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殷夫

    殷夫(1910年6月11日-1931年2月7日),原名徐白,谱名孝杰,小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又名白莽。书时先后用过徐白、徐文雄(字之白)等学名,笔名有徐殷夫、白莽、文雄白、任夫、殷孚、沙菲、沙洛、洛夫等,及Lven等,殷夫则是他较为常用的笔名。浙江象山人,同济大学毕业,共产党员,中国无产阶级优秀诗人。遗着有《孩儿塔》、《殷夫集》等。殷夫是继郭沫若、蒋光慈之后,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位重要的革命诗人。1931年1月,又一次被捕,2月7日,被国民党政府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他与同时牺牲的柔石、胡也频等人一起,被称为“左联五烈士”。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殷夫 别名: 原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笔名有殷夫、白莽等
    籍贯: 上虞 出生地: 浙江象山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31年
    职业: 文学 诗人 毕业院校: 上海民立中学、浦东中学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代表作品: 《血字》 、《别了,哥哥》 、 《五一歌》 、 《让死的死去吧》等
    中文名: 殷夫 性别:
    别名: 徐白、孝杰、徐祖华、白莽等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浙江省象山县 毕业院校: 同济大学
    代表作品: 《孩儿塔》、《殷夫选集》、《殷夫集》等

    目录

    个人简介/殷夫 编辑

    殷夫(1909~1931),现代诗人。原籍上虞。诞生于浙江象山。原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笔名有殷夫、白莽等。父亲行医,大哥是国民党高级军官。殷夫1921年在高等小学读书时即开始写诗。

    殷夫殷夫

    1926年在上海民立中学、浦东中学求学期间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因从事革命活动被捕,后被保释后,同年秋用徐文雄名字进入同济大学预科学习德文

    1928年初,给《太阳月刊》投稿。结识钱杏邨、蒋光慈等作家,并成为太阳社成员。这一年他第二次被捕,保释后被软禁家中。同年底,潜离家乡,来到上海专门从事共产主义青年团工作和青年工人运动。此时,他和家庭断绝经济关系,过着艰苦的地下斗争生活。

    殷夫殷夫

    1929年6月起,他同鲁迅有了联系,得到鲁迅的关怀和帮助。同年夏秋间,他在组织丝厂罢工斗争中第三次被捕,出狱后又很快恢复革命活动。从这一年冬到1930年,他参加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列宁青年》的编辑工作,还从事青年反帝大同盟等活动。

    1930年,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勤奋地为《萌芽月刊》等刊物写稿。

    1931年1月,又一次被捕,2月7日,被国民党政府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他与同时牺牲的柔石胡也频等人一起,被称为“左联五烈士”。

    生平/殷夫 编辑

    1920年秋考入象山县高等小学。

    1925年进入上海民立中学,积极参加声援“五卅”运动的斗争。1926年7月转入浦东中学,加入共产主义青年

    殷夫殷夫
    团。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他被捕关押3个月。在狱中作诗《在死神未到之前》 ,长达500多行,曾刊登于《太阳》月刊。并结识该社编辑,加入“太阳社”。

    1927年秋入同济大学德文补习科,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8年秋再次被捕,出狱后回乡。

    1929年2月重返上海,从事共青团和工运工作。同年5月因组织上海丝厂工人罢工第三次遭捕。出狱后在团中央宣传部工作,担任青年反帝大同盟刊物《摩登青年》和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列宁青年》的编辑,撰写和翻译了不少政治论文。

    1930年3月2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他是发起人之一。在《萌芽》、 《拓荒者》、 《巴尔底山》等左联刊物上发表了《血字》 、《别了,哥哥》 、 《五一歌》 、 《让死的死去吧》等著作。被鲁迅称誉为“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又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摧残者的憎的丰碑。”

    1931年1月17日,在上海东方旅社参加党的会议时被英国巡捕逮捕。同年2月7日被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杀害在上海龙华荒野。

    诗歌风格/殷夫 编辑

    殷夫殷夫

    殷夫早期诗作,大多歌咏爱情故土,对于黑暗现实的谴责和对于光明未来的呼喊交织在一起,在忧郁和孤寂中留下思想波涛的痕迹。从1929年到牺牲前夕,出于斗争的需要和思想感情的变化。主要创作政治鼓动诗,写有《别了哥哥》 、 《血字》 、 《1929年的5月1日》 、 《我们》 、《我们是年轻的布尔什维克》等。

    这些诗作以粗犷的音色和高昂的节奏,从正面讴歌了工人阶级的斗争事业,倾诉着自己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和与旧世界彻底决裂的信念;境界开阔,气概雄浑,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和强烈的时代感。鲁迅称赞殷夫的诗是“属于另一世界”的,“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白莽作〈孩儿塔〉序》)。殷夫是继郭沫若蒋光慈之后,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位重要的革命诗人。殷夫出版的诗集主要有《孩儿塔》 (1959)等

    著作书目/殷夫 编辑

    殷夫殷夫
    殷夫选集(诗文集)1951,

    开明殷夫诗文选集1954,

    人文孩儿塔(诗集)1958,

    人文殷夫集(诗文集)1984,浙江文艺

    [研究资料书目]

    左联五烈士研究资料编目(丁景唐、瞿光熙编)1961,

    上海文艺论殷夫及其创作(凡尼)1962,上海文艺

    个人评价/殷夫 编辑

    鲁迅称赞殷夫的诗是“属于另一世界”的,“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白莽作〈孩儿塔〉序》)。

    殷夫殷夫

    殷夫是继郭沫若蒋光慈之后,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位重要的革命诗人。殷夫出版的诗集主要有《孩儿塔》 (1959)等。

    老诗人力扬曾经指出:殷夫“那些写革命斗争的诗篇,都有着丰富的形象和强烈的感情,而没有他的同时代的诗人们在作品中常常出现的那种标语口号化的缺点。这种缺点,是因为作者缺乏丰富的现实生活的基础,因之,在作品中形成形象的贫乏和感情的虚假,常常出现对于革命的空洞的叫喊,和一些革命术语堆积的现象。

    丁玲曾称赞他是“诗坛的骄子”,并说:“我还没有读到过象他这样充满了阶级革命感情的诗。”

    殷夫是一个诗才横溢的青年,他善于运用与内容相和谐的艺术形式,并形成自己的风格。他写的爱情诗,情深意切、格调委婉。他写的小诗,言简意赅,诗意含蕴。

    为了忘却的纪念/殷夫 编辑

    殷夫早期的作品,内容多为对爱情和故乡的歌唱,也有对光明未来的呼唤。诗中大多带着他对黑暗现实的忧愤和自己内心的悒郁。这正反映了在沉闷而激荡的时代中一个有抱负的敏感青年的憧憬。他喟叹着“希望如一颗细小的星儿,在灰色的远处闪烁着”(《放脚时代的足印》);他赞颂“沙中最先的野花,孤立摇曳放着清香”( 《祝——》);他“笑那倾天云,预期着狂风和暴雨”(《给某君》);他又感到自己是“枕着将爆的火山,火山的口将

    殷夫殷夫
    喷射鲜火深红”(《地心》)。他守候在“寂寞的窗头,热望未来的东方朝阳”( 《独立窗头》 )。在这些诗句里,交织着殷夫的孤寂和热烈的感情。也正是其中不断向上、要求进步、追求真理的精神,使得他在参加革命以后,在党的教育下,迅速地成为无产阶级的革命诗人。

    殷夫与革命发生关系较早,一九二七年四月在上海第一次被捕。一九二九年,他离开学校,专门从事青年工人运动,创作趋向高潮,以殷夫、白莽、莎菲等笔名发表了不少诗歌、散记、论文。这时的抒情诗如《赠朝鲜女郎》 、 《梦中的龙华》等篇,表现出他坚决的斗争意志。他还写了不少政治鼓动诗(也被称为红色鼓动诗),大多发表在作者自己编辑、秘密发行的刊物《列宁青年》和“左联”刊物《萌芽月刊》、《拓荒者》、《巴尔底山》等上面。这些诗格调新颖,境界开阔,个人感情的抒唱与革命斗争的赞颂交响成气概雄浑、声调激昂的战歌。作者宣称要为时代“唱一支新歌”(《Romantic的时代》),宣称“我们把旗擎

    殷夫殷夫
    高,号儿吹震天穹”(《Pionier》)。已经汇入群众洪流的诗人,再不为孤寂所烦恼。他充满着自豪感,充满着自我改造和改造时代的信心。正当“四一二”两周年纪念这一天,殷夫写了《别了,哥哥》这首诗,他这时完全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与他哥哥所代表的剥削阶级作了彻底的决裂。他“不要荣誉,不要功建”,要的是“永久的真理”。在这首诗的最后,他以异常坚决的口吻写道:别了,哥哥,别了,此后各走前途,再见的机会是在当我们和你隶属着的阶级交了战火。

    殷夫将全身心投入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在他的诗中出现了许多正面歌颂工人斗争的诗篇。这些诗充满了革命的阶级感情,它痛击着反动统治者及其党徒,对被压迫人们的英勇斗争不遣余力地给以赞扬。诗人描写工人斗争题材的作品范围很广,如《议决》描写了深夜里一次工人集会的情景,虽然参加会议的人已十分疲劳,但情绪都很饱满,人们开朗地笑着。明日呢,这是另一日了,我们将要叫了!我们将要跳了!但今晚睡得早些也很重要。这里以白描的手法写出了革命者工作后的欢乐,看来快到“另一日了”,但他们仍是幽默地互相叮嘱早一些休息。新的任务又要他们叫着跳着去迎接。这首诗充分地表现了诗人对战斗的渴望以及同志间的友爱。

    描写无产阶级正面和敌人作斗争的诗很多。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一九二九年的五月一日》 。在这首诗里,他描写了浩浩荡荡的正在行进着的工人队伍,沸腾着的人群,震彻着天宇的口号声,以及“在晨曦中翻飞象队鸽

    殷夫殷夫
    群”的“白的红的五彩纸片”。我在人群中行走,在袋子中是我的双手,一层层一叠叠的纸片,亲爱地吻我指头。

    诗人对自己从事的斗争充满着发自内心的喜悦。他觉得“这五一节是‘我们’的早晨,这五一节是‘我们’的太阳”,他坚信“今天和将来都是‘我们’的日子”。因为在他手里握着的不是简单的传单而是真理。诗歌给读者带来的是兴奋、鼓舞、信心,使人看到了工人阶级不可战胜的力量。当一个巡捕抓住了“我”的衣领的时候,他所想到的完全不是个人的安危,仍旧不停歇地高呼口号。我已不是我,我的心合着大群燃烧。

    一个高大的革命者的形象矗立在读者面前。“我已不是我”,他不是一个人,他和群众融合了。他是集体,他是力量,他是胜利的象征。他和抗争的人们紧紧拥胞在一起。虽然殷夫的诗常以“我”这个第一人称出现,但包含着的却是整个无产阶级。这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信念和洋溢着乐观主义精神的伟大的阶级。

    我们的意志如烟囱般高挺,我们的团结如皮带般坚韧,我们转动着地球,我们抚育着人类的运命!我们是流着汗血的,却唱着高歌的一群。—— 《我们》

    殷夫的许多优秀作品节奏明快有力,魄力雄传,刚健之中透露着清新之美。所有这些都是和它们的革命内容相一致的。鲁迅十分珍惜殷夫的诗作,在《孩儿塔》的序文中,他这样写道:“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一切所谓圆熟简练,静穆幽远之作,都无须来作比方,因为这诗属于别一世界。”(注: 《且介亭杂文末编·白莽作〈孩儿塔〉序》)这段话概括了殷夫诗歌的革命意义。由郭沫若开创的现代中国的革命诗歌创作,到了殷夫有了新的重要发展和成就。殷夫是我国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一位优秀诗人。

    向一个“阶级”告别/殷夫 编辑

    想起殷夫,便定格于鲁迅先生描写的“一个热天”“穿着一件厚棉袍,汗流满面”“刚由被捕而释出”的年轻革命者的形象。先生还说:“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

    殷夫殷夫

    是的,我们都记住他———悲壮地向一个“阶级”告别的殷夫。
    别了,我最亲爱的哥哥,
    ……
    在你的一方,哟,哥哥,
    有的是,安逸,功业和名号,
    是治者们荣赏的爵禄
    或是薄纸糊成的高帽
    ……
    但你的弟弟现在饥渴,
    饥渴着的是永久的真理,
    不要荣誉,不要功建,
    只望向真理的王国进礼。
    ……
    ———殷夫·《别了,哥哥》

    殷夫有一个极其疼爱他,时任国民党高官的哥哥。牺牲前他曾几度入狱,均被哥哥保释而出。他从手足之情上感激哥哥,但在狱中从不屈服,出狱后信念更坚定,因为,他要“为劳苦大众而活着”

    烈士故居/殷夫 编辑

    象山大徐镇殷夫故居,是殷夫童年成长的地方,青少年时期他曾多次在此生活过。1986年,象山县人民政府公布殷夫故居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1年,故居被开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经维修后正式对外开放。1992年3月,殷夫故居被列为宁波市中小学德育教育基地。1995年2月,宁波市委、市政府命名殷夫故居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长期以来,象山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这个基地建设,努力使殷夫故居成为对干部群众、特别是对未成年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课堂。

    一位曾参与殷夫故居维修工程干部告诉笔者,决定开发殷夫故居是在1991年,摆在大家面前的第一个问题是:

    殷夫殷夫
    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应当告诉人们些什么?在对殷夫的事迹诗歌深入研究,对有关文物全面盘点之后,他们被深深地感动了。殷夫聪颖早熟,才华横溢。在他投身革命活动时,大哥已身居国民党要职,地位显赫。当时,他完全可以走一条“铺满锦绣”的人生大道。正如他在诗中写道:“只要我,答应一声说/‘我进去听指示的圈套’/我很容易能够获得一切/从名号直至纸帽/”(《别了,哥哥》),可是,他不!他“饥渴着的是永久的真理,不要荣誉,不要功建,只望向真理的王国进礼”。并且他是那么的明白自己所选择的人生道路,“前途满站着危崖荆棘,又有的是黑的死,和白的骨……” 

    如此决然的青年,蓓蕾一样的年龄,却有着铁一般的意志。或许他违逆了全家人的心意,但他没有辜负自己的理想——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殷夫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他的人格力量,是他对真理、理想和正义事业奋不顾身的追求精神。因此,他们确定把“追求真理、坚贞不屈”作为殷夫故居爱国主义教育的主题,紧紧围绕这个主题,深入挖掘故居丰富的教育资源。

    殷夫故居已成为全国纪念殷夫,纪念“左联”五烈士的必不可少的地方。殷夫诞辰80周年之际,丁景唐、陈长歌等10余名殷夫研究专家来象参观殷夫故居,并在故居举行了“殷夫研究学术讨论会”。1993年10月,上海鲁迅文学院在象山召开全国纪念左联五烈士学术研究会,与会代表约40人在殷夫故居进行了学术交流和研讨

    参考资料/殷夫 编辑

    http://www.yuedu.org/books/book-200712194261Ge1923.htm

    http://www.nbedu.gov.cn/article/show_article.asp?ArticleID=3034

    http://myy.cass.cn/file/2005122215315.html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1-14 02:33:22

    人物关系

    编辑

    殷夫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