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浯瀯元氏族谱

    浯瀯元氏,始祖元子哲祖籍河南, 北魏苗裔,唐天宝年间进士,唐永泰二年大历元年(766年)崇仁知县,大历五年(770年)卒于衙内。时任抚州刺史颜真卿撰写《元子哲遗爱碑》碑文。据史籍记载:《元子哲遗爱碑》碑文为颜真卿大历五年(770年)十二月撰并书。原存江西崇仁县。

    编辑摘要

    目录

    族谱起源/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元之先自拓跋氏始,魏孝文帝徒居洛阳易姓元氏,而后之绳绳继继别派分支者,随靡不以洛阳为星宿焉!我祖子哲公,生于唐开元六年公元718年,河南信阳罗山县人,天宝进士,崇仁知县,治行循良,因兵戈梗道未归,遂家於崇仁衙侧米仓巷居焉!殁唐大历五年770年,享年五十有二,葬公厅之西。公有三子:长麟徵,次麟趾,幼麟集,皆居官署后之米仓巷,为众枝之干。

    当日仁民爱物之心,遍洒于闾阎,合邑士民如丧考妣然。邑志载:“大历五年,尚书考功符下崇仁,为建祠立碑于县南五步,鲁公颜真卿书:“缘兵荒未归遂家於崇衙后之米仓巷”,继建鸣琴阁,于城隍庙左(元子哲遗爱碑)

    后有,明宏治崇仁县令叶公天爵,素知我祖泽民之恵,将生前十四德铭之於坊,於表扬,於市使没世不忘,并合邑黎庶沐其惠爱,不忍我祖之深仁厚泽淹没,联名呈请题准神位,永远享祀学宫名宦祠内,春秋祭祀以酬我祖之深仁也!自是宰兹土者,如郭公孝思,马公一德类,皆勒石镌文,赠诗作赋,以凭吊其芳迹,至今崇祀名宦,犹得仰余光焉。

    浯瀯元氏族谱 浯瀯元氏族谱

    明邑乡贤吴聘君康齐先生(吴与弼)序吾谱,赠楹联云:“四朝文物米仓巷,百世根基浯瀯桥”。

    谱序目录/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浯瀯元氏缵修族谱序》 宋咸淳五年六月朔日,裔孙凯敬书
      《浯瀯元氏重修族谱序》 明景泰辛未十一月晦日,同乡吴与弼序(并收录于四库全书,康斋集卷九序。吴营桥元氏族谱序)

    《浯瀯元氏重修族谱序》 明景泰壬申春王正月八日,二十世裔孙朴百拜书
      《浯瀯元氏族谱序》 皇清雍正元年癸卯岁三月既望文林郎知崇仁县事西冷马一德隣声氏撰
      《浯瀯元氏三修源流迁徒考》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六月既望 三修董士裔孙谨识
      《浯瀯元氏重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六月既望 三修董士裔孙谨识
      《浯瀯元氏重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伏月既望 姻晚生廪[lǐn]膳黄文焕顿首拜撰
      《浯瀯元氏三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六月既望 斗山后学眷晚生朱梦云顿首拜撰
      《浯瀯元氏三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季夏月 望日 裔孙逵熏沐百拜书
      《浯瀯元氏三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仲秋月中涴 吉旦 二十九世裔孙璜贤二熏沐拜撰
      《浯瀯元氏三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六月 既望 二十九世裔孙英杰百拜书
      《浯瀯元氏三修族谱序》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抄秋谷旦二十九世裔孙韵熏沐敬撰
      《镇文公支谱序》 皇清乾隆四十年乙未岁冬月 谷旦 云衢姻晚生曾千古顿首拜撰
      《浯瀯元氏四修族谱序》 皇清乾隆三十七年壬辰岁孟夏月 谷旦 赐进士现任广东肇庆府恩平县知县 年家 姻世弟吴 本顿首拜稿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三月中瀚梓
      《浯瀯元氏四修族谱小引》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谷旦 三十一世裔孙亨光熏沐敬撰
      《浯瀯元氏四修族谱跋》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 季春月 谷旦 三十三世裔孙 善 熏沐敬撰
      《浯瀯元氏五修族谱总序》 皇清嘉庆十八年癸酉岁季冬月谷旦赐进士文林郎前知崇仁县事 大梁陈学诗 顿首拜撰
      《浯瀯元氏六修族谱旧序》 皇清道光二十八年岁次戊申孟冬谷旦 三十三世裔孙愿宗谨序
      《浯瀯元氏六修族谱旧序》 皇清道光二十八年岁次戊申季秋月谷旦 三十四世裔孙郡庠熏沐敬撰
      《浯瀯六修族谱跋》 皇清道光二十八年岁次戊申季秋月谷旦 三十四世裔孙郡庠熏沐敬
      《浯瀯元氏七修族谱旧序》 皇清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冬月 谷旦 三十六世裔孙良弼熏沐端肃敬撰
      《浯瀯元氏七修族谱旧序》 皇清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小阳月 谷旦三十三世裔孙邑庠廷辅沐浴敬撰
      《浯瀯元氏七修族谱旧序》 皇清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孟冬月 上涴日三十六世裔孙锡圭熏沐端肃敬撰
      《浯瀯元氏七修族谱旧序》 皇清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冬月 谷旦 三十五世孙钟灵熏沐敬撰
      《浯瀯七修族谱跋》 皇清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冬月 谷旦 三十五世孙钟灵熏沐敬撰
      《浯瀯元氏八修族谱序 》 皇清宣统元年己酉岁仲春上瀚谷旦 三十七世裔孙集熙仁端熏沐肃敬撰
      《浯瀯八修族谱跋 》 皇清宣统元年己酉岁仲春月上瀚谷旦 三十七世裔孙集熙仁端熏沐肃敬撰
      《浯瀯元氏九修族谱》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岁次癸酉季秋月,三十八世孙义世谱同端肃敬撰
      《浯瀯九修族谱跋》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岁次癸酉季秋,三十八世孙义世谱同端肃敬撰 

    传记摘录/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浯瀯桥记》

    岁甲辰春,步自宾塘,归而过元之浯瀯桥,临流俯眺天光荡漾,日色呈辉,烟树离迷,其间浮鸥出没其下,水于曲而常通波安闲而不怒,徘徊久之,祗觉别有会心,而不能名言其隐者矣!适里中长者道过,予前因询其造桥之奚,自曰:先祖有号翼明者,捐资鼎造焉!迄今将百余年矣!因号翼明故又名翼明桥,吁!吾知之矣!夫人有窒于中,则中无所主,故百忧得而攻之,万物得而烁之,又何所往而有自得之,致惟知者本性清明,天理常流,即见物而不逐於物,在非物无在不乐也!试观浯瀯桥,襟罗峰而拱立,层峦耸翠,上出重岗,万壑争奇,仰吞坠露,共或有隐君子出其间乎,坐背军峰,阁临流水,洒香水之捐滴,清万井之嚣尘,意者有仙人蔽其后乎?桥之右有亭翼然,往来行旅络绎不绝,得毋有英豪表表,再仿题柱之志者乎?桥之左林深而木古,口带水而环山桑麻遍野,弦诵不辍者,此则浯瀯元氏之世居也!知必有伟人焉!出乎其间者矣!夫一浯瀯桥耳,从其外而观之,苞桑磐巩,若未尝有桥,然从其内而观之,不过十余丈,长仅百余武,而鱼龙百变出其中,沙石飞腾出其下,纳众流而不见有余,运画夜而未尝有已,来无所迎,去无所执,波涛撼之而不惊,车兴负之而不重,非积累之厚,而中无所窒者,奚以若此,况,人为万物之灵,天之所赋予者不薄而顾以名利,役其行嗜,欲攻其心,斯亦无怪乎?戚戚终身而不乐也!元公有见于此,故颜之曰:“翼明桥。”翼者,敬也!人为敬则中有主而自明,惟惰则中无主而自昏,此圣狂之所由分,而元公之有是号者,则其自为可知矣!复以是名桥者,则其为人,又可知矣!世俗不知,辄云公号翼明,故名其桥,则是私而已,又谓是桥之成人无涉似也,而非命名之意,甚至以是桥之资费,累千金,某公能舍割,积功德为后世子孙计,其见益陋矣!鸟足以知公之志哉!
      峕
      皇清雍正二年岁次甲辰署月望后 斗山后学朱梦云赋才氏谨识。 

    《子哲公名宦传》

    见府县志

    唐元子哲河南汝宁信阳罗山县人,唐代宗元年由进士令崇仁,治行循良为诸邑最,大历五年尚书考功,符下崇仁,为建祠立碑于县南五步,鲁公颜真卿为书,缘兵荒未归遂家於崇衙后之米仓巷,殁葬公厅后西。弘治十二年冬,县今叶公天爵,勒公十四德於坊,咏以诗现祀名宦。  

    《盛霖公传》

    先生康皇伟人也!生而颖异,每指授辄成诵,其父淑通公甚爱之,曰:“吾有此子,吾志得也“! 因另卜居连塘,为先生成立计,先生大有气概,幼从塾师游,正课暇必取史读之,恍然若有得,年甫十四会上军需颇急,诏天下预纳新税,公以遗虚粮十余石,力不能支,竟为邑候所获,先生直以身代邑候感之,乃释厥后,先生学日益力,数日益奇,十余年间奔走名场者几许而屡振屡蹶,卒不能获一遇,而淑通公已逝矣!哭泣极,犹强颜解太孺人忧,而孺人终不可解,数年间寝成废疾,举动不能自如,先生极力身奉。自戊寅以迄甲申,其依依左右者,日夕无怠容一时,乡里人咸目为孝,先生怅然曰:“孝固如是耶!当不尔尔”,掩泪而去,自是以后,先生不得于其身欲及子孙,因得宅左旷地,筑成闾塾,延名宿为后学楷模,先生亦以身处其中,日督不懈且举生平所作诗文汇成帙,欲以问世,惜其时严,坊刻之禁不果,遂焚之而先生亦冉冉老矣!岁癸亥,先生构疾,既弥留嗣子英杰,戎携幼弟旦诣寝所泣曰: “大人之病革矣!请以闾塾为大人祠”,先生瞿然曰:“呼!吾不能副先人志,是不能为人子矣!安得为人父,何以祠为?虽然吾所嗜者学也!得一所以栖,吾神且日以课后人,如吾生前者亦吾之愿,特以祖公奉之,吾滋戚矣!”慎母以公题其额,故至今犹遵为“元盛霦祠”云,因为之赞 ,赞曰:

    先生之学 积乎东壁 先生之气 充乎北极

    性真流露 匪躬是惜 周旋庭帏 服之无敌

    人曰孝哉 我心孔亟 其及为何 山阳之笛

    易塾而祠 遗言可绎 神灵居之 精光奕弈

    以先生之心成先生之德先民有言昊天罔极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春月 年姻晚生饶观嵩呼三氏顿首拜撰。  

    《明冠带乡宾翼明元公传》

    幽兰在空谷而其香远闻,实玉藏深山而其辉外著,士之敦行善道亦若是已矣!昔人云:“发潜德之光幽,吾以为德之潜者,其光虽难閟,非人之发之,彼自为发之耳”!今於元公翼明重有信焉!公讳魁,字应升,行继一,翼明其别号也!公先世河南有子哲公者,由进士宰吾崇,爱崇巴华之秀,遂选胜而居于衙后之米仓巷,继则伯常诸公,再迁浯瀯桥,奕世载德不忝前人,传数九世而产公,公秉资頴异,早攻举子业,籍籍有声数奇於遇,遂绝志进取而优游於丘园濂麓之霁,月光风洛川之傍,花随柳夷峰之,绿树青山恬如也!席先代腴赀弗,屑屑自为封植轻推解乐施,予每遇凶岁辄出粟赈贷,赖以全活者甚众里之浯瀯,为要道盛春水潦穷,冬雨雪往来,恒病涉公造桥,以利行人,故以翼明名其桥,惠声载道至今勿衰,尝助修雉牒为牖户之绸缪,及流寇掠境,得免于蹂躏者,公之力居多,其表彰先贤重刊《吴聘君文集》,俾布百世,亦足以觇其尊德乐道之雅意,至於捐资鼎建“明伦堂”及明新两齐,以推崇先圣,而助朝廷之兴贤育士,载在邑乘尤赫赫,若前日事,维时邑长官,饬杖履醴饯迓嘉宾者至,再至三而公谦让,逡巡固,谢不敏盖其生平之抑,然自下而庞利不居大率如此郎君,三克成之以义,方声著艺林名驰璧水,今之孙会济济皆绳武良材,将来之所以亢其宗者,正未有艾!则公家教之茂而流庆之长也!公与予家为世姻,故公之懿行知之详且悉,因为之传,以致景慕之意,且以见潜德幽光历久,愈耀有志,於为善者之益,当知所勉也!

    皇清雍正二年岁次甲辰,礼部乡副进士候选儒学教谕,年家姻晚生陈文范顿首拜撰。  

    《钦达公忠义传》

    见府县志

    明元义,字钦达,十三都浯瀯桥人,唐令元子哲之后,练达有力勇于为义,正德初盗起,钦达请於部使率众剿杀,乡赖以安岁。庚午饶州饶原盗发,当道授以百夫长,命领民兵格之,於是择昆季,僮仆有智勇者,偕行九月,次梁山坂值雨雪,泥淖十旬不得进,寒湿相薄死亡过半。十二月贼突犯营将士皆溃,钦达独与家儿酣战,斩贼首十余级,久之援兵不至,与千户某等皆死。之事闻总兵董参政朴,为之哀悼,长叹遣祭於家子二长曰:“仑痛骸骨无归,具衣冠,招魂安厝”.邑人御史吴钺,题其墓曰:“忠义”。

    《大有兰三公传》

    公讳勋,字道亮,别字大有,行兰三,曾祖以器公,祖应升公,父尚文公,公其三子,而出继叔父尚忠公为后,公幼真英敏之才,长宏经济之学,年方廿五即游泮水,越一岁恩授荐举,虽未得著迹廊庙功施后世,而其才德固以无憾,且秉性公直,制行端方,凡里中巨细事务,靡不听折衷,所谓柔亦不茹,刚亦不吐者,公其无愧,公出继之母予姊也!事之如生母,问寝视膳必尽其诚,及余姊终哭泣哀恸,所承田产不私之一己,而与兄弟共焉,乡族称之,靡有间言非孝友之实积於中,而著於外者能之乎,然此犹处其常,而非流离患难之际也!忆顺治辛卯,群盗寇发,公不计财物,揭家潜外,殆所称明哲保身不亏体,以辱亲者哉!嗟嗟!公之困苦,若此乃履险如夷,父子室家保聚如初斯!固天相之吉,实公谋为之,善故,得以承宗祧於弗替也!凡此皆公之可见者,余与公为世姻,见之真闻之详,因略述以为传!

    皇清康熙癸丑岁孟秋 顺治辛卯一榜 姻弟周吉人蔼吉氏顿首拜撰

    《爱亭公传赞》

    公浯瀯元之达人也!生姿颖异,弱冠游庠。乃唐进士为崇开邑县令,子哲先生之苗裔也!迄今藉藉称道,无间人言忆公当日,殆有未传之盛德欤,所谓空谷幽兰馨香自远,椟中美玉辉光外铄,惟公重有信焉!公讳善,字惠子,号爱亭,行灴一,余同学知交,梓君之高祖也!戊申岁,总成家乘,谬承委托,共勷厥事,予校阅文翰,披览巅末,见乎碑铭颂录,灿然具备,公独详其世系而行谊莫觏,予窃异之,既而流连,太息询诸梓君,因略举以告曰,惠公所行綦难尽述,而其生平所最著者,腹饱青蘘继而为人塾师,勤勤恳恳,一切涉猎,作辍之习,严以最之,靡不慕其淹博,负笈相徒,凡追随几杖者,莫不艳之羡之,曰:先生真后学之楷模也!且禀性乐善,急公仗义,无论募建桥梁,修葺管道,以及赈饥排难,扶危济困,求助于公必慷慨倡捐,施不择人。鼻祖子哲公,治行循良,卒塟署内西圃,浇奠祭扫,屡加优奖,奈冦乱停止,公不忍听其废驰,呈请督学部院,淮复祀典,嗣氏崇乐子孙,每值清明,展谒墓旁,绵延弗替,公之力也!嘉庆三年,族建祠宇,公不遑瑕食,竭力督造,无一夕少懈,所谓黾勉从事,无伐善施劳,公其有焉,其处室也,席丰厚膺,饶裕而犹,卑以自牧,淑慎温恭,持家克俭,任人惟恤,无一毫骄傲奢侈之态,公兄弟五人,公居长,庭帏之间,蔼然和顺,友于谊笃,非度量含宏者,其孰能之子三,峥嵘事业,家声丕振,各自有以树立焉!厥后孙枝蕃衍,或身侧太学,或名利胶庠,余皆魁梧俊伟,卓荦不群,旬乎作德,日昌矣!德者寿之徵也!故大德者,必得其寿,所以天与遐龄,年逾八十有奇,无疾而逝,行谊若此,惟谱所以录其实也,况公去今未远,徒令冺没不彰,曷足以尽阐扬之义哉!维时纂辑重修,予属眷末,唯就梓君之所示者,为之搦管挥毫,郰赘数言以传,其行于万一,并附赞于后人

    赞曰 :伟矣惠公 灵杰浯瀯 天资卓越 学问淹通 经今纬古 早厕黉宫 扶危济困 善积厥躬

    诲人不倦 黾勉是徒 孝亲敬长 和气婉容 持身涉世 恪尽温恭 予生也晚 仰溯高风

    所仰维何 造祠孔力 矢慎矢精 小心翼匕 祀典复开 芳流奕襈 慷慨襟怀 施兴弗惜

    如谷之兰 如椟之璧 虽曰幽哉 声辉可释 天锡遐龄 杖朝遗迹 秀毓层揩 喝其有机

    皇清光绪三十四年戊申岁冬月 榖旦 北耆梅坞后学晚生陈钟麟顿首拜撰

    《元公毓生先生传》

    往者李克论相有曰: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兴,达视其所举,贫视其所不为,贱视其所不取,余每读斯语。未尝不慨然曰:观人之术备矣!居今之人孰有能,一行不苟,一介不取,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如吾姻伯,元公毓生先生者乎!公幼习诗书,深明礼仪,其为文也!理能着实,气则腾空,劲气直达之中,而尤有一段真意贯注其间,以故采芹桂,他人所极力揣摩,而难冀一,当者自公得之,不啻行所无事也!尝见公所自撰谱序,其谆谆于米公质浑噩,公行安详,公材卓荦,公度汪洋,幼习庭闻,长勤诗礼,含英咀华,穷原竟委,文师韩柳,书法锺王,诗宗元白,学溯朱张,芹沼分香,蟾宫折桂,木铎攸司,教严仪利,鹿洞风微,几五百载,坠绪昌名微 ,公已坏生也!自天逝也!何归惟兹山斗,一去墟欷粪墙,朽木谬荷束床,八年启迪,千载景行,谨缀数言,用抒管见,难为公荣 ,适为公玷 。

    皇清宣统元年己酉岁仲春月上浣 糓旦

    子婿陈纪瑞顿首敬撰

    《黄氏浩六孺人节孝传》

    尝读正气歌曰: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未尝,不叹正气之犹在人间也!顾士君子读古人书,渐仁摩义求其矢志,在一时,而丹心贯千古者,犹不数觏,况以妇人女子之流而能扶正气,振纲常,岂非古今之奇节哉!予与元子惠君素所友善,其祖母太孺人,固剑邑庠生,黄元诏公之女也!孺人家教弥深,未字时,善事父母针黹,暇间取内则女箴,诸书玩阅,数年甫十九归,配太年翁浩六先生克俭,克勤执箕帚奉舅姑,无一富豪女子态,且太年翁性嗜读书,孺人必焚,膏佐读历,漏下几刻犹劝学不倦,无何年方弱冠,太年翁顿弃尘环,孺人抢地呼天,食不下咽,者数日,窥其意,似欲捐躯殉节者然,尊大人黄先生,抚孺人而言曰:尔姑舅具存子女,尚幼尔慷慨赴死,则壮者已逝,老者幼者尚可保耶。孺人用是幡然悔悟曰:死天下事易,成天下事难,今而后未亡人之志决矣。维时郎君方周女始三岁,且郎君静翁体素,嬴劝撄疾病,孺人提携顾复遍,历艰辛比长遣人家塾,孺人恭礼先生,内诚外敬,无弛意无懈容,更非他人所可及者,厥后静翁树帜文坛,亦能不贫。孺人之望,奈数奇不过遂尔淹迹异途,孺人诸孙济济俱皆崭然头角,秀拨不群,而冡孙讳善,字惠子者,尤能经今纬古,学饱青箱,予与惠君谊,属同庚甲午科试,又同见于督学曹老夫子,既而秋闱余以不才,忝膺乡蔫,赴宴归过庭拜谒,见孺人白发苍颜,俨若有丈夫气概,而惠君并举其生平以相示此,孺人之善行固,予之所稔知者也!岁越丙申余,自北旋贵庭谱牒碟告成,惠君以书来予,索予为传,予以孺人之懿行昭彰,自有无容表暴者,然立德,立功之心,亦孝子慈孙之所不容已也,爰爰为之搨管挥毫以传,其行於万一,云尔 。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孟春月 谷旦 礼部进士候选文林郎年姻会再侄侯章顿首拜撰

    《浯瀯桥元母甘太君节孝实录 》

    太君予之堂姨母也!予不敏幼读书未识大体,始成童时,奉先慈命来省姨母,见姨母时事太姻母而便衣素裳,直率乎常态,予窃疑焉!归以询诸先严,先严顾余曰 :“汝恶知礼乎”?古之孝子,不修仪不饬容於二人之前,汝姨父裕贤公,自戊午年,弃姨母而仙逝矣!今姨母若此欲尽孝也!欲全节也!予亦少悟厥后,予弃薄植而务蝇头,其得侍姨母,日较前之浊迹名场时,更数因悉,姨母行状其秉性也!柔以顺其出言也!缓以宽其处事也!慎以周昔之,颂四德美三,从者姨母有焉!岁甲申,蒙族长幼尊卑力举,孟叔思中先生,之三郎君为嗣,戚属合定后,凡一切养育教娶,抚字无弗至者惟一心,无岐视也!迨癸已,诸贤叔辈复兴义举,出结递申叨,恩准详奉旨旌表:“节孝甘夫人”,兹者太姻母,业膺天眷年几上寿,而姨母尚以妪娅之躯,日周全於晨夕之间,其不修仪也!其不饰容也!亦复如故,虽曰:“钦命甘夫人也”!固犹然故,我之姨母也!节耶!孝耶!有相济而成美者,予本固陋,敢诩能为姨母传,第即其清操苦诘, 附之简末,俟姨母百龄之后,必有缙绅先生执笏儒毫,为姨母传者,故录之。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夏月 劣姨甥袁经汉碧川氏薰沐谨志。  

    《浩三公徐孺人颂》

    孺人徐氏,里居沔浒,父曰:必辉,职隶分府。孺人之生柔淑静,专及笄立配曰:嫔于元,惟元之先,实宰吾地,孺人之夫乃其后裔,三二而寡,栢节自甘,更可痛者,膝下无男,维夫人之兄厥有二子,爰立其一以继夫嗣,无何夫兄旋即於凶,夫妇迭逝,遗孤茕茕。孺人概然曰:责在我,以养以教,俾无陨惰,孰知多故,脊脊门墙,夫弟夫妇,复尔俱亡,有子方孩待人食饮,保抱提携。孺人是任载瞻堂上,尚有衰姑。孺人朝夕危持颠扶,及姑既终亲营塟宅,母子相依,夫在姑侧,又于夫右穴地,自图俾明妇道,死亦从夫,三世一匡身扶,终始非贤非能,谁堪当此,肃肃霜荆,矫矫壶型,曰:予有颂以永生平。

    时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夏月 吉旦 礼部进士 勅授文林郎知湖北宜昌府东湖县事兼署荆州府监利石首两县事记录七次记大公三次镜亭徐澄拜撰  

    祠碑记摘录/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子哲公宝塘庙碑记》

    岁已己奉简命崇尹,甫下车周阅衙舍,见署西北隅有神祠一所,其后老树苍藤掩映孤坟,不禁为之愕然,及拔史进仪,汪翼日祀,釐谒圣后即向此问炷香,展礼毕靡婺碑文及前令倡和诸诗,乃知为开邑侯元公之马鬛也!嗣是详读郡县志,并细询巅末益心仪之而每以庙貌卑隘为歉明,年春捐俸於茔前之左,别构数楹翼以东西,两间楼其上四面洞开窗棂,加之髹垩㒷蒰焕然鼎新,规模较前不啻数倍,是年清明公之子姓拜扫,即命其崇乐两支卜卦,吉置主送奉正座,予特备羊豕致奠,嗟乎!崇之为邑也!亦古矣!公始鸣琴於斯作声名文物之权舆,维时德政灿然,政令上之刺史如颜鲁公者为之亲书,则当日之悦服人心也!何如宜乎俎豆名宦而一统志记之,以绍后也!虽公以中州籍不获归魄首邱然,即肇族於宝水传之二千余年,永永不暨,岂非积功累仁之,一验况派衍二邑,其人文之济济益足光大,公之令绪乎,予故尡煌榱桷并步前韵而系以诗,亦郰以志慕仰之诚云!

    诗曰:

    离离宿草咽孤猿,谁向泉台问轾轩。

    绩伟独推光简册,瓜绵何用返乡园。

    千年桧老云为䕶,五夜苔苍月作藩。

    料得鲁公曾载笔,循声想已慰灵魂。

    皇清乾隆十五年庚午岁仲春月 文林郎知崇仁县事陶爕撰立。  

    《子哲公乐只祠碑记》

    癸酉之冬之奉简命尹崇,甫下车祝釐谒圣后,与友人晚眺於内署之西,略数十步外有二庙,其一位神庙,其一位唐进士元子哲先生之庙,又前有小径直透西北隅,树林阴翳植嘉木美箭其间穴一茔,庙一所,及抚其傍之小碑,刻前人诗赋,始知子哲先生之瘗玉於斯也!顾其茔倾圯而其上又加一小庙,予怵然伤之,迨甲戌之春,元氏之子孙以春祭具呈予即以迁庙修茔之举谕之,既各唯诺以退逾月之后而负土累石未几,而茔墓底继复鸠工庀材为杗为桷,各适其宜不旬日间而新庙亦成,噫比果何以致之耶!疑先生在天之灵,若或启之而若或相之而使向之颓然者至此,而复焕然也!兹值莅治之暇喜谱其事之本末,勒诸贞珉俾后之踵斯庙者,未尝不叹子哲先生之有后於宝塘也!於是乎志并和以诗。

    诗曰:

    置后徘徊无别况,独存唐令一幽轩。人瞻此日扬名碣,我拜当年痊玉园。

    雉蝶低低环作附,犬牙声声竖为藩。兔狐不敢侵棺骸,留与诸贤结梦魂。

    元公百世蔼幽光,采着碑文慕不忘。浃意为存摇笔下,通神岂外酌樽旁。

    朝看吊鹤飞犹缓,夜听窓猿句似忙。前哲已曾交唱和,谁能得禁写诗狂。

    皇清乾隆二十一年丙子岁春月 文林郎知崇仁县加十级记录十次锦江王钦明撰立。

    《重修署内元公祠序》

    自秦废封建为郡县,而后之守土治民者,率难久於其位,其在位也利獘有所未悉,治泽有所未周,故其去也民亦忽,忽若忘之若乃仕於斯,殁於斯葬於斯聚族於斯,旷千数百年而族姓益繁祀事不竭,如崇之开邑令元公讳子哲者诚卓越,名宦中伊古以来,不数数见也!公本河南罗山人,唐代宗元年由进士令崇仁,后以兵荒未归,家於邑之米仓巷,率亦葬於是,嗟乎!中世士大夫以官为家罢,则无所于归,如公之宰崇也!生死殁塟其精爽,既留于巴山宝水间,而子孙分居于崇.乐.南丰三邑,又岁时以合族享祀弗绝此,虽无所于归而奚啻得所归也!将古之所谓乡先生没而可祭于社者是耶!非耶!抑吾考之邑志,大历五年尚书考功,符下建祠,于县南五步颜鲁公书其碑,及明弘治十二年,县令叶公天爵复勒公十四德於坊,迄今披榛棘咨故老求,所谓平原天爵各碑书举,皆剥蚀风霜雨露淹没,而不可得顾公之德,独能赫烜人间,俾崇之妇竖亦知有公称道,至今弗衰,由此观之士大夫,自有所以树立不朽者,而碑书之存焉!可毋论矣!邑署西偏为公之墓,其东南数十武旧有祠,祠隘而狭,予乃谋於公之族人易以爽铠而张大之益,虽所以妥公之灵,无亦抚然於士大夫之守土治民者,可以知所法矣!是为序。

    赐进士出身知崇仁县事大梁陈学诗顿首拜撰并书祠联:

    老树婆娑十四德甘棠遗爱

    尺封窅寂千百年丰碣铭功

    匾:治行可师

    皇清嘉庆六年岁在辛酉仲秋月中澣。

    《重修署内元公祠记》

    粤稽郡县之设,由秦时废封建而始故,凡守土治民者,非有深仁厚泽厌於人心,孰能历久不忘哉!若我祖子哲先生籍坸河南罗山县,唐代宗元年由进士为崇邑令,德教善政丰碑之记载昭然,先生仕于斯,卒於斯塟於斯,聚族姓於斯,邑署内西圃为祖之墓,其东南数十武旧建有祠,自唐迄清历五朝而祀典勿替,维崇与乐合两邑以荐馨香,至咸丰年间,遭兵燹而祠宇化为荒墟,两支后裔有志创修,缘兵乱初平兴功未果,迨光绪元年有县令张公讳文泗,广东番禺人,甴进土为崇邑令,访我祖之令德,慕先哲之遗风,遂慨然有志捐资代为修葺,落成之日并赐赠匾联,於戏人生所不朽者,惟德以德动人而人之欲立德者,有同心也!张公厚德惠我先人,诗所称:乐只君子,民之父母.”其斯之谓欤后裔铭心,不忘乐为之记!

    匾曰 :鸣琴肇理

    联曰:

    千古获佳城常荫犹留常使民怀情令德

    两支开巨族瓜绵有自可知祖泽裕孙谋

    番禺张文泗拜撰

    《本邑县署西子哲公墓碑文并诗》

    予尹鳌溪,接元氏衣冠,恂恂多古道。因熟知其始祖子哲先生,唐大历中为崇仁令,举循良第一,事载郡邑志中,后以兵戈梗道遂家以崇,卒葬县署之厅西。予心艳之,以未获展礼为憾。壬午之秋,奉檄摄崇邑务,祝厘谒圣,次循行衙署西北隅,苍藤掩盖,老树婆娑,砖封石卫,公之墓岿然独存,载崇乐二邑裔孙重刊嗟嗟,名乡硕辅,马鬛牛眠当其盛也!丰碑屹屹,华表森森,翠柏留云,乔松蔽日,樵夫牧竖,数十里之外,裹足不敢入,一旦市朝变,易陵谷迀移,其犁为田,而践为坏者,不知几何,幸有一二存,亦不过作,狐狸之窟,荆棘之丛,梨花无主,麦饭谁供?又孰能如公,遥遥千百载后,英风常在,古冢常新,崇乐裔孙,春秋浇奠,使闻之者兴起,而见之者,徘徊不忍去也!耶!爰薙草茭芜,捐资修整,以识向往,且系以诗:

    厅西墙角掩孤坟,绝胜罗池祀柳轩。铁画鲁公铸国是,金戈米巷阻家园。

    砖封尚有裔孙碣,樵采谁侵官廨藩。仰止高山恩大历,清风白月吊英魂。

    皇清康熙四十一年壬午岁季冬月 吉旦 文林郎摄崇仁县事知,乐安县事郭孝思撰立。

    邑候马公并同入步前署,韵诗九首谒唐元公墓次前步郭长安韵:

    才披国史钦先哲 ,旋觅砖封傍后轩 。红蚀壁衣苔锁径 ,翠添石鐻碣沈园 。

    巴山有泪还沾臆 ,公廨何年忍触藩。盛德丰碑堪不朽, 剪荆凭吊慰幽魂 。

    文林郎知崇仁县事西湖马一贞:

    老树婆娑何代植,青幢紫盖结层轩。一杯宿莾隣官署,千载贤候护寝园。

    卜吉岂诚忘故土,流芳何必定雄藩。临风一话残唐事,不为先生亦断魂。

    兰陵龚如垣:

    开元古塜欣瞻拜,祀柳何须别构轩。表表令名留墓碣,稜稜侠骨塟官园。

    多情明月澄长夜,无限清风拂短藩。谩道兵戈违故里,宝溪千戴仰芳魂。

    南屏马廷相:

    荒砌森森留古圹,何须华表竖高轩。丰功令望传金阙,阻道芳踪寄署园。

    云过墓门犹带影,藤盤石碣渐成藩。漫携絮酒临风洒,薤露难招永夜魂。

    钱塘龚皥:

    岿然古墓依官舍,桑树童童似盖轩。不少令名镌邑乘,何须枯骨返家园。

    开元有泪滴深禁,大历无人振远藩。此夜月明思往事,临风洒酒奠羁魂。

    西冷马廷楷:

    华表归何处,亭亭鹤驾轩。一官在大历,千载慕渠园。

    老树藤盤碣,丰功廨作藩。自来凭吊者,谁与话忠魂。

    山阴钱鼐:

    大历河山成底事,先生高冢独轩轩。名垂宝水标青史,家住巴山隔故园。

    古树情深笼石碣,苍藤岁久结篱藩。兴言往事添惆怅,千载空留夜月魂。

    常林詹正言:谒墓之次,剪棘除荆,既和前诗,勒碑左方,以志景仰,因拉同人憇息下,苍藤老树风月俱研,幽浴文禽视听皆适,不觉情随境发,兴藉杯传,亦先生之灵有以启之也,复得四韵为诸君子糠粃 。

    老逐欢游爱景光,盆池拳石亦难忘。纵非内史流觞地,也似前贤挂剑傍。

    耳逗莺声风断续,树添云影月苍茫。幕天席地杯传急,造物能容我辈狂。

    天涯无地不风光,席草茵花任徜徉。贷酒共倾明月下,敲诗屡和古坟旁。

    枝摇宿鸟声鸣咽,露滴飞萤看渺茫。绝似昔年随几杖,城南小集兴如狂。

    犹记甲戍岁,近辰夫子设帐广陵时,城南招饮宛如昨日事故云 ,皇清康熙五十七年寒食立。  

    墓志铭摘录/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明故元公清逸偕配鲍氏孺人墓表》

    清逸元居士曁厥配孺人鲍氏,合葬于本县长安乡之岩石祔先茔也!其子钦德,笼石於墓,以乞表夫人修德于身,达于家邦,碑在人口者其表,有若不必然者,然仁人孝子,恒惧先德,弗扬无以式诸后,则其情自有不能已者,二者之间必有能权其轻重者矣,余安能以其不必然为必然,而其不能已者,为可以已之,而弗之表耶,状按居士,讳琏,字玉重,号清逸,河南元子哲先生之后也,元之为氏,道德功名,世不乏人,若宋则致仁,仲和,以明经而登进士第,元则伯禹,伯常,伯宗,为邵巷虞先生高弟子,而有二元之号,其余表表可述者众,居士殳克荣,克荣殳,贵源,贵源殳,紫高累世怀德,乡称善人,克荣娶李氏生居士,为人恬,退不求仕进,承丰富之业而所自持者益,谨言以时,出事以义,裁百尔所行,曲尽其道,尤好赒恤隣无告者多,俟以举火常膺,万石长徴,督有方民无讐敛之苦,官无逋慢之责,终身履历,皆可师世而范俗。孺人姓鲍自幼聪慧,孺人择配居士,既归惟慎惟艰,益修妇道综理,咸宜公姑交赞而远迩尊卑,莫不以得贤妇为居士庆,居士业日拓善益彰,孺人兴有力焉,子男四,仁,义,章,行,仁即钦德,次义以骁勇,闻参政董公朴嘉奖而吊以文,有勇知方义其有焉,余三亦克承祖业,为世伟人父母之教然也!女二,孙男十,居士先正统已未卒之,岁则宏治乙丑得年六十有七,孺人先正统庚甲殁之,岁则正德壬申得年七十有三,予尝观邑志所载,县南五步有颜真卿先生所书,令君遗爱之碑,未尝不窃叹,元氏之盛,有所自上下千百年间,盛衰存亡,有慨叹者多,而元氏蔼然,故家文物之裔兴,吾宗伍何其源之深,而流之长也!若此廼居士,可谓无废先人者耳,又得贤内助相积累弥厚其流庆,固未艾也!不表其行於来世,而亦何行之是表耶!予以姻戚又雅好文字,非予为之表而所表者,夫谁耶,唯余外艰而抱终天之恨,笔砚非吾事曷为表暴於人,而心适余之表耶,然钦德所以固请者抑仁人孝子不能自已之情也不能已而已之君子为也!谨评隲其概于石后之人庻有所式也!

    正德癸酉年黄钟月甲申 之吉 孤哀子仁章行承重孙昆泣血立 赐进士第试都察院政后閤饶富撰 乡进士湖山黄敖篆撰邑庠黄洲黄帜书丹  

    《元处士道善公墓志铭》

    公讳宪,字道善,号淑通,行业八,乃维能公之子也!维能公年十八而逝,遗腹生公,母孺人陈氏且悲曰:“天不厌元氏之行,以有此孺子,亡人无虑耳”!顾复鞠育傋极艰辛巳,而公少长送人家塾,年十岁约晓文义,母孺人常试以口占云,能立身名方,孝子不就外传,为慈亲其幼年之敏达,如此及长每试扬屋,辄夺前矛,奈数奇不偶,殁老于童子场中,则非人之所敢粹也!天也!命也!公性至孝其於母,孺人生平未尝暴厉之容,激烈之语,而为谆谆以得其欢心为快,虽处艰辛困苦之时裕如也!此非深有得於学问之功者奚,以有此公,可谓克实之令子矣!公娶县北陈正国公女,生子三,长盛霦,次盛国,幼盛彩。女一,适六都颜有佐之长子,孙男众多英杰与戎,俱补大学国子监余,皆英姿俊伟,挺拔不群,而且曾孙济济或侧身太学,或树帜宫洵乎!善有余庆者矣!公於崇祯癸酉九月初一子时生,於康熙庚午七月初八酉时殁,葬本里山连塘门首,辛乙向,予与长郎君忝以戚谊,而兼宾主之好,兹因总成家乘,与闻梗概会郎君,重整公封墓,镌石立碑,徴余作铭,因为之铭曰 :

    未生失怙,既育斯母。英达夙成,孝弟斯古 。

    掞藻摛葩,为士趐楚。天不怜材,淹蹇林麓 。

    五十有七,归於尘土。莲溏之前,佳城吉卜。

    伟哉元公,神流浯瀯。文心明月,襟抱清风 。

    浩歌翠栢,长挹青松。照入古道,启后巄葱 。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伏月,斗山后学眷晚生朱梦云顿首拜撰。

    《南溪居士元公墓志铭》

    公讳璡,字伯宗,父祖善世居县治之后,自宋南迁以来,科第发身者接踵逮及,元季兵戈扰攘,因避寇离县居抚城,圣朝平一兄弟复徒居于崇礼贤乡之浯瀯桥,公兄弟三俱习孺业,长伯禹任儒学训导,次伯常任户部主事,升授凤翔太守,公居幼乐隐弗仕,禀性灵秀,怀恺悌之德,心地和平无间,物我宾贤爱士,恪尽恭敬,文人钜公多所契合。公娶邓氏,得年五十九而故,无嗣,当命伯常次子隆承继,再取黄氏而隆缘事未得终,奉而戍于西川,彼时兄年俱亡,孑然独持风裁常庭训诸,从侄方与深谋以助成立之意,拳拳在念奈仍梦幻泡影之,观公於泰定戊辰五月初四辰时生,於洪武己卯三月初四午时殁,享年七十有一,惟从侄奉葬浯瀯桥北,其地坐丑向未,共三墎公居中,邓氏居左,黄氏居右,厥后隆在卫四十年而告老还乡,重念公生时之恩爱,伤於安葬之祭,恨未亲临,今复重新碑碣以表其罔极之恩,碣来求予铭之,予沗在姻娅之末,尝得侍春风中今焉!己矣!呜呼!籴薄宦南北与公别已四十余年,今归寻桑梓而公不作矣!悲夫岂忍不铭哉! 铭曰:

    堂堂其躬 ,肃肃其容。生前挺特,确振儒宗。

    瞻彼桥北,感动哀悰。住城麓麓 ,千载弗穷。

    大明宣德九年甲寅季春月吉 廸功郎国子博士致仕邑人姻亲黄昂撰抚州府崇仁县儒学教谕张辕书丹并篆 孝嗣元隆 泣血立石

    《翼明元公墓志铭》

    元公讳魁,字应升,行继一,别号翼明,予幼女适公长孙,称大翁也!先是予为诸生多受,知於督学,使者公,因以西席属,予偕公长嗣君,磨砺研席有年,公奖甚,予佐衢郡甫朞月忆公颜色,依依屋梁已,而闻公计恸机硬咽弗获哭,奠公灵,行将有窀穸事,嗣君以公状徵,予铭余实,稔公素忍不铭公谨,按公先世由唐邑侯子哲公令吾崇,缘兵荒未归遂家於后衙米仓巷,越十世克俭公徒居抚城,十八世伯常公徒居浯瀯里,弈载明德保世,滋大历数十传至公,公生而颖异,蚤肄诸生业履优试郡邑,袭素封家,督公莫由鲜者,乃一志继述先人所贻也,公体貌丰隆,须眉轩达,创厦连云,意念常有,以自下如不胜衣冲夷之,度饮人以和岁大祲辄,出资助赈,所全活者甚众,焚券蠲租乡祝之如惠人也,置读书精舍,为二幼弟延师授业,念鞠子哀孝友固其天性,非世人可同年语矣,其留心理学,重刻《吴聘君文集》,一时斐亹百世而下得读其书,莫不兴起公宁需讲学之名,而表彰大业,不将千秋弗朽耶!吾庠“明伦堂”兴明新两齐久,嗟!焦土公毅然鼎造之,士人大悦上韪公,谊高旌公,闾请公乡筳者,三公固却不报,然则公龙庞利不居,虽古贤人奚以加焉!浯瀯孔道,寒沍辄病涉春滥,犯多溺,亦自公鼎造,行路藉以无恐,里中人用识不忘,今名“翼明桥”,及流寇掠境,公助修雉堞振困乏,兵荒之后,吾党生全公之明德远矣!公於明万历已卯六月十一辰时生,于崇祯乙亥三月十七未时殁,享年五十有七。娶县北陈氏,生男三女孙四,曾孙伯庆,曾女孙善,以七月初八已时,奉公枢葬一都水打塘莲花形,太孺人墓左,首壬趾丙夫以公之生平倜倘,谓自耉膺多福而遽尔厌世遐迩闻者,咸切思悼造物不可知者,虽然王槐窦桂玉树盈偕死生,亦大矣!神流耀形骸俱公得全,於天者实未艾也!乃为之铭 ,

    铭曰:

    维公之生 浯瀯葆光 桃封衍胄 逵羽用藏

    富好行德 为乡之纲 有功贤圣 令名孔彰

    遗编三肖 赤炽胶庠 蛰匕县绳 愈炽愈昌

    住城卜吉 壬山丙向 亥已兼三 展也永臧

    川源映带 气蔼葱苍 钟灵发粹 茀禄永康

    皇明崇祯八年岁次乙亥孟秋月上浣之吉

    奉政大夫浙江衢州府同知姻侍教生刘国祥顿首拜撰文

    赐进士出身浙江衢州府安县知县 古蜀花上苑顿首书篆 孝男 尚文 尚质 尚忠 泣血立石

    《栢溪处士元公墓志铭》

    处士世家崇仁礼贤乡浯瀯桥,於大明正统甲子二月廿二午时生,讳兴,字季胡,行忠十,号柏溪,乃德高石崖翁幼子也!甫岁半失怙鞠於兄,登溪公。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兄叹曰:吾弟终成材器。少长,果如兄言,天挺人豪,志节清高,读书好礼,亲仁尚义孝友,於家姻睦,隣戚弱冠,配邑西朱氏,有贤德,善相夫子,遂徒居本都寻源墅,孑立庭户,益自卓越,刚不吐,柔不茹,业日广赀,日裕家庭之内,雍雍肃肃而于宗戚,莫不孚信而浃洽焉,凡贤士大夫莫不交好,而相爱敬焉,正里闬之表仪亲,族之翘楚者也,处士享年五十有五,终於宏治十一年戊午,又十一月廿一戍时殁,庐柩至庚申十月初一午时,安厝下厥山枕辰,面戍兼乙辛,生男三,早承庭训卓有成立,妇三,女四,孙一,孙女二 ,铭曰: 公性好学, 动以礼乐。 天挺人豪, 气憾山岳 。尔雅温文, 基业日拓 。乡闾倚重, 大有振作。 孕育后昆, 超群卓荦 。卜吉下厫, 神魂有讬。

    皇弘治十一年戊午仲冬月廿二日 眷友生剑江黄鉴明拜撰 孤子 旦 昇 昊 泣血立石

    带川元公墓志铭

    带川元公者崇邑十三都人也!其先祖河南讳子哲公,唐天宝中进士命宰崇仁,居衙后之米仓巷,殁家焉!子孙世居,之后官易其地,为县治之公宇,十世克俭公徒居抚城,十八世伯常公复迁於崇仁礼贤乡浯瀯桥,历廿四世而生三江公,代以诗礼,传家仁厚,裕俗谱序中,彬彬著矣,三江公生男三,带川其季公也!为择配县北陈悦闲公女,实为孺人夫,季公崇之君子也!先世业,孺伯兄为邑经生高等志,未就而殁,公力振其绪思益廊而张之,勿果乃弃,去操计然指读周礼,熟悉六干五均之妙,未尝机覗射一切,蚤甲第,就本业经之起中人产赀累,钜万栉此阡陌埒素,封且好急人之难,肉其骨而起之凋者,不啻辰宇,万家即任侠自喜不立,倚魁之行更折节文学士,翘翘洗腆於宾好勿倦五属之交,尽浊春柳之颂已,乃其貌重言重,金玉典型,凡里中嚣争持是非,不相下望,其间辄竦息鲜焉!相戒日宁,干有同无,为季公知也!概其品,大都亢行高驰,忠信破奸,不独里中推太邱长者,即邑令君,无不高其谊颜,嘉善旌之,是以公之令闻益著然,而得陈氏孺人内助亦多矣,乃孺人微独有林下之风,为闺中之秀也!禀性幽闲挚有别惠,不妒,专一不二,虽家殷财阜而抱朴守素会,不翘翘作富家妇态,即末年,犹然时勤,霹紝躬亲,琐末从与季公,连眉谐老,并无片语,以相加遗且其艰於嗣,而无出,季公初末,萌侧室,想孺人每相谓日,年逾四十而不为图后计,则承祧何人,公因言娶何氏,郭氏而举丈夫子三长君魁,次弼,幼良,即此一念,而孺人所为,长久助者,虑更深远也!且长君魁豪爽,有大志雄,於资益崇盆,钜浯瀯之濠,行者病涉,长君捐金造梁并元津之筏焉,有司荣奖之, 如季公所为绍庭,而振越公家风者耶,仲弼,季良,皆克家能子,初以英龄遂总摄庶政,比季公之识力更为超轶旬乎,与渊中之奇也!嗣是诸孙翩翩鹊起,翠竹碧梧间,复睹瑶环瑜珥,龙文千里曷有既哉,公讳砥,字以器,号带川,行羽一,与孺人生殁,家谱具载,前志不备谕,戊申之吉,公偕孺人合葬于本里,鲁家湾之原,於今已八年,已厥嗣魁,弼,良等雨露之恩,怵惕不禁,复计新其墓嗣,既襄事图,立石墓侧告后代,余奉天子诏,虑囚江南过立中魁等谒 ,而微铭于余,予揭其所闻大要表之,以风来世因为之

    铭日 道象妙区奕奕载文十际之礼贤者所安合义而生合袝而坟广堂斯焕哲人之封玉辉珠媚光祚后昆 皇明万历四十三年乙卯岁仲秋月上澣立 赐进士第出身主北直隶刑部云南司事钦差审决江南文 林郎章光岳撰文 通家眷晚生章世泰书 男 魁弼良 泣血立石

    《节妇元孺人黄氏墓志铭》

    节妇讳奇秀,以康熙丁酉九月初五卯时殁,是年葬十四都潭坊,坑龙形,壬山丙向,兼已亥三分,后八年始重整其封,鬛著铭刻石於其墓,按孺人年十六作配邑庠元公,讳道猷。淑慎温恭不事雕饰,虽席素丰,之后一切珠翠锦繍华丽诸物,悉屏黜之勤劳,内政奉姑陈氏性至孝,祈寒暑雨不辍越,壬寅秋会道猷公,捐馆舍,孺人韶华方念五长郎君九岁,幼甫周期耳,尔时孰不为孺人惧者,乃孺人独抚其遗孤,盟心矢日期以死报夫子於地下,或有劝之者曰:“人生世上如轻尘,栖弱草耳,何自苦”。乃尔孺人厥声曰:“弃人之孤而更事二夫,此禽兽之行,吾不为也”!自是而志益坚守益固,年逾三十,持长素口诵阿弥陀佛,云鬟膏浨泊如也!岁辛亥姑陈氏疾终,哀毁逾节,三年内事死如事生,自是而幼者壮矣!孙男繁矣!乃跃然自喜曰:“此吾数十年来,所以报夫子于地下之志,而今慰矣!虽死何愧哉“!然天既悭以夫妇之缘,自宜俾之以福,所以享年八十有奇,生子二,长盛发,次盛X,女一,孙男四孙女四,曾孙四女孙一,孺人坚志柏舟,自誓目睹后嗣之盛,将来必有荣封孺人矣!余於总成家乘,览孺人行状不禁乐为之 铭曰 :

    繄元有母慈且淑,宝水凄凉久埋玉 。

    浯瀯长鉴彻丹心,孤月半轮想贞躅。

    柏舟千载有嗣音,米质一毫无瑕辱 。

    后昆济美接层堦,寿考维祺膺五福。

    神返玉堂槐桂香,形归窀穸潭坊麓。

    皇清雍正二年甲辰岁新秋眷晚生朱梦云顿首拜撰。  

    《上行元公墓志铭》

    元君讳尚忠,字荩臣,号上行,别字维赤,行学五,祖带川公生翼明之季也!气貌遒上,躬履践懿,髫龄服习前训,虽席素封之家用,能以其殊材特质,大肆力於文章诗书之圃,以兢奉先志而英勃迈种,浩气凌空及其锋而用之,雄分益何多也!壬申间,业家弟,艺行敦懋,如紫气拭士,光芒烛耀,有出匣风云之势,得薛雷望识,甲戍夏,遂补名县籍,乃天夺其怙嬛焉!在疚君荷如将及焉!如不克及焉!日勤不匮,式凛内教不欲坠厥声绪非

    赐进士第通大夫北京刑部左侍郎前通政司通政使太常寺正乡翰林院提督四夷馆奉勅总督河南粮饷史部司郎中,章光岳撰 奉政大夫都察院司务前任北京国子监学政,章世纯书篆  

    办理买修祠宇首士

    乐安: 荆华

    崇仁: 世云 禹门 发元 升闻 鹤年 章龙

    《仗义乐助造祠修谱鸿名记》

    自祖祠颓废,凡兹后裔念切,本原雍皇时诸公仗义捐银,人祠计图生殖奈本小息微难以修构。复於乾隆廿年间,公同商议敛掠丁榖几费劬劳,及放借各户仍未清债。至乾隆五十七年,族众协力同心将先年各户所欠,概个个免息只收原数归祠,秉公综理。至嘉庆三年始得鸠公庀材鼎建祠宇,此固先公之灵而何莫非诸杰士之力也!兹当五修族谱告成,凡先年乐助诸公以暨掠派,及造祠修谱列,列鸿名应示不忘,故书此以记之仗义乐助:

    月六 遂八 芬六 X八 贤二 宗一 宗四 宗八

    总理纲: 镇四 德光 芬四 祖四 德勋 联七 德和 裕尚 孚言.

    总理造祠: 德敬 德松 裕权 荣祖 督造 惠子 .

    四修族谱鸿名

    德光 德和 德士 孚言 裕滨 裕权

    校阅文翰: 用民 裕洪 惠子

    皇清乾隆四十一年丙申岁冬月上澣 吉旦

    五修族谱鸿名

    族长: 德渚

    首事: 裕佑 裕万 裕錋 裕河 裕晶 崇殿 崇泰 崇替 崇多

    总理: 裕祖 崇帅

    主修: 裕权 裕丰 达邦

    校阅文翰: 惠子

    皇清嘉庆十八年癸酉岁冬月 吉旦

    六修族谱鸿名

    族长: 裕厚 作澍

    管首: 肇贤 肇荣 肇约 裕顺 崇敬 禹门 嘉麟 崇亮 肇标 肇谱 肇起 裕铜 崇远 崇京 崇华

    主修总理: 作澍 嘉麟

    校阅文翰: 勋 升闻 愿宗

    七修族谱鸿名

    族长: 裕锡

    管首: 崇唐 肇福 肇鹏 肇国 浯澄 基琮 基智 基礼 瀯达

    基能 基祥 基欢 崇京 崇稿 肇淇 肇行 肇爱 肇景

    主修总理: 裕锡 崇闻 肇亭 瀯砺 瀯经

    校阅文翰: 钟灵 廷辅 良弼 锡圭

    八修族谱鸿名

    族长: 崇唐

    管首: 基琮 基化 浯碧 基书 基兰 基欢 浯应 浯声

    肇棕 肇榴 肇汉 基生

    主修族长: 崇唐

    总理纲首 : 瀯经 基忠

    纂修对正: 浯振

    校阅文翰: 仁瑞

    大祠管首: 基琮 肇松 基鹿 瀯经 普宗 浯振

    浯作 基书 肇棕 志和 肇榴

    八修本来山图板五片

    皇清光绪三十四年岁次戊申孟冬月

    九修族谱鸿名

    族长: 肇麟

    房长: 基凤 基发

    管首: 基忠 基修 浯声 浯盛 浯寿 浯发 浯晋 义正 义和

    总理纲首: 仁兴 义世

    纂修对正: 瀯华 义仲

    校阅文翰: 谱兴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岁次癸酉仲秋月 既望

    先祖世系/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先祖家庭成员表

    祖父:元怀景

    父亲:元彦冲

    妻子:邹氏

    兄弟:元子上(兄) 元子长(弟)

    儿子:长子麟徽 次子麟趾 幼子麟集  

    先祖世系表

    魏献帝拓跋邻--圣武帝拓跋诘汾--神元帝拓跋力微--文帝拓跋沙漠汗--思帝拓跋弗--平文帝拓跋郁律--昭成帝拓跋什翼犍--拓跋寿鸠——常山王拓跋遵——常山康王拓跋素——城阳宣王拓跋忠——城阳公元盛—濮阳王元顺—武陵王元雄—武陵公元胄—武陵公元仁惠—武陵公元怀景—莫州刺史元彦冲—崇仁知县元子哲

    祖训家规/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祖训

    1,愿后之人,仁爱以笃,其亲谦冲,以养其度,积德积学,日而新之,月而盛之,灌溉熏蒸,则宇宙太和之气,萃於吾门。
      2,泽以诗书,文以尔雅,敦孝弟,饬廉隅,礼让相先,凌兢不作,则户皆可封,行见处则为洁已清操之士,出则为朝廷硕画之人。 

    3,敦睦於姻隣,推之以信友,达之以忠君,则无人不可为礼义诗书之故族,吾用是毖为吾子姓者,知所自出,念其承传之重,勤文学,懋徳业,仰体先人,以似以续,方无忝故家者矣。倘不知自朂,自惰自弃,以贻玷前人,是不孝之尤者,罪莫大焉!

    家规

    一,敦孝第。盖孝第为百行之厡,家之所以齐国,之所以治天下,之所以平皆积,诸此故六经中,恒敦切言之,凡我族子孙细求诸六经之中实体,诸日用之际则宇宙太和之气聚於一门,岂不是一大快事?

    一,急国课。军国粮储自昔为重急,公奉上於今为烈故,逋负则为顽恶而刑罚必加浮费,日甚好义则为良民,而谴呵不及,农工不荒何乐如之,甚至包粮拖欠,寄税累掯,其罪尤甚可不戒诸!

    一,重农桑。国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天,衣食足则礼义生然,衣食之源出於土而聚於农,故勤则所获者多而无饥寒之患,惰则可获者寡而有贫乏之虞,此其易见者豳诗具在,可不勉诸!

    一,崇俭约。俭约非吝啬之谓也!凡冠婚丧祭当用,亦须用但不可奢侈过度,盖天地生财止有此数而顾意以浪费,竭之贫穷其能免乎?“量入为出,称家有无”,此八字当铭之座右,以为戒!云!

    一,尚节孝。盖孝子节妇古今所不多见,因迹原心,果有孝行可风贞节,可录者,族众具闻於官以待优奖,祠仍重给以,昭后世!

    一,谨婚娶。良贱为婚律有明禁,我族自祖宗以来俱择世第,近见娶妇者贪人奁财而罔顾嫁女者,利人聘仪而莫恤,殊不知娶以配身而承祧妇,既出自微末,家法不诸无所不至,小则辱身大则辱祖,后悔何及,且贫富有命,命不当富即与千金何益?于己况以骨肉至亲,为锱铢之利而轻弃其身於微贱,於心何忍?嗣是如有此等,断令休亲!不从!出族!

    一,惩不孝。家之伦常父母为重,逆来顺受,昔有明言,罗仲素有云:“天下无不是底父母”。了翁闻而善之,苟为子者忤逆不孝,致天性之恩,小则通祠责罚,大则送官究治,断不姑贷!

    一,惩乱伦。物类尚有常匹,人固灵於物者,邪淫异姓犹且不可,况同宗一本,更为伦常所关倘,肆欲淫污通祠重究,出族!

    一,惩不法。贫穷彻退亦是天命使然,自宜安分守己,倘因贫而致穷人财物,上辱祖父下玷子孙,身名俱败何颜对人,嗣是如有此等,初犯杖三十罚银一两,三犯不悛者呈官处死,亲支出族,以警宽纵之罪!

    一,惩赌博。士农工贾各有常业,不重本业而专好赌博,岂伹废时失事,亦且败家丧业,飘荡落薄盗即随之,况以祖宗勤劳之积累而甘委心於一掷,何迷惑至此,有此辈轻则拘祠责罚,重则送官惩处!

    一,惩唆讼。口角小忿於人或有力能觧处阴德不浅,否则或恃其刁诈,或恃其刀笔簧鼓煽惑愚人,不悟堕其术中以致构讼不休,小则丧身大则破家,命罪孰焉!有一於此即当合族攻其过,恶庶刁风不致渐长矣!

    一,惩欺凌。族中伦序自有长幼,幼之事长天理当然在长者,或有偏薄亦宜和颜悦色,从容说曰,倘恃强凌,犯,通祠惩警,不服送官,但尊长亦宜自重以为人重,如恃长欺幼不顾人安,族中亦有公论,不相掩也!

    一,惩侵吞。公祠祭银等,项夫水源木本必有自来,春露秋霜宁无怵惕,而祭银所系祀典攸关苟无祭银即无祭祀,倘有欺祖灭祭丧绝良心之人,通族公论,追清旧欠上祠重责,罚银二两不得独私姑息,致憾先灵!

    一, 惩以谨。闺门,盖闺门者乃治化之本,昔人已有明徴,倘或男女紊杂内外不整,甚至以淫破义从下蒸上,有玷先人事觉通祠重究出族!

    字辈

    东麟铭海 桂炳坚华 从克尔经 世碧仲南

    祖伯自华 荣宗钦延 以应维道 盛德裕崇

    肇基浯瀯 仁义忠信 诗礼雍容 明良辅国

    彬雅庚杨 智勇有松 君臣宇宙 仕宦廉敏

    善策民富 财茂永魁 文武林立 儒学兼施  

    祠联

    四朝文物米仓巷,百世根基浯瀯桥。

    出自吴与弼之手,并为《浯瀯元氏重修族谱》撰写谱序。据元氏族谱记载:乡贤康齐先生赠楹联云:“四朝文物米仓巷,百世根基浯瀯桥。”  

    迁徙表

    据《浯瀯元氏族谱》记载,浯瀯元氏迁徙地大多江西,福建,湖南,湖北等处。  

    如:九世祖,从周公,迁居乐安县,乐安元氏。

    十世祖,克俭公,迁居羊城。(今抚州,非广州)。

    十五世祖,元淮公,元朝初年任邵武同知迁居福建邵武。

    十五世祖,宜礼公,补南丰州吏,遂家於南丰。

    十五世祖,仲翁公,逊学福建,复逊台湾,遂居其地,世居台湾。

    十七世祖,镇文公,一支始迁安徽桐城桐陂,复迁渚池又迁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小南海镇箬塘村。

    二十八世,维资公子道万,徒居湖广礼陵县(湖南醴陵)

    二十八世,维高长子道旭客,次子道英,幼子道继与兄弟同往礼陵(湖南醴陵)

    二十九世,盛回,盛源,盛崇,同父徒居,湖广礼陵。(湖南醴陵)

    三十世,盛名公子,客湖南居焉,今人丁繁衍。

    三十一世,德谦长子裕先,子三:崇位,崇义,崇乡,公葬湖北黄州府房县子孙繁衍。 (湖北省十堰市房县)

    三十一世,德宏三子裕英,幼子裕嘉,子一:崇龙,公葬湖广襄阳府木瓜河(湖北省十堰市房县

    三十二世,裕文长子崇春,夫妇同弟居湖北襄阳府房县鬼谷沟,子孙繁衍,幼子崇书娶陈氏,子一:肇新,公兄弟及子同徒湖北。(湖北省十堰市房县

    三十二世,裕先长子崇位,子一 :肇行,妣上水北,公寻父未到其地,殁于江。次子崇义,兄弟同客湖北黄州府房县居焉湖北省十堰市房县  

    有迁河北清河,有迁江西上饶与丰城,有迁贵州铜仁也有迁云陕与蜀等,虽地固不一而皆以我祖之流泽孔长,於以相沿未艾也!详细迁徙资料可以查阅:浯瀯元氏迁徙表  

    后世纪念/浯瀯元氏族谱 编辑

    元子哲墓原位于崇仁县衙后院西,米仓巷。解放后迁回元家村。元氏宗祠位于江西省抚州市崇仁县河上镇元家村。盛霖公祠,原址重建于同村莲塘。  

    浯瀯元氏族谱 浯瀯元氏族谱
    浯瀯元氏族谱 浯瀯元氏族谱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6 12:07:2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