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温州方言”是“ 温州话”的同义词。

    温州话

    温州话,是吴语的一种次方言,亦被民间称瓯语,为中国温州市一带居民所使用,属于汉藏语系-汉语族-吴语-瓯江片-温州话。在发音、用词和语法等方面都与普通话有较大差别,和北部吴语也有巨大差异,不能和其它地方的吴语沟通。广义的温州话也称“瓯语”,指的是所有温州话的集合体,温州市的瓯江下游、飞云江和鳌江流域,以及丽水、台州的部分市镇,可以细分为瑞安话乐清话虹桥话、平阳话等等。使用人口500万左右。温州话内部差异较大,但能相互沟通。狭义的温州话指的是温州鹿城口音。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外文名: Yujeu Dialect(Devil's language) 目前状况: 使用中
    语族与语系: 汉藏语系-汉语族-吴语-瓯江片
    类型: 吴语方言 分布: 温州市区及下属县市
    使用人数: 约500万

    目录

    简介 /温州话 编辑

    11 温州话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说温州话”,温州话的复杂性,一直被认为是全中国最难学习的方言之一。
    准确的说,温州话应该是指各种的温州方言。温州方言主要有瓯语、 浙南闽语、蛮话、蛮讲、畲客话、金乡话和蒲门话七种。此外还有南田话、大荆话和罗阳话等台州、丽水与福建方言等分支。详见“ 温州方言”。而正宗的温州话莫属温州市永嘉县。
    一般温州人到了温州地区之外,不论讲温州哪种语言,都会一概称自己所说的为温州话,江苏宜兴甚至有个温州村,那里人自称讲的温州话,其实是闽南语。
    通常所指的温州话,指的就是温州市区、瑞安、乐清、永嘉、平阳、文成等地的瓯语,狭义的则专指温州市区一带的瓯语。瓯语内部一致性比较强,各地能相互通语,语法用词基本相同,但不同区县发音差别较大,甚至相邻乡镇都有差别,根据影响力和发音大致上可以以瓯海和瑞安为界分为南北两区。
    不仅近十种温州方言彼此语法、用词完全不同,无法相通,而且即使是瓯语,每个区县的发音也不同,通常不影响交流,但两较远区县沟通困难。由于温州人在外经商走遍国内外,温州话交谈让所有外人都难以理解,甚至被称为密语(欧洲普遍称之为Wenzhou Secret Language),国内也流传着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讲温州话。”
    留学海外的温州学子在看到香港被称作HONGKONG的时候根据温州的瓯语,发明了YUJEU这个称呼。

    分类  /温州话 编辑

    温州方言主要有瓯语、闽南话、蛮话、蛮讲、畲客话、金乡话和蒲门话七种。此外还有南田话、大荆话和罗阳话等丽水市、台州市和福建省等地的方言。
    其中瓯语、金乡话、蒲门话属吴语,蛮讲朝吴语的方向发展;闽南语、蛮话属闽语支系;畲客话属客家语。

    瓯语 

    瓯语是温州方言里最强势的一种方言,分布在瓯江下游、飞云江和鳌江流域。其中以温州市区和永嘉县最纯,瑞安和文成基本上讲瓯语,乐清清江以南海积平原、平阳鳌江下游、苍南小部、泰顺的百丈也讲瓯语。洞头县说瓯语的有大门、麓西、三盘、元觉、霓屿等,泰顺县只有百丈口镇说文成瓯语,此外还有青田的温溪、万山等地和玉环的坎门、陈屿一角,说温州话的人口约500多万。
    瓯语县有吴语的共同特点,1987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中国社科学和 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将其列为吴语瓯江片。瓯语内部一致性比较强,各地能相互通语,但也有一些差异,大致上可以以瓯海和瑞安为界分为南北两区。

    闽南语 

    说闽南话的人口大抵是明清之交的泉漳移民,他们主要分布在温州南部,此外还向浙北长兴、安吉、临安、德清及江苏宜兴、金坛、句容等地移民,并一直分布到皖南广德、宁国、郎溪、芜湖东部、江西的上饶、玉山、广丰等县境内及福建浦城北部边境。他们常自称“温州人”,实际不说温州话而说浙南闽语。这些移民中有的是跟浙江的官话移民一样,是太平军战后清招垦被兵燹抛荒的土地时迁移去的。
    通行在温州地区的闽南话,当地人多叫“福建话”。主要分布在 苍南县中、西、南部,平阳县的鳌江中上游山谷地区和东南沿海地区,泰顺县境的东北角,文成县境的东南角,洞头本岛与南角的部分乡村。此外,玉环、景宁也有讲闽语的。为了区别于福建南部的闽南语,我们把上述地区的闽南话统称为“浙南闽语”。
    据统计,温州地区说闽南话的总共约150万人。

    蛮话 

    蛮话是温州市苍南县的土著语言,属古百越语的一种,与古瓯语(温州话)是同源。后来受到其他汉语方言的影响形成了今天的蛮话。蛮话的归属仍存在争议,汉语方言图将蛮话归到闽东语里。蛮话主要分布在苍南的东部沿海地区,使用人口27万人左右。

    蛮讲 

    蛮讲是温州市泰顺县的土著语言,属古百越语的一种,使用人口18万左右。蛮讲分布在泰顺县的中、南、西部地区。蛮讲和福建寿宁话连成一片,属于闽东话系统,保留着闽语的许多特点。
    蛮话和蛮讲曾经是同一种语言,后来发展的方向不一样。蛮讲发展缓慢,演变后归属于闽东语。蛮话受瓯语影响大,朝吴语方向发展。(瓯语受吴语影响大,演变成了吴语的一种。)

    畲客话 

    畲客话,畲族使用的汉语方言客家话。畲族有本民族的语言,但浙江境内的 畲族都是用客家话。畲客话分布在苍南、泰顺、文成、平阳等畲族居住区,说畲话的共有15万人左右。
    畲族的居住方式具有“小集中、大分散”的特点。由于周围大多说浙南闽语、瓯语或蛮语,因此,外出时多用邻近方言,但回到家里或本族人聚居的地方,一定要用畲话。从前畲族还禁止与外族人通婚,畲话因而保持着许多原始的特点。
    畲客话声调6个。

    金乡话与蒲门话 

    苍南县闽语区中有两个吴语方言岛,一是金乡镇,一是蒲门城。
    金乡为浙南沿海的军事重镇,称之为“瓯郡之边疆,昆阳之要隘”。相传远古时代今金乡地域还没在海水里,大约在唐朝末年这里才出现滨海半岛。明洪武十七年(1384),明太祖为抵御倭寇侵扰,诏令信国公汤和筑沿海城寨,二十年(1387)二月,设立金乡卫,辖蒲门、壮士、沙园等千户所,迄今已近六百年。金乡话就是当时驻城御倭官兵流传下来和话。由于当时驻城御倭官兵主要来自浙江北部和苏南皖南,他们长期留守,并且繁衍后代,金乡话成为一个北部吴语夹杂官话成分的混合型的方言岛。它既具有北部吴语的一些特点,也在某些方面接近北方话,是官话与吴语的混合语。但他们长期处在吴语的包围之中。到了明末清初,由于大量的 福建移民进入浙南地区,他们又处于闽旅顺的包围之中,介于蛮话区与闽南话区之间。现今金乡人说的金乡话,带有明显的官话词汇和北吴口音,并带有蛮话和闽南话的某些特点。金乡话内部没有分歧。金乡话可算是典型的方言岛,使用人口大约有3万左右。
    蒲壮所城位于苍南县蒲城乡境内,是我国迄今为止保存较为完整的一座明代抗倭名城,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蒲壮所城方圆不过里许,城外人说闽南话,而城内约8千人不管是老人或小孩,都操一种祖宗传下来的、外人听不懂的方言——城里话,这种话与其他东瓯片各点温州话不同,自有特色。蒲城语言堪称蒲门文化一奇,它的形成、演变与发展经历了几百年历史,既不属于闽南话,又不属于瓯语,成为一种独特的方言。这种情况的形成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蒲城历史上是兵家重城,戍守的将士主要来自浙北和苏南,以及闽南人后裔,各地方言在些经过交汇融合,才形成蒲壮所城里特殊的方言。
    此外,在东瓯片以南的闽语区中还有好些地方是双方言区,如平阳水头镇,既说闽南话,也说吴语东瓯片的水头话。苍南县样样俱全,是温州地区方言最复杂的一个县。在苍南、平阳等县有许多地方,往往几种不同的话区交错在一起。为了交际需要,许多人不得不学会两种方言,还有的人会说三种或四种话。因此,在这些地区就形成“双方言”或“多方言”并举的局面,这是温州地区在语言方面呈现的一种独特景观。

    其它 

    此外,泰顺还有罗阳话,通行面不大。泰顺方言是近丽水而远温州的。那是因为明景泰三年设置时,====组织处州人移入,光绪《泰顺分疆录》载:“附郭设县时安插括人最多,至今方言语犹近丽水、松、遂之音。

    参演电影 

    2012-11-10 温州一家人周万顺(李立群 饰) 

    学术地位  /温州话 编辑

    温州话(瓯语)是南部吴语的 代表方言,保留比较多的早期中古汉语的层次。普通话受北方古游牧民族的影响,北部吴语受通语的影响较多,而南部吴语则由于地理原因,成为古汉语继承较多的方言。
    温州话与古闽语、古楚语、古江东语都有密切的联系,对研究汉语语音史和语言史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温州是南戏的发源地,留传的南戏作品都含有不少温州话。由于南戏对元曲及元、明小说的影响深远,学者们在注释、考证这些作品时都需要大量引用温州话。

    历史沿革  /温州话 编辑

    温州话也是源远流长的。温州方言最重要的是瓯语,是吴语的一个分支。
    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提出吴语的科学定义,从此瓯语被确认为吴语的一个分支。王力《中国语文概论》将其列为吴语温台系。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与 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把吴语分为六片,瓯语为吴语瓯江片。
    瓯越在秦以前属“百越”(“于越”),主体为“东越族’‘“百越族”,说吴、越相通的古越语,与齐国、楚国说的“汉语”不能通言。却与今日的侗语、壮语、缅甸掸语、越南京语及泰国泰语同源。现代温州话的常用口语中仍留有相当多的侗台语痕迹。 古越语属于南岛语系或侗台语还有争议,因为两者关系也较密切,但根据地理分布和基因研究,越人更接近台湾的高山族(南岛语系台湾语族),而和侗台语的壮族、侗族差异较远。
    公元前333年,楚国灭越,加强了对吴越的统治,直到公元前221年 秦统一中国,历时112年。由于楚人在吴越的势力和影响,东楚方言与古吴越语相融合,形成了一种新的汉语——“江东方言”,吴语的直接祖先。唐代《慧琳音义》把江东一带所说的方言合称为“吴楚之音”。温州话中较古老的词汇,大多可以追溯到“江东方言”,亦是温州话中白读系统的主要来源。
    秦汉时期,汉人对吴越地区正式开拓,但浙南、福建仍是越人天下,越人建立的东瓯国与闽越国一直处于独立状态。虽然汉武帝时,东瓯国“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但迁走的仅限瓯越的王族与豪强。期间来自汉语的借用词越来越多,不过瓯越方言的主要词汇仍是土著词语。
    “江东方言”六朝时期开始分为“吴语”和“闽语”。温州从东汉至公元323年建郡一直属会稽郡,据东晋郭璞的记载,瓯越人应从六朝开始说古吴语。因与闽语区接壤,温州话中也保留了较多与古闽语相同的特征。
    唐宋时期,几次大规模的移民潮,尤其是南宋迁都后,温州中原汉人移民大量增加,这些移民从中原带到瓯越的正统汉文化对当地汉语方言进行了改造,中原方言在温州话中留下了文白异读的特点。温州方言在宋代已和今语很接近,在北方汉语几经变更后,温州话仍然保持了很多汉语的古老特征,故如今用温州话文读唐诗宋词比用普通话更加通顺。

    语言特点  /温州话 编辑

    温州话非常有特点,首先是地域性极为明显,出了温州地界,谁也听不懂温州话。几个温州人在外地,叽里咕噜一说家乡话,旁人就傻了眼。听不懂温州话,有人急了,骂温州话是“瘟话”。
    温州话成为温州人天然的纽带。讲的是温州人全国各地跑,什么事情都碰到。温州话就像是国际语。在法国巴黎就有一条三公里长的通行温州话的“温州街”,在美国纽约唐人街,在意大利罗马广场,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码头,都可以听到独特的温州话。一讲温州话,就像共产主义战士听到国际歌,就可以找到亲爱的同志,当然是素不相识的老乡,也就可以找到吃的住的。因为那些城市里的中餐馆大都是温州人开的,又因为温州人特别热情好客 豪爽仗义。
    著名作家叶永烈就以自己在国外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很多故事。圣诞节之晨,他和妻到了美国纽约的唐人街。在一家杂货铺里,他听见老板娘在跟伙计讲温州话,他就用温州话跟她打了一声招呼,她顿时满面笑容,连声说:哟,你也是温州人!快进来坐,快进来坐。她介绍说,她的隔壁,隔壁的隔壁,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全是温州人开的店!当晚,叶永烈和妻在亲戚家,参加圣诞节聚会,十多位温州同乡来了。他们不用英语,也不用普通话,而是用瓯语交谈。在这离温州万里之遥的纽约,简直是奇迹。

    语音 

    温州话(瓯语)的发音和语言结构相对古老,与普通话或其它吴方言都不能相通,温州地区以外的人比较难以读懂。重读位置的发音是不送气的清音,听觉上却有浊音感,跟北部吴语有很大不同,常令人不解。根据《温州方言志》及沈克成《温州话》温州话声母有 35个(包含零声母以及 nny nng),韵母有30个(不包含n,m韵母),声调 8 个,两字组变调调型13 种,较为可惜的是温州话入声舒化了。

    声调

    1. 阴平 2. 阴上 3. 阴去 4. 阴入 5. 阳平 6.阳上 7. 阳去 8. 阳入

    词汇  /温州话 编辑

    温州话中有些常用词和名称在汉语的古文献中无从考证,而有些词汇与语法在文言文中才可以找到。对比现代中国GB 18030、统一码 (Unicode) 所定义字库,某些字也不能找到,对于一些常用字如“土夅(此处表示一个左右结构的单 音节汉字,下同)”、“缶畏”、“石官”在表意文字起草组(IRG) 中的文件中才可以找到,而对于另一些字,则在表意文字起草组的文件中也不能找到。

    语法 

    温州话习惯将名词置于定语之前,而将动词置于副词之前,与现代汉语正好相反。

    古越语遗存  /温州话 编辑

    词汇 

    古越语有许多基本词汇跟今泰傣壮侗语相同,也有一些跟京语相同。例如:(pe33, 柚子)同侗语;雾(moe22,雾),同水语;篺(bba31,木筏)、捋(lai35,轻轻抚摩)、謴(gang42,辱骂)同泰语;迫(ba213,鞋隔褙)、咄(dai213,鸟啄物)、亦(yi213,又、也)、埕(zzeng31,酒瓮,酒坛)同壮语、侗语;念头(nyi22 ddeu31,上瘾)、玍(nie22,勉力支撑)、蕊(nyv22,蓓蕾)同越南语。
    再如温州话称田野为“垟”,有许多地名中带有“垟”字,如:“翁垟、林垟”等。《集韵·阳韵》虽收了此字,但义为“土怪”,与田野义无关。有人考证此字可能是古代百越语的遗留,音同傣语。
    又如温州人将傻、蠢、不明事理说成“憨”,hoe33,音似“蚶”,如个人全憨个。个人真憨里塌气。也可与名词连用,如:“憨猪”。壮侗语也有近似的音义,这可能是古百越语残留的“底层”。

    语音 

    在壮侗语族语言中,先喉塞声母是最常见的声母,而浙南,古帮母和端母有好些地方也念成先喉塞音,如:“疤、带”等,这是典型的古吴越语的遗留。

    语法 

    ⒈最为明显的佐证是定语后置于名词(如:“腰身,闹热,菜咸,笋干,饭焦,豆腐软,鱼生,菜头生,楼阁,酒汗,板砧,膀蹄,头衔,鞋拖,墙围”等);副词后置于动词(如:“吃添、走好”等)及副词后置于形容词(如:“红显、苦倒”等)。
    ⒉对不同性别的动物称呼常后加,如:猪牯,猪娘。

    温州文学  /温州话 编辑

    研究著作 

    1784 年∶《六书故》,元·永嘉载侗撰,清·李鼎元校
    清∶ 《因音求字》,清·永嘉谢思泽
    1921 年∶《新编音画字考》,叶衡编纂,共四册,载 8000 多字
    1995 年∶《 温州词典》,复旦大学出版社 ,共752页
    1998 年∶《温州方言词典》,李荣主编/游汝杰、杨乾明编纂/现代汉语方言大词
    典·分卷,共445页,载有 8965 个温州词语
    1999 年∶《温州音档》,上海教育出版社,潘悟云 著
    2004 年∶《瑞安方言读音字典》,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张永凯 编纂
    2004 年∶《乐清方言词典》,包文朴 编纂
    2004 年∶《温州话第一册 · 温州话文化研究》、《温州话第二册 · 温州话特征汇编》,宁波出版社出版,沈克成、沈迦合著,共 256 + 435 页,载有 5751 个温州词语
    2005 年∶《温州方言字典词典》,叶建敏著,载有 1881 个温州词语

    方言故事 

    瓯语
    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则故事:一位年轻人去了一趟西欧,他不懂外语也没带翻译。他在机场只要看到长相像中国人的,就凑上去用温州话问:你是温州人吗?十个中国人当中准有几个是温州人。他就这样顺利地在国外转了一圈,平安回家了。夸张一点讲,温州话在全世界都听得到!温州话还立了战功。这可是千真万确的。战争时期,我军初入战场,不熟地情。丛林地带地形复杂,风高月黑杀人夜,竟被越军摸了营,连锅端,军事密码
    本也被抄走。战情万分火急!指挥部怎么同前线联系?电报不行了,说普通话,说当地白话,越军都能懂。指挥部的一位参谋长急中生智,连喊有了有了!办法有了!把参战部队中的温州市钱库镇的兵紧急调集,就用温州话(这里指温州蛮话)直接传达作战命令。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奇兵,用军事专家都无法破译的奇话,使我军突现战场,扭转战机。
    瓯语简练。街道上,前面一群人在走路,后面一辆自行车要骑过去。不讲前面的人让开,不讲请让一让,骑车人就叫:侬!侬!温州话叠词多。到菜场买带鱼,看看那带鱼的眼睛、腮、鳞,说:鲜。若是极鲜,就说:鲜显鲜。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格式,加"显"重叠式。爽显爽,就是舒适极了。灵显灵,就是聪明极了。苦显苦,就是痛苦极了。蛮话和金乡话也带有此特点。还有种说法就是用“死侬”“棺材”代替非常、十分之类的词。比如:非常便宜就叫“死侬便宜”,十分贵就是“棺材贵”。蛮话也带有此特点。
    讲着温州话的温州人,既能当老板,又能睡地板;既能享受最好的,又能承受最差的。你看温州街头有那么多的名牌,名牌服装,名牌鞋,名牌车,真是紧随世界潮流,都是温州人在享受。但这些穿名牌服装和鞋,开名牌车的温州人,又很能吃苦,为了投资,为了再创业,超常工作,四处奔波,永不停息。非常能享受,非常能吃苦,同时在个体身上体现出来。温州话,传递着温州人与众不同的文化性格:精明、务实、叛逆。

    温州俗语 

    温州话
    一条稻杆芯也捉爻走。
    老鼠儿还亲恁。
    二郎神有嘴说别人,呒嘴讲自身。
    吃吃旗儿店,困困城隍殿。
    十八个捣臼还画在岩上。
    吃饭武松打虎,干事李寄叹苦。
    人倒西瓜园里困,摸摸都是头。
    何仙姑对药恁,你一句我一句。
    三斤猫狸拖四斤鸡。
    衙门当老起,红缨帽挈手里走。
    三扁担打弗出个屁来。
    讲起卵卵配粥恁便当。
    仓桥老老娘儿,只讲现铜钿儿。
    抓弗牢老虎在猫身上出气。
    牙儿咧开糖金罂捣裂爻恁。
    呒毛鸡代鸭愁。
    水鸡给佛吓爻恁。
    官升囥篮儿里挈。
    布衫头儿卖爻从纺棉纱讲起。
    狗尾巴剁爻杂鹿。
    田嬉儿过河,七只脚八只手。
    画个圈儿,(立亥)个圈儿。
    (贝甘)鬼魔还只当(贝甘)佛度。
    裤冇着,雨伞用袋袋。
    屙拉裤挡里伉狗憋气。

    温州谚语 

    国败出奸臣,村败出闲侬(人)。
    一条头发丝绊倒侬(人)。泥佛也有土性。
    吃侬(人)嘴软,拿侬(人)手短。
    凤凰伉(和)鸡难杂阵。
    猪肚吃多屙吃出。
    穷侬(人)祭弗得招财爷。
    眠床角吃糯柿也有侬(人)晓得。
    箬笠尽大遮弗牢天。
    坐只船。玍只船。
    一号鸟,咄得一号虫。
    篱靠桩,侬(人)靠帮,关老爷靠周仓。
    百听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试。
    做一样事干,换一样筋骨。
    桥归桥,路归路。多个朋友多条路。
    大树倒路边,有侬(人)讲短长。
    隔层肚皮隔重山。
    苏秦求官,口气弗塌。
    家富不如家和。
    牛皮上写字眼,值弗得侬(人)老实。
    治国容易治家难。
    做得瓜瓢,受得涌汤。
    会选选儿郎,弗会选选田庄。
    学勤三年,学懒眼前。
    吃弗穷,穿弗穷,弗会打算一世穷。
    心宽弗怕路远,计多弗怕路绝。
    佛靠金装,侬(人)靠衣装。树大影大,胆大福大。
    三分容貌七分扮,烂头儿扮起变小旦。
    吾有三分三,还敢上梁山。
    文戏琴多,武戏鼓多。
    天塌落只管笠恁大。
    黄翠英卖花,三等三样。
    侬(人)到冬至边,快乐活神仙。
    十二月日日好掸新,六月日日好尝新。
    初四缩一缩,初五眙抬阁。
    雷响惊蛰前,四十日弗见天。
    雨打四月八,河潭晒退壳。
    未吃重五粽,棉衣慢慢送。
    冬节边,棺材天。
    破篷挂海口,茅屋挈起走。
    潒雨怕南风,汰浪怕雷公。
    潒雨上到上河乡,汰浪汰到永嘉场。
    五六月冇鞋拖,弗走吾南塘街,十二月冇灯笼裤,弗走吾南塘过。

    温州童谣 

    《叮叮当》《阿妈教你吃馄饨》《十二月令》等。 [1]

    相关文献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5-11-08
    扩展阅读
    1中国百科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2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13 01:41:2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