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溥心畲

    溥心畲[yú](1896年9月2日—1963年11月18日),满族,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畲,自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北京人,著名书画家、收藏家。为清恭亲王奕訢之孙。曾留学德国,笃嗜诗文、书画,皆有成就。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溥心畬[yú] 出生日期: 1896年
    性别: 外文名: Pu Xinyu
    别名: 爱新觉罗·溥儒 西山逸士 出生地: 北京
    民族: 满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63年 职业: 画家 收藏家
    毕业院校: 北京法政大学青岛威廉帝国研修院 代表作品: 《雪中访友图》
    主要成就: 著名书画家,与张大千齐名 籍贯: 北京

    目录

    人物生平/溥心畲 编辑

    溥心畲 溥心畲

    溥心畲之父载滢为奕訢次子。溥心畲的长兄过继给了伯父载澄,袭了王爵;排行老二的溥心畲与三弟溥德奉母定居北京。溥心畲出生满5个月蒙赐头品顶戴,4岁习书法,5岁拜见慈禧太后,从容廷对,获夸“本朝灵气都钟于此童”;6岁受教,9岁能诗,12岁能文,被誉为皇清神童。溥心畲幼年除于恭王府习文,亦在大内接受“琴棋书画诗酒花美学”培育。辛亥革命后,隐居北京西山戒台寺十余年,再迁居颐和园,专事绘画。1924年迁回恭王府的萃锦园居住,涉足于社会之中,开始与张大千等著名画家往来。两年后,他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办了首次书画展览,因作品丰富、题材广泛而声名大噪,获评“出手惊人,俨然马夏”。1928年应聘赴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执教,返国后于北平国立艺专沐雨春风,其后又与夫人罗清媛合办画展,再度名震丹青,被公推为“北宗山水第一人”。1932年,溥仪在“满洲国”当了伪皇帝,溥家兄弟趋之若鹜。溥心畲却拒任伪职,并以一篇著名的文章《臣篇》痛斥溥仪“九庙不立,宗社不续,祭非其鬼,奉非其朔”,继而怒骂这位堂弟“作嫔异门,为鬼他族”。

    1924年冬宣统出宫后,溥心畲遂与溥雪斋(号松雪),溥毅斋(号松邻),关松房(号松房),惠孝同(号松溪)等创立了近代著名国画团体松风画会,自号“松巢”[1]。松风画会是京津画派的主要成员,迄今已有近90年的历史。

    溥心畲 溥心畲

    1949年10月18日,新中国成立不久,溥心畲藏在一艘小船里,从上海冒险偷渡至舟山群岛(当时舟山仍为蒋军所据),又从舟山辗转赴台,并于台湾师范大学执教,为贴补家用, 亦曾在自宅开班授徒、至亚洲各国讲学,并以愧对前清先祖为由,拒绝了第一夫人宋美龄的拜师习艺邀约。在其自传中,溥心畲提及居台期间,曾为堂弟溥杰夫人回大陆夫妻相聚之事与寻找战后失落的末代皇后婉容之下落,数度赴日;由于溥杰之妻乃日本昭和天皇舅妈之女,故他赴日时曾住居日本皇宫,还与天皇聊聚旧事;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昭和天皇曾问他:“身为亡国的贵族有何感想?”

    1959年,台湾历史博物馆特地为他举办个展,展出作品多达三百八十幅。1963年11月溥心畲患鼻咽癌在台北病故,年仅68岁,葬于阳明山。1991年溥心畲长子溥孝华病危,家宅遭歹徒入侵并杀害其妻,由于溥孝华早已将其父遗作藏于壁内,致歹徒遍寻无所获;溥孝华去世后,遗物处理小组乃将溥氏遗作一分为三,分别交由文化大学华冈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与历史博物馆托管。

    溥心畲的这些珍宝包括书法175件、绘画292件,以及其他收藏书画13件,砚石、印章、瓷器等58件,总计543件。华冈博物馆托管的为大小画作、各体书法、笔记、注疏及手稿等百馀件;故宫托管的则大作、小品、立轴、长卷俱全,并包括难得的鬼趣图册、西游记册与自绘瓷瓶、磁盤和四小幅自绘漫画,这是溥心畲在国外期间与人沟通的随笔之作。除了台北,吉林省博物馆也拥有不少溥心畲的传世作品;北京故宫博物院镇院之宝的中国现存最早的传世墨迹陆机的“平复帖”及收藏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唐代韩干“照夜白”,据传都曾是溥心畲的旧藏。

    溥心畲得传统正脉,受马远、夏圭的影响较深。他在传统山水画法度严谨的基础上灵活变通,创造出新,开创自家风范。溥心畲的清朝皇室后裔的特殊身份使他悟到荣华富贵之后的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云,“近三十年中,清室懿亲,以诗画词章有名于时者,莫如溥贝子儒。……清末未尝知名,入民国后乃显。画宗马夏,直逼宋苑,题咏尤美。人品高洁,今之赵子固也。其诗以近体绝句为尤工。”

    人物年表/溥心畲 编辑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岁

    左三张大千,右三黄君璧,右二溥心畲 左三张大千,右三黄君璧,右二溥心畲

    9月2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生于北京。后因与咸丰帝祭辰同月同日而改为农历七月十四日出 生。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后以溥为姓,字心畲,号西山逸士、羲皇上人、松巢、旧王孙、岳道人、钓鲸鱼父、华(花)虹、流浪王孙等。室名省心斋、寒玉堂。其曾祖道光帝旻宁、祖父恭亲王奕訢,父亲贝勒载澄。嫡母马佳太夫人,本生母项太夫人。有兄弟四人,排行第二。异母兄恭王溥伟(后过继与载澄为子),同母弟溥僡,尚有一弟名溥佑,出生后过继于他人为子,后归宗。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3岁

    农历五月二十九日祖父奕訢病逝,异母兄溥伟袭恭亲王爵位。奉诏入宫谒见,光绪帝对其谕曰:“汝名为儒,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并赐金帛。

    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己亥),4岁

    是年始学书法并读蒙经(《三字经》、《百家姓》、《千家文》)。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庚子),5岁

    奉诏谒见慈禧太后,作对联,得慈禧太后赏识。父亲载澄遭革爵归宗,交宗人府圈禁。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壬寅),7岁

    是年始学作五言绝句诗。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乙巳),10岁

    学习骑射,同时学习满文、英文、数学。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戊申),13岁

    11月4日清光绪帝病逝,受命入宫甄选皇帝,未中选,从弟溥仪嗣皇帝,帝号宣统。

    1909年,宣统元年(己酉),14岁

    溥心畲 溥心畲

    父亲载澄贝勒去世,由生母项太夫人抚育,并延请欧阳镜溪、龙子恕二师督课。临习颜真卿《中兴颂》、萧梁碑额、魏郑文公石刻等。

    1910年,宣统二年(庚戌),15岁

    9月25日,入贵胄法政学堂(前身为贵胄陆军学堂,后并入清河大学)读书。

    1911年,宣统三年(辛亥),16岁

    10月,辛亥革命爆发,袁世凯派兵夜围戟门、随母、弟避难于清河二旗村。

    1912年,民国元年(壬子),17岁

    2月,清帝溥仪下诏退位,贵胄法政学堂并入清河大学,溥儒遂入清河大学就读。春仲,老师欧阳镜溪南归。居北京西山戒台寺,由项太夫人亲授其读书习字。

    1913年,民国二年(癸丑),18岁

    夏,毕业于清河大学。赴青岛省亲,看望嫡母及长兄溥伟,遂在礼贤书院补习德文。

    1914年,民国三年(甲寅),19岁

    在德国亨利亲王的介绍下进入柏林大学学习天文和生物,并获得双博士学位。

    1915年,民国四年(乙卯),20岁

    在西山戒台寺。是年前后开始习画。

    1917年,民国六年(丁巳),22岁

    至青岛省亲。夏五月,与前清陕甘总督多罗特·升允(字吉甫)之女罗淑嘉(清媛)女士结婚。6月24日,携夫人回京。

    1918年,民国七年(戊午),23岁

    春,孙雄(字师郑)创漫社,有冒鹤亭、李宣倜等12人参加,列名其中。8月至青岛省亲。

    1920年,民国九年(庚申),25岁

    9月,海印上人来访,重阳节与之登高并赋诗。

    1922年,民国十一年(壬戌),27岁

    夏,抵青岛为其嫡母60岁祝寿。即回京后,于西山戒台寺隐居,谢绝交游,潜心读书,自号西山逸士。将大部分精力集中于书画之上。

    1924年,民国十三年(甲子),29岁

    因祝姑母荣寿公主70正寿,奉母移居城内。同年恭王府被其兄溥伟抵押与辅仁大学为校舍,遂移居王府花园,即萃锦园,并由此正式步入当时的北京画坛。

    1925年,民国十四年(乙丑),30岁

    溥心畲《溪山晚翠图卷》 溥心畲《溪山晚翠图卷》

    春,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行首次个展。整理隐居西山时期所作之诗百余首印为《西山集》百册行世。溥伒 (松风主人)创“松风画会”,成员大都为皇室贵族,以松巢客自号、名列其中。

    1926年,民国十五年(丙寅),31岁

    春,张目寒在京具柬邀与张大千、张善孖等人餐叙。此为“南张北溥”会面之始(一说为1928年)。

    1927年,民国十六年(丁卯),32岁

    应日本大仓商行之邀,与弟溥僡赴日讲述经学。应日本京都帝国大学之聘为该校教授。

    1929年,民国十八年(己巳),34岁

    在日本帝国大学执教。春仲,游历日本名山,后归国。

    1930年,民国十九年(庚午),35岁

    2月与夫人罗清媛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办首次伉俪画展。是年多次在萃锦园中邀请当时名士雅集。作《山水扇面》、《尚友图》。出版《上方山志》。

    1931年-1932年,民国二十年(辛未)、二十一年(壬申),36、37岁

    “九一八”事变后溥仪为伪满洲国皇帝。作《臣篇》以明其志。

    1933年,民国二十二年(癸酉),38岁

    居北京西山。作《寒岩积雪图》,参加柏林中德美术展览会并获奖。

    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甲戌),39岁

    春,与张大千合作《松下高士图》。秋,由黄郭推荐任国立北平艺专国画教授。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乙亥),40岁

    在国立北平艺专执教。得项太夫人之允纳李淑贞(墨云)为侧室。

    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丙子),41岁

    溥心畲作品 溥心畲作品

    1月10日,与张大千、张善孖、萧谦中、胡佩衡、徐燕荪、于非闇及何海霞应邀赴天津永安饭店开联合画展。春,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再次举办画展。拒绝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参谋长的重金求画。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丁丑),42岁

    春,张大千来访,二人合作《秋意图》,仍执教于北平国立艺专。生母项太夫人去世,在广化寺守灵,并将旧藏陆机《平复帖》以四万元之价售于张伯驹。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己卯),44岁

    溥心畲 溥心畲

    赁居颐和园介寿堂。日本侵略者欲聘其在伪政权中任职称疾不入城,坚不赴职。

    1941年,民国三十年(辛巳),46岁

    居万寿山。正月作书法长卷《冬青菜赋并序》。3月,作《雪阁栖鹤》。夏,作《山水扇页》。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乙酉),50岁

    居万寿山。是年与张大千合作数十件作品。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丙戌),51岁

    秋,应张道藩之邀与齐白石等人到达南京,并举办溥儒、齐白石联合画展。10月,经张真夫推荐,被蒋介石指定为满族“国大代表”。并组织“满族文化协进会”。11月,出席“制宪国民大会”。随后应陈毅成之邀赴杭州。同月至上海,再次与齐白石举办联合画展。后即回京。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丁亥),52岁

    正月十五,与张大千共度元宵,乘兴题张所收董源《江堤晚景》。2月,题张大千所购张即之《杜律二首》。在颐和园戒鸦片。7月8日,原配夫人罗清媛女士卒。三游南京,出席行宪国民大会。

    1949年(己丑),54岁

    春,在杭州举行画展。5月3日,杭州解放,北京市长叶剑英请回京,回信致谢。

    偕同墨云夫人、敏岐由杭州奔上海。8月,由吴淞口乘渔船至浙江沈家门,然后到达台湾,途中作感遇诗多首。

    抵台北初居凯歌归招待所卖文鬻画以自给。后迁出。10月,应台湾师范大学之聘,任教于该校艺术系。11月,台湾当局聘其为考试委员,婉辞不就。年底、作《帚生菌》图。

    1950年(庚寅),55岁

    春,任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参加台北美展并担任评审委员。

    1951年(辛卯),56岁

    任教于台湾师大艺术系,并在家中收徒授课。辞谢“国策顾问”等职。春赴高雄、台中等市举办个人画展,并游览台湾中、南部各处名胜。

    1952年(壬辰),57岁

    任教于台湾师大艺术系。春,任台湾中本纺织公司名誉董事。9月14日,完成《寒玉堂论画》一书。是年,参加美展。同年,先后著有《四书经义集证》、《毛诗经义集证》、《尔雅释言经证》等书。

    1953年(癸巳),58岁

    是年蒋介石生日,由罗家伦转呈《易训篇》一文以谏蒋。在花莲举办画展。游安通潭、仙人洞等地。

    1954年(甲午),59岁

    春,出席台湾“国民大会”。辞去中本纺织公司董事一职。秋,《寒玉堂论画》一书获台湾“教育部”第一届美术奖。之后,在台湾《教育与文化》发表《心畲学历自述》一文。

    1955年(乙未),60岁

    5月,与朱家骅、董作宾同赴南韩讲学,获赠汉城大学法学荣誉博士。6月,自南韩抵日本,在日本东京举办个人画展,拒绝定居日本。

    1956年(丙申),61岁

    6月由日本返回台湾。应徐复观之请赴东海大学讲学。

    溥心畲(右)和张大千在台湾 溥心畲(右)和张大千在台湾

    1958年(戊戌),63岁

    《寒玉堂论画》由世界书局印行。川月,赴泰国小游并举行为期七天的书画展。11月到香港大学作《中国文学及书画》演讲,并应香港中国文化协会之请举办展览。作《层峦积翠图》长卷。

    1959年(己亥),64岁

    5月7日,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溥心畲个人画展”,为期两周,展出作品318幅。《四书经义集证》手稿由台湾中央图书馆以10万元购藏。

    1960年(庚子),65岁

    夏,杜云之拍摄16毫米记录片《溥儒博士书画》。10月达香港,偕夫人及贾纳夫赴沙田万佛寺拜佛。参加由美国新闻处主办的“当代中国国画艺术展览”。

    1961年(辛丑),66岁

    《十三经师承略解》由台湾书店出版。

    1962年(壬寅),67岁

    10月,再赴香港举办画展,并在新亚书院讲学3个月。

    1963年(癸卯),68岁

    是年,《华林云叶》手写本两册出版,《慈训纂证》出版。3月10日,右耳下发现肿块,不久耳聋。5月入荣总医院,同月20日转入台湾中心医院,诊断为淋巴腺癌。7月出院回家。11月18日(旧历十月初三)凌晨3时送中心诊所急救、3时加分去世。同月28日葬于阳明山之南原。彭醇士为其撰墓表。

    (去日本执教的年份和在公园办画展的年份和基本信息里的表述不符,存疑。)

    艺术评价/溥心畲 编辑

    画作选摘 画作选摘

    溥心畲天资颖悟,用功又勤,因此虽然在比常人更多不利因素的压力下,他仍有极高的文采与艺术成就展现。他自许生平大业为治理经学,读书由理学入手及至尔雅、说文、训诂、旁涉诸子百家以至诗文古辞,所下功夫既深且精,因此不免视书画为文人馀事。这使他毕生未能将全付创作精力投注于绘画之中,然而这虽是他的不足,却也因此使他的画风露出一种高雅洁静的人文特质,为常人之所不及。

    溥心畲的画风并无师承,全由拟悟古人法书名画以及书香诗文蕴育而成,加以他出身皇室,因此大内许多珍藏,自然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他曾经收藏一件明代早期佚名画家的山水手卷,细丽雅健,风神俊朗,俱是北宗家法,一种大气清新的感觉满布画面,溥氏的笔法几全由此卷来。因此其所作山水远追宋人刘李马夏,近则取法明四家的唐寅,用笔挺健劲秀,真所谓铁划银钩,将北宗这一路刚劲的笔法──斧劈皴的表现特质阐发无馀,并兼有一种秀丽典雅的风格,再现了古人的画意精神。

    观察溥心畲的作品时,在画面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无论在表现的技法、形式、以及意念上,那种文人心灵、鱼樵耕读与神趣世界的向往,还有远承宋人体察万物生意,与自然亲和的宇宙观及文化观,皆可谓完全谨守传统中国文人精神本位﹝农业社会的文化结构﹞,而拒绝了与现代世界﹝工业社会之文明结构﹞沟通的可能。然而他的书画作品却并未落于古典形式的僵化,而有其生命内涵的真实与精采,只因他的世界本来如此。

    从溥氏外在表现的艺术形式上来看,他似乎并没有较新颖不凡的创见。然而艺术的创造性并非仅著眼在外在形式上的考量,赋予旧形式之内涵有新的生命诠释,则有另一层重要的创作意义,却很难由粗略的表面观察所能认知。就这点而言,民国以来的艺术史研究可谓并未给予溥氏应得之评审。

    溥心畲 溥心畲

    然而在时代的意义上而言,溥心畲亦代表了传统中国知识份子﹝文化﹞在面对世界新文化转型时众多反应中的一种典型﹝价值取向﹞。以溥氏的背景养成来看,即使他早年曾有留学欧洲研习西学的背景,恐怕也不会使他像徐悲鸿一样,扮演一个积极寻求改革与沟通中西文化的角色。造成这样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来自于他对传统文化中,高度的智慧与价值有深切的体悟与认同;另一方面则多少由于知识份子面对西方强势文化冲激时,高傲自尊之本位表现。这种坚持文化道统的立场,虽可视为极端的保守主义,对感应时代的开创性上或有不足,但在另一层重要的意义而言,他却保存了一个传统时代的人文精神与价值延续,这使得他的後继者在现代的人文精神与新画风发展得以成为可能。

    溥心畲行草学二王、米芾,飘洒畅酣,他主张树立骨力,强调书小字必先习大字,心经笔法,意存体势,如此书法方能刚健遒美,秀逸有致。其小楷作品金刚经用笔意境高古,气韵生动,堪称绝妙。溥心畲不仅书画好,且从小即通诗词及典籍,晚年常对弟子说,称他画家,不如称他为书家,称他为书家,不如称他为诗人,可见他对自己诗心的看重。

    代表作品/溥心畲 编辑

    画作

    《松山茅屋图》

    溥心畲 《松山茅屋图》 溥心畲 《松山茅屋图》

    这是一幅罕见的微型山水,却具有大画的气势。近景一角山石由浓重的解索皴写成,再染以青绿;中景绘有 一堵探身而出的崖面,上面有两株青松和几间茅亭,室内空无一人,富有原任韵致;后面仍是青山伴依,山峦顶端用雨点皴点簇,接近于写意花鸟画里用墨点或色点的笔法;色彩上运用了青绿和赭石的渐变。构图虽然注意拉开了空间中的三个层次,但不像宋元山水那样给人自足的感觉,而是由明显的截取感,使人们似乎同时望见了条幅之外层叠的群山。这种切割的感觉是画家精心提炼的结果,也是画面精到之处。山石、松树、茅屋是溥心畲绘画中常见的要素,而且往往是山空屋闲,不见人烟;与其说这是一种古意的体现,倒不如说是画家在乱世之中所感到的一种虚无。与古人相比,人们距离纯粹的大自然是越来越遥远了。溥心畲的一生也是在纷乱的历史进程中漂泊流离,但是他始终保持了一份向往山林的隐逸之心,并以此作为乱世之中特有的精神排遣,是他心灵歇息的处所。正是这种感受和需求使得他的作品和一般的盲目复古之作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显得感人尤深。

    溥心畲的画在笔法上具有北宗的厚重古朴,而在意境上却显示出南派的萧远淡泊。所谓的“宁静以致远”就是描绘的这样一种感受。然而“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从画幅中深邃稳健的风格与清雅淡逸的意境之间的交织中,我们终能体会到画家旷阔高深的情怀。

    诗作

    八月感怀

    溥心畲与学生程涛 溥心畲与学生程涛

    已近清秋节,兵烟处处同。

    山河千里月,天地一悲风。

    兄弟干戈里,边关涕泪中。

    京华不可见,北望意无穷。

    江夜

    雨过春潮急,柴扉掩浪痕。

    无鱼星在罶,送酒月临门。

    乱水鸣云际,寒梅枕石根。

    几家闻野织,寥落不成村。

    登燕子矶

    乱后悲行役,空寻孙楚楼。

    萧萧木叶下,浩浩大江流。

    地向荆襄尽,山连吴越秋。

    伊人在天末,瞻望满离忧。

    寄腴深游 岳麓

    湘水萧萧木叶疏,麓山风雨似匡庐。

    何时更乘浮云去,回雁峰前数寄书。

    乱后长沙问旧栖,尺书遥寄隔云霓。

    骖鸾横笛从君去,直过潇湘北渚西。

    过赵山木故居

    不见高人旧草堂,断桥斜柳亦堪伤。

    西山墓树秋风起,乱后无人吊夕阳。

    题寺门松

    青青松树寺门前,晚带斜阳晓带烟。

    昔日山僧曾挂锡,如今黛色已参天。

    秋日感怀

    辽廓边山没远鸿,登楼惨淡望长空。

    寒生橘柚千家雨,气变云沙一夜风,

    北斗横斜秋不尽,东溟口渡怨无穷。

    灵均作赋悲君国,岂独乡心入梦中。

    悼陈含光明经

    角巾罗带葛天民,避地来居东海滨。

    一卷残书消永昼,数竿修竹伴孤贫。

    梦回白下台城柳,魂返江南故国春。

    纵使能闻广陵曲,二分明月照何人!

    塞下曲

    戍楼烟断草萋萋,万里寒冰裂马蹄。

    闻道汉家开战垒,边沙如雪玉关西。

    渡桑乾河

    古戍秋风白草鸣,胡笳吹月落边声。

    桑乾回望天如水,万里寒沙匹马行。

    词作

    减字木兰花

    一溪春水,著雨杨花飞不起。寂寞黄昏,年年芳草忆王孙。

    碧云吹断,几处朱楼莺语乱。不似残秋,衰草斜阳易惹愁。

    浣溪纱

    溥心畲 溥心畲

    荒亭落叶雨连宵,何处相寻旧板桥,不堪秋尽水迢迢。

    楼外夕阳平野渡,寺门衰草记前朝,故宫残柳日萧萧。

    点绛唇·极乐寺

    乱木孤城,可怜一片消魂土。江山无主,佳节愁风雨。

    烟水池台,风景还如故。荒村客路,不见斜阳渡。

    减字木兰花·送弟出关

    落花随水,费尽东风吹不起。送罢王孙,又是平芜绿到门。

    踌躇无语,仗剑孤行辽海去。变作残秋,冷雁边云满客愁。

    诉衷情·寄苍虬侍郎

    鸥波亭外小池塘,寒食好风光。望中连天碧草,云路雁声长。

    桃欲绽,柳才黄,莫相忘。新诗远寄,十二楼中,一片斜阳。

    巫山 一片云·昆明湖秋荷

    水殿云光净,萧条太液风。镜中愁绝采芙蓉,冷落怨秋红。

    翠盖摇明月,余香散碧空。宫娥无复卷帘栊,玉露滴梧桐。

    减字木兰花·春怀

    空庭日晚,谢尽桃花春不管。怕见垂杨,暮雨朝云总断肠。

    夕阳无语,远近青山青几许?莫问归期,寒食东风杜宇啼。

    点绛唇·暹罗客舍

    海外蛮邦,天涯孤客浑难渡。千里云树,家国知何处?

    烟水茫茫,不见来时路。人非故,新愁无数,谁得朱颜驻。

    清平乐·青门渡

    青门津渡,雁断衡阳路。水面秋声云破处,不见故乡烟树。

    风风雨雨年华,茫茫浩浩平沙。万里江山家国,不堪回首天涯。

    清平乐·忆湖山

    湖山如绣,胜地难回首。一缕秋情应记否?裂帛西风垂柳。

    今宵如此楼台,只教旅客伤怀。惆怅玉人何处。旧时明月重来。

    荆州 亭·秋日登土城

    不尽燕山万里。惨淡边秋无际。何处吊残军?一片荒城废水。

    此是当年幽蓟,白草萧萧,故垒古戍。几人还?牧马黄埃空起。

    秋波媚·乙丑春日

    溥儒书法作品 溥儒书法作品

    雕梁燕语怨东风。小径坠残红。万点飞花,半帘香雨,飘去无踪。

    牵愁杨叶浑难定,春恨竟谁同?黄莺啼断,海棠如梦,回首成空。

    清平乐·忆故园

    当年玉殿,锦绣芙蓉苑。天半笙箫犹未断,卷地东风吹散。

    疏红又点梅梢,客中愁绪无聊。怅望青天碧海,朝来暮去春潮。

    西江月·春日

    绿萼梅边明月,碧纱窗外青山。澄波无影复无烟,不见天涯归雁。

    画意诗怀几许,离情别绪千般。春光花柳片时闲,愁满落红庭院。

    梅弄影·日月潭

    远波如镜,荡碎流霞影,满院风花不定。乱舞芭蕉,避烟秋色冷。

    鸟啼山晚,水落平沙净。列岫斜阳相映。飘渺潭云,长流园峤顶。

    玉楼春·晚眺

    黄沙连海边关色,夕照横空云路隔。莺花一散不成春,草满天涯迷旧陌。

    苍茫愁望秦城北,携恨登临怀故国。玉门羌笛锁春风,处处青山行不得。

    醉花阴·秋夜怀浙中刘腴深遗民

    片月横窗明似水,薜荔风还起。湘浦叶初飞,南国相思,清怨凭谁寄?

    今宵玉露寒如此,破碎山河里。秋来不见一封书,风雨鸡鸣,珍重怀君子。

    鹧鸪天·癸酉九日登高和周士韵

    一雁惊秋破晚空。登临遥望暮云中。苑边衰草飘零碧,宫里残花坠地红。

    山远近,水西东。铜盘滴泪恨无穷。当年入破家山曲,散作长门断续风。

    虞美人·送章一山左丞南归

    城南旧是芙蓉苑。芦折惊秋雁。送君归去赠君诗,恰似离亭风笛叶飞时。

    斜阳芳草迟行迹,留得伤心碧。故园从此见花残,莫向暮云天外倚栏杆。

    玉楼春·西山 卧佛寺 行宫

    霓旌凤辇长河路,转眼浮云迷故处。离宫玉殿碧天秋,旧苑碑亭黄叶雨。

    湖光树色多清苦,照尽垂阳千万缕。当年阿监已无人,只有春山朝复暮。

    浪淘沙·夜

    往事散如烟,锦瑟华年,三更风叶五更蝉。多少新愁无处寄,瘴雨蛮天。

    高挂水晶帘,别恨频添,烛摇窗影不成圆。枕上片时归梦里,故国幽燕。

    鹧鸪天·春恨

    瘴雨和烟柳不青,暮笳都作断肠声。才知往事真成梦,又著新愁梦不成。

    山万叠,水千程,王孙芳草碧无情。杨花片片随风去,飞遍长亭更短亭。

    浪淘沙·秋怀

    霜满碧江头,无限消秋,片时难遣几多愁。苦忆圣湖明月色,水殿龙舟。

    容易弃金瓯,板荡神州,不堪重上酒家楼。破碎山河观不尽,浩浩东流。

    望江南·山中暮春

    云影澹,空翠落松坛。紫燕不来春欲老,断烟零雨杏花寒,春怨正漫漫。

    望江南·山居

    清磬远,萧寺在云端。翠竹含烟侵佛座,碧松飞雪落松坛,流水石幢寒。

    斜日落,十里晚枫林。秋色夜生千嶂雨,露华寒点万家砧,凉意润丝琴。

    临江仙·春游

    沧海之东疆场,中原以外山河。年年春色等闲过。杜鹃繁似锦,无奈客愁何!

    啼鸟半窗花影,彩云别院笙歌。青天明月此宵多。家乡千万里,归梦绕烟萝。

    临江仙·芍药

    飞尽落花池上雨,斜阳翦破新晴。碧波摇影不成明。倚阑多少恨?商略系离情。

    千转绕花无一语,玉阶仿佛寒生。溪烟淡淡柳青青。六畦春不管,流怨满芜城。

    蝶恋花·望海

    苍海茫茫天际远,北去中原,万里云遮断。云外片帆山一线,殊方莫望衡阳雁。

    管弦天上春无限,板荡神州,龙去蓬莱浅。杨柳千条愁不绾,乾坤依旧冰轮满。

    北新水令·题画

    西风疏柳带秋蝉,画桥边。绮霞红乱夕阳寒,照水衰草暮连天。何处里,笛声怨?

    唐多令·玉泉山下泛舟

    溥儒花草作品 溥儒花草作品

    杨柳绕芳洲,寒沙带月流,到江南楚尾吴头。多少楼台明镜里,浑不似,汉宫秋。

    懒上木兰舟,烟花异旧游。对湖山处处堪愁。满目新亭无限恨,东去水,几时休?

    踏莎美人·书怀

    天海茫茫,冰轮夜涌,中原遮断山河影。会将收拾就乾坤,极目登台,雨雪近黄昏。

    关塞千重,边城万里,晋阳龙跃风云起。澄清玉宇整金瓯。杨柳春烟,重上酒家楼。

    唐多令·玉 泉山 下泛舟

    杨柳绕芳洲,寒沙带月流,到江南楚尾吴头。多少楼台明镜里,浑不似,汉宫秋。

    懒上木兰舟,烟花异旧游。对湖山处处堪愁。满目新亭无限恨,东去水,几时休?

    踏莎美人·乙未中秋海上

    玉宇澄空,冰轮秋永,茫茫依旧山河影。山河弹指散如烟,一片青天,避海镜中悬。

    银汉无声,蟾光如故,朱楼歌舞知何处?西风吹尽可怜宵,只有征人,归梦逐寒潮。

    江城子·有忆

    秋空飞雁隔层霄,海天高,路迢迢。我欲凌虚,随月渡星桥。恐话因缘缘已尽,寻凤侣,听吹箫。

    此时空恨碧云遥。意难消,梦魂劳。刻骨相思,惊破五更潮。怕见春光春又至,新柳色,小梅梢。

    何满子·丁丑暮春送苍虬出关

    客路残春暮景,长城画角余音。马首向东从此去,远山边水登临。送别新词清苦,低吟亦恐沾襟。

    碛雁惊沙正起,关云欲雪常阴。楚客伤心头更白,春愁暗暗难禁。冷落故园松竹,归来何日相寻?

    南浦·题倚楼仕女

    秋雨湿潇湘,向晚来,吹起满怀愁绪。转眼甚堪惊,年光尽、不见柳花飞絮。楼头悄立,幽情无恨谁能语。霜天欲暮。空惆怅佳期,几时还遇? 朱窗碎玉声寒,正人倚西楼,雁横南浦。烟柳渐萧疏,悲秋意、都付断烟残雨。连天草色,开帘日日凭栏处。韶光虚度。空翠袖凄凉,轻寒难御。

    望海潮·题 灵光寺 辽咸雍塔残砖

    压塞寒山,凌空孤塔,兴亡阅尽年华。满月金容,庄严妙相,无端影减尘沙。鼙鼓乱纷纷,是何处,兵火交加。断土零烟,有谁凭吊梵王家! 荒城古戍鸣笳。见萧萧衰柳,落落飞鸦。检点残云,低回片瓦,前朝旧事堪嗟。烟外夕阳斜。叹虚空粉碎,乱眼昙花。携酒重来,只余清泪洒天涯。

    庆春泽·暮春西郊

    荒井桃花,平桥苑水,碧天寥阔春深。残月横斜,清光犹在疏林。呢喃燕语随波去,听宫门法曲仙音。恨难禁,倚遍残红,吟遍江浔。 潜行况是宫前路,怅池台春去,歌管声沉。劫后精蓝,是谁肯犹布黄金。乐游愿上萋萋处,送残春此日登临。助悲吟,岸柳园花,掩泪相寻。

    八声甘州·秋日怀苍虬侍郎

    望幽燕暮色对残秋,千峰送斜阳。正萧萧木叶,沉沉边塞,滚滚长江。已是登临恨晚,谁共赋沧浪。衰草连天碧,故垒空黄。 尚有梁园修竹,胜青山愁绪,云路悲凉。似猿啼三峡,烟棹下瞿塘。更何堪,江山异色,怨黍离,转眼变沧桑。伤心处,远天鸣雁,声断潇湘。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0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0 18:53:4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