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清退门

    2010年8月30日,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在官网上公开发布声明,要求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学业的研究生退学。此举引起广泛关注。此次被清退的学生中,半数以上属于定向、委培,并且相当部分是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还有少数名人。他们长期不来学院上课,有些甚至已超时学习两三年。

    编辑摘要

    目录

    内幕/清退门 编辑

    2010年8月30日,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在官网上公开发布声明,要求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学业的研究生退学。此举引起广泛关注。 

    此次被清退的学生中,半数以上属于定向、委培,并且相当部分是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还有少数名人。他们长期不来学院上课,有些甚至已超时学习两三年。 

    原本为照顾国企技术骨干而制定的研究生单考政策,如今已成为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取文凭的渠道。而文凭背后存在各种隐性的利益关系。文凭能有助于官员晋升,官员、企业高管能为学院带来科研项目和经费。

    2010年9月16日,华中科技大学财务处,学生们排队交费。该校于今年拟清退300余名超时学习的研究生。2010年9月16日,华中科技大学财务处,学生们排队交费。该校于今年拟清退300余名超时学习的研究生。


    华中科技大学一名教授介绍,有些官员学生派秘书上课记笔记、做作业,这在高校是公开的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对一些不经常上课的官员,有的导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该校一名教授的经验是,“太严格的话,会导致很多人拿不到学分,最后学校会追究导师的责任,指责老师的课讲得不好,不能吸引学生来听。”   

    该校研究生院负责人介绍,定向、委托培养学生的学生中,大部分都是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工作时间与学习时间冲突,无法集中精力完成学业。还有不少学生中途出国、长期未归,学校、院系甚至导师都无法与其联系。   

    “有人读了8年,有的可能都9年、10年了。”该院培养处李振彪说,拟清退的307人全部超出了最长学习年限而无法完成学业,该校按规定正常清理。   

    这位教授分析,“这一次被清退的官员,大多数是既不自己来也不派人来,还不跟导师处好关系。”   

    这位教授称,官生们不把学校放在眼里,学校也不会太主动去联系“失去联系”的官生。   

    一名将被清退的国企高管说,“我一次性交了几万元学费,学校收了钱就不管我们了,连通知上课时间、地点这些基本的服务都没有做到。”


     

    名单/清退门 编辑


    学号199300032的博士生陈华奋

    (现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

    学号为2001583000014的博士生何慕

    (曾任武钢实业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

    学号为2004634070033的硕士生张其宽

    (现为湖北省荆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

    学号为199300038的博士生朱洪

    (现为湖北力特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

    9月7日,奥运冠军杨威、高崚出现在武汉市《长江日报》教科卫新闻版头条。因超学时没有完成学业,两人被华中科技大学列入拟清退学生名单。

    这个清退名单于8月30日,出现在该校研究生院网站上,全名是《关于对超学习年限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的通知》。

    名单中,排在两名奥运冠军面前的,是一名叫张其宽的硕士研究生。经查,张其宽是湖北省荆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

    在这份307人的名单里,有许多是张其宽这样的政府官员、国企高管和民企老总。

    超时/清退门 编辑


    荆州政法委书记张其宽超时学习2年;据介绍被清退的一些官员,自己既不来上课也不派人来

    张其宽,学号为2004634070033,于2004年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成为该院行政管理专业一名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根据现行的《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细则》规定,硕士研究生的学习年限为2-3年,最长不超过4年;博士研究生的学习年限为3-5年,最长不超过8年。

    因此,张其宽应该最迟在2008年完成毕业论文。而现实情况是,张其宽已超时学习2年。

    该校公共管理学院提供的资料显示,2004年张其宽入学当年仅上了一门课,2005年没上课,2006年和2007年也分别只选修了一门课。

    2008年,张其宽选修了《情报检索》,但没有参加期末考试。

    该院一名副院长表示,“对张其宽这个名字有很深的印象,但没见过,他很少来学校。”

    9月18日,张其宽证实,其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上学,早在学校发布清退通知前就主动表示“不读了”。

    争戴博士帽/清退门 编辑


    华中科大公共管理学院一教授称,在该院读硕士和博士官员很多。此次被清退的多为官员和老板 

    被清退的307人中,大部分都是在职研究生。

    9月13日,华中科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冯征介绍,在媒体的追问下,该院公布了以下数据:此次拟清退的研究生,共有307名硕士生、博士生。拟清退的博士生中定向和委培的占73%,拟清退的硕士生中50%是定向、委托培养学生。

    “定向、委培的学生,基本都是明星、官员和老板,还有少数是高校的在职老师。”9月15日,华中科技大学一名教授介绍说。

    根据校方公布的清退名单,通过网络查询发现多名学生是官员和企业高管。

    学号199300032的博士生陈华奋,现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学号为2001583000014的博士生何慕彦,曾任武钢实业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学号为199300038的博士生朱洪,为湖北力特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该校公共管理学院一名教授称,在该院读硕士和博士的官员非常多,分别来自纪委、海关、法院、地方党委政府,甚至不乏较高级别的官员。

    该教授透露,湖北省鄂州市委书记、武汉市汉南区区委书记等,都在该院读了硕士。

    2009年2月,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公开发表《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批评,“官员和老板考博是一路绿灯”。

    刘道玉称,研究生教育本是为了培养少而精的理论型和研究型人才,以充实到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部门,但1990年代初开始,研究生急剧膨胀,官员和老板也涌进了校园争戴博士帽。

    9月13日,原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杨叔子称,官员和企业高管当然需要深造,但确实不乏为了升官混文凭者。

    制度漏洞/清退门 编辑

    研究生单考政策原本为照顾国企技术骨干,如今更多的成为官员获得文凭的渠道 

    华中科技大学一名教授透露,官员们进入高校读硕士有可循的政策,那就是单考。

    2010年8月25日,教育部颁发的《2011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管理规定》称,单独考试是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招生单位,为符合特定报名条件的在职人员单独组织命题而进行的考试。

    教育部规定,具有大学本科学历后连续工作4年或4年以上,业务优秀,已发表过研究论文或已经成为业务骨干,作为本单位定向培养或委托培养的在职人员方可报考单独考试。所有考生要经所在单位同意并有2位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专家推荐。

    按现行的制度,统招统考类硕士生的入学考试,英语和政治是全国统一命题的,专业课由学校命题。很多考研学生落榜,英语成为最大的拦路虎。单考,则所有的考试科目都由高校出题,包括英语和政治。

    华科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冯征介绍,国有大中型企业一些在工作中表现突出的骨干,没有时间学习备考,单位又需要通过一定的渠道让他们深造。单考政策出台,就是为了照顾这部分人。

    华科大一位教授说,但后来这个政策变成各单位官员获得文凭的渠道,特别是一些政府的行政官员,真正的技术骨干很少。

    他称,一般全国重点院校都具有招单考生的资格,因高校自己掌握出题权,有关系的企业老总和政府官员就能很容易通过考试。相对于统考来说,单考具有更大的“中第”几率,容易出现权钱交易。

    媒体评论/清退门 编辑

    清退一个迟迟毕业不了的学员产生的效应,远远低于阻止一个“假学员”获得“真文凭”的效应。把根本就不来上一天课的人,划归在“超期不能毕业”之列,不是讽刺甚似讽刺。

    华中科技大学准备清退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学业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而媒体发现清退名单半数以上为官员、企业高管及体育明星。这类人士多半是通过“单招”或“免试”这样一种针对特定群体的特惠方式考入就读的,而令人不安的是,所谓的“清退”,也可能只是敦促那些长期失去联系的“学子”速来办理延学申请的代名词。

    应当承认,华中科大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拟清退名单,显示了华中科大严肃学籍管理的决心,这本应是高校的最低要求,但在今天学术浮躁和高校功利化的背景下,华中科大回归高校“基准线”,无疑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至少让人们看到高校挣脱“文凭批发地”或“学商和学官交易所”骂名的一次尝试。另一方面,华中科大应该已经预见了对外公示,必然会引起部分权势人物或机构的“不快”从而有可能对今后招生产生一定影响,也应该预见到这样的公示有可能在“校丑”上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拔出萝卜带出泥”,对学校形象造成负面影响。显然,该校已经就高校教育的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作出了积极的取舍,这也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在送出掌声之时,也应该吝啬地保留我们的赞美之词。首先,“清退门”只涉及学员在学期间学籍管理的一方面,并没有涉及获得学籍资格的“进入”环节,也没有涉及合法学籍外衣下如何“退出”的问题。只要“进”的环节不根本堵住不合格学员,那么,这样的“清退”尴尬还会大规模产生。如果不在“退”的环节上严把质量关,严审毕业论文和答辩,那么,仍然有众多迎合了软性的学籍管理制度的“假学员”,轻而易举地戴上博士帽。从社会效应上看,清退一个迟迟毕业不了的学员产生的效应,远远低于揭穿和阻止一个“假学员”获得“真文凭”的效应。一旦真文凭落入“假学员”之手,社会公信力体系就遭到破坏,社会归于无效社会。

    事实上,一所高校真正的和严肃的学籍管理,应该属于制度性管理,而不是“运动式”管理。307名被清理,这在人数上已经构成“大规模”的要件,有“不正常管理”之虞,不应该成为常态。

    严格来讲,华中科大的“超期学习”之说是不严谨的。《新京报》的报道指出,有些官员学员,虽是“全日制学员”,却基本没有来听过课,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超期学习”而是“学习超级不足”,因为即便再把学期延长一倍,教授手头的点名册上这类学员的学时总和依然不足数月,甚至数天。国外所指的“超期学习”是满足了正常学时数量的基础也不能按期毕业的情况,把根本就不来上课一天的人,划归在“超期不能毕业”之列,不是讽刺甚似讽刺,例如清退名单上的体育名将杨姓男子,没有上过一天课,已经没来注册超过连续四次,这早就是属于自动退学之例,却仍然列在“如申请可获得延学机会”的清退名单,那是大大的不妥当。

    华中科大的问题不是特例,而是一个存在于全国所有高校的普遍性问题。假如每一个大学能从华中科大的“清退门”上认真反省自身的制度缺漏,并积极有效地纠偏,那么,易中天的“教育与足球”的选择题就不会是悲观主义的答案。

    2010年年度新词语/清退门 编辑

    此词经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机构专家审定入选2010年年度新词语,并收录到《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  
    提示性释义:指华中科技大学要求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学业的研究生退学的事件。
    例句:这几天,杨威、高崚的“清退门”事件触动了大学和运动员之间的敏感神经。(2010年9月9日《新民晚报》)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华中科大“清退门”:被清退者还有大批高官老板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31 10:18:13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