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江山如此多娇》是2004年台湾说频出版社出版的小说,作者是泥人

    该小说讲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主人公在官场风云、武林争霸中的种种勾心斗角的故事。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江山如此多娇 作者: 泥人
    别名: 我短暂的淫贼生活 价格: 新台币160元
    出版社: 台湾说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4年10月12日

    目录

    内容简介/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小说原名《我短暂的淫贼生活》。一榜解元王动被师傅从小培养成一名“真正”的淫贼,他混迹江湖只是为了完成师傅的遗命,发誓把师傅的敌人——隐湖小筑里的所有女人踩在脚下。期间不择手段地将江湖美人一网打尽,然而他却被深深地卷入到江湖和官场中,并且透过一系列事件逐渐了解了师傅的部分身世;他不仅看清了与隐湖小筑的仇恨,还意识到了江湖将要经历的巨大变革。于是,他的人生目标发生了变化,既要直面师傅的遗命,又要着手打击己方真正的敌人——江湖的练家和官场的潜在政敌。 本书展现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角色们在官场风云、武林争霸中的种种勾心斗角,泥人将武林写的更贴近现实,摒弃了原先武侠小说重义气的特点,刻画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对人性的描写也淋漓尽致,虽然有着众多的人物,复杂的关系,却条理分明,不显得混乱。本书是近年来准情 色武侠的经典之作,开反面式小说的先河,对“淫贼”这一传统反角进行颠覆性的定义,对性爱的描写也有其独到之处--“浓情淡色”。唯一值得遗憾之处乃泥人的断笔,保守估计只完成了小说的一半情节。让我们继续期待王动遥遥无期的淫贼生活吧!

    创作背景/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江山》的题材是武侠小说,背景设定在了明朝,大约嘉靖年间初期。金大师总是把武侠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上,泥人也不例外,他对明朝历史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这从小说透露出来的官衔、机构、人文中可以显见。

    人物形象/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王动

    血肉儿郎江湖情

    王动,由其成长道路来看,大体上接受的是儒家正统教育。这既是现实中进入主流社会的需要,也不无魔门理论尚不完备的因素。儒家教育决定了王动在政治斗争与商业斗争中相当自觉地运用儒家思想的武器,并符合儒家的规范。“尊五美,屏四恶”(尧曰),王动是厉行不怠的。

    另一方面,王动又深受其老师李逍遥魔门思想的影响。在具体斗争中,王动多运用秘密斗争的手段,有一些甚至可称得上卑鄙。这些,在儒家当然是不允许的,但在魔门,却切实可行。王动自觉地把儒家思想与魔门思想以表现与内涵,总体与局部的形式在主体行为上构成统一,同时也完成主体道德的归依。王动不无惊世骇俗的举措,均循上述方法解决问题。

    王动内心儒家思想与魔门思想矛盾的不可调和,决定了他犬儒的思想本质。他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他实质上没有所须遵循的道德法则,而只是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这些手段往往被他通过智慧蒙上合法的外衣。从《江山》所处的时代背景来看,揭示了在专制政治的腐化,战争造成的国力衰退这一大背景之下的晚明士大夫的犬儒化。另一方面,任何历史背景小说,必不同于史书,而必与现实结合,《江山》同时也反映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在公共理想破灭之后的无信仰状态,亦即当代中国的犬儒化。

    魏柔

    曾随织女渡天河

    魏柔,是一个传说。“谪仙”的美名由于出自百晓生之口而广为人知,十七岁时便身居武林第九的高位,师门又是天下第一高门隐湖,对于绝大多数江湖人而言,她真的就像是天上神仙,只出现在传说中。

    传说中的魏柔,美丽、清高而神秘;现实中的魏柔,除了美丽与清高之外,还热心、正直、饱读诗书。因为这些,她更加可爱;也因为这些,她背负着沉重的枷锁。

    隐湖武林第一大派的地位迟早要由她来维护;江湖的正义迟早要由她来主持;国势渐衰,倭寇横行,她不可能袖手旁观;师门孤立,江湖混乱,她更必须竭力挽救,甚至要死而后已。二十岁的少女,承担了太多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责任。

    好在,她遇上了王动。

    如果单从思想上看,王动可以说是魏柔最难以接受的人之一。他不算是江湖人,不理解什么是江湖道义,更不认同魏柔为此付出的努力;他生活标准之高已到了可以称为奢侈的地步,与隐湖富甲一方却俭省度日的作风格格不入;他任性妄为,做出的事情总令人瞠目结舌;最重要的,他是魔门弟子,而魔门正是隐湖的死敌。她和他实在该是天生的死对头,就像尹雨浓与李道真、鹿灵犀与李逍遥之间表现出来的那样。

    然而,在两人思想的碰撞中,在一次次的冲突与和解中,在与宗设作战的刀光剑影中,在无名岛上的亲密接触中,王动理解了魏柔,尽管并不赞同;魏柔也了解了王动,并以他为镜审视着自己的信念。最终,魏柔在师父的暗中推动下离开了师门,并在王动身边找到了心灵安憩之地。少女长年以来艰难的步履终于变得轻快起来,这该是终身有托的喜悦所致吧,或许,还有一份摆脱师门传统观念的轻松。

    女孩子的心思最难捉摸,何况是绵里藏针的魏柔?除了她自己,谁也说不清她当年初见王动时是一种什么样的观感,也许是对路人的漠视,也许是对师门宿敌的戒备,也许是对强大对手的尊重,甚或,也许是一见钟情。无论她的心情曾是怎样,如今,她已是王动的妻子,不是隐湖的未来掌门,不是名扬天下的谪仙,只是王动的妻子。

    曾随织女渡天河,记得云间第一歌。中年午夜梦回之时,不知魏柔的心里是否会回响起这刘禹锡晚年的名句。谪仙魏柔,曾经经历过多少风波,曾经在江湖上享有何等的声名,竟成了一个魔门弟子的妻子,退出了可以为她带来更多荣耀的江湖,心甘情愿地为他素手调羹,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过去的一切此时看来都恍如隔世一般。闲暇之际,与丈夫和姐妹们细数当年的朋友、熟人甚至敌手,算着还有几人依然活跃于茫茫江湖之中,恐怕也要兴起“休唱贞元供奉曲,当时朝士已无多”的感慨吧,但更多的,我想当是对平静生活的依恋与珍惜。

    对那时的江湖而言,谪仙魏柔或许将是另一个传说,一个让人感慨万分的传说。

    萧潇

    入骨相思知也无

    萧潇是美丽、聪慧且温柔的。由于跟随王动时间最久又资质绝佳,她甚至能在王动开口前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与王动配合度最高的自然也是她,但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在群芳争妍的世界里却很不引人注目,究其原因,是因为她像王动的影子一样与他极其亲密而又默默无闻,理所当然地被外人所忽视。

    对于萧潇而言,王动具有多重意义,是夫君,是师父,也是主人,甚至还是唯一亲近的人。她七岁离家,即使每年都回去省亲,也不会使她感受到太多家庭的温暖;而李逍遥又实在不把她放在心上,早期在竹园的生活想来也仅仅是衣食无忧而已;真正让她感知什么是爱的,应该就是王动吧,那个教她琴棋书画、文学武功的人,那个她全心爱着的人,那个在她心目中几乎等同于神明的人。

    也许有人要说萧潇因为王动失去了自我,这种说法也传达出了部分的事实。的确,在她的心中,王动是第一位的,自己要往后放而且很靠后,但是萧潇绝不是牵线木偶,她有自己的思想与感觉,她愿意为王动做任何事情,但这首先出于她自己的愿望,而不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地被动行事。在现代人看来,萧潇未免太柔顺了些,不过如果对此加以善意的解释,可以认为在八年的朝夕相处中,萧潇与王动的思想和价值观都已经一致化了。

    对萧潇而言,王动身边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她的后辈,玲珑是,宝亭是,无瑕是,解雨是,魏柔也是,将来或许还要算上孙妙,说不定还会有回归的苏瑾。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不容分享也实在难以分享,这虽是今日的观念,对于古人而言也没有大的差别,然而王动博爱的性格将萧潇推向了与他人分享爱情的境地。尴尬吗?难过吗?嫉妒吗?确实都有过,但她只是私下里向王动表达过一次,这还是王动主动与她讨论这个话题的结果。萧潇的善解人意,在旁人也许会以“未必芳心离醋意,好沽名誉博郎欢”概括,但我觉得这两句俚词实在不足以为之作解,如果真要下个注脚,倒该是“玲珑骰子嵌红豆,入骨相思知也无”。

    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夺人愿,故使侬见郎。如果萧潇读过这首《子夜歌》,一定会惊讶于其如为我道吧。全身心地投入爱情,将自己置于微不足道的地位,沉浸于夫君的深情并数倍地回报,这,就是萧潇。

    解雨

    名花倾国两相欢

    王动身边的名门淑女里,解雨是形象与身份差异最大的,不仅活泼好动到了一定地步、又爱吃醋,而且还时不时拿他撒气,有什么不满的事更是敢当面讥刺。想想魏柔吃醋到了家也就是背着姐妹们拧王动两把,其他人还不及魏柔,解雨的形象就更显得特异了。然而,也正是这特殊的气质吸引了王动。

    实际上,解雨远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冒失,更不是个欠缺温柔气质的女孩子。她的另一身份——怜花公主唐棠在江湖上是有名的大家闺秀,以美貌闻名一时,经史子集、诸般杂艺都曾涉猎,绘画之妙且不在萧潇之下,她完全是受着标准淑女教育长大的,她之所以在王动面前如此不拘小节,应当说是被压抑的天性在“解雨”这一身份下释放出来了吧。

    唐门内部有什么黑幕,我们难以了解;她对江湖侠少的失望有多深,我们也无从知晓。但是根据解雨对王动的哭诉和后来她的言行中所透露者,前者至少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方面唐门作为一个门派,内部争权夺利严重,兄弟阋于墙的悲剧即将发生;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大家族,唐门中很可能发生过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甚至直接威胁到了解雨本身,同时,她的父亲也并没有使她获得安全感,反而令她感觉自己是父亲结交长江中下游名门的道具。后者还比较单纯,不过是江湖新秀以貌取人令她失望罢了。但无论如何,解雨的寂寞感是非常严重的,而寂寞来自于她的身份:唐门大小姐、江湖绝色榜首位,这样的身份实在太过耀眼,想来常人对于她这种天之娇女也不过她所表述的两种态度:漠然以对或者竭力讨好。武林中人实在太了解唐门的势力与实力了,因此也难得有人真心对她;如果再考虑到她对家庭的感受,那困扰她的就不只是寂寞,还要加上悲哀了。

    与无瑕玲珑她们略微有些相似的,是她们倾心于王动的原因多少与王动不是江湖人有关。当然细说起来仍有很大的不同:解雨是因为在王动身边感受到真心的对待而爱上了他;无瑕她们除了倾心于王动的才华相貌以外,还厌倦了江湖,而不是江湖人的王动能给她们这样一个避风港。这也算是殊途同归吧。

    解雨有些爱吃醋,但她并不是竹园的不稳定因素,因为竹园的女孩子们都喜欢她的开朗大方,即使说她与武舞只保持着简单的姐妹关系,武舞对她也绝无恶意,在她受责时,武舞与其他女孩一样眼中含泪。怜花公主的魅力并不仅仅在于容貌和修养,她像魏柔一样天生能获得别人的好感,大概是一种亲和力吧。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雨的寂寞只有王动能抚慰,江湖多少少年俊彦,也只有王动能占据她的心。对她而言,唐门大小姐的身份并不重要,武林绝色榜上的排名更是可以弃之如敝履,亲情虽然不能割舍,但是深爱她的王动想必不会将她推到那种两难境地,那么唯一重要的就是王动的爱情,只要这爱终生不渝,也就是她所追求的幸福了。

    玉无瑕

    入园方知春如许

    无瑕与王动的情事,在已脱离蒙昧状态的人类看来,显然是违反伦常的,而在明朝那样理学盛行的时代,更显得惊世骇俗。在今天,我仍不赞同王动的行为,却也说不上反对,不是因为我具备开放的观念,实在是出于对无瑕的怜惜。

    名震江湖十余年的玉女神剑,女儿都已经到了婚嫁之年,可是她竟从未感受过夫妻之爱,连珍爱的女儿都是一场暴行的产物。在遇到王动之前,她只是春水剑派的掌门人,是玲珑双玉的母亲,是名人录上排名第十三的高手,是——玉夫人。

    春水剑派生活之艰难在十大门派里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一门上下全是出身贫寒的弱女子,有谋生能力的少之又少,又不像其他高门一样拥有足以维生的产业,整个春水剑派的生计,全仗无瑕为人诊病维持;但春水剑派又是最和谐的门派,整个门派内部没有纷争,没有嫌隙,更没有勾心斗角,当十二连环坞袭击春水剑派时,无瑕本来可以安全脱出的,只是因为尹观他们以门下弟子的生死相威胁,她便弃剑受缚,全不顾自己将面临何等暴虐的摧残。春水剑派覆灭前的无瑕,根本是为他人活着,而她在江湖上始终不用本名,即使相交最笃的练青霓也只知道她是“玉夫人”,也在无言中证实了这一点。

    春水剑派的毁灭,带给无瑕的打击是沉重的,二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十几名门下弟子惨死于自己面前,多年以来相依为命的师姐妹就这样离自己而去。这是足以令人疯狂的打击啊!而十七年前的不幸遭遇重演,更加强了她一死了之的决心。运河投水的那一幕,深刻地说明了她复杂的心情,而投水获救后发生的人格分裂,更表现出她对不能拯救同门一事的愧疚。这是心上的伤,治疗心伤,唯一有效的方法是真心的关怀,另外,尽量不要再碰触旧伤。这件事,王动做成了,他心思细密,对女性关怀备至,实在是治疗无瑕伤痛的上佳人选。

    王动的到来,带给了无瑕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有她生平未曾(至少是极少)接触的东西——温情与关爱。是啊,赫赫有名的玉夫人,从来都是她照拂别人,几曾接受过别人的呵护,又有谁想到过呵护她呢?或许玲珑姐妹想到过,唯一的长辈李清波想到过,但是就实际情况而言,她们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人生路上,无瑕向来是踽踽独行的,她不曾接受过别人的爱情,更不曾感受过情人的关怀,说不定也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爱。年过三十的她,应该早已将这些看得烟轻云淡,可是王动为她补上了这一课,并且使她深陷爱河,无力自拔。入园方知春如许,迟来的春光迷住了她,也将她永远留在这美丽的花园里。

    爱使人年轻美丽,这是千古明训,无瑕因为获得了爱而骤然年轻了许多,为王动而忍受一切讥评与质疑,更是爱到了极致的表现。半生坎坷的无瑕在遭受大劫之后,终于安适地生活下来,这虽是上天开的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但又何妨把后半段看作上天对她的补偿呢?

    玉玲、玉珑

    燕双飞绕画梁
    玲珑可以说是那个时代女性的标本:单纯、少思虑、易于钟情。她们与王动关系的发展过程完全是顺理成章的。先是酒楼上拔刀相助,接着王动加入春水剑派(我始终认为这里作者有些故意,即使说是玲珑单纯的缘故也太过了),然后是宝大祥之行,此后,她们已经基本可以说是王动的人了,洞房只是仪式而已。作一个有些无聊的假设,若当时酒楼上出手的是宫难、齐小天或者唐三藏,再有一定示好的表现,想来她们也会动心吧,毕竟她们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轻的高手,况且相貌武功都臻于一流之境,在她们而言实在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说起来这也是见识不广之故,若换了魏柔、解雨甚至武舞,无论如何不会这么简单就心有所属。

    虽如此说,并不表示玲珑是随便的人,情窦初开的女子最是深情,她们既选择了王动,以后便再无间言,或许也是受当时从一而终风气影响吧。她们刚委身王动不久,无瑕与王动间便生出情爱,这一违反伦常之举在无关者看或可谓香艳,然而给母女三人带来的压力却非局外人所能体会。事情陡然被摆到台面上,受到考验的不止夫妻之义,还有母女之情,然而这件极易造成亲人反目的事最终竟以互谅收场,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探究其因,无瑕或许还是因精神状况的问题离不开王动;玲珑承受谰言,始终无悔,就只能说是情根深种,不能自拔了。
    顺便说句题外话,其实当时最进步的情爱观也不过是“贞姬守节,侠女怜才,两者俱贤,各行其志”。虽然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估计也只能达到玲珑所为的地步,如解雨、魏柔表达出来的感情,实在是有些近于现代人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不予详述。

    武舞

    颠狂柳絮随风舞

    武舞不是一个能让人一下子就喜欢上的人,至少,我到现在也没喜欢上她。

    我之所以不喜欢武舞,原因很可以列那么几条,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太放荡。我一向认为,女孩子虽然没有必要遵守三从四德之类的清规,但是即使单就“做一个人”来说,有些事情也是至少该有个底线的。遇到王动前的武舞,明显不知道“男女关系”这条底线在哪儿。已经不能以“不事行检”来形容的武舞,刚刚出现在书中时绝对引起了我的厌恶。

    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武舞,那是一个可怜女子,一个颇有些身不由己的人。虽然我仍然不喜欢她,但是至少有了一丝同情,甚而言之,是怜悯。

    一位官家小姐——虽然并非出自诗礼传家的儒门——为什么会近乎疯狂地追求肉欲?是因为世代武门不重礼法?似乎不是,且不说当时承平日久,武人轻裘缓带、雍容从事,大多不是单纯的武夫,就单以武承恩的官位而论,等闲他也丢不起这个人。那么,是与武承恩出身魔门有关系了?这倒有可能,魔门本来不甚在意这些,耳濡目染,女弟子放纵一些也正常。但是宁白儿、祖红雨、苏湖、李芦这些明摆着出自魔门的江湖人半江湖人行事都还没那么过分,要说武舞这个都指挥使千金反而受魔门思想影响更重,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以此看来,其中必有内情。
    对女孩子而言,无论她当初是怎样作出的最后决定,这件事终究是对她心灵的伤害。武舞表现出的那种肆无忌惮的放纵,与其说是天性,不如说是发泄。同时,武承恩并没有对她进行管束,也许是管也管不来,但更可能是根本没想去管。

    在遇到王动前,武舞频繁地更换男伴,落得花名在外。这当然是放纵所致,但最初,她的心中或许存着“物色一个人来托付终身”的想法也未可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实的确很令让武舞失望。既知命比桃花薄,自合身同柳絮轻。武舞走上单纯寻求肉欲的道路也就并非不可理解了。我们当然可以责难武舞的堕落,但是仔细寻绎之下,大概也不难体会出其本心的无奈。也正因如此,当她遇到可靠的人——王动以后,便化淫为贞,若说这是“独角龙王”的功劳,我绝对不信,所谓“龙王”,最多只能说是武舞对王动产生兴趣的契机而已。

    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武舞何尝不是与它们一样,在外界的影响下身不由己地前进。然而柳絮随风,终有落地之时;桃花逐水,可期著泥之刻,武舞呢?如果没遇上王动,没遇上一个肯管束她、在意她的人,她大概会和武柳一样吧,被嫁到某个官宦家庭,然后给丈夫做几顶绿色的帽子戴戴。从这个意义来看,王动实在是拯救了武舞。而武舞,也的确没有辜负王动的一片情意。

    孙妙

    东边日出西边雨

    琴觉孙妙与王动本事萍水相逢。但对于已经将生命奉献给琴艺的她而言,王动是当世最懂她和她的琴的人。如果有一天能够知道,或者是丁聪已被彻底摧垮,所以秘密已不再是秘密;或者是孙妙选择了王动,随之透露了其中秘辛。孙妙,虽然很难具体找出证据来说她已经倾心于王动,但是若仔细观察她与王动相处时的神情举止,再参之以魏柔那句“人家还记得她隐约透露过,相公是这世上最懂她琴的人了”,大概也能看出她两分心思。说起来,孙妙在秦楼的日子里,内心大概也充满了犹疑,是为主公效力,还是为爱人隐瞒?目前来看,似乎她还没有送出什么对王动而言比较重要的信息,想来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若说她什么重要消息都探不着,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江山多娇,王动的后宫怎么能没有琴绝孙妙的位子。
    王动铲除了支持练家的刑部尚书赵鉴一党后,练家对付王动的“软刀子杀人不见血”的招法已经无法实施了。看着王动在江湖和朝廷的势力不断的壮大,练家摆在了孙妙面前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孙妙找机会杀了王动,另一个是让孙妙到京城去勾引“李佟”。
    通过易湄儿在京城对李佟近距离的观察,发现李佟有皇室背景。李佟先是抓捕了郝伯权,后又带领锦衣卫荡平了一字正教,深受皇上的器重,连清河侯世子蒋逵在其面前都忌惮三分。虽然李佟带兵剿灭了一字正教,把练达和练子诚的姐姐拘禁在了诏狱大牢,但这只是奉朝廷的旨意,背后还是王动使的坏,李佟作为代王府的仪宾不可能与身在江湖的练家有利害冲突,特别是一身少林功夫(王动进过少林藏经阁),绝对有能力对付了王动,说不定将来还会像白澜一样接任江湖执法者。
    孙妙以探视苏瑾之名去了京城。当美女遇上“淫贼”,可以有千万个开始,但只会有一个结局。
    一年后,练家向西南土官走私兵器事发,王动利用嘉靖崇道之心,保全清风真人不死,也算是对得起这个老丈人了。

    苏瑾

    爱至深处难自禁,江山此处最留情!

    明明知道两个人私下爱的如此之深,亦知道苏瑾是在飞蛾扑火,但就是无人去扶她一把,只能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自我毁灭。
      

    作品鉴赏/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江山》文笔优美,叙事流畅。其文与经典武侠小说不同,加入了古代现实生活化的描写,从江南的人文风物、特色小吃,到倭国的风俗文化:展现一副色彩浓郁的“清明上河图”,展示了大明王朝的强盛,也显示了泥人深厚的文学功底。
    在美人的描写上,萧潇的温柔,玲珑的骄憨,无暇的温情,魏柔的孤傲,解雨的刁蛮,无一不印象深刻——当然这些红粉佳人都凸现了主角王动的形象。在伦理的描写上,无暇与王动的禁忌爱情,使人印象深刻。与东瀛日文几乎变态地描写恶心情节所不同的是,作者加强了无暇这一角色的性格描写,特别是无暇性格的分裂和心态的转变,使读者不仅对其遭遇表示同情,也对其情爱转变,最终展开了对王动的不伦之恋表示理解。可以说泥人在无暇与王动的关系上是颇费笔墨的,使这种禁忌爱情第一次超越于社会道德之上,并予以认可。

    《江山如此多娇》和今天在各中文网站连载的小说最大的不同在于作者的用心、写法、目的。泥人严谨的构思,高屋建瓴的伏笔无不让读者们感叹万千——作者几十万字之前的寥寥数语的伏笔揭开了之后一个巨大的谜底。整本书最大的特色就是跟着作者一个个的去揭秘江湖,和小白文不同的是,小白文只有大纲大情节细节往往可以随意增减,而《江山》则是每个小细节都是不可忽视的,而小细节与大幕之间的联系也被描画的入木三分,这应该就是“江米”们乐此不疲的一遍又一遍翻读的原因。

    作品赏析/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苏瑾与王动

    《江山如此多娇》太监已逾五年,这部作品不仅给我们读者留下了无穷的遗憾,且兼之诸多值得争议的感情波折,“歌绝”苏瑾与主人公王动的关系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我本来是不愿意参与这种讨论的,因为一般来说,只要作者不是弱智的话,像这种贯穿始终的感情主线不到最后结局是不会真相大白的,而《江山》的作者泥人很显然不是傻瓜。可当我在各个论坛、贴吧上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谴责、辱骂、诅咒苏瑾,连同情都鲜有人施舍于她时,我实在是坐不住了。
    首先来说说,苏瑾爱王动吗?很显然,是爱的。不然她不会对王动许下不容第二个男人碰她的誓言;不然她不会在流产后看到王动有一时的失态;不然她不会从乔装的王动在喝茶时所表现出的习惯察觉到有问题;不然她不会在李思要娶她做小妾时在桌下踢萧潇一脚......书中有太多太多的不然,有意地、无意地暗示过我们读者。

    大体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在王动未发迹仍是个解元的时候,他顶多只能算有一身好武功外加一堆银票。就算他再怎么有内秀,再怎么有发展前途,可是和真正的权利高层毕竟有一段距离。此时朝廷对江湖的掌控已经影响到了慕容世家,甚至可以说慕容世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先不说本身经商所得利润有七成要被官府各阶层剥削,仅仅江湖上就有大江盟等实力颇为不俗的门派虎视眈眈,再加上朝廷这次洗牌的不确定性,慕容世家如果不尽一切可能挽救,那慕容千秋就可以抹脖子了!因此,献上苏瑾不足为奇。

    大家都知道,想单凭“活塞运动”搞定一个女人的这种说法根本就是扯淡,泥人也不会写这么垃圾的情节。文中王动明确指出过“独角龙王”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真正打动女人的是感情。仅仅通过上了苏瑾就想让她对那几个衣冠禽兽言听计从的观点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王动混入大江盟听到的消息,那条消息别的用没有,只有一条:是慕容千秋下的药,然后让人迷奸了苏瑾。泥人大大写这条消息应该就是为了补全逻辑上的空缺。线人的身份,慕容世家对她的培养,种种逼她就范的手段,远在天边的王动,被其他人玷污了身子,甚至怀孕,以及设定中苏瑾那外冷内柔的性子,再加上王动为了挽回苏瑾所做的努力又那么苍白,(25卷中王动说了苏瑾的事他有一部分责任)这些种种才造成了所谓的“背叛”。

    苏瑾难道做错了什么吗?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选择的权利,这种无奈难道不值得理解吗?读者们不是也没瞧不起过玉无暇、武舞、白秀吗?书中反复地暗示苏瑾一直爱着王动,这点无暇、萧潇甚至鹿灵犀、庄紫烟都说过,没什么值得争论的。要说她唯一犯了众怒的就是为什么对李思那么亲热,为什么自暴自弃,为什么在王动发迹后还不回到王动身边。这明显与文章开头苏瑾冰清玉洁的描写不符。我记得有个人说过:“这世上只有两样东西能彻底改变一个女人,一是众所周知的爱情,一是不为人知的秘密。”既然苏瑾不爱李思,那只能是秘密了,而这个秘密,泥人大大并没明确透漏过。

    25卷中的一段:

    「女人心,海底针……」

    这又是一个让我深感无力的话题!在嘉兴巧遇李思、苏瑾之后没多久,李思便来到苏州商讨替苏瑾脱籍之事,结果被六娘拒绝了。六娘说,虽然在苏州秦楼开业的时候,慕容世家已经将苏瑾的落籍文件转到了秦楼手中,但当初有个条件,就是一旦苏瑾要脱籍,除非是嫁给我,否则,必须得到慕容世家的同意。

    李思眼下自然不会亲自去和慕容千秋打交道,而能在两者之间搭线牵桥的我却为了茶话会的顺利召开东奔西走,根本无暇顾及此事。况且,即便李思想找我从中说项,他也无法准确掌握我的行踪,事情便被拖了下来。

    熟悉内情的我却晓得,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借口,关于苏瑾,我和慕容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附加条件!然而这借口却是苏瑾亲自向六娘哀求求来的主意。其实在嘉兴的时候,我已经察觉到苏瑾行为的古怪──她看来和庄青烟、小凤仙并不是同路人,否则,她大可直接了当地拒绝李思,就像当初拒绝我一样,这样,我绝不会对她有太多的怨恨,而有我的保护,她也不虞李思的报复。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或许,从头到尾,她只不过是在利用李思而已。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最初竟然有些窃喜,我突然发现,原来苏瑾很可能还爱着我,只是那份喜悦就像夜空中的烟花,绚丽却极其短暂,我很快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与哀伤中。

    或许,我才是害了苏瑾的真正凶手吧……

    苏瑾拒嫁李思,她慕容世家线人的身分已确凿无疑,那么在我为了应乡试而离开扬州之后发生的一切,自然都出自慕容世家的安排。苏瑾虽然和我情投意合,又有白首之约,可当初既然肯寄身青楼,骨子里就有软弱的一面,慕容有无数手段逼她就范。有我在她身边,她或许有勇气反抗慕容以保贞洁,可我远在应天,又一去数月,她一个弱女子大概也无力抗拒命运的安排了。

    奇怪的是,我对慕容千秋的怨怼之心远不如想像的那般强烈。花费巨大代价精心培养出来的女间却被我拔了头筹,换一个人早和我翻脸了,而慕容却忍了好几年,其间,他并没有强迫苏瑾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若不是江湖形势日益严峻,没准儿他就放长线钓大鱼,一直等着我功成名就,出将入相的那一天。

    严苛的现实改变了一切,时间成了我和慕容共同的敌人,就算慕容看出我将来前程远大,他也等不及那一天的到来,因为等待的结果,很可能是慕容世家家破人亡,他要动用一切力量来应付日益险恶的江湖环境,自然不会单单放过苏瑾,虽然这个决定足以让他悔恨终生──谁能想到我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成为了江湖的执法者 ──可在当时,这个决定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相比慕容千秋,我更恨我自己,恨自己那无聊的男人自尊毁了我和苏瑾的未来。回想起来,苏瑾在松江遇袭流产后没有回到扬州,反而来到秦楼,心中未尝不是带着一丝希望,期盼我能真心实意地原谅她,并借我的力量摆脱慕容世家的控制。可妒火烧毁了我的理智,不仅没有看出苏瑾行为上的诸多矛盾,甚至没有听出苏瑾话中的试探之意,对于和苏瑾的关系,我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努力──虽然当初我曾觉得我已经放弃了男人的尊严,做出了最大的牺牲──就告放弃了,让她彻底失去希望,变得自暴自弃。

    王动的性格是怜花惜玉,当他知道所有的真相后,他绝不会放走苏瑾,王动说过只要苏瑾对他有一丝情意,他便不择手段夺回苏瑾,这时候王动应该强硬起来,把苏瑾留下,不管苏瑾说什么,也要把她留下,只要留下,王动就可以重新打开苏瑾的心。

    按照泥人的写作风格与智商来看,对于苏瑾与王动的伏笔不会埋得如此之浅。虽然苏瑾这个人物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书中出现或提到的次数实在有限,如果泥人通篇只想埋下这样一个简单的伏笔或者说一个老套的剧情,那手法未免太拙劣了。我个人觉得苏瑾这个人物真正出彩的地方应该是在王动接掌江湖,实力重新划分后,可是后几卷又写武林茶话会又写隐湖,又写这又写那,泥人一直也没腾出手来处理苏瑾的问题,后面的一系列故事,甚至对由苏瑾这条线引出潜在势力、内幕等剧情,我们读者只能盲人摸象。不过苏瑾与王动真的无可挽回吗?《江山》全书的基调并不是悲剧,也不崇尚狗血,作者更不会无聊到专门写一个婊子来给大家唾弃,那是九流的言情小说才会有的路子,稍微理性一点的作者都不会这样去写。

    从王动发迹后,慕容千秋的一些表现实在有些奇怪。这里举两个例子。一次是他与王动泡澡时说了这么一句:“别情啊,是我不好,你不在时没有看好苏瑾,让清云、清雨那两个混蛋有机可乘。”按书中当时的情况看,这等于变相承认是自己牺牲了苏瑾,也就是说此时慕容千秋已经为自己的过错而后悔了,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反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认来得痛快,所以,泥人塑造的慕容千秋还是有点意思的。而后来慕容千秋突然娶了与王动有一夜情缘的名妓孙碧,还把她抱到王动面前让他欣赏自己与孙碧的好戏,期间种种,不值详细叙述。与其理解为慕容千秋大脑有问题,不如说是在向王动主动示好。因为男人最无法容忍的有两件事,一是女人嘲笑他的性能力,二是自己的老婆和朋友有一腿。可是这两点,慕容千秋都在王动面前表现出来了,可谓在当时给足了王动面子。

    最后说说王动,王动一直爱着苏瑾,他们肯定会重归于好。在开篇几卷谈到苏瑾时,作者已经明确写道,王动是把苏瑾放在与萧潇、玉无暇、玲珑相等的位置上的,苏瑾对于王动的重要性无需多说。而后来即便是苏瑾在所谓的“背叛”后,王动仍旧情不去,只是在庄紫烟出场较多的章节中提到庄紫烟像苏瑾,我当时真以为王动要彻底忘却苏瑾,并把感情转嫁到庄紫烟身上了。不过随后,在王动心中最有分量的几个女人,甚至师娘都鼓励他找回苏瑾,更在后几卷的叙述中,慕容与王动自己摊掉了苏瑾的相当一部分责任,所以,即便作者的写作趋势不甚明朗,回旋余地仍是很大的。

    综上所述,我觉得《江山》原意更倾向于大团圆式的完美结局。至于苏瑾与王动会有什么经历,我们还是耐心地等吧。

    《江山·外篇》之苏瑾

    看过江山的朋友除了遗憾泥大没有让大家一睹江山全貌之外,心中都会有个痛吧,我亦如此。这个痛就是苏瑾。明明知道两个人私下爱的如此之深,亦知道苏瑾是在飞蛾扑火,但就是无人去扶她一把,只能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自我毁灭。看着这么一个可敬可爱复可怜的佳人,深陷于那种孤独、凄苦与无助中,真的让人无法去释怀。这一点连王动都不尽明白。
    爱有三界。我不能没有你,这是自私的爱,也是普通人贯有的爱。你不能没有我,这是真挚的爱,就如王动对他的女人那样,爱你爱到离不开我。我没有我自己,这是无私的爱,伟大的爱,人间少有的爱,如苏瑾如萧潇。一个人可以毫无理由的去爱,但绝不会毫无理由的去牺牲,如果一个人甘愿为某人牺牲,那一定是因为爱。应该说王动能够拥有苏瑾这样女人的爱是幸运的,而王动对苏瑾从最初的不解到反思,最后到自责,苏瑾能够爱得其所也是幸福的。爱之所以让人感动,就是你对我的爱我懂得。

    苏瑾就是慕容芷这是毋庸质疑的。
    因为慕容千秋的家主地位得自于家族内部的血腥斗争,慕容对江湖的残酷,对人心的险恶,有着更深刻的体会与警觉,所以很早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妹妹培养成了一名歌妓,成了一名女间,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旦身为女间就注定了没有情感,没有自我,变成一个获取情报的工具,最后在自我封闭的日子里走完麻木的余生。幸运的是苏瑾遇到了王动,并发生了感情,体会到了作为女人的幸福,这在她原本孤寂的生命里划出了一道彩虹。但不幸的是她是个无法自主的女人,当慕容千秋以家族的存亡,以爱人的生命来挟迫苏瑾的时候,你让她死都不能,她只能珍藏起刻骨铭心的爱去焚身以火。
    攘外必先安内,慕容一面以苏瑾为饵来分化武当派,免除后顾之忧。一面利用苏瑾结交漕督李钺,在其影响下,使漕帮倒向自己的阵营。并把苏瑾作为贡品献给了浙江布政使丁聪。这些布置体现了一个领袖魁首的雄才大略,但也彰显了黑道老大的冷酷无情,当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哪怕自己的妹妹也要牺牲掉。对比起来王动则差远了,当心爱的女人要受到伤害的时候,每次都要亲自出马以身犯险,如对宗设的诱杀,所以王动只能混迹于江湖三年,所以苏瑾宁可自己默默的承受情苦,背着背德失贞的骂名也不愿爱人为自己去拼命。
    呜呼~真的不忍再看下去了。。。

    作品改编/江山如此多娇[中国现代作家泥人小说巨著] 编辑

    作品在网络上的续写有很多,其中最为大家认可的是百度网友“幽幽纵歌”所写的,本书作品因为作者落笔结构严谨前后文之间交相呼应,所以虽未完笔,但各大论坛和贴吧都有大量的情节推理与参考。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9 05:05:22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