练了,不需要再去非洲吃苦了。”记者对杨芬说。杨芬没有停留,没有考虑,认真地说:“我还是会抽时间过去几次,毕竟我还是刚果女乒的一员,她们也还需要我。”

    职业生涯/杨芬[刚果(布)华裔乒乓球运动员] 编辑

    北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单第一轮在北京大学体育馆举行。

    一名长着东方面孔的球员正在挥拍激战,球衣上写着她代表的国家:刚果(布),以及一个很中国化的名字——杨芬。赛后,当失利的杨芬走到混合区接受采访时,记者才得知,26岁的漂亮女孩杨芬是一名从武汉走出去的“海外兵团”,有着教练兼队员的双重身份。

    图发展赴非洲任教头

    1:4打完女单第一轮,杨芬被淘汰出局,但这并未影响到她的心情。“我对罗马尼亚球员的打法不适应,平时在刚果(布)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对手训练。”

    一口纯正的汉腔,杨芬一下子拉近了与记者的距离。

    对于杨芬可能很多人会感到陌生,但提起她的启蒙老师,那可是大有来头:朱达仁,汉城奥运会冠军陈静的恩师。6岁那年,杨芬师从朱达仁,1995年加入到上海浦东俱乐部,并在1996年全国青少年乒乓比赛中获得女单冠军。”杨芬透露:在那场比赛中,后来大红大紫的郭焱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不过,此后杨芬的乒乓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从上海队退役后,杨芬先到中国地质大学完成学业,后加盟武汉市水务集团做文员,在集团旗下的乒乓俱乐部重拾球拍……几番努力,杨芬始终不能进入国字号球队的行列,也没有获得参加世界级大赛的机会。2004年底,在武汉体院一名教练的推荐下,杨芬远赴非洲,作为支教人员担任刚果(布)国家女子乒乓球队的主教练。

    受到总统的接见

    即便过去好多年,回忆起在刚果(布)女乒国家队的首堂训练课时,杨芬仍然笑开花:我一共有二十多名队员,虽说号称是国家队,但她们打球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跳舞,连基本的动作要领都不懂。

    没有翻译,杨芬就先把动作姿势摆出来,然后让队员“看图说话”。4年中,杨芬通过手把手的指导,硬是将一个“只有我国业余体校水平的国家队,提升到具有市级专业体校的水准”。

    2005年,杨芬取得刚果(布)国籍

    考虑到杨芬的水平可以“打遍非洲无敌手”,刚果(布)乒协要求她既当教练又当队员。非洲乒乓锦标赛上,杨芬挥拍上阵,为刚果(布)取得历史最好成绩:团体第三、混双冠军、女单冠军。比赛结束后,杨芬在该国总统府受到了总统的接见。2004年7月,杨芬获得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资格。这是刚果(布)乒乓球队首次派队参加奥运会。

    精砺球技多次回武汉

    “这些年来,我虽说是跟着刚果(布)的男乒国家队员一起训练,但是他们的水平不高,状态难以保持。”无奈之下,杨芬近两年多次回国,在武汉市体校、武汉水务集团乒乓俱乐部训练。“如果没有回国的训练,估计我的水平都会下降了。”

    逆水行舟,杨芬止步于北京奥运的第二轮。

    走出赛场,杨芬的脸上充满微笑。“我是来享受奥运会的,能赢一场是一场。”不过,享受乒乓的杨芬,在北京奥运会也留下一个小小的遗憾。“这次奥运会上,我蛮想跟中国队的高手分在一起,特别是王楠、张怡宁。不是想击败她们,主要是想跟这些高手学习一下。”不过九月份,杨芬将赴马来西亚参加世界杯。“那个时候,中国队的3个高手王楠、张怡宁和郭跃要分到不同的小组,我应该有跟她们碰面的机会。”杨芬充满期待。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8 15:25:3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