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洛熙”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洛熙,是明晓溪小说《泡沫之夏》中的虚拟人物,电视剧版由黄晓明扮演。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洛熙 所属作品: 泡沫之夏
    作者: 明晓溪 性别:
    血型: B 职业: 歌手、演员
    真人饰演: 黄晓明(2010年电视剧) 类型: 虚拟人物
    年龄: 第一部16岁,结尾23岁
    婚姻状况: 未婚 前女友: 尹夏沫(沈蔷很爱他)

    目录

    角色介绍/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编辑

    洛熙,黄晓明 洛熙,黄晓明

    姓名:洛熙

    年龄:第一部的时候是16,结局中23岁

    血型:B型

    婚姻状况:未婚

    前女友:尹夏沫(沈蔷很爱他)

    曾退出演艺圈三年,后复出 ,最后还是退出了演艺圈

    少年坐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泡沫之夏Ⅰ)

    漫画洛熙现实生活中的原型 漫画洛熙现实生活中的原型

    他的肌肤美得就像院子里樱花,眼珠象乌黑的玛瑙,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衬衣虽然有些破旧,但 穿在他身上依然有种王子般的矜贵。(泡沫之夏Ⅰ)

    他绝美的面容,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

    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 摇椅中的他宁静地望着那张纸,仿佛希腊神话中望着水仙花死去的美少年。

    (小说原型:李准基;漫画原型:金在中)

    小小白cose洛熙 小小白cose洛熙

    角色经历/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编辑

    演艺经历:《天下盛世》、《画境》、MV《泡沫美人鱼》

    漫画版洛熙 漫画版洛熙

    有人说他的笑容温润如春风轻轻吹绿大地。 有人说他的笑容勾魂摄魄带着几分冰冷的恶意。 有人说他的笑容像孩童一样寂寞孤独。 有人说他的笑容妖艳又性感。 洛熙像王子般优雅而矜贵。却出身于孤儿院,他的母亲因为家里贫穷抛弃了他。他被很多家庭收养过,但都因为行为不端被送回孤儿院。有一次是被政界名流宋家收养,结果他却因被诬赖偷窃,导致被警察拘捕。

    长大后的洛熙就更迷人了,就像光芒万丈的太阳!他的俊美,他的性感,他的眼神,他的微笑,他的歌声,他的电影,他的一切的一切。所有的女孩子都爱慕他,所有的女人都迷恋他,他彷佛是遥不可及的神话。 被遗弃是上天给他的诅咒。爱的越多,那伤害就会越痛,所以他从骨子里不相信任何人,也很难爱上任何人。即使有奇迹出现,他爱上了一个女子,也绝不会告诉她,只会躲避她。一直到尹夏沫出现,洛熙的人生有了转折…

    洛熙,一个看着也会让人觉得幸福的人,却怎么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在他走过的二十几年里,一直都被“遗弃”。

    小时候,妈妈骗了他,留他一个人在游乐园里,险些送掉了性命;被领养后,却又被送了回去;

    五年前,到了夏沫家,却又被选择送去了英国;

    五年后,再次遇到夏沫,在短暂的幸福之后,却又被最爱的人抛弃了。

    洛熙(黄晓明饰演)酷酷的 洛熙(黄晓明饰演)酷酷的

    上帝对他有太多的不公平,除了给了他让所有人都羡慕的面容外,还给了他什么? 在夏沫离开他后,他就象一个受伤的孩子。虽然痛苦,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在别人面前假装坚强,却一直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

    你身边有少爷陪伴着你

    而我只有空气 我总在众人面前伪装自己

    但在你面前 我希望自己可以忘记

    在婚礼前,洛熙还并没有放弃,他去找夏沫,但是夏沫打破了最后的希望,也许在那一刻,他已彻底绝望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他不知道。所以他选择死亡,选择离开这个让他绝望的世界。他这样的选择确实很傻,却又确实很无奈。

    他一直在假装坚强。即使在夏沫最终还是拒绝了他的时候,他明明心痛的要死,却还假装坚强的对夏沫说:“……不过,不用怕……你不值得我为你而死……这世间如此美好……我会好好地活着……会看着你究竟会不会后悔……!”事实是这样吗?最终还不是选择了自杀。明明不能失去她,却又为什么就这样放弃了呢。不但放弃了夏沫,也放弃了他自己……

    也许爱上你是我的错 却不清楚为什么还要固执地一错再错

    这样的洛熙更容易让人心动- 这样的洛熙更容易让人心动-

    或许在落樱缤纷的刹那 我便已然沦陷在爱的旋涡中无 法自拔……

    童年的痛成了他一辈子的阴影

    从很小的开始他就有不安感,只要有人对他好,他就觉得这是噩梦的前兆。

    他害怕自己一旦在被幸福包围的时候一下子就掉入了地狱。

    所以他总是在别人抛弃他之前,他要维护他那个已经卑微的尊严。

    希望寻求到那分安定的幸福。可惜他们太过相似,都善于保护自己的内心,却保护不了失去安全感的爱情。

    真心爱着尹夏沫可是却换来的是自杀后,还是与欧辰结婚的悲惨结局。

    “他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回眸看她,整个庭院充满了潮湿的白雾。”

    那是第一次看泡沫之夏,看到了书中第一个美似妖精的男主角。我其实在心里想:并不会喜欢这种漂亮的人吧。想是这样想,可我无法喜欢欧辰,更无法不爱上这个美如晨露的人——洛熙,他的名字在我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洛熙 by小小白 洛熙 by小小白

    或许有些人觉得他太任性了,完全不顾别人的珍惜,但那些人并不了解吧,当你在一种浓重的寂寞包围中生活的时候,很难去接受些什么,能做的只有用力保护自己。换句话说,洛熙这个并不真实的角色把读者从人 生最阴暗的时候拯救出来了,是他让自己觉得孤单的不止是我,也更是他让我们觉得只有自己努力才可以做到自己想要的。

    无论多久,或许是多长时间以后,或许明哓溪又写出了更多更好的书,但是我会记得,记得这个令我怜惜的如妖精般的男子。我不会责备明哓溪将结局写成这个样子,写出那样的开头,就注定会有一个令人痛惜的结局。

    洛熙,永远值得我们心疼的人。

    角色描述/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编辑

    洛熙是寂寞的人。

    寂寞而且缺乏安全感。他们向往幸福,然而又充满恐惧。

    小时候被母亲遗弃在游乐场,在大雪中的长椅上乖乖地等候了母亲一整夜,全身冻僵被送往医院急救才捡回性命的洛熙,他童年时的人生是由一次又一次的离弃组成的。

    洛熙是寂寞的,可是他害怕幸福。

    在他看来,幸福是一种转瞬即逝的事物。每当感受到幸福,就是痛苦和被离弃的开始。他以为,只有不要太爱一个人,才不会被她伤害,而爱情本身却又不由自主地使他想要靠近她。

    内心的孤独和恐惧,使他成为一个异常敏感,又患得患失的人。就像一只挣扎的飞蛾,又想不顾一切地飞向火光,又怕火光会将他焚烧。

    经典台词/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编辑

    初夏&amp 初夏&amp

    1.这样的喜欢太廉价了。廉价得连一元钱一个的面包都不如。--洛熙

    2.我不想让你忘记我啊,虽然我并不喜欢你,可是就这样轻易被人忘记,心里会很不舒服呢。--洛熙

    3..我会回来的。你告诉欧辰那小子,他今天所害怕的事情,到时候我会加倍送还给他。--洛熙

    4.你喜欢我。让我们相爱吧。--洛熙

    5..痛吗?放心,你不会比我更痛。--洛熙

    6.你是冷血的吗?--洛熙

    7.真的有这么难吗?喜欢我,不再警惕不再防备地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是不是,像我和你一样的人,曾经被世界伤害过抛弃过,就永远不能信任和接受爱了吗?--洛熙

    8.也许你不相信,但是,喜欢你,离开的这五年,我从未忘记过你。你就像罂粟,会伤害我,会刺痛我,甚至会让我死去,但是我却无法离开你。远离你的痛苦,竟然比被你伤害还无法忍受。--洛熙

    9.今晚第一眼看到你,就恨不能走到你的身边,像这样紧紧抱住你,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怎么办呢?好像真的已经中毒了,明明昨晚还见过你,可是就像看不够你,想要时时刻刻同你在一起。--洛熙

    10.沫沫,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好不好?--洛熙

    11.你在心疼我吗?--洛熙

    12.不许跟他见面。也不许让他见到你。万一不小心遇到他,不许跟他说话,也不许听他跟你说话......否则我会难过的......很难过很难过......听到没有?--洛熙

    13.希望大家能祝福我和沫沫。可是就算没有祝福,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洛熙

    14..既然已经对世人宣布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永不分开,永不背叛。--洛熙

    15.我早已经不是随风就倒的弱草,而是扎根进磐石里的大树,暴风雨来临也不会被折断的大树。除非我自己放弃,没有人能够打倒我。--洛熙

    16.似乎每一次幸福到达顶点的时候,都是悲剧的开始呢。--洛熙

    17.我们分手吧。似乎我总被人抛弃呢。这次,换我主动吧。--洛熙

    18.这一次,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其实我也许没有立场指责你。我和沈蔷的确亲吻了,也正准备交往......尹夏沫,你以为--我非你不可吗?--洛熙

    19.但是这次,为什么又是我被放弃了呢?--洛熙

    20.如果这些我全都能够接受,是不是就可以了呢?如果这些我全都能够接受,如果我以后不再那样患得患失,如果我为以前说过的那些伤害到你的话,向你道歉......那么,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赌气,不要再说什么分手之类的气话呢?--洛熙

    21.走的应该是我,不是吗?--洛熙

    22.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恋的东西,就会死去呢......--洛熙

    23.她现在幸福了吗?--洛熙

    洛熙 by小小白 洛熙 by小小白

    52.不要忘记我,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永远不要忘记我。哪怕只是将我放进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落。--洛熙

    24.我在纽约的时候,每周都去教堂,有一次,听到了一段祈祷文。愿上帝赐我平静的心,让我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情......愿上帝赐我勇气,让我改变我能改变的事情......愿上帝赐我智慧,让我能够分清这两者。所有可以做到的事情,你都已经为小澄做到了,那些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就接受它吧。而现在的你,可不可以为了小澄,振作地生活下去呢?--洛熙

    25.以前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全感,总是害怕失去最珍爱的人,害怕失去之后会是毁灭的地域,那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让我变得脆弱又危险,因此伤害了你很多次。现在我明白了,爱一个人只用放在心里就可以,在心底的感情是没有人能够夺走的,也不用害怕失去。所以我的心是满满的,无论在那里,都是平静而安详的。谢谢你,夏沫,谢谢你给了我平静的心。--洛熙

    经典段落/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编辑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夏沫!” 珍恩焦急地伸手想将她拉回来,潘楠却立刻挡住了珍恩,凝声说:

    “再给她一次考虑的机会吧!”

    秋日的风狂烈而清凉。

    走出带着玫瑰花环的白色加长劳斯莱斯房车,尹夏沫雪白的头纱被风吹得飞扬起来,如白雾般笼罩着她。

    她缓步走向洛熙。

    洛熙穿着白色的礼服,看着她走来的身影,他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而紧张。她走得很慢,就像电影中的慢镜头,灿烂的阳光中,纯洁的新娘,她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向他,如同即将和他一起走向婚姻的圣殿。

    秋日的风中。

    她走到洛熙的面前,仰起头,树叶慌乱筛下的金子般的光影映在她琥珀色的眼瞳里。

    “你又来做什么呢?”

    她淡淡地望着他,雪白的婚纱被阳光照耀得明亮而刺眼。

    “是啊……我来做什么呢……”

    洛熙的声音低哑悲伤,有些茫然,仿佛是在问着他自己。

    “……我能求你不要嫁给他吗……”

    清晨的露珠濡湿了他的黑发,他的面容苍白得惊人,仿佛他全部的生命都燃烧殆尽了。

    “……可是……你是那么的冰冷固执,就好像一面没有缺口的冰墙,从来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什么……夏沫,我能来做什么呢……你会因为我,而不嫁给欧辰吗?”

    明知道不可能,洛熙却仍然盯着夏沫的眼睛,只要看到一点点曙光……

    然而……

    一丝光亮都没有……

    尹夏沫只是颤抖着闭上眼睛。

    “……我知道你不会,就算明知我有多痛苦,你也不会心软。”苍白的嘴角轻轻带出一朵虚弱的笑容,“你就是这样的,夏沫,我多了解你,你的心是用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做成的,而我融化不了你……”

    她的心一阵猛烈的剧痛,如同心脏正在被寒冰般的剪子一下一下地缓慢地剪开,每一片碎片都淋漓着鲜血!然而,愈是疼痛,竟愈是清醒,她可以听见自己的声音淡淡地响在风中。

    “是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冷酷无情,随便一个人都比我好……你来干什么,就为了跟我说这些吗?”

    “我来跟你求婚。”

    阳光从摇晃的树叶间穿透而下。

    他轻轻地微笑着,笑容温暖而脆弱,声音缥缈却又真实。

    “什么?”

    尹夏沫耳膜轰地一声,流血的心底仿佛有一层一层的雾气荡开,她恍惚地望着他,不敢置信地望着他,隐约的白雾中,眼前恍若展开一卷画面,有他、有她……

    “我来,是在你还没有嫁给他之前,向你求婚。”

    握住她的手腕,洛熙将她拉向他!他的眼珠漆黑漆黑,苍白的唇边那抹笑容轻柔美丽。被他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掌炽热滚烫,绝望窒息的气息将她重重地包围住,她竟顷刻间又心如刀绞了起来!

    那样的生活……

    ……

    是不属于她的啊……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她重重咬住嘴唇,用力试图甩开他的手,痛声低呼:

    “你疯了吗?”

    “也许吧……”

    他的声音空荡荡的。

    “夏沫,我本来是不会来的,因为我知道……我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可是,我昨天晚上做梦了……”

    “梦见……我死了。”

    秋日的阳光明亮晃眼。

    蔚蓝的天空。

    迎面而来的风将尹夏沫的面纱吹得烈烈飞扬起来,望着仿如会被风吹去的他,她的脸色比婚纱还要苍白,胸口有一口血腥气往上涌。

    “我想,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把想做的事做完……你知道吗……很早很早,我就想向你求婚了呢……”树叶摇曳的光影中,他苍白的微笑被碎金子闪烁般的阳光染上温暖的光晕,整个人却恍若是虚无的。

    “你胡说什么……你怎么会死……”

    她胸口急促地起伏,强自去镇定乍然涌起的恐惧。不,不会的,他只是在吓她……

    “为什么不会呢?”

    在树叶狂乱的摇动下,光芒变幻成阴影,洛熙又如同是被浓重的白雾包围着,美得如同六年前那个仿佛从画书中走出的少年,眼瞳如夜,肌如樱花,唇色如血,他的声音恍惚得仿佛是深夜从遥远幽巷中传来的洞箫: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恋的东西,就会死去呢……”

    劳斯莱斯房车内。

    珍恩焦急地趴在车窗上望着那站立在风中的两人,她听不到两人在说些什么,也看不到夏沫的表情。

    夏沫……

    会不会像电影中常演的那样,在即将举行婚礼之前,跟洛熙跑掉啊……

    浑身打了个寒颤,珍恩猛地再次伸手想要打开车门出去,潘楠却再一次拦住了她,皱眉凝声说:

    “让夏沫考虑清楚,不好吗?”

    “不可以!”珍恩急得喊起来,“今天夏沫就要结婚了,所有的宾客都已经通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如果夏沫逃掉,那么……那么……”

    那小澄的手术……

    该怎么办……

    欧辰也是爱着夏沫的,不是吗?和欧辰在一起,夏沫也会幸福的吧,那样就会是三个人的幸福,欧辰、小澄和夏沫都会幸福啊!如果夏沫冲动地毁弃和欧辰的婚约,即使能够和洛熙在一起,可是,如果小澄不在了,夏沫又怎么会幸福呢?!那将是所有人的悲剧!!

    “珍恩姐……”

    尹澄轻声说,目光依旧望着车窗外面的那两个人。

    “只要姐姐觉得快乐,哪怕她在婚礼现场反悔,只要她可以快乐幸福地生活,那些其他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珍恩呆呆地跌坐进车座里,良久说不出话。

    树叶狂烈地摇晃。

    金灿灿的阳光被树叶和风打乱成破碎的光影,光芒闪动得让人眩晕,仿佛忽而是刺目白昼,忽而是黑夜阴影。

    在恐惧和慌乱中,尹夏沫猛地闭上眼睛,死死握紧手指,掌心处隐约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不知过了多久,她胸口的起伏渐渐平静下来,睁开眼睛,望着他,说:

    “你在威胁我。”

    是吗?他在威胁她吗?洛熙茫然地自问,难道,为了挽回她,他已经连这么卑鄙的手段都在用了吗?

    “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可是,没有用的。”

    尹夏沫静静地说,被树叶摇碎的风声中,她的声音如针一般冰凉闪着寒光。

    “因为……我爱他。”

    “我爱欧辰。”

    似乎怕他听不懂,她又重复了一遍,望着他霍然瞪大的眼睛,望着他迅速失血苍白的面容,她依旧死死地握紧手指,仿佛被汹涌的海水淹没,从头顶到脚趾的血液都是冰冻刺骨的。

    “以前是我误会了他。曾经以为六年前养父母和小澄的车祸是他一手造成的,曾经以为房子被收走逼得我和小澄走投无路也是他一手导演的,所以我恨他,决心忘记他,永不原谅他。”

    她平板地说,仿佛在讲述别人的事情。

    “但是后来我知道了,那些都是误会,和他没有关系。是我错怪了他,而旧日的……旧日的感情一直存在我的心底……”

    《泡沫之夏》黄晓明饰演洛熙 《泡沫之夏》黄晓明饰演洛熙

    恨她吧…… 然后忘记她……

    就让她一人接受命运所有的惩罚和报应,就让他彻底走出她的阴影,他一定会有美好的生活……

    “你骗我……”

    握住她手腕的手从炽热变得冰凉,洛熙呆呆地放开她,后退了一步,面容苍白如纸,他慌乱地摇头。

    “不可能的……你在骗我……虽然不懂为什么你要嫁给他……可是你爱的是我……无论六年前还是现在,你爱的是我,你从没有爱过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可笑地来骗我……”

    “为什么你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来找我呢?!难道……你被我伤害得还不够吗?!难道一定要听到我亲口说出这样残酷的话,才会死心吗?!”尹夏沫情绪微微失控,她努力克制着胸口翻涌的血气,“记得我曾经警告过你,不要爱上我……”

    “都是骗我的……是吗……”

    一点一点,眼底的光亮一点一点地熄灭,洛熙嘴唇苍白,轻若无声地说:“你曾经说过……你喜欢的是我……你曾经说过……永不背叛……不离不弃……那些全都是……骗我的吗……”

    尹夏沫什么都说不出来。胸口翻绞着的剧烈的疼痛让她眼前阵阵漆黑,耳膜轰轰作响,她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

    “你是……这样的无所谓吗……”他轻轻咳着,仿佛胸口有难以忍受的疼痛,“……甚至……连一点辩解都没有……”

    “对不起……”

    恨她吧,忘记她吧……

    然后……

    开始他的新生活……

    只要没有她,他会幸福地过下去吧……

    “就算我下一秒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你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吧……”

    洛熙定定地望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苍白的嘴唇忽然又变得鲜艳起来,鲜红得如同浸透了血。

    “洛熙!”

    漆黑沉黯的眼底弥漫着浓浓白色雾气,就好像他随时会同那雾气一般消散,无踪无迹。这一瞬间恐惧和害怕重新紧紧攫住了她,她颤抖着低喊了一声,竟无意识地伸出手试图抓住他。

    “你在害怕吗……”

    洛熙躲开了她的手,鲜红欲滴的唇角竟然勾出一抹淡然嘲弄的笑意,他缓缓地转身,秋日的阳光里,他的影子淡淡地映在地面上,在树叶晃动的光影间时隐时现。 “……不过,不用怕……你不值得我为你而死……这世间如此美好……我会好好地活着……会看着你究竟会不会后悔……”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洛熙[小说《泡沫之夏》男二号主角]

    那时的阳光出奇的明亮刺眼。

    他背对着她。

    孤独却挺直的背影。

    缓慢地。

    一步一步离开她。

    那天的风出奇的大,她洁白的面纱在风中烈烈飞扬,而花冠上的花瓣一片片被风吹落,飘舞在空中,洁白色的花瓣,被阳光映得透明,一片片轻轻飞舞,轻轻旋转,轻轻地,随风远远地去了……

    “我……绝不祝福你……”

    白色宝马车的引擎轰鸣,突然呼啸着如绝望的箭一般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只留下那冰冷的句话一声声回响在她的耳边。光影被树叶疯狂地摇晃,她紧紧闭着眼睛,身子一阵一阵地颤抖,直觉得天旋地转了起来,胸口紧窒剧烈的疼痛使她捂住胸口,一阵一阵地咳嗽。

    “姐……”

    尹澄从车里快步走出,他扶住夏沫,担心地望向洛熙的车消失的方向,又低头看向她。她脸色苍白轻声咳嗽的模样把他惊吓到了,他紧紧拥住她的肩膀,连声说:

    “姐,如果你不喜欢,如果你放不下洛熙哥哥,咱们就不去教堂!欧辰哥哥那里,我去跟他解释,就说你不舒服,就说你还要再好好考虑……姐……”

    “……我没事……”

    良久,微弱干哑的声音从尹夏沫苍白的唇片中传来,她努力振作起来,吃力地对尹澄笑了笑,然后向白色加长的劳斯莱斯车走去。

    “走吧。”

    车内,珍恩紧张地看着尹夏沫进来,她嘴唇动了动,想问什么,终于还是没问出来。潘楠心中黯然,当洛熙的车离开道路,她就知道一切已经成为定局。

    “尹小姐,可以开车了吗?”

    司机恭敬有礼地转头询问,仿佛刚才的事情什么都没有看到。

    “是。”

    尹夏沫将百合和雏菊的捧花重新放进臂弯,她默默地望着车窗外掠过的景物,除了唇色依旧苍白,除了花冠上凋落的花朵,似乎看不出来曾经发生过什么。

    泡沫之夏剧照 泡沫之夏剧照

    假如我病得快要死了,临死前就是想再看你一眼,你会不会……会不会不顾一切的来到我身边?……

    [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10-18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18 11:46:0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