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梅品

    《梅品》由宋朝张功甫撰写于1194年,专门介绍如何欣赏梅花。与南宋诗人范成大写的《梅谱》两者互相呼应,成为梅文化的两朵奇葩。《梅品》收集在宋末元初著名文人周密(1232—1298)的笔记专著《齐东野语》之中,全文共600余字。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梅品 作者: 张镃
    朝代: 南宋 文学体裁: 辞赋

    目录

    关于作者/梅品 编辑

    张镃(1153—1212),字功甫,一字时可,号约斋,南宋临安(今浙江杭州)人。是南宋抗金名将张俊的曾孙,官奉议郎,直秘阁,权通判临安府事,终左司郎官。开禧初,曾参与谋诛“开禧北伐”的败臣韩*胃,未成,滴桐川,再谪象台,嘉定四年以后事。

    他能诗善画,诗集有《南湖集》,绘画则擅长竹石古木,从杨万里为《南湖集》作序可知,他与杨万里交情颇深,杨万里是南宋著名诗人,同时也是擅长赏梅吟梅的咏梅诗人,二人一为咏梅高手,一为品梅专家,二人的深厚友谊恐怕与南宋兴盛的梅花文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梅品》原文/梅品 编辑

    梅花为天下神奇,而诗人尤所酷好。淳熙岁乙巳,予得曹氏荒圃于南湖之滨,有古梅数十散辍,地十畆。移种成列,增取西湖北山别圃红梅,合三百余本,筑堂数间以临之,又挟以两室,东植千叶缃梅,西植红梅,各一二十章,前为轩楹如堂之数。花时居宿其中,环洁辉映,夜如对月,因名曰玉照。复开涧环绕,小舟往来,未始半月舍去。自是客有游桂隐者,必求观焉。顷者太保周益公秉钧,予尝造东阁坐定,首顾予曰:“一棹径穿花十里,满城无此好风光。”盖予旧诗尾句。众客相与歆艳。于是游玉照者又必求观焉。值春凝寒,反能留花,过孟月始盛。名人才士,题咏层委,亦可谓不负此花矣。但花艳并秀,非天时清美不宜,又标韵孤特,若三闾、首阳二子,宁桥山泽,终不肯頫首屏气,受世俗湔拂。间有身亲貌悦,而此心落落不相领会,甚至于污亵附近略不自揆者,花虽眷客,然我辈胸中空惆,几为花呼叫称寃,不特三叹而足也。因审其性情,思所以为奖护之策,凡数月乃得之。今疏花宜称、憎嫉、荣宠、屈辱四事,总五十八条,揭之堂上,使来者有所警省,且示人徒知梅花之贵而不能爱敬也,使与予之言传布流诵亦将有愧色云。

    花宜称,凡二十六条

    为澹阴;为晓日;为薄寒;为细雨;为轻烟;为佳月;为夕阳;为微雪;为晚霞;为珍禽;为孤鹤;为清溪;为小桥;为竹边;为松下;为明牕;为疏篱;为苍崖;为绿苔;为铜瓶;为纸帐;为林间吹笛;为膝上横琴;为石枰下棋;为扫雪煎茶;为美人澹妆篸戴

    花憎嫉,凡十四条

    为狂风;为连雨;为烈日;为苦寒;为丑妇;为俗子;为老鸦;为恶诗;为谈时事;为论差除;为花径喝道;为对花张绯幙;为赏花动鼓板;为作诗用调羹驿使事

    花荣宠,凡六条

    为烟尘不染;为铃索护持;为除地镜净、落办不淄;为王公旦夕留盻;为诗人阁笔评量;为妙妓澹妆雅歌

    花屈辱,凡十二条

    为主人不好事;为主人悭鄙;为种富家园内;为与麄婢命名;为蟠结作屏;为赏花命猥奴;为庸僧牎下种;为酒食店内插瓶;为树下有狗矢;为枝下晒衣棠;为青纸屏粉尽;为生猥巷秽沟边。

    梅品终 。

    《梅品》解读/梅品 编辑

    第一部分是序,谈及作者购地植梅造园的过程,梅园建得相当出色,用他自己的诗句来描绘,便是“一棹径穿花十里,满城无此好风光”,竟招引来赏梅客人络绎不绝,更有名人才士题咏风雅,然而,在客人当中也有品梅不得要领,缺乏赏梅的基本文化素养,“胸中空洞”,“而此心落落不相领会,甚至于污亵附近,略不自揆者”。为了使客人们更好地品玩梅花那高洁淡雅、“标韵孤特”的脱俗神韵,特别是使那些“徒知梅花之贵而不能爱敬”的庸俗之辈“有所警省”,他特列出品梅的58条基本标准,高高地张贴在梅园的主体建筑“玉照堂”当中。

    第二部分是正文。

    第一个方面是“花宜称”26条。“宜称”(读yl、chen),合适,相称。“花宜称”的意思是:对于赏梅品梅最合适、最相称的条件。这26条分别是:淡阴,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霞,珍禽,孤鹤,清溪,小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苍崖,绿苔,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上横琴,石抨下棋,扫雪煎茶,美人淡妆簪戴。

    第二个方面是“花憎嫉”14条。“憎嫉”,厌恶,憎恨。“花憎嫉”的意思是:对于赏梅品梅来说最令人厌恶和憎恨的事情是:狂风,连雨,烈日,苦寒,丑妇,俗子,老鸦,恶诗,谈时事,论差除,花径喝道,花时张绯幕,赏花动鼓板,作诗用调羹驿使事。

    第三个方面是“花荣宠”6条。“荣宠”,光荣,荣耀,尊崇,恩宠。“花荣宠”意思是:对于赏梅品梅来说,最使梅花感到荣耀和尊宠的事情是:烟尘不染,铃索护持,除地径净,落瓣不测,王公旦夕留盼,诗人搁笔评量,妙妓淡妆雅歌。

    第四个方面是“花屈辱”12条。“屈辱”,委屈和耻辱。“花屈辱”意思是:对于赏梅品梅来说最使梅花感到委屈和耻辱的事情是:主人不好事,主人悭鄙,种富家园内,与粗碑命名,蟠结作屏,赏花命猥妓,庸僧窗下种,酒食店内插瓶,树下有狗屎,枝上晒衣裳,青纸屏粉画,生猥巷秽沟边。

    统览(梅品)58条,看出作者谈论梅的角度是如何欣赏与品玩梅花的。“品”者,‘标准规格也:这58条标准,花宜称、花荣宠为欣赏梅花时应具备和追求的标准,花憎嫉、花屈辱则为掀酸梅花时应避免和忌讳的标准。58条标准中尤以“花宜称”26条最为重要,也最有价值。

    深入研究这58条赏梅标准,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条目标准的设立,是以两宋繁荣兴盛的梅文化为深厚根底的。从“佳月”、“夕阳”、“晚霞”、“孤鹤”、“清溪”诸条目,我们可以联想到以“梅妻鹤子”著称的北宋咏梅诗人林逋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而“微雪”、“诗人阁笔评量”等条目,又令我们吟诵起宋人卢梅坡的《雪梅》:“梅雪争春未肯降,诗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从“美人淡妆簪戴”、“妙妓淡妆雅歌”等条目,则可以使我们隐约看到唐宋时代盛行的梅花妆与簪梅等生活习俗;而从“林间吹笛”、“膝上横琴”等条目,我们又似乎听到了宋人吹奏古笛曲《梅花落》和古琴曲《梅花三弄》的袅袅余音。三.从《梅品》看南宋赏梅活动的审美特色

    梅花欣赏是以梅花为审美对象的一项审美活动,深入分析《梅品》的58条赏梅标准,我们可以归纳出南宋赏梅活动的四大审美特色:一是重视天时与良辰,二是讲究环境与配置,三是突出花品与人品,四是追求雅趣与脱俗。

    一、重视天时与良辰

    梅花是一种具有生命的自然之物,赏梅也是一种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之中进行的高雅的审美活动。梅花欣赏与诗歌、绘画等审美欣赏活动相比,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较多地受自然条件和天时景象的影响。

    古人常把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相提并论,认为四者兼而得之实乃人生一大幸事。作者也认为理想的赏梅活动应该四者兼并,因为“花艳并秀,非天时清美不宜”,只有在特定的天时良辰的烘托渲染之中,欣赏者才能获得梅花景观的最佳状态和最佳趣味。

    《梅品》对最适宜于赏梅的天时良辰归纳如下:淡阴,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霞;反之,最不适宜赏梅的天时气候是:狂风,连雨,烈日,苦寒。

    二、讲究环境与配置

    由于赏梅是在特定的园林自然环境之中进行的,因此,组成这种环境背景的各类园林造景因素(如山水、植物、建筑、动物等)的布置与安排,对于提高赏梅活动的高雅韵致和诗画情趣,往往起着关键作用。

    能诗善画的作者是深谙此理的。他在《梅品》中对最适宜于赏梅的环境背景配置归纳如下:珍禽,孤鹤,清溪,小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苍崖,绿苔,烟尘不染,铃索护持,除地径净,落瓣不淄:反之,在赏梅环境中最杀风景的环境背景是:老鸦,丑妇,庸僧窗下种,酒食店内插瓶,树下有狗屎,枝上晒衣裳,生猥巷秽沟边。

    三、突出花品与人品

    中国古人赏花历来强调从花的色香韵姿等审美客体的自然特征中,去把握和感悟审美主体所崇尚的某种人格精神,南宋的(梅品)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确凿的例证。

    在“序”中,他特别提到梅花的品格,并以三阎大夫屈原和首阳二子伯夷、叔齐的人格美与梅花的品格相比,曰:梅花“标韵孤特,若三国大夫、首阳二子,宁搞山泽,终不肯俯首屏气,受世俗煎拂。”然而在赏梅的客人中却常常有“徒知梅花之贵而不能爱敬”的庸俗之辈,这种人缺乏赏梅的起码文化素养,甚至做出“污亵”梅品的劣迹,令梅园主人几乎要为梅花“呼叫称冤”!为了使赏梅的客人们更好地感悟品味梅花那高标清逸的品格与神韵,他决意撰写《梅品》,揭之堂上,使来者有所警省。”

    《梅品》“花屈辱”12条中,还专门提到有三种人的梅园由于人品鄙劣而不宜从事赏梅活动,这三条是:主人不好事,主人悭家园内。

    四、追求雅趣与脱俗

    为了不负梅花那疏影横斜、高洁清逸的姿韵与品格,作者格外重视赏梅活动中审美主体(赏梅人)的具体欣赏活动方式,力求使赏梅人的审美欣赏活动能够体现出两宋繁盛的梅文化所熏陶出来的高雅脱俗的趣味。

    《梅品》对于南宋赏梅者的各种高雅的欣赏活动方式归纳如下: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上横琴,石抨下棋,扫雪煎茶,美人淡妆簪戴,王公旦夕留盼,诗人搁笔评量,妙妓淡妆雅歌:反之,最令赏梅者忌讳和厌恶的庸俗之举是:俗子,恶诗,谈时事,论差除,花径喝道,花时张绯幕,赏花动鼓板,作诗用调羹驿使事,与粗婢命名,蟠结作屏,赏花命猥妓,青纸屏粉画。

    《梅品》赏鉴/梅品 编辑

    来源:《园林》杂志    作者:朱云岳

    国人对梅花的观赏始于汉初,盛于南北朝,至今约有两千年的历史。南宋时期出现了范成大的《梅谱》、宋伯仁的《梅花喜神谱》和张的《梅品》3篇梅花专著。这3篇著作,从3个不同的侧面,各具特色地成为我国古代梅文化的宝贵典籍。《梅谱》详实地记录了当时江南所植梅花品种性状及栽培嫁接和应用的技艺,堪称一篇有关梅的科技文献;《梅花喜神谱》以木刻版画的形式体现了梅的精神面貌,并配以诗咏,是一部罕见的艺术珍品;《梅品》则是从美学的思想高度阐述了人们在赏梅活动中的若干取舍标准。

    《梅品》问世至今已逾800年,其文字时常为学者引述,其精髓在国内外造园实践中多被应用。然而真正对其进行系统的学术研究者,却甚鲜见。可喜的是北京陈秀中先生率先对此作了较深入细致的探究。他把《梅品》若干古籍版本进行校勘,整理出《梅品》的最新校订本,并在《北京林业大学学报》1995年9月号上刊发了“《梅品》校勘、注释及今译,《梅品》——南宋梅文化的一朵奇葩”两篇学术论文。实为梅文化学术研究做了极有意义的工作。

    笔者近读彭立勋教授《美学的现代思考》一书,在有关审美的三种因素的论述中写到“……美学和艺术研究的任务就是要在审美客体、审美主体、审美环境的互相作用中间来研究审美意识、审美心理及其发展的规律性,这样我们才能对审美意识乃至艺术现象作出科学的解释。”饶有兴味的是,800年前的张在给品梅这一具体审美行为界定取舍要点时,恰与这一现代美学观点相契合,也正是以这三方面因素为准绳来进行评判的。

    《梅品》之审美主体因素

    《梅品》的品字,是品味、品赏的意思。既是品赏,必有高下优劣的评判。而作出评判的是人,那么人当然就是审美主体。而人与人各不相同,他们的社会地位、生活经验、文化修养、心理特点都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他们审美态度上。所以《梅品》首先指出最适合参与赏梅活动的人有:林间吹笛者、膝上横琴者、石枰下棋者、扫雪煎茶者、美人淡妆簪戴者……可以看出,上述这一人群,多属知识阶层,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他(她)们的这些行为,给赏梅活动增添了风采,丰富了内涵,赋予了韵味,所以命题为“花宜称”。另有几种为作者嘉许的人和事是:王公旦夕留盼,诗人搁笔评量,妙妓淡妆雅歌……王公显贵是社会上层,诗人是名士文人,歌妓是有一定技艺的艺人。

    这一群人参与赏梅活动会使梅花感到荣耀,受到恩宠,这充分表明作为士大夫阶层的张不可避免地带有一定的社会局限性。与之相反,今天赏梅早已成为大众性的文化游赏活动了。

    再看作者憎嫉的人有:丑妇、俗子、庸僧、猥妓、奸鄙的主人、暴发产……这是一群粗俗的下等人或为附庸风雅的有钱人,他们往往在赏花时张挂上红色的帷幕,在花径里喝道行车,使乐人吹拉弹唱……这类人自然不能真正去欣赏梅花的高雅风韵,只是大煞风景罢了。这里应该指出的是,时至今日在人们赏梅活动中仍有此类不和谐音符出现:如在花下打闹笑骂,在树干上刻字留念,为了照相而任意攀花爬树,在树下大吃大喝,乱扔垃圾……希望这等不文明现象今后不再发生,以免800年前的张见到又将三叹而不已。

    《梅品》之审美客体因素

    审美客体也就是审美对象。赏梅活动所赏对象是梅,梅是作为审美客体而存在,没有它,人的审美活动不能成立,所以梅是《梅品》中审美因素的另一方面。

    能为人们观赏的梅,大致可分为村梅、园梅、盆梅、瓶梅四类。村梅是山村野外零星独生的梅树,它崖头俯探,水畔横倚,自然生发未经修剪,具有一种纯天然的美。古人踏雪寻梅,多数寻觅的是这种梅树。陆游《卜算子》词中有“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所写的正是这种意境。另一类是园梅,人们辟地建园,经过规划设计,无论树种的组合、景物的配置皆合规范,这就是经过人工整饰的梅园。这类梅园往往是逶迤数里,繁花千树,花开时如霞似雾,远近飘香,人们形象地称之为“香雪海”。清康熙帝有“缤纷开万树,相对惬良辰”诗句咏邓尉之梅。近代文人林纾有一篇散文《记超山梅花》,写得情景交融令人回味。更有一类是植于盆盎之内的梅花盆景,也就是盆梅。这种盆梅,全按人意愿,修剪捆扎成形,虽百年老桩亦可缩龙成寸,陈列于几案之上,供人朝夕赏玩。但往往有人为造作、尽失天真的弊病。清人龚自珍曾作《病梅馆记》描写因匠人之过分造作而成病梅的事。虽属托物喻人、借梅讽世,然而其见解用之于艺梅,也正合复归自然之道。瓶梅为插花艺术之一类,瓶梅插花有其特定的审美要求,正如陈俊愉教授在《巴山蜀水记梅花》一文中所指出:“梅花插瓶宜古、宜拙 宜疏、宜斜,当选单一品种,如更能与瓶及放置之环境调和尤妙。’简短数语道出瓶梅插花艺术之要义。当然,以梅花为题材所创作的诗、文、画、摄影等文学艺术作品,也应纳入其审美范畴。

    《梅品》中所论的梅应为园梅。作者在序言中说得很清楚:他先得荒圃一处,内有古梅数十株,后又辟地10亩,陆续移栽了江梅、缃梅、红梅共3百余本,并构堂、建轩、筑径、开涧,在堂轩之上缀以楹联、匾额,使小艇游巡于溪涧……这当然是一所经过精心策划而成、具有一定规模的梅园了。依此可见,作者对审美客体因素的注重和讲究。首先他要求梅树的品种丰富多样,花色红白相间深浅有变化,栽植得疏密有致,成行者有序列之美,散植者有自然之趣。树龄上讲求有绿苔纷披的古树,也要有烟尘不染的新株,这样能使人在领略到苍老古拙的韵味同时,又能感受到一种健壮清新蓬勃向上的精神。他还在花树之巅缀以铃索,微风徐来之际,铃声叮叮作响,有如闻天乐之妙趣。反之,生长在简陋巷陌和污浊水沟边的梅,树下有动物粪便,枝上晾晒衣物,这一类梅树便失去了品赏的意义了。

    《梅品》之审美环境因素

    就审美环境因素来讲,有大的社会环境,有具体的审美环境两方面。大的社会环境对审美心理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社会繁荣,国民素质普遍提高,人们都希望有美的精神享受,这就为赏梅活动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张所处的时代南宋,虽说比不上北宋开国初中期的国力强盛,但仍能偏安于江南鱼米之乡。人文风物堪称丰茂,加之君主达官皆有治园游赏的风尚,也就为发展梅文化提供了较好的社会基础。

    《梅品》对审美环境尤为注重,在这方面着墨最多,从天到地一一列举。他认为,淡淡的阴、微微的雪、轻轻的烟、薄薄的寒、细细的雨和清晨的旭日、傍晚的落霞还有明朗的夜月,这些才是赏梅的最佳环境因素。反之,如狂风暴雨、烈日苦寒就绝非赏梅的适宜环境了。

    对梅林周边的事物他也十分讲究,如清溪畔、小桥边、竹旁松下、明窗疏篱……这些都是给赏梅配上了优美的环境烘托。他所厌恶的是赏花时在树头张挂起有色的屏幕,随便在树枝上晾晒衣物,树下堆有污秽之物……这只能有损人们的审美情绪了。在这里联想到北宋文学家欧阳修有一首《I临江仙》词,前半阙“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词作者把诸多美的事物有机地连在一起,烘托出一种意境。词中一字不写人的感受,而读词者的心头不觉滋生出一种审美的情绪,有如琴弦被人悄然拨动……

    《梅品》四事五十八条,虽未能按照上述审美三要素加以分列,其内容无一不和现代美学的审美法则相吻合。虽然由于作者所处时代及其社会地位致使其某些观点带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瑕不掩瑜”,今天解读这篇著作,仍能给我们在理论研究和造园实践上提供可贵的借鉴。

    总之,《梅品》是古今中外欣赏梅花并进行多方剖析的杰作,不过时间已过去了800多年,今天的中华儿女,是否更欣赏红艳繁茂、如火如荼的梅花林和梅花丛呢?既要弘扬优秀传统,又要与时俱进,让我们钻研、努力吧。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中国古代文学作品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0 20:17:0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