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流氓大亨”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1986年香港电视剧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电视剧《流氓大亨》是TVB于1986年出品的时装电视剧,由邱家雄监制,由万梓良、郑裕玲、李香琴、吴启华、周海媚、刘嘉玲等主演。 该剧讲述的是一对各自在天壤云泥的环境中长大的亲生兄弟变幻莫测的人生命运。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流氓大亨 外文名: The Feud of Two Brothers
    主要演员: 万梓良,郑裕玲,吴启华,周海媚,李香琴,王书麒,刘嘉玲 导演: 邱家雄
    编剧: 司徒锦源 总监制: 邱家雄
    类别: 爱情 剧情 全部集数: 30集
    每集长度: 45分钟 首播时间: 1986年5月12日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拍摄地点: 中国香港
    制片地点: 中国香港 出品时间: 1986年
    上映时间: 1986年5月12日 主要奖项: TVB十大全球收视率最高剧集之一
    其它译名: 大亨恩怨 IMDb: tt0843201

    目录

    剧情简介/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流氓大亨 流氓大亨

    人生与命运,原是变幻莫测,到底人能否操纵,抑或命运支配人,且看一对亲生兄弟之前的爱恨纠葛。

    方谨昌(万梓良)自幼在中下阶层长大,他发奋图强,终于晋升为督察;其相恋多年之爱侣林月明(刘嘉玲)亦答应下嫁,又与失散廿多年之亲父相认。岂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TVB《流氓大亨》剧照 TVB《流氓大亨》剧照

    方谨昌失散多年之亲弟钟伟舜(吴启华)玩弄其妹方学宁(周海媚)之感情,害她跳楼自杀。钟伟舜为了继续得到养父宠爱,不惜谋杀亲父。钟伟舜财雄势大,不仅逃过法网,更连累方谨昌被革职,令方谨昌与明之婚约被逼搁置。

    另一方面,伟舜觊觎全港首富宋永然之庞大家产,苦追其独女楚翘(郑裕玲),无奈楚翘偏钟情于谨昌,谨昌最后也发现自己是爱楚翘的,与之成婚后变成大亨,伟舜忌恨绑架楚翘,最后伟舜恶有恶报,不慎坠楼而死。  

    分集剧情/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第1集

      廿多年来,谨昌一直备受养母伍淑梅爱护如同己出,而淑梅早年丧夫,遗下儿子学斌、学仁与女学宁,迫于独力支撑整个家庭,生活刻苦,同时为免影响子女间感情,未将其身世告知谨昌。谨昌为人忠厚而富责任感,对家人豪不吝啬,不惜牺牲就业与结婚机会,中三肄业后,即投身警界,以负担家庭重担。由于他一直劝奋搏杀,身经百战,卒被提升为军装沙展。仁、斌非但不体谅其兄生活苦况,反而常常借谨昌的弱点搵其着数,着他主力供一层居屋。谨昌明知而仍不计较,令其女友阿娥大受生气。 谨昌等因装修问题与邻居谢家发生争执,继而大打出手。刚巧谢创世亦为警界中人,与谨昌互恃权势控告对方,幸得梅从中调停,风波始告平息。创世有表妹林月明,在大陆土生土长,因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积极申请来港投靠舅父桂康一家。

    第2集

    剧情图片   谢家对月明此不速之客大表冷淡,各人均藉词有事未能抽身接车。怎料当月明无奈只身摸至谢家门口时,不幸遇上色魔,欲向她大肆施暴。刚巧谨昌至,与色魔纠缠一轮,身受轻伤,月明幸免于难。谨昌与月明留院时,彼此话甚投契,阿娥睹状醋意大生。创世等对谨昌仍存偏见,不时对他冷嘲热讽,谨昌唯一笑置之。富家子钟伟舜自幼深受母亲梁美屏及继父钟赞所溺爱,养成傲慢不可一世的性格。留学回港后,欲利用其精明头脑才干,在其老父食品厂大展拳脚。 美屏为巩固亲子伟舜的地位,一方面刻意纵容钟赞之子伟贤,形成其性格乖张任性,不能成材。更间接鼓励长子伟南醉心摄影,令他对继承父业野心不大。月明寄居谢家后,由于她打扮行为土气十足,兼且霸占了创世的房子,令他对月明甚为反感。况且,当她跻身在这大男人主义的家庭中,被迫身兼主妇之职,负责料理全家大小杂务,根本未有机会接触社会。谨昌无意中撞破伟舜违例驾驶,伟舜心生不忿,反恶人先告状,诬告谨昌恶言恐吓,令谨昌大感气结。其后上司发现证据不足,取消控诉,但却将他调至山顶警署复职。

    第3集

      钟赞为替伟舜在上流社会中建立知名度,特设豪宴招待名流。怎料钟赞自发迹后,仍不脱市井粗鄙作风,惹来不少毁誉,无意中开罪了合股人宋永然,令场面尴尬不堪。谨昌被调上山顶后,发现其上司竟为创世,被他多次联同一干同事戏弄,谨昌惟默默忍受。伟舜被董事长永然安排在永赞面厂充当副厂长一职,遇上学宁,被其清纯美貌所吸引,向她展开热烈追求。另一方面,伟南亦在派对中无意间邂逅学宁,惊为天人,但因生性害羞,不敢示爱。 学仁不慎破坏家中音响器材,恐被谨昌揭发,欲向友人筹钱,不果。其后遇上伟贤,一时贪念,正想乘机偷取其银包,被伟舜及时发觉,将他捉拿警署,幸证据不足,未能将他治罪。谨昌对学仁罪行大表激愤,向他痛打一轮。

    第4集

      学仁忍无可忍下,直言谨昌非为淑梅所亲生,令他当场目定口呆,向淑梅求证。原来当年昌母将他交托淑梅后,忍心一去音讯全无。谨昌获悉身世真相后悲痛欲绝。谨昌心灰意冷之际,欲迁出方家独居。淑梅不忍其子生活潦倒,亲往劝他回家暂住。刚巧阿娥至,以为淑梅存心霸占谨昌,向她尖酸大骂一轮,并将她推下楼梯。仁、斌等以为谨昌忘恩负义,令他百词莫辩。 正当谨昌精神大为失落之际,阿娥频频向他迫婚。谨昌亦觉二人间格格不入,对阿娥泼辣小器性格渐渐不能忍受,毅然向她提出分手。谨昌空虚寂寞之余,得月明从中开解,对家人渐为谅解,终提起勇气归家,一家人重现和洽。另一方面,谨昌从淑梅口中,得知其亲生母为昔日粤片女星南屏,遂不惜捱更抵夜看电视残片,以求一睹其母面貌。

    第5集

    剧情图片   月明为免谨昌通宵达旦查看残片,欲替他录下来。怎料混乱中洗掉创世珍藏录像带,令他大为震怒。学宁与伟舜接触日久后,情窦初开,不觉被其翩翩风度所吸引,加上伟舜追求手段高明,学宁终禁不住堕入情网。伟舜睹状大为失望。伟贤和女友在家玩耍时,与一泥水佬发生争执,伟贤心中不忿,故意打烂一花瓶嫁祸他,扰攘一轮后,泥水佬愤恨而去。 谨昌无意中发现学宁与伟舜来往,对他大事警告,并告诫学宁人心阴诈,对伟舜要加以提防。谨昌见长此下去与同事间处于冷战阶段,大感乏味,终从月明劝告,主动接近创世等,反被引为笑柄,令他甚为震怒。伟舜与学仁为争球场踢波,大打出手,学仁不敌,当众声言决不罢休。另一方面,伟贤与女友行踪原一直被该泥水佬窥视,乘机向工人残杀报仇,死状甚为恐怖。

    第6集

      当警方抵达凶案现场时,发现学仁正慌张而逃,下令通缉他归案,并控以谋杀一罪。学仁走投无路之际,欲请求谨昌代安排出走。谨昌有感此法于事无补,劝学仁暂且自首,并允尽力替其洗脱罪名。钟赞获悉爱子噩耗后,大受刺激,在公司大吵大闹,欲开除学宇泄债。伟舜施计挽留学宇,并在她面前卖弄人情,令学宇大为感动。谨昌日以继夜调查下,发现该泥水佬乃欲向月明施暴之变态色魔,对他顿起疑心,特与手下布下天罗地网,欲将色魔绳之于法,但苦无证据,令谨昌大为焦虑。

    第7集

      正当控辩双方陈词后,众陪审员感到表面人证物证俱在,学仁面临败讼时,谨昌大为激动,竟在法庭内理直气壮为其弟申辩,终唤起一陪审员宋楚翘的正义感。楚翘经深思熟虑后,发现案件疑点甚多,深信学仁乃无辜,竟主动克服一切阻难,说服其余陪审员继续研讨。众人皆被其热诚所动,连夜抽丝剥茧,将疑点逐一攻破,楚翘大表安心。谨昌见自己未能替学仁洗脱罪名,内心悲痛万分,精神极为颓丧。创世终体谅其真正为人,对他大起怜悯,二人顿化敌为友。 翌日,当陪审团退庭商议完毕后,楚翘等一致认为学仁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令方家各人喜极而泣。钟赞获悉学仁无罪被释,心有不值,以为楚翘被贿所致,向她侮辱一番,楚翘反一笑置之。原来楚翘为永然独生女,由其公赵志远口中所得,误会其父早年因冷落母亲,致令她抑郁而死,造成楚翘对永然有种无形的抗拒。加上她不满其父专横性格,自小栖居志远家,间接养成其反叛性格处处与其父冲撞,彼此无法沟通。

    第8集

      永然大寿当天,高朋满座,楚翘勉为其难赴会。刚巧会中遇上钟赞,仇人见面,向她冷嘲热讽一番,令场面尴尬不堪。楚翘对其父爱恨交织之际,心感矛盾空虚时,机缘巧合下遇上谨昌,向他陈述往事苦况。后得谨昌劝告,一切顺其自然,楚翘始觉如释负重。谨昌接获电视台外景队噪音骚扰投诉,遂出面阻止,发现楚翘原为该队高级编导,令他大感惊奇。其后,谨昌为成全月明心愿,托楚翘代为安排进入电视台参观,令月明雀跃不己。 当昌、月正兴高采烈参观电视台之际,楚翘突接获两名咖喱啡临时甩底消息,灵机一触,要求二人填补空缺扮演情侣,二人情之所至,居然投入至旁若无人。淑梅自觉近来身体欠佳,求诊后怀疑生瘤,令她担心不已,一时悲从中来向谨昌交下遗言,并道出当天在法庭中,始发现谨昌生母原为伟舜之母美屏,劝他重认亲母,令谨昌进退两难。

    第9集

    剧情图片   当淑梅接到医生报告后,发现身体无恙,令众人放下心头大石。同时,谨昌更表示唯恐破坏美屏家庭幸福,不会与她相认。淑梅对爱子有失而复得的感觉,感动不已。谨昌知道自己身世后,对伟舜印象大为改变,主动与他前嫌冰释,并借故亲近美屏,反被拒于千里外。创世等误会谨昌存心“掏古井”,令他啼笑皆非。学宁终受不住伟舜热烈追求,不自觉堕进其感情陷阱。伟舜原为情场圣手,存心玩弄感情,乘机制造浪漫气氛,与学宁发生关系。

    第10集

      谨昌目睹学宁神色有异,惟恐他会被伟舜所骗,向她苦苦追问,令学宁难于启齿。另一方面,伟舜自将学宁得到手后,对她态度大变,令她忐忑不安。伟舜无意中发现总经理赵忠良串同罗厂长,暗以猪油制面从中取利,遂再假意与学宁重修旧好,利用她偷取有关贪污文件,在董事会中揭发其罪状。永然闻讯大为震怒,严斥忠良不成器。另一方面,他感到钟赞一直存心吞其股份,姑且将永赞其余股权让予钟赞,以防他日败于伟舜手中。一日,美屏返家途中,遇上一醉酒佬以身撞行驶中的汽车,诈骗求财。看真后始知为其失散多年的丈夫李锦源,一时不知所措。

    第11集

      谨昌发现锦源终日徘徊钟家门口,令他顿起怀疑,追问下始发现他为美屏前任丈夫,令他即联想到与锦源的微妙关系,暗派人调查其身份。伟舜带学宁参加一豪华派对,衣香鬓影,由于会场中布满伟舜新欢旧爱,各人对学宁投以嫉妒敌视的态度,更乘机恶意侮辱作弄她一番,令她甚为难受。月明生日当天,家人均未有任何表现,惟谨昌早为她预备庆祝节目,令她大为感动,彼此间感情更进一步,淑梅等大表欣慰。 伟南眼见学宁受到伟舜忽冷忽热看待,精神大为低落,顿替她不值,欲设法向她暗示伟舜非为可靠终生伴侣,间接向她表明爱意,却未被学宁领会,令他大为失望。锦源心存疑团,向美屏苦苦追问爱儿下落。美屏为掩饰其见异思迁之所为,不惜欺骗锦源其儿已幼年夭折,令锦源大受刺激。

    第12集

      谨昌不忍锦源惊闻爱子夭折后,精神大为沮丧,乘机以玉坠为信物与他相识,谨昌顿明白当年美屏原不甘捱贫受苦,乘锦源行船期间,将谨昌交托淑梅后,带着身孕改嫁钟赞,并忍心断绝与谨昌联络,令锦源大为震怒。锦源心中不忿,连向美屏大事质问。美屏百词莫辩,顿老羞成怒,与锦源反目成仇。 谨昌对明月处境深表同情,多方鼓励她实行家庭革命,并千方百计替她索取电视台举办歌唱比赛表格。月明终提起勇气参加,反引起桂康等误会为贪慕虚荣,彼此发生口角,月明一怒之下往方家暂住。楚翘自邂逅谨昌后,对其勤奋忠诚性格有好感,无奈谨昌与月明已建立了一定的感情,令她暗觉酸味。谨昌深感其父年老身世可怜,遂要安置锦源于方家方便照顾,但斌、仁均视锦源为不速之客,处处对他挑剔埋怨,令淑梅大为尴尬。

    第13集

      锦源见长期寄宿方家,毕竟引起众人不便,更因此导至谨昌与学斌等发生磨擦,大感不安,欲迁出独居。后得谨昌声泪俱下苦苦挽留,锦源终改变主意。谢家感到自月明出走后,家中琐碎杂务一塌糊涂,大感不便,遂以创世出面,劝月明归家,并允以后尽量给予其个人自由时间,从发挥其兴趣所长,令月明大为安心。 学斌毕业后,欲投资投机生意,无奈缺乏资本。锦源为讨好学斌,不惜向美屏敲诈巨款,令学斌对他印象大为改观。楚翘见月明满腔热诚参加比赛,且感到她毕竟为一可造之材,特意教她打扮化装,判若两人。伟舜自获悉楚翘身份后,对她展开热烈追求,惟楚翘一向讨厌伟舜为人处事作风,对他甚为冷淡,令伟舜顿觉乏味。

    第14集

      月明在歌唱比赛中,得到优异的成绩,令谨昌大为兴奋,与楚翘痛饮以事庆祝。另一方面,当楚翘夹于昌、月间时,目睹二人亲昵状,心中大感不快,但却未敢表露。创世等见月明改头换面后,丑小鸭一朝变了白天鹅,对她另眼相看,纷纷向她大献殷勤,令她大感意外。 永然感到晚年孤独寂寞之时,常刻意独步山顶散心。怎料一天他竟为扑回一张楚翘幼时旧照,以致心脏病发堕崖,幸谨昌及时寻至,将他送院急救。楚翘虽体谅永然苦况,但因多年来深受志远影响,始终未能对永然谅解,内心极为矛盾。永然虽乘机向志远求情,准许楚翘搬回宋家住,怎料当志远见永然面时,仇人见面火遮眼,向他痛打一顿,令楚翘更感为难。

    第15集

    剧情图片   楚翘夹在永然与志远间甚感为难,精神大为烦躁激动。后无意中遇上谨昌,向他大吐苦水,幸得谨昌从中调停开解,父女终告和解,彼此重新学习相处之道。创国、创世自亲眼见到月明上电视后,渐发现其成熟漂亮的一面,为之垂涎,向她展开热烈追求。更当明月面前争风呷醋,要她作出抉择,令月明啼笑皆非,声言已当谨昌为亲密爱侣,令二人大失所望。 谨昌见月明身处尴尬环境,大为难受,乘机安排她入住楚翘家。果然楚翘与志远对月明殷勤款待,并安排她在一民歌餐厅中唱歌,令她大为感动。伟舜为讨好永然,故意向他道出楚翘苦衷,劝他莫要逼楚翘搬出赵家,虽令永然感到伟舜对楚翘关怀体贴,对他印象大改,但反增楚翘反感。

    第16集

      谨昌发现伟舜将学宁得到手后,旋即又再打楚翘主意,向他警告一番。怎料伟舜把心一横,藉词性格不合,提出与学宁分手。学宁大受刺激之余,向伟南提出辞职,但伟南极力要求她留下,学宁终盛情难却。月明勤奋有功,终被唱片监制赏识,得一机会灌录唱片。可是当她正录音时,谨昌发现歌词内容肉麻庸俗,坚持要紧监制另选新歌,致令月明失掉良机。后得楚翘从中斡旋,月明才得偿心愿。学宁与伟舜发生关系后,发觉自己已有身孕,却未敢向家人倾诉,只好催促伟舜与自己早日结婚。岂料伟舜只存心欺骗,对婚事诸多推搪,还着她打掉胎儿,令学宁顿感彷徨无计。

    第17集

      锦源获悉伟舜对学宁不负责任,甚为激愤,亲上钟家与他理论,一怒之下欲出手打死伟舜。怎料危急时美屏爆出当年下嫁钟赞时,已身怀锦源骨肉,令二人仿若晴天霹雳。钟赞见锦源再三出现其家,令屏、伟神色异常,感事有跷蹊,向美屏苦打成招,美屏惟坦言当年与锦源曾有一段恋情。 另一方面,锦源不惜以揭发伟舜身世,要挟他与学宁结婚。伟舜恐钟赞一旦知道真相后,便会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将全部生意收回,遂处心积虑伺机行动。谨昌终守得云开见月明,被推荐参加考帮办,得楚翘协助恶补英文,终顺利考得及格,令众人大为雀跃。学斌生意大受挫折,被高利贷穷追还债,在家人朋友方面未能获得帮助,竟上伟舜办公室求助,不果,被伟舜下逐客令。

    第18集

      谨昌事业有成,终如家人所愿,向月明求婚,月明亦欣然答应,只有楚翘闻讯大受刺激,但仍尽量表现若无其事。伟舜经不起锦源催促恐吓,迫不得已上方家提出婚事,一方面以家人为借口故意拖延时间,并欲暗中给锦源巨款作掩口费,可惜锦源不为所动,向伟舜提出最后警告。 伟舜被赶狗入穷巷,对锦源虚与委蛇,约见他于荒野,乘其不备用车将他撞死灭口。刚巧学宁跟踪锦源至,对凶杀过程一目了然,伟舜恐她会揭发其罪行,欲以婚事威逼学宁。学宁不为所骗,一轮混乱后,学宁被推下山坡。学宁惊魂稍定下,立截停一的士往市区,向谨昌告密伟舜的罪行。谨昌下令通缉伟舜。另一方面,伟舜在案发后,一直临危不乱,极力制造一切不在场证据。

    第19集

      谨昌痛失父亲,悲痛之余,指控伟舜谋杀锦源。钟赞爱子心切,大手笔延聘全港一流大律师替伟舜辩护,逐一推翻学宁所有证据。当谨昌失望之时,在锦源遗物中,发现伟舜为其亲子证据,欲将之提堂攻破伟舜供词。怎料学斌见利思迁,立将一切对伟舜不利的证据,卖予美屏,令众人大为焦虑。

    第20集

    剧情图片   伟舜为洗脱罪名,更不惜力指学宁求婚不遂,伪做证据图谋陷害,形势对他大为有利,后在案情审结时,陪审团通过伟舜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伟舜能逍遥法外后,势不饶人,当众侮辱学宁,谨昌怒火一发不可收拾,癫狂向伟舜拳打脚踢,并在钟赞面前爆出伟舜真正身世,令钟赞大为震怒。 谨昌心情极度恶劣下,发觉学斌竟见利忘义将证据转予仇家,众人皆不值其所为。伟舜心中不忿,反控谨昌身为警务人员,妨碍司法公正,蓄意伤人罪名。谨昌为此不但失去晋升机会,更惨被革职。钟赞获知伟舜并非自己所出,痛心疾首,决将一切业务大权交移伟南身上,并且对美屏一直隐瞒事实,十分怨恨,令夫妻间感情破裂。

    第21集

      谨昌被连累失去警务工作,并留有案底。求职时往往被拒门外,迟迟未能找到工作,各家人均对其不值,均发指学斌所为,学斌不堪受责离家而去。学宁不堪被伟舜无情抛弃,加上外间闲言纷纷,令她精神大受刺激,生无可恋,羞愤跳楼自杀。幸得楚翘临危相救,侥幸获救,但却因此致终生残废,令众人悲恸不已。伟南获悉学宁惨况后,心中大为难过,亲到医院慰问学宁一番,却被方家等人拒于门外,令他甚为尴尬。 谨昌旧友丧B获悉其不幸后,义愤填胸,擅自施计戏弄伟舜。伟舜老羞成怒,乘机力指为谨昌所为,幸谨昌被警局好友担保有不在场证据,令伟舜甚为震怒。月明经不断努力下,在乐坛上崭露头角,被电视台罗致为艺员,大受欢迎。另一方面,谨昌经楚翘安排下,在电视台充当特约演员,彼此身份已成距离,令谨昌自卑油然而生。

    第22集

      谨昌不甘受电视台中人白眼,宁自资摆档卖牛杂,可惜祸不单行,走鬼被捉,致令血本无归,楚翘睹状欲出援手,但谨昌生性倔强,不轻易接受别人好意。学仁眼见其兄日以继夜辛勤工作以维持家计,大为感动,决痛改前非,一方面努力读书以博取优越成绩,另外更尽量抽时间兼职帮补家计,淑梅见他浪子回头,聊表安慰。 谨昌自觉与月明生活方式截然不同,形成彼此阶级悬殊,内心甚为难受,遂故意避开月明。返之,楚翘在其逆境中,患难见真情,不时对他鼓励与开解,二人渐为投契。月明恐长此下去,会与谨昌感情起变化,在事业与爱情中难于取舍,进退两难之际,求助于楚翘。楚翘自觉身份尴尬,未敢向她提供意见。

    第23集

      正当月明甘愿为爱情而牺牲如日方中的事业之际,谨昌突向她声言不忍再拖累下去,忍心向她提出分手,令她当场悲痛欲绝。月明为表明自己意志坚决,当着记者声言婚后退出娱乐圈,令众人大表惊愕,无奈谨昌去意甚坚,决绝拒与月明重订婚约,令她万念俱灰。钟赞自将一切业务大权交伟南后,发觉他缺乏经验,办事不力,业务每况愈下,对他大为失望。况且伟舜为从新建立钟赞信心,更不惜施苦肉计,令钟赞顿生怜悯,渐渐大权移交其手上,使伟舜暗暗欢喜。 伟舜逐渐将行政大权得到手后,威胁钟赞移交永赞股权,钟赞顿大为震怒,当场刺激过度爆血管病死。后舜、屏经调查后,发觉二人共得钟赞遗产的四分三,内心禁不住喜悦,立与伟南反目。方家见伟南自学宁受伤后,每日均送咭慰问,对他大为反感,不时均下逐客令。后竟发现他毕竟亦被伟舜害得鸡毛鸭血,彼此同仇敌忾,对他渐为谅解。谨昌为投一工厂饭堂经营,竟不惜作打黑市拳比赛,楚翘闻讯极力阻止,不果。后得楚翘在场打气,谨昌终赢得奖金,但却带来满身重创。

    第24集

      谨昌得楚翘精神上的鼓励下,二人商妥合股经营饭堂,正当谨昌正积极筹备开业之际,原来伟舜一直心心不忿,乘机以高价预先买下饭堂,并向他发出胜利示威,令谨昌悲愤莫名。楚翘体谅谨昌苦况,遂出面向永然求情,准许谨昌投得其名下工厂饭堂经营,令谨昌如绝处逢生,其实谨昌与楚翘接触渐多后,彼此不自觉已日久生情。 永然见楚翘身为董事长独女,居然在饭堂内充当收银员,大感丢脸,劝楚翘将其名下股份让予谨昌。但楚翘一意孤行,永然予以高价赔偿,要谨昌结束饭堂生意。楚翘见永然咄咄逼人,大为愤怒,直指其父当年弃妻恶行。忠良不忍永然含冤莫白,故爆出当年原翘母不甘寂寞瞒夫偷汉,更欲与情夫挟带私逃,后遭抛弃,人财两空,羞愤自杀。楚翘闻讯后恐破坏其母建立多年的印象,坚拒接受事实。楚翘受志远影响,误会永然施苦肉计令她回心转意,对他不闻不问,永然更以为楚翘一直被谨昌布局唆摆,从中取利,欲以巨款逼他早日离开楚翘,谨昌不为所动。

    第25集

    剧情图片   永然了解到谨昌毕竟为一忠厚热诚的人,对他另眼相看。况且,永然从谨昌口中,领略到父女相处之道,遂决改以往固执封建的思想,主动与楚、昌接触,父女终告和解。永然感到昌、楚长此下去经营茶档,甚有埋没二人之感,着意安排二人在其建筑公司工作。志远初时激烈反对,其后终于接受谨昌劝解,一改常态。谨昌上任后,发现地盘内所用批荡剂,均为致命危险的石棉,乃急加改善。怎料众伙记以为谨昌自持“黄马褂”施下马威,对他大不信服。后谨昌以物证劝服伙记,令众人大为心服。

    第26集

      月明自遭谨昌抛弃后,饱受打击,决化悲愤为力量,努力干出一番事业,但其实心底里苦闷万分,对谨昌余情未了。当她目睹昌、楚双双出现时,泪向肚中流。谨昌偶遇学斌时,发现他因投机生意失败而致穷途潦倒,且不念旧恶,劝学斌回家与家人团聚。学斌却罪孽心重,未敢面对淑梅等,后回头是岸,终回家向众人认错,一家团聚。谨昌无意中发现以前在逆境时,淑梅曾接受月明在生活上的帮助,不禁缅怀二人昔日感情,连往向月明道谢。怎料楚翘以为昌、月旧情复炽,大感忐忑不安,矛盾顿生,一直以为自己乘二人分手后乘虚而入,心感内疚,欲放弃一切离港一段时期,以便彼此冷静一轮,始作出理智的决定。

    第27集

      正当楚翘离港在即,谨昌始发觉楚翘原为自己所爱,连往机场截回她。二人重叙彷隔世,楚翘立允谨昌婚事,令众人大喜。当楚翘向永然与志远公开婚事后,二人为争做主婚人一事而起争执,志远更以往事侮辱永然,令他大受刺激,变得神化戆居,志远于心不忍,终答应永然所求,令众人大表安慰。月明在参加昌、楚婚礼时,怀着失落伤心的心情,与一对新人的灿烂笑容成强烈对比,但仍强装笑容,向二人祝福,令昌、楚大为感动。

    第28集

      昌、楚到日本度蜜月时,楚翘对百货公司中的一音乐甚为欢喜,谨昌为讨其欢心,欲暗转回买下,可惜已被别人买下,始发现月明亦往外国散心时途经日本。三人排除爱恨感情,促膝谈心至通宵达旦,慨叹人生宿命。永然有感自己渐已步入老年,眼见谨昌处理业务有板有眼,终放心将业务控制权逐步移交其手上,自己亦乐得清闲,安享晚年。伟舜目睹谨昌大权在握,摇身一变成为一大亨,心感不值,乘机在一名流筹款宴会中奚落谨昌一番,二人再结下仇怨。其实谨昌遭受伟舜连番打击,深深愤恨,下定决心誓死向他报复,远不惜借助宋家财力物力,拼命收购伟舜艰苦经营的公司股权,以图打击伟舜士气,并吞其名下权力。

    第29集

      伟舜百思不得其法下,惟丧心病狂派人绑架永然与楚翘,欲藉此分散谨昌注意力。楚翘被匪徒殴打后,因脑部受到严重震荡,昏迷苏醒无期,令众人大为伤心。伟舜既在公司股份争夺战中,得到激烈的胜利,乘机上方家示威,并以楚翘“长眠”为笑柄,欲一睹谨昌沮丧样子。但谨昌不为所动,故作轻松,令伟舜大感气结。谨昌心心不忿,誓死向伟舜报仇。

    第30集

      伟舜被揭发与绑架案有关,连夜被警方追捕,一时狂性大发,强抢美屏金钱后逃之夭夭。伟舜走投无路下,乔装医务人员,将楚翘偷出医院,然后向谨昌勒索三百万。谨昌见爱妻性命危在旦夕,未敢轻举妄动,惟依从伟舜指示付款。警方发现谨昌神色有异,暗跟随至与伟舜相遇地方,发现伟舜正以枪制服谨昌。伟舜突然方寸大乱,谨昌乘势反攻,苦搏一轮后,伟舜说出楚翘下落后,不慎堕楼惨死。 楚翘虽获救回家,但仍处于昏迷状态。谨昌在她面前做尽一切动作,以图刺激她恢复知觉,不果,令谨昌精神大为沮丧。谨昌无意中遇上美屏时,发现她因过度受刺激以致神经失常,在街上乱叫乱骂,谨昌大为难过。经过一段时期后,楚翘仍未见有喜息,究竟她能否苏醒呢?请到时留意本集大结局自有分晓。

    分集剧情参考资料来源于: 

    演职员表/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演员表

    职员表

    演职员表资料参考来源于: 

    角色介绍/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方谨昌
    演员 万梓良
    自由成长在穷苦的家庭之中,但心存高远志向的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生卑微就自暴自弃。成年之后,方谨昌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理想,获得了晋升成为了警督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宋楚翘
    演员 郑裕玲
    香港首富之女,钟伟舜热烈的追求她,可是宋楚翘不仅不将他放在眼里,还和方谨昌关系亲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钟伟舜内心里燃起了妒忌的黑色火焰。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钟伟舜
    演员 吴启华
    方谨昌失散多年的弟弟。和方谨昌的正直善良不同,钟伟舜是一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不仅玩弄了方学宁(周海媚 饰)的感情致其自杀,甚至为了向上爬而不惜使出了弑亲的残忍手段。为了得到更多的金钱和权利,钟伟舜热烈的追求着香港首富之女宋楚翘(郑裕玲 饰)。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谢月明
    演员 刘嘉玲
    方谨昌的女友,于方谨昌相恋20多年,两人即将踏入婚姻的殿堂,谁知发生了意外。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来源于: 

    幕后花絮/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电视剧《流氓大亨》中徐小凤演唱的主题曲的沙哑却独具魅力的演唱风格为内地不少歌手所模仿。

    香港警察的形象令人颇具好感,随后香港警匪电影以录象带方式大肆进军内地。

    第一次令内地观众知道了“隐型眼镜”,这是郑裕玲满地找“隐型眼镜”而遇见万梓良的情节所带有的第一次商业植入广告。

    回忆起自己在《流氓大亨》中的饰演的反面角色 ,吴启华说当时走到大街上都有人指着自己骂,连自己都很恨戏中的自己。

    1.

    电视剧《流氓大亨》中徐小凤演唱的主题曲的沙哑却独具魅力的演唱风格为内地不少歌手所模仿。

    2.

    香港警察的形象令人颇具好感,随后香港警匪电影以录象带方式大肆进军内地。

    3.

    第一次令内地观众知道了“隐型眼镜”,这是郑裕玲满地找“隐型眼镜”而遇见万梓良的情节所带有的第一次商业植入广告。

    4.

    回忆起自己在《流氓大亨》中的饰演的反面角色 ,吴启华说当时走到大街上都有人指着自己骂,连自己都很恨戏中的自己。

    获奖记录参考资料来源于:  

    剧集评价/流氓大亨[1986年香港电视剧] 编辑

    《流氓大亨》在香港无线电视剧中独领风骚很长时间,让人们倍感亲切。 (新浪网评)  

    TVB老片《流氓大亨》这部经典剧让很多观众难以忘怀。(大洋网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6 01:2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