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梁晓声

    梁晓声,原名梁绍生。当代著名作家。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哈尔滨市,祖籍山东荣成市泊于镇温泉寨。现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出版过大量有影响的小说、散文、随笔及影视作品。中国现当代以青春文学成名的代表作家之一。原名梁绍生。当代著名作家。祖籍山东荣城,出生于哈尔滨市,现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梁晓声 出生日期: 1949年9月22日
    性别: 其它外文名: Liang Xiaosheng
    别名: 梁绍生 国籍: 中国
    籍贯: 山东荣城 出生地: 哈尔滨
    民族: 汉族 毕业院校: 复旦大学
    职业: 作家,影视编剧 主要成就: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雪城》、《师恩难忘》、《年轮》
    党 派: 中国民主同盟

    目录

    人物经历/梁晓声 编辑

    梁晓声
梁晓声

    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哈尔滨市,祖籍山东荣成。

    1968年,高中毕业的他,赶上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成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名“兵团战士”,在北大荒度过了7年的知青岁月。由于他擅长写作,被批准参加了全兵团的文学创作培训班。他参加文学培训班期间,创作了小说《向导》,并发表在当时的《兵团战士报》。

    1974年,复旦大学的一名老师到兵团招生,通过《向导》一书得到老师力荐,随后就读于复旦中文系。[1]

    1977年从复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从事文学编辑工作。他开始正式从事文学创作。知青生活经历,是他文学创作的灵感和源泉。他相继创作了北大荒知青题材的系列小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雪城》、《师恩难忘》、《年轮》等等。

    1988年调至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2]

    1997年出版了《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

    2002年任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教授。

    梁晓声
梁晓声

    2005年3月参加了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

    2007年3月参加在武大举行的以“中文与中文能力”为主题的讲座,并勉励青年学子:“在后科技时代,中文不应该妄自菲薄。中文很重要、很光荣。没有人来传播思想,社会和谐根本不可能![3]

    2009年8月参加了人民日报总编室和人民网联合举办的文化讲坛。就“透视当代文化生态”进行了主题演讲:“我们有8亿多农民,这三分之二中国人的生活是与‘发达国家’四个字形成巨大反差的。我觉得我们还应该低调一些,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甚至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可能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4]

    2011年10月出席了历史小说《天下知音——欧阳修》在杭州举行研讨会。 

    2013年1月出席了由搜狐网主办的“向教育提问”搜狐教育年度盛典。[5]

    2014年10月15日参加了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1]

    2015年初出版了《我们的时代与社会》、《我相信中国的未来》两本书。[1]

    创作特点/梁晓声 编辑

    创作多以知青题材为主,有人称为“北大荒小说”,多描写北大荒的知青生活,真实、动人的展示了他们的痛苦与快乐、求索与理想,深情地礼赞了他们在逆境中表现出来的

    梁晓声梁晓声

    美好心灵与情操,为一代知识青年树立起英勇悲壮的纪念碑。代表作有《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雪城》、《师恩难忘》、《年轮》等,长篇小说《雪城》最为出色。后期作品开始探讨现实与人性,长篇小说《浮城》以社会幻想的形式展现了作者对人性和社会的分析,十分深刻。

    人物轶事/梁晓声 编辑

    不愿“出书”的作家
    不愿“出书”的作家不愿“出书”的作家

    梁晓声指着放在床上的厚厚一叠文稿说:“这些事情就不是我愿意干的。”他说的是校对文稿。一家出版社策划出了一个“点子”,把一些名家所写的与这个“点子”相关的文章收录起来,包装成一套新的文集,其中有梁晓声一本。梁晓声说,这样一拼凑,那样一拼凑,左结一个集子,右结一个集子,这样出来的书,我不喜欢。尽管梁晓声并不乐意这样的结集方式,每每看到这样出来的书也是少有满意的。但每当面对一些关系不错的出版社或者编辑,梁晓声便有些不忍心,“都不容易,答应了算了”。

    至2007年,梁晓声创作了400万字的长篇小说,200多万字的中短篇小说,200多万字的杂文,200多万字的影视作品。1000多万字的创作量,让他成为当代作家中少有人能比的高产作家。对于他的书,他给予的评价是“有影响的,但不是畅销的书”。“我是可以写出畅销书的,我写了这么长时间,太知道加入什么元素、怎么操作就会畅销了,但我不愿意这么干。”[6]

    教书不带研究生

    梁晓声调入北京语言大学,主讲“文学写作与欣赏”。他这么表明过态度:第一,不教大一大二,也不教大四;第二,不带研究生。

    依他看来,大一大二,是普遍之中文学子需要在大学里进行“中文”热身的两年。因为他们成长的文化背景是特别多元亦特别芜杂,且以娱乐性为最大吸引力,而大学课堂上讲授的文学,大抵是要叩问意义和价值的那一种。在中国,倘大学中文课堂上讲授的文学,居然是兴趣阅读的那些,则未免令人悲哀。故他常对他的学生们这么要求——“不要强调自己喜欢读哪类作品,喜欢看哪类电影,而要明白自己必须读哪类作品,必须看哪类电影!因为你们不是别的什么专业的学生,而是中文专业的学生。中文既是一个专业,便有专业之教学宗旨。”

    一名高三学生倘从初一开始便孜孜不倦读了许多文学作品,那么他很可能在高考竞争中失利败北;而他居然坐在中文课堂上了,则往往意味着他从初中到高中并没读过多少课外的文学作品。所以大一大二,他们也要补读些大学中文学子起码应该读过的文学书籍才好。到了大四,任何一个专业的学子,面临考研冲刺和择业压力,心思已都难稳定——那最是中文课成效甚微之时。故他明智地将“欣赏与创作”课开在大三。至于带研究生,他想,喜欢中文而又果真具有中文评创潜质的学生会不会成为他的研究生,乃是由缘分来决定的,非他自己所能选择,于是不存妄念。

    对话习近平

    梁晓声梁晓声

    2015年4月参加了去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会上与习近平有个简短交流。梁晓声在一采访中谈到与习近平的交流,以下为采访内容摘编:

    习总书记对梁晓声说的第一句话是:“晓声,我跟你笔下写的那些知识青年是不一样的。”“我这个人是要求自己压力越大,意志要越强。”

    站在梁晓声旁边的王安忆说:“晓声也是那样的人。”总书记就笑了。梁晓声就说:“我认为您是有两个故乡的人,书籍是您的第二故乡。”然后,总书记就说了那句话:“希望文艺家要使我们更多的青年也都有精神上的故乡。”这话其实是包括文学在内的全部人类文艺存在的意义和价值。[7]

    如何理解寂寞 

    寂寞是对人性的缓慢的破坏。寂寞相对于人的心灵,好比锈相对于某些容易生锈的金属。但不是所有的金属都那么容易生锈。金子就根本不生锈。不锈钢的拒腐蚀性也很强。而铁和铜,我们都知道,它们极容易生锈,像体质弱的人极容易伤风感冒。 [12] 
    大学正是一个寂寞的地方。大学的寂寞包藏在许多学子追逐时尚和娱乐的现象之下。所以他们渴望听老师以外的人和他们说话,不管那样的一个人是干什么的,哪怕是一名犯人在当众忏悔。似乎,越是和他们的专业无关的话题,他们参与的热忱越活跃。因为正是在那样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的寂寞获得了适量地释放一下的机会。
    寂寞还有更深层的定义,那就是——从早到晚所做之事,并非自己最有兴趣的事;从早到晚总在说些什么,但没几句是自己最想说的话;即使改变了这一种境况,另一种新的境况也还是如此,自己又比任何别人更清楚这一点。如果这样的一个人,心灵中再连值得回忆一下的往事都没有,头脑中再连值得梳理一下的思想都没有,那么他或她的人性,很快就会从外表锈到中间。 [12] 
    知识给予知识分子之最宝贵的能力是思想的能力。因为靠了思想的能力,无论被置于何种孤单的境地,人都不会丧失最后一个交谈伙伴,而那正是他自己。自己与自己交谈,哪怕仅仅做这一件在别人看来什么也没做的事,他足以抵抗很漫长很漫长的寂寞。
    而最强大的寂寞,还不是想做什么事而无事可做,想说话而无人与说;而是想回忆而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是想思想而早已丧失了思想的习惯。这时人就自己赶走了最后一个陪伴他的人,他一生最忠诚的朋友——他自己。[8]

    主要作品/梁晓声 编辑

    短篇小说
    《父亲》
    《天若有情》
    《白桦树皮灯罩》
    《死神》
    中篇小说《今夜有暴风雪》
    《人间烟火》
    长篇小说《浮城》
    《一个红卫兵的自白》
    《从复旦到北影》
    《雪城》
    《生非》
    《恐惧》
    《泯灭》
    影视剧《年轮》
    随笔集《郁闷的中国人》
    社会学著作《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 

    作品风格/梁晓声 编辑

    梁晓声梁晓声
    他的创作风格归纳为:现实主义的英雄化风格,现实主义的平民化风格,现实主义的寓言化风格。
    梁晓声的知青小说《知青》表现了悲壮的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特点,充满激情是这个阶段的创作风格。他的的小说《知青》展示了特殊年代的年轻人特有的痛苦中的困惑、困惑中的思索、思索后对自身及过去经历的肯定,梁晓声因此也是“青春无悔”型知青文学的典型代表。

    当中国走上现代化建设之路,社会开始转型的时候,精英文学逐渐走向边缘,世俗化的文学日益兴起,梁晓声的作品在关注知青这一群体的生存状态的同时,开始将目光投向了社会最底层的平民生活。与其他作家寻找平民身上的劣根性不同,梁晓声更多的是从平民立场出发,去描写平民的日常生活,表现他们在艰苦的社会环境中所具有的正直和善良本性,将人们心灵光辉的一面展现出来。在《人间烟火》、《父亲》中,表现出的是梁晓声平和的平民化创作风格。

    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引入,社会经济迅速发展,商品大潮冲击着固有的价值观。而梁晓声则以他的社会责任感,对人民灼热的情感,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依然勤奋地在文学园地里笔耕不辍,接连创作出大量紧扣时代、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与深刻反响的小说、散文等艺术形式丰富多样的作品。《浮城》这部作品犹可感受到梁晓声本人的内在精神品格的提炼与追求、脉搏的热烈跳动,这时的梁晓声运用寓言式的描写对社会及人性的丑恶进行无情的剖析,表现出了冷峻的创作风格。 

    成就荣誉/梁晓声 编辑

    1982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获全国短篇小说奖。
    1984年《今夜有暴风雨》获全国中篇小说奖。
    1983、1984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和《父亲》分别获全国短篇小说奖。
    1985年《今夜有暴风雪》获第五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
    1988年《雪城》获第六届中国电视剧金鹰奖。
    2001年《双琴祭》获《小说月报》百花奖。 
    2006年梁晓声被评为“全国师德标兵”。
    2010年12月11日,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作家文摘报社举办的首届“《作家文摘》阅读人物”评选结果正式揭晓。梁晓声入选“阅读人物”。
    2011年4月12日上午,北京首届阅读季正式启动,聘请梁晓声担任北京读书形象大使。
    “2013年度中国散文年会”评选活动梁晓声《龙!龙、龙》获得一等奖。

    人物评价/梁晓声 编辑

    有自己的力量
    文学评论家张颐武这样评价他:二十多年来中国和世界的变化让我们改变得太多太多,但梁晓声式的慷慨陈词依然有自己的力量在。我们仍然可以从梁晓声这里得到一种真正的满足,梁晓声仍然能够给他的读者想要的东西,是一位关爱学生的教授。
    平民代言人
    活跃在当今中国文坛的作家梁晓声一直被当作是平民的代言人,通过他的作品人们看到了生活在社会下层的小人 物的酸甜苦辣,他们的追求及幻灭,他们的执着与无奈,他们的默默无闻所孕育的愤怒和反抗。
    梁晓声辛辣讽刺了那些社会转型时期,利用社会背景、职位、权力谋取私利暴富起来的一批“新贵们”,既揭露了他们致富手段的卑鄙,也揭示了他们精神生活的苍白。相反,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虽然终日为生计所奔波,但却享受着精神生活上的充实。在这种层面上,反映了梁晓声在“灵与肉”、“物质与精神”的二元对立中的抗争与回归,主张回归质朴、知足、正义的人性,摒弃那冷冰冰的理性,那装饰得漂亮的诺言。 —— 《21世纪你应关注的中国人》
    精神旗帜
    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期的中国文坛,梁晓声是叱咤风云的人物。1982年,他的短篇小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横空出世,不知感动了多少中国人。小说所张扬的审美刺激和愉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对于那些高举理想主义旗帜,与现实世界无法和谐相处的青年来说尤其如此。对于理想主义来说,这个世界当然无法满足膨胀的主观意志。而贯穿于世纪80年代的,就是慷慨悲歌的理想主义。梁晓声无疑是这一思潮的旗手之一。
    短篇小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中篇小说《今夜有暴风雪》和长篇小说《雪城》,写满了数十万北大荒兵团战士理想主义的追求,“人定胜天”的浩然正气使他们在艰苦卓绝的现实生活面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包括青春和生命),但他们从来没有在恶劣环境下低过头,有的只是对命运的无怨无悔地抗争。不管是在北大荒,还是回城之后,他们始终被内心的理想主义激情驱使着,在人生的荆棘之途上大踏步地前进。这引起了无数读者的强烈共鸣,因为当时中国有的是用理想主义锻造出来的四肢和头脑。他们都有过与梁晓声类似的心路和经历。
    梁晓声从1968年到1975年曾有7年的北大荒经历;他的这些小说号称“北大荒”小说系列。他的同龄人不只是在
    梁晓声北大荒,就是在“南大荒”、“西大荒”、“东大荒”,不是兵团战士,就是知识青年。战士的大无畏和青年的豪迈交织出了那个时代。在梁晓声写小说时,在无比严酷的现实面前,他们的理想主义已经受到了相当的挫折,甚至已经破灭。但他们不愿意相信,或者说还不甘心;仿佛还要再忍受一次,再奉献一次,再试验一次。在临死之前得到一个最后的确切证明,他们还需要一剂强心针,促使他们心中无比珍视的理想主义回光返照,再美一回,再辉煌一把。梁晓声的作品就是这样的强心针,从短篇到中篇到长篇,一次更比一次强,仿佛他要把全中国青年心中的理想激情彻底用完,只有用这种激情方式才能祭奠他们曾被激情点燃又被焚毁了的青春。
    有人甚至喊出1984年是“梁晓声年”
    正是如此庞大、浩荡的民意,1982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获得了全国最佳短篇小说奖,1984年《今夜有暴风雪》获得了全国最佳中篇小说奖,这一年他的另外一篇感人肺腑的作品《父亲》同时拔取了短篇小说奖的头筹。有人甚至喊出1984年是“梁晓声年”。从当年的一些评论文字中,我们可以见出如何风靡一时的“梁晓声效应”。
    《雪城》以电视连续剧的形式通过大众媒体,走向了千家万户,尤其是刘欢激情演唱的主题歌更是传遍大江南北,使梁晓声的声誉达到了顶峰。我读这部小说之前,先看的电视。当时我正在上大学,几乎天天跑到宿舍楼的传达室去,扎在同学堆里,看这部片子,几乎一集不落。白天,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少年人,在一起时总要聊聊《雪城》。在各种形式规模的文艺晚会上,在卡拉OK厅里,在大街小巷,在湖边桥头,你随时可以听见嘹亮的男高音,“天晴了,天晴别忘戴草帽;下雪了,下雪别忘穿棉袄”。有时是独唱,有时是合唱;听的人,唱的人,有时都会热泪盈眶。??
    他现在最想告诉大家的是:如何作为一个正常人去生活
    物极必反,梁晓声的可贵和高明之处在于,他预见到这也是理想主义在中国的极致,《雪城》是最后一搏。接下来发生的事,使他这个老牌理想主义者不得不挥泪向理想主义告别。谁如果还要高唱理想主义,或者说不把理想主义从意识形态身上剥离出来,那就是徒劳的挣扎和良知的出卖。
    梁晓声陷入了反思,这种反思由两个方向展开。一个是历史层面,另一个是文本层面。从前者来说,他觉得中国的理想主义应该终结了。这仿佛是主动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他写了电影剧本《保尔·柯察金》,通过解构保尔·柯察金这个影响中国几代人心灵的理想主义英雄形象,解构了他自己的理想主义情结,从而使自己轻松下来,他开始以平常人的心态去思考人生和社会中的常态以及隐含在常态下的问题和危机。

    从后者来说,他痛感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承担了过于庞大的任务,被挤压得没有自我反照和发展的空间和机会。拿他自己来说,他在写作时,只管让自己的笔冲锋陷阵、尽情燃烧,缺乏对文学本身的思索和探索,从而使作品在形态结构上和叙事模式上严重地自我重复。他想的是如何以从容的心态在文体上做一些新的尝试和突破。

    他的探索和转变使我这样铁杆的梁晓声迷不知所措甚至大失所望,因为我的理想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梁晓声那样的作家通过作品造就的,而他把我们装在理想主义的网罗中后,自己却要离我们而去,我们怎能忍受?梁氏《保尔·柯察金》在播出前后,都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肯定一方和否定一方,意见都相当激烈。读者在说梁晓声时,都是力图在为自己的心灵寻找出路。

    为此,梁晓声调入了比较稳定的大学,在更加讲究地从事创作的同时,他发现讲课也是他早应该从事的职业,他为大学生们开设“文学作品欣赏”课程,从而以更加直接的方式,通过言传身教,去培养青年的人文思想。他现在最想告诉大家的是:如何作为一个正常人去生活。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8-12-05
    [2]^引用日期:2018-12-05
    [3]^引用日期:2018-12-05
    [4]^引用日期:2018-12-05
    [5]^引用日期:2018-12-05
    [6]^引用日期:2018-12-05
    [7]^引用日期:2018-12-05
    [8]^引用日期:2018-12-0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2-05 16:19:41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