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永琮

    皇七子永琮,与端慧太子同为嫡子,母为孝贤纯皇后。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殇,方二岁。谥曰悼敏。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哲亲王。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永琮

    目录

    个人简介/永琮 编辑

    爱新觉罗·永琮(1746-1747),清高宗乾隆帝第七子,母孝贤皇后富察氏。乾隆十一年四月初八生,深受乾隆帝的宠爱,乾隆称赞其“性成夙慧,歧嶷表异,出自正嫡,聪颖殊常”,有意密立他为皇太子。乾隆十二年十二月,因天花而夭折,方二岁。

    乾隆爱子/永琮 编辑

     永琮的同母哥哥永琏九岁而亡,乾隆立嫡梦初次破灭,故急切盼望皇后富察氏再诞贵子,皇后不负期望,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佛诞日生下了七阿哥永琮,当天正逢久旱之后大沛甘霖,又值"佛诞"----佛家指农历四月初八为佛生日这吉祥的日子,皇帝大喜过望,挥笔庆贺爱子的诞生:   

    九龙喷水梵函传,疑似今思信有焉。   

    已看黍田沾沃若,更欣树壁庆居然。   

    写到这里,怕别人不懂,皇帝又在下面加了"是日中宫有弄璋之喜"这样的注释。"弄璋"典出《诗经》:"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后人于是把生男孩文雅地称"弄璋"。这首名为《浴佛日复雨因题》的诗后两句是:   

    "人情静验咸和豫,天意钦承倍惕乾。额手但知丰是瑞,颐祈岁岁结为缘。"   

    佛诞日民间有结缘之俗,乾隆祈盼年年浴佛日能结喜缘。第二年佛诞,永琮周岁,皇天不负乾隆所望,绵绵细雨竞夜而降,乾隆叠去岁韵再赋诗一首,开头两句是:   

    廉纤夜雨枕边传,天眷常承独厚焉。   

    饶有对时增惕若,那无抚节庆油然。   

    沉吟片刻,想出下面两句:"啐盘嘉祉徵图策,佛钵良因自竺乾。恰忆去年得句日,果然岁岁结为缘。"随手写在纸上,又觉得"啐盘"这个词似乎冷僻了些,就在诗句下加上一条自注:"去岁中宫生子,今日适逢周啐。"  

    从这两首诗看,乾隆这时的心情好极了,他已把承继大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这个元后嫡出的婴儿身上。虽然此时乾隆已经有了好几个儿子,但对此子仍然爱如珍宝,也许是偏心,他觉得这个孩子是他所有孩子中最漂亮、最可爱、最聪明的一个:“性成夙慧,歧嶷表异,出自正嫡,聪颖殊常”。乾隆帝的生母崇庆太后在众多皇孙中也最宠爱他。虽然没有亲书密旨,然而这个孩子如果长大,毫无疑问会成为大清国的继承人。

    生活轶事/永琮 编辑

     乾隆未按照皇子适龄后才命名的传统,有的皇子都好几岁了才取名,而皇七子还不满周岁,就迫不及待的给他取名为永琮。琮是祭祀时候用的玉杯,且宗字有秉承宗业的意思,和永琏一样,所寓含的继位之意也是很显然的。为皇七子命名永琮后不久,乾隆发现宗室中也有永字辈的名叫永琮,便立即下令其改名,连改的名字都给想好了,命令那个孩子给叫永。   事见《高宗实录》:谕履亲王、庄亲王等、今日朕阅瀛台赐宴王公等进呈纪恩诗内、有名永琮者。朕昨与七阿哥命名用琮字。则上下二字俱同。著将外间永琮、改名永瑺。再敬事房所收永字辈字样。系何年拟定。曾否向外廷传知。如未经传交。即是当年总管等遗漏。尔等检查外间重用内廷字样。或系赏出。或系王公等自行命名。如系赏出。何以不于收贮字样摺内注销。其错误自在总管等。若系王公等自行命名。明知此字系内廷拟定。因何复行检用。王公等亦有不合。并著王等、查外间所起名字。与内廷所收字样重复者。共有几人。现在俱毋庸另改。即将摺内字样注销。嗣后外间起名。不得复用内廷拟定字样。   

      乾隆十一年,乾隆皇帝与皇后富察氏驻跸隆兴寺西侧的行宫,有感而发:  

      别馆花宫侧,轩斋阅岁年。晚芳生意趣,古干静因缘。

         新月才堪对,清霄剧可怜。朦胧香阁影,空色悟初禅。   

    当时乾隆与皇后在失去端慧太子8年之后,又生下皇七子,故而觉得佛神有眼,自己似乎也已“悟初禅”,不料次年皇七子又夭折了,皇后也因此悲伤成疾,于乾隆十三年三月去世。乾隆十五年九月乾隆帝巡幸河南,奉皇太后懿旨瞻礼正定大悲菩萨,再次驻跸行宫,身边虽有新的皇后陪伴,但触景生情,叠前韵写下诗一首,抒发自己对已故皇后富察氏的浓浓哀思之情。诗曰:   小坐复今昔,闲情忆向年。劝餐非昔侣,举案是新缘。   燕迹仍伊旧,潘怀只自怜。金容参咫尺,未得了明禅。   在许多文学作品中,乾隆都被描绘成喜欢寻花问柳的风流天子,然而在正定行宫所做的这两首小诗,却蕴藏着他对结发妻子孝贤皇后的一往情深和至死难忘的恋情。

    不幸早夭/永琮 编辑

     乾隆十二年除夕之夜,年仅两岁的永琮因天花而亡。为了表示对早丧幼子的钟爱,乾隆特颁谕旨:“皇七子永琮。毓粹中宫。性成夙慧。甫及两周。岐嶷表异。圣母皇太后因其出自正嫡。聪颖殊常。钟爱最笃。朕亦深望教养成立。可属承祧。今不意以出痘薨逝。深为轸悼。建储之意。虽朕衷默定。而未似端慧皇太子之书旨封贮。又尚在襁褓。非其兄可比。且中宫所出。于古亦无遭殇追赠。概称储贰之礼。但念皇后名门淑质。在皇考时。虽未得久承孝养。而十余年来。侍奉皇太后。承欢致孝。备极恭顺。作配朕躬。恭俭宽仁。可称贤后。乃诞育佳儿。再遭夭折。殊难为怀。皇七子丧仪。应视皇子从优。著该衙门遵旨办理。送入朱华山园寝。复念朕即位以来。敬天勤民。心殷继述。未敢稍有得罪天地祖宗。而嫡嗣再殇。推求其故。得非本朝自世祖章皇帝以至朕躬。皆未有以元后正嫡。绍承大统者。岂心有所不愿。亦遭遇使然耳。似此竟成家法。乃朕立意私庆。必欲以嫡子承统。行先人所未曾行之事。邀先人所不能获之福。此乃朕过耶。此朕悲悼之余。寻思所及。一并谕王大臣等知之。”  

     大意:“皇七子永琮,是中宫皇后所生的嫡子。自幼聪慧过人,天生有异相。太后因为他是正嫡,又聪明异常,所以最为钟爱。我也想以他为继承人。如今突然出痘夭折,我十分悲恸。虽然是我心里默认的太子,但是不像端慧太子那样亲自写入谕旨,而且皇后所生之子,也没有夭折就追封太子的例子。但是皇后富察氏出生名门,虽然没有很久地侍奉我的皇父,但是十几年来对皇太后极其孝顺,尽心尽力地辅佐我,足称一代贤后。她生育的皇子再次夭折,难以抚慰她所承受的痛苦,所以皇七子的丧仪要比其他的皇子更为隆重。我即位以来,敬天勤民,自问并未得罪天地祖宗,然而为什么正嫡子嗣一再早亡?难道是因为我朝自定鼎中原以来,历代皇帝都非正嫡继统,而我必欲以嫡子继统,获得先人没能获得的福分,因此一线妄求之心,遂起如此之祸?”   因为既是乾隆自己心目中的继承人,也是中宫嫡子,加之有特谕指名“皇七子丧仪应视皇子为优”。于是这个内定的小太子(谥“悼敏皇子”,这在清朝皇子中是极少见的特例),同他的哥哥端慧皇太子永琏一起安葬在了朱华山太子陵园内,三座地宫并列排开,紧密相连。中间石券埋葬着乾隆八年(1743年)早亡的端慧皇太子永琏,而左侧石券埋葬着这位2岁亲王。

    隆重丧仪/永琮 编辑

    经礼部等衙门奏准,拟定丧议,刚刚过完乾隆十二年的大年初一,便开始为永琮办理丧事。   正月初二日,将皇七子遗体盛入“金棺”。诸王大臣官员及公主、福晋等齐集致哀。   初四日,将“金棺”移至城外曹八里屯暂安,沿途设亲王仪卫,表示丧议相当于这一等级的礼节。   初六日,赐皇七子谥号为“悼敏皇子”,这在清代皇子中是极少见的特例。   十一日,行“初祭礼”。用金银纸锭一万、纸钱一万、馔筵31席、羊19只、酒9尊。亲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宗室贵族,民公侯伯以下四品以上官员和公主、福晋以下大臣命妇以上齐集祭所,读祭文、奠酒、行礼。   十二日,行“绎祭礼”。用金银纸锭和纸钱各两千、馔筵5席、羊5只、酒5尊,内务府官员齐集行礼。   二十三日,行“大祭礼”。乾隆皇帝亲临祭所,奠酒三爵,其余同“初祭”。   二十七日,行“周月礼”,或称“满月祭”。用金银纸锭、纸钱各一万,馔筵15席、羊9只、酒7尊,众人齐集行礼与“初祭”同,此后满第二个月、第三个月仍按此仪行祭。   四月初七,行“百日礼”。参加人员及祭品与“周月礼”同。   四月十五日,行“祖奠礼”。参加人员及所用纸锭、纸钱、羊数目均同上,惟酒用5尊。   四月十七日,行“奉移礼”。即把棺木由祭所送往安葬之地。是日亲王以下,四品衣以上官员都集于祭所大门外,公主、福晋、命妇等则集于二门以内。“金棺”抬殇棺车前后及经过各门时,内务府官员要奠酒行礼;王大臣官员和命妇等“举哀”(哭泣)送行。棺车起行后,前后有仪卫和太监、护军等随行,又有礼部、工部官员和八旗官兵护送。从京城悼葬地朱华山(河北遵化清东陵附近)沿途共设4站,各塔芦棚(路祭棚),每两站之间备抬棺夫役30班,每班80人,各有关员任领班,分段抬行,至每站都要设酒筵祭奠。在朱华山附近,有事先到达的贝勒、大臣等侯迎。此后又经过了几番祭奠行礼,将“金棺”安置在葬地所设的板房之内。   四月二十三日,行“暂安礼”。即将棺木安置在葬所预备的处所内,等待正式安葬。这天仍要陈设仪卫、并有奠酒、致祭诸仪式。   九月二十五日,行“奉安礼”,即正式下葬。用金银纸锭、纸锭各一万、馔筵15席、羊9只、酒5尊按制祭奠后,将“金棺”移入墓内奉安于石床之上,封闭墓门再奠酒行礼,并将仪卫等焚化。(《钦定大清会典事例》)   以上便是乾隆帝第七子永琮丧议的简单过程。从装殓入棺到入土安葬,历时近九个月,参与祭奠人和执役人员达万人以上,花费用度难以计算。一个不到两岁的襁褓小儿,只因为是皇帝的爱子,其丧葬就要牵动如此惊人的人力物力,他们死后的丧议,甚至比活着的时候更能体现其皇家贵子的超凡身份。因为这是他们的父皇对其表达舐犊之情的最后机会,自然不惜巨资,把儿子的丧事办的尽量隆重气派,以全自己的一份爱心。相比之下,一些在自己兄弟继位后去世的前朝皇子,即使爵列亲王郡王,却只与当朝皇帝有手足之情,其丧仪虽按制而行但与一些受宠的幼年皇子丧仪相比,就显得比较平淡了。

    兄弟姊妹/永琮 编辑

    皇长子永璜,乾隆十五年追封为定亲王,谥号安;
    皇次子端慧太子永琏,乾隆三年十月,殇,年九岁。十一月,册赠皇太子,谥端慧。
    皇三子永璋,乾隆二十五年七月,薨。追封循郡王。
    皇四子永珹,出继为允祹之子弘昆之后。乾隆二十八年袭郡王。四十二年,薨,谥曰端。嘉庆四年,追封亲王。
    皇五子永琪,乾隆三十年十一月,封荣亲王。三十一年三月,薨,谥曰纯。
    皇六子永瑢,允禧嗣孙,乾隆二十四年封贝勒。三十七年,进封质郡王。五十四年,再进亲王。五十五年,薨,谥曰庄。
    皇七子永琮,与端慧太子同为嫡子。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殇,方二岁。谥曰悼敏。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哲亲王。
    皇八子永璇,乾隆四十四年,封仪郡王。嘉庆四年正月,进封亲王,道光十二年八月,薨。谥曰慎。
    皇九子,早夭,未命名。
    皇十子,早夭,未命名。
    皇十一子永瑆,乾隆五十四年,封成亲王。道光三年三月,薨,谥曰哲。
    皇十二子永璂,乾隆四十一年,卒。嘉庆四年三月,追封贝勒。
    皇十三子永璟,早夭。
    皇十四子永璐,早夭。
    皇十五子仁宗睿皇帝顒琰。
    皇十六子,早夭,未命名。
    皇十七子永璘,乾隆五十四年,封贝勒。嘉庆四年正月,仁宗亲政,封惠郡王,寻改封庆郡王。二十五年三月,疾笃,上亲临视,命进封亲王。寻薨,谥曰僖。

    《清史稿》列传/永琮 编辑

     哲亲王永琮,高宗第七子,与端慧太子同为嫡子。端慧太子薨,高宗属意焉。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殇,方二岁。上谕谓:“先朝未有以元后正嫡绍承大统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获之福,此乃朕过耶!”命丧仪视皇子从优,谥曰悼敏。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哲亲王[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4-2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2-14 22:10:56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