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林尚沃

    林尚沃1779年生于朝鲜王朝平安道义州,因家庭变故而改翻译官志愿去从事商业。后来在商界取得巨大成就,成为朝鲜第一商人。临终偈是做了一辈子修道士的高僧们临终前吟出的偈颂。作为商人,林尚沃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为朝鲜甲富,但他懂得“积金候死”的愚昧,懂得取得巨大成就却搞垮身体的幼稚,就此而言,他是一个纯粹的修道士,他最终完成了石崇大师对他的期望,修成商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林尚沃 性别:
    国籍: 朝鲜 去世日期: 1855年
    出生地: 朝鲜王朝平安道义州 职业: 商人
    主要成就: 朝鲜王朝著名商人

    目录

    人物经历/林尚沃 编辑

    林尚沃林尚沃
    林尚沃(1779年-1855年),享年77岁,朝鲜王朝平安道义州人,是朝鲜正祖至朝鲜宪宗时期的钜富也是当时朝鲜唯一的「红顶商人」,带领旗下的湾商成为朝鲜第一商团。曾协助朝鲜王朝平定两西大乱使朝鲜纯祖破例提拔林尚沃成为官员,林尚沃生前并未留下任何庞大遗产,只留下二十元,其余的财产全数捐献给国家,可说是韩国商人之典范,所以至今仍是韩国人称颂的对象。林尚沃也与中国的富商胡雪岩共享其名。林尚沃原本以考上译官为志愿,但由於科举考试的黑暗让他的梦想破碎,於是林尚沃就开始加入湾商,因为他天资聪颖加上汉语能力佳,使他32岁就成为湾商大房,并看重人蔘、貂皮的贸易,垄断朝鲜八道以及对中国清朝的商业贸易,终於使义州湾商成为朝鲜第一商团。1811年两西大乱爆发,林尚沃代表湾商出资协助政府平乱,因而获得纯祖的认定破例赐予林尚沃三品的官阶(当时非两班出身的商人为中人阶级,而只有两班才可被授予朝廷官职)。此外,林尚沃也积极从善,他常常发送粮食给贫困的民众,无论身分是如何,林尚沃都能一视同仁一样地对待,加上他视「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横」,终於让他成为朝鲜第一巨贾。1855年林尚沃在自家中过世,生前只留下二十元,其余土地、财产全数捐献给国家,享年77岁,在当时堪称长寿。
    关于林尚沃之死,世人所知不多,据说是在初秋季节。一天午休,在梦里,他看到曾亲密爱恋后又狠心与之分手的松伊乘着白鹳悠然地飞上了天空。从那时起,林尚沃的身体便开始急剧衰弱。以前他还喜欢种种菜、干点农活,此后由于行动不便,户外活动基本就停止,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终于,在一个凉爽的秋日,他让下人们打来满满一盆水,没有要下人们搀扶,自己洗漱完毕,然后又让下人拿来镜子,呆呆地看着镜中自己的脸庞。“喂,稼圃,”林尚沃盯着镜中自己的面容,自言自语。两旁的人都以为他是看到了虚幻的东西,但并非如此。他只是在对着镜中自己的面容自言自语:“这一生,你真是受苦了。”林尚沃是在对着自己借用一生、行将蝉脱而去的躯壳自言自语。然后,他让朴钟一拿来笔墨纸砚,自己站起身来,浓墨饱蘸,用尽平生之力挥毫写道:
    死死生生生复死,
    积金候死愚何甚。
    几为闲名误一身,
    脱人傀儡上苍苍。
    写罢这首诗,林尚沃又给朴钟一留了几句话,这就是他的遗言。林尚沃留给朴钟一的遗言内容,没有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不过有一点很清楚,他死后没给子孙们留下一点遗产。

    有修养的哲人/林尚沃 编辑

    林尚沃是一个有修养的哲人,他能够看穿“权无十年盛,花无百日红”,知道“富贵不过三代”的道理。事实上,古今中外保持富过三代以上的门户是绝无仅有的。这正和林尚沃“财上平如水”的哲学如出一辙。无论多少财产,无论怎样富裕,都不可能世袭三代,这就是天道。财富和利益不能永远占有,这就是潮流。因此,如果给子孙们留下财产,他们将变得懒惰、无能,这将对他们造成伤害。平时,林尚沃教育他的子孙“财物是招祸之门,遗产是斩身之刀”。林尚沃一生有几个孩子不得而知,《义州邑志》中记载:“林尚沃有两胞弟,一子,早殁。”林尚沃两个弟弟夭折的事情在《稼圃集》便有记载,如果说儿子中也有一个早逝的话,那说明林尚沃应该还有子孙留存于后世。但不管怎样,林尚沃的万贯家财并没有传给子孙。他把土地分为若干份,编入宫庄土。所谓“宫庄土”,就是属于嫔妃或王子宫院的土地。从《稼圃集》的有关记载中可以看出,林尚沃的大片土地并不属于他的后世子孙,而是与属于驿站或驻军的驿屯田一样为国家所有。这是因为林尚沃并不想让后世子孙能长久地拥有财产,而是将自己的财产彻底归还于社会。

     林尚沃传/林尚沃 编辑

    从商

    林尚沃,诞于朝鲜正祖三年(1779),卒于哲宗六年(1855),朝鲜平安道义州人。其幼,受志于父,课考译官,累而不成。其父往生前,嘱其勿持,世间途皆有所成。兼家道中落,贫寒交困,科考难测,沃遂移其志,沈心于商也。入湾商,从杂工,走遍野,行八道,负担箕,载百货,尝千辛万苦,历诸等困苦而成。自幼习汉语,数到清燕京贸易,助湾商拓业,湾商首肯,与之曰:商之道,非钱财,乃人道,人道乃商道也。沃悟之,商首愈喜之。

    救难

    受商首之托,与燕京交易。毕,约于青楼。沃不辞,同于商友。商友指一妓于沃,妓貌惊人,肤若凝脂,腰若环素,如凡世之仙,纤纤细步,精妙无双。然妓见沃而大悲,曰救之。沃讶之,详其语,方知落难之良女,迫于青楼也。沃闻女泣,思虑良久,遂取商公银五百赎之,女欲以身许,追随终身。沃不与,离京而归。及归,商首怒其私用,喜其诚心,禁其商事有年。所谓积善有余,后商首频繁于燕京易货,再邀其汉译。其时青楼女子燕京巨富妻之,感于沃恩,促成财富无数。沃遂成湾商敬仰之辈。

    受封

    朝鲜宪宗十一年,沃擢升湾商大房。时年,值两西大乱(洪景来之乱)起,州府陷落,民不聊生,饿殍满地,朝野震惊。上以兵镇之,沃以千石食粮资之,数月而平之。沃遂得朝廷赏赐,授三品官阶。沃以其智交于朝廷,获参、貂皮诸货易于清国,历数年而使湾商成朝鲜首席商团。

    首善

    自此,湾商居诸商团之首,而沃之财,如江水滔滔不绝,金银如山。沃自虑财富非持久,召属下曰:财如水平,人直是衡。属下唯唯,力躬而行。沃以米粮济民,以财低息生业者,受者无不拍手相庆,蜂拥拥戴,有朝鲜首善之称。

    商道

    至乙卯年(1855),沃散财于民,捐献于国,土地封禄不纳,谓子孙曰:死死生生生复死,积金候死愚何窘。几为闲名误一身,脱人偶具上苍穹。是年,沃逝,享年七十有七。沃有《稼圃集》与世,其文真挚感人,富于哲思,后人阅之,感同身受,敬佩有加。后世以《商道》一书记之,又有剧集、影视文艺演绎,以传其道,益于世人。

    晚年生活/林尚沃 编辑

    关于林尚沃之死,世人所知不多,据说是在初秋季节。一天午休,在梦里,他看到曾亲密爱恋后又狠心与之分手的松伊乘着白鹳悠然地飞上了天空。从那时起,林尚沃的身体便开始急剧衰弱。以前他还喜欢种种菜、干点农活,此后由于行动不便,户外活动基本就停止,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终于,在一个凉爽的秋日,他让下人们打来满满一盆水,没有要下人们搀扶,自己洗漱完毕,然后又让下人拿来镜子,呆呆地看着镜中自己的脸庞。“喂,稼圃,”林尚沃盯着镜中自己的面容,自言自语。两旁的人都以为他是看到了虚幻的东西,但并非如此。他只是在对着镜中自己的面容自言自语:“这一生,你真是受苦了。”林尚沃是在对着自己借用一生、行将蝉脱而去的躯壳自言自语。然后,他让朴钟一拿来笔墨纸砚,自己站起身来,浓墨饱蘸,用尽平生之力挥毫写道:“死死生生生复死,积金候死愚何甚。几为闲名误一身,脱人偶具上苍穹。”写罢这首诗,林尚沃又给朴钟一留了几句话,这就是他的遗言。林尚沃留给朴钟一的遗言内容,没有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不过有一点很清楚,他死后没给子孙们留下一点遗产。那天夜里,林尚沃停止了呼吸。一大早,下人到林尚沃的房前给林尚沃请安,但林尚沃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动静。以往,即使在林尚沃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下人们来请早安,他也会大声回答。见屋里没有一丝动静,下人非常惊惶地跑去将朴钟一叫来。朴钟一赶忙跑到林尚沃床前,只见林尚沃安详地躺在床上,就像一个熟睡的人。朴钟一轻轻地摇了摇他,不小心摸到了林尚沃的手,他的手上虽然还留有余温,但体温已在渐渐退去。林尚沃手中握着一把折扇,仿佛前一秒钟前还曾扇过一样。朴钟一清楚地知道这把折扇意味着什么。林尚沃很早以前就将其父的坟墓移葬到了白马山城三凤山东北角上的一个山坡上了,他把这里定为埋葬祖先的先茔,同时也在山上为自己准备了墓穴。林尚沃把自己安葬在“用几个椽木扎成的、每天早晚可以仰望先亲墓穴的祠堂”前面的空地上。佛教要求人们达到一种“空手而来,空手而去”的境界,林尚沃正像他在诗中所描绘的那样,是个只身来去的歌者,“空手而来,空手而去”,抛弃了人间的世俗了赤手升天。

    商业之道/林尚沃 编辑

    《商业之道》。金正喜这幅《商业之道》纵使价值连城,也比不上那盏破碎的戒盈杯。戒盈杯由当时名匠禹明玉制作,是一个曾深陷酒色后又幡然醒悟的回头浪子毕其全身精气打造的神器。一个小小的酒杯使韩国诞生了伟人林尚沃,又使林尚沃明白“人真正的欲望不是满足而是自足”,戒盈杯,其精髓在于正确把握欲望之度。这正是现代人所缺少的。戒盈杯是“宥坐之器”,是它成就了一代贸易大王林尚沃。人的内心如果充满了名利、金钱、权势的欲望终究会跌倒,戒盈杯,昭示了“满遭损,谦受益”的真谛一直鞭策着林尚沃。如果能领悟戒盈杯的深刻含义,如果戒盈杯的喻义能浸润到云集于此的人们的心田,如果戒盈杯的精神能够感化那些享受权势的政客、享受金钱的商人、享受名誉的名流……
    秋史在为林尚沃作这幅《商业之道》时是癸丑年,也就是1853年春。林尚沃卒于1855年,这是在林尚沃去世前两年的事情。当时秋史已是一位67岁的老人。秋史寓居奉恩寺时已病入膏肓。奉恩寺至今还留有秋史的绝笔“板殿”二字,这是秋史临终前几天写的匾额,落款是“七十老果病中作”。从这个落款不难看出,秋史在给林尚沃作这幅《商业之道》时正遭受病痛的折磨。秋史病故于林尚沃去世的第二年,也就是哲宗7年即1856年10月10日,享年70岁。由此可见,秋史为林尚沃而作的《商业之道》多半是他的最后一幅画作。秋史为林尚沃所作的这幅遗作堪称杰作中的杰作。画面上有远山、流水和田园,还有一位驼背的老人在菜田里劳作。作者运用惜墨如金的涩笔手法,极尽简约之能事,通过神来之笔让人物与自然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是一幅仅凭寥寥数笔、几根简单的线条一蹴而就的写意画。尽管它只是一幅画,但从画的总体来看,流动着一种无法形容的高雅意境,犹如鬼斧神工。画的右上角题写了这幅画的画旨。在田园里劳作的老人就是林尚沃,他是这幅画的主人公,这在题跋中已有注明。
    史记》太史公云:‘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此言有理,然非仅富而仁义附焉也,与其曰人富,莫若言循人道方使仁义附之,盖可谓商业之道。稼圃平生积富,终富甲朝鲜八道。所谓稼圃经商,如孔子云‘非逐利而求义也’,故其乃平生重道之君。经识‘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之利理,故优于人而非优于财。虽终生积财,而不拘一物;竭生平劳作,实无为之人;尽终身蓄金,仍侍蔬不缀,可谓一老菜农也,故称其商佛,于此何乐而不为,乃幸事。”文章结尾的落款是“老果老人书”。
    秋史以“寸铁杀人”般精练的词句深刻地概括了林尚沃的一生。对于生活在今天的人来说,秋史为林尚沃所作的名篇无疑是一篇无时无刻不在告诫着我辈的“狮吼”,但又有几人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呢?他借用孔子之言教诲现代人“非逐利而求义也”,但又有几人能将秋史的良言铭记在心呢?林尚沃终生敛财无数,却千金散尽,复归农事,悟“商道”而成佛,达到了“商佛”的境界。秋史借林尚沃的生平提醒现代人,这才是一种真正的愉悦,但又能有几人能领悟秋史的箴言呢?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1-16 23:08:27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