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津子围

    津子围 男,1962年出生,原名张连波,大连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8部,中短篇小说集1部;创作中短篇小说百余篇,并在国内有影响的刊物《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上海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发表。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津子围 别名: 张连波
    籍贯: 辽宁大连 国籍: 中国
    职业: 文学 作家 毕业院校: 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文名: 张连波 出生日期: 1962年
    性别: 别名: 津子围
    国籍: 中国 代表作品: 《蝴蝶》、《黑玫瑰》、《残局》、《残商》、《残缘》

    目录

    人物简介/津子围 编辑

    性  别:男
    津子围津子围
     
    出生年月:1962
    民  族:汉族

    原名张连波。辽宁大连人。中共党员。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企业管理专业。历任黑龙江省牡丹江林业地区公安局秘书,牡丹江市人事局信息综合科副科长,大连市人事局副处级调研员,大连市人事局《大连人才报》执行总编,高级经济师。大连市作家协会理事、副主席,全国林业文联委员。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6年加入辽宁省作家协会,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研究生毕业。60年代出生,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发表文不作品150多万字,其小说《蝴蝶》《黑玫瑰》被译介到海外;长篇小说《残局》《残商》《残缘》被美国耶鲁、歌伦比亚、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

    主要作品/津子围 编辑

     创作发表散文随笔60余篇,全部作品近300万字。作品先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短篇小说选刊》《传记文学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权威选家选载,并被收入《中国年度最佳小说选》《中国年度小说精选》《中国年度小说经典》《21世纪中国小说精选》《名家最近作品速递》及当代中国文学排行榜等。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分别获得辽宁文学奖、辽宁优秀青年作家奖、辽宁文艺之星等称号。

    创作情况/津子围 编辑

    津子围5岁惊奇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一、出版长篇小说8部,中短篇小说集1部:
    1995年1月《残局》(长篇小说)群众出版社(北京)出版(《残局》在《大连日报》连载,1995年6月13日~7月11日)
    1996年5月《残商》(长篇小说)群众出版社(北京)出版(《残商》在《大连日报》连载,1996年8~9月)
    1997年月《残缘》(长篇小说)群众出版社(北京)出版
    1998年《大连日报》连载《洋槐下的小楼》(长篇小说)
    1999年1月《相遇某年》(中短篇小说集)大连出版社出版。
    2000年1月《爱的河流》(长篇小说)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0年5-6期大型文学期刊《啄木鸟》连载《平民侦探》(长篇小说)
    2003年1月《平民侦探》(长篇小说)群众出版社。
    2003年1月《我短暂的贵族生活》(布老虎长篇小说)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4月13日7月2日《新商报》连载小说《我短暂的贵族生活
    2003年8月《死亡证明》(长篇小说)群众出版社。(2003年《新商报》和上海《新闻午报》分别连载《死亡证明》)
    2003年8月《蛋糕情人》(长篇小说)光明日报出版社。(2003年长春《都市晚报》连载《蛋糕情人》)

    二、中短篇小说主要有:
    1995年2期《小说林》《津子围的朋友老胡》《津子围的朋友阮作华》(小说两篇)
    1995年6月《海燕》《红码头》(中篇小说)
    1995年6期《小说林》发《持绿卡的杜磊》(小说)
    1996年5月《海燕》发《窗口》(中篇小说)
    1996年6月《小说林》发《关于“大清”》(小说)
    1996年12月《海燕》发《槐下弥望》(中篇小说)
    1997年5期《小说林》《某年》(小说)
    1998年2期《大雨》《鸭绿江》(小说)。
    1998年12月《海燕》发《静听天籁》(长篇小说节选)

    津子围巴黎歌剧院门前
    1999年2月,《青年文学》《三个故事和一把枪》(中篇小说)
    1999年7期《海燕》发《开元通宝》(小说)
    1999年10月《鸭绿江》发《我家的保姆梦游》(中篇小说)
    1999年10月《长江文艺》发《复活的日子》(小说)
    2000年1月《小说林》发小说《搞点研究》(小说)
    2000年7月《人民文学》《老铁道》(小说)
    2000年8月《鸭绿江》发《马凯的钥匙》(小说)
    2000年10月《芒种》刊发《横道河子》(小说)
    2000年11月《鸭绿江》刊发津子围小说两篇《在河面上行走》《裂纹虎牙》(小说)
    2000年6期《寻找郭春海》发《小说林》(小说)
    2001年1月《芒种》发《共同遭遇》(小说)
    2001年4月《延河》发《宁古塔逸事》(小说)
    2001年4月《鸭绿江》发《手机锁上了》(小说)
    2001年5月《长江文艺》发《寻找》(小说)
    2001年10月《青年文学》发《战俘》(中篇小说头题)
    2001年11月《鸭绿江》发《陪大师去讨债》(中篇小说头题)
    2002年1月《小说林》发《方家族的消失》(小说)
    2002年2月《上海文学》发《案子》(小说)
    2002年3月《安徽文学》发《搓色桃符》(小说)
    2002年4月《春风》发《心灵的钥匙》(小说)
    2002年3期《十月》发《一顿温柔》(中篇小说)
    2002年3期《时代文学》发《古怪的马凯》(小说)
    2002年10月《春风》发《月光走过》《隔街爱情》(短篇小说)
    2002年10月《山东文学》发《上班》(短篇小说)
    2002年10月《布老虎中篇小说》发《情感病历》(中篇小说)
    2002年11月《青年文学》发《说是讹诈》(中篇小说)
    2002年11月《延河》发小说两篇《戴黄色安全帽的丈夫》《没什么大事儿》
    2002年11月《清明》(6期)发《无处传说》(中篇小说)
    2003年5月《剧作家》发《遥远的父亲》(话剧)
    2003年5月《鸭绿江》发《民工大宝的约定》(短篇小说)
    2003年9月《岁月》发《匿名上告》(中篇小说)
    2003年9月《青年文学》发《拔掉的门牙》(短篇小说)
    2003年10月《延河》发《黑客兄弟》(短篇小说)
    2004年1月《芙蓉》发《自己是自己的镜子》(短篇小说)
    2004年1月《岁月》发《持伪币者》(短篇小说)
    2004年1月《当代》发《谁最厉害》(中篇小说)
    2004年3月《当代小说》发《情报》(短篇小说)
    2004年5月《中国作家》发《小温的雨天》(中篇小说)
    2004年5月《十月》(三期)发《求你揍我一顿》(中篇小说)《审判》(短篇小说)
    津子围津子围作品
    三、转载情况
    1995年5-6期《青年报刊世界》转载《别小瞧俄罗斯人》(散文)
    1996年4月《中华文学选刊》转载《津子围的朋友老胡》(小说)
    1999年4月《小说选刊》转载《三个故事和一把枪》(中篇小说)
    2000年8月《搞点研究》(小说)收入《2000年最新名家小说速递丛书》
    2000年11月《小说选刊》转载《马凯的钥匙》(小说)
    2000年11月《中华文学选刊》转载《马凯的钥匙》(小说)
    2001年1月《马凯的钥匙》被收入《中国年度最佳小说?2000年卷》
    2001年2月《小说月报》转载《寻找郭春海》(小说)
    2001年4月《小说月报》转载《共同遭遇》(小说)
    2001年5月《北京文学》转载《马凯的钥匙》(小说?全国小说排行榜)
    2001年6月《小说月报》转载《宁古塔逸事》(小说)
    2001年6月《短篇小说选刊》转载《手机锁上了》(小说)
    2001年9月《传奇传记文学选刊》转载《黄金埋在河对岸》(中篇小说)
    2002年3月《短篇小说选刊》转载《方家族的消失》(小说)
    2002年5月《小说月报》转载《搓色桃符》(小说)
    2002年7月《中华文学选刊》转载《天堂的钥匙》(短篇小说)
    2002年7月《中华文学选刊》转载《一顿温柔》(中篇小说)
    2002年7月《中华文学选刊》转载《古怪的马凯》(小说)
    2002年12月《短篇小说选刊》转载《上班》(小说)
    2002年12月《短篇小说选刊》转载《隔街爱情》(小说)
    2002年12月《小说精选》转载《上班》(小说)
    2002年12月《小说精选》转载《上班》(小说)
    2002年12月《小说月报》转载《月光走过》(小说)
    2002年12月24日开始《作家文摘》转发《说是讹诈》(小说)
    2003年1月《小说精选》转发《没什么大事儿》(小说)
    2003年1月《小说月报》转发小说《没什么大事》(小说)
    2003年1月小说《说是讹诈》收入“当代中国社会写实小说大系”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3年1月小说《搓色桃符》收入《中国短篇小说精选》中国作协编,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3年1月小说《一顿温柔》收入《中国2002小说精选》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3年2月《小说选刊》转载《说是讹诈》
    2003年8月《搓色桃符》收入《中国年度小说经典》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3年11月《小说月报》转载《匿名上告》
    2003年11月《小说精选》转载《拔掉的门牙》
    2003年11月《短篇小说选刊》转载《拔掉的门牙》
    2004年1月《拔掉的门牙》收入《21世纪中国年度小说精选》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4年2月《自己是自己的镜子》转载《短篇小说选刊》
    2004年3月《自己是自己的镜子》转载《小说精选》
    2004年3月16日开始《谁最厉害》转载《作家文摘报》
    2004年4月《匿名上告》转载《中国新写实系列小说》1湖南文艺出版社
    2004年4月《一顿温柔》转载《中国新写实系列小说》2湖南文艺出版社
    2004年4月《自己是自己的镜子》转载《中华文学选刊》
    2004年5月《匿名上告》改编后发《连环画报》
    2004年5月18日开始《作家文摘报》连载《小温的雨天》
    2004年6月《小说选刊》(下)转载《求你揍我一顿吧》
    2004年四期(7月)《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小温的雨天》
    2004年7月《小说选刊》(上)转载《小温的雨天》
    2004年7月《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求你揍我一顿吧》

    四、获奖情况
    1998年3月,长篇小说《残商》获中国小说学会、全国生态文化协会“中国生态文学奖”获二等奖。
    2000年5月23日,中篇小说《三个故事和一把枪》获大连市优秀创作奖中篇小说奖。
    2000年9月,传记文学《灵魂的锚》获辽宁省首届传记文学奖。
    2000年12月,被评为第五届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称号(四年一次)。
    2001年11月,短篇小说《马凯的钥匙》获第二届辽宁文学奖(两年一次)。
    2002年5月,获得辽宁省“文艺新星”称号(两年一次)。
    2002年5月,《马凯的钥匙》获大连市优秀创作短篇小说奖。(两年一次)
    2003年9月中篇小说《说是讹诈》被评为辽宁文学奖。


    津子围与作家王蒙夫妇在一起
    五、评介文章
    《独特的观照视角,新鲜的艺术风貌》(评论,作者何镇邦)《大连日报》1995年3月2
    《评长篇小说“残局”》(评论,作者何镇邦)《黑龙江日报》1995年3月2日
    《九十年代一场悲喜剧》(评论,作者何镇邦)《新闻出版报》1995年3月10日
    《从“新生存状态”到“后写实”》(评论,作者朱凌波)《大连文艺界》1995年4
    《从“新生存状态”到“后写实”》(评论,作者朱凌波)《黑龙江日报》1995年6月6
    《关于“残局”的文学对话》(作者王稀君、扬子)《大连晚报》1995年5月14日
    《结构与幻想》(创作谈)《大连文艺界》1995年6月
    《妙笔挥洒一片情》(评论,作者代一)《海燕》1995年12
    《红码头评论文章》(评论,作者陆文采)《海燕》1996年1
    《社会转轨期生存状态的体味与表现》(评论,作者轶戈)《海燕》1996年8
    《我与长篇小说“三残”》(创作谈)《大连文艺界》1997年3
    《大连长篇小说述略》(评论,作者王晓峰)《大连文艺界》1997年4
    2001年11月13日,《津子围中盘发力》发《文艺报》(作者学忻)“作家剪影”
    2001年12月4日,《‘战俘’评论》发《文艺报》(作者张学忻)“擒贼先擒王”
    2002年2月1日,《钥匙作为权力的实现解码──评小说(马凯的钥匙)》发北京《今日周刊》“刊林擒王”
    2002年6月《生命是最高的权利》(辽宁作家研究?作者刘红兵)《大连大学学报》(2002年3期)
    2002年2期《辽宁作家》发《生命是最高的权利》(评论)作者刘红兵。
    2002年7月《中华文学选刊》发《看好的作家》(评论,作者王干)
    2002年10月《春风》发《超越世俗的智性叙述》(评论,作者张学忻)
    2002年12月《短篇小说选刊》发《生命中的树》(创作谈)
    2002年12月《短篇小说选刊》发《权利的解码》(评论)作者刘红兵。
    2003年1月《小说精选》发创作谈《悄悄地写作》
    2003年1月评论《津子围阅读笔记4篇》收入《真实的分析》一书,作者张学昕。春风文艺出版社。
    2003年6月刘红兵的硕士毕业论文《失态的诗神》,重点评介了津子围的小说。
    2003年6期(11月)《当代作家评论》发《进入恒温层的写作》(评论,作者刘恩波)
    2004年4月《19-20世纪东北文学的历史变迁》重点评价评价津子围小说。吉林社科院文学所编,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4年6月《小说选刊》发《后窗》(创作谈)
    2004年7月《中篇小说选刊》发《每个人的雨天》(创作谈)
    2004年7月《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发《关门》(创作谈)

    主要经历/津子围 编辑

    津子围俄国海参崴广场
    津子围,一个有着官员身份的知名作家。在文坛,他很低调,文学评论家陈晓明称他是八九十年代苏童余华那批先锋作家“落下的人”。

    在生活中,他更低调,他身边很多人不知道他写小说,也不知道他就是津子围,张连波是他生活和工作中的名字。

    如今在机关工作二十多年的津子围已发表文字300余万字,却遵循自己的原则,从不写官场小说,他一直坚持将知识分子写作风格转换为平民化写作的视角,作品中充满了对人性和人文的关怀。

    身边很多人不知道他就是津子围

    津子围说自己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很偶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他还在大学校园里,学的是法律专业,偶然写了一篇小说,叫《棋迷》,很顺利就发表了。接着在《青年文学》发了《鸟墓》等作品,从那时候起,他开始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

    1986年,他的小说《黑玫瑰》获得了“青年与和平”奖,进入2000年以来,他是国内被选载和转载中短篇小说最多的作家之一。

    文学评论家陈晓明曾评价他是八九十年代先锋作家“落下的人”,津子围认为:“‘落下的人’是评论家没有把我归纳到那一拨作家里,归纳是评论家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写作。

    在文坛如此低调的津子围,在生活中也很低调,他身边的人很多不知道他写小说,也不知道他就是津子围。

    “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承担很多角色,社会的、家庭的,职业有职业的要求和规范,需要一丝不苟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没有专业写作的福分,所以写作只能是业余时间。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不会打麻将,也不喝酒,所以,在这些方面节省了时间,并用以读书和写作。”

    就这样一个用业余时间写作的兼职作家,每年创作七八篇小说,他的作品几乎发遍了所有的文学杂志,在文坛是属于高产作家的行列。

    津子围在联合国安理会大厅
    平民化写作视角受读者追捧

    如今已创作300余万字的津子围认为自己还没有代表作,而他的小说《我短暂的贵族生活》面世五六年了,至今还有人在评论,至少说明他的作品是有生命力的。

    这部作品是中国图书第一品牌“布老虎”系列中的一部长篇小说,曾被称为“都市白领的情感羊皮书”。对此评论,津子围认为读者阅读一向是“各取所需”的,理解也各有千秋,有些年轻人很喜欢,但也有人“误读”。

    “比如,有人认为这部书很‘小资’,也有人干脆写了论文,引用大量的学者的观点和外文,来说明中国还没有真正的贵族。有人认为我在写中国的贵族,说明他没读或者没认真读,其实,我批评的正是目前出现的‘伪贵族’现象,现在有很多‘有钱人’,但他们不是贵族。而单就批判而言,显然是单薄的,我所关注的是:现代人的‘精神性’问题。”

    何为“精神性”问题,津子围给出了具体的解释:现代社会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有的时候我们对具体的事物根本来不及思考,或者这样说,你还没有搞清事实真相的时候,这件事已经成了“往事”,同时,这还是一个移植和复制的时代,有一天回家,你突然找不到家了,你家的门口突然移植来很多高大的树木,你看不到树木生长的过程,会让很多人产生失重感,从而在情感生活中产生错位。这个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精神如何赶上来才重要。

    这位坚韧的精神“秉烛者”,将知识分子写作风格转换为平民化写作的视角,才得以让自己的作品受到读者的追捧。他曾引用艾柯的话:“读者在上游”。他认为,只有用真诚充分地尊重读者,读者才认可你。所以读者一直能看到他的作品中充满了对人性和人文的关怀。

    追求作品的深度首先应该提升作家自己

    2004年,在津子围作品研讨会上,李敬泽、贺绍俊等评论家提出了中国作家的“高原现象”。认为有一个作家群体已经有很高的水准,理论准备、写作实践和社会影响力都进入了“高原”,但中国更需要产生国际影响的“山峰”级作家。

    谈到自己的写作被评论家称为处在“高原期”时,津子围表示,自己算不算“高原”这一拨作家另当别论。“就创作来说,我们不能妄自菲薄,但更不能过分自我肯定。我觉得,毕竟我们离文学国际化和文学大家还有相当的差距。”

    津子围认为,要想追求作品的深度,首先应该提升作家自己。“我个人这样看,写作不仅需要智慧,但更重要的是善良、真诚和感动。要把爱渗透作品里面和作品外面。”

    人物评价/津子围 编辑

    津子围意大利罗马但丁之家
    精英与大众写作的类型化

    孟繁华(评论家):津子围是一个有潜力和实力的作家,我看了他的小说,第一个印象是他的小说的类型化,比如马凯的系列,罗序刚系列,小说处于精英化和大众化写作之间。比如《一顿温柔》,通过对小公务员的描写是非常准确的,他跟契克夫笔下的小公务员不一样。比如象《老铁道》,都是一个片面化的,简单的,有时候一个场景就结构出来了。比如说“大麦”,事实上他占有银玲子不成,银玲子送他时问他,你对我是真心的吗?就这一句话,然后,大麦回来西装革履就把银玲子跟忘了。但是银玲子向他过去的方向张望,有人说她的头发都望白了,读到这的时候,内心砰然心动,现在我们很难读到浪漫和感动,体现了对某种东西的坚守。第二篇小说白蝴蝶,和第一篇形成了共谋的关系,但是都是对人性没有泯灭的尊重和瓦解。它对我们今天的价值观念、道德观念、伦理观念以及暧昧或者混乱的时代仍然体现某种观念、价值和伦理判断。那么另外一种呢,就是隐喻,比如《撮色桃符》,主人公津教授是一个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文化在今天在文化结构当中应该是一个剩余的文化,津教授和鸽子的故事对知识分子来说就是一个隐喻的故事,就跟今天知识分子一样,很有抱负、有胸怀,讲起来夸夸其谈,就像我一样,到最后一事无成。类型化的小说探索,我觉得构成了津子围丰富的小说世界。

    津子围美国国会大厦前
    不满足于讲故事

    贺绍俊(原《小说选刊》主编,评论家)津子围写20多年了,我第一次见他的面。90年代初,我读过他的长篇小说《残局》,这次,我有幸集中读到他的一批作品,我以为津子围的创作有自己的特色,也有很大的潜力。如果说他是块宝玉还没有被充分的发现、发掘,这次会就是开发宝藏的会议。

    津子围是一个爱讲故事,同时也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作家。就像《老铁道》,我挺喜欢的,从讲故事的角度看,津子围不像通常的文化寻根小说那样,精选最为典型的片断,加以渲染,强调出相应的文化隐喻。他靠的是完整的故事,在极短的篇幅里要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显然比描述一个典型的片断要困难多了。爱讲故事还不能决定津子围的成功因素,关键是津子围也很会讲故事。会讲故事是一个技术性的话题,津子围显然是注意讲故事的技巧的。他知道故事该朝什么方向发展,该把什么东西藏着掖着,该把什么东西夸张渲染,他也善于设置悬念,编织故事的路径。如《马凯的钥匙》,不过是马凯因为喝酒而把钥匙随手落在卫生间的浴具盒里,从而导致他多少天寻找钥匙的烦恼,但津子围把这个丢钥匙找钥匙写得就想破一桩刑事案件一样,带有一种神秘性和危机感,发掘出新的社会意义。《持伪币者》在叙述制造了迷团,却一个很细小的细节里揭示出重大的秘密。津子围爱讲故事,也会讲故事,但他又不满足于讲故事,这一点更重要了。他九十年代中后期的小说明显的看出他对人物精神世界的关注和探寻。比如《撮色桃符》这个小说我也挺喜欢的,也采用了一种隐喻的方式,虽然表现了文化男人虚伪的一面。文化就是撮色的颜料,它的内涵更丰富了。我觉得他对故事以外精神的追求今年表现的特别突出,如《小温的雨天》《求你揍我一顿》,这些对人的精神复杂性的剖析都可圈可点,我觉得今年是他很重要的一年。

    重要的是深刻和生动

    王晓峰(大连市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评论家)我觉得津子围的小说特点主要体现在“深刻”和“生动”上,《老铁道》由6个短篇小说组成的系列小说,比较典型地体现了津子围小说的特点,这是一个地道的纯粹的东北文化的东西,是一种民族个性和民间的风情。在苍茫地冻的林海雪原之中生存、人性、包括人的理想、向往和人的奋斗,在一种平实的和荡气回肠的态度中表现的深刻和生动,读了这篇小说之后,我脑海中想起老作家洛宾基和萧红。在灾难、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灾难降临的时候,我们的这些人,我指的是东北人,凭着自己特有的生存韧性,凭着白山黑水赋予给他们的顽强和大气坚定地走到现在。《三个故事和一把枪》,他的思考意想和指向了不同的方面,体现出人生的、人性的、人的命运上的或然性或者某种必然性。在我看来,至少在我看来,小说写到这个份上,就足够了。实际上,津子围在题材的选择上是比较宽泛的,在叙事上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从他的小说文本上看,津子围的小说非常注重故事性,但是他很少采用一种误会、巧合、悬念等传统的讲故事的技巧,涉及到他的小说的现代性问题,他的小说叙事犹如生活一样,平实而实在,很多少有波澜大起,但也就是在这样平白无奇的叙事下,涌动着一种对人的存在、人的精神的种种骇人听闻的状态的思考和表现。

    人物影响/津子围 编辑

    津子围与老作家汪增祺(左)在一起
    从表层的焦虑到内心的焦虑

    短篇小说《马凯的钥匙》构思比较巧,一开始就把你带入了一种寻找的焦虑,钥匙丢了吗,找钥匙,他让你在这焦虑中追踪悬念,又在追踪的过程中看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另一层内容。中篇小说《说是讹诈》也写了一种焦虑,甚至它通篇都写的是焦虑,悬念或者说故事在焦虑中进行,和《马凯的钥匙》相比较,更注重内心地描绘,内容上更沉重一些,从表层的焦虑进入到内心的焦虑。中篇小说《求你走我一顿吧》仍然是写了人的焦虑,所不同的是,前两篇的焦虑来自事件,而这一篇的焦虑则是来自生活无形的挤压,表现出一种失衡的心态,也表现普通人面对社会、面对生活的忧虑,这是一种无法排解的忧虑。它的主题也不再那么单纯了,它朝着多元意象努力。到了《小温的雨天》,津子围小说的变化就更明显了,他的创作心态似乎也变得更加平静了。在这里故事或悬念已经退居到次要的位置。津子围还是写焦虑,这焦虑来自生活琐事,比如说丈夫婚外恋的怀疑、公共汽车上的遭遇、对女学生的担忧等等。最后,随着另一个女人接二连三的电话“干扰”,小温焦躁失衡的心境渐渐平静下来。当愤怒化成了宽容,作品慢慢向生活的深处、向人心的深处走去。

    津子围比较会编故事,他虽然没有写震撼人心的故事,而是让人物在故事的载体中进行着鲜活的表演,他在处理故事与人物的关系方面,显得越来越成熟了。

    作家风采/津子围 编辑

    津子围德国莱茵河畔

    相关词条/津子围 编辑

    巴金 李季 陈染 张承志 格非 王跃文
    余华 郭小川 刘震云 西川 曹文轩 陈晓明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国作家网
    2百度百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9 18:48:58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