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气候门

    “气候门”(climate gate),指2009年11月多位世界顶级气候学家的邮件和文件被黑客公开的事件。邮件和文件显示,一些科学家在操纵数据,伪造科学流程来支持他们有关气候变化的说法。人们的焦点开始转向全球气候变暖的可信度上。这份科学家的名单并未同期公布,有分析指出这一事件或许对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产生一定影响。

    编辑摘要

    目录

    事件简介/气候门 编辑

    全球气候变暖 全球气候变暖

    2009年11月,一名电脑黑客窃取英国东英吉利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电子邮件服务器,窃取英国气候学家之间交流的上千封电子邮件内容,也由此窥探到过去十几年里气象专家们之间私下的思想交流。黑客把电子邮件公之于众,并声称从邮件中可以看出,这些气象专家研究并不严肃,他们甚至篡改对自己研究不利的数据,以证明人类活动对气候变化起到巨大作用。换句话说,人类活动影响气候这一说法,也许是谎言和欺骗!这让反对“人类影响气候”说法的人感到非常兴奋。这一事件也在整个世界引起讨论和争论,并被媒体称为“气候门”(climategate)。距离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峰会(12月7日)还有一周时间,有人甚至猜测,“气候门”是否会对这次峰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英国独立调查人员前后用了六个月彻底调查外泄的电邮后证实,科学家是清白的,这些电邮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显示他们扭曲数据。这是当局展开的第三轮、也是范围最广泛的调查。

    事件经过/气候门 编辑

    2009年11月17日,由气象科学家主办的发布气候方面评论的“真实气候”(RealClimate)网站,被一名IP地址在土耳其的黑客入侵,并上传了一张窃取自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小组的文件的照片。与这个文件有关的链接,则是一个IP地址位于俄罗斯的电脑用户贴到网上,题目是“奇迹正在发生”。真实气候网站一名工作人员随即发现网站被黑客入侵,删去了该文件,并将这一事件通知了东英吉利大学。两天之后(11月19日),这一文件再次通过一个俄罗斯境内服务器张贴上网,并复制了很多份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时还有一个匿名文章为黑客行为辩护,声称气候科学“非常重要,不应该被歪曲”。同时认为上传的文件是从众多通信、规则和文件中“随意抽取出来的”。11月28日,东英吉利大学发表声明,确认学校的服务器遭到黑客入侵,在全球气候研究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气候研究小组的数据被盗,包括大约1000封邮件和3000份文件,其中有英国和美国科学家在过去十三年里通过邮件交流的记录。校方说,警方正在对窃取信息事件进行调查,并说不能确认上周以来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的相关文件是否是真的。据校方说,这些文件中总容量为160兆,其中邮件中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平常的交流。但是媒体报道称,其中也有一些在讨论如何对付那些不相信“人类活动影响气候”的人。这些人一般被称为气候怀疑论者。除了对付气候怀疑论者。邮件中还有一些如何通过阻止意见不同的科学家的论文发表的内容。还有一些是讨论销毁一些不利的数据,以防止根据《信息流通法》,这些信息会让公众知道。

    盗取信息/气候门 编辑

    菲尔·琼斯教授 菲尔·琼斯教授

    这些被盗的邮件中,据说有这些资深的气候学家们撒谎的“证据”。在一封泄露出来的邮件中,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小组的主任菲尔·琼斯和他的同事们讨论上一个千年里气候变化数据图表。他暗示有一个和他一起研究的科学家“隐瞒”了全球气温在下降这一事实。另外有一些数据显示,自1960年以来,全球气温上升趋势停止;但有另外数据又显示,气温上升的趋势仍在继续。在另一封被公布的电子邮件里,琼斯写道,在编辑新的数据时,他“刚刚完成麦克为《自然》杂志撰写的戏法,也就是将实际气温数据添加到过去二十年(自1981年开始)里的系列中的工作,同时完成的还有肯尼斯对1961年以来气温下降趋势的隐瞒。”琼斯已经确认这封邮件是真的。这里的麦克是指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气象学家迈克尔·曼1998年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一片有关全球变暖的文章。

    气候怀疑论/气候门 编辑

    气候怀疑论者还广泛引用另一封由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位于科罗拉多州)的气象学家凯文-特伦波斯的邮件。特伦波斯在这封讨论气候变化的邮件中写道:“事实上,我们对现在气温没有继续上升的现象并没有影响。这真是滑稽。”在其它电子邮件中,一位科学家表达了对质疑其工作的一份刊物的愤怒,另一位科学家则威胁,要把一位对全球变暖持怀疑观点的知名科学家“打得满地找牙”。

    事件影响/气候门 编辑

    这次事件引起了气候怀疑论者的兴趣。发现这些邮件里的信息,他们如获至宝。不仅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而且发表了相关评论。怀疑者称,这些邮件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确凿证据,证明气候变化科学家在从事不可告人的行为,并对反对者进行人身攻击,同时他们未能应外界的请求,提供某些数据。美国智库竞争企业协会的全球变暖及国际环境政策主管迈伦·伊贝尔表示,这些来往的电子邮件是一桩“推翻全球变暖‘纸牌屋’的丑闻”。而气候怀疑论者、“气候监测”网站的博客作者斯蒂芬·麦克特尔说,“这些言论真是辜负我了!”其他怀疑论者纷纷以“骗局”、“丑闻”等字眼来形容这些科学家的言论。

    环境生活/气候门 编辑

    当然,环境问题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里为二氧化碳申冤并不是纵容人们破坏环境,比起那些以碳之名的做秀,我们更应该将精力投入到那些真正需要我们治理的环境问题中去。希望我们百度百科能够唤醒大众勇于追求真相的怀疑精神,唤醒国内的主流媒体——不要再盲目跟风,我们需要独立思考。

    撼科学界/气候门 编辑

    气候真的在变暖吗 气候真的在变暖吗

    东安吉里亚大学气候研究所(CRU)所长菲利普.琼斯教授负责两套主要数据,这些数据提供给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撰写报告。通过该委员会与哈德利中心的联系(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供稿的绝大多数科学家都由该中心挑选),他的全球气候数据成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和各国政府所依据的最重要的气温数据,当然更是预计全世界气候变暖灾难的依据——那个必须支付千万亿美元才能扭转的灾难。

    琼斯是美英科学家负责推广“全球变暖”的内部人小圈子里的关键人物。“全球变暖”理论是迈克尔.曼用这样的“曲棍球棒”图形表达的:在长达千年之久的气温下降之后,全球气温上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迈克尔.曼的报告把“令人尴尬”的中世纪剔除了,那一时期的气温比今天还要高,而那是工业革命之前、人类大量排放二氧化碳之前数百年。

    迈克尔.曼的理论变成了2007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二次全球变暖报告的中心议题。早在2003年,加拿大统计学家斯蒂夫.麦考尹提尔就指出了其中的根本性错误。最新的电邮泄露还表明,曼“曲棍球棒”图形是伪造的。

    被泄露出来的气候研究所(CRU)电邮的发送者和接收者包括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科学精英,不止是曼本人、琼斯博士和气候研究所的同事吉斯.布瑞法,还有本.桑托,他负责改写有巨大争议的1995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中的关键段落;凯文.特兰布斯,他因使“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卷入热带飓风的谣言而遭人非议;还有加文.施密特,阿尔.戈尔的密友詹姆士.汉森的左右手,汉森在美国家航空与航天局戈达德空间科学研究所的〔地球〕表面温度工作纪录,其重要性仅次于气候研究所(CRU)的数据。

    最应受到诅咒的,是气候研究所(CRU)的领导人琼斯教授关于如何运用迂回技巧避免向外人提供数据的讨论,如果信息自由法令要求他们这样做的话。他们想到了一切可能的借口来隐藏有关他们的发现和气温记录的基础数据。琼斯一直拒绝透露气候研究所(CRU)推算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气温趋势的基础数据,今年夏天他竟然声称,来自全球的大部分基础数据都“丢失”了。这太让人惊讶了!最不可饶恕的是,他还建议科学家删除大量数据。在收到了按照信息自由法要求的质询之后这样干,是明确无疑的犯罪行为。

    电邮揭露/气候门 编辑

    电邮透露出来的事实表明,这帮科学家们一直在竭力隐藏或者操纵数据,把以往的气温纪录压低,向上“调整”最近的气温,以此来制造气温加快上升的感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两个国家的科学家一直在比较官方发布的气温记录与原始数据。他们每一次都发现了同样的诡计:基本上是平直的温度曲线被改成上升的曲线。在每一个事件中,气候研究所都施加了影响。

    一位很受尊敬的美国气象科学家E. 佐利塔早就呼吁,禁止曼博士和琼斯博士进一步参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任何工作。东安吉里亚大学宣布,气候研究所所长琼斯博士将离职,等候彻底调查。曼博士也在他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接受“不规范科学研究”调查。

    致命一击/气候门 编辑

    东安吉里亚电邮泄露事件通过互联网传遍了全球。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很可能击溃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气候变化法案”的梦想──这个法案一旦通过,“碳交易上限和范围”这个金融诡计就可以实施了。

    至此,“人类导致的全球变暖”鼓吹者第一次被迫进入了防守态势,他们头上大红大紫的光环失去了,他们口中的咒语失效了。在这种情况下,将要在哥本哈根召开的气候峰会可能会以喜剧收场,全世界将在那里嘲笑谎言的制造者。人们正在议论如何将这些人绳之以法,他们为了获得研究资金而篡改数据,他们为一场弥天大谎造就的骗局推波助澜,全世界很可能会因为这些而陷入灾难性的财政紧缩。阿尔.戈尔始终保持着难堪的沉默。

    在走向哥本哈根的途中,我们看到的是歇斯底里、是主流媒体散布的夸张。在其中的一则广告里,有一只北极熊从天空落下,摔到伦敦的大街上,鲜血四溅。这则广告要说的是,北极的冰帽融化是飞机的排放造成的。

    而事实上,正如我以前写过的,世界正在变冷。顺带说一下,我们要记住,二氧化碳不是一种“污染物”,澳大利亚地质学家伊安.普利莫尔不久前这样说过,它是植物的不可缺少的养料,而且气候变化是持续的自然过程,在很大程度上由太阳活动决定,人类活动的影响不大。真的希望我们的山野和海面上到处都遍布丑陋的风车啊,电费账单才不再因为欧盟加征的碳税而飞涨!

    我们不用再把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温暖的夏日都当作生态末日的可怕暗示了。那个7 .4万亿美元的“上限”碳交易法案本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那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税种,奥巴玛总统和他的华尔街朋友们真的很想把这个负担加到美国经济的头上去。

    相关回应/气候门 编辑

    受到波及的气象专家都对此进行了辩护。琼斯说,他使用“戏法”(trick)这个词,不是“秘密”“魔术”或“作弊”的意思。他说,“戏法”他们的常用词,通常来描述“一种解决问题的好方法。”迈克尔·曼对《纽约时报》说:“我们一些同事的用词容易引起误解。”说是戏法,的确是戏法,但绝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引用德国海洋学家马丁·维斯贝克的话解释说:“我们用‘戏法’这个词,指的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而不是作弊,作弊可是科学大忌。”而特伦波斯也说,自己所说的那番话,实际上是被怀疑论者“移花接木”了。因为本来是他在讨论海平面上升时所说的内容。而且他用“滑稽”这个词,不是否认人类活动对气候的影响,而是认为的数据还不够充分。德国《时代周报》网站撰文称,为了挽回受损的公信力,有关科学家已经开始反击,将那些被窃电邮公开。所有人都可以到这个网址去验证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指控是否有根据。“这就是一起犯罪,”基尔莱布尼茨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马丁-维斯贝克说,“外人非法侵入私人电脑系统,并且偷窃机密和私人的信息。”这位海洋学家和气候学家属于上述国际气候研究网络。

    不过,汉堡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气候学家约亨姆-马罗茨克对《明镜周刊》网站表示,这一事件也暴露了一些问题。“我们科学界对待不确定性,甚至错误的态度是不是有问题?我们同公众的关系是不是有问题?”他的同行原本应该思考这些问题。“那些邮件里有一些词句很不好。气候怀疑论者完全可以利用它们来混淆视听。”

    事件结果/气候门 编辑

    由英国前公务员罗素领导的调查报告,维护了东安格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气候研究中心的诚信。报告也指出,这些电邮并不能推翻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有关人类造成全球变暖的结论。

    国内反应/气候门 编辑

    低碳 低碳

    随着低碳问题日益成为热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低碳,但是同时也出现了关于低碳的争议。

    越来越多的反对声音告诉我们,低碳问题存在着巨大争议。随着“气候门”事件的爆发,联合国IPCC的科学家私自篡改数据以迎合全球变暖的事实令全世界震惊。国内的许多学者也相继表示:全球变暖存在巨大争议,低碳不等于环保!许多文章和书籍还有媒体(例如《以碳之名》)更是系统的揭露了低碳骗局的前前后后。甚至有反对派把低碳说成了一种原教旨主义的歇斯底里。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腾讯新闻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3-31 08: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