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汉芯造假门

    “汉芯造假案”是指2003年2月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的“汉芯1号”产品造假,并借助“汉芯1号”,他又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的事件。自主研发高性能芯片是我国科技界的梦想,但该事件使原本该给国人带来自豪感的“汉芯1号”,变成了一起我国科研领域的“国耻”。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汉芯造假门 编辑

    “汉芯造假案”是指2003年2月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的“汉芯1号”产品造假,并借助“汉芯1号”,他又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的事件。自主研发

    陈进陈进

    高性能芯片是我国科技界的梦想,但该事件使原本该给国人带来自豪感的“汉芯1号”,变成了一起我国科研领域的“国耻”。 喧嚣一时,云里雾里的汉芯造假案日前终于告一段落,之前的民族英雄陈进,如今成了落魄之走狗,一无所有,并且将遭受历史的唾骂;当年以陈进为荣誉的上海交大,如今“始爱终弃”,走了保大舍小的棋。   

    民工打磨芯片始末/汉芯造假门 编辑

    2002年8月,陈进从美国买来10片MOTO-freescale的56800芯片,找来几个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然后找浦东的一家公司将表面光滑的芯片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LOGO。虚假的DSP芯片磨好后,陈进通过种种关系,加上了“由国内设计(上海交大)、国内生产(上海中芯国际)、国内封装(上海威宇科技)、国内测试(上海集成电路设计研究中心)”等种种假证明材料。与此同时,陈进依托交大背景,利用无锡意源公司投资控股的上海交大创奇微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的经济实力,骗取了国家科技部、信息产业部、国家发改委等方面的信任,并通过种种手段搞定了(陈进的口头禅)集成电路行业国内知名专家,召开所谓的研讨会,一致鉴定:“汉芯一号”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大规模集成电路。2003年2月26日,陈进蒙骗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邀请了国家科技部、上海市政府、同行等在锦江小礼堂召开新闻发布会,“汉芯一号”就这样诞生了,成为所谓的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DSP芯片。

    序幕拉开后,汉芯公司的绝大部分员工在陈进的带领下,开始了花样百出的项目申报,工程师们整天忙于编写项目技术资料,项目部整理成稿向政府各部门申报,并开始一掷千金的全方位、多渠道的公关,用陈进的话说:要不择手段,Impossible is nothing。一颗假的DSP芯片在陈进等的策划下变出许多项目,诸如:PDA-SOC、个人信息终端SOC、指纹识别系统芯片、身份识别系统芯片、数字证书SOC、银税一体机SOC等等花样百出,而且所有的财务报表和财务审计报告全部是假的,连财务总监都不知道其中的奥妙,稍有感觉就被炒鱿鱼。项目申报所需的合作协议、假合同等也是通过各种手段临时完成的,陈进非常注重宣传,骗取的许多奖项也作为项目申报的附件。项目材料编写完毕后同时向上海市闵行区科委、上海市科委、国家科技部、上海市信息委、国家信息产业部、上海市发改委、国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申请无偿拨款。每一个项目从编写材料、上报、答辩、领导和专家的公关活动等陈进都亲自挂帅,而且天衣无缝,汉芯员工无不佩服陈进的答辩和公关能力。项目立项合同签订以后,根本没有去做,当然也没有实力实施。拨款到帐后就是组织员工大规模地旅游,旅游结束后继续其他项目的申报,至今真正能通过验收的项目根本没有,因为“汉芯一号”和后续的汉芯系列DSP纯属虚构。短短3年,共向国家各个部门成功申报项目(包括上海交大的项目)次数达40多次,累计骗取无偿拨款突破一亿元。从国家骗取的巨额科研和产业化项目经费除了无限度的挥霍外,源源不断地滚入个人腰包,部分进入陈进本人在美国的私人帐户。

    可笑的是:每一次项目立项之前,国家相关部门的领导和专家来汉芯公司现场考察,陈进竟然安排大量的在校学生坐满公司,阵容可谓强大,假的汉芯MP3播放器(可笑的是,陈进这个所谓的专家居然无法更新曲目)几年如一日地重复播放着那三首歌:《沧海一声笑》、《挪威的森林》、《天冷就回家》!公司四周贴满了陈进和国家各部委领导的合影以及汉芯公司花样繁多的宣传材料。到场的领导和专家们考察后也纷纷赞赏,用陈进的话说:只要领导和专家来现场考察,项目就成功了。 

    令人吃惊的是:陈进竟然蒙骗国家科技部用所谓的“汉芯系列DSP”申报了“国家863计划项目”,甚至蒙骗国家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这不仅会造成中美两国知识产权纠纷,而且会使国家的国防工业深受其害。项目申报材料上竟然写道:“两年跨越二十年,汉芯DSP将取代美国TI公司的高端DSP”,种种诈骗令人触目惊心!

    据不完全统计的项目申报明细如下表:

    国家拨款项目汇总表(以实际立项为准)

    截止时间:2005年6月单位:万元

    公司 项目名称 项目来源 立项时间 拨款总额 已到帐 余款

    汉芯 汉芯PDA-SOC 上海信息委 2003.1 200.00 200.00

    汉芯 银税机核心SOC芯片 上海信息委 2004.7 150.00 150.00

    汉芯 2×16位DSP芯片 上海科委 2004.1 50.00 35.00 15.00

    汉芯 HDSP平台/双核处理器 上海科委 2003.11 100.00 80.00 20.00

    汉芯 汉芯一号 国家创新基金 2004.1 75.00 53.00 22.00

    汉芯 种子资金 2004.1 38.00 38.00

    汉芯 汉芯一号 上海科委 2003.1 20.00 12.00 8.00

    汉芯 汉芯一号 闵行区政府 / 13.25 13.25

    汉芯 身份识别芯片(和博泰合报) 上海市经委整机联动项目 2004.2 150.00 90.00 60.00

    汉芯 指纹识别芯片(和一维合报) 上海市经委整机联动项目 2004.2 150.00 90.00 60.00

    汉芯 DSP-SOC在武器装备中的应用 总装 2004.12 580.00 580.00

    汉芯 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 总装 2005.3 1000.00 480.00 520.00

    汉芯 863汉芯三号产业化 国家科技部 2004.7 300.00 210.00 90.00

    汉芯 863个人信息终端SOC 国家科技部 2003.7 150.00 150.00

    汉芯 软件专项和汽车电子 国家发改委 2005.2 1000.00 600.00 400.00

    汉芯 上海市科技教兴市项目 上海市政府 2005.4 5000.00 1000.00 4000.00

    汉芯 985计划经费 国家教育部 2003.10 1000.00 1000.00

    汉芯 汉芯三号设计 科技部 已验收结束 300.00 300.00

    汉芯 汉芯三号芯片 上海科委 30.00 30.00

    汉芯 汉芯三号 上海科委 40.00 40.00

    汉芯 汉芯三号产业化 科技部 2004.7 300.00 300.00

    汉芯 产业化基地 科技部 2004.7 150.00 150.00

    汉芯 个人信息终端SOC 科技部 2003.7 150.00 150.00

    公司 项目名称 项目来源 立项时间 拨款总额 已到帐 余款

    汉芯 生物芯片 上海科委 2003.6 200.00 30.00 170.00

    汉芯 白玉兰基金 上海科委 已验收结束 4.00 4.00

    汉芯 海外留学专项基金 上海人事局 2005.1 20.00 20.00

    汉芯 Smartphone SOC项目 科委ICC 2004.1 5.00 5.00

    汉芯 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上海科委 2004.12 10.00 10.00

    交大 10.00 10.00

    创奇 家电控制通用芯片 上海信息委 2003年 100.00 100.00

    创奇 家电控制通用芯片 国家创新基金 2003年 75.00 75.00

    创奇 种子基金 2003年 38.00 38.00

    总计 11408.25 6043.25 5365.00

    为了申请花样繁多的项目,汉芯团队在陈进的带领下,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就凭一块假的DSP芯片组织了大量的不同规模的宣传公关活动。骗取了市政府和国家相关部门的信任,汉芯在没有产品、没有销售收入等情况下,竟然获得了“高新技术企业”、“软件企业”、“创新奖”等资质;对他本人也大搞宣传和包装,捞取了“上海交大校长奖”、“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上海市IT十大新锐”、“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并且用假的汉芯DSP芯片申请了12项国家专利:

    1) 用“汉芯一号”申请的专利:

    具有可重配置高速缓存(Cache)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具有可重构系统硬件栈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可重构缓存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具有特定取模地址运算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可重构通道数DMA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快速中断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2) 用“汉芯二号”申请的专利:

    采用混合压缩两级流水乘加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消除内存访问等待的数字信号处理器内存控制方法

    具有高效取模寻址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基于混合压缩结构的部分积压缩树生成方法

    带有快速位提取和位插入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寄存器预读写优化硬件栈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如何造就/汉芯造假门 编辑

     陈进在负责研制“汉芯”系列芯片过程中存在严重的造假和欺骗行为,以虚假科研成果欺骗了鉴定专家、上海交大、研究团队、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

    常言道,一个谎言要用五个谎言来圆满、遮掩,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然而陈进却能够将一个谎言由小说大,从汉芯从一号说到汉芯四号,从第一天持续到三年后,堪称欺诈壮举,如果有个什么福布斯谎言排行榜的话,状元之位非陈进莫属。从受骗的受众数量和规模上看,也是罕见的,为什么一个骗子能够在长达三年的时间内顺利通过层层专家鉴定,获得各级政府的奖励、各种各样的荣誉、大笔的经费和其他好处,并被扣上科教兴国自主创新民族英雄的光环而无人发现呢?到底是什么样的合力造就了汉芯造假案的壮举?笔者认为以下两个方面值得思考:

    首先,造假、欺诈、腐败已经不再被局限在象牙塔之内,市场异化因素已经逐步将学术、科研推向了造假、欺诈、腐败的深渊。以法学为例,如果说当年北大社会学教授王铭铭的抄袭还是一种翻译型的自我抄袭,还具备一些原创性的话,那么《南方周末》披露出的上海大学法学院院长潘国和的抄袭、造假必会令王铭铭汗颜:一个没有受过法学教育的中学化学教师,四十多岁改行进入法学界,短短十年,居然出版“专著近10本,论文一大批……著述的文字有113万字”,而且治学横跨了法学几大领域。他刑事方面也搞,金融证券也研究,又是国际法学专家,国际关系博士。而陈进上演的却是古戏“狸猫换太子”的旧计,鉴定时用的是208只管脚封装的数字信号处理器(DSP)芯片,在新闻发布会上却将具有144只管脚的他人芯片印上“汉芯”标识,进行功能展示,混淆视听,看来陈进与王铭铭、潘国和等其他赤裸裸抄袭者相比,更懂历史手腕,更懂将做假上升到“艺术”、“文化”层面;

    其次,从腐败行为研究来看,个体间的腐败、贿赂比个体对团体或团体相互间的腐败、贿赂更为容易,因为后者存在太多的变数和不稳定因素,很难达到理想的合力博弈均衡。可陈进偏偏打破了这种理论假设,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汉芯不仅欺骗了鉴定专家、上海交大、研究团队,还欺骗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之所以能够形成一系列的互动环节,最终构造出一个相互欺骗的合力网络,很重要的原因是层层口碑宣传在起效应,只不过此次宣传和传递的信息彻头彻尾是假的罢了。陈进等通过汉芯谎言的初步编造,然后将信息传递给上海交大、鉴定部门,鉴定部门又将含有自身权威性的鉴定结论信息传递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将自认为权威的信息上报给中央有关部委,而这一切信息都通过各类媒体向外散发,误导、神化着陈进以及汉芯,笔者记得当年不少媒体都将陈进神化为“汉芯之父”,并且大讲特讲其异国求学之路的艰辛与刻苦,甚至以“白了少年头”来形容汉芯开发团队的不易。可以说在整个网络中,公众是最无辜的,信息真实也好,欺诈也好,只有被动接受的份。暂且不谈该欺骗网络中是否存在腐败环节,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之所以该谎言能够持续这么久,每个环节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包庇或过失;

    或许一切的错误都归结于传统盲目崇拜思维的错误,在国内科研、院所的教授、博导、院士们都一个个被捧若神明,无论是职称评定、荣誉授予还是科研经费发放,都是能上不能下,没有形成任何竞争与退出机制。汉芯造假案告破了,陈进被撤消了一切职务,剥夺了一切荣誉称号与光环,停止了一切特殊政府津贴,终止了相关技术产业化的项目计划,被追缴回了相应拨款,然而如果不能从制度上跟进,不能从规则上杜绝类似科研造假的发生,仅仅谈论个案得失就显得毫无意义,或许不久之后,第二个,第三个陈进或汉芯仍旧会接连上演属于他们的谎言故事…… [1]

    令中国科学界蒙羞/汉芯造假门 编辑

    纽约时报5月15日的长篇报导指出,甚至不久前,中国还将自己视为一个正处于技术突破边缘的国家。然而,中国政府5月12日已经承认,陈进所“创造”出来的汉芯其实是一场欺骗。中国官方称,这位在上海交通大学从事研究的“杰出的科学家”,伪造了科学研究成果,他的汉芯只是简单地窃取了一家外国公司的设计,然后把它窃为已有。
    到目前为止仍未承认在此案犯有错误的陈进,在5月14日接受纽约时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拒绝对汉芯造假案发表评论,仅表示“此时不易交谈”。

    纽约时报指出,在一个荣誉极为重要并担心公众的羞耻会尤为加深的社会,陈进的故事已引起广泛反响。在所有的荣誉和赞美的光环都赠与这位37岁的海归学者后,现在人们开始质问是否中国在追赶西方国家时,太过于用力地推动着这些顶尖科学家。他们质问陈进的坠落是否代表着这样一个典型:为了实现这个国家过于雄心勃勃的目标,这些聪明而成功的科学家正被逼着去寻找捷径?

    中国媒体专家、目前正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担任研究员的白若云(Bai Ruoyun)说,现在中国正在出现一场全国竞争,对那些从西方归来的学者都有着非常之高的期待,“他们已得到非常高的薪水,为实现目标提供了许多刺激。作为回报,这些学者被期待着创造出一些具体成果。”

    纽约时报称,中国因侵犯知识产权、窃取西方科技成果而一直臭名远扬。然而突然之间事物看起来有些不同了,因为科技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已使鉴别此类窃取变得更加容易。陈进的坠落始于去年12月份,当时一名举报人在一家BBS网站贴出一条信息,是写给政府有关部门和上海交大的揭发信,从而导致一场雪崩式的审查和恶劣的宣扬。此案于5月12日以陈进被交大开除而结束,同时他的所有荣誉和特权也被一同剥去。

    虽然陈进在西方科技界没有名声,但他已被视为中国最前途无量的科学家。6年前,在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他返回了中国。随后几年,陈在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领导着他自己的研究学院,并成为中国最有名望大学之一的研究院院长。甚至,中国总理温家宝还参观他的实验室。

    如今,上海交通大学已给陈进贴上了“可鄙”的标签,北京也已发誓将永远不会允许他进入政府研究机构。
    纽约时报说,已不再满足于成为世界级低端工厂基地的中国,正拚命想展示其能够以一家科技大国形象去竞争的能力,而陈进一案则是最好的体现。

    在2003年至2004年,当陈进在一系列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其科研成果时,他手持放在玻璃之中的在中国新诞生的计算机芯片“汉芯”,冲着照相机微笑着。中国媒体则称汉芯是一个“突破”,可能会帮助中国结束外国人统治芯片工业的历史。

    陈进和他的小组如何让这个拥有众多政府和行业专家的国家去相信他的芯片,现在还是个未知数。而陈进和他的研究小组是否将会面临犯罪指控,目前仍是个一个未知数。多维社在编译这篇文章时注意到,一些中国媒体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为何陈进的假芯片却“骗过”了那么多的签定专家?

    中国网络媒体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既然陈进负责的汉芯团队所研制的“汉芯一号”,是一款208只脚封装的数字信号处理器芯片,却在演示系统中使用了印有 “汉芯”标识、具有144只管脚的芯片,当时汉芯公司并没有研制出任何144只管脚的芯片,为什么鉴定专家没有发现其中的猫腻?真不知这些鉴定专家是如何 “鉴定”的!

    陈进造假案的另一个疑问就是团队问题:“汉芯”造假明明发生在陈进所负责的研究团队,为什么有报导说,被欺骗了的还有“研究团队”,难道团队的成员真的不知内情,或者压根儿就没有参与“汉芯”的研究?然后还有一个监管问题:“汉芯”研究是一个重大的国家科研项目,既然从“汉芯一号”到“汉芯四号”都存在着造假欺骗行为,为何上级主管单位和部门一直没有觉察和发现?

    曾经让国人感到骄傲的“中国芯”是假冒科研成果,更可笑的是,造假者“头目”陈进以此假科研成果先后骗过了鉴定专家、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轻而易举的骗取国家拨给了的上亿元科研经费
    文章说,现在的中国学术界不得不面对“中国芯”确实是假的的尴尬境地,陈进的这个假“中国芯”无疑给中国的学术界抽了一个重重的耳光,同时更暴露了研究界的一系列让人不所知的问题。“中国芯”的造假更是把自主创新推向了尴尬的另一端。
     

     纽约时报指出,熟悉陈进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微软中国公司雇员杨云侠(Yang Yunxia)说,陈进“的确很了不起,此事我们都无法理解。”不过,中国芯片业官员则表示,中国科学家在研发本土计算机芯片上有着巨大的压力,他们说政府已经把它列入重点中的重点。

    根据陈进的同事的介绍,以及媒体报导和他自己撰写的文章,我们可以初步了解一下这位海归科学家的经历。陈进于1968年出生在中国的沿海省份福建,他还有一个孪生兄弟。他在上海同济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在1991年赴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学习计算机工程。

    1998年,陈进获得博士学位,并开始在摩托罗拉奥斯汀研究中心工作。在该中心从事研究期间,他与计算机工程教授、他的论文指导者亚伯拉罕(Jacob A. Abraham)合写了数篇科学文章。亚伯拉罕教授在接受纽约时报电话采访时说:“他是个好学生,他的博士研究对类比电路实验提出了一些创新主意。”

    2000年,陈进曾告诉波特兰俄勒冈人报,他从摩托罗拉返回中国工作,其待遇要比他的8万美元年薪减少很多。回到中国后,他曾在摩托罗拉苏州研究中心工作,后来才到上海交通大学工作,该校也是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的母校。 当时,设计数字信号处理芯片(D.S.P)已成为中国政府的一项发展重点。而德克萨斯仪器(Texas Instruments)则是该领域的领导者,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在此领域获得成功。但在两年之内,陈进便宣布了他的发明创造:每秒可执行2亿指令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陈进和中国政府官员在2003年2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研究成果。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打出了头版标题是“发展出本土数字芯片”和“中国在芯片发展上取得突破”。还有一些文章说,中国每年都花费数十亿美元购买外国芯片来安装在电子设备上,现在中国即将拥有自己的芯片了。

    陈进后来被提升为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指导着该校的一个研究中心,获得了政府拨给的巨额研究经费。陈进还被评为长江学者,也是获得该奖项的最年轻的学者,当时只有35岁。陈进掌管着一个拥有100名研究人员的实验室,同时还创办了他自己的私人公司。据中国媒体报导,在陈进开办的这些公司中,有一些是搞芯片设计的,其中包括一家在德克萨斯州创建的公司,是由陈的德州同学帮助创办的。

    纽约时报长篇报导指出,当陈进在2004年宣布创造出甚至更快的“汉芯二号”和“汉芯三号”时,中国教育部、中国科学技术部、全国改革和发展委员会、上海市政府等都向陈的实验室提供了大量的研究经费。中国媒体当时报导称,陈进已得到350万个芯片的订单,可能还会获得象IBM这样大公司的订单。

    然而在去年年末,举报者却出现了。他们是几名与陈进开始与政府接触而发生争执的同事,他们声称,外地民工只是简单地去掉芯片上的摩托罗拉的名字,然后贴上汉芯的商标。早期的汉芯可能只是外国公司的芯片,也可能是陈进或他的助手让外国公司仅以汉芯的名字来生产芯片。举报者还列举了一长串陈进从政府采购中而获得的外国公司名单,其中包括一家名叫Ensoc在德州奥斯汀注册的公司。其实,在中国政府今年完成对这起调查前,已有不少媒体披露了这起假芯片丑闻。

    纽约时报介绍说,5月14日,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园内,一些学生已对陈进丑闻感到沮丧,担心这起造假案会影响到他们的未来。同时也有一些学生怀疑,陈进可能遭到不公平的对待,因为剽窃和学术丑闻毕竟早已在这个国家司空见惯。

    一名只要求公布其姓氏的吴姓男同学说:“陈教授真的不走运,他撒谎被抓住了,我认为还有其它人在研究中造假,但他们还没有被抓住。他可能不算是最严重的。”另一名姓王的男同学说:“我对这起丑闻并不感到惊讶。现在许多教授都象商人那样,他们只是擅长于谈论和提升,他们许多人都拥有自己的公司,尽其所能地赚钱。”

    纽约时报最后指出,在交大校园的不远处,就是陈进的办公室,一名记者被保安人员挡了回去,保安说陈就在里边。靠近大门附近,有一张陈进的大幅照片,他正在给一些视察他的实验室的政府高级官员当向导,这些高官包括香港政府前领导人和中国总理温家宝。

    --宁愿没有“中国芯”,也不要让假“中国芯”来充数,更不要假“中国芯”来长国人志气。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了,一切也成了耻辱,陈进身上的所有荣誉引来了人们的唾弃,那些鉴定专家更是一言不发、默默无语。如今,国家要求陈进把科研经费交回的时候,那些曾经被无形浪费的科研资源又将怎样挽回,那些被人欺骗的中国心又将怎样得到安慰--这是中国网民对陈进造假案的一段评论,也是对这起丑闻而提出的质疑.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06
    [2]^引用日期:2010-07-06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事件人物热点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8-17 13:07:3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