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汪晖抄袭门

    汪晖抄袭门清华大学汪晖教授,因其博士论文《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被学界同仁指称抄袭而身陷“抄袭门”。随后,此事件在媒体和学界引起巨大争论。时至今日,学界、媒体各执观点,众说纷纭,事件结果依旧悬而未决。而关于此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也不得不让人深思。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汪晖抄袭门 时间: 2010年3月10日
    主要人物: 汪晖、王彬彬 结果: 媒体和学界引起巨大争论
    历史背景: 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被指存在多处抄袭

    目录

    简介/汪晖抄袭门 编辑

    汪晖抄袭门 汪晖抄袭门

    2010年3月10日出版的国家级核心期刊《文艺研究》刊发了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长篇论文《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文章中,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被指存在多处抄袭。王彬彬称,他通过比对发现,汪晖的抄袭对象至少包括李泽厚的《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等5部中外专著,抄袭手法则包括“搅拌式”、“组装式”、“掩耳盗铃式”、“老老实实式”等。汪晖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昨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反抗绝望》可能确实在引文等方面存在不规范的问题,但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钱理群同时表示,该书的核心观点应该是汪晖独立思考的结果,汪晖对鲁迅研究的贡献不能否定。

    意外发现抄袭问题/汪晖抄袭门 编辑

    现年51岁的汪晖为江苏扬州人,先后从扬州师院和南京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1985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著名文学史家唐弢先生,攻读博士学位。在《反抗绝望》的新版序言中,汪晖称,该书写于1986年至1987年间,1988年4月作为他的博士论文通过答辩。1990年,该书在台湾出版繁体字版;1991年作为“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之一种,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年,经修订后作为“回望鲁迅”丛书之一种,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王彬彬所依据的,就是2000年版。 “鲁迅研究是我个人的学术生涯的起点,这一点至今对我仍很重要。”汪晖在新版序言中这样写道。正是这部30余万字的专著,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王彬彬把它称作汪晖的“第一桶金”。 在鲁迅研究领域,《反抗绝望》也是一部不容忽视的“名著”,自出版以来经常出现在中文系教师开给学生的书单中。用王彬彬的话说,该书“到今天甚至已经具有了‘经典’的性质”。 王彬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和汪晖并不认识,也没有任何形式的交往和接触,发现汪晖著作中问题的过程也颇为意外。“学生做论文的时候经常会引用《反抗绝望》,我觉得有必要看一看,否则指导学生不方便,于是在去年暑假期间看的,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 他就把《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一文投给了《文艺研究》,编辑部非常谨慎,逐字核查后才决定发表。 王彬彬说,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须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对待,他不希望此事成为一个闹剧。 王彬彬说,在《反抗绝望》中,抄袭和剽窃的现象“很明显”也“很严重”。他根据手头的几本书简单比对后发现,汪晖的抄袭对象至少包括以下5部中外专著:李泽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东方出版社1987年版);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美]勒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美]林毓生《中国意识的危机》(贵州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张汝伦《意义的探索》(辽宁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引文不规范不同于剽窃/汪晖抄袭门 编辑

    针对汪晖被指博士论文存在抄袭一事,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表示,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反抗绝望》可能确实在引文等方面存在不够规范的问题,但这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钱理群同时表示,该书的核心观点应该是汪晖独立思考的结果,其对鲁迅研究的贡献不能否定。 钱理群昨天深夜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刚刚听闻此事,王彬彬的那篇文章尚未读完,而且手头没有《反抗绝望》一书可以查阅,所以只能根据他此前对该书及汪晖本人的了解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钱理群说,他和汪晖向来走得比较近,以前常常在一起讨论学术问题,所以对《反抗绝望》的成书过程比较清楚。该书的核心观点,即“反抗绝望”这一概念的提出,应该是汪晖独立思考的结果,是立得住的,这为解读鲁迅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这个意义上,汪晖以及该书对于鲁迅研究都是有贡献的,“贡献是大是小可以讨论,但这种贡献不容否定。” 王彬彬从《反抗绝望》中摘取多处文字,与李泽厚等人专著中的文字进行比对,称汪晖抄袭剽窃。钱理群对此表示,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这些文字在引用他人观点时,注释做得可能确实不够严格,但这需要考虑到当年的学术规范远不如现在严格,“在当时看来,只要大致标注出你引用了哪些资料就可以,不像现在,每引用一句话都得加引号。” 钱理群表示,使用引文不够规范和剽窃是两个概念,而且需要考虑当时语境。

    联署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汪晖抄袭门 编辑

    “汪晖抄袭门”成为中国内外学术界与舆论界的争议课题,两个阵营的专家学者各执一词,本报也采访了支持清华大学进行调查,并参与联署要求清华大学成立学术调查委员会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对于海外学者将“抄袭门”视为“媒体攻击”、政治迫害,郑也夫有截然不同的意见。他说:“参加联署的有些海外学者看不懂中文,他们解释联署的理由时说:怀疑中国发生了政治迫害。我不认为迫害行动会选择诬陷剽窃这样最难得逞的领域。而王彬彬的文章是个体行为,是突发的。”他说,这些天他的朋友与若干签名者有过沟通,其中一些不赞同给清华校长的这封信公开,另一些态度已经有变。“媒体是公平的,他们只是提供平台,上面基本是学者的文章,两派都有。钱理群、靳大成、杨念群、舒炜、李陀等‘挺汪’的言论一点不少。《南方周末》原计划发表舒炜的长文,是他自己撤稿转投别处。我驳斥了舒炜文章中对王彬彬证据的驳斥,他未答复。且不止一家媒体联系采访汪晖而未果。” 他认为,涉嫌人所在学术单位组织调查是了断“抄袭门”争议的最好方式。“今天是这样,以后应该成为学界的常规,事情发生了,不经外界敦促就自动履行。国内名牌大学中多有相关机构,但他们常常拖延、无作为。我们是在事发后三个月清华大学和社科院毫无作为的情况下,搞出了致两机构的63人签名信。” 事实上,面对着官办机构的无作为,一些关心此事的学界中人也议论过成立民间学术机构来裁定此事的可能性,但郑也夫认为这是下策,可能惹起更多争议。他说:“我邀请公开挺汪的几个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签名,因为我认为,涉嫌剽窃事件最终要通过当事人所在的学术机构裁决。很遗憾,他们拒绝了,他们认为学术机构开始受理就意味着汪晖有问题。这很荒诞,无罪推定是现代法律的基本观念啊。我们63人签名信是中性的,没有对汪晖剽窃与否表态,没有攻击,自然也就不是‘有组织的攻击’。相反,我觉得90余海外学者的签名信是‘有组织的包庇’,不懂中文就参与辩护。”他对比了汪晖和上海学者朱学勤(不久前也被惹上抄袭争议)。两个人都认为自己没有剽窃,但是在态度和处理方式上天差地别。汪晖面对实名人揭发,四个月不答复。朱学勤遭到匿名揭发后,在第一时间主动找复旦大学,要求审理,甚至上交学位证书。郑也夫认为,汪晖、朱学勤都各有不少“粉丝”(支持者),但两件事的态势大不相同,围绕汪晖的争论甚嚣尘上,“汪粉”们一直在抱怨媒体;而朱学勤的事情迅速走入学术调查机构,过程要平静许多,两种不同的演变方式,恐怕与二人的态度相关。郑也夫认为,事情的症结还在于需要对“抄袭”问题调查清楚,对此,他寄望清华大学以及汪晖本人对此也有积极的表态。他说:“我对清华和社科院(汪晖博士论文的授予单位)总体上很失望,但对清华还抱希望。明年是清华百年校庆,庭院打扫干净才能迎接海内外的宾客吧。我觉得作为当事人,汪晖的态度可以促进清华开始审理,他们的态度将是这件事接下来如何发展的变量。” 反之,郑也夫说,他唯一确定的是:“我知道很多学界朋友的态度是坚定的:此事不可以不了了之。”

    影响及学者专家争论文章集萃/汪晖抄袭门 编辑

    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被指20多年前博士论文《反抗绝望》存在多处抄袭,引发了海内外学术界持续百日之久的立场争论。质疑者和挺汪者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交锋,火药味似乎也越来越浓烈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汪晖抄袭门”已成为学者们乐意谈论的热门话题。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1日刊登的一篇署名周兆呈的文章说, “汪晖事件”竟然“引起如此众多学者的参与,撇开学术派别、理念差异、治学观点等带有个人色彩的因素不说(说也说不清楚),如果将其视为公共事件,校方学术机构如何应对处置、汪晖本人如何回应阐释、学术界又如何认可或继续激辩,足以构成一个案例,放到今后更长的时间段再回首时,肯定有其经典意义”。

    “抄袭”事件学者专家争论文章集萃/汪晖抄袭门 编辑

    2010年3月10日,王彬彬在《文艺研究》发表《汪晖的学风问题——以《反抗绝望》为例》一文,引发众多媒体和学者关注和讨论。“挺”汪者多认为,汪著为八十年代学术规范未成型时的产物,应属“引文不规范”,此为技术层面的问题,而“王彬彬式”的学术举报与学术批评“别有用心”,对学术发展百害而无益;“反”汪派则呼吁:学术抄袭、学术剽窃问题必须直面,有问题者必须严惩不贷,应尽快建立中立的学术委员会调查此次事件。喧杂中,当事人汪晖教授与其所在学校——清华大学却一直保持着缄默。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厘清观念、亲疏之别,“汪晖事件”对中国学术规范和学术精神的形成的意义重大。沉默来淡忘,还是面对以演进,我们拭目以待。

    最新文章————

    郭世佑:《事实评判与职业伦理》

    程广云:《学术打假何以为继?》

    姚新勇:《错位的学术反腐——“汪晖抄袭门”之中国学术界症候分析》

    陈青:《从法律角度看汪晖事件》

    《“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学术座谈会摘要》

    张耀杰:《中国学术史上的抄袭争议——从马叙伦到汪晖》

    奚密:《关于汪晖涉嫌抄袭事件——一位美国学者的六点质疑》

    郑也夫:《比抄袭更恶劣的学术丑闻》

    邓晓芒:《浑沌的学界》

    郑也夫:《汪晖抄袭不是疏漏的两条证据》

    周泽雄:《沉默权的边界》

    《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

    耿硎:《中国学者要有气派》

    汪晖:《我从不拒绝真正的学术批判》

    韩咏红:《“汪晖抄袭门”当事人接受本报专访:不回应是坦荡面对学术批判》

    姚鲁:《汪晖是抄袭吗?》

    鄢烈山:《朱学勤不需要“同情”》

    何春蕤:《我为什么参与维护汪晖权益的联署》

    白露:《汪晖没有剽窃》

    汪丁丁:《我们为什么要维护或不维护学术规范?》

    谢勇:《学术界应再启学术规范大讨论》

    潘采夫:《汪晖与朱学勤的双城记》

    张守东:《当代中国思想文化流行款式批判——以于丹、余秋雨、汪晖为例》

    邢人俨:《从汪晖“抄袭”到学界的“中国模式”》

    薛涌:《学术界互相揭短未必是坏事》

    张鸣:《学界大腕,欺人太甚》

    《就汪晖教授涉嫌抄袭事件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大学的公开信》

    贺卫方:《从程序角度看“长江读书奖”的缺陷》

    凤凰网:《80位海外名学者致信清华校长支持汪晖》

    秋风:《王彬彬方舟子们,也需要社团和舆论的共济》

    丘慧芬:《基本人权和西方民主》

    郭宇宽:《抄袭事件使我对汪晖教授的印象有所改善》

    郑也夫:《八十年代学界非钱理群所言》

    谢源卿:《汪晖抄袭及其学术研究风格》

    王建民:《就汪晖抄袭与否请教舒炜先生——汪晖事件评论之二》

    王建民:《就“80年代学风”请教靳大成先生——汪晖事件评论之一》

    张志成:《打倒剽窃与东方学术传统的重构》

    郑也夫:《“汪晖门”言论点评》

    汪晖:《必要的沉默》

    郑也夫:《汪晖门是建立剽窃标准的契机》

    李陀:《致林毓生先生的一封信》

    郭宇宽:《派系斗争推动学术净化》

    肖鹰:《鲁迅专家为汪晖抄袭开脱是对鲁迅的背叛》

    阎延文:《汪晖“抄袭”事件,我为清华悲哀》

    易中天:《请尽快成立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

    熊丙奇:《谁来鉴定汪晖博士论文是否存在抄袭?》

    《林毓生论汪晖事件:清华大学应负起政治与道德责任》

    陈夏红:《法眼看剽窃——波斯纳、汪晖及其他》

    王彬彬:《读汪晖教授《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献疑——仅限于第十二章第四节》

    靳大成:《文风、规范与八十年代学术思想氛围》

    吴良:《驳汪晖新罪之“伪引”》

    项义华:《规范的缺失与自我的迷失》

    郑也夫:《汪晖事件,不必拉扯时代》

    李葵:《汪晖有关《新青年》的历史论述的出处》

    方舟子:《汪晖抄没抄,小学生都知道》

    杨念群:《学界批评之乱象》

    赵勇:《“汪晖剽窃事件”的警示意义》

    肖严:《是“学风问题”还是“历史的错位”》

    舒炜:《“王彬彬式搅拌”对学术的危害》

    肖鹰:《学界要有勇气直面抄袭》

    钟彪:评《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

    王彬彬:《汪晖的学风问题——以<反抗绝望>为例》

    报道:

    冰点周刊编辑部:《愿汪晖事件和朱学勤事件共启学术转机》

    李怀宇:《汪晖“抄袭事件”海外学者:争论多是聋子对话》

    “抄袭”事件学者专家争论文章集萃扩展阅读: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4-24 10:5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