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玁狁

    玁狁是中国古代民族名。亦作“䞤狁”、“猃狁”、“荤允”、“荤粥”、“獯(熏)鬻”、“薰育”、“严允”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玁狁
    拼音: xiǎn yǔn 释义: 中国古代民族名
    出处: {诗·小雅·采薇》

    目录

    基本介绍/玁狁 编辑

    古族名。中国古代的一个民族,即北狄(秦汉时的匈奴),活动于今陕、甘一带,猃、岐之间。   相传远古时曾遭黄帝驱逐。殷周之际游牧于今陕西、甘肃北境及宁夏、内蒙西部。西周初其势渐强,成为周王朝一大威胁。周宣王曾多次出兵抵御,并在朔方建筑城堡。

    史料记载/玁狁 编辑

    《诗·小雅·采薇》:“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 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 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忧心烈烈,载饥载渴。 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 曰归曰归,岁亦阳止。 王事靡盬,不遑启处。 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 彼路斯何,君子之车。 戎车既驾,四牡业业。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 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鱼服。 岂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淮南子·齐俗训》:“故四夷之礼不同,皆尊其主而爱其亲,敬其兄;猃狁之俗相反,皆慈其子而严其上。”

    《汉书·霍去病传》:“票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允之士,约轻荠,绝大幕,涉获单于章渠。”颜蚰古注引服虔曰“[荤允]尧时曰熏鬻,周曰猃允,秦曰匈奴。”

    《三国志·蜀志·马超传》:“海内怨愤,归正反本,暨于氐、羌率服,獯鬻幕义。”

    晋陆机《饮马长城窟行》:“冬来秋末反,去家邈以绵。猃狁亮未夷,征人岂徙旋?”

    参阅《史记·匈奴列传》。

    民族历史/玁狁 编辑

    《采薇》,遣戍役也。文王之时,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难。以天子之命,命将率遣戍役,以守卫中国。故歌《采薇》以遣之,《出车》以劳还,《杕杜》以勤归也。(文王为西伯,服事殷之时也。昆夷,西戎也。天子,殷王也。戌,守也。西伯以殷王之命,命其属为将率,将戍役御西戎及北狄之难,歌《采薇》以遣之。《杕杜》勤归者,以其勤劳之故,於其归,歌《杕杜》以休息之。○薇音微。昆,本又作「混」,古门反。玁,本或作「犭佥」,音险。狁音允,本亦作「允」。难,乃旦反,注皆同。将率,子亮反,下所类反,本亦作「帅」,同,注及後篇「将率」皆同。劳,力报反,後篇「劳还」皆同。杕,大计反。)

    疏「《采薇》六章,章六句」至「勤归」。○正义曰:作《采薇》诗者,遣戍役也。戌,守也。谓遣守卫中国之役人。文王之时,西方有昆夷之患,北方有玁狁之难,来侵犯中国。文王乃以天子殷王之命,命其属为将率,遣屯戍之役人,北攘玁狁,西伐西戎,以防守扞卫中国,故歌此《采薇》以遣之。及其还也,歌《出车》以劳将帅之还,歌《杕杜》以勤戍役之归。是故作此三篇之诗也。昆夷言患,玁狁言难,患难一也,变其文耳。患难者,谓与中国为难,非独周也。故即变云守卫中国。明中国皆被其患,不独守卫周国而已。此与《出车》五言玁狁,唯一云西戎,序先言昆夷者,以昆夷侵周,为患之切,故先言之。玁狁大於西戎,出师主伐玁狁,故戒敕戍役,以玁狁为主,而略於西戎也。言命将帅遣戍役者,将无常人,临事命卿士为之,故云命也。其戍役则召民而遣之,不待加命,故云遣也。命将帅所以率戍役,而序言遣戍役者,以将帅者与君共同忧务,其戍役则身处卑贱,非有忧国之情,不免君命而行耳。文王为愧之情深,殷勤於戍役,简略将帅,故此篇之作,遣戍役为主。上三章,遣戍役之辞。四章、五章以论将帅之行,为率领戍役而言也。卒章总序往反。六章皆为遣戍役也。以主遣戍役,故经先戍役,後言将帅。其实将帅尊,故序先言命将帅,後言遣戍役。言歌《采薇》以遣之者,正谓述其所遣之辞以作诗,後人歌,因谓本所遣之辞为歌也。《出车》以劳还,《杕杜》以勤归,不言歌者,蒙上「歌」文也。勤、劳一也。劳者,陈其功劳;勤者,陈其勤苦,但变文耳。还与归,一也。还谓自役而反,归据乡家之辞,但所从言之异耳。《出车序》云「劳还帅」,《杕杜序》云「劳还役」,俱言还,并云劳,明还、归义同,勤、劳不异也。此序并言《出车》、《杕杜》者,以三篇同是一事,共相首尾,故因其遣而言其归,所以省文也。○笺「文王」至「息之」。○正义曰:西方曰戎夷,是总名,此序云「昆夷之患」,《出车》云「薄伐西戎」,明其一也,故知昆夷,西戎也。文王於时事殷王也,若非其属,无由命之,故知以文王之命,命其属为将帅,其属谓南仲。《出车》经称「赫赫南仲,玁狁於襄」,又曰「赫赫南仲,薄伐西戎」,则南仲一出,并御西戎及北狄之难也。皇甫谧《帝王世纪》曰:「文王受命,四年周正月丙子朔,昆夷氏侵周,一日三至周之东门。文王闭门脩德而不与战。」昆夷进来,不与战,明退即伐之也。《尚书传》「四年伐犬夷」,注云:「犬夷,昆夷也。四年伐之。南仲一行,并平二寇。」下笺云: 「玁狁大,故以为始,以为终。」以《书传》不言四年伐玁狁,而言伐犬夷,作者之意偶言耳。以天子之命命将帅,则伐犬夷者,纣命之矣。《书序》云:「殷始咎周。」注云:「纣闻文王断虞芮之讼,又三伐皆胜,始畏恶之,拘於羑裏。」纣命之使伐,胜而恶之者,纣以戎狄交侵,须加防御。文王请伐,便即命之。但往克敌,功德益高,人望将移,故畏恶之耳。上三章同遣戍役,以薇为行期,而言「作止」、「柔止」、「刚止」,三者不同,则行非一辈,故首章笺云:「先辈可以行。」言先,对後之辞,则二章为中辈,三章为後辈矣。二章传曰:「柔,始生也。」兵若一辈而遣,则不得刚、柔别章;若异辈而行,不应以三章为三辈,则毛意柔亦中辈。言始生者,对刚为生之久,柔谓初生耳。若对作止之,柔在作後矣,与郑「脆脕」同也。庄二十九年《左传》曰「凡马,日中而出」,谓春分也。《出车》曰「我出我车,於彼牧矣」,出车就马於牧地,则是春分後也。中气所在,虽无常定,大抵在月中旬也。中旬之後,始出车就马,则首章二月下旬遣,二章三月上旬遣,三章三月中旬遣矣,故卒章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是为二月之末、三月之中事也。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薇,菜。作,生也。笺云:西伯将遣戍役,先与之期以采薇之时。今薇生矣,先辈可以行也。重言采薇者,丁宁行期也。○重,直用反,下「重叙」同。)曰归曰归,岁亦莫止。(笺云:莫,晚也。曰女何时归乎?亦岁晚之时乃得归也。又丁宁归期,定其心也。○莫音暮,本或作「暮」,协韵,武博反。)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玁狁,北狄也。笺云:北狄,今匈奴也。靡,无。遑,暇。启,跪也。古者师出不逾时,今薇菜生而行,岁晚乃得归,使女无室家夫妇之道,不暇跪居者,有玁狁之难,故晓之也。)

    疏「采薇」至「之故」。○正义曰:文王将以出伐,豫戒戍役期云:采薇之时,兵当出也。王至期时,乃遣戍役,而告之曰:我本期以采薇之时,今薇亦生止,是本期已至,汝先辈可以行矣。既遣其行,告之归期,曰何时归,曰何时归,必至岁亦莫止之时乃得归。言归必将晚。所以使汝无室无家,不得夫妇之道聚居止者,正由玁狁之故。又不得闲暇而跪处者,亦由玁狁之故。序其中情告之,是故使之怀恩而怒寇也。○笺「西伯」至「行期」。○正义曰:知先与之期者,以此辞遣时之言也。以薇亦作止,报采薇采薇,是先有此言也,故知先与之期。重言采薇者,是丁宁行期也。必先言期者,以道远敌强,还归必晚,故豫告行期,令之装束也。《月令》云:「仲春之月,无作大事。孟秋乃命将帅。」不待孟秋而仲春遣兵者,以患难既逼,不暇待秋故也。○笺「莫晚」至「其心」。○正义曰:《集本》、定本「暮」作「莫」,古字通用也。必告以岁晚之时乃得归者,缘行者欲知之。且古者师出不逾时,今从仲春涉冬,若不豫告,恐一时望还,故丁宁归期,定其心也。既师出不逾时,而文王过之者,圣人观敌强弱,临事制宜,抚巡以道,虽久不困。高宗之伐鬼方,周公之征四国,皆三年乃归。文王之於此行,岁暮始反,人无怨言,故载以为法。若然,《出车》曰「春日迟迟,薄言旋归」,则此戍役以明年之春始得归矣。期云岁暮,暮实未归。文王若实不知,则无以为圣;知而不告,则无以为信。且将帅受命而行,不容违犯法度,安得弃君之戒,致令淹久者?玁狁、昆夷,二方大敌,将使一劳久逸,暂费永宁。文王知事未卒平,役不早反,故致此远期,息彼近望。岁暮言归,已期久矣,焉可更延期约,复至後年?但寇既未平,不可守兹小谋,将帅亦当请命而留,非是故违期限。圣人者,穷理尽神,显仁藏用,若使将来之事,豫以告人,则日者卜祝之流,安得谓之圣也?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柔,始生也。笺云:柔,谓脆脕之时。○脆,七岁反。脕音问,或作早晚字,非也。)曰归曰归,心亦忧止。(笺云:忧止者,忧其归期将晚。)忧心烈烈,载饥载渴。(笺云:烈烈,忧貌。则饥则渴,言其苦也。)

    我戍未定,靡使归聘!(聘,问也。笺云:定,止也。我方守於北,狄未得止息,无所使归问。言所以忧。○靡使如字,本又作「靡所」。)

    疏「采薇」至「归聘」。○正义曰:王遣戍役,戒之云:我本期以采薇之时遣汝,今薇亦始生柔脆矣,汝中辈可以行矣。曰归曰归,汝所归期,会至岁暮,汝心亦忧其晚矣。然始得归,汝所以忧心烈烈然者,以道路之中,则有饥,则有渴,劳苦甚矣。汝又言我方戍於北,狄未得止定,无人使归问家安否,所以忧也。序其忧劳,亦知其意也。○笺「柔谓」至「脆脕之时」。○正义曰:定本作「脆腝之时」。○传「聘,问」。○正义曰:聘、问俱是谓问安否之义,散则通,对则别,故《绵》笺云:「小聘曰问。」以卿大夫殊其文,故为大小耳。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少而刚也。笺云:刚谓少坚忍时。)曰归曰归,岁亦阳止。(阳历阳月也。笺云:十月为阳。时坤用事,嫌於无阳,故以名此月为阳。○坤,本亦作「巛」,困魂反。)王事靡盬,不遑启处。(笺云:盬,不坚固也。处犹居也。)

    忧心孔疚,我行不来!(疚,病。来,至也。笺云:我,戍役自我也。来犹反也。据家曰来。○疚,久又反。)

    疏传「阳,历阳月」。○正义曰:毛以阳为十月,解名为阳月之意。以十一月为始阴消阳息,复卦用事,至四月纯乾用事,五月受之以後,阳消阴息。至九月而剥,仍一阳在,至十月而阳尽为坤,则从十一月至九月,凡十有一月,已经历此有阳之月,而至坤为十月,故云历阳月。以类上「暮止」,则不得历过十月,明义为然。○笺「十月」至「为阳」。○正义曰:郑以传言涉历阳月,不据十月,故从《尔雅·释天》云十月为阳。本所以名十月为阳者,时纯坤用事,而嫌於无阳,故名此月为阳也。定本无「为阳」二字,直云「故以名此月焉」。知为嫌者,君子爱阳而恶阴,故以阳名之。实阴阳而得阳名者,以分阴分阳迭用柔刚十二月之消息,见其用事耳。其实阴阳恒有。《诗纬》曰:「阳生酉仲,阴生戍仲。」是十月中兼有阴阳也。「四月秀葽」,「靡草死」,岂无阴乎?明阴阳常兼有也。《易·文言》曰:「阴疑於阳必战,为其嫌於无阳,故称阳焉。」郑云:「嫌读如群公溓之溓。」古书篆作立心,与水相近,读者失之,故作溓。溓,杂也。阴谓此上六也。阳谓今消息用事乾也。上六为蛇,得乾气杂似龙。知此不与彼说同者,彼说坤卦,自以上六爻辰在巳为义。已至四月,故消息为乾,非十月也。且《文言》「慊於无阳」为心边兼,郑从水边兼,初无嫌字,知与此异。孙炎即是郑玄之徒,其注《尔雅》,与郭璞皆云:「嫌於无阳,故名之为阳,是也。」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尔,华盛貌。常,常棣也。笺云:此言彼尔者乃常棣之华,以兴将率车马服饰之盛。○尔,乃礼反,注同,《说文》作「薾」。)彼路斯何?君子之车。(笺云:斯,此也。君子,谓将率。)戎车既驾,四牡业业。(业业然壮也。○业如字,又鱼及反,或五盍反。)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捷,胜也。笺云:定,止也。将率之志,往至所征之地,不敢止而居处自安也。往则庶乎一月之中三有胜功,谓侵也,伐也,战也。○三,息暂反,又如字。)

    疏「彼尔」至「三捷」。○正义曰:戍役之行,随从将帅,故言将帅之车。彼尔然而盛者,何木之华乎?维常棣之华。以喻彼路车者,斯何人之车乎?维君子之车。常棣之华色美,以喻君子车饰盛也。尔是华貌,路是车名,貌不可言,故以车名为华貌也。君子既有此美盛之戎车,驾之以行。戎车既驾矣,四牡之马业业然而壮健。将帅乘此以行,至於所征之地,岂敢安定其居乎?庶几於一月之中,三有胜功,是其所以劳也。○笺「君子,谓将率」。○正义曰:以其乘路车而称君子,故知谓将帅。将帅则命卿,南仲虽为元帅,时未称王,无三公,亦不过命卿也。卿车得称路者,《左传》郑子蟜卒,赴於晋,晋请王追赐之以大路以行,礼也。又「叔孙豹聘於王,王赐之大路」。是卿车得称路也,故郑《箴膏肓》云:「卿以上所乘车皆曰大路。诗云:『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此大夫之车称路也。《王制》卿为大夫。」是郑以此诗将帅为文王之命大夫,故引《王制》以明之。○笺「三有」至「战也」。○正义曰:此侵、伐、战,三传之说皆异。《左传》「有锺鼓曰伐,无曰侵,皆陈曰战。」《谷梁》 「拘人民、驱牛马曰侵,斩树木、坏宫室曰伐」。《公羊》称「粗者侵,精者伐」。是也。《周礼·大司马职》曰:「贼贤害民则伐之,负固不服则侵之。」注引《春秋传》曰:「精者曰伐。」又曰:「有锺鼓曰伐。」则伐者,兵入其境,鸣锺鼓以往,所以声其罪。侵者,兵加其境而已,用兵浅者。然则郑参用三传之文也。《周礼》九伐相对,故侵为用兵浅者。其实侵名但无锺鼓耳,虽深入亦谓之侵,故僖四年,「诸侯侵蔡。蔡溃,遂伐楚」。是深入名侵也。伐名施於重入境,虽浅亦名伐,故经云「莒人伐我东鄙」,及「齐侯伐我北鄙」,才伐界上,是浅亦称伐也。侵、伐则主国之师未起,直入境而行之。若主国出而御之,则曰战,故《左传》「皆陈曰战」。此言「庶乎一月之中三有胜功」者,谓侵、伐、战於三事之内望有胜功,非谓三者之中惟有一胜功耳。此侵、伐、战用师之大名,故略举之,非如《春秋》用兵之例,三者之外,仍有攻取袭克围灭入之名。

    驾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騤騤,强也。腓,辟也。笺云:「腓」当作「芘」。此言戎车者,将率之所依乘,戍役之所芘倚。○騤,求龟反。腓,符非反,郑必寐反。倚,其绮反,旧於蚁反。)四牡翼翼,象弭鱼服。(翼翼,闲也。象弭,弓反末也,所以解紒也。鱼服,鱼皮也。笺云:弭弓反末彆者,以象骨为之,以助御者解辔紒,宜滑也。服,矢服也。○弭,弥氏反。紒音计,又音结,本又作「纷」,芳云反。彆,《说文》方血反,又边之入声,《埤苍》云:「弓末反戾也。」)

    岂不日戒,玁狁孔棘。(笺云:戒,警敕军事也。孔,甚。棘,急也。言君子小人岂不曰相警戒乎?诚曰相警戒也。玁狁之难甚急,豫述其苦以劝之。○曰戒音越,又人栗反。警音景。)

    疏「驾彼」至「孔棘」。○毛以为,王遣戍役,言其所从将帅,驾彼四牡之马以行,其四牡之马騤騤然甚壮健,故将帅君子之所依乘,戍役小人之所避患。言小人倚此将帅战车,以避前敌来战之患也。往至所征之地,则又习战备。其兵车所驾四牡之马翼翼然闲习,其弓则以象骨为之弭,其矢则以鱼皮为服。军既闲习,器械又备,於时君子小人岂不日相警戒乎?诚相警戒。以玁狁之难甚急,是故汝等劳苦,豫述以劝之。○郑唯以「戎车,戍役之所庇倚」为异。馀同。○传「腓,辟」。○正义曰:传文质略。王述之云:「所以避患也。」郑以君子所依,依戎车也;小人所腓,亦当腓戎车,安得更有避患义,故易之为庇。言戍役之所庇倚,谓依荫也。文七年《左传》云:「公室者,公室之所庇荫。」是也。○传「象弭」至「鱼皮」。○正义曰:《释器》云:「弓有缘者谓之弓。」孙炎曰:「缘谓缴束而漆之。」又曰:「无缘者谓之弭。」孙炎曰:「不以缴束骨饰两头者也。」然则弭者,弓稍之名,以象骨为之。是弓之末弭,弛之则反曲,故云象弭为弓反末也。绳索有结,用以解之,故曰所以解紒也。紒与结义同。鱼服,以鱼皮为矢服,故云「鱼服,鱼皮」。《左传》曰:「归夫人鱼轩。」服虔云:「鱼兽名。」则鱼皮又可以饰车也。陆机《疏》曰:「鱼服,鱼兽之皮也。鱼兽似猪,东海有之。其皮背上班文,腹下纯青,今以为弓步义者也。其皮虽乾燥,以为弓鞑矢服,经年,海水潮及天将雨,其毛皆起水潮,还及天晴,其毛复如故,虽在数千里外,可以知海水之潮,自相感也。」○笺「弭弓」至「矢服」。○正义曰:此申说传义也。《说文》云:「彆,方结反,弓戾也。」言象弭,谓弓反末彆戾之处,以象骨为之也。传云「解紒」,不知解何绳之紒,故申之「助御者解辔紒」也。兵车三人同载,左人持弓,中人御车,各专其事。《尚书》:「左不攻於左,汝不能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是职司别矣。而言助御解辔紒者,御人自当佩角,不专待射者解结。弭之用骨,自是弓之所宜,亦不为解辔而设。但巧者作器,因物取用,以弓必须滑,故用象骨。若辔或有紒,可以助解之耳,非专为代御者解紒设此象弭也。《夏官·司弓人职》曰:「仲秋献矢服。」注云:「服,盛矢器也,以兽皮为之。」是矢器谓之服也。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杨柳,蒲柳也。霏霏,甚也。笺云:我来戍止,而谓始反时也。上三章言戍役,次二章言将率之行,故此章重序其往反之时,极言其苦以说之。○昔,《韩诗》云:「昔,始也。」雨,於付反。霏,芳菲反。说音悦。)行道迟迟,载渴载饥。(迟迟,长远也。笺云:行反在於道路,犹饥渴,言至苦也。)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君子能尽人之情,故人忘其死。)

    疏「昔我」至「我哀」。○正义曰:此遣戍役,豫叙得还之日,总述往反之辞。汝戍守役等,至岁暮还反之时,当云昔出家往矣之时,杨柳依依然。今我来思事得还返,又遇雨雪霏霏然。既许岁晚而归,故豫言来将遇雨雪也。於时行在长远之道迟迟然,则有渴,则有饥,得不云我心甚伤悲矣。莫有知我之哀者,述其劳苦,言己知其情,所以悦之,使民忘其劳也。○笺「我来戍役止,而谓始反时」。○正义曰:定本无「役」字,其理是也。

    《采薇》六章,章八句。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民族社会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2-27 09:27:2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