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玉戈

    玉戈,它不是一种实用性的兵器,而是专用的礼器,在祭祀活动祈求力量和胜利,在社会活动中彰显威严与等级,玉戈普遍发现于商周时期的墓葬之中,从秦汉时期开始没落,玉戈的大小与一般的刀剑匕首差不多,很小的,是现代人仿照古代兵器所制的玉戈,如果是大的话应该摆在屋子里或者挂在墙上,可以用来辟邪,如果是微型的,那挂在脖子上和腰上全凭个人的喜欢,主要就是祈求胜利用的,从玉的把玩上来看是应该挂在脖子上的,好玉要靠人的精血气来养,一定是要贴着皮肤的,日久天长玉会更加的温润和通透。至于狼牙形状的挂饰是用于辟邪的,狼牙本身就是辟邪的好东西,由于长期捕猎,狼牙相当于杀生刃的效果,有很大的煞气,一般来说食肉动物的牙都是很难得的辟邪挂饰,当然仿狼牙制作的东西也有辟邪作用,只是很小而已,观赏效果更强一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玉戈 英文名: YuGe
    类 别: 礼器 流行年代: 商周

    目录

    简介/玉戈 编辑

    [1] 出现于原始社
    玉戈玉戈
    会末期国家文明即将产生的历史时刻。玉戈结合了美玉高贵、润泽的秉性和武器威严、杀伐的气息,显而易见,它不是一种实用性的兵器,而具有非比寻常的尊崇。王权与巫术的紧密相联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特征,新石器时代晚期,随着阶级分化日趋加剧,氏族部落向国家王权转变,礼仪制度产生并维护着日益严格的等级制度,礼仪用玉也在社会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以玉为戈的象征性兵器,实质上是一种专用的礼器,并且是与军事、争夺、杀伐等相关的,与存亡、权力、地位相联属的重要用器:在祭祀活动中,祈求力量与胜利;在社会活动中,彰显威严与等级。玉戈作为非实用性的武器和专用礼器的出现,标志着以等级制度为核心的礼制时代的肇始。[1]

    结构/玉戈 编辑

    戈的基本组成部分是有刃的“援
    玉戈玉戈
    ”和嵌入木柄的“内”,内又有直内和曲内之分。后来,从提高使用性、增加杀伤力的实战意义出发,青铜戈在援和内相接处出现了上下的突出物——“阑”,援的下部也逐渐延伸出来,称为“胡”,胡由短渐长,其上的穿孔也从一两个增加到三四个。玉戈作为一种礼仪用器,其发展演变主要是基于突出威仪性的考虑,并没有全盘接受以实战为要务的青铜戈演化轨迹的影响,自产生之始,玉戈便基本保持了尖锋、直内的简洁样式,只是在战国之后,才出现了有胡戈,这时玉戈的发展实际上已经处于尾声。

    发展演变/玉戈 编辑

    我国时代最早的玉戈发现于安
    墓葬M29出土墓葬M29出土
    徽含山凌家滩遗址。1998年,在凌家滩遗址第三次发掘中,墓葬M29出土了一件玉戈,通长18.5厘米,内长3厘米,宽9.2厘米。戈表面呈灰黄色,泛红斑,光亮润泽。形制略似矛,宽援,内部较窄短,上有一穿孔。制作稍显粗糙,刃部较钝,仅象征性地磨出刃口。凌家滩遗址的年代距今约在5300年前,该部落或部落联盟正处于原始社会后期,掌握着宗教神权及军事权力的少数人物,占据社会的顶层。玉戈等礼仪性兵器的出现,充分体现了玉器由饰品功能转向社会礼仪功能所具有的时代气息。
    二里头文化时期,玉戈已较为常见。二里头遗址是中国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的都城,玉戈均见于遗址中随葬品比较丰富的墓葬。玉戈形制为窄长援,直内,制作较为精细。这一时期,玉戈的尺寸向大型化发展,有的长达40多厘米,显示了所有者希望通过玉戈尺寸的扩张来模拟、表现其权力地位的意图。二里头文化三期墓葬M3出土的青玉戈,通长30.2厘米,内长8.4厘米,宽6.9厘米,直援,前锋尖锐,上下边皆有刃,刃口锋利,双重内,内中部有一单面穿,后部有5组平行阴刻细线,线条笔直规整,琢磨极为精细。出土于二里头文化四期墓葬M57的玉戈(图3),通长43厘米,宽8厘米,三角形援首,双面刃,援后部近内处刻有平行线纹和小齿扉,内前部有一穿孔,制作也相当精致。二里头文化玉戈与同时期青铜戈的造型有诸多相似之处,但也并非是对青铜戈的简单模仿,例如,同时期青铜戈有直内、曲内两种样式,玉戈则均采用直内形式,没有选择较为复杂的曲内造型,援部也较为简略,上下刃对称,无中脊。但是,玉戈通过精心细腻的琢磨,在简洁、刚劲的表征下,彰显了玉石的质感和礼兵的威严。
    商代前期,玉器的制作继承二里头文化的风格。从品种来看,商代前期玉器以礼器和象征性的武器工具为主,尤其是作为礼兵的玉戈,不但数量大大增加,形体尺寸也普遍较大,四五十厘米的大玉戈屡见不鲜,湖北黄陂盘龙城出土的一件更是长达94厘米,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郑州商城作为商代前期的王都,出土玉器是商代前期玉器的代表。迄今,在郑州商城已发现玉戈近二十多件,数量之多远远超过此前的二里头文化。此时,玉戈往往是墓葬中最大的一件玉器制品,地位显赫,无疑已成为当时最重要的礼仪用器之一。郑州商城玉戈尺寸一般在20-50厘米,玉戈形制继承二里头文化玉戈特点,多为直内长援,援、内间有穿,援两侧均磨出边刃,锋芒锐利。这一时期,部分玉
    菱格纹玉戈菱格纹玉戈
    戈内后部雕琢扉牙或刻有锯齿纹,装饰性增强。很多玉戈上下刃不再对称,援中部出现脊棱,援、内相接处雕琢出比较明显的阑,突破了以往平板刃面的造型。1965年出土于郑州市铭功路商代墓的青玉戈(图4),通长24厘米,宽6.7厘米,双面刃,三角形尖锋,援与内没有明显界线,后部钻有一圆穿,内部斜削,并雕刻有凸起的牙饰,推测可能是原器后部损坏后,又经加工而成,玉质细腻,制作较精。1955年出土于郑州商城白家庄商代墓葬C8M7的玉戈(图5),残长21.8厘米,援长15.1厘米,宽5.6厘米,浅黄色,质地细腻,援斜直,前端收尖,两侧有薄刃,中间起脊,援末靠阑处有数道刻划痕,内前窄后宽,两端中部分别有一圆穿。
    在郑州商城之外,郑州新郑望京楼和湖北黄陂盘龙城遗址也是出土商代前期玉戈较为集中的地域。20世纪70年代以来,望京楼遗址先后发现6件玉戈,形制多同郑州商城玉戈类似,其中一件为玉援铜内戈。1974年出土于新郑望京楼遗址的青玉戈(图6),通长52.5厘米,宽9.5厘米。援部略弧,三角形锋,上下刃与援相接处磨有折棱,长方形内,上有一圆穿,末端有三个凹槽,援身脊线明显,贯通戈体,从锋尖直抵穿孔,玉质光润,造型刚健规整。1974年出土于新郑望京楼遗址的铜内玉援戈,长32厘米,宽6.5厘米,玉援质白细腻,体扁长略弧,有上下阑,中脊凸显,三角形前锋薄而锐利,援后部嵌入铜内之中,铜内亦上下有阑,前端呈三角形,饰兽面纹,后端向下弯折,饰变形夔纹。该戈巧妙地结合玉石与青铜两种不同质地的材料,融玉石的尊崇和青铜的坚韧为一体,是我国目前存世最早的铜内玉援戈。湖北黄陂盘龙城出土玉戈20余件,不少玉戈尺寸硕大,有较为明显的阑、锐利的上下刃和贯通器身的脊线,雕琢细腻,充满锋锐肃杀之气,极富地域特色。出土于盘龙城李家嘴遗址的大玉戈,通长94厘米,内长21厘米,宽11厘米,长援短内,前锋薄而锐利,援上下有边刃,有阑,内作长方形,近阑处有一小圆穿,中脊贯通器身。此器制作非常细腻,锐利的上下刃及上下刃与尖刃相接处凸出的造型、纵贯器身的脊棱、突出的阑等,都经过精心琢制,这也是我国迄今发现最大的一件玉戈,堪称“玉戈之王”。
    总的来说,商代前期玉戈形制规整,造型更富有曲线和张力,制作更加细腻,玉戈尺寸和数量的扩张,显示出其在礼仪用器中不断上升的地位。
    商代后期玉器主要出土于安阳殷墟,在所有仪仗性玉兵中,以玉戈的数量为最多,据不完全统计,殷墟遗址前后大约出土玉戈170多件,数量之多可谓空前绝后。著名的殷墟妇好墓中,陪葬有玉戈39件、玉援铜内戈2件,它们在所有玉质仪仗品中的比例大约是3/4。妇好墓出土的一件青玉戈(图9),通长29.2厘米,援长21.3厘米,宽7厘米,前锋尖锐,援一边平直,一边略斜,近阑处上下均刻回纹,实不多见,直内,内的前端有一圆穿。同墓出土的一件铜内玉援戈,通长27.8厘米,玉援长15.8厘米,玉援呈圭形,前锋尖锐,双边刃,近末端有一圆穿孔,铜内作鸟型,略弯曲,外出歧冠,两面各饰兽面纹和鸟纹,并镶嵌绿松石片,嵌铸精良,纹饰华美。
    殷墟玉戈呈现出多样性发展的趋势:部分
    玉戈-(云阳制造) 西汉玉戈玉戈-(云阳制造) 西汉玉戈
    玉戈继承了商代前期玉戈的样式特点,造形严谨,边刃锐利,脊线劲健有力,制作细致,此类玉戈多出现于等级较高的贵族墓葬中;另一方面,很多玉戈逐渐向小型化、对称性方向发展,尺寸在15至20厘米之间,装饰简略,小的甚至只有4-5厘米,仅具戈形,此类玉戈大量出土于殷墟中小型墓葬内,应属于专用的陪葬品,而丧失了早期玉戈所具有的权力、等级意义。此外,还有不少玉戈朝着饰品化的方向发展,戈上出现了云纹、兽面纹等装饰性纹饰,有的戈内部直接雕成歧冠鸟头状,还有的饰以锯齿状扉棱,制作十分精致,表现出较为浓烈的装饰、玩赏意味。殷墟玉戈多样性的造型发展趋势,揭示了这一时期玉戈日趋复杂的文化意义,它已不再单纯是兵戎与权力的象征物。 
    商代晚期玉戈除大量出土于安阳殷墟外,在河南郑州、三门峡等地及甘肃、江西、四川也多有发现。1993年出土于郑州黄河大观的白玉戈,通长10.7厘米,内长1.8厘米,前锋尖锐,援上下两边斜削成刃,无阑,直内,内前端偏下有一穿孔,制作精细。1977年出土于甘肃庆阳的“作册吾”玉戈,通长38.6厘米,援呈三角形,略下弯,前锋尖锐。直内,近阑处有一圆穿,内后部两面各饰兽面纹,末端有五组锯齿状小扉牙。援的一面后部中间阴线刻“作册吾”三字。该戈造型优美,轮廓线刚健有力,锋芒锐利生威,磨制极为精细。 
    在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大墓,出土玉戈4件,均被有意折断成数截,并错位叠放在棺底中部,玉戈形制都为直内直援,三角尖锋,薄刃,内端都有一单面管钻孔,雕琢得精致光润。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现大量玉戈,时代大多为商代晚期。仅在三星堆二号祭祀坑中,就出土玉戈21件,这批玉戈系重叠堆放,排列比较整齐,部分玉戈前锋被火烧过,可能是当时的祭祀用品。三星堆遗址一号祭祀坑出土的一件玉戈,通长40厘米,宽10厘米,三角形援,锐锋,中脊及刃部线条明显、流畅,援末两侧琢出数条平行小齿,一面小齿间刻四重方框,另一面小齿间刻交叉平行线和菱形方框,长方形内,前端有一圆穿。出土于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的一件玉戈,通长26.7厘米,宽7厘米,三角形尖锋,梯形援,刃口锋利,援身中部及两侧边刃各有脊线,援末两侧琢平行线,平行线之间刻有方框,短阑,阑上有小齿,长
    三星堆遗址一号祭祀坑出土玉戈三星堆遗址一号祭祀坑出土玉戈
    直内,前端正中有一圆穿,通体光洁亮润,制作精良。出土于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的一件玉戈,通长55.4厘米,援窄长,两侧薄,中间厚,无中脊,上下刃中部均向外凸,棘刺略显,前锋收杀,长方形内,前部有两圆穿。就造型来看,三星堆玉戈可以区分为几种不同的形制,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制,都可以在中原殷墟出土玉戈中找到相类似者,这表明二者之间必然存在着相当密切的文化交流。
    西周是玉戈作为礼仪性兵器最后的辉煌时期。西周玉戈在商代晚期玉戈多样性发展的基础上,形式与用途进一步分化,呈现出不同的特点。西周早期,一些大型墓葬中出土的玉戈较多地体现了礼仪用器的性质,形体较大,援刃锋锐,雕琢较为精细。部分玉戈的造型更加讲究对称性,其中规中矩的形态,成为春秋战国时期玉圭的原型。这时,很多玉戈进一步体现出小型化的趋势。此外,西周时期部分玉戈进一步强化了商代晚期以来玩赏性玉戈的特点,如陕西宝鸡茹家庄井姬墓中出土的一组串饰,由贝、小玉戈、小玉鸟和小玉鱼组成,小玉戈共有13件,形体极小,这些小玉戈与其他饰品相间排列,组合搭配很有规律。还有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出土的玉戈也有类似的情况。
    玉戈在西周玉器中所占比例较大,各地西周墓葬中多有出土。1997年出土于鹿邑太清宫长子口墓的一件西周早期玉戈,通长46.2厘米,内长7.1厘米,宽8厘米,戈体淡绿色,上有土沁斑,长援,三角形前锋,上下双刃直而锋利,脊线明显,阑两侧和内后缘各饰四道齿槽,穿孔两边饰多组平行线。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出土了相当数量的玉戈。按纹饰和形状分为窄援、宽援、龙凤纹、钻芯等玉戈。如龙凤纹玉戈(图17),青玉,冰青色,玉质细腻,半透明。锋呈偏三角形,锐利,援有脊与边刃,援本部有一圆穿。内末端有锯齿形状装饰,内端上用阴线雕出龙凤纹饰,通体磨光。钻芯玉戈(图18)背面有数道条带状红色丝织物痕迹,应是缚戈所用。青玉。全部受沁呈土黄色。玉质细腻,微透明。锋呈斜三角形,锋刃与援刃较锐利,援有脊,援与内没有明显的分界。援本部有一圆穿,内部有两个穿孔,其中一个未钻穿并且留有钻芯,内端等距离刻出三个豁口。回纹玉戈断为两截。正、背面有条带状红色丝织物痕迹。青玉。深豆青色,大部受沁呈棕黄色或黄褐色。玉质细腻,微透明。锋呈斜三角形,锋刃与援刃较锐利,内呈梯形,内部有一圆穿。援部饰回纹,内部饰直线纹,内末端为齿牙状饰。回纹直援戈背面有数道条带状红色丝织物痕迹,应是缚戈所用。青玉。浅豆青色,局部受沁有灰白色斑或黑褐色斑纹。锋呈三角形,锋刃与援刃较锐利,直援有脊,长方形内,内部有一圆穿,内端等距离刻出四个豁口。正、背面栏部饰菱形回字纹,内部阴刻十四道细线纹。窄援玉戈,正背面均有数道条带状红色丝织物痕迹,应是缚戈所用。青玉。浅豆青色,局部受沁呈黄褐色或黄白色斑块。玉质细腻,微透明。锋呈柳叶状,援有刃,刃薄而锐利,援有脊,内部呈长方形,援本部和内部各有一圆穿。援与内的宽度相差无几。宽援玉戈(图22)已断为三截。青玉。深豆青色,大部受沁呈黄白色或黄褐色。玉质较差,不透明。锋呈斜三角形,锋刃与援刃较锐利,援、内有脊,内呈梯形。援本部有一小圆穿,内端磨出单面钝刃。青玉戈,青玉,浅冰青色,局部受沁呈黄褐色斑纹。玉质细腻,微透明。锋呈斜三角形,锐利,援有脊与边刃,援本部有一圆穿。

    存在意义/玉戈 编辑

    春秋战国时代,随着奴隶制
    玉戈玉戈
    的崩溃和封建制的建立,人性的复苏与神权的动摇成为社会文化形态的重要特征,玉器表现出摆脱西周严格的宗法礼制束缚的强烈倾向,玉戈等礼仪性用器的地位进一步衰落,且庄严肃穆之感日减,装饰艺术价值渐增。这时,玉戈虽然趋于消亡,数量锐减,但个别玉戈的制作仍然比较精美,显现出较强的审美特征。如1993年出土于桐柏月河春秋墓地M1的一件玉戈(图24),通长23.7厘米,援宽9.1厘米,体扁平,援阔而短,无阑直内,援两面除饰精美的双线卷云纹,还在援中部以阴线刻一圭首形锋、直援有内的戈形纹,前所未见。而此时有胡玉戈的出现,一改此前玉戈的形制特点。从铜戈的发展来看,早在商代晚期已出现有胡铜戈,而直至春秋战国,才出现有胡玉戈,由此可见,胡部对于非实战性的玉戈来说并没有特殊意义,更多的可能是出于审美装饰性的考虑。戈自产生以来,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演变。虽然秦汉以后戈兵逐渐衰微,玉戈也结束了它辉煌的历程和使命,不过,戈兵的文化影响已深深融入到民族血脉之中。细品汉字,凡与征战、兵器有关的字,多从“戈”旁,如“战”、“伐”、“戎”字等等,至今,在日常生活中,“枕戈待旦”、“金戈铁马”、“反戈一击”、“化干戈为玉帛”这些鲜活的词语,提醒着人们,它离去的背影并不遥远。

    玉戈代表/玉戈 编辑

    楚王玉戈
    公元前2世纪 
    1994-1995年狮子山楚王墓出土
    楚王玉戈楚王玉戈

    玉戈短援、长胡,胡刃上有一棘刺,阑侧三穿,援及胡部主体饰以浅浮雕的勾连云纹。援、胡之下透雕有一只异常凶猛的螭虎,尾上卷,作奔走状。玉戈主体两面纹样相同,而戈内两面纹样不同。戈内一面浅浮雕猛虎,另一面则浅浮雕朱雀纹饰。戈是一种攻击性兵器,一般都以铜、铁等金属材料铸成。以玉制作兵戈,作为非实用性的礼兵器,在商周时期较为常见,但器形和装饰都较为简单。汉代,玉戈罕见。这件玉戈的刃部未见使用痕迹,当属于玉礼兵器,可能是楚王专门用作祭祀或出行的仪仗用品。[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图册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8-04
    [2]^引用日期:2015-07-2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8-06 16:41:26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