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游坦之

    游坦之,虚拟人物,出自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聚贤庄少庄主,丐帮帮主,父亲游骥。游坦之就金庸笔下命运最悲苦的角色之一,父母双亡,在复仇路上,痴恋残忍歹毒的阿紫而被套上铁头,成为毁容的奴隶,误入歧途。

    阿紫练化功大法,贱待他的性命,因为游坦之捡到神足经(原版是易筋经)修练才得以存活。偶然机会下游坦之练就冰蚕毒掌成为绝世高手,武功威力几可与萧峰和虚竹平手。后来化名庄聚贤,成为丐帮帮主。阿紫瞎了眼睛,他就把自己双眼换给阿紫治眼。最后阿紫不想欠他人情,挖出游坦之给她的双眼掷还给他,并抱着萧峰的尸体跳崖,游坦之也跟着跳崖,为了孽情落得悲剧人生。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游坦之 所属作品: 《天龙八部》
    作者: 金庸 性别:
    职业: 聚贤庄主,丐帮帮主 能力(招术): 冰蚕毒掌、易筋经
    父亲: 游骥 主要成就: 修习,《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 舍身救阿紫,把自己双眼换给阿紫治眼
    所属组织: 聚贤庄、 星宿派 、丐帮 别名: 庄聚贤,铁丑,铁面侠
    代表作品: 《冰蚕毒掌》 内功: 易筋经/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
    武功: 冰蚕掌法 伯父: 游驹
    师傅: 丁春秋、阿紫 心上人: 阿紫
    葬身之地: 雁门关悬崖下

    目录

    人物经历/游坦之 编辑

    马浴柯饰游坦之 马浴柯饰游坦之

    父亲为游氏双雄之一游驹,游坦之不学无术,终日无所事事。

    在丐帮第六代帮主乔峰大闹聚贤庄时,厅角中一个少年的声音惊叫:“爹爹,爹爹!”,这是游坦之第一次出场。

    那天他的父亲游驹被乔峰夺去圆盾,自杀身亡,游坦之於是对 乔峰两字印下深沉的怨恨。

    之後乔峰改名萧峰,并当上大辽南院大王,游坦之混在人群之中偷袭萧峰未遂,被阿紫发现,待萧峰放走游坦之之後又派兵捉拿,好好折磨了一番。然而游坦之对阿紫的容貌却十分的倾倒,游坦之再次见到阿紫时,居然情不自禁的亲吻阿紫玉足的脚背脚底。  

    後来被阿紫套上烧红的铁头模型,成为毁容的奴隶,阿紫取了个绰号—铁丑。

    阿紫为了练化功大法,命游坦之搜寻毒虫咬自己,完全不理会游坦之死活,游坦之因为捡到萧峰掉的「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依法修练才得以存活。

    一次偶然机缘中,游坦之被「冰蚕」给咬到,遂练就了冰蚕寒毒,成为正邪武功俱备但唯力是视的暴汉。

    之後,因缘际会之下成为星宿派创派始祖「星宿老怪」丁春秋之弟子,而阿紫也被丁春秋毒瞎了眼睛,游坦之救走了她。

    後来又化名 庄聚贤,在丐帮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的阴谋下,游坦之在丐帮君山大会中,连杀十一名丐帮高手,成为丐帮第七代帮主,被全冠清逼迫与少林派争夺中原武林盟主之位。

    来到少室山上,和丁春秋互相使「腐屍毒」互撃,阿紫遭丁春秋抓到时,游坦之更不顾一切当着群雄眼前脆下拜丁春秋为师,因为人格低下不断遭受质疑,加上不会「降龙十八掌」与「打狗棒法」,武林人士多半不服,奉丁春秋之命要杀死少林派掌人玄慈方丈,玄慈方丈展开少林七十二绝技之「大金刚拳」起手式“礼敬如来”,游坦之前後左右掌迅捷之极劈出「冰蚕毒掌」,两人拳掌之力在半爆炸,互相抵消,玄慈身侧的束带却为游坦之掌力震断,星宿派众更说「星宿神功,天下第一,战无不胜,功无不克。降龙臭掌,狗屁不值!」。  

    游坦之 游坦之

    这时,大辽南院大王萧峰正好上山,听到这句话说道:“谁说星宿派武功胜得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游坦之为报父仇,决战萧峰,游坦之和萧峰单打独斗,他的「冰蚕毒掌」和萧峰的「降龙十八掌」硬拼数掌时,萧峰都不禁寒气袭体,游坦之却仍处下风之势,游坦之能以肉身硬撼萧峰的降龙十八掌,内功修为确实不一般,但实战经验缺乏,加上拳脚招式水平不高(从阿紫处学来)。萧峰乘游坦之举掌全力相迎之际,倏地横扫一腿,游坦之两支小腿胫骨同时折断,便即摔倒。

    跟随萧峰、阿紫等人同行下山,去西夏路途中,游坦之突然发难,要胁要把王语嫣等人摔死,段誉连忙答应游坦之要带走阿紫的请求。

    曾到灵鷲宫请求虚竹替阿紫治眼,要胁如果虚竹不用游坦之的双眼治疗阿紫就自杀,无奈的虚竹只好依从。

    最後阿紫不领情,掏出自己双眼掷还给游坦之,并且抱著萧峰的屍体坠谷,游坦之也跟著跳落,就此结束了他悲苦的一生。  

    金庸另一部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林平之的经历与之类似,连名字都相对应(“平之”对“坦之”),二人的遭遇又绝非平坦,可以认为金庸对该类悲剧人物有独到的认知。

    腐屍毒

    以腐烂的屍毒发动攻击,令敌人避无可避。

    冰蚕毒掌

    吸取雪山千年冰蚕的毒性才能练成的神功,游坦之体内的「冰蚕寒毒」得到「神足经」内功的培养,正邪为辅,火水相济,已成为天下一等一的厉害内功。

    能在一瞬间运转体内的涷气通过手掌发出来,可以直接隔著空气伤人,中者转眼间冰封一具雪人,大为难当。

    人物评论/游坦之 编辑

    可恨的可怜人

    游坦之是《天龙八部》一个最离奇的人物,初次看,不是觉得他可怜,便是觉得他可厌。他被阿紫捉来,诸般折磨作弄,自是可怜,但阿紫为人可憎,他竟迁就讨好乞怜,把她作天神般敬奉,使阿紫更加得意非凡,那又自是可厌了。

    游坦之 游坦之

    但再看这人如何写成,就不是可怜或可厌那么简单,游坦之是聚贤庄庄主幼子,自幼不喜用功,胸无大志,无论父兄如何督促,也终不成器,后来乔峰聚贤庄一役,游坦之家破人亡,父母兄长惨死,他浑浑噩噩度日,模模糊糊想着找乔峰报仇,既找着了,报仇的手法却是又幼稚、又卑鄙,毫无用处,而游坦之一惊之下,继而沮丧,以后听到乔峰在什么地方,立刻惊慌觅路逃走。

    这样窝囊的一个人,竟然修成绝世神功而不费吹灰之力,萧峰当面错过的易筋经(新修版为神足经),他无意练成,阿紫费尽心思,偷来神鼎召集毒物,结果引来最厉害的冰蚕,功效却全由游坦之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全部获得。

    无数正邪两派高手在他寒阴掌力下丧生,萧峰失去的丐帮帮主之位他轻易得来,而他不过是个心地卑劣、人品下乘、既无才亦无勇的小子,一生之中最高的理想,就是博得一个歹毒少女的欢心,为她杀人放火或残害自身都在所不计。

    这个人于是在可怜、可厌之外,又可鄙可怕。他若只是可鄙可怕,不过只是一名歹角,但他偏偏又是受害至深的一个可怜虫,他本人浑浑噩噩,胸中感情简单无比,但在读者心中却刺激起这么复杂多样的感情,不是最离奇的一个人物么?

    将游坦之与《笑傲江湖》的林平之比较(“平之”“坦之”是巧合还是另有深意?),效果相当有趣。他们两个都是少爷出身,习惯了锦衣玉食;两个都是飞来横祸,俄顷之间家破人亡,流落江湖;两个都是以报血海深仇为目标;两个都是练得神功;两个都是悲剧收场,碰巧两个都是成了瞎子!

    游坦之 游坦之

    游坦之与林平之之间开始时遭遇相同之处甚多,但两人不同之处更显著,最基本因由,是两人性格绝不相同,游坦之的被动,与林平之的主动,恰恰相反,林平之坚忍的个性,在巨变发生之后才显现出来,他矢志寻觅家传秘谱,练成剑法,为父母报仇。为此,他能用尽才智、历尽艰辛,终于成功达到目标,反观游坦之,他本来就是一个懦弱被动的人,在家庭荫庇之下胸无大志,遭变之后仍是了无主张,虽云报仇,一举不成功,从此就不敢再想。若非机缘巧合,游坦之一世也不会练成什么武功,有什么成就。即使无意中练成神功,他也没有想过利用这力量去达到什么目标。

    他杀人的主要动机是懦弱:他害怕别人在阿紫面前揭穿他的面目,害怕阿紫会看不起他,离他而去。林平之一生为报仇的意念支配,游坦之是为崇拜阿紫的感情支配。林平之要报仇,是他自己立下的志愿,游坦之如何迷恋上阿紫,他自己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表面看,游坦之爱上了阿紫,是他倒霉,事实上,爱上了阿紫,使游坦之有生以来第一次人生有了目标,有了中心,有了期望、等待,有了狂喜、忧俱。他活着是为阿紫,受苦是为阿紫,做大英雄做帮主做小人做坏人,都是为了阿紫。

    他唯一一次不自私的行动,唯一的自我牺牲,亦是为了阿紫,他的眼睛移植到阿紫身上,她因此而复明,他却从此失去了她。但是,他哀怨的眼神,也从此在阿紫眼中流露,仿佛他的灵魂,竟与她的肉身揉合在一起,她坠崖赴死,他也活不下去了。

    最不可理喻的痴恋

    游坦之 游坦之

    游坦之是一个有着奇特的分量的特殊人物。

    《天龙八部》中,他竟也能占上一席之地。他的行事似摩呼罗迦,人身蛇首的大蟒蛇,奇极怪极,读之恻然不忍。又有许多对人性弱点的感慨,给人留下的印象极深。

    倪匡先生提示我们,读游坦之,可与《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对看。可以从两人许多的相同和不同中看出作者更深的言外之意。

    坦之、平之,在名字上本就对称,两人都涉及类似的复仇故事。

    最初,两人都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富贵公子。造化弄人,两人都有灭门之祸的惨烈巨变,两人心中都念念不忘复仇之事;但性格即是命运,两人性格上的不同,造就了两人行事和境遇上的不同。

    林平之怨毒于心,坚忍执着,在千难万险中伪装和保护自己,为达目的不惜用一切手段,最后炼成绝世神功,报了大仇,也毁灭了自己。游坦之不同,虽也有要强的一面,但本质上是软弱和胸无大志,内心中其实不堪于这报仇之重负,心理负担太重,简直就是不能承受,表面上念念不忘报仇,内心却犹犹豫豫,躲躲闪闪,想给自己找借口,找退路。

    所以,他向萧峰的报仇方式,看上去几如儿戏,幼稚之极;当他一看到阿紫,惊为天人,如痴如醉,执着得不近情理。在近乎残忍、自虐般地迷恋着阿紫之后,他再也不谈报仇之事。

    游坦之对阿紫的痴恋,其实是他自己心理的逃避,是他生活下去所能找到的借口,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他从此终于有了生活的目标,终于空洞苍白的内心有了寄托,平凡的性格也因此有了几分奇气,他终于能忍受作为人的诸般巨大的苦恼。

    林平之的故事写得成功,但并不复杂;游坦之的故事也很成功,但却更为复杂、深刻、隐晦、难懂,带给读者的更是诸般迷惘难解的困惑。

    游坦之 游坦之

    阿紫却和游坦之正是一对。

    一个有变态的施虐癖,一个有畸形的受虐狂;一个太有心计,一个全无主见;一个毒辣,一个懦弱;一个拼命折磨,一个全然不反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者相反却相成,一拍即合,配合竟是默契。

    阿紫虐待游坦之的情节,是读者论者对阿紫形象最为挑剔和提出批评的地方。

    阿紫确是太过分了,那么凶残歹毒的事她也做得出来。放“人鸢子”,已是出格,但阿紫玩几遍又觉不新鲜,竟想出铁头人的更残忍的主意,将游坦之铸上铁罩面具。

    大蟒神摩呼罗迦蛇首人身,游坦之头颅铸铁,铁头人身,与之作一契合。

    施虐和受虐双方的快感冲锋向极限,两人真是奇特的一对。

    游坦之身心俱毁,哪还有半点人的样子,在阿紫面前真是连狗都不如。

    除了游坦之对阿紫那一点不可理喻的痴恋,游坦之的头脑已被彻底洗白了,空空荡荡不留一物,他甚至连仇都不想报了。

    阿紫对游坦之百般折磨,游坦之却绝不言悔,最后,阿紫腻了,拿游坦之废物利用,以游坦之喂毒,助她修炼星宿派诡异武功。

    阴差阳错,游坦之竟有机缘习得易筋功,自疗伤毒,苟且活命,另有一番造化。

    种种非常变故,使游坦之再世为人,为一混混沌沌的幼稚小儿一般,雄心壮志当然没有了,报仇之事连想也不去想了,甚至我执之念也极为淡薄,他一心所想的只有一个残忍虐杀他的蛇蝎美人阿紫。

    人性尊严的丧失可以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真是骇人之极。游坦之以其另一种性格上的怪异而生动鲜活起来。

    游坦之 游坦之

    阿紫视游坦之,直如虫豸一般,何时曾把他当作一个人看。阿紫要用冰蚕来练星宿派的奇功,摆明了要让游坦之送死,游坦之竟也是视死如归,饮毒药如饮甘泉。临死前唯一的要求,只是要阿紫能记得,他是一个人,名叫游坦之,不是动物、小丑,马戏“铁丑”。

    本性的迷失,浑浑噩噩,全然不能感受到痛苦和受虐的变态,在极端逃避中也能达到忘我的快乐,也能了悟生死。游坦之为半人半兽之摩呼罗迦,境界上升到另一种水平上。

    还是造化弄人,游坦之不仅没死,冰蚕之奇功反而被他全部接收,他迷迷糊糊中竟练就了一身堪与天下顶尖高手一较高低的绝世武功,搏杀一般的江湖人物只是挥手投足间的等闲事。

    上天注定了还要将游坦之的悲剧推演到极致。游坦之还要有精彩的戏路,还要继续让读者且惊且疑。

    游坦之归入星宿派门下,还自以为得计,两下一拍即合,正所谓物以类聚,气味相投了。

    阿紫眼瞎,却是游坦之的机会。

    看游坦之忽然能握着阿紫柔软滑腻的小手,拉着阿紫乖乖地前行,终于略偿其痴迷的畸恋。

    从铁丑到庄大哥,游坦之于极冷极深的地狱忽飞升上天堂的极乐境地,让人读之可笑可叹又可怜。

    游坦之大战丁春秋,两人均以本派弟子生命为儿戏,一般的歹毒。

    丁春秋的弱点在其不自量力,游坦之的弱点却在迷失本性。当丁春秋制住阿紫之时,游坦之就随即傻眼,要他东就东,要他西便西。

    阮星竹和段誉都大加赞叹游坦之对阿紫的情义深重,其实大谬。

    为爱人下跪,游坦之肯下跪,段誉思量一番,也肯下跪。但为爱人行不义之事,游坦之可以,段誉就不可以。爱情不是唯一的,爱情也只是诸善之中的一种,因爱而害义,真正的仁者所不为。

    十大情种上榜人物中,游坦之排名第二。

    第一则自然是《神雕侠侣》的杨过。

    武功绝学/游坦之 编辑

    掌法

    游坦之 游坦之

    冰蚕毒掌这是游坦之体内的冰蚕寒毒得到易筋经内功的培养,正邪为辅,冰火相济,已成为天下间一等一的 厉害功夫。 萧峰以全力和慕容复相拚之际,游坦之再向他出招,不由得寒气袭体,大为难当。

    内功

    这《易筋经》实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宝典,只是修习的法门甚为不易,须得勘破“我相、人相”。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但修习此上乘武学之僧侣,必定勇猛精进,以期有成,哪一个不想尽快从修习中得到好处?要“心无所住”,当真是千难万难。少林寺过去数百年来,修习《易筋经》的高僧着实不少,但穷年累月的用功,往往一无所得】,于是众僧以为此经并无灵效,当日被阿朱偷盗了去,寺中众高僧虽然恚怒,却也不当一件大事。一百多年前,少林寺有个和尚,自幼出家,心智鲁钝,疯疯颠颠。他师父苦习《易筋经》不成,怒而坐化。这疯僧在师父遗体旁拾起经书,嘻嘻哈哈的练了起来,居然成为一代高手。但他武功何以如此高强,直到圆寂归西,始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旁人也均不知是《易筋经》之功。这时游坦之无心习功,只是呼召体内的冰蚕来去出没,而求好玩嬉戏,不知不觉间功力日进,正是走上了当年疯僧的老路。

    武功运用

    游坦之 游坦之

    他擒获阿紫,本想当众将她处死,免得她来争星宿派掌门人之位,这里见了游坦之的情况,似可将阿紫作为人质,胁制这个【武功高出于己】的丐帮帮主庄聚贤,便道:“你不想她死么?”

    游坦之抬头一看,见抓住他的是星宿弟子中的一名大汉。心下一惊,叫道:“快放我!”用力一挣。只听得头顶 呼的一声风响,一个庞大的身躯从背后跃过他头顶,砰的一声,重重撞在对面山壁之上,登时【头骨粉碎】,一个【头颅】变成了【泥浆】相似。游坦之……他决计想不到自己一挣之下,一股【猛劲】将那大汉甩出去撞在山上。丁春秋和他手掌相交,只觉他【内力既强,劲道阴寒,怪异之极,而且蕴有剧毒】,虽然给自己摔得狼狈万分,但以内力和毒劲的比拼而论,并【未处于下风】,何必大叫饶命?

    游坦之惶急之下,右掌用力挥出,要想推开对方,拍的一声,正中风波恶的左肩……这一掌来势劲力大得【异乎寻常】,风波恶一声闷哼,便向前跌了下去。他左手在地下一撑,一挺便跳了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公冶乾已扶着风波恶坐在地下,只见他全身发颤,牙关相击,格格直响,便似身入【冰窖】一般,过得片刻,嘴唇也紫了,脸色渐渐由白而青。

    不料丁春秋第五掌击出,游坦之回了一掌,丁春秋身形微晃,竟退开了一步。众高手一见,便知这一招是丁春秋【吃了点小亏】……第五掌上已将冰蚕奇毒和《易筋经》内力一并运出。丁春秋以掌力硬拚,便【不是敌手】。若不是丁春秋占了先机,将游坦之击伤,令他【内力大打折扣】,则刚才双掌较量,丁春秋非连退五步不可。丁春秋气息翻涌,心有不甘,运起十成功力,大喝一声,须发戟张,呼的一掌又向前推去。游坦之踏上一步,接了他这一掌,叫道:“快放下段姑娘!”呼呼呼呼,连出四掌,每出一掌,便跨上一步。这五步一踏出,已与丁春秋面面相对。

    萧峰以全力和慕容复相拼之际,游坦之再向他出招,不由得【寒气袭体,大为难当】。这时游坦之体内的冰蚕寒毒得到《易筋经》内功的培养,【正邪为辅,冰火相济,已成为天下一等一的厉害内功】

    萧峰只是和他硬拼数掌,每一次双掌相接,都不禁机伶伶的打个【冷战】,感到【寒气袭体】,说不出的难受。

    游坦之右手将木杖在地上一插,右掌立即拍出,一股阴寒之气随伴着掌风直逼而至。虚竹虽不怕他的寒阴毒掌,却也知道此掌【功力深厚】,不能小觑,当即凝神还了一掌。

    游戏作品/游坦之 编辑

    游坦之:聚贤庄庄主游骥之子,因聚贤庄一战,叔、父二人惨死萧峰手下,此后家道中落,最终流落边关,偶遇萧峰实施报仇,但不懂武功又手法低下,报仇不成也从此失去报仇念头。后来又被阿紫擒获,游坦之初见阿紫便被她美貌所惑,从此醉心不已,为了能够留在阿紫身边,甘愿作人鹞、毁容貌、带上铁,甚至为帮阿紫修炼“化功大法”而引毒虫噬咬,再者更为阿紫付出双目,默默守候阿紫身边。身受千般凌虐折磨,为的就是逃避报仇不能的心。虽受千般折磨差点命送黄泉,但因缘际会习得“易筋经”捡回小命,又在一次引虫时无意中获得“冰蚕”功力,练成冰蚕毒掌,武功修为大大提升。从此助纣为虐,为阿紫残害武林。

    技能1,“冰蚕毒掌”,一个非常强悍的封手技,成功攻击对手时,可冰封其手牌,直接影响对手的全盘计划。

    技能2,“易筋经”,“易筋经”这个武功时本作最强的内功之一,可以让你获得两回合的手牌优势,可以说时一个能逆转胜局的牌。此技能可以让你有更多使用“易筋经”的机会。

    游坦之 游坦之

    报仇不成、迷失本性、痴恋成狂,这正是游坦之的真实写照。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19 00:04:1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