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段祺瑞

    段祺瑞(1865—1936),曾用名启瑞,字芝泉,晚年号称“正道老人”,清同治四年二月初九(1865年3月6日)生,安徽合肥人,人称“段合肥”,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太平集(今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三十铺镇太平村)。民国著名政治家,号称“北洋之虎”,皖系军阀首领。孙中山“护法运动”的主要讨伐对象。 曾助袁世凯练北洋新军,而后以此纵横政坛十五载,一手主导了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的内政外交。有“三造共和”的美誉,后来因宠信徐树铮,迷信武力统一,为直系击败而下野,曾借助和张作霖和孙中山的三角同盟而复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曾胁迫段祺瑞去东北组织傀儡政府,段严词拒绝。1933年1月,蒋介石派专使迎段祺瑞南下,委以“国府委员”衔。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逝于上海宏恩医院。 一生清正耿介,颇具人格魅力,号称“六不总理”,曾四任总理,四任陆军总长,一任参谋总长,一任国家元首。是中国现代化军队的第一任陆军总长和炮兵司令。任过中国第一所现代化军事学校——保定军校的总办。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段祺瑞 英文名: Duan Qirui
    别名: 段启瑞、段芝泉、正道老人、北洋之虎 性别:
    出生日期: 1865年3月6日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籍贯: 安徽合肥
    毕业院校: 北洋武备学堂 宗教信仰: 佛教
    任职机构: 中华民国 政党: 皖系军阀
    职位: 中华民国国务总理,皖系军阀首领 主要事件: 三·一八惨案

    目录

    简介/段祺瑞 编辑

    段祺瑞段祺瑞

    段祺瑞(1865年3月6日~1936年11月2日),原名启瑞,字芝泉,晚号正道老人。皖系军阀首领,与冯国璋、王士珍合称“北洋三杰”。民国初年,北洋军阀集团把持政局,其中,段祺瑞曾六次主政。曾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湖广总督等职位,经历“府院之争”“张勋复辟”“直皖战争”“直奉战争”“三·一八”惨案等事件。

    1885年入天津武备学堂炮兵科。1889年毕业后赴德国学习军事。1896年调往天津小站任新建陆军炮队统带兼武卫右军各学堂总办。1901年底袁世凯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1903年清廷成立练兵处,段祺瑞成为袁世凯扩编北洋军的重要帮手。

    辛亥革命爆发后,任第二军军统,署湖广总督。1912年起历任北京政府陆军总长、参谋总长、国务总理。袁世凯死后,控制北京政府,与总统黎元洪争权,发生府院之争,成为皖系军阀首领。张勋复辟后,任讨逆军总司令。1917年8月中国对德宣战,任督办参战事务处督办,1920年组织定国军,任总司令,在直皖战争中失败下台。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出任北京临时政府执政。次年召开善后会议,抵制孙中山主张召开的国民会议。1926年纵容军警开枪屠杀爱国学生,造成“三·一八”惨案。同年4月被冯玉祥驱逐下台,蛰居于天津租界。1935年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国民政府委员,未就职,1936年11月2日病死于上海。[1]

    人物生平/段祺瑞 编辑

    青年时期

    1881年,段祺瑞怀揣一块银元徒步数十天二千馀里,来到山东威海投奔任管带的族叔段从德(段昭德),被收留在军营中作哨书。

    1882年10月1日,父亲段从文在看望他的归途上被同行的两人害死,段祺瑞请假奔丧未获准,只得致函合肥知县,请求缉凶,不久案破,凶犯被正法。

    1883年5月10日母亲范氏因悲伤过度去世,抛下大妹启英十二岁,二弟启辅十岁,小弟启勋九岁,段祺瑞返乡治丧后回军营。

    1885年6月,清朝洋务派代表李鸿章创办北洋武备学堂,9月段祺瑞以优异成绩考入武备学堂第一期预备生,旋分入炮兵科。段祺瑞“攻业颇勤敏,以力学不倦见称于当时,治学既专,每届学校试验,辄冠其侪辈,与王士珍等齐名于世”,受到李鸿章的器重。

    1886年,段祺瑞与宿迁举人吴懋伟之女吴氏在合肥结婚。

    1887年11月,段祺瑞以“最优等”成绩从天津武备学堂炮科毕业,被派往旅顺督建炮台。

    1888年冬,段祺瑞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获准与其它四位同学到德国留学。

    1889年春到德国,以官费入柏林军校,学习一年半炮兵,后独自留在埃森克虏伯兵工厂实习半年。

    1890年秋,段祺瑞学成回国,派任北洋军械局委员。

    1891年调到威海随营武备学堂任教官。

    结识世凯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段祺瑞与学生一道为阵地搬运炮弹,抗击日军。

    1895年12月,袁世凯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式陆军,请荫昌推荐人才,1896年初,段祺瑞被调往天津小站,任新建陆军左翼炮队第三营统带,旋兼行营武备学堂炮队兵官学堂监督、代理总教习。

    1898年9月9日,以北洋新建陆军创设随营武备学堂期满告成,清廷给于炮队学堂监督段祺瑞等升叙加衔。12月新建陆军编为武卫右军,段祺瑞仍统领炮队,并赴日本观操。

    1899年12月,随工部右侍郎、山东巡抚袁世凯率武卫右军到山东镇压义和团,成为袁世凯扩编北洋军的重要帮手,编撰了许多本操练章典,是北洋三杰(北洋之龙王士珍、北洋之虎段祺瑞、北洋之豹冯国璋)之一。[2]

    步入政坛

    1900年5月18日,段祺瑞原配吴氏在济南病故。

    1901年5月31日,袁世凯将义女张佩蘅(江西巡抚、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芾之孙女)嫁与段祺瑞为继室。11月7日袁世凯任直隶总督,保奏段祺瑞“以知府仍留原省补用,并加三品衔”,“兼充武卫右军各学堂总办”。

    1902年5月参与镇压广宗县景廷宾起义。6月任北洋军政司参谋处总办,全面主持编练新军,7月9日升道员留直隶补用,并加二品衔。8月9日因镇压直隶广宗、威县反洋教团众“劳绩”,被袁世凯保奏,准赏戴花翎,加“奋勇巴图鲁”勇号。

    1903年12月4日清廷成立练兵处(庆亲王奕劻为总理练兵大臣,袁世凯为会办大臣,铁良为襄办大臣,徐世昌为总提调),段祺瑞任练兵处军令司正使,加副都统衔,与王士珍、冯国璋并称为“北洋三杰”。

    保定练兵

    1904年6月,“武卫右军”改为“北洋陆军”,段祺瑞任第三镇统制官,辖第五协(统领雷震春)、第六协(统领张永成)、马标(统带张国泰)。

    1905年5月北洋常备军第四镇成立,段祺瑞调任统制官,辖第七协(统领杨善德)、第八协(统领陈光远)、马协(统带孟恩远)。9月转任第六镇统制。10月清北洋军在河间府举行第一次秋操,段祺瑞任“北军”总统官。

    1906年2月复任第三镇统制,驻宝鼎,兼督理北洋武备各学堂。3月17日补授福建汀州镇总兵,仍留北洋原任。5月8日清在保定创办“陆军行营军官学堂”,段祺瑞兼任学堂督办,北洋军官多是他的门生故吏。10月清政府在河南彰德举行南北两军第二次秋操,段祺瑞再次担任“北军”总统官。11月20日清廷准袁世凯开去各项兼差,陆军第三镇等收归陆军部统辖。

    江北提督

    1907年9月,清政府调袁世凯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削去兵权,10月16日段祺瑞被授镶黄旗汉军副都统,专意督办陆军各学堂。

    1908年10月17日,段祺瑞任会考陆军留学毕业生主试大臣。11月慈禧光绪先后病死,摄政王载沣欲杀袁世凯,段祺瑞制造假的兵变,致使载沣不敢动手。

    1909年1月2日,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袁世凯被“着即开缺,回籍养疴”,袁世凯临走前将北京私宅赠与段祺瑞,段祺瑞仍留军中,常赴河南彰德与袁世凯密议。12月29日又任陆军第六镇统制。

    1910年5月25日,清廷以段祺瑞督办北洋陆军学务有功,赏头品顶戴。12月18日加侍郎衔,外放任江北提督,驻江苏清江浦,负责本地治安。

    当国秉政

    曾六次主政:

    1913年5月1日至7月31日代理国务总理,

    1916年4月22日至6月28日任政事堂国务卿,

    1916年6月29日至1917年5月23日、1917年7月17日至12月22日、1918年3月23日至10月10日三次出任国务院总理,

    1924年11月24日至1926年4月20日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

    1911年10月10日爆发的武昌起义,使中国的政局发生了急剧变化。

    1912年1月,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在南京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从 1月23日起,段祺瑞迭次向朝廷进言,谓共和思想“颇有勃勃不可遏之势”,

    26日,他联名北洋集团46名高级将领,发出致内阁代奏电,直接要求清廷“请明降谕旨,宣示中外,立定共和政体”。

    2月5日,段祺瑞又联合第一军8名协统以上的将领发出代奏电,称“共和国体,原以致君于尧舜,拯民于水火。乃因二三王公迭次阻挠,以至恩旨不颁,万民受困”,“瑞等不忍宇内有此败类也”,将“率全体将士入京,与王公剖陈利害”,并将其司令部由湖北孝感回迁至河北保定。

    2月12日,隆裕太后以“宣统皇帝”名义颁退位诏,清王朝终于正式复亡。

    2月15日,袁世凯被南京临时参议院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段祺瑞随之被袁世凯委以陆军总长。

    自1912年3月至1915年8月,段祺瑞连任7届陆军总长。其间由拥袁转而反袁、反洪宪帝制。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大总统,黎、段之间的府、院之争剑拔弩张。

    在这种情况下,安徽督军张勋主动率其“辫子军”于6月14日进京“调停”。张勋解散国会,将黎元洪赶入使馆区。

    7月1日,他公然拥废帝溥仪复辟。段祺瑞旋即在天津组织“讨逆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以段芝贵、曹锟分任东、西路总司令,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并于马厂誓师“讨逆”,还通电复任国务总理,重新组阁。在“讨逆军”的强大攻势下,“辫子军”很快失败,张勋于12日被迫避入荷兰使馆。

    7月14日,段祺瑞凯旋还京,重新执掌中央政权。

    1920年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以皖系失败告终,段祺瑞被逐出北京。他避居天津日本租界寿街,开始吃素念佛。当直奉失和,奉系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失败后,段祺瑞及时地派段芝贵到东北联络张作霖,又派徐树铮到南方交好于孙中山。段祺瑞、张作霖孙中山结成“三角同盟”。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直系将领冯玉祥接受孙中山的国民革命主张和段祺瑞的游说,于战场上突然倒戈,进而挥师入京,发动政变,推翻并囚禁了总统曹锟,直系战败。冯玉祥将其所部改称为国民军,通电拥戴段祺瑞为国民军大元帅,并电邀段祺瑞、孙中山入京共商国是。

    11月中旬,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在天津举行会议,决定组织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府,以段祺瑞为临时执政。

    11月24日,段祺瑞就职典礼在北京铁狮子胡同陆军部旧址执政府办公处举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制》乃将总统、总理合一,规定临时执政兼有二者之权力。

    在1924年3月纪念北京大学25周年的民意测验中,大学生们选出的“国内大人物”中,段祺瑞得票仅次于孙中山、陈独秀和蔡元培,与当时青年人的偶像胡适并驾齐驱。

    1926年,通电下野,退隐天津。

    正气晚年

    1928年5月,段祺瑞联络徐世昌、王士珍、曹锟、熊希龄等北洋元老,发起“和平运动”,呼吁南北双方停止战争,召开和会。1928年7月5日蒋介石因安福系在天津、大连活动,致书警告段祺瑞,10日段祺瑞函复蒋,否认活动。

    1928年10月1日赴大连休养。1929年回天津日租界居住。

    书法书法

    1931年9月日军侵占东北,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曾经数次到津密晤段祺瑞,请段出面组织华北政府,日本愿以全力支持,段祺瑞坚持不与日本人合作。1932年1月22日被聘为“国难会议”会员。8月27日,“废止内战大同盟会”在上海成立,段祺瑞被选为名誉会员。10月21日到北平参加“时轮金刚法会”。1933年1月18日上海各团体忠告段祺瑞、吴佩孚勿受日本人利用。1月21日,在蒋介石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下,段祺瑞悄悄离开天津,以脱离日本人的势力范围。22日蒋介石通令所有少将以上的军官一齐到南京浦口车站迎接,蒋自己一身戎装,等候在下关码头,见到段祺瑞就上船敬礼,执弟子礼。1月24日段祺瑞移居上海,住在法租界霞飞路1487号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公馆。5月21日,段祺瑞等嘱旧属,制止华北冒名滋事者,有记者登门采访,他铿锵作答:“日本横暴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国唯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救。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备战,合力应付,则虽有十个日本,何足畏哉?”1934年春,段祺瑞胃溃疡发作,引起胃部出血,被送进医院,经医治暂愈。3月11日被推举为“时轮金刚法会”理事长。7月17日应蒋介石邀到庐山避暑,9月9日回沪后体质日衰,家人劝他开荤,以加强营养,但被他拒绝:“人可死,荤不可开。”

    1936年11月1日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急送上海宏恩医院救治,2日在医院病逝,终年七十二岁, 段祺瑞在弥留之际,还心系国事,留下亲笔遗嘱,向政府提出“八勿”之说,作为国家的“复兴之道”: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3日行政院决议国葬段祺瑞,5日国民政府明令特予国葬注(8),按佛教礼仪大殓,于右任、张群、居正等军政要员前往致祭,上海下半旗致哀。11月11日灵柩运抵北京西山卧佛寺后殿。

    1937年7月抗战爆发后,段祺瑞家人匆匆将段埋葬于北平西郊白石桥附近。1949年1月北平解放,段墓移到北郊清河镇。1963年秋移葬于北京西郊香山附近万安公墓。章士钊题写了墓碑:“合肥段公芝泉之墓”。

    三次组阁

    1916年段祺瑞第一次内阁

    1916年4月23日成立。

    国务卿段祺瑞,外交总长陆征祥(后由曹汝霖兼署),内务总长王揖唐,财政总长孙宝琦,陆军总长段祺瑞兼,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章宗祥,教育总长张国淦,农商总长金邦平,交通总长曹汝霖(大半由梁士诒决定),参谋总长王士珍,审计院长庄蕴宽。

    1916年6月30日改组,1917年5月23日因府院之争结束。

    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总长唐绍仪(唐未到前由陈锦涛兼署,9月唐抵达,因督军团通电反对,旋即辞职,伍廷芳接任),内务总长许世英,财政总长陈锦涛,陆军总长段祺瑞兼,海军总长程璧光,司法总长张耀曾(张耀曾未到前由张国淦兼署),教育总长孙洪伊(次长吴闿生代理,范源濂继任总长,孙洪伊改任内务总长,原内务总长许世英改任交通总长),农商总长张国淦,交通总长汪大燮。

    1917年段祺瑞第二次内阁

    1917年7月17日成立,11月22日因第二次府院之争结束。

    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总长汪大燮、内务总长汤化龙、财政总长梁启超、陆军总长段祺瑞兼、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林长民、教育总长范源濂,农商总长张国淦、交通总长曹汝霖。

    1918年段祺瑞第三次内阁

    1918年3月29日成立,12月13日因新国会(安福国会)成立结束。

    国务总理段祺瑞、外交总长陆征祥、内务总长钱能训、财政总长曹汝霖兼,陆军总长段芝贵、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朱深、教育总长傅增湘、农商总长田文烈、交通总长曹汝霖。

    拥护共和

    一造共和

    武昌起义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清廷震动,清兵与革命军在汉口激战,23日清廷谕江北提督段祺瑞,尅日由海道北上,径赴湖北参与战争,25日派段祺瑞任第二军总统官(也称军统,即军长),直接由复起的钦差大臣袁世凯指挥。11月13日,袁世凯令段祺瑞急赴山西处理“吴禄贞刺杀案”善后。18日袁世凯令段祺瑞南下兼任第一军总统官,并署湖广总督,官位正二品。12月14日与冯国璋移交第一军军统关防要卷,驻师湖北孝感,全权主持前线和革命军作战任务,以武力压迫革命军。

    逼清廷退位

    1912年1月5日段祺瑞自汉口退驻孝感,7日派总参赞官靳云鹏自汉口到北京,谋联合各军,要求共和。1月26日,段祺瑞秉承袁世凯意旨,联名四十六名北洋高级将领电促清廷退位,“立定共和政体”注(1),袁世凯、徐世昌、冯国璋、王士珍致电段祺瑞,请其劝告各将领切勿轻举妄动。2月5日,段祺瑞又联合第一军八名协统以上将领发代奏电注(2),声称将“率全体将士入京”,10日将司令部从湖北孝感迁到河北保定,作出进京逼宫的姿态,11日到京。2月12日,清隆裕太后迫于各方面压力终于下了清帝退位诏书,此即段祺瑞“一造共和”。

    二造共和

    1912年2月15日袁世凯被南京临时参议院推举为临时大总统,17日袁令段祺瑞署理陆军部总长,有训练、调遣军队和提拔军官的权力。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1日任命唐绍仪为内阁总理,29日通过段祺瑞为陆军总长,北京第一届内阁组成,段祺瑞积极参与袁世凯打击责任内阁与革命党人的活动。8月16日,段以陆军总长身份副署,使袁世凯、黎元洪杀害武昌首义元勋张振武的阴谋得以实现,22日参议院对段祺瑞提出弹劾,23日段祺瑞赴参议院答辩。9月7日,袁世凯颁令段祺瑞授为陆军上将。10月9日特授勋一位,给予二等嘉禾章。

    1913年3月10日,段祺瑞与德国捷成洋行签订二亿两借款合同,用于购买军火镇压革命。5月1日,段祺瑞以陆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面对众议院国务委员的质询(关于善后大借款)傲然不答。7月17日卸代总理。7月19日再代理国务总理,参与调兵镇压国民党的“二次革命”。8月26日新任国务总理熊希龄到任,段祺瑞仍任陆军总长。12月8日,段祺瑞受袁世凯命到武昌以“磋商要政”为词“迎接”副总统黎元洪入京,9日晚黎元洪等十数人在陈宦的押解式的陪同下登车北上,10日袁世凯就公布了以陆军总长段祺瑞暂代领湖北都督的命令。

    1914年2月1日,袁世凯召段祺瑞回京供职,另遣段芝贵署理湖北都督。2月13日兼领河南都督(原都督张镇芳因白朗起义被撤职),调集豫、鄂、皖等省军队镇压白朗起义。4月3日袁世凯招段祺瑞进京重任陆军总长,以田文烈署河南都督。5月8日,袁世凯设立“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为政府最高军事指挥机关,将陆军部的权力收归己有,陆军总长降为办事处的一个办事员,段祺瑞对此极为不满,经常借故缺席会议,公务也交陆军次长徐树铮处理。6月30日,袁世凯下令于京师建立将军府,并设将军诸名号,同时任命段祺瑞为建威上将军,管理将军府事务。10月8日给予一等文虎章。

    1915年1月18日,日本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2月1日段祺瑞、冯国璋领衔十九省将军致电北洋政府表示反对,谓“有图破坏中国之完全者,必以死力拒之,中国虽弱,然国民将群起殉国”。3月19日袁世凯召开对日会议,段祺瑞主张强硬。5月2日,参谋总长黎元洪、陆军总长段祺瑞、海军总长刘冠雄率三部之远赴关岳庙宣誓,以示军人忠诚卫国。5月8日,内阁讨论日方关于要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的最后通牒,段祺瑞独持异议,主张动员军队,对日采取强硬态度,袁世凯决定屈从,30日段称病辞职,31日袁世凯以王士珍署理陆军部总长,并就段祺瑞养病下抚慰令注(3),段祺瑞给假两个月,隐居西山。8月3日,因日本报纸谓段祺瑞与袁世凯将决裂,段通电辟谣,斥报纸挑拨离间。8月14日北京成立“筹安会”,段祺瑞对袁世凯帝制行为表示不满。8月28日,袁世凯下令正式免段祺瑞陆军总长职。12月袁世凯称帝大封爵位,段祺瑞并未授爵。

    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被迫取消洪宪帝制,为对南方用兵只好请段祺瑞复出,23日令段祺瑞任参谋总长。4月22日,段祺瑞代徐世昌为政事堂国务卿,23日兼陆军总长,免参谋总长,5月8日撤销政事堂恢复国务院和总理名称,实行责任内阁制,段祺瑞任国务总理。但袁对段并不放心,不但不采纳段祺瑞的建议,反而暗嘱梁士诒以掣其肘,这加深了段的怨恨,对当时军事政局的变化也不尽心。5月12日,段祺瑞下令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两行停止兑付现金,促使人们对袁更加不满。6月6日袁世凯病死,7日黎元洪继任大总统,此为段祺瑞“二造共和”。

    三造共和

    府院之争

    1916年6月22日段祺瑞通电,反对恢复民元约法,仍以民三约法为行政标准。6月23日公祭袁世凯,以段祺瑞代表北洋政府主祭。6月29日废“国务卿”,段祺瑞再次被任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组织责任内阁,皖系势力逐渐形成。8月21日特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掌握了北京政府实权,而段祺瑞独断专行,演成“府院之争”。10月10日授一等大绶宝光嘉禾章。11月8日,段祺瑞因孙洪伊、徐树铮矛盾与黎元洪闹翻,不到国务院办公,徐世昌入京调和。11月20日黎元洪免内务总长孙洪伊职。12月24日,段祺瑞亲自与日本首相代表密谈,商讨“中日亲善”问题。

    1917年2月16日,段祺瑞力主加入协约国,黎元洪表示反对,因对德宣战问题府院发生激烈冲突,段祺瑞操纵督军团胁迫反参战势力。3月4日,段祺瑞及全体国务员在总统府会议对德问题,即请总统黎元洪令驻协约国公使,向驻在国政府磋商与德国绝交条件,黎元洪主绝交案应先俟国会同意,段祺瑞负气去天津,5日黎即派冯国璋、汤化龙挽留,6日回京,9日招待参众两院议员,说明对德绝交案。5月10日众议院开全院委员会,审查对德宣战案,段祺瑞促使公民请愿团包围该院 (靳云鹏、傅良佐指挥),迫于当日通过该案,殴打反对派议员,百端辱詈,众院即改开大会,请段祺瑞等出席,公民团始散,19日众议院议决缓议对德宣战案,须先改组内阁,各省督军责要求解散国会,20日段祺瑞对各督军解散国会呈文,决定不退亦不批,矛盾已不可调和,21日黎元洪告督军团,请解散国会于法无据,惟有请段祺瑞辞职一途。

    讨伐张勋

    1917年5月23日,黎元洪免段祺瑞国务总理之职,以伍廷芳为代理总理,通电各地注(4),督军们闻讯后暴跳如雷。27日黎元洪任命李经羲为国务总理,随后,安徽、河南、浙江、山西、山东、陕西、福建、奉天、直隶和黑龙江等省纷纷宣布独立。6月14日张勋以调解黎段冲突为名带兵进京,7月1日竟拥清废帝溥仪复辟,2日黎元洪只得下令免去李经羲的总理职务,重新起用段祺瑞为总理,并令段以总司令名义兴师讨逆,段祺瑞立即到马厂准备讨逆。3日原副总统冯国璋在南京通电代理总统,段祺瑞以讨逆军总司令名义发出讨伐张勋的通电,4日在马厂誓师,并与冯国璋联电数张勋八罪,5日发表讨伐张勋檄文注(5),即以讨逆军总司令名义派段芝贵为东路司令,曹锟为西路司令,倪嗣冲为皖鲁豫联军司令,并以梁启超、汤化龙、李长泰、徐树铮为参赞,靳云鹏为总参议,傅良佐、曲同丰为军事参议,张志潭为秘书长,曾毓隽、刘崇杰、叶恭绰、丁士源分任军需、交涉、交通、军法处长。7月5日,段祺瑞回到天津,宣布正式就任国务院总理之职,6日讨逆军开始进攻,12日即攻入北京,张勋狼狈逃避,复辟乱平,黎元洪被迫去职,14日段祺瑞进京视事,15日兼陆军总长,17日正式任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此为段祺瑞“三造共和”,其声威如日中天。

    武力统一

    1917年8月1日原副总统冯国璋到北京代理总统,段祺瑞掌握实权,14日对德宣战,他拒绝恢复《临时约法》和国会。9月10日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段决定推行武力统一政策,受到冯国璋为首领的直系的阻挠,段祺瑞仍命令部队南下作战。10月14日,前方将领王汝贤、范国璋通电请求停战议和。11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陆军总长职务,22日辞国务总理,但他策动督军团主战。12月18日冯国璋被迫请段复出,特派督办参战事,北洋军立即开始对南方用兵。

    1918年3月1日督办参战事务处成立,靳云鹏任参谋处长,张志潭任机要处长,罗开榜任军备处长,陈箓任外交处长,各部总长为参赞,次长为参议。3月7日北洋集团形成了段祺瑞把持的官僚政客组成“安福系”,实际控制者为徐树铮,给以财政支持者为曹汝霖。3月19日,曹锟(直)、张作霖(奉)、倪嗣冲(皖)、王占元(鄂)、杨善德(浙)、卢永祥(沪)、李厚基(闽)、阎锡山(晋)、陈树藩(陕)、张怀芝(鲁)、赵倜(豫)、鲍贵卿(黑)、张广建(甘)、姜桂题(热)、田中玉(察)、蔡成勋(绥)等十五省联电请段祺瑞组阁,徐世昌即命田文烈劝告冯国璋,非段出恐兵变,23日冯国璋被迫复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29日第三次段内阁组成。4月天津裕元纱厂正式投产,董事会成员有段祺瑞、倪嗣冲、徐淑铮、曹汝霖、王揖唐、段芝贵等,王郅隆任董事长。4月20日,国务总理段祺瑞偕吴鼎昌、曾毓隽、叶恭绰自北京赴汉口前线视察,21日段祺瑞抵汉口,河南督军赵倜同行,晤曹锟、王占元,商湘粤军事,调奉军两旅南下,23日偕王占元赴汉阳,查看兵工厂,24日在汉口召曹锟、张怀芝、王占元、赵倜会议,并晤日法英领事。4月25日段祺瑞由汉口东去,随行之“楚材”兵舰在黄州附近撞沉招商局“江宽”轮船,溺毙约四百人。25日段祺瑞到九江晤江西督军陈光远,27日抵南京,与江苏督军李纯、安徽督军倪嗣冲、上海护军使卢永祥会议,28日回北京。5月29日,曹锟因不满权力分配,又听闻徐树铮竟欲夺取直隶,以养病为名离开汉口返回天津,段祺瑞拟将第一、第二两军合并,任张怀芝为援粤总司令,结果6月8日张怀芝自江西回济南,南征受挫。8月20日新国会成立,安福系成为第一派系。8月21日,直系将领吴佩孚在衡阳接连发出罢战主和通电,并攻击段政府的亲日卖国政策,24日段祺瑞发电痛斥,直皖矛盾加剧。8月31日因南方战事不顺通电辞职,带有“政治倒冯”意味。9月26日、10月3日,吴佩孚发动湖南前线南北将领两次联电反对段祺瑞的主战政策,段祺瑞无可奈何,10月3日致书参议院主选曹锟为副总统,以拉拢直系将领。10月10日冯国璋代理总统期满下台,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任总统,段亦去总理职,11月15日专任督办参战事务处督办,仍把持朝政。12月3日,大总统徐世昌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倪嗣冲、张怀芝、孟恩远及全体阁员会议,商南北和议问题。

    西原借款

    1917年至1918年间段祺瑞政府和日本签订的一系列公开和秘密借款的总称。

    1917年7月,段祺瑞重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后,为推行“武力统一”政策,镇压孙中山倡导的护法运动,不惜出卖国家权益,向日本大量借款。1917-1918年,段祺瑞共向日本借款5亿日元。其中由西原龟三与段祺瑞政府的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商办议定的有吉会铁路、满蒙四铁路、吉林、黑龙江两省的森林和金矿、有线电信、参战、交通银行等八项借款,共计1.45亿日元。

    通过这一借款,段祺瑞把中国山东和东北地区的铁路、矿产、森林等权益大量出卖给日本。

    寺内正毅曾得意地说,通过向中国借款,日本所攫取的政治、经济特权“何止十倍于二十一条”。段祺瑞则利用这一借款,建立起“参战军”,进一步加强了皖系军阀的实力。

    中日协定

    1918年5月16日,日本陆军少将斋藤季治郎与段祺瑞政府代表靳云鹏,在北京秘密签订《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19日又签订《中日海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

    “协定”的主要内容是:中国与日本采取“共同防敌”的行动;日本在战争期间可以进驻中国境内;日军在中国境外作战时,中国应派兵声援;作战期间,两国互相供给军器和军需品。

    通过“协定”,日本派出大批军队进入中国东北,日本迅速取代了沙俄在东三省北部的侵略地位,中国则面临沦为日本附属国的局面。

    直皖战争

    人物肖像人物肖像

    1919年5月4日,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失败的消息传到北京,爱国运动爆发,段祺瑞公然袒护卖国的曹、章、陆,并主张在“巴黎和约”上签字。7日上海举行国民大会,要求惩办段祺瑞、徐树铮、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释放被捕学生,收回青岛,废除一切有损国权条约。7月20日裁撤督办参战事务处,改设督办边防事务处,仍以段祺瑞为督办。9月15日晋授大勋位。11月5日段系大将靳云鹏组阁,段祺瑞以“太上总理”自居,对靳云鹏处处刁难,二人渐渐不睦。12月冯国璋死后,曹锟被拥为直系军阀首领,直皖冲突继续。 1920年3月18日,驻湘直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混成旅旅长王承斌、萧耀南、阎相文等开始撤防北上。3月28日段祺瑞自北京出居团河,闭门谢客。5月17日在团河召开会议,命边防军集中北京一带,准备对吴佩孚军事(段拟自驻郑州迎击吴军),未施行。6月4日段祺瑞、徐树铮宣称动员讨伐南军。6月14日边防督办处宣布废止中日军事协定,表示愿开南北和会,示好孙中山等。6月19日张作霖入京“调停”直皖之争。22日直奉两派的主要人物赴保定会商,秘密商定联手反对皖系,23日段祺瑞答复孙中山表示悔祸赞同,27日段祺瑞自团河回北京,与张作霖商时局。7月3日曹锟、张作霖、李纯通电讨徐树铮,宣布其六大罪,5日段祺瑞下令边防军动员,6日边防军开始向长辛店、廊坊等地出动。8日段祺瑞自团河回北京,召集将军府会议,即呈劾曹锟、曹锳、吴佩孚。9日大总统徐世昌在段祺瑞压力下,令免第三师师长吴佩孚职,令交陆军部惩办,曹锟褫职留任。7月10日,段祺瑞自任“定国军”总司令,徐树铮为副总司令兼参谋长,段芝贵为前敌总指挥,曲同丰(边防军第一师长)、魏宗瀚(第九师长)、陈文运(边防军第三师长)、刘询(第十五师长)等分任各路司令。7月12日,曹锟、张作霖、李纯、王占元、陈光远、赵倜、蔡成勋(绥远都统)、马福祥(宁夏护军使)等通电讨安福系,并责边防军之出动。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顺直省议会、天津总商会、直隶商会联合会通电宣布段祺瑞三大罪状。段祺瑞任命段芝贵为西路总司令、徐树铮为东路总司令,皖系兵力为五个师有三个混成旅共六万人,曹锟则联合奉系,授予吴佩孚前线军事指挥权,直军四万人,数日内皖系彻底失败。16日广州军政府岑春煊等电讨段祺瑞,19日段祺瑞通电饬前方一律停止进攻,并自请罢免官职,解除定国军名义,京汉、京奉线战事停止。7月21日直奉军宪兵入北京,段祺瑞自戕未成。28日大总统徐世昌准督办边防事务兼管理将军府事务段祺瑞免本职,撤销督办边防事务处,撤消西北边防军名义,此后段移居天津,与奉系张作霖及南方孙中山联合反对直系统治。

    尔后段虽仍活跃于政治舞台,但其实力已然不可同日而语,直皖战争的失败是段人生的转折点。

    临时执政

    执政纪念银币执政纪念银币

    1922年1月奉直交恶,2月13日段祺瑞自北京到天津,作反直系活动,5月直系军阀战胜奉系掌控了北京政局。1923年1月26日,孙中山派于右任赴天津晤段祺瑞,会商联合反直;8月6日段祺瑞对日本记者谈话,声称“将领导反直系运动”。1924年3月7日,被孙中山任命为北洋招讨使的曲同丰离粤北上,将赴津、奉与段祺瑞、张作霖商谈倒直。3月13日为段祺瑞六十寿辰,尽管他一再登报表示谢绝隆重祝寿,然而参加寿筵者竟达千人之多,段祺瑞见各派政治力量代表集聚一堂,恐难措辞,乃托辞久病新愈,绝不见客。1924年9月3日江浙战争爆发,9日段祺瑞通电讨伐曹锟,15日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10月12日冯玉祥派贾德耀自滦平赴天津与段祺瑞密洽,请段出山,18日段祺瑞代表宋子扬到滦平晤冯玉祥。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贿选总统曹锟,前线直系部队全线溃退,26日冯玉祥、胡景翼、孙岳通电拥段祺瑞为国民军大元帅,并电请孙中山即日北上指导,29日段祺瑞通电响应冯玉祥等,30日张作霖、卢永祥等联名推段祺瑞为联军统帅。11月10日张作霖、冯玉祥到天津,与段祺瑞会议,段主和平,意在保存直系一部份势力,以维均势,15日张作霖、冯玉祥、卢永祥等推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22日入京,24日就任临时执政(总揽军民政务,统率海陆军)注(7),再次上台,成为中华民国的元首,实际上仅仰奉系鼻息,28日各国公使因日使之斡旋,分班贺段祺瑞,但不含承认之意。12月1日段祺瑞电劝吴佩孚放下屠刀,勿碍统一。12月6日段祺瑞令监视曹锟,听候公判。12月18日段祺瑞派许世英、叶恭绰赴天津迎孙中山,31日孙中山抱病入京,段祺瑞却已提出召集“善后会议”以抵制孙中山所主张的国民会议。

    1925年1月1日段祺瑞下大赦令,又命废止将军府,邀请孙中山、黎元洪参加善后会议。2月1日善后会议在北京开幕,段祺瑞发表政治建设宣言,4日电令各省区停止军事行动。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病逝,段琪瑞并未参加祭奠。3月16日段祺瑞公布十四年八厘公债条例,债额一千五百万元,以停付之德国庚子赔款项下之款为担保。4月13日段祺瑞公布临时参政院条例。4月21日善后会议结束,24日段祺瑞公布善后会议议决之《国民代表会议条例》、《军事善后委员会条例》、《财政善后委员会条例》,下“取消法统”令。5月7日,北京学生为纪念国耻日集会请愿,被警察捕去十八人,10日段祺瑞下令诰诫学生,11日学潮结束。7月1日南方国民政府成立,1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对段祺瑞发最后忠告,请开国民会议预备会议,以议决废除不平等条约。1925年7月30日临时参政院开幕。11月22日奉军郭松龄部反奉,与直军冯玉祥部联合宣布与执政府断绝关系,段祺瑞无所适从。11月28日,北京工人学生举行国民革命大示威运动,北京大学教授朱家骅、顾孟馀等指挥,包围段祺瑞宅,要求段氏下野,组织国民政府,大众捣毁章士钊李思浩、梁鸿志、朱深曾毓隽住宅,29日北京各团体继续行动,在天安门开国民大会,冯玉祥表示对段祺瑞仍然支持。30日段祺瑞准备修改政府制,设责任内阁。12月5日段祺瑞电请冯玉祥、岳维峻、孙岳、萧耀南、孙传芳、方本仁、邓如琢、郭松龄八人会议法统、内阁、东三省及直鲁问题,无人理睬。12月25日令增设国务院。12月30日,段祺瑞的心腹徐树铮被冯玉祥密令部下枪杀,段祺瑞闻讯晕倒,醒后大哭,悲痛异常。

    1926年1月9日,段祺瑞通电表示随时可以下野。1月14日北京举行反日国民大会,要求惩办段祺瑞等。2月21日段祺瑞下令讨伐吴佩孚。3月17日,北京各界人士请愿驳复八国通牒,被段祺瑞卫队刺伤十馀人。3月18日,北京各界反帝人民群众五千馀人在天安门举行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的国民大会,会后游行示威,执政府卫队向请愿队伍开枪,死四十七人,伤一百五十五人,造成“三一八惨案”。段祺瑞作为最高军政长官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为段祺瑞屠杀人民告全国民众书”,贾德耀内阁对三一八惨案引咎辞职,段祺瑞亦下令抚恤。27日国民政府因三一八惨杀案通电讨段祺瑞,上海及各地市民均开会追悼被害者。4月段祺瑞图谋联合奉、直,打击冯玉祥国民军,被鹿钟麟察觉事泄。4月9日晚,鹿钟麟派兵包围执政府,将卫队缴械,10日段祺瑞应允辞职,要求出京,鹿钟麟不准。4月11日晨,段祺瑞逃入东交民巷,令外交总长胡惟德代理国务。15日国民军退出北京,16日段系吴光新部唐之道师自通州入北京,自称警备总司令,拥段祺瑞复职,17日段祺瑞出东交民巷,宣告复执政职,并电询张作霖、吴佩孚对时局意见,不为吴佩孚、张作霖所重视,遂于20日通电下野,退居天津日本租界当寓公,自号“正道居士”。1927年4月8日段祺瑞等自天津赴大连。

    家族成员/段祺瑞 编辑

    家世

    段祺瑞祖籍安徽省英山县(今属湖北省)南河镇瓦寺前村。段氏创姓始祖为春秋时期郑国郑武公次子共叔段,以共叔段为一世祖,唐朝名臣段秀实为第44世祖。段秀实之孙段珂在唐僖宗时期任颍州(今安徽阜阳市)司马,段秀实退休后随孙迁居六安隆兴(今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古碑镇槐树湾村),建立响山寺,该寺至今仍

    段祺瑞段祺瑞

    为安徽省重点保护寺庙。段珂之孙段至中,由六安隆兴外迁至江西饶州鄱阳瀳(音荐)滩村。传二十馀世,至北宋哲宗时期(公元1076-1100年),第66世祖段彦宗自鄱越皖,卜居罗田县直河乡东里瓦寺前。段彦宗之玄孙段朝立奏请朝廷分罗田县东部地区设立英山县,获得同意,并任英山县第一任县令。段彦宗在瓦寺前生根繁衍,成为英山段氏的始祖(一世祖)。英山段氏后代散居安徽、湖北、河南、江西等地,约有20万人。

    以段彦宗为英山段氏一世祖,至14世祖段宪伦时从英山迁居寿州段家岗(今安徽省寿县安丰镇段岗村),时间大约在明朝末年。至第20世段祚台,从寿州段家岗迁居到六安县北乡太平集一带(今六安市金安区三十铺镇),段祺瑞即出生于此。后段祺瑞祖父段佩在军中有一定地位,在合肥西乡小蜀山、城西桥附近置地,段祺瑞父亲段从文遂迁居合肥西乡。段佩、段从文的坟墓均在合肥市肥西县小庙镇王拐岗村以北约5公里的何巷。从段彦宗算起,段祺瑞是英山段氏的第25世孙(辈分为“大”);从共叔段算起,段祺瑞是段氏的第90世孙。(以上资料详见英山段氏的《段氏宗谱》)

    另一说法:按合肥《段氏族谱》记载,段祺瑞祖籍江西饶州,明代中叶迁庐州府英山县,清初迁寿州,后辗转到六安、合肥。

    家庭

    段祺瑞为安徽省六安县太平集(今六安市金安区三十铺镇太平村)人。1865年3月6日(清同治四年二月初九日)生于六安县太平集迤北三里祖居,祖父段佩(字韫山)早年曾与刘铭传贩过私盐、办过团练,镇压捻军有功,官淮军统领,领兵在外,父段从文在家务农,以租地耕种为生,母亲范氏。

    1869年初,段从文为避刘姓土豪报复(土豪刘楠、刘枢横行乡里,段佩仗义诛杀,遂结下仇怨),举家搬迁到寿州炎刘庙(今六安市寿县炎刘镇),时段祺瑞4岁。1870年,段佩回乡探亲,决定迁至合肥西乡城西桥大陶岗(今肥西县三十岗乡陶岗村)农村定居,购置了百馀亩田地。1872年,祖父段佩时任铭军直属马队三营统领,段祺瑞随到江苏宿迁兵营里,到附近私塾读书。1879年4月22日(光绪五年闰三月初二日),祖父段佩(以功累保提督衔记名总兵、励勇巴图鲁,授荣禄大夫、振威将军)去世,段祺瑞哭护灵柩归葬合肥城西乡大陶岗,从此家道中落,到侯大卫村续读了一年私塾后辍学。

    段祺瑞的嫡出和庶出子女有五六个幼儿夭折,长大成人的子女一般过着平常的生活,和声名显赫的段祺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段祺瑞对长子段宏业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段宏业从小就不务正业,棍棒也没有使这位公子哥有什么出息。他先后娶了九个老婆,除了造就了一个大家庭,一事无成。

    段宏刚是段祺瑞二弟段祺辅(过继给段祺瑞伯父段从高为嗣)的长子,在段家同辈中排行老二,自幼随段祺瑞长大。与大哥段宏业不同,段宏刚追随段祺瑞经历了不少的大事。

    段祺瑞二女儿段宏彬,生于1902年,后与一位留美的青年张直宏结婚,夫妇后来长期生活在美国。2002年。百岁老人段宏彬在美国去世。

    段祺瑞的三女儿负责段公馆的家事。

    兄弟反目/段祺瑞 编辑

    北洋时期的总统府与国务院之间的权力斗争有两次,两次都是国务总理段祺瑞与总统之争。第一次的总统是黎元洪,黎是手无军队,最后是段祺瑞胜出,黎元洪隐退。第二次段祺瑞的对手却是同样拥有军队的冯国璋。张勋复辟后,段祺瑞当回的总理,立即给身为副总统的冯国璋发了一封电报,电文只有四字“四哥快来”,冯国璋立即北上就任代理总理。

    在就职通电中,冯国璋特别强调,只有“府院一体内外同心”,才可能实现国家的统一,号称北洋三杰的王士珍、段祺瑞和冯国璋,早年是投身袁世凯门下,为北洋集团建功立业,成为声名远播的北洋的“龙、虎、豹”,此时北洋之龙王士珍,由于当过复辟的帮凶已无作为。

    而段、冯两位“虎豹”,在袁世凯在世的时候,已经开始形成了各自的派系,段为皖系,冯为直系,皖矛盾随着南北冲突而日益凸显。1917年10月6日护法战争爆发,段祺瑞全力对南方用兵之际,冯国璋提出了“和平统一”的政策,即承认细软各省军阀割据的现状,以换取他们对北京中央政权的承认。

    由于冯国璋的运作,段祺瑞征讨南方的战争彻底失败了,11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去了陆军总长的职务,22日辞去了国务总理的职务。冯国璋立即启用赞成“和平统一”政策的王士珍,接替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的职务。

    段祺瑞不甘心“武力统一”的失败,一方面组织督军团天津会议,鼓吹对南方继续用兵。一方面又说动了奉系大帅张作霖,派兵入关威胁京畿,此时冯国璋在北京的总统府卫队只有两个师,力量单薄。

    1918年1月中旬,护法战争重燃战火,冯国璋在北京陷入了空前自孤立。1月26日,冯国璋借处京“巡视”为名,想回自己的势力范围南京,商讨反段大计。段祺瑞命皖系安徽督军倪嗣冲拦截,奉军又实行了“兵谏”,皖奉联合,冯国璋只能请出段祺瑞,再次出任国务总理。

    1918年8月新国会成立了,段祺瑞掌控下的安福系成为第一派系,9月新国会选举徐世昌为新任总统,冯国璋下台了,段祺瑞也同时去辞,但不久专任督办参战事务处的督办,仍然把持着朝政。

    影视作品/段祺瑞 编辑

    戴志伟:2009年香港无线电视剧:《蔡锷与小凤仙》

    赵本山:2011年中国电影:《建党伟业》[3]

    政府旧址/段祺瑞 编辑

    段祺瑞段祺瑞

    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在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原名铁狮子胡同。清代这里有三座府第:东为和亲王府,中为贝勒斐苏府,西为和敬公主府。和亲王府的前身是贝子允禟府第。雍正十一年(1733年)世宗五子弘昼改建为和亲王府。贝勒斐苏府,是清初恭亲王常颖的府第。清末,两府内的建筑全被拆除,重新建造了三组砖木结构的楼群:中间的主楼为欧洲古典式灰砖楼,东、西、北各有一座楼房。

    1912年袁世凯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时,总统府和国务院设在这里;1919年后,靳云鹏任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改为总理府;1924年段祺瑞被北洋军阀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这里改为执政府。

    1926年4月10日,北京发生了政变。驻北京的国民军将领鹿钟麟包围了临时执政府,段祺瑞出逃;执政府倒台,由冯玉祥将军接管。王树常任北平卫戍司令时。又改为北平卫戍区司令部。1937年前这里改为二十九军驻北平军部及冀察政务委员会。

    1937年这里成为岗村宁次为首的日本华北驻屯军总司令部,东院则是以喜多为首的日本特务机关兴亚院。1945年后改为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和国民党北平警备司令部。1949年中国人民大学作校舍。1978年主楼由清史研究所使用。

    人物评价/段祺瑞 编辑

    正面评价

    黄征在《段祺瑞与皖系军阀》中认为:“段祺瑞在我国近代陆军教育史上,特别是军事院校史上,占有一定地位。”单宝在《安徽史学》中认为:“辛亥革命中段祺瑞在客观形势的推动下,思想确实有了转变,赞成共和,并以实际行动加快了形势发展的进 程,不能笼而统之称他是袁世凯篡夺政权的“帮凶”。”丁贤俊认为:“袁世凯称帝中段祺瑞的共和观只不过是既不要皇帝又反对革命党,但他能冲破20年与袁世凯结下的长僚关系和亲密私交,弃官冒死维护共和,毅然反对洪宪帝制,对于一个在忠孝节义封建道德薰陶下成长起来的将领来说确实难能可贵。”近年来有 一种新观点:“五、四”时期颇似春秋战国时期,段祺瑞没有绝对权威,致力于武力统一。军阀混战,社会动荡,客观上放松了思想钳制,新文化运动得以蓬勃开展,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也得以生存发展。
    吴佩孚:“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南京国民政府的国葬令里评价:“持躬廉介,谋国公忠。辛亥倡率各军,赞助共和,功在民国。及袁氏僭号,洁身引退,力维正义,节慨凛然。嗣值复辟变作,誓师马场,迅遏逆氛,率能重奠邦基,巩固政体,殊勋硕望,薄海同钦.....”
    梁启超评价段祺瑞:“其人短处固所不免,然不顾一身利害,为国家勇于负责,举国中恐无人能比。” 

    负面评价

    莫建来在《试论段祺瑞在北洋建军的作用》中总结道:“段祺瑞对中国军事近代化上的推动作用应予肯定,但是军私有化造成的灾难性后果难辞其咎。”李开弟认为:“在辛亥革命中,段祺瑞只不过是袁世凯篡夺革命果实的工具。袁世凯称帝中,段祺瑞与袁世凯的不合作,关键是争夺个人权力,决非有“共和”的思想基础,他不过是一个,一贯谋取私利而反复无常的政治投机分子。”大部分学者张勋复辟中对段的个人动机则多持否定意见,认为他不过是玩蝗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借张勋之手解散国会,赶走黎元洪,然后借“共和”之名,清除张勋,东山再起。他的胜利不过是军阀内部争权夺利的产物,对 民主共和并无实质性的助益。章伯锋在1988年出版的《皖系军阀与日本》中认为:“皖系军阀的统治,主要依靠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和援助。皖系军阀能够连年对南方发动战争,其庞大的军政费用开支,主要依赖新交通系所经手的对日借款。段祺瑞为了换取日 本的实力援助,只要给钱,给军火武器,什么国家主权、民族利益,都可以廉价拍卖,从铁路、矿山、工厂到各种税收,被段祺瑞作为各种名目借款的抵押和担保,其卖国的本领,远远超过其前辈袁世凯。” 
    “三·一八”惨案中,《泰晤士报》称这次事件是“兽性”的“惊人惨案”,鲁迅称这一天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中国知识阶层无论其政治观点与学术观点有怎样的不同,均纷纷痛斥执政府和“执政”段祺瑞的行为为“倒行逆施”、“暴行”,“是政府自弃于人民矣”,“是民国历史上黑暗的一页”,学人如蒋梦麟、傅斯年、周作人、林语堂、朱自清、闻一多、王世杰、许士廉、高一涵、杨振声、凌叔华、邵飘萍、陶孟和等,均有文字见诸报端;梁启超刚刚动完手术,缠绵病榻之中,犹不忘口诛笔伐;刘半农与赵元任再一次词曲璧合,哀声凄楚,传唱京城;鲁迅则有《记念刘和珍君》等文,尤为悲天悯人。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8-06-18
    [2]^引用日期:2018-06-18
    [3]^引用日期:2018-06-1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6-25 22:15:2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