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桥溪村”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桥溪村,是广东省梅州市东北部雁洋镇的一个自然村落,与大埔县英雅乡接壤,位于梅州阴那山五指峰西麓。全村127户、548人。农民收入主要依靠农业、茶叶、和林业,有山地面积1678亩,耕地面积1014亩。距镇政府8公里,辖16个村民小组,492户,人口1812人,土地面积8030亩,耕地979亩,林地5280亩。 桥溪古韵景区已于8月28日正式对外开放。游客可前往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一睹该客家古村落美景。

    2012年入选为全国第一批中国村落名录。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梅县区桥溪村 英文名: Bridge creek village
    别名: 桥溪 所属市: 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
    地理位置: 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 面积: 2700亩
    人口: 1812人 著名景点: 继善楼

    目录

    村庄介绍/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桥溪村 桥溪村

    桥溪村,是梅州东北部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的一个自然村落,与大埔县英雅乡接壤,位于广东梅州阴那山五指峰西麓。 全村127户、548人。农民收入主要依靠农业、茶叶、和林业,有山地面积1678亩,耕地面积1014亩。距镇政府8公里,辖16个村民小组,492户,人口1812人,土地面积8030亩,耕地979亩,林地5280亩。设党支部,41名党员。村民主要经济来源为外出打工和务农,农民人均纯收入为3750元。现有村两委干部3名,分别是村支部书记汪伟阳,妇女主任谢冬球,支委委员汪迪民。[1]

    前往桥溪村的游人很少,从梅州市区到梅县区桥溪村途中的雁南飞茶园留住了绝大多数观光客,而着力美化的景区公路风景,则把前往桥溪村的旅途变得悦目和愉快,并不平坦的盘山公路把喧嚣抛在山外,只有真正懂得享受的人,才会再进一步,寻找到桥溪村的安宁与美丽。桥溪村是一个保存得很好的客家小山村,极少有外人打扰过的痕迹。村子四面环山,高高的香炉峰在村子北面的远处勾出淡淡的痕迹,阻挡住北来的朔风;东面是客家神山阴那山的五指峰,从田间偶尔抬起头来,总会看到遗世独立的五指峰峦,把山外面的困苦、烦恼、不平一掌隔绝。

    自然地理/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这个四面环山的小村,民风淳朴。源自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自东 向西经桥溪村流过。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2008年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小村朱、陈两姓人家,自明朝末年开始,世代联姻。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宝庆居、祖德居等建筑,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是藏匿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亦真亦幻,引人入胜。源于阴那山五指峰中的山涧溪水,自东向西从村中流过,这脉脉流水、清澈山泉,滋养着在这里生活了400多年的桥溪客家人。

    历史沿革/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明万历年间,源自客家中转站——福建宁化石壁村的朱陈两姓人家,筚路蓝缕 ,辗转搬迁,先后来到桥溪村繁衍生殖,400多年的宁静乡村生活,营造出如今远离喧嚣的这一方绿洲;而不甘寂寞的游子们走出山村,打拼了一番事业后落叶归根,使这里又产生了不逊于他处的客家民居建筑群落。村里平时都很安静,村口、村里的小路旁,种着李花、梅花、桃花等各种各样的果树,春天来到的时候,梅白桃红,一茬一茬地开着,小溪流水就在身边响着,那感觉让人有如回到远去的童年。

    桥溪村村口有一小片树林,叫五彩林,其中有国家2级保护的珍稀古树红楠木、白桂木,以及迄今发现的广东最大的青蓝木,胸径达3.3米。这些树木不但珍奇,而且叶子颜色各不相同,红的奔放,绿的葱翠,黄的典雅,在不同的季节和不同的花儿配合着,成为村中田园风光优美亮丽的点缀。流水、山林、老屋,一个大山里的古村落,今天仍然继续它平静而朴实的生活,第一眼看见它,就有一股欢喜从心底深处冒起,怪不得古人会说“小隐隐于野”,桥溪村,就是一个适合隐士居住的诗意栖息地。最让人喜欢的是那一溪流水,脉脉流淌,配合着错落有致的树林,即便是在夏日正午,也林荫蔽日。房子沿着山势筑在高处,只有一条小石桥,一条小小的土路,引人望向露出树林一角的民房,背靠五彩林,仰望白云出岫,遐想深处人家,这不就是让人向往的隐士生活嘛。从村口至村中,有特色的客家民居建筑有不少。其中村中朱氏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历时12年才竣工的“继善楼”,就是其中的翘楚。继善楼是一座典型的二层夯筑的杠式围楼,不但规模比较大,有七杠之多,而且内部装饰甚为精致,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存在这样一座华丽的大屋,确实让人有些意外。

    百年古屋/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继善楼是一座青砖白壁青瓦的两层夯筑杠子屋,这杠子屋有七杠。“七杠”即从宏观上看到屋子的七个屋脊。前后三进,中部为四合院式,通过回廊连接,屋子往两厢扩张。

    继善楼占据了村中的中心位置,可见当时朱家在村里的财富和地位。堂门之前是用围墙围起来的方正的禾坪,围墙连着屋门,找准了堂门无法面向的南面,依足了风水师的规矩。两

    继善楼 继善楼

    层楼的高度使堂门门厅显得高挑而气派,两根石柱撑起了一排精雕细刻的木雕屋檐,斑驳然而神气的“继善楼”牌匾和铁划银钩的“继志述事,善邻亲仁”的门联,依稀向我们透露着房屋主人曾经的辉煌。建筑样式是传统的,细节里却渗透了清末新兴的西洋风格,比如镂空的砖雕花窗的设计,比如屋前辟出空地,地基抬高,作为院落,用青绿色釉彩的凸腹花瓶状栏杆围起。走进继善楼,堂屋里摆放着朱氏先祖的图像,因为早已不住人的缘故,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七间大屋相连,厢房一间接着一间,可以想像当初家族的兴旺景象,只是如今人去楼空。继善楼只有两堂,中间是天井,不过因为是两层的楼房,所以楼上的一间也布置成了堂屋的样子,比较特别的是楼上的堂屋,向外的四个小窗子,是用彩色玻璃做成的,在这个相当传统的客家民居里,突然出现这种南洋化的玻璃窗,让人一下子明白了主人的华侨身份。继善楼的内饰不但精致,而且相当地有文化气息,在二楼的堂屋两侧,悬挂着两幅镏金的木刻家训,字是中正楷体,文秉儒家古训,倚栏细看,周围是精巧的镂空木雕、精湛的彩塑壁画、精奇的飞兽檐刻,于是不禁羡慕起那个儒雅的主人起来,在这样秀气的山谷,住这样精致的屋子,不正合了“山中日月长,筑庐读诗书”的意境么?

    景色特点/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有人的地方就有民居,桥溪村藏身于阴那山里的一个山谷,不象平原地带那样一马平川,仅有的一些平地就让给稻田和菜地了,聪明的山民们因势利导,顺着山势建造了不同形制的房子,形成了桥溪村富有特色的客家民居建筑群,或依山就势,或筑台傍水,错落有致,高高低低,各呈胜场,对于摄影爱好者而言,更是一个绝妙的外景地,可以从不同角度摄取独特客家民居的神韵。

    从村口小溪旁一直到房子最集中的继善楼所在地,依次有二进的四杠楼世德楼、宝善楼,还有一些已经残破的没有名字的杠式围楼,这些房子都建在用石头累起来的石台上,沿着

    桥溪村 桥溪村

    山坡地势逐层修建,村中小道蜿蜒,四周遍布柑橘、杨桃、龙眼、柚子等果树。走过五彩林,前往继善楼的途中,又有南洋风格浓厚的长方型小洋楼“逸庐”,村中的朱氏公祠,以及建在最高处的黄土夯筑的半圆型围龙屋仕德堂,若在春天到来,田里黄色的油菜花,屋外粉红的桃花,路旁怒放的白色李花,和白墙、灰瓦、黄土交相辉映,形成了桥溪村独有的乡野古韵。建在村中最高处的仕德堂,是一个沿堂前中轴半月形池塘外沿向外周匝弧形式的围龙屋,外墙是黄土夯成,在传统的客家围龙屋民居建筑中别具一格。站在仕德堂的矮墙上可以俯瞰整个桥溪村,在高远的天空下,远望阴那山的黛色山影,近看继善堂连绵的大屋,嘴里尝着甘甜的砂田柚,心里感受着四百年来的变迁――回到乡土,回到自然,我们用思维的脚印,踏上先人的坐标,感同身受,这就是我们热爱旅行的一个理由。

    建筑特色/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桥溪村 桥溪村

    无论是雁洋还是桥溪,那些名字里总叫人觉得透着一些文字气息与历史感 ,虽然是小村,可是那些建筑中却藏匿着一种贵气,而哈哈镜,镂空的砖雕花窗等等细节上却又还带着丝丝洋气。分明可以看到清末新兴的西洋风格。

    印尼侨商朱氏“继善楼”,是一座典型的二层夯筑杠子屋楼房,俗称“七杠楼”。始建于晚清末期即1902年,前后历时12年。历经战争和各种政治运动的破坏,能够像桥溪村那样大量完整地保存着建筑尤其内部精致的雕刻和绘画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不是破坏得不够彻底,时间的损伤和运动的破坏在哪儿都一样,但其资源的浩瀚,纵是许多精华的部分并不复存在,然而因为其本身的贵气,依然让人在余下的架子里觅得端倪。

    小村纪事/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世事沧桑难掩华贵传奇之地 吸千年山林之灵气,走进桥溪村那天早上,云有点厚,厚实的云层压着山,与山凹位嵌合的远处,模糊成一团黛青色。车子一直往山里开,路旁是小溪,据说解放前人们把这溪水唤作“叩头溪”,因为路还没修好的时候,进村的路地势极陡,近乎垂直,每往上爬一级,都不得不手脚并用,像磕一次头。村子遥遥在望,风景愈发纯净,溪流变窄,遍布圆滚滚的石头,两岸及石间姜花蔓生,五六月间姜花盛开,一路可见溪间点缀着娇嫩的白花,花香四溢。桥溪村一带是原始森林,四面皆山,东面五指峰,南面笠嫲顶,西面义安寨,北面秀炉峰,东西向的小溪穿山流出。溯溪上行,拐进森林,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洪秀全祖籍嘉应,义安寨上有古寨头,曾被太平天国义军选中,作为驻扎之地。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闽粤赣边纵队、中共粤东地委机关先后驻扎该村,中共梅埔雁松武工队亦经常在此地活动,往往是敌人打进来,部队往山里散,当即无影无踪,山林为掩护,最适合打游击战。沛国流芳很有来头的朱氏一族明末清初,桥溪村朱氏八世祖万琏公到此地开基,他住在离溪不远的一个小茅寮里。万琏公后繁衍到十三世守庆公,家境开始好转,有能力建造新房子,生育四个儿子,四

    桥溪村 桥溪村

    个儿子各自成家,朱氏自此人丁渐旺。因而守庆公对朱氏后人意义非同寻常,他住的房子,被改作祠堂:守庆公祠。守庆公祠的大堂名为“沛国堂”,朱新辉说,任何一族朱氏,都会定堂号为“沛国堂”。因朱氏相信他们的始祖是黄帝之子颛顼,始住今河南一带。春秋时,颛顼八世孙封于邾地,建邹国(即今山东),以邾为姓。周平王四十年,邾被楚灭,子孙为避祸,改朱姓,迁居沛国相县(今安徽濉溪县西)。后来分衍各地的子孙都会谨记来自沛国的姓氏。平时祠堂只是偶尔进行打扫,逢年过节,村里人便在祠堂聚集,拜祭祖先。梅州客家人有添丁上灯的习俗,因为在客家话里,“丁”与“灯”谐音。每年元宵,前一年里添了男丁的人家便要在祠堂横梁挂上一盏纸灯,以示吉祥。我们去时,横梁上有一盏描花的彩灯,朱新辉说,这是2009年他为小孙子挂的。皇族之后“世安居”梁上飞金龙。

    把明朝、朱氏,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是一组引人联想的符号。凤阳朱氏,曾是明朝至高无上的氏族,又在明末农民起义、清兵入侵时遭遇空前浩劫。朱新辉指着守庆公祠正对的大山叫我们看,两座形似“金”字宝盖顶的青山,前后重叠。朱新辉说,老祖宗认为,这是“生辰顶”,寓意生生不息,隐含朱氏有朝一日再称帝王的雄心。庞大的明朝皇族,数十万凤阳朱氏,大部分在李自成入京时,被农民军屠杀;另一部分,在抵抗清军时殉国。当年有一批被李自成俘虏至京城的皇族成员,包括太子朱慈烺、崇祯三子定王朱慈炯、四子永王朱慈炤、秦王朱存枢、晋王朱求桂等人,清军攻陷北京后,这部分被俘皇族在兵荒马乱中失踪,下落不明,一直是桩历史疑案。

    村庄建设/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一、基础设施有了新发展。通过宣传示范引导,激发了农户投建通畅工程的热情,广大群众已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体,自觉自愿筹资40余万元,正在修建的通组水泥路长4000米,真正实现了的户户通水泥路。

    二、以优质水稻种植为主导产业,利用当地丰富的森林资源大力发展纸张、竹木生

    桥溪村 桥溪村

    产,现有各类加工点5个。加强了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了水利工程配套建设。同时通过劳务输出带动全村经济发展,促进了农业增收,农民增效。

    三、社会事业和谐发展。全村电话入户率达85%;新型农合参与率90%以上,义务教育普及率达100%,社会秩序稳定,群众安居乐业。在全体村民中相继开展“新农村建设”星级户评选活动,增强了群众的荣辱观念和责任意识,乡风文明蔚然成风。

    为保护环境关停“农家乐”
      

    在桥溪古韵景区内漫步,一条溪水将景区分成两片。溪水清澈见底,见不到半点垃圾杂物。
    谢伟志告诉记者,原本这条溪水并不像现在这么清澈。当时,一些村民在家 中开设了 “农家乐”,下厨污水直接排入溪水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环境污染。谢伟志认为,村民开‘农家乐’既污染环境,又显得比较喧闹,对景区环境造成较大影响。为了维护景区的生态环境,谢伟志等人挨家挨户劝说村民关停 “农家乐”,这才得以还溪水清澈。
    若在景区内仔细观察,游客可以发现景区内的一些配套设施做得极为用心。据谢伟志称,继善楼门口的一条木头小道,竟是用珍贵船木铺设的。在溪水两旁新种植的花草树木,不仅没有破坏客家原生态的景致,反而为这座古村落增添了些许花园式的气息。
    有村民告诉记者,先前的桥溪村虽然漂亮,但卫生环境条件却并不如意。而经过整改后的古村落,面貌已经焕然一新。68岁的朱新果是继善楼如今的主人。他告诉记者,当年楼内最热闹的时期住了百余人,如今大家离村而去,只剩他独守空屋。“景区有人安排打扫卫生,我一个人住着也方便。”朱新果说,“但还是人多热闹好,希望游客多一些来这里看看。”

    一代王者归隐/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地方志

    这个四面环山的小村,民风淳朴。源自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自东向西经桥溪村流过。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目前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小村朱、陈两姓人家,自明朝末年开始,世代联姻。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宝庆居、祖德居等建筑,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是藏匿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亦真亦幻,引人入胜

    村游直通车

    □桥溪村位于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辖区内,阴那山五指峰西麓。自驾车前往,沿324国道,到梅州后折向北,走205国道,在梅州市梅县区城东镇转入省道,35分钟左右的车程,到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乘车可从天河客运站出发,到梅州120元,或选择火车,6小时车程。到梅州再乘前往雁南飞度假村的旅游巴士。
    □路途颇遥,可相应设计成休闲度假的路线,桥溪村毗邻的梅州雁南飞茶田旅游度假村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距离桥溪村15分钟车程,可考虑在度假村住下,享用占地450公顷的层峦叠嶂,品茶休养。
    □沿线的景点还有梅州阴那山灵光寺和叶剑英故居,皆值得一游。

    世事沧桑难掩华贵吸千年山林之灵气

    走进桥溪村那天早上,云有点厚,厚实的云层压着山,与山凹位嵌合的远处,模糊成一团黛青色。车子一直往山里开,路旁是小溪,据说解放前人们把这溪水唤作“叩头溪”,因为路还没修好的时候,进村的路地势极陡,近乎垂直,每往上爬一级,都不得不手脚并用,像磕一次头。

    村子遥遥在望,风景愈发纯净,溪流变窄,遍布圆滚滚的石头,两岸及石间姜花蔓生,五六月间姜花盛开,一路可见溪间点缀着娇嫩的白花,花香四溢。

    村长朱新辉站在村口,指着溪上一簇林木,说,桥溪村建村五百余年,这簇林木却已有上千年历史,当地人称之为“五彩林”。这儿有五个树种,分别是楠木、檀木、山杜英、青蓝木和荷木,其中楠木有三棵,其余树种各一棵,荷木枯死后,村民补种上一棵将军木。从前桥溪村有四所学校,有一所选址于此,取“五子登科”之意。

    曾经,桥溪村一带是原始森林,四面皆山,东面五指峰,南面笠嫲顶,西面义安寨,北面秀炉峰,东西向的小溪穿山流出。溯溪上行,拐进森林,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洪秀全祖籍嘉应,义安寨上有古寨头,曾被太平天国义军选中,作为驻扎之地。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闽粤赣边纵队、中共粤东地委机关先后驻扎该村,中共梅埔雁松武工队亦经常在此地活动,往往是敌人打进来,部队往山里散,当即无影无踪,山林为掩护,最适合打游击战。

    沛国流芳 很有来头的朱氏一族

    明末清初,桥溪村朱氏八世祖万琏公到此地开基,他住在离溪不远的一个小茅寮里。万琏公后繁衍到十三世守庆公,家境开始好转,有能力建造新房子,生育四个儿子,四个儿子各自成家,朱氏自此人丁渐旺。

    因而守庆公对朱氏后人意义非同寻常,他住的房子,被改作祠堂:守庆公祠。
    守庆公祠的大堂名为“沛国堂”,朱新辉说,任何一族朱氏,都会定堂号为“沛国堂”。

    因朱氏相信他们的始祖是黄帝之子颛顼,始住今河南一带。春秋时,颛顼八世孙封于邾地,建邹国(即今山东),以邾为姓。周平王四十年,邾被楚灭,子孙为避祸,改朱姓,迁居沛国相县(今安徽濉溪县西)。后来分衍各地的子孙都会谨记来自沛国的姓氏。

    平时祠堂只是偶尔进行打扫,逢年过节,村里人便在祠堂聚集,拜祭祖先。
    客家人有添丁上灯的习俗,因为在客家话里,“丁”与“灯”谐音。每年元宵,前一年里添了男丁的人家便要在祠堂横梁挂上一盏 纸灯,以示吉祥。我们去时,横梁上有一盏描花的彩灯,朱新辉说,这是今年他为小孙子挂的。

    皇族之后 “世安居”梁上飞金龙

    把明朝、朱氏,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是一组引人联想的符号。凤阳朱氏,曾是明朝至高无上的 继善楼从1902年动土兴建到完工,前后耗时十年,这是朱氏后人“两手空空打天下,一条皮带走南洋”而后光宗耀祖的见证。氏族,又在明末农民起义、清兵入侵时遭遇空前浩劫。

    朱新辉指着守庆公祠正对的大山叫我们看,两座形似“金”字宝盖顶的青山,前后重叠。朱新辉说,老祖宗认为,这是“生辰顶”,寓意生生不息,隐含朱氏有朝一日再称帝王的雄心。

    庞大的明朝皇族,数十万凤阳朱氏,大部分在李自成入京时,被农民军屠杀;另一部分,在抵抗清军时殉国。当年有一批被李自成俘虏至京城的皇族成员,包括太子朱慈烺、崇祯三子定王朱慈炯、四子永王朱慈炤、秦王朱存枢、晋王朱求桂等人,清军攻陷北京后,这部分被俘皇族在兵荒马乱中失踪,下落不明,一直是桩历史疑案。

    传说太子朱慈烺跟随嘉应(今梅州)人李士淳(明末的翰林院编修,充东宫讲读),避难到李的家乡梅州,为避人耳目,太子削发为僧,在梅州阴那山的灵光寺隐姓埋名,静度余生,后来老死深山,被当地人尊为“太子菩萨”。

    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当时,这个故事从朱新辉嘴里叙述出来,只剩下一个梗概,但他很坚持,太子住的地方,绝对是灵光寺 主殿没错。

    在“世安居”主厅,红漆横梁排列紧密,紧贴屋顶,稍低,前后凌空再架红漆横梁。前一根绘仙鹤竹枝,中有金字“富贵福全”;后有上下两根横梁,下一根雕绘金龙,稍上一根金黄八卦图绘于正中。

    这是朱氏十七世长子继承下来的祖屋,朱新辉说,敢在扁梁上刻龙,证明朱氏先祖确与皇族有渊源。

    又是最后的贵族

    桥溪村是我在广东梅州境内,所见的最具贵族气息的村子。尽管对客家人在建筑上的用心早有耳闻,然而像桥溪村那样,历经战争和各种政治运动的破坏,建筑尤其内部精致的雕刻和绘画仍然被大量完整地保存下来,实属难能可贵。

    个中原因,不是破坏得不够彻底,时间造成的损伤在哪儿都一样,而是其资源的浩瀚,纵是最精华的部分已不复存在,因为本身的贵气,依然让人在余下的架子里觅得端倪。

    那些花枝招展的铜制镂花宫灯,那块传说是太监写的牌匾(尽管这件事在逻辑上经不起推敲),那根居然描了金龙的横梁,那些货真价实涂了金粉的樟木墙板,无一不在暗示,在加强人们对那个传说的印证:朱氏祖上,难道确是明代皇族?

    我们去的那天,天气出奇地好,阳光拨开了云层,明净的蓝天上白云舒展,山野的植物,色调饱和,浓郁的翠绿,簇拥着桥溪村的清代建筑,益发显出墙壁的白。

    古建筑在山脊上分布,村长领着我,一路攀爬,周围很静,让人只感觉到泼洒下来的阳光。偶尔有村民从山上扛回来一捆柴,经过亦只是安静地打声招呼。

    有人在屋后养蜂,不时有蜜蜂围着蜂箱进进出出。村长说,这里的地,由于位于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雁南飞茶田度假村景区内,如今大部分都被承包给茶园种茶,每年除了收取固定的费用,村民到茶园里干活还有额外的收入。

    村民另一个收入来源是养蜂。桥溪村自然环境优越,没有污染,周围无论是野生还是人工种植的果树都多,因而适合养蜂。每枪“蜂头”,舀一次蜜有0.3至0.5斤重,隔7天左右舀一次,一个月可舀4次,一斤蜜卖8元,养殖大户一年能收300多斤蜂蜜。

    听着村长讲这些平实的柴米油盐,又感觉到,那种皇族曾经的显赫、排场、高不可攀以及劫难,距离今天都那么遥远,桥溪的建筑,是历史沉淀下来最后的高雅气度,然而人去楼空了。

    光宗耀祖的产物

    善楼是一座青砖白壁青瓦的两层夯筑杠子屋,这杠子屋有七杠。“七杠”即从宏观上看到屋子的七个屋脊。

    前后三进,中部为四合院式,通过回廊连接,屋子往两厢扩张。

    建筑样式是传统的,细节里却渗透了清末新兴的西洋风格,比如镂空的砖雕花窗的设计,比如屋前辟出空地,地基抬高,作为院落,用青绿色釉彩的凸腹花瓶状栏杆围起。

    继善楼如今由住在里面的朱提发和陈荣华夫妇打理,他们是继善楼主人的亲属。陈阿姨说远在印尼的亲戚也曾回来过,看望这座祖屋。

    一个世纪以前,不少嘉应(今梅州)人漂洋过海,或为谋生,或为避难,“两手空拳打天下,一条皮带走南洋”,他们省吃俭用攒下钱财,想方设法寄回老家。

    桥溪村十七世朱氏的五兄弟,也是早年越洋华侨大潮中的几分子。他们白手起家,却是把生意眼光投向同在异乡打拼的同胞。

    陈阿姨说,本来是六兄弟,可惜老五早逝,五兄弟里,长兄是世安居和祖德居的主人,余下四兄弟集资建起这继善楼。

    继善楼从1902年(光绪廿八年)动土到完工,前后耗时十年,新居入伙时,二哥已经不在人世了。故大堂正中挂着侄子送的镜子,正中描画福禄寿三星,左上受赠人只有老三秋琴、老四芷香、老六芷荀三公之字。

    我们关心几兄弟怎么完成原始积累,得以建成一座工程如此浩大的房屋。陈阿姨说,在印尼五兄弟从做“水客”起家,奔走于家乡与海外之间,替其他华侨传送书信、钱物,从中获取报酬。后来生意做大,就在各地开设店铺,早年这些店铺集邮局与银行于一身。

    掰起手指数,朱氏兄弟的店铺,在印尼有三家,香港有一家,广州和梅州各有一家。发迹后五兄弟衣锦还乡,便建造新房,光宗耀祖。

    结构/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680平方米的七杠屋

    上一段石梯,庭院门朝向东南。村长朱新辉说,记得小时候,门外还有一圈铁栅栏,1958年,被搜刮用去炼钢铁了。石梯两旁,左方右圆,两个水池,以前左边池子养金鱼,右边池子养鲤鱼,如今种上松树。梯顶两头石狮,头已被打掉。朱新辉说,水池设计成方圆,是为了教育子孙后代,要懂得规矩;而有池蓄水,可以防火。

    继善楼正面,门前檐下耸起两根石柱,有西洋风格。朱新辉说,以前柱子上雕龙画凤,后来被打掉了,柱子的作用是支起一道及肩高的铁趟栊。

    说起小时候的“劣迹”和趣事,朱新辉兴奋起来,他指着檐下让我们看,墙壁上贴着彩陶的麒麟和宝瓶,横梁下方是上彩的木雕,凤栖牡丹丛,上方雕成一左一右罗汉踏麒麟,两只金麒麟怒目圆睁,十分威武。

    朱新辉说,那时还有一些彩陶的小人,他们上二楼,从镂空的窗棂间伸手把陶瓷小人取下来玩。

    “文革”时被泥涂脏的门匾清洗干净后,“继善楼”三个字苍劲有力,两侧木头牌匾的对联已被破坏,“继志述事,善邻亲仁”如今写在红纸上,贴到原来对联的位置。

    入内,四方庭院十分幽静。砖石肌理的墙壁已是现代作风,雕花木窗木门,二楼的木廊木柱,又显得古色古香。门或窗上方墙壁上有彩绘的风景或人物,朱提发说,这是当时专门从广州请来的师傅画的。旧日羊城八景之扶胥浴日和石门返照,江上千舤竞渡,当年广州的繁荣,竟在梅州的深山小村里重现,让人叹为观止。

    正中友恭堂,陈阿姨说,这个堂号表达几兄弟对手足之情的重视,互相友爱恭敬,是维系兄弟感情的基础。

    如今偌大的厅堂只有一张条几,挂牌匾与镜子,两边再摆两面宫廷镜。以前这里可不是这样空旷的,陈阿姨说,以前有很多洋家私,有明晃晃的哈哈镜,还有会唱歌的西洋钟。这680平方米的七杠屋,花了12万块银元。

    二楼正厅,金碧辉煌的《朱子家训》刻了整整两面樟木墙板,门框下的镀金木雕仍金光闪闪的,近屋顶墙上彩绘的花鸟虫鱼栩栩如生。可惜其中一面墙上的字迹在“文革”时被刮得一干二净。墙板背后,禽鸟图与整版的格言交插绘写其上,这里是书房,男左女右,给男孙与女孙一样的受教育机会。

    寻根究底/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明末朱氏避难兴村

    解放前,这里住着陈、徐、赖、杜等姓氏的人家。明末朱氏为逃九族被诛之难,躲在五指峰的山林里,后来局势平缓下来,渐渐迁到雁阳东洲坝,再外迁至长教村,清代,八世朱氏搬家到此。当时邻居陈氏娶杜氏的闺女,八世祖万琏公发现,杜氏竟是自己搬家前的邻居,可谓有缘,陈氏于是把自己妹妹介绍给万琏公。从此朱陈二姓,便有了世代联姻的传统。
    后来,朱、陈二姓人家成为桥溪村人口的主力,其他姓氏倒是逐渐搬离了此地。

    游村惊梦/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果真样样有讲究

    桥溪村的格局根据地形上的一物一景,流传下来不少捕风捉影的说法。村长朱新辉便滔滔不绝地介绍。姑且不深究这些形似的想象是否合理,抱着听故事的心态听。

    第一格局是“乌鸦落洋赛落阳”,说的是村里沿着溪水流向的地里,有不知从何处来的两块漆黑的石头,像两只乌鸦。

    第二格局是“仙虾戏水望长江”,桥溪朱氏先祖万琏公坟墓在山上,边上有鱼塘,塘里有虾,西望是江,此处“长江”指的是很长的江,即当地梅江。

    第三格局是“螺蛳吐肉把水口”,这是讲村子的坐落朝向,只看见水来,看不见水走,就是把财守住了,流不走。

    第四格局是“伞下夫人在中央”,桥溪村建筑所依傍的金字顶山体,形若伞状,被解释为庇护子孙的一种形似与象征。

    羊城八景/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步入桥溪古韵景区,最显眼的便是沿山而建的数幢客家式古建筑。在茂盛植被的掩映下,这些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建筑们光彩依然不减当年。据了解,景区内拥有明、清时期兴建的16座客家传统民居建筑,至今仍然保存完好。
    景区内最有特色的客家民居建筑当属继善楼。据了解,这幢客家式民居由该村朱氏十八世祖琪源公等五兄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动工兴建,于民国三年(1914年)落成,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站在继善楼大门前,墙壁上土改时期留下的 “不准地主恶霸抬头,只许穷苦人民翻身”的字样仍然清晰可见,红色的“公”、“忠”字则是文革时留下的历史印证。继善楼正 门门联上书:“继志述事,善邻亲仁”。梅州雁南飞茶田有限公司总经 理助理谢 伟志告诉记者,这幢楼是朱氏兄弟继先父维乾公在村中兴建宝善楼、宝善家塾后,为秉承父志而兴建的,“继善楼”也因此而得名。
    步入大堂,雕饰精美的门窗、廊柱随处可见。其中一大看点是“羊城八景”。“朱氏先辈当年在广州、香港、印尼等地主要从事贸易和药材生意,他们把美丽的羊城八景画在自己的家里面。”谢伟志如此解释“羊城八景”在这座客家古民居中出现的原因。在“鹅潭印月”壁画上,刻画的是100年前广州白鹅潭一带的景色;“石门返照”,表现的则是位于西江与流溪河汇合处的广州市石井镇的繁荣景象。
    在二楼一处厅堂内,记者见到了一副诡谲的景象:近百只蝙蝠栖息于厅堂梁柱上。谢伟志告诉记者,这里被称为“百福堂”,取蝙蝠的“蝠”谐音之意。这一百只蝙蝠在每年的3至11月就居住在这里,冬季才回山洞过冬。
    除继善楼之外,同样由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世德楼、宝善楼等,以及由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亦是该村落中典型的客家建筑。

    教育/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小山村曾坐拥4所学校
      

    桥溪古韵景区始称叩头溪,方圆0.85平方公里。从明朝万历年间由徐姓和陈姓人家首先在这里开基,后来徐姓迁出,朱姓迁入,400多年来,保持陈、朱两姓人家在此生活。
    据了解,桥溪古韵景区人杰地灵、英才辈出,现有人口223人,常住人口60多人,海外华侨达6000多人。朱、陈后代涌现了不少商贾名流,全国政协港澳委员、香港太平坤士朱莲芬女士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这座地处偏僻山区的小村落,何以孕育出如此之多的政商、文化名人?谢伟志告诉记者,这与当地世代重教兴文的传统有关。上世纪初,当地先后建有宝善家塾、宝园等四所学校,不少人才就是当时从山村里走出去的。
    走进原称为“宝园”的桥溪小学,仍然能见到当年教育兴盛时期留下的影子。建筑内的挑檐,梁架等彩画皆以民间故事为题材,色彩绚丽,装饰性强,富有客家传统民间工艺特色。这座学校由朱氏十七世祖维乾公建于清末,南北轴线南端设厅堂,东西轴线东端设八角形石门洞,是一座悬山式二层楼房,俗称 “锁头屋”。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改称桥溪小学,用作课育村中朱陈两姓后裔的场所。
    另一座宝善家塾,亦是桥溪村古民居建筑群中的客家传统民居建筑形式之一。其创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坐东朝西,平面布局为客家传统民居单堂屋与园林式建筑有机结合,依山就势,中轴对称。正立面为牌坊式门楼,上书“宝善家塾”四字。檐楣书画彩绘,灰塑等装饰古朴典雅,是朱氏课育后裔的场所,也是乡村教育,梅州市梅县区“文化之乡”的历史见证之一。
    随着村庄人口流失,这些学校已不再作为教书育人的场所,但人们仍能在此感受当年桥溪村崇文重教的气氛。

    村游直通车/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桥溪村 桥溪村

    1、桥溪村位于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辖区内,阴那山五指峰西麓。自驾车前往,沿 324国道,到梅州后折向北,走205国道,在梅州市梅县区城东镇转入省道,35分钟左右的车程,到梅县区雁洋镇。乘车可从天河客运站出发,到梅州120元,或选择火车,6小时车程。到梅州再乘前往雁南飞度假村的旅游巴士。

    2、路途颇遥,可相应设计成休闲度假的路线,桥溪村毗邻的梅州雁南飞茶田旅游度假村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距离桥溪村15分钟车程,可考虑在度假村住下,享用占地450公顷的层峦叠嶂,品茶休养。3、沿线的景点还有阴那山灵光寺和叶剑英故居,皆值得一游。

    旅游小贴士/桥溪村[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下辖村] 编辑

    桥溪村 桥溪村

    1、关于路线:可相应设计成休闲度假的路线,桥溪村毗邻的梅州雁南飞茶田旅 游度假村距离桥溪村15分钟车程,可考虑在度假村住下,享用占地450公顷的层峦叠嶂,品茶休养。沿线的景点还有梅州阴那山灵光寺和叶剑英故居,皆值得一游。

    2、特产:桥溪村自然环境优越,没有污染,周围无论是野生还是人工种植的果树都多,适合养蜂。这里的蜜天然,价格也不贵,一斤卖8元,可以买点带回家。

    3、当地风俗:有添丁上灯的习俗,因为在客家话里,“丁”与“灯”谐音。每年元宵,前

    一年里添了男丁的人家便要在祠堂横梁挂上一盏纸灯,以示吉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3-03-22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5 08:5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