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永远追随”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永远追随》是曾获茅盾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著名作家柳建伟精心创作的儿童文学新作,该书以长征为题材,弘扬了永垂不朽的长征精神。两个少年与他的家人,平静而有希望地生活着,他们*重要的生存基础和的快乐来源是一头漂亮的驴子。红军长征经过他们的家,在由疑惧到信任的数日相处之后,撤离时 红军借走了那头对他们来说无比珍贵的驴子,却没有按照承诺如期归还。为了讨回如此重要的财产,也出于一时意气,两个少年踏上了寻找之旅,由此一步步进入红军长征途中为惨烈的湘江之战的现场,用少年的眼睛和情感见识了那场残酷的较量,见证了人民军队的伟大和无私……

    编辑摘要

    目录

    内容简介/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编辑

    —夜吹个[1]不停的乱风,一夜下个不停的细雨,终于把湘南的香花岭弄成了一个初冬的样子了。昨日满坡上星星点点开着的野菊花,不是蔫了羞了,便是被风吹雨打落下的桉树、香樟树的老叶埋住了,满眼望去已是一片冬日的肃杀。从香花岭主峰涓涓流下的香花溪水······

    初冬的萧索模样。
    香花岭下,香花镇外豆腐陶家新的一天,伴着天光放亮,又重复着开始了。
    正对着池塘的是陶家的五间正房,中间三间开中门,是一明两暗的格局,东西两边各有独自开门的一间,东西各有三间厢房。两个少年穿着衬衣外套,一前一后,从正屋东头的房间里走出来,前面是陶家的孙子——十三岁的陶百川,后面是陶家的外孙一-十二岁的周三才。因为气温的突然降低,也许又是因为雨后空气过分的清爽,两个少年在院坝中洗脸时,接连打了几个响嗔。
    堂屋正门吱呀一声开了,六十来岁的老妇人陶柳氏拿着一红一蓝两件夹衣出来:“穿上,变天了。”
    陶百川和周三才顺从地脱了外套,套上红的和蓝········

    作者简介/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编辑

    柳建伟,男,河南南阳人,1963年生。1983年大学毕业,先后就读于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工学学士、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长篇小说《英雄时代》获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现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有各类文学作品八百余万字面世,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北方城郭》《突出重围》《英雄时代》《百日危机》《寂寞英雄》,中短篇小说集《苍茫冬日》《上校的婚姻》,评论集《永垂不朽的婚姻》,纪实作品《红太阳白太阳》《日出东方》,电影剧本选《七兄弟》《天堂的桥》等。担任编剧的影视作品有电影《惊涛骇浪》《惊天动地》《飞天》《兰辉》,电视连续剧《突出重围》《石破天惊》《爱在战火纷飞时》《桐柏英雄》《开国》《东方红》等。文学作品所获主要奖项除茅盾文学奖外,还有冯牧文学奖、夏衍电影文学奖一等奖、庄重文学奖、全国优秀电视剧编剧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编剧的影视作品曾获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飞天奖、金鹰奖、解放军文艺大奖、国际版权组织金奖等大奖。

    目录/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编辑

    第一章 香花岭 · 1
    第二章 九嶷山 · 67
    第三章 蒋家岭 · 93
    第四章 新 圩 · 127
    第五章 凤凰嘴 · 161
    第六章 猫儿山 · 187
    第七章 雷口关 · 229
    第八章 香花岭 · 245
    尾 声 延 安 · 267

    文摘/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编辑

    陶柳氏不远不近地跟着几个红军沿着陶家房子的周边转着。陶家驹坐在堂屋门前的椅子上,抖动着身子,一口一口地抽着水烟袋,眼睛的余光神经质地直往两个后生端着的长枪上瞟。
    一个满脸胡子的四十多 岁的大汉绕到院坝子里,自言自语地说:“是个好地方,很安全。马天来,去接首长过来。记着,首长是大老李。”
    两个战士骑上马,朝镇子方向去了。
    满脸胡子的大汉拉了把椅子坐在陶家驹的对面:“鸡鸭成群,鱼儿不少,日子过得不错呀,还有个豆腐房。大兄弟,我们商量商量吧。”
    陶柳氏忙走过来:“军爷,军爷,家里我主事。你看他的腿,废人了。我家还有个孙子,还有个外孙,一个十三,一个十二,去镇上卖豆腐了。家里就这四口人。军爷,你们别伤人,家里的东西你们随便搬随便拿,鸡、鸭、鱼你们随便捉随便捞。几块光洋,还有两个银手镯,也都给你们。”说着,从腰里掏出一个荷包放在小桌子上,“我手上这个金戒指,取不下来,几十年都没取了……我不骗你,你看,要不你试试……”
    胡子大汉忙站起来:“大娘,婆婆,别、别别、别误会!”
    陶柳氏问:“不是打我们土豪、分我们的浮财吗?值钱的也就这些了。我只求军爷别伤人。家驹,你去接接孩子们。”
    胡子大汉说道:“婆婆,你听我说!我们中央红军是共产党的队伍,是穷人的队伍,不可能祸害像你们这样的老百姓的!我们是进行战略转移的,路过这里,稍事休整,住几天就走,不打土豪,也不分田地。”
    陶柳氏紧接着道:“你又看房子又看地的,鸡鸭鱼也都看了个仔细……”
    陶家驹瞪眼道:“妈,你听着行不?”
    胡子大汉笑了起来:“怪我,怪我没先解释。我叫魏苍生,参加革命前也过着你们这样的日子。你们这里是郴州,属湘南,我家在株洲靠江西萍乡的地方,属湘东。说起来,咱们还是老乡哩,都是湖南人。”
    陶柳氏忍不住接了一句:“早说呀,你把我吓得可不轻。”说着,伸手把荷包拿起来。
    陶家驹用手指敲敲桌子:“让人家魏长官说,你听着,不好吗?”
    魏苍生说:“叫我大老魏吧,我们红军不兴叫长官。我是负责中央纵队几个首长的这个、这个衣食住行的科长。是这样,我们一个首长病了很久,近些天才好了些。这次部队决定在湘南一带休整,我就想给他安排一个舒适一点的地方,住好点,吃好点,调养调养他的身子。你们家挺宽敞,又隐蔽,首长和十来个人在你们家住几天,可以吧?”
    陶家驹忙接话道:“可以,可以,你们想怎么住就怎么住,住多久都行。”
    陶柳氏也说:“家里的鸡鸭鱼你们随便吃,豆腐豆花也随便吃。我还以为你把我们当成财主土豪了呢,只想着保命了。”
    魏苍生拿出一个布袋子,掏出一把银元:“吃的住的,我们都付钱,用光洋付。我们首长需要写东西,需要见部下谈事情,需要看地图研究作战问题,这就需要你们把三间正房让出来,给首长和警卫人员住,行吗?”
    “太行了!”陶柳氏一拍巴掌,“军爷住民房还有个商量,还给房钱饭钱,没听说过!给我们一家四口留一间就成。”
    魏苍生道:“太感谢了!你们几个先把堂屋布置起来。婆婆,大兄弟,先付三天的钱,一天就按两块光洋,行吗?”
    陶柳氏说:“太行了,太行了,你们出手可真是大方。”
    陶家驹说:“一天一块光洋,够了。”
    魏苍生说:“首长对我们太重要了,他病得都快脱形了,再不给他补补,要出大事的。鸡鸭鱼吃你们的,由你们置办,豆腐和青菜也吃你们的。当然,这样吃三天,也用不了六个光洋,我是想劳烦大娘这几天做好这几顿饭。病人口寡,想让他多吃些,就要有好味道。多的部分,算是大娘您的工钱了。”
    陶柳氏说:“湖南的菜,广东的汤,没有我不会做的。放心,大老魏,你们首长就交给我调养了。”陶柳氏边说边重重地拍了魏苍生一巴掌。
    “小顺子!”魏苍生又拿出一块银元,“去,去镇上买几斤猪肉和别的什么肉,中午请中央纵队几位首长都过来吃饭。买五花肉,做红烧肉。首长一个多月没吃到红烧肉了。”
    小战士接了银元,骑马走了。
    魏苍生又道:“婆婆,大兄弟,求你们一件事。这两天,我们首长如果问起饭菜钱的事,你们就说六年前红军帮过你们,你们这才宰杀了自家的鸡鸭鱼。我们在转移,不敢乱花钱,可是,这又是给首长补身体的绝佳机会,明白吗?”
    陶柳氏道:“看你们这衣裳,还有你们脚上的草鞋,太明白了!谁还没个难处不是?”她从桌上拿了五块大洋,“五个光洋吧,给你省个。家驹,杀鸡杀鸭杀鱼。大老魏,你派人去镇上搞些油盐酱醋什么的,没这些做不出好味道。”抬眼看见孙子、外孙牵着毛驴小白出现在香花溪和池塘的拐角处,喊道,“川牙子,三娃子,快捞鱼抓鸡捉鸭子,家里来贵客了!”

    目录/永远追随[柳建伟作品] 编辑

    第一章 香花岭 · 1

    第二章 九嶷山 · 67

    第三章 蒋家岭 · 93

    第四章 新 圩 · 127

    第五章 凤凰嘴 · 161

    第六章 猫儿山 · 187

    第七章 雷口关 · 229

    第八章 香花岭 · 245

    尾 声 延 安 · 267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7-08-14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8-08 21:02:3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