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狩猎文化

    狩猎是一种原始而古老生产方式,也是一种原始而古老习俗,曾经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人们曾经为了解决食物不足问题,使用制造各种工具,改进工作方式,在长期实践当中,形成与地理环境相存的生活方式,产生生产,禁忌,规范,并不断传承下来。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食物的富足,这种文化已经发生明显变化,原始的血腥文化色彩已经开始退出历史舞台,注意生态平衡的保护已经成为当今人类持续发展主题。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狩猎文化
    对应: 原始而古老 属性: 重要的作用
    对象: 食物的富足

    目录

    概述/狩猎文化 编辑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自从三四百万年前人类的出现,人类就是靠狩猎和采集野生动植物为食而求得生存的。

    狩猎是一种原始而古老生产方式,也是一种原始而古老习俗,曾经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

    人们曾经为了解决食物不足问题,制造并使用各种工具,改进捕杀猎物工作方式,研究动物生活习性,在长期实践当中,形成与地理环境相存的生活方式,产生生产,禁忌,规范等相关文化传统。(原创)

    黎族/狩猎文化 编辑

    狩猎文化 狩猎文化

    黎族聚居在海南岛中南部,境内群山耸立,丘陵起伏。著名的五指山是海南岛的主峰,高达1867.1米,岛内各大河流如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等均发源于五指山,形成了由许多短壮独流入海的河流组成的辐射状水系。黎族村落散布在群山之间的盆地、河谷和海滨冲积平原上,大多数位于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光照充足,雨量充沛,溪流淙淙,树木繁茂,在山上栖息着山猪、黄猄、山鹿、云豹以及其他飞禽走兽。

    狩猎工具

    黎族狩猎工具是狩猎文化形成的物质基础,也是狩猎文化在社会物化的表现,它的发展变化与狩猎开展的深度和广度有着密切的关系。黎族的狩猎工具主要为粉枪、弓、弩、弹弓、标枪、各种火药袋(筒)、铁镞箭、竹镞箭、弹丸,还有构思独特、美观实用的扣蛙罩、山猪套、捕鼠器等狩猎工具。

    弹弓作为一种比较原始的远程狩猎工具,或者作为远程狩猎工具的雏形,弹弓的发展至少为黎族的弓、弩的出现奠定了技术与理论基础。在黎族地区,孩童利用弹弓进行各种活动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这些活动都将有助于积累经验并提高他们的瞄准技术,为日后使用弓弩、粉枪打下良好的基础。

    弓、弩在黎族社会中的使用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南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云:“黎弓,海南黎人所用长鞘木弓也,以藤为弦,箭长三尺,无羽;镞长五寸,……以无羽故,射不远三四丈,然中者必死。”,宋周去非的《岭外代答》也云“……黎弓以木,亦或以竹,而弦之以藤,类中州弹弓。其矢之大其镞也,故虽无羽,亦可施之于射近”。

    在冷兵器时代,封建王朝利用铁制弓箭镇压黎族暴动的过程中显示出了强大的杀伤力,竹矢、骨镞在战斗中的不足之处就明显地暴露出来,让黎人开始意识到改进竹矢、骨镞的必要。此外,丰富的狩猎资源同样隐含着危机,没有威力大、致命的武器,当遇上如山猪、豹等凶猛的野兽,也要进行殊死的决斗。内外两种因素的结合,都要求增强箭矢的杀伤力,最终铁镞箭成为战争与狩猎的优先选择。

    粉枪传入后,其威力大、射程远、效率高的特点很快为黎族男子所看中,黎族人民千百年的狩猎经验和精准的射击技术与粉枪结合得是如此优秀,即使面对更为凶猛的野兽,黎族男子在狩猎中还是游刃有余。粉枪作为狩猎工具的新手段,很快就纳入黎族男子的认知体系之中,于是更为积极的狩猎行为便在更为广阔的天地中开展起来,从此黎族的狩猎达到了历史的顶峰。弩、弓、山猪套、扣蛙罩、捕鼠器、弹弓的辅助使用,既是对传统技术的继承,又是对传统文化价值的认同。

    狩猎方式

    黎族男子通过放狗、巡山、挂枪、装圈套、挖陷阱等狩猎方式,捕获山猪、黄猄、山鹿、云豹、原鸡、山鼠等野兽,这些狩猎方法是黎族男子在千百年中摸索并积累下来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它的使用既增加了狩猎成功的机率,扩大了狩猎成果;又避免了狩猎的盲目性,降低了野兽伤害人体的风险,是黎族人民聪明智慧的又一体现。

    “放狗”,是在农闲和节日之际,出动一个村寨或全峒的男子,手持粉枪和弓箭,腰间挂尖刀和装有火药的竹盒,带着一群猎狗,集合在村边的榕树下或山间的路口,由老猎手当“俄巴”(猎头),举行仪式后,猎手把守各个山头。一人呼引群狗进山,然后,在人的呼喊声下,群狗四处寻找野兽,并把野兽驱赶出来,猎手用粉枪或弓箭把野兽射杀。

    “巡山”,是猎手根据野兽的活动规律,单人进山狩猎。“巡山”时间为早晨六点至八时许,下午五时至八时许。因为早晨和傍晚的时候,山猪、黄猄和鹿等野兽出山寻找食物。

    “挂枪”,是在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察看野兽的脚印,判断是何种野兽,根据这种野兽的大小,确定挂枪的高低和方向,然后把粉枪安装在挂枪架上,绑紧扳机,装上系着承针的拉弓木,利用拉弓木的弹力,使承针顶起拍盖头,从控制承针的卡套上拴一条绳索,把绳索沿着枪口拉至野兽通过的路口上。当野兽从路口走过时。绊上了绳索就立即把粉枪拉响,就地击中。在挂枪的地方,周围结草做“禁星”符号,别人看见“禁星”,就不敢走进挂枪的范围。

    “装圈套”,是捕获猎兽的另一种方法。在山猪或鹿经常出入的山路口,挖一尺深八寸宽的穴,在穴口装上受压力后会脱落的承针架和活结圈套的绳索。把套头拴在承针处拉着拉弓木的藤条上,当野兽走过时,陷进穴口踩脱承针架,使弓木的弹力向上,活结圈套即把兽腿套住吊起来,无法逃脱,再把中套的野兽用粉枪打死。

    “装竹签”,是在田间或山栏地的陡坡下,斜插数十根长约1米左右的竹签,在离装竹签3米处陡坡上,装上牵着横线的“啦木”。夜间,山猪出入寻找食物时,碰动了横线把“啦木”拉响,误为有人追赶,向前猛冲,碰上了竹签,有的当场断气,有的中签后逃入深井而死。

    “挖陷井”,是在野兽进出的山路上,挖一口陷阱,并在井底装上竹签。井口安上软架,在软架上铺芭蕉叶,上面撒上一层薄薄的泥土。山猪、黄猄、鹿和熊等野兽走过时掉进陷阱中,就成了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各种狩猎方式在实践中的运用,并不是偶然的。它们是黎族男子在狩猎过程中的经验总结,也是对以前单一狩猎行为的反思;是出于对生命的珍惜、热爱和对自然规律的探索、实践。尽管随着生活方式和传统文化的变迁,这些仿佛还是以前的狩猎方式已越来越少,但狩猎那种曾经的辉煌与绚烂,仍如那黄昏的夕阳一样令人眷恋、遐想。

    分配方式

    黎族地区对于猎物分配方式主要有平均分配和个人占有两种。集体狩猎,采取集体分配的方式。个人狩猎,有平均分配和个人占有两种方式。明《海槎馀录》:“黎俗二月十月则出猎。猎时,土舍峒首为主,聚会千余兵,携网百数番,带犬几百只……肉则归于众,皮则归于土官。”,王国权在《黎族风情》一书回忆黎族的狩猎风俗时说:“村寨中有一户人猎获野兽,家家户户分享兽肉。集体狩猎,全村男女大小平分兽肉。……美孚黎则是全村男子获得兽肉,女性不得分享”。在20世纪60年代,通什一些村寨如有人捕获山猪,还是沿袭平均分配的原则。此外,随着狩猎工具的改进和商品意识的不断增强,个人占有猎物的趋势越来越强。狩猎工具的改进促使个人狩猎成为主要狩猎方式,个人也因此获得更多的猎物,使交换有了可能。猎手可以用鹿茸、熊胆、豹皮等珍惜物品来交换布料、铁器等日常生活用品。

    相关文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0 22: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