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武王伐纣

    武王伐纣是指大约是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在进军到距朝歌七十里的牧野地方举行誓师大会,列数了商纣王的许多罪状,鼓动了军队要和商纣王决战。这时候商纣王才停止了歌舞宴乐,和那些贵族大臣们商议对策。这时,纣王的军队主力还在其他地区,一时也调不回来,只好将大批的奴隶和俘掳来的东南夷武装起来,凑了十七万人开向牧野。可是这些纣王的军队刚与周军相遇时,就掉转矛头引导周军杀向纣王。结果,纣王大败,连夜逃回朝歌,眼见大势已去,只好登上鹿台放火自焚。周武王完全占领商都以后,便宣告商朝的灭亡。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武王伐纣 时间: 约公元前1057年
    发生地点: 甘肃、山西南部、关中平原
    参战方: 西周联军、商王朝 结果: 西周联军获胜、商王朝灭亡
    参战兵力: 西周联军约4.5万、商军17万 伤亡情况: 据现代估算约为2万
    主要指挥官: 姬发、吕尚、商王帝辛(纣) 决战地点: 牧野(今河南新乡市附近)

    目录

    人物争议/武王伐纣 编辑

    武王伐纣武王伐纣

    商朝最后一个国王是商代的第三十二位帝王子辛,也叫"帝辛",为帝乙少子,以母为正后,辛为嗣。"纣王"并不是正式的帝号,是后人谥,意思是"残又损善"。

    正面

    据《荀子·非相篇》记载,帝辛“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劲,百人之敌也。”《史记·殷本纪》也说“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

    反面

    《史记·周本纪·第四》中则记载:居二年(姬发),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饹周。于是武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乃遵文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

    历史传说/武王伐纣 编辑

    牧野之战示意图牧野之战示意图

    这个时候,活动在渭河流域的姬姓周部落逐渐强大起来,首领周武王姬发正在积极策划灭商。他继承父亲文王遗志,重用姜尚等人,使国力增强。当商的军队主力远在东方作战,国内军事力量空虚之时,周武王联合各个部落,率领兵车300辆,虎贲(卫军)3000人,士卒4.5万人,进军到距离商纣王所居的朝歌只有70里的牧野(今河南淇县西南),举行了誓师大会,列数纣王罪状,鼓励军队同纣王决战。

    周文王在完成翦商大业前夕逝世,其子姬发继位,为周武王。他即位后,继承乃父遗志,遵循既定的战略方针,并加紧予以落实:在孟津(今河南孟津东北)与诸侯结盟,向朝歌派遣间谍,准备伺机兴师。

    当时,商纣王已感觉到周人对自己构成的严重威胁,决定对周用兵。然而这一拟定中的军事行动,却因东夷族的反叛而化为泡影。为平息东夷的反叛,纣王调动部队倾全力进攻东夷,结果造成西线兵力的极大空虚。由于周方国在西部行征伐之权,国势迅速强大,自周侯季历至西伯姬昌仅仅两代,周方国开辟的领土已“三分天下有其二”,只不过文王曾与纣王在山西黎城恶战一场被打得大败,如果不是来自东夷的军师姜子牙在商王国东部策反东夷作乱,恐怕文王的统一大业将就此完结,而文王被俘、囚于羑里很可能就发生在这场战争中,最终姬昌很或许被纣王处死,也或许如史书上所说的有条件的被释放回家,可由此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自此,武王姬发韬光养晦、励精图治,而纣王则变生肘腋、两面受敌。击败周军以后,纣王略作休整,便兵发东夷,无暇西顾,使周方国得以重整旗鼓。

    在对付东夷的战争中,纣王一方占尽优势。为了永绝后患,纣王甚至建起了一条通往东夷的大道,以便迅速调兵镇压夷人的反抗。

    夷人尽管善弓,可商军的箭镞以青铜打造,精巧而锋利,其射程远、杀伤力大,而且商军作战部队中甚至出现了“象队”,古书上说:“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大象象牙轻易地戳穿了东夷人的胸膛然后把尸体抛向空中,东夷的军队一批批倒了下去。纣王指挥的商军一阵冲杀,层层包围,东夷人的部队大部分做了俘虏。

    据说,商军如秋风扫落叶一样,一直打到长江下游,降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俘虏了成千上万的东夷人,取得大胜。从此以后,中原和东南一带的交通得到开发,中部和东南部的关系密切了。中原地区的文化逐渐传播到了东南地区,使当地人民利用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发展了生产。

    实事求是地说,这个历史贡献,应该记到纣王身上。从《左传》记载的时间看,他很可能是在这次征伐东夷的战争中,路过有苏氏部落掳获了妲己。

    这场旷日持久的征战却几乎拖垮了大商王朝,西陲的周武王得知纣王大军尽出,指向东方,都城内防御力甚弱,便在一部分叛商部族的带领之下,奇兵突袭,于牧野一战功成,而这时商王的大军远在东南,无力援手,牧野之战的商军,并非商王朝的精锐之师,而是临时武装起来的奴隶和囚徒。

    很多人都认为历史上的纣王是一位暴君,不过从已知的史料来看,帝辛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一直想效仿他的先祖高宗武丁,建立不世之功,只是其生性暴躁,晚年喜好美色,刚愎自用而已。因此,自其登极后,就开始了对西北和北方强敌鬼方的战斗,并击破鬼方的主力,使得鬼方内部分化,一部分向北发展,继续盘踞在蒙古高原及漠北地区,一部分融入内地,和西北的周部落结合。在商纣王帝辛在位期间,北方的少数民族多次内侵,根据当前的地理资料可以推测得知,该时期北方中原地区应该是处在冰冷时期,作物由于寒冷期长无法正常生长,出现了灾荒。商朝连年征战致使国力大损,民生凋敝,纣王对待俘虏以及反对他的人打压严苛等,导致东部的东夷部落在姜子牙等人的策动下爆发了反对帝辛的叛乱,朝中善战的将军都投入到这场战争中,一直拱卫帝都朝歌精锐的王室内卫部队应该也有一部分东进或者南下作战,在周武王带兵接近国都的时候,以至于帝辛没有足够的兵力抵御,只得派遣奴隶兵上场。在前线拿起武器的东夷奴隶被周人策反,临阵倒戈。更为严重的是商都朝歌内部的部分商王室成员及大臣临阵叛变,打开朝歌城门引周兵入城。

    据现有资料来看,当时之所以众人反对帝辛,也许不一定是他总是炮烙大臣,酒池肉林,当然妲己也许没有那么大的作用,可连年的对外战争和庞大的工程建设,加之气候引发的灾荒,使得百姓的日子困苦不堪倒是极有可能的。更有可能是在对东夷作战期间,由于商纣王对征服地区的管理过于严苛,或者出现杀伐拒不服从中央政府管理的地方部落首脑而引起当地部族的反抗,否则当地人不可能由于姜子牙等人的策反而群起反抗殷商政权。更不容忽视的是在此期间周人已经开始与西北的诸少数民族部落结盟,例如西北骁勇的鬼方骑兵很有可能就在此时加入周军的阵营。

    出处/武王伐纣 编辑

    武王伐纣

    原文
    武王伐纣武王伐纣

    武王伐殷,乘舟济河⑴,兵车出,坏船于河中。太公曰:“太子为父报仇,今死无生。”所过津梁⑵,皆悉烧之。

    武王伐纣,渡于孟津,阳侯⑶之波,逆流而击,疾风晦冥,人马不相见。于是武王左操黄钺⑷,右秉白旄⑸,瞋目⑹而?⑺之,曰:“余任天下,谁敢害吾意者!”于是风济而波罢。

    武王伐纣,到于邢丘⑻,楯⑼折为三,天雨三日不休。武王心惧,召太公而问曰:“意者纣未可伐乎?”太公对曰:“不然。楯折为三者,军当分为三也;天雨三日不休,欲洒吾兵也。”武王曰:“然何若矣?”太公曰:“爱其人及屋上乌;恶其人者,憎其胥余⑽;咸刘⑾厥⑿敌,靡⒀使有余。”

    注释

    ⑴河:黄河。⑵津梁:津,渡口;粱,桥梁。⑶阳侯:大波之神。⑷钺(yu):大斧。⑸旄(m o):悬旄牛尾于竿头,军中持以指挥的。⑹瞋(ch n)目:发怒时瞪大眼睛。⑺?(hu):同“挥”,指挥。⑻邢丘:古地名,在今河南省温县东。⑼楯:同“盾”。⑽胥(x)余:里落中的屋壁。⑾咸刘:训杀。⑿厥:代词,那,那些。⒀靡:不。

    译文

    武王伐纣,坐了船渡过黄河。兵车刚用船搬运过河,太公马上命人把船在河里全部毁坏。说:“这回出兵,是太子去为他父亲报仇,大家只有去和敌人拼死奋战,不可存侥幸生还之心!”所过的渡口和桥梁,也都叫人全部烧掉。

    武王伐纣,在孟津地方过渡,忽然,大波之神阳侯掀起了一个个巨大浪涛,迎着船头打来,狂暴的风刮得天昏地暗,连人和马都看不见了。这时,武王坐在船头,左手拿了一把黄金色的大板斧,右手拿了一只悬挂白色旄牛尾巴的指挥竿,瞪大眼睛,把指挥竿向前指着说道:“我既然担当了天下的重任,谁敢来违逆我的意志!”武王说完这话,顷刻间,风也停了,大波也止息了,于是军队安然渡过孟津。

    武王伐纣,到了邢丘这个地方,忽然天下大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也不休止,并且还发现战士们用的盾无故折为三段的怪现象。武王心里有点害怕,便召太公来问道:“看这光景好象是纣还不可以讨伐吗?”太公答道:“不然。盾折为三段,是说我们的军队应当分为三路。大雨三天不止,那是在洗我们的甲兵,让我们清清爽爽,好上路啊!”武王听了,说:“那又怎么办呢?”太公说:“爱那个人,就连他屋顶上的老鸦也觉得可爱;要是憎恶那个人,就连他巷子里的壁头也觉得可恶。现在的办法就是去杀光敌人,不要剩下一个!”

    吕氏春秋

    《吕氏春秋·慎大览第三·贵因》
    原文

    “武王使人候殷,反报岐周曰:殷其乱矣!武王曰:其乱焉至?对曰:谗慝胜良。武王曰:尚未也。又复往,反报曰:其乱加矣!武王曰:焉至?对曰:贤者出走矣。武王曰:尚末也。又往,反报曰:其乱甚矣!武王曰:焉至?对曰:百姓不敢诽怨矣。武王曰:嘻!遽告太公,太公对曰:谗慝胜良,命曰戮;贤者出走,命曰崩;百姓不敢诽怨,命曰刑胜。其乱至矣,不可以驾矣。”

    译文

    周武王派人刺探殷商的动静,探子回到岐周禀报说:“殷商大概要出乱子了。”武王说:“乱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武王说;“还不是时候。”那人又去刺探,回来禀报说:“它的混乱程度加重了。”武王说。“达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贤德的人都出逃了。”武王说:“还不是时候。”那人又去刺探,回来禀报说:“它的混乱很厉害了!”武王说:“达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老百姓都不敢讲怨恨不满的话了。”武王说:“啊!”赶快把这种情况告诉太公望,太公望回答说:“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叫做暴乱,贤德的人出逃,叫做崩溃,老百姓不敢讲怨恨不满的话,叫做刑法太苛刻。它的混乱达到极点了,已经无以复加了。”

    历史疑案/武王伐纣 编辑

    武王伐纣武王伐纣

    武王伐纣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它是商衰周兴的转折点。在《尚书。牧誓》中,对这次大战的经过曾作了简略的记载,是我们了解这次大战的最早文献。武王伐纣发生在什么时候?《牧誓》开篇曰:“时甲子昧爽”,仅有纪日,而无明确的年代。因此,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千古悬案。

    我国有记载的确实纪年始于公元前841年。在这之前的史事年代均要通过推算得到。由于上古史料的缺乏,人们推算的武王伐纣年代简直令人无所适从。胡厚宣在《古代研究的史料问题》中列举了前人的十二说法:即公元前1130年、前1123年、前1122年、前1117年、前1116年、前1111年、前1078年、前1067年、前1066年、前1150年、前1051年、前1050年、前1047年。加上梁启超提出的前1027年,唐兰提出的前1075年(《新建设》1955年第3期),丁山提出的前1029年(《商周史料考证》),章鸿钊提出的前1055年(《中国古历析疑》),凡16种,使武王伐纣的年代问题变得扑朔迷离。这些说法中,以公元前1066年、前1122年、前1027年说最有代表性。

    前1066年说最早由日本新城新藏据南北朝陶弘景的《古今刀剑录》在《东洋天文史研究。周初之年代》中提出。后来,范文澜的《中国通史》、齐思和的《中外历史年表》等也采用了此说。前1122年说源于刘歆的《世经》和《三统历》,此说曾影响了后世的很多学者,但也有人批评刘歆的推算是“欲以合《春秋》,横断年数,损夏益周”(《后汉书。律历志》),肆意缩短夏、商年数而妄增周朝年数,主观因素太多。前1027年说自梁启超在1922年提出后,雷海宗的《殷周年代考》、陈梦家的《西周年代考》皆主张此说。

    特别是郭沫若的《中国史稿》采取此说后,在国内外史学界,得到了很多人的承认。此说原本于《史记。周本纪》裴骃《集解》引:“《汲冢纪年》曰:‘自武王灭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也。”即从周幽王最后一年(前771年)上溯257年,便是前1027年。

    近年来,人们又对武王伐纣年代进行了推算,提出了新的说法。黄宝权等对前1027年说“稍事推进”后,提出了前1029年说。他们依据《国语。周语下》“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和《史记。天官书》“作鄂岁,岁阴在酉,星居午”等记载,认定武王伐纣在“酉年”,但用于支推算,从周幽王亡上溯257年的结果却非“酉年”,其最接近的酉年是前1032年。那么是否可断定前1032年就是武王伐纣之年呢?不能。原来史书上所用的岁星纪年法并不准确,每隔86年要误差一年,257年间正好误差3年,“减去误差数得出前1029年就是武王克殷的绝对年代。”再进一步推算后得出结论,武王伐纣之战是在这年的“周历二月五日黎明前打响的”(黄宝权、陈华新《周武王克殷年代考》,载《华南师院学报》1979年第4期)。

    著名天文学家张钰哲先生利用电子计算机及大行星摄动而求得的这三千多年中的运动轨道,将我国历史上各次可能是哈雷彗星的记录加以分析考证后指出:如果武王伐纣时出现的彗星是哈雷彗星的话,“那么武王伐纣之年便是公元前1057~1056年”(《哈雷彗星的轨道演变的趋势和它的古代历史》,载《天文学报》第十九卷一期)。因为《淮南子。兵略训》中曾写道:“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其显示的天象是木星出现在东方的天空上,同时还有彗星出现,头向着东方。根据1910年4月19日哈雷彗星的出现逆推40次回归过近日点,发现在前1057年3月7日,哈雷彗星距地球甚近,在这年的头3个月里都能看到它,其天象正与《淮南子》记载相同。那时,木星运行在张宿中,正当鹑火之次,与《国语。周语下》所说的“武王伐殷,岁在鹑火”相合。赵光贤据此认为,天象是客观存在而又有规律可寻的,用电子计算机来算四千年前的天象,并与史料相结合,“推算出来的年代就是可信的。”从史料的考证上,赵光贤进一步充实

    和支持了前1057年说,并指出“自武王灭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史记。周本纪》集解)中的“至幽王”,不是指幽王亡年(前771年),而是即位之年(前782年),而“二百五十七年”的“五”、“七”两字应颠倒过来,这样推算出来的武王伐纣年代才是正确的:即771加11(幽王在位年数)再加275,共为1057年(《从天象上推断武王伐纣之年》,载《历史研究》1979年第10期)。

    何幼琦根据天文历法的知识和方法,通过推算文物、文献中有关的纪时,也考证了武王伐纣的年代。在推算方法上,以1980年为起点,推算尺度用现代天文常数,回归年(岁实)为365.2422日,朔望月(朔策)为29.530588日。何幼琦先通过《小盂鼎》、《庚嬴鼎》的铭文间接地推算出康王元年(前1013年)和成王元年(前1030年),然后依据《史记。周本纪》“既克殷后二年……武王病……有瘳而后崩。……周公乃行政当国,……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的记载,逆算断定:“克殷之年,当在成王元年前七年又二年”。即前1039年,并算出大战就发生在这年的元旦(正月甲子胐)。

    所以说,武王伐纣是一次利用节日,出敌不意,远途奔袭的成功战例(《周武王伐纣的年代问题》,载《中山大学学报》1981年第1期)。

    一个历史年代的推算竟引起人们的广泛注目,并提出了19种考证结果,这在史学研究中是非常罕见的现象。虽然上述诸说结论迥异,但各有所据,难道武王伐纣的年代真是纷纷然而不可定一吗?正确的年代只能是一个,但究竟是哪一年,还有待于努力探讨。

    (黄显功)

    按照天文历史年代学的原理,根据《国语·周语下》伶州鸠对周景王所述武王伐殷时天象,江晓原等采用国际天文学界最权威的行星星历表数据库及计算、演示软件,对这一文献中的每一项天象都进行了全面计算、检验和演示,并结合《尚书·武成》、《逸周书·世俘》、利簋铭文、《淮南子·兵略训》、《荀子·儒效》等有关记载表明:伶州鸠对周景王所述之一系列武王伐纣天象,实际上是武王伐纣过程中按时间顺序排列的天象实录,它们可以与武王伐纣之役的日程逐一对应吻合。并确定牧野之战的日期为公元前1044年1月9日。见《自然科学史研究》18卷4期(1999)

    年代考证/武王伐纣 编辑

    关于牧野之战发生的年代有44种不同说法,从公元前1150年到公元前1018年都有。

    国语

    根据《国语》记载:“昔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可推定为公元前1046年。历史学家何炳棣认为鹑火是东周的洛阳。

    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记载牧野之战发生于公元前1027年。

    尸子

    《尸子》记载:“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木星)在北方不北征。’武王不从”。《荀子·儒效篇》说:“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淮南子·兵略训》也记载:“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根据计算推算出公元前1045年12月3日。

    利簋铭文

    武王伐纣武王伐纣

    《利簋》铭曰:“武王征商,唯甲子朝(早晨),岁鼎克昏

    辰,夙(日出)有商”,“岁鼎克昏”是指岁星、昏星(水星)位于金星的两侧,三星鼎足,可推断牧野之战是发生在公元前105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早晨6、7点钟。

    考据

    明代黄道周有牧野之战发生在公元前1053年(戊子岁)之说。

    黄宗羲的《历代甲子考》与《答朱康流论历代甲子书》记载武王克商发生在前1122年(己卯岁),并多次与朱朝瑛辩之。

    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牧野之战发生在公元前1046年。

    1998年12月20日夏商周断代工程会议上,江晓原结论,牧野之战发生于公元前1044年1月9日。

    通行结论

    1976年在陕西临潼出土的利簋,铭文“武王征商,唯甲子期,岁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管师,赐有史利金,用作檀公宝尊彝”。天文学家依据铭中所记“甲子”日“岁”(木)星在中天的天象,参照《国语·周语下》记载的天象记录,计算出武王伐纣的时间在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早晨。(武王十一年正月甲子日清晨)

    史记原文/武王伐纣 编辑

    武王即位,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脩文王绪业。

    盟津之誓

    九年(约公元前1048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为文王木主,载以车,中军。武王自称太子发,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专。乃告司马、司徒、司空、诸节:“齐栗,信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小子受先功,毕立赏罚,以定其功。”遂兴师。师尚父号曰:“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还师归。

    武王伐纣

    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饹周。于是武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乃遵文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

    十一年(约公元前1046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诸侯咸会。曰:“孳孳无怠!”武王乃作太誓,告于众庶:“今殷王纣乃用其妇人之言,自绝于天,毁坏其三正,离逷其王父母弟,乃断弃其先祖之乐,乃为淫声,用变乱正声,怡说妇人。故今予发维共行天罚。勉哉夫子,不可再,不可三!”

    牧野之战

    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远矣西土之人!”武王曰:“嗟!我有国冢君,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殷王纣维妇人言是用,自弃其先祖肆祀不答,昬弃其家国,遗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维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俾暴虐于百姓,以奸轨于商国。今予发维共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过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勉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罴,如豺如离,于商郊,不御克饹,以役西土,勉哉夫子!尔所不勉,其于尔身有戮。”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

    《书·牧誓》:“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书·立政》:“虎贲、缀衣、趣马、小尹,左右携仆百司。庶府、大都小伯、艺人,表臣百司。太史、尹、伯,庶常吉士。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夷、微、卢烝。“三亳”、“坂”尹。《书·顾命》:“师氏、虎臣、百尹、御事。”《孟子·尽心下》:“武王之伐殷也,革车三百两,虎贲三千人。”也有说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甲士四万五千人

    参考《周官经》,虎贲部队应该是不穿介(盔甲)的突击轻步兵,只有干(盾)护身。牧野之战编制是三千人,最高统帅是师氏尚父吕望(姜子牙),之下是10个虎臣,每人统率300人,再之下是100个小尹,每人统率30个御事。牧野之战充当先锋,估计损失严重,只剩三百人,成为周的常备军宫卫,仅次于御前侍卫的旅贲部队。

    戎车三百两,甲士四万五千人,也就是一辆战车150人,3个车兵,每个统率50人。牧野之战后只保留一半,就是车兵3人,步兵72人。牧野之战,王之下的司徒、司马、司空各统率一百辆战车15000人。三公各有3个亚旅统率5000人(师氏统率3000人),之下的千夫长统率1000人,百夫长统率100人。诸侯军队,从一个氏族的冢君,到个人的御事,合计战车四千辆,理论有60万人,而纣王受有70万人。

    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武王乃揖诸侯,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商国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群臣告语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县大白之旗。已而至纣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经自杀。武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玄钺,县其头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复军。

    评价/武王伐纣 编辑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野之战也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神秘的面纱。当时的记录下,帝辛尚不失为一个有严重缺陷的英雄人物,然而到了后世,“纣王”却成了荒淫无耻、残暴不仁的昏暴之君,从而被泼上了越来越多的污水。与之相应,牧野之战这场“血流漂杵”的征服战争,也就成了吊民伐罪的反抗暴政的正义之战。在后世儒家的传说中,周军“前歌后舞”,没有杀一个人,没有流一滴血,商朝就自行崩溃,在人民的拥戴下,武王登上了天子的宝座,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天下太平。当然,这样的神话,在后世仍然一场又一场地上演,不过再也没有像牧野之战这样成功的了,这是由于特殊历史背景下而完成的。

    电视剧/武王伐纣 编辑

    2009年《

    封神榜Ⅱ》(又名:《封神榜之武王伐纣》)是2006年电视剧《封神榜之凤鸣岐山》的续集,根据中国古典名着《封神演义》改编。

    基本介绍

    片名:封神榜之武王伐纣

    英文名:Legend and the Hero II

    年份:2009年

    集数:40集

    国家/地区:中国大陆

    制片人:程力栋

    导演:金鳌勋

    演员详表

    主演图片主演图片

    黄维德饰 周武王

    刘德凯饰 姜子牙

    林心如饰 妲己

    吕良伟饰 商纣王

    王力可饰 子鱼

    苗海忠饰 申公豹

    沈倾掞饰 黄飞虎

    冼色丽饰 哪咤

    韩栋饰 杨戬

    鄢博雅饰 凤 来

    唐国强饰 元始天尊

    杨珑饰 黄天化

    杜志国饰 苏护

    丁汀饰 金咤

    杨晨 饰 木咤

    《封神榜之武王伐纣》《封神榜之武王伐纣》

    齐芳饰 邓婵玉

    程亚霖饰 土行孙

    娄 淇饰 武吉

    杨 波饰 黄天祥

    姚云舜饰 通天教主

    牟凤彬饰 孔宣

    李子轩饰 雷震子

    李欣凌饰 广寒仙子

    陆昱颉(米紫安) 饰 龙吉公主

    方展发饰 洪锦

    黄京军饰 广成子

    李君饰 赤精子

    徐敬义饰 惧留孙

    朱嘉镇饰 杨任

    《封神榜之武王伐纣》《封神榜之武王伐纣》

    何雷 饰 云中子

    徐学敏 饰 太上老君

    池舍泽 饰 普贤真人

    罗顺明 饰 准提道人

    罗勇恒 饰 太乙真人

    吴利华 饰 清虚道德

    孙万清 饰 接引道人

    郭晔 饰 慈航真人

    李建昌 饰 黄龙真人

    焦长道 饰 金光大仙

    吴翔琪 饰 金灵圣母

    陈秋芳 饰 无当圣母

    俞 阳 饰 昆芦大仙

    蒋伯洲 饰 韦护

    朱颜菲 饰 南宫适

    谢 林 饰 一气大师

    张家骏 饰 多宝道人

    程利栋 饰 文珠亍法

    剧情简介

    痛失妲己并惨遭兵败的纣王,狐狸精陷入人妖的不伦之情。大周武王姬发拜姜子牙相父,正式起兵伐,纣王大败临潼关。姬发率军围住朝歌,狐狸精、琵琶、雉鸡精三妖决定拼死一搏,纣王与姬发见面议和。纣王执意两分天下,姬发拒绝。两人相约,两军不借助任何力进行一场决战,于是在朝歌城外的牧野之地,一场永驻史册的牧野之战拉开战幕……

    相关新闻

    继2007年重拍的新版《封神榜》后,两岸三地的影星—林心如、吕良伟、刘德凯、丁汀和黄维德等再续大型古典神话剧封神榜,打造出《凤鸣岐山》后的下部《封神榜II之武王伐纣》。全剧在在陕西拍摄取景,继范冰冰在上部演出「双面妲己」后,下部则由一改善良角色戏路的林心如美丽妖艳的苏妲己,周武王由周杰改为黄维德出演,一代暴君纣王为吕良伟,丁汀为文殊菩萨的徒弟金咤。

    《封神榜》续篇的剧情讲述周武王(黄维德饰)伐纣,纣王(吕良伟饰)兵败,一代妖后(林心如饰)被推上斩首台。纣王在朝歌被武王姬发的大军包围,陷于苦战,三妖—千年狐狸精、玉石琵琶精和九头雉鸡精拼死决战。纣王与姬发议和,平分天下,结果谈判破裂。两军在朝歌城外的牧野之地进行决战,这场牧野之战战斗激烈。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0-12 02:51:3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