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精心

点击认领
请用一段简单的话描述该词条,马上添加摘要

步步精心 - 小说情况

  中文书刊网原创小说,暂在点击量测试中,作者肖婉,曾用名冷梦殇。

步步精心 - 作者介绍

  冷梦殇,原名陈玉婷,现就读于西安五环中学。是一个梅花般坚强的女孩。喜欢用或舒缓或热烈的音乐来阐释对人生的理解和对生活的热爱;喜欢在笔尖和影视剧所营造的世界中找寻自己的身影,与主角们一同聆听心的声音,体味人生百态。

  最喜欢的想去的地方:意大利

  喜欢听的歌:偏感伤点的

  喜欢看的书:类似《步步惊心》的悲情小说

  喜欢的颜色:淡蓝色、白色 喜欢的口味:辣味偏多的

  喜欢的运动:羽毛球

  喜欢的乐器:钢琴、古筝

  喜欢说的话:船到桥头自然直

步步精心 - 其他作品

  古代言情

  《繁华梦》系列

  《梦落繁华》(连载中)

  《情若似花落》(未发表)

  《木兰花开》(未发表)

  都市言情

  《欲都》(未发表)

步步精心 - 内容简介

  若曦是倔强的、任性的女子,和阿哥斗嘴、和格格打架,连康熙都笑说她是“拼命十三妹”。这样一个女子原本是繁华都市的一名白领,却因一脚踏空而穿越了时空的隧道进入清朝著名的“九子夺嫡”时期。

  她看透所有人的命运,却无法掌握自己的结局,个人情感夹杂在争斗中备受煎熬。经历几番爱恨嗔痴,若曦身心俱疲再也支撑不住,临终前,她彷佛听到一阵歌声,引她入梦……

  多年后,如梦初醒的她再次与心中的挚爱相遇,却被当作替身送入皇宫。曾经的爱人,近在咫尺,但却恍如天涯之隔。

  相思相望不相亲之后,她们能否找回彼此的曾经?

  失而复得的缘分,会带给两人怎样的意外惊喜?

  无疾而终的爱情,又会有如何的结局?

  看马尔泰·若曦重回皇宫演绎另一段步步惊心的后宫之战,体验不一样的步步倾心。

步步精心 - 精彩章节

  楔子:嗔痴恨念而是载,寸寸相思都成伤。

  梅花刚落尽,三两枝性急的杏花,已经灼灼地挑在雨幕里,嫩白的花瓣托着娇黄的花蕊,柔和而清新。许是靠着温泉的原因,地热较盛,近湖的几株杏花开得尤其好。一泓乍暖还寒的春水,映着岸上堆雪繁花,笼罩在轻纱似的烟雨中,春意盈盈。

  巧慧打伞扶我赏了会花道:“小姐,近日你精神差了很多,经不得雨中久站,回去歇着吧!这花谢了还会开的。”我心中暗叹了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面上却笑应道:“走吧!”

  进屋子让巧慧磨墨,凝神练了好几篇字,心中的思念方稍缓。手里随意握着鼻烟壶,身上搭着条薄毯静看门外一川烟雨。那天的雨要比现在大得多,他披着黑色斗篷从漫天大雨中走进来,无意中却替我化解了一场冲突。当时彷似未留意的一幕幕,都在一遍遍的回忆中变得无比清晰。我甚至能记起他斗篷内微湿袖口的花纹。

  拿起鼻烟壶,细看了一回,再次忍不住笑起来。笑声未落,心情却忽似门外烟雨,迷迷蒙蒙起来,三只打架的小狗,一个芳魂已逝,一个幽禁,一个在这里静坐等候花落。

  “主子!”沉香轻轻摇醒我道:“主子累了上床歇息吧!这儿正对着风口,容易着凉。”我摇摇头道:“我不困。”沉香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笑说:“有话就直说吧!”沉香道:“要不要请大夫看一下,奴婢看主子最近时常打盹,有时刚说完话,一转头已经睡着。奴婢听说……听说有喜时多眠。”我微微一下,再无话。

  身子越来越懒,晚上常常似睡似醒至天明,白天却经常说着说着话就走神,自个什么都不知道。连十四都觉得不对劲,吩咐着请大夫。拖延了几日,终是没有拗过十四,让大夫来看。

  换了三四个大夫却都说的是同样的话,“油尽灯枯。”十四由最初的惊怒交加,不能相信到最后的哀悯怜惜,巧慧背过我只是抹泪,一转头还要笑对我。我握着巧慧的手,心内歉疚,她送走了姐姐,如今又要送我走,苦楚非同一般。

  手上力气渐小,每天已练不了几个字。思念无处可去,从心里蔓延到全身,日日夜夜,心心念念不过是他。离开他才知道我身上满是他的烙印,写他写的字,饮他喝的茶,用他喜欢的瓷器式样,喜欢他喜欢的花,讨厌大太阳,喜欢微雨……

  我愣了好一会,吩咐道:“帮我研墨。”巧慧陪笑劝道:“今日就别练了,等明日好些了再写。”我道:“我要写封信,你帮我准备笺纸。”

  沉香扶我起身,我默默想了会,持笔而书,停停写写,写写停停,大半日才写好。

  胤禛:

  人生一梦,白云苍狗。错错对对,恩恩怨怨,终不过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所难弃者,一点痴念而已! 当一人轻描淡写地说出“想要”二字时,他已握住了开我心门的钥匙;当他扔掉伞陪我在雨中挨着、受着、痛着时,我已彻底向他打开了门;当他护住我,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时,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之后是是非非,不过是越陷越深而已。

  话至此处,你还要问起八爷吗?

  由爱生嗔,由爱生恨,由爱生痴,由爱生念。从别后,嗔恨痴念, 皆化为寸寸相思。不知你此时,可还怨我恨我?恼我怒我?紫藤架下,月冷风清处,笔墨纸砚间,若曦心中没有皇帝,没有四阿哥,只有拿去我魂魄的胤禛一人! 相思相望不相亲,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曲阑深处重相见,日日盼君至。

  若曦

  又仔细看了一遍,封好,在信封上写道:“皇上亲启”。

  第四日清晨,特意让巧慧帮我穿了旧衣。心里似喜似悲,只是盯着窗外发呆。十四来看我时,被我借口想歇息打发走了。

  日头渐高,当空,西斜,我心情一点点黯淡。当天地拉拢世间最后一缕亮光时,整个人也彻底陷入黑暗中。

  巧慧看我直勾勾盯着窗外不言不动,低声问:“小姐是在等皇上吗?”

  我喃喃道:“他不肯见我,不肯原谅我。他原来如此恨我,竟连最后一面也不肯见。不!他肯定连恨都没有,只是觉得不相关,不关心,不在乎而已。”

  巧慧捂住我嘴,一面替我擦泪一面道:“也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朝堂上的事情很难说,被绊住了也是有的。皇上不会不见小姐的。”我心头忽跳出一线希望,紧握着巧慧手问:“他还是会来的,对吗?”巧慧拼命点头:“会的,一定会的。”

  又是一天漫长的等待,一分一秒都过得那么慢,我希望时间快一点,让他出现。可紧接着又开始觉得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他还未出现,怎么就已是下午?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他出现。

  他,不会来了,他终是恨我。

  难得的好睡,醒来时天已透亮,巧慧看我睡得香甜,眉头舒展了许多,问我穿什么。我道:“那件月白的,袖口绣着木兰花的。”巧慧依言服侍我穿好,又替我插好发簪,戴好耳坠。我仔细打量着自己,因为脸瘦了,显得眼睛格外大,肤色份外苍白,越发衬得眼瞳漆黑。巧慧看我皱眉,忙替我扑了些胭脂上去,却没什么好转。罢了,女为悦己者容,没有悦己者,装扮的再美丽又有何用?

  巧慧和沉香把我扶到窗边,倚在她肩头闭上眼睛,享受着最后的一缕温暖,却晕沉沉又睡了过去。

  恍恍惚惚间,觉得有人坐在床旁,轻抚我的脸颊,温柔怜惜,心中大喜,叫道:“胤禛,你来了?”十四微愣,应道:“是,我来了。”是胤祯,而非胤禛。喜悦迅速散去,悲伤没顶而来。

  十四笑问:“弹胡西塔尔的琴师来了好几天了,要听吗?”我想了下道:“带我出去走走,杏花已经谢了吧?”十四忙命人用软兜抬我出去。

  阳春三月的太阳暖意融融,我却觉得身子越来越冷。十四在一旁边走边说:“杏花虽谢了,可桃花却开得正好。”我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一片灿若霞锦艳红桃花,迎风怒放,恣意燃烧。

  下人早已在草地上铺好毯子,十四抱我下来坐好,让我靠在他身上,静静看着桃花,“好看吗?”我轻声道:“草色堪绿染,桃花红欲然。”越发觉得冷起来,十四把我往怀里揽了下问:“冷吗?”我微摇了下头。

  不知从哪个院落响起了胡西塔尔的声音,沧桑的男子歌声远远传来,时弱时响。我听了会道:“不象维语。”

  十四道:“倒是奇怪!竟然是首藏歌,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写的。”

  我低声道:“求你件事情,一定要答应我!”十四毫不犹豫地说:“我答应!”我缓了口气道:“我不想气味难闻,我死后,立即将我火化掉,然后找个有风的日子洒出去……”

  十四未等我说完,就捂着我嘴道:“你要干什么?化骨扬灰吗?”我喘笑了两声道:“不是的。我一直希望能自由自在地来去,却关在紫禁城中一生,死后我再不要任何束缚。随风而逝多么美!埋在地下有什么好?黑漆漆的,还要被虫子吃。”十四又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

  古人就这些地方看不开,我眨了下眼睛示意不说了,十四方拿开手。“这是我的心愿,答应我吧!”十四沉默半晌,深吸口气道:“我答应!”

  一番话说完,已再无力气,静静看着头顶的桃花。十四问:“若曦,如果有来世,你还会记得我吗?”眼前的桃花越来越迷蒙,渐渐变成一团粉红烟雾,越飞越远,只有一个绝不肯回头的孤绝背影越发清楚,我喃喃道:“我会和孟婆多要几碗汤,把你们都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允禵, 好好活着,把过去都忘了,忘记八……八……”

  其时恰巧一阵风过,满树桃花簌簌而落,彷若一阵红雨而下,落得若曦满身都是,月白群衫上点点嫣红。漫天飞舞的绯红花瓣下,允禵纹丝不动地坐了良久,忽地紧紧搂住若曦,头抵着若曦的乌发,一颗眼泪顺着面颊滑下,恰滴落在若曦眼角,欲坠未坠,倒好似若曦眼中滴下的泪。

  忽强忽弱的藏歌遥遥回荡在桃花林间,“……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一章:千载春秋,花开皆为殇。

  第一节:如梦初醒,逢花开

  “你知道它有多痛吗?他把我的手按在他心口道:“你让老八如此伤我,你怎么忍心?”

  我泪珠涟涟,心一点点碎裂成粉末,欲要抱他,他推开我,走离几步道:“不许你碰朕!从今日起,朕永远不想再见你!他们休想再让朕难过!”说完,一步一晃地蹒跚而去。

  我跳下榻,赤脚紧跑了几步,手刚触及他衣袖,却又犹疑顿住,他的衣袖从我指间滑过,我扶着门框,目送他一步步远去,身子如抽去了骨架般,瘫软在地上。

  “不……不要……不要离……离开我,不要……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

  妙灵轻摇醒我,一面替我拭汗,一面问:“又做噩梦了?”

  我痛苦地睁开惊恐的双眼,眼睛无神的望着破旧的屋顶,嘴里不断喃喃自语道:“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是故莫爱着,爱别离为苦。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

  “煜儿,你怎么了?”妙灵在身旁一个早已破烂不堪的瓷碗中洗了帕子,敷在我的额头,一股沁入心脾的冰凉稍稍缓解我身体的滚烫。

  我握住她的手,缓气说:“谢谢你妙灵,我没事了,你先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

  妙灵不走,说是要照顾我,可最终还是没有拗不过我。

  我躺下身,看着一滴滴的雨珠从屋檐上掉下来,落在瓷碗中,心中百感交集。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迷。一个连我自己都无法解开的迷。

  只记得一年前当我从昏迷中苏醒之时,第一眼见到的一个蒙着面的少年。他告诉我,我叫赵煜儿,父母双亡,支身一人只为了去江南寻亲,途中遭遇山贼,是他途经此地才救下了我,只是因为其间头部遭到强烈撞击,而失去了记忆。他给了我书信,让我按照上面的指示就可以找到亲人。于是我去了江南,途间遇上了妙灵,和她做了交心的姐妹。

  谁料正逢旱灾,颗粒无收,饿殍遍野。我散尽了自己的盘缠,不仅没有帮助到更多的人,就连自己也因为没有盘缠,成了灾民中的一员。长期的饥饿使的我原本还未痊愈的身子雪上加霜,发烧便成了常有之事。

  我背过身,目光不移的看着墙上的字:“禛”。

  我不知道这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想对我来说应该很重要,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忘记了自己,却还是始终记得它。

  清晨,白茫茫的雾中,他一身黑袍,站在景山顶端俯看着整个紫禁城,我大喜,唤着他,急急的向他跑去,他却一直不回头,而我怎么跑也不能靠近他,留给我的只是一个冷漠孤绝的背影。

  “呜呜……”再一次从梦中哭醒,泪不知为何,总是止不住的流,分不清楚究竟是为何而哭,只觉得心中空着一块,怎么也填补不了。

  ················分割线··················

  光线一丝丝收拢回西边,落日半躲在云后,撒出红橙黄金,映得朵朵暮云象熔了的金子般,将半边天空化成火海。又抖落赤朱丹彤,在紫禁城连绵起伏的琉璃瓦、金顶上溅出无数夺目的亮点,白日里庄严肃穆的紫禁城笼罩在一团金碧辉煌中,宛若天宇琼台,华美不可方物。

  胤禛立在景山顶端,身子沐浴在轻柔的暖光中,俯瞰着横在他脚下的整个紫禁城,眼睛深处却空无一物,宛如荒漠上的天空:辽远、寂寞。

  十三站在身侧,看着他目光冷冽,心中不免伤感。自若曦离去后,他就一直郁郁寡欢,好似若曦的离去带走了他的全部,爱与恨都已离去,剩下的只剩一副无爱无情的躯壳。

  “皇兄,不久就到三年一届的选秀了,您……”十三知道胤禛无法忘记若曦,可是为皇家开枝散叶同等重要,他虽贵为天子,后宫佳丽三千,却都如同虚设,膝下子嗣甚少,眼下能托付政事的也仅有弘时、弘历、弘昼。

  “皇兄,太妃娘娘说,今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推了,皇家最重子嗣,望皇兄慎重!”

  胤禛眉头轻颦,很快又恢复冷淡,摆手示意十三照着勤太妃的意思办,自己转身向养心殿走去。

  十三看着胤禛的背影,无奈长叹。

  若曦,自你走后,便注定了四哥一世孤苦。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1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1
  4. 最近更新时间:2012-04-15 02:50:4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