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浒关草席

    浒关草席是江苏省苏州市浒墅关镇的传统手工艺品。以色泽碧青,草质柔软,光滑平整,编结紧密,舒适凉爽,坚韧耐用著称,深受群众欢迎,畅销全国各地,同治时期扬州宝应的和丰裕锅席店就有“关席”出售。 相传清朝乾隆皇帝巡游江南,途经苏州浒墅关,见到“关席”后抚掌叫绝,向地方官索要。而清末慈禧太后也曾多次派“采办”到浒墅关选席。浒墅关甚至成了席子的代名词,以至于在百业楹联中关于席店的楹联就是“梦到邯郸酣更好,制传浒墅妙如何。”夏天洗沐后,躺在这种用淡水草织成的席子上,使人感到皮肤爽适,催人入眠。

    编辑摘要

    目录

    起源/浒关草席 编辑

    位于京杭大运河畔的浒墅关镇是苏州城西北著名的文化古镇,该镇拥有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史载此地本名虎疁,相传“秦始皇求吴王剑,发阖闾墓,白虎蹲于丘上,逐之,西走二十五里,失剑不能得,地裂为池,因名其地曰虎疁。”唐代时为避唐太宗李世民曾祖李虎讳,改“虎”为“许”,到五代时为避吴越王钱镠讳,改“疁”为“市”,故地名许市。“后人讹旧音,于许字加点水为浒,市讹为墅。”于是“许市”就最终演变为“浒墅”。元代高德基的《平江纪事》中备载其事。明代宣德年间,政府在此设立钞关,遂名“浒墅关”。相传清乾隆皇帝下江南时,误将“浒(Hu)”字念成“许(Xu)”音,故至今一直称“浒(Xu)墅关”。该传说虽然于史无据,但是也为浒墅关地名的由来增添了传奇色彩。单从地名的演变中我们就可以领略到该镇久远的历史印记。

    明清时期,除了钞关闻名全国外,发达的席业生产也为浒墅关赢得了盛誉。

    自古以来苏州的草席编织业就很发达,史载唐宋时期苏州的草席就被列为贡品,明清时期苏州的草席编织业发展到鼎盛阶段,先是虎丘的席业享有盛名,形成了“织席从来夸虎丘”的说法,但是后来浒墅关凭借着良好的地理位置和发达的席业市场后来居上,取代虎丘成为吴中席业中心。浒墅关出产的“关席”和浙江宁波出产的“宁席”平分秋色,一起成为中国席业生产史最著名的两大名产。

    浒墅关出产的“关席”以色泽碧青,草质柔软,光滑平整,编结紧密,舒适凉爽,坚韧耐用著称,深受群众欢迎,畅销全国各地。据记载同治时期扬州宝应的和丰裕锅席店就有“关席”出售。甚至连清朝皇室也对浒墅关席青睐有加,相传清朝乾隆皇帝巡游江南,途经苏州浒墅关,见到“关席”后抚掌叫绝,向地方官索要。而清末慈禧太后也曾多次派“采办”到浒墅关选席。浒墅关甚至成了席子的代名词,以至于在百业楹联中关于席店的楹联就是“梦到邯郸酣更好,制传浒墅妙如何。”而有一个关于席子的谜语,谜面就是“名曾浒墅关前播,梦向邯郸道上寻。”可见浒墅关席子影响之大。

    浒关草席兴盛原因

    明清以来浒墅关的席业发展十分兴盛,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从事草席生产的农户很多。顾禄的《桐桥倚棹录》记载“今种蒯草织席者,浒关为甚。”道光《浒墅关志》卷十一《土产》也记载:“席出各乡村,吴中草席自昔著名天下,浒墅乡村妇女织席者十之八、九。”当地的妇女多以织席补贴家用,该书还载士人李南培死后,家徒四壁,其妻王氏就“捆屦织席以食遗孤”。可见席业在当地确实十分普及,几乎家家织席。正如清代女诗人张芬在《浒墅竹枝词》中所说:“榆阴满地午天晴,绿涨南湖野岸平。茅屋几间连麦陇,短篱风度席机声。”

    二 是织席的工艺已经十分成熟,席子品种繁多。席草收购时期有“定尺先生”专门负责鉴定席草品质。织席已经有了选料、劈丝、调筋、添草、压扣、抬扣、落扣等一 系列精密的工艺流程。工艺的成熟使得席子品种繁多。“或杂色相间,织成花草人物,其名有五尺、加阔、满床、独眠之异。凡坐具、枕几修短广狭,无不如其式而 为之。”

    三是在浒墅关镇上出现了固定的草席市场。据上述道光《浒墅关志》卷十一《土产》记载,“席 草之肆,席机之匠,惟浒墅有之。南津、北津、通安等桥,席市每日千百成群,凡四方商贾,皆贩于此,而宾旅过关者,亦必买焉。”草席市场集中在浒墅关上、下 塘两岸的运河畔,这里扼运河、塘路要冲,交通便利,店铺鳞次栉比,席品琳琅满目。浒墅关的席业市场成为地区专业中心,如无锡之新安、开化地区居民,“田事 稍闲,辄以织席为业,成则鬻于浒关、虎丘之肆中。”由于浒墅关席业的发达,当地所产席草不能满足所需,故也向周围乡镇购买席草,促进了席草在江南乡镇的商 品化。乾隆《吴江县志》卷五《物产》载席草“出周庄、平望,农夫种之,每获厚利。凡虎邱、浒墅之席,其草多取资焉。”可见在当时浒墅关的席市上不仅有各式各样的席出售,而且也成为席草的交易市场。浒墅关席业市场的兴盛也使浒关席成为吴中席的代名词,如在《光福志》卷四《土产》载“光福一带山中妇女,隙时皆织席,较之宁波诸处为上,今称浒关细席者即此。”

    四是席业同业公会的出现。清末至民国,浒墅关镇上有五十多家席业店号,其中有李南山、老清臣、张洪源、万凤记、合兴隆、沈云记、正德泰、糜永盛、老大通、老恒山、利南山、大昌福、老永盛,顾福泰等。众多席业店号逐渐从竞争走向联合,民国20年(1931)3月,在浒墅关下塘北街成立了吴县席业同业公会,后来又改为席商业公会,参加的席行有46家之多。席业公会成立后,以群体的力量有效地抑制了恶性竞争,维护了正常的贸易秩序和席农、商贩的合法权益。同业公会的出现标志着浒墅关席业的发展走向规范化。

    五 是席业专用钱筹和纸币的发行。抗战时期,由于金融秩序混乱,物价飞涨,政府发行的纸币一度失信于民,为了能够正常经营,在浒墅关的席业市场上最先出现了自 制的钱筹,据统计当时镇上五十多家席行中发行钱筹的达三十多家,席业公所也发行过小面额的纸币,因为席业店号信誉良好,所以这些钱筹和纸币受到了当地人民 的欢迎,起到了临时货币的作用。席业店号自制的钱筹和纸币能够在市场上流通,可见浒墅关席业的发达程度。

    明清以来浒墅关的席业发展过程中也充满了织席的普通机户和贩卖席子的牙户席行之间的矛盾。随着浒墅关席业的商品化生产,在市场上出现了大批的牙户掮客,专以 购销草席为业,控制机户,操纵市场;而一般小本机户织成之席,即投卖牙户。作为中间商人的席行牙户不仅在交易中对普通的机户勒索盘剥,而且在付款方式上也 坑蒙拐骗,“钱串每以九十作百”,或者“搀和砂壳禁钱”。机户不堪其扰,屡次向官府申诉,于是地方政府也多次为此勒石示禁。现尚存两块清代立于浒墅关的席 业禁碑。一为道光四年(1824)十月所立的《长洲县规定机户织席赴行投卖该行代客收席出入钱文概用足串制钱不得 搀和砂壳禁钱碑》,该碑是应黄埭、望亭等地“俱织席生理”的曹二观等六人要求所立,严令席行收席时“概用足串制钱,不得搀和砂壳禁钱。”二为同治十三年 (1874)十一月所立的《长洲县规定席行买卖草席应付席价概用通足制钱银洋照依时价合算碑》,该碑是应“均系织席生理糊口”的长洲县西乡的机户钟履云等 六人要求所立。仍是要求席行“概用通足制钱,出入公平交易。”后碑距前碑晚立了五十年,但是碑文反映的内容基本相同,看来席行牙户盘剥机户的行为确实是官 府屡禁不止的。

    草席文化/浒关草席 编辑

    浒墅关历史悠久的席业生产孕育出了独特的席文化,广大席农在辛勤劳作的过程中以席为歌咏对象抒发自己真实的感受,创造了不少关于席业的民谚歌谣,这些独特的 民谚歌谣有的反映了席业生产的经验,如“席面清白勿见筋,阿囡撒尿勿要紧。”“晒草再浸草,润草席更牢。”“小暑不割草,大暑白云飘。”“席草冬月种,来 年小暑割。”“凉席整洁忌樟脑,汗湿席面忌光照。”“草席易霉要记牢,勤揩勤晾透风燥。”“勿可轻,莫压重,添一根草压一根,压轻有隙缝,压重无弹性,勿 是绣花胜绣花,打席人讲究手艺精。”有的反映了席农的辛勤劳动和对生活的祝愿,如“调筋添麻风风传,打席抬扣黄昏头。”“百条经,万根草,一条草席半身 潮。”“打席五更起,落扣月西移。”“山头青,草头黄,勤俭打席家兴旺。”还有的是情歌,如“打条通草加双席,送给阿哥配凤凰。”“喜备和合席,和气到白 头。”“一条和合(席)卷两头,贫贱夫妻勿用愁。”“阿哥打席心莫慌,小妹添草添双草。”“阿哥挡扣要细心、小妹添草根根情。”这些情歌使紧张繁忙的工作 过程也充满了柔情蜜意。另外还有“阳山白龙席”、“龙凤席”、“和合席”、“织席阿姐和绣花妹”的民间传说故事。这些多姿多彩的席文化是苏州文化的重要组 成部分。

    席草分类/浒关草席 编辑

    席草主要品种有大黄皮种、棉衣种两大类。

    浒关席草,在当地的异名甚多。有称:菅草、蔺草、藨草、开宝草、灯芯草、龙须草、松针草、丝草等。80年代末,当地百姓赋予了这两大类的席草新的名称:淡水草和咸(盐)水草。所谓淡水草,即是棉衣种类目;盐水草即是大黄皮种类目。前者为当地主要品种;后者多为外地移植、出产为多,当地种植极其少见。在民国时期,浒关席业是排斥外地品种的。

    浒关席草,原来是当地野生植物丛草,莎草科属,形似茅针丛生发棵成散射状。这种野生草如今在浒关阳山丘陵山坡、山麓中尚能够见到。古代人了解这种草用种籽繁殖时,生根发芽极其缓慢,而且呈变异退化状。但经过用老株或分株分蘖进行无性育水繁殖,得到较理想的培植效果。草针(叶)发育粗壮拔长,色质青白细腻,且具有较强的纤维拉力,韧性足。浒关地处江南水乡,气候温暖,雨水充足,经过多年来的无性培植,为席草生长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席草生长的旺盛阶段为夏至前后,正值江南梅雨时期,又为品质优良的棉衣种“梅里青”席草生长提供了极为有利的自然条件。

    当地有“小暑不割草,大暑白云飘”的农谚。意思是,到了小暑期间应是草田割草的收获季节,收割后的席草还需抓住大好晴天,放置场地晒干,让阳光烤透,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席草的质量:色泽清白,粗细匀称,纤维拉力较强,纤维丝韧长。如果错过这个季节,遇上阴雨天收割,就得把席草成捆竖立放置,待晴天再上晒场。

    当地的棉衣种席草总结为“席草冬月种,来年小暑割”。小暑,在水乡又值梅雨“出梅”时节,因此又有把这一品种美誉为“梅里青”的席草品名。

    据道光年《浒墅关志》载:“浒墅关乡村妇女,织席者十之八九,或杂色相间织成花草人物;或为帘为坐席。有五尺加阔满床独眠之异。凡坐具、枕几,修短广狭,无不如其式而经之。席之肆,席机之匠,唯浒墅有之,而南津、北津、通安桥等席市,每日千百人群,凡四方商贾,皆集贩于此;而滨旅过关者亦必买焉。虽虎丘亦以席名,皆不及(浒关)也。”从以上引文可知:当地的规模“十之八九”。当地的品种之多,有竖(帘)有卧(坐席、眠席)。当地产品的规格,有独眠的二尺至双人床的“五尺加阔”。当地席产品的用途,有坐席、枕席(东瀛的“榻榻米”类)、帘席、柴席等“其式而经之”。这就决定了其席草原料栽培的广泛、大批量、多规格,特别在小农经济生产的年代,浒关草田的规模较大。据当地老一辈回顾:明清时期浒关席草田(包括通安、金墅、望亭等乡镇)有6000—9000亩左右;民国初期降至为3000亩上下。

    1949年后,单产量提高及安徽无为县等地的咸水草打入当地席草市场,浒关地域的减小(不包括通安等乡),草田也同时衰减,至1985年,根据统计,现有草田838亩(限于原保安乡统计,不包括通安、望亭、东桥)。

    90年代后,浒关草席市场规模衰减,专业席户由于机器织席的出现而懈怠。先辈们在当地培育的无性分孽繁殖的“梅里青”棉衣种,即当地称的“淡水草”因草田的减少,日感短缺;而外地(安徽无为县、庐江、巢湖等地)的大黄皮粗草,俗称咸水草,大量拥入,当地草田衰减。1999年,九图村有草田400余亩,青敦、横宅、后汤、道安、华桥、真山等村草田仅存640余亩,单产1400斤/亩,总产在9250担左右。外地席草无论其色质、纤维拉力均不及当地草质优良。这类质地较差的草料涌入当地,势必会有损“名席”质量和声誉。而且从价格上,看每斤在0.6—0.8—1.10元间,草料成本亦有所增加,然而咸水草的斤两又要比淡水草性重。同时,当地草田也因常年使用尿素,席草的青白秀色也呈蜕变黄色的趋向。

    90年代以来,日本的蔺草引入苏州吴县(市)车坊一带。其实,该草种源产地仍是苏州水乡,国外只是加以科学栽培。早在明清期间,浒地席草种植户就已能采得阳山高岭土与地窖技术储藏草品以备翌年编织。经过阳山白泥(高岭土)敷放储存的席草,经编织席品后,能始终保持较好的青白相间的匀称美观。

    日本蔺草的上乘品质现今引种,其奥妙也就是淡水草储藏方法的“老翻新”而已。

    咸(盐)水草区别,就是栽培自然环境的区别。90年代以来,大部分织席专业户购外地长江以北地域皖省无为、庐江、巢湖等地的草种,因草田灌溉中含有盐、碱性水质,故其草色呈青黄色,纤维度较脆,拉力弱而水分重量较淡水沉。因此,席户们统称其为咸水草,这称呼反映了草质生长自然环境质的不同;又较形象地托出席草外表的润色泛之灰黄和纤维度受酸性浸蚀而减弱的因果关系。

    织席/浒关草席 编辑

    织席在浒关地方四乡八里统称为“打席”。这称呼在口头,道明了草席是通过专用工具——席机和席扣加上织席人的劳动而成就产品的。浒关席的编织要求极高。

    浒关草席 浒关草席

    (一)席机家庭席机均为木制。浒地席机的原材料多数为榉树、榆树料。两根机柱左右分置,间距在2米左右;又两根机梁上下分置,间距在1.2米上下。机柱与机梁凿成榫头,组成“井”字形席机。下梁榫眼备有锥木桩,以备在织席中撑紧席筋线络,不使屈经,确保编织质量。

    (二)织席准备

    选料 对原料(席草)根据产品需要和实用价值,进行筛选草料。主要工序是把黄、灰草剔除,把草壳纳净,致使编织进产品的席草长短、粗细均匀,色泽亮丽。接着第二步是把选好的席草浸没于水后,再晾干,但须保持一定的湿度。

    劈麻牵筋① 浒关席的编织筋是黄麻(络麻、椴树科),排斥苎麻、苘麻(青麻)。因黄麻纤维纺织细纯匀称,又有韧性不易折断。

    (1)劈麻 首先除去黄麻的老根,就是麻根的粗糙部位段的粗麻纤维,再把麻皮劈(撕)薄、拉匀,完成这两步操作的基础上,再进行调筋。调筋的专用工具是“筋车”,就形似纺车大小籰架的绕线(茎)筒子,安放在“T”型架上,使茎筒子随着调筋人的麻丝加添顺时针旋转,绞成4—7毫米粗细的麻绳状,这就是劈麻后的调筋。调筋后的筋线即是浒关席的经络绳:席经。

    按一条3尺6寸规格的浒关席定标,其席经络线的总长度在130米上下。

    (2)牵筋 把调纺好的草席经络线按放置于席机上,浒关席户称之为牵筋。按一条“三六”尺幅的浒关草席计,要达到60条(根)席筋(茎)。在牵筋的同时,用于压草的“席扣”便让麻茎穿于“扣眼”之中,这是牵筋中不可缺少的一步工序。当地叫“上扣”。

    (3)上扣 每一根席筋(茎)穿于榆树质制成的席扣眼子中,席扣的长度决定草席的尺幅规格;扣眼的稀稠与直斜,决定席筋的多寡与编织席的质量上乘与否。席扣的厚度4厘米左右,宽度在18—22厘米左右,长度因决定草席尺幅宽狭,按2尺(65厘米)—4尺6寸(170厘米)间不等。

    (4)湿筋 浒关草席的湿筋有两法。一为把调茎线浸湿;一为牵筋席机后再刷水涂茎线,保持织席过程中的筋线湿度。

    完成上面织席的准备过程后,编织草席人便能够上机织席(打席)。

    (三)上机织席

    添草压扣 织席过程的工艺流程就是添席草在席机的每根席筋之中。每添一根席草进经络网中,席扣就自上向下一记“压扣”,然后抬扣停止于上方,再添进席草……循环往复不止,直到满尺为止(即草席长度六尺左右;亦即织成长度在机后满顶上下)。同时,在压草抬扣的瞬间,要把草根外露席边的多余部分,折进边筋(较粗经线)内形成光边(塞边道)。一般在3尺以下规格的狭席,上述动作由单人操作完成(也有双人操作);3尺以上阔席均有双人操作完成。

    按一条“二四”单人席计,以黄麻为“经”线,要达35条(根);以草为“纬”应达到8800—9500根添草为止,才能织成一条“通草席”。

    添草料、执扣压草的全过程中,除了塞好边道的同时,还得经常刷上油水,以防断筋。同时又润滑扣眼。添草压扣的规范要求是:

    (1)添草 由一根与席幅相应的竹制光滑的竹爿在一端削成凹眼,把草梢(根)嵌入凹眼折弯少许余留部分后,由竹爿送入经络网中央后,塞好边道的瞬间压下梳扣,又迅即抬扣。

    (2)压扣 掌握好轻重力度压草,不能太重,更不能太轻。重则断或伤草质纤维;轻则不能达到质量标准。打席操作者谓之:“添草一门进,压扣软硬劲。”即指这一工艺操作的技巧熟练度。

    综上所述,以麻为经,席草为纬,组成草席。

    落扣 当草席织得合乎长度后,便从席机上取下来,这便称“落扣”。落扣后要把草席两头剩余的筋绳线编织成光边,并不得散结,这便称之为合(“割”音)两头筋(指席长度的两头)。

    卷筒 成品席按筒计,每筒是同一规格4条卷成一筒。在卷筒前的每一条成品席,还需作出晾干、揩去席面毛屑、凸草等的成品处理后,才得上市或使用。

    按浒关席农的编织规范和要求:一条中等阔幅(三六尺幅)的草席,一般是在8小时的编织过程中完成。即清晨5点至下午1点落扣;第二条草席即要织到晚上9点多落扣。

    1995年始,浒关镇出现了以现代机械的织草席机,每机每天可织5条以上。

    规格品种/浒关草席 编辑

    (一)规格

    浒关席的规格,按实用的尺幅阔狭,除特殊用途外,一般有二尺、二四、二八、三六、四二、四六、四八及四尺和合等八个尺幅。即从单人床至双人床,各类阔狭不等的床铺尺寸都配备齐全。

    (二)品种

    浒关席的品种,按实用的需求,同时又与规格紧密联系。一般有眠(床)席、枕席、童席、榻席(榻榻米)、沙发席、垫席等。

    与规格紧密联系的品种,主要有水朴、油朴、通草、双草、印(隐)稍、脐席(和合席)等。

    所谓水朴、油朴席品,是编(织)席工艺过程中筋线揩上水或油的区别类称,并非肉眼就能检测认定的席品。而后者的通草、双草、印稍、脐席,则是指草席组成排列中,草纬的长短多少及草稍交接组合的流程而言。

    有脐席 又叫脐席,俗称和合席。是浒关席的原始品种。以黄麻为经,席草为纬,草分两段,草稍相交的接头处露出在席的背面中央,形成一条六寸左右的“脐带”状,脐带中间有不等的皱起,因名脐席。席的正面也同样在中央形成自头至脚的有脐带状,似条状“小河”,把席幅分成两半。这样,当地又把脐席唤做“鸳鸯席”,赐口彩为“鸳鸯和合席”。这种席具有质高耐用的特点,为当地百姓乃至苏州水乡人家婚嫁喜庆的必备礼品,男女双方都备之。女方又作为行嫁妆伴送至夫家,这样就组成了名符其实的鸳鸯伴侣喜庆草席品。这个风俗延至当今,即使在冬季,仍是如此,只是口彩有别,曰:和合眠(棉)席。规格30—46寸。

    隐稍席 为当地大众产品,是和合席(脐席)的改进产品。源于宋元、兴于明清至今。该品系指编织工艺而喻。产量要占浒关席总产量的75%—85%以上。谓之隐稍,是指编织中将席草的草稍在左右相交时,衔接得看不见草稍——隐去,故名。特点是经济实惠,且美观大方而实用,为一般用户青睐。规格以36—40寸为多,42寸以上质量有降。

    油朴席 是浒关草席中最佳席品。编织过程中的筋线不断揩油,通根编织。并且在添草中是三头三稍隔花编织而成品。编织的严谨致使席品坚牢不舍,泼水不漏。但是这个席品规格一般以20—30寸为多,如要加阔为双人席,需得定制,因这种席在过去是妇女添草男人压扣(有双男编织),用工用力均超于普通席的编织力度。

    水朴席 为浒关狭席中的主产品,编织同油朴相同,所不同的是筋线揩水不揩油,因名水朴。规格在30寸以下。

    油朴和水朴席,因顾客无法肉眼判别,因此又通称为通草席。即其席幅均由一根通长席草贯穿于席缘的两端边茎,故又名通草席品。

    双草席 浒关草席中阔席的高档产品。编织过程中,其经料和席草都成倍加重。双草作纬,工细牢固,斤两较沉,席面经络草色稠匀相当,清白分明。规格在42—48寸为主,30—38寸为次。古时双草席为贡品席居多,其产量仅为20%上下。通安、金墅的唐基廊双草席主产为甚。

    纱筋席 以纱线为经,席草作纬,编织以枕席、童席、榻坐席、垫席等品,与温州席品相类同。80年代以来,当地同样以麻筋编织,质量超过纱筋席品。

    纱筋席以棉布包边,印有各式图案花边,形成文化产品。

    贡席 浒关草席中的稀有珍贵产品。这种席品主要是上贡朝庭官员及宫中皇妃享用的草席产品。贡席品名源于明清,到民国年间,当地已无专贡席品上京,故名存实无。又因贡席专供皇帝享用,因而又有“龙席”的美誉。一般为双草料编织居多。

    草席质量/浒关草席 编辑

    浒关草席上市,其质量规格检验,有相当严格的尺幅(宽×长)、重量、草色、草质要求。其品质分为甲级、乙级、丙级、丁级,排除等外品。每级又分为草质、尺码、草稍搭头、重量、技术规范等五项席品标准。有关技术规范等五大要求,是在千百年的编织实践中,由当地席户与顾客实用要求中得出的公认标准,低于这些标准,就不成为当地的名席产品。

    各级技术质量标准列于下:

    甲级席:黄麻经络粗细均匀,无断头结、松经,光滑平正;草稍搭头均匀不偏心,边经粗相应于中心经线的三倍,草纬色青白紧密,无稠疏相间,手感厚实、沉重、厚匀。

    乙级席:黄麻经络基本匀称,稍有豁攀,草稍搭头略有偏斜和接经(不超过三处)边经要求与甲级相同;草纬色青白较密,略感有稠疏相间。手感浑厚。

    丙级席:黄麻经编织略显毛糙,编织轻重不匀,草稍搭头有偏斜;席面草色整体形象不亚于乙级席,但有佣经和豁攀②、对边经要求粗细与甲级相同。手感混滑,草纬紧疏略有不匀感。

    丁级席:黄麻经编织眼显毛糙,上等不捻边;席经编织过程中出凸草佣经状,边经亦现粗细不匀,但条席整体形象及长宽尺幅仍保持规定尺寸;草色青白略显黄澄,手感面滑草纬稀感。草稍搭头偏斜呈纹状。丁级席一般均由灯芯草、咸水草编织。

    注:①浒墅关席户,对“经”系麻筋的统称,由黄麻调捻而成的单根或数根经绳为“筋”;草席两边直径较粗的筋又具指为“茎(筋)”,既同一又作区分。对整条席而言则称经络。

    ②豁攀,当地俗语。即打席过程中边茎线处遗漏的草根拆边动作而形成的缺陷。

    草席市场/浒关草席 编辑

    浒关草席既为当地历史传统产品,亦为每家每户日常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故在当地形成较大规模的市场。

    一、草席产区

    浒关草席出产历史悠久,各类草席编织的规格品种和编织工艺形成一定的习惯,在四乡八里之间又都积累了各自的特色品种。某乡某村某农户,一般都有自己的擅长编织方法和产品的规格,经过千百年的工艺流程至今,某乡某地已逐渐形成了固有的规格品种。编织和合席的地方,基本不出产隐(印)稍和双草;生产双草席的乡农,一般不编织有脐席。浒关草席收购采购店家,对自己所缺产品的草席品种,都会向所产地区去进行收购进货。根据原浒关镇创于清朝的百年老店“浒墅关老南山席行”店主李庆先提供的草席出产区概况,简列于下:

    (1)双草席产区:通安乡金墅、专(占)桥头、三(安)乔头、唐基廊等村户,形成15平方公里范围的双草席主要产区。以4尺阔幅以上的双草席占绝大多数。

    (2)油朴席产区:望亭乡主产,通安乡石巷浜亦出产。

    (3)水朴席产区:浒关原保安乡诸村、望亭、包兴镇(原浒关辖属)、东桥矫埂村等。

    (4)隐稍席产区:原浒关保安乡甑(真)山头、南庄、通安乡唐家桥、西湾塘(两村现属华山村,浒墅镇西北处)、西浜(现为俞巷里村辖)。

    (5)脐席产区:浒关横宅、新乐、青墩、九图、东桥矫埂、望亭包兴镇等诸村。形成浒关镇域东北片约10多平方公里范围的主产区。

    (6)纱筋席产区:浒关白石山、横泾(即现横锦、金鸡村)、通安蒋巷里(浜)、江(戈)巷浜村产榻席、纱筋席主产区。

    浒关席业界先辈李庆先1983年6月24日在《浒关旧时草席市场一些见闻》中称:

    浒关草席名闻全国,畅销各地,有悠久历史。浒关镇附近如通安、金墅、望亭、东桥三、四十里一带,普遍种草织席。家家备有织席木机。每天清早有到镇上市场销售,席市中心在北津桥,由各行家派人收购,看货定价,每天清晨很是热闹非常,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派繁荣景象。

    各席店收进草席之后,将席子晒干,经过整理后,按质论价。每年三四月间,是浒关席市场最兴旺时期,各地客户商贾纷纷前来采购。当地席草行店家是代客买卖性质,从中收取些佣金。全年的营业数字是相当大的(我店当时有确切统计)。说到席行,其中最著名的有几家老店。像老德润、李南山、倪恒盛、顾聚泰、合兴隆等等。这些店家在销售服务中因为做到“优劣分等,按质论价,不以次充好,定价划一,包退包换,务使满意而归去”。

    人们为什么喜爱浒关草席,其中有个原因。像浙江温州宁波产的草席所植的席草,有咸性,一旦肉身出汗草席便有粘性;浒关草席的淡水草一经洗刷,凉爽无比,受到用户欢迎。

    扬州朴树湾地方也产草席,质量很佳,产量不多。……

    二、市场

    浒关草席出产以来,即孕育了当地为主的草席品市场,千百年来久盛不衰。浒关席草市场,无论是望亭、通安、黄桥、车坊等地的席与草,都集中在浒墅关市场,因名浒关席。

    民国时期浒墅关草席业(店铺)一览表 民国时期浒墅关草席业(店铺)一览表

    春秋时期,当地农村就有种草织席习惯。浒关又是水陆交通的“活码头”,六朝(3—6世纪末)时,浒墅关上下塘两岸,种草织席、编织柴席(稻杆草料)已极普遍。自两宋以来,分工精当,经营规模形成较快,营销集中推广凭借交通便利优势和苏州城辐射功能影响,比之其他乡镇有利得多;新编《吴县志》载,900多年前的宋熙宁三年(1070),就有浒墅席作为贡品席入宫。明末清初,姑苏城外的浒墅关、望亭、通安金墅一带,已形成了繁华鼎盛的草席“世界”。所谓:“月有商人云集,日有五乡席贸。”民国时期,浒关沿大运河两岸的席店草行形成鳞次栉比。老南山、老清臣、合兴隆、张洪源、倪恒盛、沈云记、范凤记、褚鸿源、吴正聚、利南山、糜永盛等店号连成一片。民国25年(1936)国民政府吴县浒关第四区草席事业,经地方热心人士努力发起,联合组织运销合作社,发展浒关草席生产。据当时《苏州明报》所载,“每年产销额原有百万元之钜,将从事改良达价廉物美目的”。

    组织无限草席生产信用合作社,并由“县府合作指导员周杰指导进行,业已次第成立。有第四区东桥、金旋、包殷、矫金(乡)四处;第六区尚羲、养庭(乡)二处;为该事业之新命运。每年产销闻名有一百万元之钜”。原有第四区黄泥、湾里两村信用合作社,正式改组为无限信用合作社。

    生产草席中,信用合作社定为由8个合作社联合组织,第四区(即当时为浒关区)保证草席运销合作社联合社对外发展事业、信用借款、预计草席,改良编织业已成立的合作社基本社员、理监事,分别推定东桥基本社员36人。理事主席(王庆华)、理事(朱清涟、周景蓉)、监事主席(周旋宝)、监事(平能和、杨俊三、金旋乡),基本社员35人。

    据周杰指导员谈,第六区养廉乡、第四区包殷乡两处,其“草席出品最佳,但均守绳法,不谋改进,终致淘汰,俟联合社成立后,调剂金融外,聘请技师,从品质达到价廉物美之目的,与他省草席出品争一地位云”。

    民国26年(1937)11月,苏州及浒关被日军侵占后,浒关草席业仍然从抗战的烽火中生存下来。八年抗战到胜利前后的年月里,为了维持市场不受物价飞涨的金融冲击,浒关席业界针对市场的艰难,同仁志士们相应地自扶自救,组织了民间性质的专业同行组织——“浒关席业公所”,成为连接席草业市场的“桥梁”;在席草市场中平衡物价暴涨引起的的混乱。席业公所抱着“自强维艰”的宗旨,为克服币值暴贬、辅币短缺、经营滑坡的疲软状况,用自行发行“筹码”(竹制筹)作为市场的流通货币,以维持浒关当地草、席市场的稳定。浒关草席市场的信誉得到了提高和稳定。市场外面物价尽管暴起暴跌,而席市场内的贸易销售仍可得以当地范围内用筹码纸币来调剂填平,取得“信义”成交。

    三、市场收购(供销社)

    建国后的50年代,仅浒关当地曾突破200万条的产量。“文化大革命”时期,席草业一度被视作为“资本主义的草”,但席乡农民仍然坚持织席生产,“明里败落,暗里生长”,织得的草席利用夜晚悄悄售给过路客户、船家,销往大江南北,流向千家万户的消费者。80年代,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浒墅席草专业户大量涌现,全镇草席产品年销量又大幅增长。1980年,浒关镇设立“江苏省吴县供销社草席收购站”担负当地草席原料和成品的购、销、调、运、存的任务。

    1958年人民公社化以后,草席生产由社员个人家庭副业纳入以生产队为基础的“集体经营、分散生产”方式,即加工收入部分作为社员交钱分配记工,到年终再统一分配。

    期间,整个浒关草席生产经济区域(浒关、通安、望亭)不包括东桥乡,据供销部门统计,共有织席机具10250台,从业人员20300余人。同年全区域计9个乡(公社)104个村(大队)982组(生产队)拥有织席机具17930台,3万多人从事“浒关草席”生产。90年代后,供销收购逐渐淘汰了由公社化而派生的统购统销机制。按一条“四二”尺幅草席的成本计,其中草料(毛重)计为5斤余,价4—4.50元,麻茎线2元计,而外地商贩来当地的收购价为10—12元(1990年初价格),这比在专业市场的浒关当地出售略高2成,因此为当地供销社加工织席的席户急剧减少。但是商贩到外地出售价格又为其当地收购价的3倍以上。故有顺口溜云:“织席不如卖席,卖席又不如贩席”;“贩席指责卖席,买席又嫌织的次品席。”席业滑坡现象因此产生。

    90年代后草席质量,过去浒关席的麻茎数,以“三六”尺幅计,一般在60条(根)茎线以上;现今减为55条(根)左右。以往一条“四二”尺幅的草席,用草量在5斤6两(净草4.5—5斤)以上,而如今的重量却在3.5—4斤,而且用“咸水草”织编的草席,其总重量又不见增加,这在草席之乡列为大忌。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4-15 11:29:5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