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漂绿

    漂绿(Greenwash),意指一家企业宣称保护环境,实际上却反其道而行,实质上是一种虚假的环保宣传。用来说明一家公司、政府或是组织以某些行为或行动宣示自身对环境保护的付出但实际上却是反其道而行。此举通常是为了给产品改名或改善产品形象。这个词最初在1990年代初期在美国被开始使用,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在1991年3月和4月间的一本名为《Mother Jones》的左翼杂志中的文章标题而声名大噪。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漂绿 英文名: Greenwashing

    目录

    简介/漂绿 编辑

    漂绿漂绿
    “漂绿”(greenwashing或green sheen)是由“漂白”(whitewash)一词演化而来,指绿色公关或市场营销团队用作欺骗性宣传报道的一种形式,以此向大众宣称某个组织的目标和政策都是环境友好型的。不管其目的是增加利润或者获得政治支持,“漂绿”行为都有可能被用来操控大众意见以支持一些原本备受质疑的行为目的。

    提出/漂绿 编辑

    Greenwashing(漂绿)一词最早由纽约环保主义者杰·韦斯特维尔特在一篇1986年的文章中首创,这篇文章主要讲的是当时宾馆行业在每个房间都摆放标识牌,简单从表面上鼓励毛巾重复使用以“保护环境”。韦斯特维尔特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机构并未采取任何节能措施,有证据表明,上述的标识牌行为也未带来任何支出下降的情况。韦斯特维尔特认为,很多宾馆采取这一“绿色行动”的实际目的都是为了增加利润。由此,他就把这一类表面上大张旗鼓倡导环保而实际上带有更隐晦牟利目的的行为称为greenwashing(漂绿行为)。[1]

    使用领域/漂绿 编辑

    漂绿一词通常被用在描述一家公司或单位投入可观的金钱或时间在以环保为名的形象广告上,而非将资源投注在实际的环保实务中。通常是为产品改名或改造形象,像把一片森林的影像放在一瓶有害的化学物上。环保人士常用“漂绿”形容长久以来一直是最大污染者的能源公司。最常被引用的例子是乔治·布什的天空清净法案,环保人士认为这项法案实际上削弱了空气污染法令。[2]

    六宗罪/漂绿 编辑

    2007年雷丁(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TerraChoice Environmental Marketing环境营销公司所做的一份新的调查报告(《漂绿六宗罪》)显示,99%的消费产品均有漂绿之嫌——获取绿色标志的PR等值是不准确的。在报告“漂绿的六宗罪”中,TerraChoice发现1018件普通消费产品,至少占了该公司六宗罪的一条,而他们鼓吹产品是“环保的”。六宗罪包括:

    1、含糊不清罪:产品经常声称它们的成分百分之百纯天然,而那些天然物质有些却是有害的。

    2、隐瞒实情罪:“节能”产品有时包含有害材料。

    3、举证不足罪:一些洗发水声称“经认证为有机产品”,却无任何可信证明材料。

    4、无关痛痒罪:产品可能声称不含CFC,而CFC早在20年前就被禁用了。

    5、说谎欺骗罪:产品有时虚假声称经过权威环境机构认证。

    6、避重就轻罪:“有机”香烟或者“环保”杀虫剂

    随后调查又加一罪,崇拜认证罪:比如自制看起来像环保认证的标章。[3]

    原因调查/漂绿 编辑

    漂绿漂绿
    1992年,绿色和平发布了“绿色和平‘绿洗’指南”,以讽刺和诙谐的手法介绍了企业的各种漂绿手段。

    “指南”把绿洗原因归结为以下4个原因:

    1、企图转移公众注意力和减小对自己的社会压力;

    2、企图劝服批评者,特别是非政府组织,‘我们是善意的’;

    3、扩大自己的市场分额,挫败竞争对手;

    4、通过‘绿洗’来吸引更多投资,特别是那些关注社会责任和道德公平的投资机构。 

    “指南”列举了LV的例子:LV在推出皮草产品时,遭到一群赤身裸体,宣称“我宁愿裸体也不穿皮草”的动物福利主义者的抗议。为此,LV延迟产品上架时间,宣布用耗油最省的轮船运输代替空运,制作工艺完全排除污染性胶水,减少纸板包装。借此强大的漂绿宣传,LV时尚皮草部当年的业绩上升了10%。[4]

    APP—隐瞒/漂绿 编辑

     森林杀手

    在环保组织眼中,APP就像是挥舞着斧头和锯子的“森林杀手”。这家亚洲第一大造纸集团的纸浆厂遍布江苏、浙江、广东、海南、广西等地。

    从2004年起,环保组织便不断出台调查报告,斥责APP破坏环境。

    2006年,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在印尼发布报告,指责APP大范围破坏森林,导致苏门答腊虎等濒危生物栖息地遭受破坏。

    在最近一次交锋中,绿色和平认为APP每年背负数十亿欧元的“碳债务”,APP则着重宣传人工造林的固碳作用,国内约500万亩林每年能吸收近20亿公斤的二氧化碳

    近两年来,APP试图在公众面前树立新形象:向媒体宣传改进粗放型的林场种植管理体制,远低于国家标准的耗水量和废水排放量;邀请在校大学生、环保组织参观林场;设立奖学金、从事慈善事业,等等。最近,提出“立足中国、绿色承诺”口号,在反对者眼里,这无疑是一种作秀。 

    点评自然之友 张伯驹

    APP的问题由来已久。其在华企业在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排放管理总体处于国内先进水平,值得肯定;但在原料林营造过程中涉嫌毁坏天然林、破坏自然保护区等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APP在其发布的众多信息中常常强调在污染控制方面的成绩,却一直回避生态破坏方面的劣迹。
    企业社会责任中关键的一环就是生产全过程中是否真正注重可持续发展。如果一个企业一面持续进行生态破坏并不愿承认这些行为,一面又在公益慈善领域呼风唤雨,标榜自己是绿色企业,这样的“绿色承诺”是一种“扭曲”的承诺。

    雀巢——双重标准/漂绿 编辑

     双重标准

    打开这家世界级食品企业的网站,或者翻看它的产品,“营养、健康”一直是其宣传策略。然而,雀巢的转基因产品在全世界范围一直被质疑。由于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性目前难以确定,自1999年开始,雀巢在欧盟、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巴西就陆续宣布不再使用基因改造原料,但在中国一直没有这种承诺。

    这在2003年演变成为一场官司。上海一位消费者将雀巢告上法庭。虽然最终败诉,但针对雀巢“双重标准”的质疑声一直不绝于耳。 

    2009年8月份,绿色和平在北京随机购买了雀巢的一种婴幼儿米粉,检测发现含有抗虫转基因成分Bt基因。有科学研究显示,这种蛋白能够在小鼠体内引发免疫系统反应,是潜在的致敏原。

    面对这些质疑,雀巢的态度却是傲慢的——每次接触都只有一个标准答案:雀巢会尊重当地法律,会尊重消费者权益的。 

    点评绿色和平 罗媛楠

    对于一家食品企业而言,良心是其立身之本,然而更为紧要的是,提供健康和安全食品这一承诺,是能够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实现。而不是,因物理界线来将所提供的食品划出层次。
    如果雀巢能在世界其他国家做出非转基因食品的承诺,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具有安全隐患的食品呢?

    沃尔玛——绿色断链/漂绿 编辑

     绿色断链

    漂绿漂绿
    美国世界性连锁企业沃尔玛为自身的供应链穿上绿衣裳之后,却无法提供与承诺相符的产品。

    2005年以来,沃尔玛启动“绿色转型”,使用可再生能源、实现零浪费和出售对环境有利的商品。2008年,又提出“绿色供应链”,对供应商、配送中心、卖场等在内的所有环节提出环保要求:供应商必须提供符合环保标准的证明,把环保达标认证等内容写入合同,要求碳排放、水污染等达标,还要求供应商定期向沃尔玛报告。

    2009年初,绿色和平对包括沃尔玛在内4家超市的常见蔬菜、水果进行农药残留检测。结果,在45个样品中,共有40个样品检测出50种农药残留,混合农药的残留更为严重——其中包括5种被世界卫生组织所认定为高毒的农药,以及多种可能致癌和导致内分泌紊乱影响生殖能力的农药成分。

    7月份,绿色和平又再次在北京进行农药检测,沃尔玛销售的桃子含有6种不同的农药,其中包括未被国家允许使用在桃子上的3种农药。

    点评绿色和平 罗媛楠

    一个企业真正环保与否,从来都不是靠说,而是靠做来决定的。如果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绿色供应链”,对于沃尔玛并非难事。然而,事实却是,沃尔玛虽然口头中提出了“绿色”,但仅看其在中国城市中出售的生鲜蔬果便可知,它的本质,距离真正的绿色,还有太远的距离。

    惠普——拖延/漂绿 编辑

    拖延与敷衍

    2009年6月份,绿色和平志愿者爬上这家电子产品跨国企业位于美国加州的总部大楼楼顶,写上巨大的“HazardousProducts”,将“HP”标志解构为“有毒产品”。并且通过电影“星际旅行”船长扮演者威廉·夏特纳录制的自动电话,向每个惠普员工呼吁尽快去除其产品中的有毒物质。

    类似的非暴力抗议行动还出现在荷兰等国。起因是惠普没能遵守要在2009年底之前全面去除其产品中有毒物质的承诺。

    这个承诺是在2007年,惠普在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的抗议下做出的。早在2003年,绿色和平对包括惠普在内的5种电脑进行检测,发现惠普电脑中溴化阻燃剂有害物质的含量最高。

    然而,惠普却在承诺快要到期之际,修改了时间表,这显然与惠普的环保宣传策略不符,从而引发了再一轮的抗议行动。 

    点评绿色和平 崔喜晶

    作为全球最大个人电脑公司的惠普,其最严重的环境破坏影响之一就是生产含有有毒有害物质的电子产品。
    虽然惠普今年9月出产了不含溴化阻燃剂和聚氯乙烯的电脑模型,但是比起苹果等那些已经开始出售不含有毒有害物质产品的电子企业来说,惠普做的是远远不够的。在没有完全停止使用这些有毒物质之前,惠普尚未达到“绿色企业”所应达到的高度。

    普利司通——排污超标/漂绿 编辑

    排污超标

    普利司通是世界最大的轮胎制造企业之一,是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法拉利车队、威廉姆斯车队、丰田车队的轮胎供应商。

    在中国,普利司通却是环境监控民间组织的常客。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数据库中,4年来该企业多次因超标违规排污问题被记录在案。

    最早一次是2005年,位于西双版纳的安达普利司通天然橡胶(云南)有限公司就因污染物超标排放被云南省环保局列为污染严重企业名单。

    根据政府部门的监管记录,该公司废水处理设施在2006年8月因洪涝灾害遭到损坏,处理设施一直不能正常运转;当地环保部门责令其限期治理,要求2007年底前污水处理设施正常运营。但2008年4月后督察发现,企业污水处理设施工程仍然进展缓慢,未按时建成污水治理设施。 

    这成为环境保护部挂牌督办案件。同时该公司位于沈阳、惠州的子公司也出现过违规记录。

    点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 马军

    作为世界最大的轮胎企业之一,普利司通在华的多家企业出现超标违规问题。2007年,普利司通公司对其数年间的超标违规情况向我们作出了较为坦诚的说明,然而,此后的整改却迟迟没有结果。
    几天前,我在日本的会议上遇到该公司总部企业社会责任部门的一位经理,称其对相关情况毫不知情,并承诺将查问此事。迄今尚未得到进一步回复。

    巴斯夫——回避/漂绿 编辑

    回避 

    全球化工巨头巴斯夫拥有许多环保领域的奖项,如“2008年度绿色公司星级标杆企业”、“浦东新区企业社会责任达标企业”,等等。

    不过,它更为公众所熟知的是即将在重庆动工的MDI(生产一种塑料“聚氨酯”最重要的原料)化工生产基地,投产后每年产量40万吨。年初,这个项目的环评报告公示,此后便不断遭到质疑。

    MDI项目地处三峡库区,在是否对三峡水体和大气造成污染问题上饱受争议。尽管MDI挥发性小、容易储存管理,对环境和人体的毒性危害并不强烈,但其生产过程中可能用到的原料和中间产品却十分危险。

    然而如此重要的项目,其公示的内容却少得可怜。环评报告只是简本,没有详细的排放物和排放量。而且只公示在“重庆环保在线”网站上,公众难以获取信息以便参与。[5]

    点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 马军

    巴斯夫与我们沟通时,强调自己的违规行为不及中国的同行严重,而对自身出现的问题却不愿作出具体的说明,更不愿通过独立的第三方审核向公众证明自己的改正情况。
    我们一直希望它对其供货商进行有效管理。这样将有助于降低重庆MDI等敏感化工项目引发的环境风险。但虽经多轮磋商,巴斯夫都没有作出正面的回应。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3-02-16
    [2]^引用日期:2010-09-08
    [3]^引用日期:2010-09-08
    [4]^引用日期:2010-09-08
    [5]^引用日期:2010-09-0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5-30 07:46:29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