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杰尼亚

    杰尼亚(Zegna)是世界闻名的意大利男装品牌,最著名的是剪裁一流的西装,亦庄亦谐的风格令许多成功男士对杰尼亚(Zegna)钟爱有加。多年来,杰尼亚(Zegna)品牌一直是众多社会名流所青睐的对象,杰尼亚(Zegna)不追求新奇的款式和华丽的色彩,以其完美无瑕、剪裁适宜、优雅、古朴的个性化风格风靡全球。杰尼亚(Zegna)品牌除西装外,现已开拓了毛衣、休闲服和内衣等男装系列。迄今,杰尼亚(Zegna)已在巴黎、米兰佛罗伦萨、东京、北京、上海、长春、大连等世界服装名城开设了220家专营店。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杰尼亚 外文名: Zegna
    组织形式: 外商独资 创建时间: 1910年
    总部所在地: 意大利 经营范围: 男装
    创始人: 埃尔梅内吉尔多.杰尼亚 成就: 全球十大顶级时尚品牌
    标识: 是个性与艺术性完美组合的作品

    目录

    简介/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Zegna中文名:杰尼亚,全名是:Ermenegildo Zegna。Zegna是意大利语,很多 Zegna的粉丝却常常将其发音搞错,其正确发音:ZANE-ya。

    杰尼亚 (Zegna) 是世界闻名的意大利男装品牌,最著名的是剪裁一流的西装,亦庄亦谐的风格令许多成功男士对杰尼亚 (Zegna) 十分青睐。杰尼亚 (Zegna) 的标识:简洁的“Ermenegildo Zegna”显得非常有都市味。

    杰尼亚是男装中的极品之一,是个性与艺术性完美组合的作品,为了尽量满足在新千年中越来越多的服装个性化要求,杰尼亚在今季仍专门提供量体裁衣的服务,上乘的面料通过高级制作师的精心雕琢,细致剪裁,周到呵护至每个细节,穿着舒服。他将传统工艺和现代智慧有机地结合,使杰尼亚特有的梦幻般的面料把男装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1]

    品牌历史/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1910年,不到20岁的埃尔梅内吉尔多·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在意大利比耶拉开了一间手工纺织作坊。最初这间简陋的作坊,只能生产一些小块的羊毛面料。后来事业有所发展后,杰尼亚就召集流落街头的纺织技工,开始生产精细的羊毛面料,与垄断全球精羊毛市场的英国人展开竞争。埃尔梅内吉尔多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继承了家族企业。他们齐心协力向成衣市场进军,在创造一流品质纺织面料的同时,又推出杰尼亚品牌男装,并把发展目标定位在世界顶级男装市场。在面料经营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拥有自己的纺织厂,使杰尼亚很快就成长为意大利男装行业中的领头羊。

    杰尼亚服饰一向精致无瑕,优雅古朴。长期以来,杰尼亚从不追求新奇的款式和华丽的色彩,而是凭借精美的面料,无与伦比的剪裁以及极高的制作品质享誉世界。

    从20世纪80年代起,杰尼亚集团开始进行纵深拓展,并在经营规模上走向国际化。目前,杰尼亚集团在西班牙和瑞士的分部全面负责新产品的研制及开发,并且在全球拥有近200家总分店和上千家零售店。杰尼亚每年的销售额,已经占据世界高档男装市场份额的30%以上。

    “奢侈品服装品牌杰尼亚(ZEGNA),它对品质与信誉的要求几近苛刻。”品牌专家惠泽正对《财经时报》表示,“杰尼亚对品牌的建设,就像一位艺术家对待自己的作品一样,充满感情,倾尽一切。”是给自己的艺术加分,而不是加水分。这是一名真正的艺术家的做法。

    当然,奢侈品品牌的建设也是这样——不是给品牌添水分,而是减少水分。杰尼亚从选材到制作等过程中,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一个著名品牌成长的过程。

    选材艺术/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杰尼亚全球限量版西服,价格高达13万元。据说这种限量版的杰尼亚西服,是用12-13微米的羊毛精纺而成,用肉眼看甚至比丝绸还要薄,由意大利设计,并根据面料对气候的要求在瑞士制作,纽扣采用兽类最坚硬的角质做成,而想要这样的西服,还需要耐心等50天左右的时间。

    杰尼亚服装用料一向考究,甚至让人觉得过于奢侈:澳大利亚的美丽奴羊毛、南非马海毛、中国内蒙古的羊绒、江浙的丝绸等等,全是当地最好的原料。

    杰尼亚对完美的追求是:将精致的风格织入面料,以及从不会让顾客感到失望。纯棉,加入弹性纤维的棉,棉、麻混纺等面料被自然完美地结合。羊毛、真丝混纺,High Performance 面料(杰尼亚的注册面料之一),Trofeo面料,羊绒、棉混纺以及新推出的羊毛和竹纤维所制成的面料让人耳目一新。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面料十分轻便。让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牛仔布也如同羽毛般的轻盈。

    精良品质/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一套穿过的西装,放回衣柜衣架挂上6天,西装上的褶皱就会自然拉平,看上去就和刚刚熨烫过的一样。这种精良的面料和制作工艺,可能只有杰尼亚品牌羊毛西装才能够做到。

    面料的整理十分精致,创造出闪光的丝绸质感,经过丝光处理的棉制品和轧光后的亚麻布所制成的既优雅又舒适的服装。

    杰尼亚品牌为消费者提供了很多的选择余地,包括最为高级华丽的Napoli Couture系列——由手工制作,适合正式商务场合的服饰;sartorial系列,则提供了更多的经典款式的选择。新一季的杰尼亚服饰创造出了更为现代的观念,都市感觉和Zegna Sport 系列,则为上班族们在周末时提供更为休闲的服饰。

    在每年更新的时装系列中,杰尼亚已经与顾客形成了相互信赖的稳固关系。杰尼亚对品位与质量的保证,可以在生产过程中对每一个细节进行控制。正因为品质超群,它所吸引的消费者包括了各国政界名流和世界各地的明星。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英国王子查尔斯好莱坞影星克拉克纷纷以杰尼亚表明身份时,世界上追求“上进”的成功男士们对它的疯狂往往超过fans。因此,在纽约东京巴黎悉尼的大公司会议室里,经常会出没身着“杰尼亚”男士的现象就很好理解了。

    经营困惑/杰尼亚 编辑

    退一步,是价格优势的丧失;进一步,是高贵血统的稀释。该和中国制造保持怎样的距离,成为了杰尼亚反复掂量的命题。 

    中国人竟然不接受在中国制造的奢侈品,这让Giorgio Delpiano感到很困惑。他是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公司常务董事、全球战略联盟CEO。 
       
    “中国产的杰尼亚在中国市场的接受程度竟然比欧美市场还要低,既有意大利的设计,又能支持本土制造,价格也更加合理,我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说。 

    事实上,他应该知道,他所供职的这家意大利顶级男装品牌售卖的不仅仅是设计、质地工艺,还意味着品味和身份。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定制一套手工杰尼亚全球限量版西服需要13万元人民币。工匠们精纺的是12到13微米的羊毛,制成品用肉眼看来甚至比丝绸还要细密。面料对气候有要求,需要远赴瑞士加工。意大利顶级技师量体裁制,就连纽扣都是兽类最坚硬的角质做成的。整个制作流程长达50天。 

    家业百年,意大利小镇上的祖孙三代都为自己做手工,则是杰尼亚时常提及的文化部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英国王子查尔斯等都曾在公开场合以杰尼亚示人,这是能够吸引媒体的轶事。 

    杰尼亚就这样与“高贵”扯上了关系,和杰尼亚合资成立了夏梦·意杰服饰有限公司的温州商人陈孝祥说:“在中国40%到50%的顾客购买杰尼亚西装是为了当作礼物送人。”  

    在中国的新富阶层的概念中,要表现自己非凡的品味与身份,“意大利原产”和“杰尼亚”两个符号缺一不可。而“中国制造”显然于这种品味和身份的表述有损无益—这四个字更容易让人想起廉价的鞋帽和内衣。《环球奢侈品报告》2007年的统计显示,86%的中国顾客会因为奢侈品牌标有“Made In China”的字样而不愿继续购买。 

    这让那些意图在中国寻找代工厂的奢侈品牌们不得不小心从事。自由撰稿人、服装业观察人士锐泓说,不少奢侈品牌对在中国代工的事情讳莫如深,可实际上它们的成衣不少是从东莞和温州一些戒备森严的车间里诞生的。这些车间的工人不能和外界擅自联系,商标数量更是每天清点。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全球总裁Patrick Thomas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干脆表示,绝对不可能把生产环节放到中国来。 

    但是诱惑又是如此巨大。“光是人工的费用,意大利就是中国的20倍,作为一家趋利企业来说,选择中国生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锐泓说。 

    杰尼亚的胆子更大一些。事实上,无论在中国开店,还是在中国采购,杰尼亚都算是较早就开始“吃螃蟹”的品牌。 

    1980年代,杰尼亚为寻找全球最好的山羊绒和丝绸来到中国,没想到此行的最大收获是发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1991年,杰尼亚在北京王府井(21.55,0.60,2.86%,吧)饭店开出了第一家专卖店。在那个时代,中国人心中的奢侈品牌还是Pierre Cardin(皮尔·卡丹)、Crocodile(鳄鱼)。杰尼亚几乎成了天外来客,8000元外汇券一套的杰尼亚西装,几乎等于一个中国普通工人三年的全部收入。 

    随着对中国制造能力的逐步了解,2002年杰尼亚开始尝试在东南沿海采购一些休闲类产品。此时中国舆论也开始关注奢侈品里的中国制造。Burberry、Coach等品牌公开在中国设厂一度成为业内瞩目的新闻,随后,Armani、Chanel等品牌也卷了进来。它们所激起的争议,仍是“高贵”和“廉价”两种理念的奇异连接。 但这家店的开设显然选对了时间,对于中国市场,杰尼亚就此拥有了让同业者艳羡的敏感触觉,这让杰尼亚成为在中国销量最大的顶级男装品牌之一。2007年底,杰尼亚在中国内地拥有了近60家门店,整体销售收入大涨了38%,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国市场逐渐超越日本成为杰尼亚全球第二大市场。 

    对此,Delpiano认为,像T恤这类产品,中国的设计、制造、服务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杰尼亚如果不在中国采购,就会丧失市场竞争力。”他举例说,Gucci没有在这类产品上选择中国制造,直接导致其T恤等休闲类产品销量萎缩。  

    事实上,以出售面料起家的杰尼亚本身的制造实力也很雄厚,它自己在时装界拥有不少合作伙伴。一些重要的设计师品牌如Armani、Versace、Gucci等都会将部分产品交由杰尼亚代工,这让杰尼亚拥有了西班牙罗马尼亚墨西哥等遍布世界各地的代工厂。  

    2003年,Delpiano来到中国,试图物色一个中国的合作伙伴。在探访了千余家工厂后,他看中了陈孝祥和他的夏蒙服饰有限公司,随即入股50%,在原夏蒙工厂的基础上重新改造,成立合资公司夏梦·意杰。“直到今年,我们代工的量仍占夏梦·意杰超过3亿元总销售额的60%。”夏梦·意杰市场销售总监陈建伟说。 

    当夏梦·意杰迎来5周年庆的时候,杰尼亚方面已经没有了刚成立时的扭捏,不仅负责整个庆祝仪式筹划组织,还让公司董事们站到了台上,任由合资品牌“借光”。

    Delpiano说:“5年前舆论认为我们会让夏梦完工我们的正装,时间证明,他们错了。”在他的描述中,杰尼亚赖以生存的正装系列不会搬出意大利,因为价格因素对杰尼亚正装顾客的影响微乎其微。反倒是印着中国制造标签的产品需要降价,因为谁都知道在中国采购便宜。“如果迁移那些有品牌忠诚度的系列,售价的下跌不会比成本削减来得慢,这么做是愚蠢的。” 

    不能不选择中国制造,又不能太过亲密,如何保持这种距离感,杰尼亚想到的办法是,首先区分产品线,正装系列包括皮鞋、衬衣等多放在原产地小心呵护;毛衣、T恤等休闲系列则有近50%的产品件数是从中国采购。原来在意大利的品类能不动就不动,新增产品线则可以考虑放到远东。 

    其次是定价策略。从中国采购的商品,会在考虑采购价、运费的前提下,适当下调售卖价格。Delpiano把这类产品的目标客户定位为“实用型客户”,他们信任杰尼亚品牌,却并不认为高价格是保证品质的手段。

    质量控制方面,在把版样给代工厂之前,杰尼亚会派驻两到三名技师常驻工厂监督流程培训工人。在产品出来后,会有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专项测试。“杰尼亚遴选严格,代工厂的淘汰率很高。”锐泓说。

    同一个版型的衣服在中国制造到底能否媲美意大利制造?Delpiano的答案是,针对产品的不同会有区别。T恤等产品差别不大,而西装等对工艺要求较高的产品,就会有一些不同。工匠的素质和对手工业的专业程度,还是意大利人更胜一筹。即便是同一道工序,在意大利本土生产也会用一些更精细的处理手段。 

    “如果去世界各地的门店看一看,两千件杰尼亚服装中可能有四十件是中国制造的,”Delpiano敲着额头,“董事会要反复丈量‘警戒线’的位置,根据经济形势的不同,这条线会发生变化。”

    杰尼亚杰尼亚
    既然在正装上面无法“自降身价”,不如干脆在中档市场上再推出一个品牌。在扮演代工厂角色5年以后,夏梦·意杰开始推出自己的品牌“夏蒙”。“据我所知,这是杰尼亚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助推代工厂的自有品牌。”陈建伟说。

    推广合资品牌的基调在5年前就已经定下。合资伊始,夏梦·意杰就引进了杰尼亚推荐的ERP系统和物流配送系统。借由代工订单的实际操作,夏梦·意杰开始磨砺加工工艺。一套西装的工序由普遍的200多道增加为380道。合理的轮班制度,让手工制作时间延长了一倍多。项目质监也增加了频次和密度。

    夏梦·意杰的核心团队几乎全是杰尼亚的旧臣,曾在杰尼亚服务15年,负责跨国业务运作的全球副总裁Silvio Galimberti被聘为公司CEO。财务总监、工厂经理也全部来自杰尼亚。陈孝祥则出任公司董事长

    2005年,夏梦·意杰还将杰尼亚风格设计师Leo Rogna和范思哲的设计师Christophe Fortis招至麾下,以保证新品的原创性和设计理念的延续。3年中,国外设计师渐成主导,夏梦·意杰也开始在自己品牌的服饰中采用更多的高级面料,西装价格也由夏蒙时期的2000元到4000元调整到了5000到10000元,栖身于中国高档、国际中档品牌的价格层次中。

    此时,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抵触情绪也出现了软化。《华尔街日报》在2008年的一篇奢侈品报道中称:“5年前,如果衬衫不是在英国或意大利制作的,就不会被视为上品。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等到合资品牌推出时,恰逢2008年次贷危机蔓延。开始精打细算的人们首先砍掉的开支自然是奢侈品消费。据美国《传媒业通讯》统计,进入12月,美国一半以上高端消费者削减了奢侈品消费。该月份,美国市场的奢侈品牌在杂志广告上的投放同比下跌22%。

    杰尼亚也无法独善其身。据Delpiano透露,公司最近3个月的销量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积压的库存会让明年的第一季度非常难过,新品也不敢过多推出。2008年的销售额预计只比2007年增加7%,在2008年二季度刚结束时,公司对此指标预期还定在了两位数上。 

    这让杰尼亚更看重夏蒙品牌。Delpiano说,合资品牌的产品线完全和杰尼亚一样,但受众不重合。夏蒙的价位恰好在正装领域弥补杰尼亚的空白,“就像走钢丝节目下面的保护网,有人往下掉了一个层次,也能被杰尼亚的合作品牌接住。”

    2008年中期,陈孝祥和杰尼亚高层讨论夏蒙的品牌战略时,主张尽早将合资品牌推向国际市场;意方则认为应该缓行,夏梦·意杰需要在中国市场上验证自己的品牌、质量和服务,再向国际推广。

    最后,迈出国门的时间被初步定在了2010年,米兰、巴黎、伦敦成为了店址的选择范围。为了和品牌形象相符,夏蒙开始效仿国际一线品牌在国内推广高级量身订做服务。而现有80多家门店中只有9家直营店的情况也将改变,夏梦·意杰决定在5年内将夏蒙直营店扩充至50家。

    品牌定位/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Ermenegildo Zegna是核心品牌,定位于35岁至55岁有品位有格调的男人,以出售高级正装和私人定制为主,诉求意大利风格、珍稀面料、品质考究、恒久优雅和奢华现代。然而,一套西服13万元人民币的售价毕竟贵得有点离谱,从而直接导致其消费群体相对有限,于是杰尼亚向下推出了定位略低的Z Zegna系列;


    Z Zegna产品较为时尚,风格介于绝对正装和绝对休闲装之间,定位于25岁至40岁的年轻消费群体。当然,价格要比Ermenegildo Zegna便宜很多;


    Zegna Sport系列是杰尼亚为消费者在休闲运动场合所提供的选择;


    Agnona为杰尼亚旗下的独立女装品牌,是杰尼亚为了切入女装市场,于1999年收购意大利著名的女装品牌,价格亦不菲。


    此外,杰尼亚还推出了内衣、香水、眼镜、腕表、鞋、皮具、领带等。尽管这些产品在杰尼亚整体销售中比例不大,但是形成了杰尼亚“打造完整男士系列着装”的概念。

    董事长/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Paolo Zegna(保罗·杰尼亚),是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的亚洲市场及集团人力资源事务。并担任Lanificio Ermenegildo Zegna&Fegli S.p.A.及 Lanerie Agnona S.p.A纺织分部的总裁;Idea Biella公司总裁;


    意大利时尚联合会主席以及Centro di Firenze per la Moda Italiana 及Pitti Immagine组织的董事会成员。


    意大利有两条命脉:一条是点亮全世界且不可复制的艺术灵魂,另一条就是支撑国家经济身躯的时尚产业。灵与肉的完美结合,让意大利充满着强烈的诱惑力。Paolo Zegna,一个典型的意大利男人。这个姓氏你一定并不陌生,没错,他就是意大利顶级男装Ermenegildo Zegna的家族继承人,这个企业也是意大利经济骨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直至今天,Paolo Zegna仍为其祖父感到无比骄傲——在杰尼亚创始之初,祖父便将独一无二的创新、领先世界的技术、全球化的视野和运营视为企业之根本。而作为杰尼亚第三代CEO,在全球人员、信息和资金流动远超过以往的今天,Paolo Zegna全部身心所投入的,是将枝繁叶茂的杰尼亚全球化拓展推向新的极致。

    继承全球化拓展之路

    当身材高大的Paolo Zegna走进上海恒隆广场杰尼亚专卖店准备接受专访的时候,他摘下墨镜,双眼迅速巡视这家4月才开张的新专卖店,随后绽出灿烂的笑容。的确,从1991年第一家专卖店在北京王府饭店开张至今,13年不到的时间里,杰尼亚在中国开设了42家杰尼亚专卖店——“攻城略地”如此迅速无法不让他感到高兴。不过, Paolo觉得今天的杰尼亚仍然在祖父开辟的道路前行,用一句中国成语来形容他所做的,就是“萧规曹随”。


    Paolo的祖父Ermenegildo Zegna出生于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区小镇Trivero,20岁时继承了父亲的小小纺织作坊,1910年创立了杰尼亚,当时公司只有三台羊毛纺机。而且当时的面料市场被来自英格兰、苏格兰的产品所主宰。初生牛犊不畏虎,年轻的Ermenegildo Zegna矢志开创意大利纺织工业史的传奇。


    首先,他将主打产品定位于高品质的男装面料上,其次从原料市场收集最好的羊毛,运用最先进的技术生产天然优质纺织品,然后第一个用自己名字做商标来销售高级面料,此后不断推广品牌。Ermenegildo致力于产品和营销创新,扭转乾坤,使杰尼亚在世界范围成为优质高级男装面料的代名词。“1938年,以我祖父姓名为品牌的产品出口40个国家,杰尼亚在第一代创始人手中就实现了全球化,”Paolo自豪地说。


    1960年,Ermenegildo的两个儿子Angelo和Aldo继承父业。共同担任CEO的兄弟俩领导公司将产品由面料向成衣延伸,并把男式服装的发展路线定位于世界顶级男装市场。杰尼亚不追求新奇的款式和华丽的色彩,以其完美无瑕、剪裁适宜、优雅、古朴的个性化风格征服消费者。接着又逐步开发了针织、配饰及运动装系列。


    1989年,Paolo和堂兄弟共同从父辈手中接管每年营业收入过亿美元的家族生意。如今,成为世界男装潮流领导者的杰尼亚年产200万米纺织面料、35万套套装、100多万件运动装和150万件各式服装配件。


    Paolo1956年出生于意大利都灵,从小被家族作为杰尼亚接班人进行培养。Paolo大学就读日内瓦大学的经济和社会学专业,毕业后在杰尼亚集团的休闲服业务、纺织品业务、生产、组织、营销各个领域部门担任不同职务,经受历练,最终顺利接班。


    杰尼亚第三代登台亮相后,集中精力将杰尼亚于20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布局的全球生产营销网络编织得更臻完善。Paolo说,担任CEO15年来,他绝大部分时间在全球旅行奔波,与当地市场的经理们共同努力提高业绩、加强杰尼亚品牌的领先地位,更重要的是寻找新的市场、新的机会。在欧美市场日益饱和的情况下,经济欣欣向荣、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印度作为令人振奋的新兴市场跃入杰尼亚的视野。


    首家概念店
    意大利男装品牌Ermenegildo Zegna已证实计划在上海卢湾区力宝广场新开一家全球概念店,这是Zegna首次在中国大陆地区开概念店。新的商店将成为继米兰、纽约、新宿和香港之后,Zegna第五家全球概念店,该店由建筑师Peter Marino设计。正在建造中的新店占地约1100平方米,预计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之前能够完工。Zegna在86个国家共有525家outlets。

    经营困惑/杰尼亚 编辑

    杰尼亚杰尼亚
    退一步,是价格优势的丧失;进一步,是高贵血统的稀释。该和中国制造保持怎样的距离,成为了杰尼亚反复掂量的命题。


    中国人竟然不接受在中国制造的奢侈品,这让Giorgio Delpiano感到很困惑。他是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公司常务董事、全球战略联盟CEO。


    “中国产的杰尼亚在中国市场的接受程度竟然比欧美市场还要低,既有意大利的设计,又能支持本土制造,价格也更加合理,我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说。 事实上,他应该知道,他所供职的这家意大利顶级男装品牌售卖的不仅仅是设计、质地和工艺,还意味着品味和身份。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定制一套手工杰尼亚全球限量版西服需要13万元人民币。工匠们精纺的是12到13微米的羊毛,制成品用肉眼看来甚至比丝绸还要细密。面料对气候有要求,需要远赴瑞士加工。意大利顶级技师量体裁制,就连纽扣都是兽类最坚硬的角质做成的。整个制作流程长达50天。


    家业百年,意大利小镇上的祖孙三代都为自己做手工,则是杰尼亚时常提及的文化部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英国王子查尔斯等都曾在公开场合以杰尼亚示人,这是能够吸引媒体的轶事。


    杰尼亚就这样与“高贵”扯上了关系,和杰尼亚合资成立了夏梦·意杰服饰有限公司的温州商人陈孝祥说:“在中国40%到50%的顾客购买杰尼亚西装是为了当作礼物送人。”
    在中国的新富阶层的概念中,要表现自己非凡的品味与身份,“意大利原产”和“杰尼亚”两个符号缺一不可。而“中国制造”显然于这种品味和身份的表述有损无益—这四个字更容易让人想起廉价的鞋帽和内衣。《环球奢侈品报告》2007年的统计显示,86%的中国顾客会因为奢侈品牌标有“Made In China”的字样而不愿继续购买。


    这让那些意图在中国寻找代工厂的奢侈品牌们不得不小心从事。自由撰稿人、服装业观察人士锐泓说,不少奢侈品牌对在中国代工的事情讳莫如深,可实际上它们的成衣不少是从东莞和温州一些戒备森严的车间里诞生的。这些车间的工人不能和外界擅自联系,商标数量更是每天清点。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全球总裁Patrick Thomas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干脆表示,绝对不可能把生产环节放到中国来。


    但是诱惑又是如此巨大。“光是人工的费用,意大利就是中国的20倍,作为一家趋利企业来说,选择中国生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锐泓说。


    杰尼亚的胆子更大一些。事实上,无论在中国开店,还是在中国采购,杰尼亚都算是较早就开始“吃螃蟹”的品牌。


    1980年代,杰尼亚为寻找全球最好的山羊绒丝绸来到中国,没想到此行的最大收获是发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1991年,杰尼亚在北京王府井(21.55,0.60,2.86%,吧)饭店开出了第一家专卖店。在那个时代,中国人心中的奢侈品牌还是Pierre Cardin(皮尔·卡丹)、Crocodile(鳄鱼)。杰尼亚几乎成了天外来客,8000元外汇券一套的杰尼亚西装,几乎等于一个中国普通工人三年的全部收入。


    但这家店的开设显然选对了时间,对于中国市场,杰尼亚就此拥有了让同业者艳羡的敏感触觉,这让杰尼亚成为在中国销量最大的顶级男装品牌之一。2007年底,杰尼亚在中国内地拥有了近60家门店,整体销售收入大涨了38%,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国市场逐渐超越日本成为杰尼亚全球第二大市场。


    随着对中国制造能力的逐步了解,2002年杰尼亚开始尝试在东南沿海采购一些休闲类产品。此时中国舆论也开始关注奢侈品里的中国制造。Burberry、Coach等品牌公开在中国设厂一度成为业内瞩目的新闻,随后,Armani、Chanel等品牌也卷了进来。它们所激起的争议,仍是“高贵”和“廉价”两种理念的奇异连接。


    对此,Delpiano认为,像T恤这类产品,中国的设计、制造、服务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杰尼亚如果不在中国采购,就会丧失市场竞争力。”他举例说,Gucci没有在这类产品上选择中国制造,直接导致其T恤等休闲类产品销量萎缩。

    事实上,以出售面料起家的杰尼亚本身的制造实力也很雄厚,它自己在时装界拥有不少合作伙伴。一些重要的设计师品牌如Armani、Versace、Gucci等都会将部分产品交由杰尼亚代工,这让杰尼亚拥有了西班牙、罗马尼亚、墨西哥等遍布世界各地的代工厂。

    2003年,Delpiano来到中国,试图物色一个中国的合作伙伴。在探访了千余家工厂后,他看中了陈孝祥和他的夏蒙服饰有限公司,随即入股50%,在原夏蒙工厂的基础上重新改造,成立合资公司夏梦·意杰。“直到今年,我们代工的量仍占夏梦·意杰超过3亿元总销售额的60%。”夏梦·意杰市场销售总监陈建伟说。

    当夏梦·意杰迎来5周年庆的时候,杰尼亚方面已经没有了刚成立时的扭捏,不仅负责整个庆祝仪式的筹划组织,还让公司董事们站到了台上,任由合资品牌“借光”。

    Delpiano说:“5年前舆论认为我们会让夏梦完工我们的正装,时间证明,他们错了。”在他的描述中,杰尼亚赖以生存的正装系列不会搬出意大利,因为价格因素对杰尼亚正装顾客的影响微乎其微。反倒是印着中国制造标签的产品需要降价,因为谁都知道在中国采购便宜。“如果迁移那些有品牌忠诚度的系列,售价的下跌不会比成本削减来得慢,这么做是愚蠢的。”

    不能不选择中国制造,又不能太过亲密,如何保持这种距离感,杰尼亚想到的办法是,首先区分产品线,正装系列包括皮鞋、衬衣等多放在原产地小心呵护;毛衣、T恤等休闲系列则有近50%的产品件数是从中国采购。原来在意大利的品类能不动就不动,新增产品线则可以考虑放到远东。

    其次是定价策略。从中国采购的商品,会在考虑采购价、运费的前提下,适当下调售卖价格。Delpiano把这类产品的目标客户定位为“实用型客户”,他们信任杰尼亚品牌,却并不认为高价格是保证品质的手段。

    质量控制方面,在把版样给代工厂之前,杰尼亚会派驻两到三名技师常驻工厂监督流程、培训工人。在产品出来后,会有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专项测试。“杰尼亚遴选严格,代工厂的淘汰率很高。”锐泓说。

    同一个版型的衣服在中国制造到底能否媲美意大利制造?Delpiano的答案是,针对产品的不同会有区别。T恤等产品差别不大,而西装等对工艺要求较高的产品,就会有一些不同。工匠的素质和对手工业的专业程度,还是意大利人更胜一筹。即便是同一道工序,在意大利本土生产也会用一些更精细的处理手段。

    “如果去世界各地的门店看一看,两千件杰尼亚服装中可能有四十件是中国制造的,”Delpiano敲着额头,“董事会要反复丈量‘警戒线’的位置,根据经济形势的不同,这条线会发生变化。”

    既然在正装上面无法“自降身价”,不如干脆在中档市场上再推出一个品牌。在扮演代工厂角色5年以后,夏梦·意杰开始推出自己的品牌“夏蒙”。“据我所知,这是杰尼亚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助推代工厂的自有品牌。”陈建伟说。

    合资伊始,夏梦·意杰就引进了杰尼亚推荐的ERP系统和物流配送系统。借由代工订单的实际操作,夏梦·意杰开始磨砺加工工艺。一套西装的工序由普遍的200多道增加为380道。合理的轮班制度,让手工制作时间延长了一倍多。项目质监也增加了频次和密度。

    夏梦·意杰的核心团队几乎全是杰尼亚的旧臣,曾在杰尼亚服务15年,负责跨国业务运作的全球副总裁Silvio Galimberti被聘为公司CEO。财务总监、工厂经理也全部来自杰尼亚。陈孝祥则出任公司董事长。

    2005年,夏梦·意杰还将杰尼亚风格设计师Leo Rogna和范思哲的设计师Christophe Fortis招至麾下,以保证新品的原创性和设计理念的延续。3年中,国外设计师渐成主导,夏梦·意杰也开始在自己品牌的服饰中采用更多的高级面料,西装价格也由夏蒙时期的2000元到4000元调整到了5000到10000元,栖身于中国高档、国际中档品牌的价格层次中。

    此时,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抵触情绪也出现了软化。《华尔街日报》在2008年的一篇奢侈品报道中称:“5年前,如果衬衫不是在英国或意大利制作的,就不会被视为上品。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等到合资品牌推出时,恰逢2008年次贷危机蔓延。开始精打细算的人们首先砍掉的开支自然是奢侈品消费。据美国《传媒业通讯》统计,进入12月,美国一半以上高端消费者削减了奢侈品消费。该月份,美国市场的奢侈品牌在杂志广告上的投放同比下跌22%。

    杰尼亚也无法独善其身。据Delpiano透露,公司自近3个月的销量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积压的库存会让下一年的第一季度非常难过,新品也不敢过多推出。2008年的销售额预计只比2007年增加7%,在2008年二季度刚结束时,公司对此指标预期还定在了两位数上。

    这让杰尼亚更看重夏蒙品牌。Delpiano说,合资品牌的产品线完全和杰尼亚一样,但受众不重合。夏蒙的价位恰好在正装领域弥补杰尼亚的空白,“就像走钢丝节目下面的保护网,有人往下掉了一个层次,也能被杰尼亚的合作品牌接住。”

    2008年中期,陈孝祥和杰尼亚高层讨论夏蒙的品牌战略时,主张尽早将合资品牌推向国际市场;意方则认为应该缓行,夏梦·意杰需要在中国市场上验证自己的品牌、质量和服务,再向国际推广。

    最后,迈出国门的时间被初步定在了2010年,米兰、巴黎、伦敦成为了店址的选择范围。为了和品牌形象相符,夏蒙开始效仿国际一线品牌在国内推广高级量身订做服务。而现有80多家门店中只有9家直营店的情况也将改变,夏梦·意杰决定在5年内将夏蒙直营店扩充至50家。

    店铺地址/杰尼亚 编辑

    【东三省】
    沈阳:万象城,卓展购物中心,桃仙国际机场,久丽
    大连:时代广场
    长春:卓展购物中心,欧亚商都
    哈尔滨:麦凯乐
    【华北区】
    北京:新光天地,国贸商城,银泰中心,金融街购物中心,东方广场,北辰购物中心,燕莎友谊商城,首都国际机场
    天津:友谊商厦,海信广场
    济南:贵和购物中心,银座商城
    青岛:海信广场
    石家庄:北国先天下
    太原:华宇国际
    【华东区】
    上海:恒隆广场,国金中心,外滩18号,梅龙镇广场,友谊商城,力宝广场,虹桥机场T2
    南京:德基广场
    苏州:泰华商城
    杭州:杭州大厦,万象城,湖滨国际名品街
    无锡:八佰伴
    宁波:和义大道
    温州:财富中心,时代广场
    合肥:银泰中心,瑞景名品中心
    【西南区】
    成都:仁和春天百货棕北店,仁恒置地广场,成都国际金融中心
    重庆:时代广场,江北国际机场
    昆明:金格中心,金格时光
    【西北区】
    西安:世纪金花钟楼购物中心、世纪金花高新购物中心,国贸春天
    乌鲁木齐:美美百货
    呼和浩特:维多利国际广场、呼和浩特香格里拉大酒店一楼
    【华南区】
    深圳:万象城
    广州:丽柏广场,白云国际机场,白云国际机场2店
    厦门:马可孛罗酒店,巴黎春天|三亚:丽兹卡尔顿酒店|福州:大洋百货 |南宁:梦之岛古城店,梦之岛民族店
    【华中区】
    武汉:国际广场购物中心,时代广场,新世界百货,天河国际机场T2|长沙:美美百货
    郑州:裕达国贸

    品牌代言/杰尼亚 编辑

    意大利杰尼亚换上可能稍感陌生的墨西哥影星Diego Luna、钢琴家歌手双身分Peter Cincotti,以及足球明星Alberto Gilardino担任最新一季全球形象代言人,共通点是俊俏英挺,意大利公司以“融合Zegna的DNA”直称,算男装最舍得在代言人砸钱的异类品牌。


    精品爱艺术,更爱提携艺文人士,三位新科广告明星各有傲人长才,Diego Luna从公路电影“你他妈的也是”(Y Tu Mama Tambien)窜起,后以“航站奇缘”(The Terminal)及全新“Dirty Dancing:Havana Nights”成为好莱坞新势力,不走剑光血影动作路线,男士不一定注意得到这位明日之星,风花雪月韵事,是曾与年轻貌美的“偷香”女演员Natalie Portman传出诽闻,即可拉抬不少印象分数。

    Peter Cincotti曾以不到21岁姿态,夺下英国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Alberto Gilardino则是继贝克汉和Calvin Klein内衣代言人Freddie Ljungberg,跃上时尚舞台的超man足球明星;三人各有专属代言系列,运动员想当然尔是Sport系列,Diego Luna为Z Zegna,Peter Cincotti则是Sartorial系列。

    所获奖项/杰尼亚 编辑

    2011年4月8日,新京报首届“时尚权力榜”颁奖盛典在京举行,荣获年度男装风尚奖。[2]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6-18
    [2]^引用日期:2011-04-0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8-28 03:15:3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