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渔猎文化

    在渔猎经济基础上,形成的渔猎文化.是民族的重要特征,是民族存在的历史和现实的基础,是各族人民在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文化成果或文明积淀,它以各种形态贮存在今天的生活中,或表现为物质载体,或表现为精神载体,如抽象的思维形式、宗教信仰、民族心理、行为规范、价值取向、风俗习惯。

    编辑摘要

    目录

    概述/渔猎文化 编辑

    渔猎渔猎

    在渔猎经济基础上,形成的渔猎文化.是民族的重要特征,是民族存在的历史和现实的基础,是各族人民在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文化成果或文明积淀,它以各种形态贮存在今天的生活中,或表现为物质载体,或表现为精神载体,如抽象的思维形式、宗教信仰、民族心理、行为规范、价值取向、风俗习惯等。[1]

    渔猎,作为先民们最初生存本领沿续至今,早已演变成物质之外的精神享受。这是对祖先的祭祀,对生命的回归。

    远古的文字对渔猎早有记载。《小雅·南有嘉鱼》:“南有嘉鱼,烝然罩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陈风·衡门》:“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乐府江南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游动在《诗经》《乐府》里的鱼们早以鱼文、鱼图、鱼俗的形式深深沉淀在中华民族的记忆里,演绎成别具一格的“鱼”文化,鱼则成为与爱情与美好与吉庆与和谐紧密联系的隐喻。古诗中常以“鱼”为比,或以“鱼”起兴。《陈风·衡门》:“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水洋洋,可以乐饥。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以鱼隐喻恋人与爱情,以食鱼比娶妻。《卫风·硕人》“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以捕鱼喻娶妻和新婚。《卫风·竹竿》中以钓鱼喻求爱。以网鱼比得妻,以网破喻失妻,以钓鱼喻求爱,遂为后世作品所常用的喻义。原始人在陶器上画鱼,古人以鱼为礼物相互馈赠,年画画鱼,待客用鱼,过年吃鱼,以图“年年有鱼(余)”;“鱼水情深”喻和谐的人际关系,“相濡以沫”比相依为命,鱼与人,在更多的时候已经合为一体了。[2]

    典型代表昂昂溪遗址/渔猎文化 编辑

    渔猎渔猎

    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境内的昂昂溪遗址发现于20世纪20年代末,由22处遗址与17处遗物点组成,共计39处。1930年,中国著名考古学家梁思永首次在昂昂溪五福遗址进行考古挖掘,清理墓葬一座,出土石器、陶器、骨器等文物标本数百件,被确定为中国北方草原渔猎文化、新石器文化的突出代表,有“北方的半坡氏族村落”的美誉。
    昂昂溪文化滕家岗遗址共发掘面积220平方米,清理墓葬9座、灰坑17处、灰沟3条、房址1处,发掘出土石器、骨器、陶器、玉器等100余件珍贵文物,出土兽骨、蚌壳、骨等大量动物骨骼,在后期室内文物整理中复原陶器一件。[3]

    赫哲族渔猎文化/渔猎文化 编辑

    渔猎文化渔猎文化

    在中国东北的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冲击形成的三江平原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分布着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独特渔猎文化的少数民族——赫哲族,赫哲族是世界上人数最少的民族之一,中国境内目前大约有4000人,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仅次于珞巴族的小民族。
    一直以来,捕狩猎是赫哲人衣食的主要来源。赫哲族人喜爱吃鱼,尤其喜爱吃生鱼。他们不仅以鱼肉、兽肉为食,穿的衣服也多半是用鱼皮、狍皮和鹿皮制成。这种几千年延续下来的独特的生活习惯形成了赫哲族独特的渔猎文化。
    良好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生物资源为赫哲族人提供了丰饶的物产。历史上,赫哲族捕鱼只限于自行消费,传统的捕鱼工具(比如传统的渔网、鱼钩、鱼叉以及小船等)捕鱼的效率也较低。而且赫哲族人信奉萨满教,一直对自然怀有敬畏和感激之情,从来不对自然过分索取,几千年以来,赫哲族人一直和自然和谐相处。
    过去的一个世纪,随着现代科技的进步,赫哲族人传统的捕鱼工具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种变迁极大地影响了赫哲族人捕鱼的方式和生活状态。现代工具的使用大大提高了捕鱼效率,同时也对野生渔业资源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再加上水体污染的原因,渔业资源的总量正在一天天变少。赫哲族人传统的渔猎文化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渔业资源的减少以及当今物价飞涨的客观因素,使得赫哲族已经无法维持以前的传统渔业,很多家庭迅速的走向贫困。为了保护当地的野生生物资源,中国政府在三江平原地区设立了国家自然保护区,通过十几年的保护工作,三江地区的野生动物资源在种类和数量上都有了明显的增加。保护也就意味着对渔猎的限制,赫哲族的传统经济来源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为了应对这一现状,当地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来帮助一部分的赫哲族人改变他们单一的渔猎生产方式,使他们的一部分收入转向于农耕业。[4]

    云南渔猎文化/渔猎文化 编辑

    云南渔猎文化云南渔猎文化

    云南山高谷深,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严酷斗争中生存、生活,云南各少数民族一方面进行必要的农业采集外,另一方面就是渔猎。渔猎是云南各少数民族最为原始的生产方式之一,在长期的中捕鱼、山中射猎中,云南各少数民族自然产生了拳打脚踢、指抓掌击、跳跃翻滚一类的初级武术攻防手段。后来又逐渐学会了制造和使用石制或木制的工具作为武器,产生了一些徒手的和使用器械的进行渔猎搏斗捕杀的技能,并且在一次又一次的渔猎中效验和提高搏斗捕杀的技能。这样,渔猎不仅是产生云南各少数民族武术的萌芽。而且渔猎也是随时检验云南少数民族武术的场所。

    渔猎是云南各数民族最为原始的生产方式之一,由于它需要具备对自然的更为深刻的认识和更为复杂的武术技能.它的产生要比采集晚一些。云南的许多少数民族,由干地理环境和社会发展的局限,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仍以渔猎,特别是狩猎作为主要的生产方式。当然,由干地理条件和人又条件的差异,各民族的渔猎方式多种多样,各有千秋。渔猎生活不仅使人类生活资料的来源大大扩展,使人能生活干更为广泛的地区和更为恶劣的自然条件之中,并且还促使人类发明了叉、网、弓箭、青箭、弹弓、标枪、流星等等花样繁多的工具。马克思恩格斯在对人类社会发展的研究中.特别重视弓箭的发明这一人类社会的新事物。他们认为,弓箭的发明使人的手臂一下子延伸了几十倍乃至上耳倍,生产率大为提高,极大地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生活在云南的少数民族自古以来大多都檀长使用弓、弩、弹弓等弹射类工具进行狩猎生产活动。特别是射箭、射弩的技巧,更为人们所重视。弩有地弩、强弩、毒弩之分。是竹木制的狩猎工具中最具杀伤力的。弩由弩身、弩臂、弩弦、箭槽、弩机等几部分构成。各民族制作的弩的区别主要是弩身的形式不一样。弩身一般用坚硬而不变形的硬木为材料制成,如黄栗木、红栗木、秋木、青水木等;弩弓用崖桑木等制作为最好;弩臂用料、制作最为讲究,要选树干纹理流畅、直而少节的。经过烘烤蒸煮,再按传统形状弯曲定型,定型后再次烘烤,干燥后削制,修整,磨光后方成。弩机则是弩是否射得准确的关键,它可控制弩箭的方向,一般用硬木制成。傈僳族的弩机用的后肢骨来制,独龙族用野牛骨或虎骨来制。弩弦多用牛皮条和麻绳制成;各民族有所不同,独龙族的弩弦用筋制成,傈僳族的弩弦用野麻搓制。弩机的材料花样繁多,有用野牛角的,也有用硬木的;弩箭一般用硬竹制成,由箭身、箭头、箭羽组成,并有白箭、药箭两种。所谓药箭就是毒箭镞,毒箭镞是在箭头上套小铁镞再涂以毒汁,用来猎取较大的野兽。这种涂箭镞的剧毒物,基诺族称为俄木;。是用箭毒木树中提取的浆液,配上蜈蚣、蝎子、毒蜂,再加上一种名叫狗闹花的植物共同熬制成汁。其毒力之强,足以使动物粘血立毙。

    独龙族的毒汁是采自阿甸丫口地方的野生植物乌头。乌头似羊芋大,采下后用上的青苔包裹,放在盛细沙的竹篮里,可储存一两年。使用时,取出削去皮,切碎捣烂,揉成团,掺上烟油或草木灰,功效更好.这种毒汁一年内药性不会丧失。但打中野兽后,皮肤上有一圈肉呈黑色,人称见血封喉;。所以,射中野兽后要立即用刀把毒箭镞击中部位的肉块割除,以免人食后中毒。有的民族用草乌、雪上一枝蒿等含有剧毒的草药熬制出浓汁涂在箭头上,这种箭只要射中猎物,破皮见血,毒性即马上弥散全身,使猎物迅疾倒毙。独龙族猎手还配有用两块带毛的生熊皮缝合而成的箭包,长约切厘米,宽约挖厘米,上口有一个搭盖,用一皮带缝上以便于随身佩带。弩身的长度以管弦的三分之一长为最佳。弩有大小之分,如苗族的大弩可达1.5米长,3人合力才能拉开;小弩约0.5一1米长,一人即可独立使用,携带也很方便。弩箭的箭尾用笋叶壳或羽毛制成,剪做;三角形,其功能是使箭射出后能保持平衡,不改变方向。总之做好的弩要求弯弩弓精细、对称;弩臂光滑明亮;弩弦搓得粗细均匀;弩机灵敏耐磨;弩箭笔直、长短适当,尾羽轻簿。
    近代,大多数聚居山地民族的狩猎是围绕刀耕火种的生产而进行的。年初,山地上的树木被砍伐之后,新生的嫩草招来了马鹿、麂子、刺猪等野兽,这时便是他们狩猎的好时机。到了三四月间,焚烧砍伐后的山地时,在地中吃草的野兽和寻觅虫子的野鸡在大火中仓惶逃命,更是打猎的好机会,他们可以守在地边伺机捕捉。而烧地后,野兽和野禽常到地中拣吃烧死的虫子。马鹿、麂子还特别喜欢吃草木的灰烬,这都给他们创造了特殊的狩猎的条件。而到了秋收季节,为了防备野猪、狗熊等野兽到地里偷吃庄稼,人们就在地周围设置地写、跳签、弯弓,并常在夜晚伏击,以猎获野兽。过去对于凶猛的野兽,人们也常用地育设伏。如虎、豹是夜行动物,白天多在深山浓雾中潜行,侍机袭击路过的人们。因而猎人常在它们的出没之地设地管捕杀。地弩设在—个长60厘米,宽工厘20米,深30厘米的坑里,用木桩固定。上面缚只野兔作诱饵,猎物伸爪去抓兔子时触动弓弦,毒箭射中猎物见血封喉,倒地而亡。

    现在,随着云南少数民族生活的改善,渔猎已不是云南少数民族生活的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了,而是成为一种武术竞技比赛活动。云南的彝族苗族、傈僳族、拉枯族、瑶族普米族怒族、独龙族等少数民族中,目前都十分广泛地举行射弩的比赛活动。射弩比赛的方式,更是异彩纷呈,各具特色。傈僳族男子有句谚语说:拉不开弓就不算男人。这个民族的男孩,五六岁就练习射,外出时,都肩扛弩弓,腰挎箭包。他们的射弩比赛,多在阔时节举行。阔时是傈僳语,新年之意,时间与春节相同,也有少数地区是在农历十一月举行。节曰这天,人们就要穿上自己最考究的服装聚在一起,互相祝贺,举行各种传统的文娱活动。节日的第三天,射弩比赛开始。他们用一大块糯米粑粑和一块五两左右的猪肉夹在一根木桩上,放于耳步之外,射中猪肉,瑞兆来年狩猎运气好,六畜兴旺;射中粑粑则预示来年粮食增产。每人可射三箭,若皆未中靶,就不吉利了。射箭之前的诵词是: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天,送走了旧岁,迎来了新年。旧月落下了,新月迎上天,愿生产发展,祝狩猎如愿。现在有些地方已制定正式的射弩比赛规则,如分为立姿、跪姿,每人每次射5箭,目标为环靶。射箭从最初的生产活动变成民俗活动,进而又演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射艺体育活动。

    生活在怒江峡谷崇山峻岭中的怒族人民,更是与弩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们当中,不只男子弓苦不离身,就是妇女也檀射弩。她们也像男子一样自小就配备了管,多用其捕获山鼠、飞禽等小动物。待孩子长到十多岁时,父母就会给他们做正规的弩了。怒江的普还很出名,常销售到外地他乡。在长期的将猎活动中,不少人练成了神箭手,有的能将箭射人很小的铜钱眼,有的还能把箭射到锋利的刀口上,让刀口把箭头整齐地剖成两半。除射箭、射弩外,在云南少数民族中还流行掷石头、打弹弓、抛流星与狩猎生活有关的武术竞技或民族民间娱乐活动。

    通过一次又一次渔猎实践的效验和比赛活动,又一次又一次的提高了这种渔猎技能,在推动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同时,也检验、丰富和发展了云南少数民族的这种传统的武术活动。当人们的生活不再完全依赖与狩猎活动后,云南少数民族的这种传统的武术活动的性质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它成了力与美的展示与竞争,也是技与巧的表演,目的已不再是获取野兽,而是得到他人的敬慕或是姑娘的爱情了。[5]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2-04
    [2]^引用日期:2010-12-04
    [3]^引用日期:2010-12-04
    [4]^引用日期:2010-12-04
    [5]^引用日期:2010-12-04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5-31 15:47:00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