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汤贻汾

    汤贻汾(1778—1853), 字若仪,号雨生、琴隐道人,晚号粥翁,武进(今江苏常州)人。清代武官、诗人、画家。以祖、父荫袭云骑尉,授扬州三江营守备。擢浙江抚标中军参将、乐清协副将。与林则徐友契,与法式善、费丹旭等文人墨客多有交游。晚寓居南京,筑琴隐园。精骑射,娴韬略,精音律,且通天文、地理及百家之学。书负盛名,为嘉道后大家。工诗文,书画宗董其昌,闲淡超逸,画梅极有神韵。其妻董婉贞也为当时著名画家。太平攻破金陵时,投池以殉,谥忠愍。著有《琴隐园诗集》、《琴隐园词集》、《书荃析览》、杂剧《逍遥巾》等。 夏丏尊对汤氏一生建树与气节予以高度评价:“诗书画,三绝重当时;大节凛然千古在,虚名犹恐世人知。” 《清史稿》言:清画家闻人多在乾隆前,自道光后卓然名家者,唯汤贻汾、戴熙二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汤贻汾 性别:
    别称: 晚号粥翁 字号: 字若仪、号雨生
    职业: 武官、诗人、画家 所处时代: 清代嘉庆道光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武进
    出生日期: 1778 去世日期: 1853
    主要作品: 《琴隐园诗词集》

    目录

    人物简介/汤贻汾 编辑

    汤贻汾,生于清高宗乾隆四十三年(1778),卒于文宗咸丰三年(1853),年七十六岁。出生于今常州,后随父母去福建。后祖父汤大奎调任台湾凤山(今高雄县) 知县。乾隆五十一年(1786),爆发林爽文起义,凤山城破后,祖父汤大奎与父亲汤荀业同时遇害。

    乾隆六十年(1795),汤贻汾十六岁,因袭云骑尉世职,历任苏、粤、赣、浙等省守备、都同、参将。后升温州镇副总兵(从二品官),因病未赴任而寓居南京, 在鸡笼山下筑隐琴园以颐养天年。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攻克金陵后,赋绝命四十言,投池殉身,谥贞愍。

    汤贻汾与董婉贞合作扇面 汤贻汾与董婉贞合作扇面

    其山水受董其昌影响,承继“娄东派”传统,后来发展为淡墨干笔皴擦法,枯中见润,自创一格,境界平实。当时与方薰、奚冈、戴熙齐名,有“方奚汤戴”之称,其妻董婉贞(1776-1849)与子女共五人,亦善画,尽入《历代画史绘传》。

    汤贻汾与林则徐友契。

    道光十六年(1836),林则徐由淮安府至盐城皮大河一带,访察民情政事及兴修水利事宜。本年,林则徐作有《娄水文征序》、《庆芝堂诗序》等,自绘《饲鹤第二图》,汤贻汾为之补景。

    汤贻汾故居被列为常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艺术成就/汤贻汾 编辑

    汤贻汾书画作品 汤贻汾书画作品

    汤贻汾书画宗董其昌,点染花卉,闲谈超脱,画梅极有神韵 。山水枯中见润,境界平实。一门风雅,相传其画梅楼合笔一册,与其妻董琬贞暨诸子女所作,凡七人,计十三页,木石、花鸟、人物、鱼虫靡不妙。

    代表作品有《姑射停云图卷》、《秋坪闲话图轴》、《隐琴图轴》,均藏于故宫博物院。

    《清史稿》言:清画家闻人多在乾隆前,自道光后卓然名家者,唯汤贻汾、戴熙二人。“

    汤贻汾一生诗作甚丰。江铭忠于《清代画史补录》中盛赞汤诗“俊爽不羁”,“清微淡远,无纤尘扰其笔端”, 同样适用于其画作风格。

    汤贻汾书画作品 汤贻汾书画作品

    汤贻汾著《画筌析览》/汤贻汾 编辑

    汤贻汾画作 汤贻汾画作

    乙丑余乡冯墨初自邗上归,出《书筌》见示,所论诸法精当简要,画家秘籥也。第为问业者随事指陈,法虽兼备,而论未条分,私拟划成段落,每段仍加以注释,庶初学了然,不致迷于所向。时遭北水骤至,流离满野,邑侯属主赈事。戊辰复捧檄南来,此事久废。越癸酉,雨生摄齐昌都尉事,与余同官。偶与谈及是篇,雨生笑曰:“一君九年之愿,仆己代偿之矣。”盖雨生任三江时曾分其目为十则,每则为之注。篇所未及引伸之,篇所迭见锄去之。虽神明之妙存乎其人,而析北苑之传为南车之示,俾《画筌》一篇与《过庭书谱》永垂于后者,雨生力也。岂特偿予素志已乎?嘉庆癸酉重九日,蒲涛仲振履柘奄氏序。
      ○自序
      笪江上先生《画筌》一篇,言情理确,久为艺林所珍。第读者犹苦其章段连翩,论说互杂,如覩珍贝于波斯,逢林壑于山阴道上,目不暇穷,而意靡专属。或曰:“维扬有富家子就请业,日示数语,积而成编,固未订也。”予不文非敢剖截先哲文字,顾欲便于子弟寻绎,不得不为标目分则,而全篇皆偶句,每论此条倏及彼,历后复涉前,颠倒数释,亦不得已也。计分十则,第九曰杂论,以一偶中兼论二物,或三四物,分之不得故也。十曰总论,则皆汇其泛论,而非专指者也。至其浅而尽晓,冗而非要,及人物、花卉、鸟兽、虫鱼之论而未详者删之。每则后附以愚论,多寡不齐,虽无所补,而要皆前人所未及者。第名曰《析览》,则因愚论不足重轻故也。先生丹徒人,名重光,字在辛,自号江上外史。顺治壬辰进士,官俭都御史。予向居其乡,多见真迹,皆神与古会,非深入画禅,能道此中三昧耶?嘉庆甲子上巳,雨生汤贻汾识。
      ○自序二
      予编此卷已十载,同人多劝付梓,予以钞本多伪,随属谢庶常澧浦订正。澧浦予画友也,出示所藏桐华馆刊本,始知外史有自序,又有王石谷、恽正叔评语。鲁亥既正,因并录评语之精当者什之五六,于是梓焉。澧浦曰:“原书如正幅帷裳,子去襞积加杀缝,始适于用。”顾裁剪天衣而为百袖,天孙非喜,诸佛得毋作嗔耶?癸酉十二月望日雨生又书。
      ○原起
      绘事之传尚矣,代有名家,格因品殊,考厥生平,率多高士。凡为画诀,散在艺林,六法六长,颇闻要略。然人非某人,画难为画。师心踵习,迄无得焉。聊摅所见,辑以成篇。纤计小谈,俟夫知者。

    论山第一

    夫山川气象,以浑为宗,林峦交割,以清为法,形势崇卑,权衡大小,景色远近,剂量浅深。山之旁胁易写,正面难工,山之腰脚易成,峰头难立。主山正者客山低,主山侧者客山远。众山拱伏,主山始尊,群峰互盘,租峰乃厚。土石交覆以增其高,支陇勾连以成其阔。一收复一放,山渐开而势转;一起又一伏,山欲动而势长。背不可覩,仄其峰势,恍面阴崖,坳不可窥,郁其林丛如藏屋宇。山分两麓,半寂半喧;崖突垂膺,有现有隐。近阜下以承上,有尊卑相顾之情;远山低以为高,有主客异形之象。危岩削立,全倚远岫为屏;巨岭横开,还藉群峰插笏。一抹而山势迢遥,贵腹内陵阿之层转;一峰而山形萃嵂,在岭边树石之缤纷。山实虚之以烟霭,山虚实之以亭台。树大毋作高山,山浅莫为悬瀑。瀑乱泻者源长,岩倒悬者脚隐。麓拖沙而势匝,背隐树而境深。原□交回,起空岚而气豁;云岩耸直,互修坂而势悠。数迳相通,或藏而或露。诸峰相望,或断而或连。山从断虚而云气生,山到交时而水口出。
      前人论画山之法,初下正面一笔为鼻准,结顶幛盖一笔为颅骨,中问起伏转折处为脉络,固矣。而初下一笔亦不必拘定何处,可从正面而积累至上,亦可从幛盖而层折至下,总以有脉为当。
      前人三远之说曰“高远之势突兀,深远之意重叠,平远之致冲融。”又曰:“远欲其高,当以泉高之;远欲其深,当以云探之;远欲其平,当以烟平之。“此不易之论
      矣。然有能高深平而不能远者,其病在笔墨太痴,贬之只一字,曰松。
      尊有时而宾,卑有时而主;大有时而下,小有时而高;近有时而寂,远有时而喧;深有时而呈,浅有时而匿。尊而宾者偏,卑而主者正;大而下者迩,小而高者遥;近而寂者荒,远而喧者治;深而呈者明,浅而匿者晦。高锐曰峰,高小曰岑,高险曰岩,低圆曰峦,峭直曰壁,遏曰崖,列屏曰嶂,有坡曰岭,出脊曰冈,夹水曰峡,有穴曰岫,深通曰洞,湍激石曰矶,在水曰岛。卑于此者,原隰陂陇,阜碛丘墟,概难枚举,大抵皆夷险异形,土石殊质。画家形质不辨,品类莫标,慨名曰山,固无不可。然或题拟图险而貌平夷,又或画已是土而题石,则画既不兔凫之诮,题亦难辞鹿马之欺也。

    论水第二

    山脉之通,按其水境;水道之达,理其山形。众水汇而成潭,两崖逼而为瀑。濑层层如浪卷,石泛泛似鹤浮。无风而涧平,触石而湍激。折浏如倾沸,浪涌若腾骧。派流远近为断续之分,波纹有无由起灭之异。水涨阔而沙岸全无,
      水烟浮而江湖半失。平波之行笔容与,激湍之运腕回旋。浪花迅卷笔繁,涛势高掀而笔荡。
      水性至柔,是瀑必劲。水性至动,是潭必定。江海无风亦波,溪涧有纹亦静。水色难绘,旁渍色而水自明,水声难图,四无声而水可听。
      长泉莫宜,直泉莫连。短泉少曲,曲泉少掩。明泉勿单,隐泉勿歧。小泉不妨石碍,大泉少使流壅。平泉忌在直冲,叠泉贵乎气贯。云泉似隔不隔,雨泉宜奔愈奔。泉源由分而合,合处多在峰腰;泉支由合而分,分处尤宜石脚。

    论树石第三

    汤贻汾 汤贻汾

    挺然者树容,木本毋同草本。油然者树色,生枝休似伐枝。榆、柳茂于村舍,松、桧郁乎岩阿。坡间之树扶疏,石上之枝偃蹇。短树参差,忌排一片;密林蓊翳,尤喜交柯。密叶偶间枯槎,顿添生致,纽干或生剥蚀,愈见苍颜。枝缀叶而参伍错综,弗生窒碍;叶附枝而横斜纡直,欲使联翩。苑枯或因发叶之早迟,舒屈多由引干之老稚。一本之穿插掩映,还如一林;一林之倚让乘承,宛同一本。正标侧杪,势以能透而生;叶底花间,影以善漏而豁。透则形脞而似长,漏则体肥而若瘦。烟中之干如影,月下之枝无色。雨叶暗而淋漓,风枝桠而摇曳。木皮之肤理如生,蟠根之植立宜固。春条擢秀,夏木垂阴;霜枝叶零,寒柯枝锁。幽岩古枿,老状离奇;片石疏丛,天真烂熳,众沙交会,藉丛树以为深;细路斜穿,缀荒林而自远。林麓互错,路暗藏于山根;岩谷遮藏,境深隐于树里。树根无着,因山势之横空;峰顶不连,以树色之遥蔽。近山嵌树而坡岸稍移,便使柯条别异;密树凭山而根株叠露,能令土石分明。土无全形,石之巨细助其形;石无全角,石之左右藏其角。土载石而宜审重轻,石垒石而应相表里。石有剥藓之色,土有膏泽之容。半山交结,石为齿牙。平垒逶迤,石为膝趾。山脊以石为领脉之纲,山腰用树作藏身之幄。树排踪以卫峡,石颓朴以障虚。沙边水荡,偶借石防;峰里云生,还容树影。峰棱孤侧,草树为羽毛;坡脚平斜,石丛为嵌缀。树惟巧于分根,即数株而地隔,石若妙于劈面,虽百笏而景殊。石看三面,有圭端、刀错、玉尺、银瓶、香案、琴墩、虫案、鱼砌、覆盂、欹帽、缺坎、蹲兽、蚌壳、螺躯、鸟罩、犀首之异状,须离象而求。树分单夹:有散蝶、聚蜂、蛇惊、鸦集、鸡翎、燕剪、珠缀、冰凌、竹个、棕团、帘垂、穗结、飘缕、簇角、攒针、叠纨之殊形,贵相机而作。
      石为山之子孙 树乃石之俦侣。石无树而无庇,树无石而无依。不两画者其暂,合一处者其常。故山水未工,树石先讲,工一本即工千林,工一拳即工万仞。然写树必宜顾石,写石仍当应树,果能两不相失,各得其宜,则积而万仞千林,无不相顾相应矣。
      树石既必相顾,而自顾不待言矣。故一树有一树之顾,一林有一林之顾。四歧之说不可执,有直上而难得一歧,有在根为已发千歧者。枝怯不一,叶式多门,各用其长,勿求其备。工于叶者多图春夏,能于枝者尽作秋冬。切勿讳短而强长,就生而舍熟。故子久多春而云林多秋,松年多冬而南宫多夏。兼长固为能品,不如专习之尤能。专习果已化工,庶可兼长而俱化。
      石之自为应亦犹树之自为顾耳。阴阳相成,大小相间,人尽知矣。阴必由阳而生,小必因大而破。由阴而存阳者,阳已晦而难明。由小而积大者,大则碎而弗整。然阴中亦复有阳,有宜由阴而存者,阴中之阳也。小中亦复有大,有宜由小而积者,小中之大也。至乎沙边山脚,仅一笔而不完;岭畔林间,即万笔而可益。石虽同而各境,不徒关小大之形,石既别而殊情,亦不外阴阳之理。故石法虽在于皴,而不皴亦得为石。皴而尚未觉其为石者难药,不皴而识其为石者可师也。

    论点缀第四

    江湖以沙岸、荒汀、帆樯、凫雁、刹杆、楼橹、戍垒、渔罩为映带;村野以田庐、篱迳、菰渚、柳堤、茅店、板桥、烟墟、渡艇为铺陈。
      色明初霁;晨叫雁度,影带沉晖。云拥树而林稀,风垂帆而岸远;平沙渺渺,隐葭苇之苍茫;村水溶溶,映垂杨之历乱。沙堤桥断,水屋轮翻。石负竹以斜通,林带泉而会响。两崖峭壁,倒壁溪船;一架危挢,下穿岩瀑。溪深而猿不得下,壁峭而鸟不敢飞。危瞪拦扶,孤亭树覆。宫殿棋盘而壮丽,寺观清邃而嵯峨。园林之屋幽敞,旅舍之屋骈闲。渔舍荒寒,田家朴野。山居僻其门迳,村聚密其井烟。仙宫梵刹,协其龙沙;村舍草堂,宜其风水。山门敞豁,松杉森列而成行;水阁幽奇,藤竹萧疏而弄影。农夫茅舍,当依陇亩以栖迟;高士幽居,必爱林峦之隐秀。春萝络迳,野筿萦篱。寒甃桐疏,山窗竹乱。柴门设而常开,蓬窗系而如寄。樵子负薪于危峰,渔父横舟乎野渡。临津流以策蹇,憩古道而停车。幅巾杖策于河梁,披褐拥鞍于栈道。宿客朝餐旅店,行人暮入关城。骚人湖畔春行,贾客江头夜泊。摊书水槛,须知五月江寒;垂钓砂矶,想见一川风静。寒潭散网,曲迳携琴;放鹤空山,牧牛盘谷。寻泉声而摄足,缠松色以支颐。濯足清流之中,行吟绝壁之下。登高而望远,临水以送归。卧看沧江,醉题红叶;松根共酒,洞口观棋。见丹井而如逢羽客,望浮屠而知隐高僧。看瀑观云,偶成独立;寻幽访友,时见两人。人不厌拙,只贵神情;景不嫌奇,必求境实。
      山水树石而外,凡物皆点缀也。是山水树石其主而点缀其余也。然一图有一图之名,一幅有一幅之主,使名在人则人外非主,主在屋则屋外皆余,故有时以山水树石为余,而以点缀为主者,此点缀之不可不讲也。
      既有时为主而终曰点缀,以主者偶一而余者恒多也。顾名而后定主,主定可以求余。主既宜于经营,余亦当知安顿。屋忌散布,人忌歧行。寺每翳于深林,桥必因夫断岸。帆须顺树,塔贵凌虚。幽人既已寻来,远近必有佳境。野艇虽无定处,往来定有归墟。鸟则云雁林鸦,此外休贪着笔;兽则耕牛征骑,其间略要求工。盖凡为点缀, 固不皆应有而有,亦当知可无则无。山亭设而观瀑,水阁构以迎凉。篱护丛篁,栏防绝涧。类此皆收束景光而应有者也。渔火映于芦汀,吟鞭袖于驴背,琴边香鼎,瓶里疏花,类此皆描写细微而可无者也。故惟圭角妄生,无异佛头着污,断勿有心悦俗,遂为刻意修容也。

    论时景第五

    云里帝城,山龙蟠而虎踞;雨中春树,屋鳞次而鸿冥。爱落景之开红,值山岚之送晚。柔云断而还续,宿雾敛而犹舒。散秋色于平林,收夏云于深岫。危峰障日,乱壑奔江,空水际天,断山衔月。雪残春岸,烟带遥岑;日落川长,云平野阔。雨景霾痕宜忌,风林狂态堪嗔。雪意清寒,休为染重。云光幻作,少用钩盘。晓雾昏烟,景色何容交错?
      秋阴春霭,气候难以相干。春、夏、秋、冬、早、暮、昼、夜,时之不同者也。风、雨、雪、月、烟、雾、云、霞,景之不同者也。景则由时而现,时则因景可知。故下笔贵于立景,论画先欲知时。
      时景既识其常,当知其变。盖一物之有无莫定,由四方之气候不齐。如塞北多霜,岭南无雪,是景以地论,不以时分。画虽小道,亦欲兼达天地气天时而后可以为之也。
      状风于树,状雨于山,易也。状雪与烟雾云霞于无笔墨之间,亦易也。难者惟日与月,日不可图其形,月无从绘其色也。即日而绘色,仅可作朝旭夕晖。月而图形,亦无补波光林影。然终如何而可?曰:画日中之景,微者必明,当明中而更分阴晦;画月下之景,大者亦晦,在晦中而须发空明。使能心明此理,笔称其心,则日可遗色而得形,月可遗形而得色矣。

    论钩皴染点第六

    钩之行止,即群峦之起跌;皴之分搭,即土石之纹痕。山以分按脊生,石用重钩面出。山脚伏而皴侧,坡脊起而皴圆。麻皮虚脚而山空,兼让长林之得致;钉头露额而石豁,又资丛树以托根。解索动而麻皮静,拦草质而牛毛文。钉头莽于木柹,长短同施;豆瓣泼於芝麻,小大易置。卷云、雨点各态,乱柴、荷叶分姿。斧劈近于作家,文人出之而峭;鬼脸易生习气,名手为之而遒。大劈内带凿痕,小劈中含锈迹。石棱面而隐叠千层,山没骨而融成一片,灰堆乃磨头之变境,叠糕即斧劈之后尘。钩多圭角而俗态生,皴若团栾而清韵少。皴之俯仰,披似风芦而垂如露草,皴之缜密,明同屋漏而隐若纱笼。墨带燥而苍,皴间夫擦;笔濡水而润,渲间以烘。衬复而内晕,钩简而外工。钩灵动似乎皴,皴细碎同于擦。顿挫乃钩劈之流行,深浅为渲染之变化。虚白为阳,实染为阴。山面皴空,多是阳光远瑛;山坳染重,端因阴影相遮。劈而不皴,知烘染之有法;皴而不染,知钩劈之意全。着笔为皴,留空痕以成廓;运墨为染,问滃迹以省钩。钩之漫处可以资染,染之着处即以代皴。复染于钩内而石面棱棱,增染于廓外而石脊隐隐。皴未足,重染以发共华;皴已足,轻染以生其韵。盖山容凭皴淡以想像,无泥皴淡而着其伪;树态假点抹以形容,勿拘点抹而失其真。皴之沉酣眎染匪异,点之圆活与皴无殊。点分多种,用在合宜;圆多用攒,侧多用叠;秃笔用衄,破笔用松;掷笔者芒,按笔者锐;含润若渴,带渴为焦;细等纤尘,粗同坠石;淡以破浓,聚而随散。繁简恰有定形,整乱因乎兴会。
      千笔万笔易,当知一笔之难;一点两点工,终防多点之拙。
      钩皴染点之于画,犹点画撇捺之于字也。点画撇捺合之为字,分之固各有其法,惟画亦然。不徒此也,曰挂、曰渲、曰画、曰刷、曰擦、曰抹、曰衬、曰烘,名多随笔而文,法亦因名而异。独举共四而言者,以其先且要也。诸法不徒用之于石,用于树一也。树大腹必加皴,身必施点,或钩或染,偏废不能。
      钩法不过灵活停顿,染法不过浓淡浅深,非若皴与点之法为多也。然合钩皴染点一切法而论,要皆不外乎阴阳二字。明乎阴阳,无可无不可。必曰某家皴,某家点,是终不过成其为皴与点而已矣。

    论用笔用墨第七

    山川之气本静,笔躁动则静气不生;林泉之姿本幽,墨粗疏则幽姿顿减。山隈空处,笔入虚无,树影微时,墨成烟雾。笔中用墨者巧,墨中用笔者能。墨以笔为筋骨,笔以墨为精英。笔渴时墨焦而屑,墨晕时笔化而镕。人知抢笔之松,不知松而非懈;人知破笔之涩,不知涩而非枯。笔有中锋、侧锋之异用,更有着意无意之相成。转折流行,鳞游波驶;点次错落,隼击花飞。拂为斜脉之分形,磔作偃坡之折笔。石圆似弩之内擫,沙直似勒之平施。墨之倾泼,势等崩云,墨之沉凝,色同碎锦。宜浓而反淡则神不全,宜淡而反浓则韵不足。
      作字偏锋者,画多不能为中锋。字中锋者,画不难为偏锋。中锋、偏锋固各自有妙,而中锋较能浮出纸上也。
      画砚画笔每用必洗,而乾皴又用败管宿墨乃老,旧纸旧墨相入始和,而渲染须加新墨藤黄乃润。画,象也,象其物也。今人每画必曰仿某,法某,故一搦管,即以一古人入其胸,未尝以造化所生之物入其胸则象物,以古人入其胸则仅能象其象。故画成而不见其笔墨形迹,望而但觉其为真者谓之象。斯其功自有笔有墨而归之于无笔无墨者也。
      字与画同出于笔,故皆曰写。写虽同,而功实异也。今人知写之同,遂谓字必临摹古哲,而画亦然。夫字无质,故不得不临摹造字之人。物有质,临摹物可已,何必临摹夫临摹之人?人知欲学《兰亭》则竟学《兰亭》,不屑临松雪所临之《兰亭》。造化生物《兰亭》也,古画虽佳,松雪之《兰亭》也,何独于画而甘自舍真就假耶

    论设色第八

    墨以破用而生韵,色以清用而无痕。轻拂轶于浓纤,有浑化、脱化之妙;猎色难于水墨,有藏青、藏绿之名。盖青绿之色本厚,而过用则皴淡全无;赭黛之色本轻,而滥设则墨光尽掩。粗浮不入,虽浓郁而中乾;渲晕渐深,即轻匀而肉好。间色以免雷同,岂知一色中之变化;一色以分明晦,当如无色处之虚灵。学山椎之用花青,每多龌龊;仿一峰之喜浅绛,亦涉扶同。乃知惨淡经营,似有似无,本于意中融变,即令朱黄杂杳,或工或诞,多于意外追维。
      自古画多设色,然山水家恒用惟赭、靛、藤黄。赭、靛为君,黄为使。赭深浅得二,入墨入黄又得二。靛深浅得二,入墨为深浅墨青,入黄为深浅绿,又各得二。是色虽三而君使相因亦已用之无尽,余非必需,可无论矣。
      设色多法,各视其宜。有设色于阴而虚其阳者,有阳设色而阴只用墨者,有阴阳纯用赭而青绿点苔者,有阴阳纯用青绿而以墨渍染者,有阳用赭而阴用墨青,有阳用青而阴用赭墨者,有仅用赭于小石及坡侧者,有仅用赭为钩皴者,有仅用赭于人面树身者,有仅用青或仅用绿于苔点树叶者,有仅用青绿为渍染者,盖即三色亦有时而偏遗,但取其厚不在其备也。

    杂论第九

    山本静水流则动,石本顽树活则灵。地廓村遥,树少参天之势;山巍抑远,水无近麓之情。树动则清,水柔则秀。水分双岸,桥蜓蜿以分通;山隔两崖,树欹斜而援引。悬坪叠石,即作山峦;低岸交沙,便成津浦。作山先求入路,出水须定来源。择水通桥,取境设路。地势异而成路,时为夷险;水性平而画沙,未许欹斜。沙势勿先来,背峰头而后定;远墅勿先作,待山空而徐添。石旁有沙,沙边有水,水光自爱空濛;树中有屋,屋后有山,山色时多沉霭。沙如漂练,分水势而复罗村势;树若联栅,围山足而兼衬山峦。山拥大块而虚腹,木攒多种而疏颠。山面陡面斜,莫为两翼;树丛高丛矮,少作骈肩。树影欲高,低其余而自耸;山形欲转,逆其势而后旋。山外有山,虽断而不断;树外有树,似连而非连。山别阴阳,须识渲皴之诀;树分表里,当知隐见之方。树早生根,无从转换;水迟引导,难以奔流。瀑水若同檐溜,直泻无情;石块一似土坯,模棱少骨。坡宽石巨,崇山翻似培塿。道直沙粗,远地犹同咫尺。坪憎桶案之形,山厌瓜棱之状。地薄崖危未贴,峰高树壮非宜。近山平田,患其壁立;离村列树,勿似篱横。峰峦雄秀,林木不合萧疏;岛屿孤清,屋舍岂宜丛杂。
      画以树石为筋骨,以径路为血脉,以烟云为棠衣,以人物为眉目。筋骨不可不强,血脉不可不通,棠衣不可不楚,眉目不可不朗。
      沙势贵平,仍须曲折;坡侧似削,等有阴阳。乱山休碎,列屋忌齐。平路亦有高卑,而逶迤莫直;山径非无夷坦,而逼侧难宽。杂树最忌束薪,丛竹尤嫌编帚。芦苇无风亦偃,焦桐有屋方栽。松不与众木齐肩,柳必向横塘顾影。楼阁宜巧藏半面,桥梁勿全见两头。远帆无舟而去来必辨,速屋惟脊而前后宜清。景散须收,高于一亭,平可收于一艇;景隔须通,近则通以一迳,返则通以一桥。盖景惟求雅,不在争奇,然境或太庸,又嫌无味。

    总论第十

    丹青竞胜,反失山水之真容;笔墨贪奇,多造林邱之恶境。怪僻之形易作,作之一览无余。寻常之景难工,工者频观不厌。前人有题后画,当未画而意先;今人有画无题,即强题而意索。布局观乎缣楮,命意寓于规程。统于一而缔构不葬棼,审所之而开合有准。尺幅小,山水宜宽;尺幅宽,邱壑宜紧。卷之上下隐截峦垠,幅之左右吞吐岩树。一纵一横,会取山形树影;有结有散,应知境辟神开。眼中景现,要用急迫;笔底意穷,须从别引。偶尔天成,加以人功而或损;此中佳致,移之彼处而多违。理路之清由低近而高远,景色之备从淡简而绸缪。絜小以成矩,心欲其静,完少以布多,眼欲其明。目中有山,始可作树;意中有水,方许作山。山下宛似经过,即为实境;林间如可步入,始足怡情。聚林屋于盈寸之间,招峰峦于千里之外。山之厚处即深处,水之静时即动时。无猿鹤而恍闻其声,有湍獭而莫覩其迹。无层次而有层次者佳,有层次而无层次者拙。状成平扁,虽多邱壑不为工,看入深重,即少林峦而可玩。真境现时岂关多笔,眼光收处不在全图。合景色于草昧之中,味之无尽;擅风光于掩映之际,览而愈亲。密致之中自兼旷远,率意之内转见便娟。林间阴影无处营心,山外清光何从着笔?空本难固,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绘,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画处多属赘疵;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得势则随意经营,一隅皆是;失势则尽心收拾,满幅都非。势之推挽,在于几微;势之凝聚,由于相度。画法忌板,以其气韵不生,使气韵不生,虽飞扬何益?画家嫌稚,以其形模非似,使形模非似,即老到奚庸?粗简或称健笔,易入画苑之魔;疏拙似非画家,适有高人之趣。披图画而寻其为邱坚则钝,见邱壑而忘其为图画则神。董、巨群峦多属金陵一带,倪、黄树石得之吴、越诸方。
      米家笔法得润州城南,郭氏图形在太行山右。摩诘之辋川,荆关之桃源,华原冒雪,营邱寒林,江寺图于晞古,鹊华貌于吴兴。从来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善师者师化工,不善师者抚缣素,拘法者守家数,不拘法者变门庭。叔达变为子久,海岳化为房山。黄鹤师右丞而自具苍深,梅花祖巨然而独称浑厚。方壶之逸致,松雪之精研,皆其澄清味象,各成一家。会境通神,合于天造。画工有其形而气韵不生,士夫得其意而位置不稳。前辈脱作家习,得意忘象。时流托士夫气,藏拙欺人。是以临写工多,本资难化。笔墨悟后,格制难成。十幅如一幅,胸中邱壑易穷,一图胜一图,腕底烟霞无尽。全局布于心中,异态生于指下。气势雄远,方号大家;神韵幽闲,斯称逸品。
      十日一水,五日一石,经营极矣,非画之上乘也。造化生物,无所施为。造化发其气,万物乘其机而已。吾欲象物,意所至即气所发,笔所触即机所乘,故能幻于无形,能形于有声,若经营惨淡,则无一非团搦而就,生气生机全无觅处矣。试问造化生物皆团搦而就者耶?
      先生曰:“人非其人,画难为画。”骚人高士,斯其人矣。然犹必共有夙慧而后可言画。以唐人诗:“宿世应词客,前身是画师。”言其慧不自今耳。故画之为道,如酒有别肠,诗有别才,不能盖终不能也。善悟者观庭中一树,便可想像千林,对盆里一拳,亦即度知五岳;钝根者虽阅历万里,无一笔之生机;即辛苦百年,少尺幅之入彀。故并非博览山川,渔猎书史,而即可以知画也。况论夫足不出户目不识丁者耶。
      山无定向,水无定趋,树无定歧,石无定角,凡物皆无定形也。故笔无定着,意无定营,终之而书无定景。然无定其象,有定其法,天下无无法之事,而画法尤多门。昔人论画曰六法,举其概也。析而论之,自崇山大川至于微尘弱草,下笔则无不各有其法,法可枚举哉?鹿柴氏曰:“有法之极,归於无法。”此编法也,神而明之,自可离法而立。渔者得鱼忘筌,忘筌斯作者意乎!

    画筌一篇,综括大要,随笔所之,自成片段。善悟者领取意致,莫不心解,而初学时或茫如也。雨生都尉条析之,复以己见诠补焉,其原书如正幅帷棠,雨生去襞积加杀缝,俾适于用,其诠补则缄功绵密,益熨贴耳。予嘉其善制,因出知斋刊本与校正数字,并嘱其附录王、恽评注,俾惠来学。夫昔之论书画者,如法书要录、宣和书画谱、名画记、古书品录等编,语多前后承袭,而书可并行,画筌既流布海内,得析览与之并垂,不弭远乎?
      嘉庆癸酉十一月二十四日理圃谢兰生跋。
      吾兄于画未尝师人,使之学而自能者,《画筌》也。予则家有师而钝不能学,兄逐析原编为十,益以自得,又数千言,次第反覆,日以导予,予虽迄乎无成,而是编良不可秘。盖自《芥子园画谱》出,而举一不反者,下笔辄如刻板,兹则寓规矩于微言,抉玄秘于片简,矧又条分门析,法备词详,襟怀清旷者,自无不过目神会,应手功成,读此固长于习谱也。同好既劝付梓,兄犹以剖截先哲文字,恐贻咎当世。嘻,兄其迂耶?彼完本固在也,外史不云乎,余镂板以为初学者铅椠之助,有裨初学,条析为便,滋外史志也,奚咎哉?甲戌元夕弟贻浚谨跋。
      《画筌》数千百言,句句俱是好画本,不过以文字代丹青耳,善读者当作画谱看,则神妙自生,若泥其句语而遗其景象,失前人意矣。雨生都尉以《析览》见示,末云离法而立法,如得鱼可忘筌,斯真度《画筌》之金针,为后来之宝筏者也,善读者当自得之。但其始不能无法,熟后则法随心生,亦分两候。甲戌花朝墨池张如芝跋。

    汤贻汾诗作选/汤贻汾 编辑

    【绝命诗】

    死生轻一瞬,忠义重千秋。骨肉非甘弃,儿孙好自谋。

    故乡魂可到,绝笔泪难收。藳葬毋予恸,平生积罪尤。

    【题画】

    头上松涛足底泉,松间草阁住诗仙。不愁寂寞无俦侣,有个间鸥略彴边。

    南北东西四面风,行人劳逸自然公。尚嫌流水无情甚,一例滔滔只赴东。

    【琴隐园漫兴】

    间门萧寂许罗禽,幽径惟凭蛱蝶寻。四海交游三绝艺,卅年贫贱四知金。

    奚童暖榻晴开卷,稚女镫窗夜课琴。何暇更将陶甓运,正多花事上春心。

    【初至三江】

    吏隐堪凭此处论,诗情已觉似潮奔。花源竹溆开孤戌,渔舍官庐共一村。

    草自帘前青到海,柳从桥畔绿通门。天教祇狎间鸥鹭,腰际须无束带痕。

    【维扬访旧】

    片帆重到绿杨城,落落晨星感旧盟。厄闰黄杨贫宦境,回甘谏果故人情。

    鬓丝禅榻消春梦,花幔茶樯听玉笙。倒载青骢谁更识,红楼犹记酒狂名。

    【潮州凤凰台】

    古榕阴里屐痕微,百折危阑入翠微。泽国春深烟雨合,荒台草满杜鹃飞。

    孤舟万里谁轻到,二水三山我欲归。似听秦淮歌管动,湘桥镫火映江矶。

    【独酌江月亭对圌山】

    日坐高亭对两峰,几年丘壑在心胸。不知绝顶何年寺,说有前朝几树松。

    满地飞云将落叶,过江疏雨带清钟。年来北海无佳客,剩与青山笑酒龙。

    【拟归白门】

    纳纳乾坤落落人,几时能得白鸥驯。一船秋冷琴书鹤,万里身归老病贫。

    清梦已从天姥别,冻乌休望纥干春。汝南耆旧知谁在,车服无惭故里邻。

    二仲遥怜散若萍,还家凄绝借都亭。妻孥总历羊肠险,花月宁教犀首醒。

    春水鲥鱼三月白,秋风天阙六朝青。平生游侣焦琴在,尘鞅劳劳且暂停。

    汤贻汾(清)·题金陵寓所

    醉翁之醉,狂夫之狂,四十年旧雨无多,屈指谁为三径客?

    南岭以南,北海以北,千万里闲云自在,到头还爱六朝山。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画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中国画是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的中国民族传统绘画,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智慧、性格、心理、气质,以其鲜明的特色和风格在世界画苑中独具体系。

    共有12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07 18:26:58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