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全斌

    五代至北宋初将领。并州太原人。曾在后唐、后晋、后周为将 。宋建立,参加平叛将李筠、攻北汉之战,功升安国军节度使。公元964年宋攻后蜀,他为西川行营凤州路都部署,率军3万克兴州(陕西略阳),乘胜连拔二十余寨。蜀军烧毁栈道,阻之。他纳部将建议,修栈道,与副将崔彦进分进合击,大败蜀军,克利州(四川广元),获粮八十万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全斌 籍贯: 并州太原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公元976年
    职业: 军事 将军

    目录

    人生生平/王全斌 编辑

    胆识过人

    王全斌出身将门,自幼就胆识过人。他的父亲为后唐岢岚军使,私下畜养一百多名勇士,李存勖怀疑他心存异志,召见他,他害怕不敢去。当时王全斌十二岁,对他的父亲说:“这是因为怀疑大人有别的图谋才召见您,您让我去作人质,一定会消去怀疑。”他的父亲照计行事,果然得以保全,于是李存勖把王全斌收用在军中。

    到李存勖入洛时,历任宫内职务。同光末年,国家有内难,乱兵攻入宫城,近臣宿将都弃甲逃走,只有王全斌与符彦卿等十几人在宫中抵抗。李存勖中了流箭,王全斌等扶他到绛霄殿,王全斌痛哭而去。

    历仕数朝

    李嗣源即位,补任他为禁军列校。后晋初年,跟从侯益在汜水大败张从宾的军队,因战功迁任护圣指挥使,后周广顺初年,改护圣为龙捷,任命全斌为右厢都指挥使。到了讨伐慕容彦超于兖州时,任行营马步都校。

    显德年间,跟随向训平定秦、凤,于是兼任思州团练使。不久升为兼任泗州防御使。跟从柴荣平定淮南。收复瓦桥关,改任相州留后。

    宋初,李筠占据潞州叛乱,王全斌与慕容延钊由东路会合大军进讨,因战功授任安国军节度。诏令他修葺西山堡塞,不到限期就完成了。

    建隆四年(963年),与洛州防御使郭进等人率领军队攻入太原境内,俘获敌人数千人而归,进克乐平。

    攻灭后蜀

    干德二年(964年)冬天,又任忠武军节度。朝廷下诏征伐蜀地,命王全斌任西川行营前军都部署,率领禁军步兵骑兵二万人、各州军队一万人由凤州路进讨。赵匡胤召他来看川陕地图,并且告诉他战略方针。

    宋灭南平武平后蜀南汉之战宋灭南平武平后蜀南汉之战

    十二月,王全斌率领军队攻拔干渠渡、万仞燕子两个营寨,于是攻下兴州,后蜀刺史蓝思绾退保西县。打败蜀军七千人,俘获军粮四十多万斛。接着攻拔石圌、鱼关、白水二十多座兵营。先锋史延德进军三泉,打败数万蜀军,擒俘招讨使韩保正、副使李进,缴获粮食三十多万斛。不久崔彦进、康延泽等人的军队把蜀军赶过三泉,于是达到嘉陵,杀死、俘虏很多蜀军。蜀人阻断阁道,宋军不能前进。

    王全斌打算夺取罗川路攻入,康延泽暗里对崔彦进说:“罗川路险,军队难以齐头并进,不如分兵修治阁道,与大军在深渡会合。”崔彦进把这个意见告诉王全斌,王全斌认为正确。命令崔彦进、康延泽监督修治阁道,几天后成功,于是进攻金山砦,攻破小漫天砦。王全斌领兵由罗川赶到深渡,与崔彦进的部队会合。

    蜀军沿长江列阵以待,彦进派张万友等攻夺蜀军的桥梁。正遇天黑,蜀军退保大漫天砦。到天明,崔彦进、康延泽、张万友分三路进攻,蜀人出动全部精锐部队来迎战,又大破蜀人,乘胜攻拔蜀军兵营,蜀将王审超、监军赵崇渥逃走,又与三泉监军刘廷祚、大将王昭远、赵崇韬带领军队来战,蜀军三战三败,王全斌等领兵追至利州北。王昭远逃走,渡过桔柏江,焚烧桥梁,退守剑门。于是攻克利州,缴获军粮八十万斛。

    从利州到剑门,中途驻扎在益光。王全斌与诸将商议说:“剑门是天险,古称一夫持戈,万夫不能前进,各位应当各陈进取之策。”侍卫军头向韬说:“降卒牟进说:‘益光对江的东边,越过几座大山,有条小路叫来苏,蜀人在江的西边设置兵营,对岸有渡口,从这里出剑关南行二十里,到清强店,与大路相合。可以从这里进兵,则剑门不足为恃也。’”王全斌等人就准备带甲出发,康延泽说:“来苏小路,不须主帅亲自去。况且蜀人屡次战败,合兵退守剑门,不如各位元帅协力进攻,命令一位偏将到来苏,如果到达清强,向北进攻剑关,与大军夹攻,必然攻破剑门。”王全斌采纳他的策略,命史延德分兵去来苏,在江上建造浮桥,蜀人见桥建成,弃营而逃。王昭远听说延德领兵攻来苏,到达清强,就带领军队撤退,在汉源坡列阵,留偏将守剑门。全斌等人大败蜀军,王昭远、郭崇韬都逃走,王全斌派轻骑追击擒俘了他们,押送到朝廷,于是攻克剑州,杀死蜀军一万多人。

    干德四年(921年)正月十三日,驻军魏城,孟昶派遣使者奉表投降,王全斌等将领进入成都。十多天后,刘廷让等人领兵才从峡路到达。孟昶赠送廷让财物以及犒劳部队的规格,都与全斌到达时相同。诏书颁赏时,各军也没有差别。从此两军互相忌恨,蜀人也相争,主帅于是不和。王全斌等人先接到诏令,每处理事务必须诸将合议,至此,即使小事也不能独自决断。

    好杀招乱

    不久诏令征发蜀兵到京城,每人给钱十千,不走的人,加发两个月廪食。王全斌等人不立即执行,从此蜀军愤恨不已,人人想作乱。两军随军使者常常有数十上百人,王全斌、崔彦进及王仁赡等各自保庇他们,不让他们遣送蜀兵,只分别派遣诸州牙校遣送。蜀军到了绵州果然叛乱,抢劫属县,聚众十多万人,自称“兴国军”。蜀人中有个曾任文州刺史全师雄的人,曾经当过将领,有威望有德惠,士兵们都畏服他。当时正带领全族人到京城,在绵州遇到叛乱,师雄恐怕被士兵们挟制,于是全家藏在江曲民舍。几天以后被乱兵捉到,推拥为主帅。

    王全斌派都监米光绪前往招抚叛军,米光绪把全师雄全族人杀尽,又把他的爱女纳为妾并收没他家的财富。全师雄听说后,就没有归心,率领士兵急攻绵州,被横海指挥使刘福、龙捷指挥使田绍斌打败;于是进攻彭州,赶走刺史王继涛,杀死都监李德荣,占据州城。成都十县都起兵响应全师雄,全师雄自号“兴蜀大王”,建立幕府,设置官员,任命节帅二十多人,命他们分别据守灌口、导江、郫、新繁、青城等县。

    崔彦进与张万友、高彦晖、田钦祚共同讨伐他们,被全师雄打败,高彦晖战死,田钦祚仅以身免,叛军越来越多。王全斌又派张廷翰、张煦前往镇压,战斗不利,退入成都。全师雄分兵驻守绵、汉之间,阻断阁道,依江建立兵寨,声言准备进攻成都。从此,邛、蜀、眉、雅、东川、果、遂、渝、合、资、简、昌、普、嘉、戎、荣、陵十七州,都跟随全师雄作乱。邮传一个多月不畅通,王全斌等人非常害怕。当时城中还有二万蜀兵,王全斌害怕他们响应叛贼,与诸将计谋,把蜀兵引诱到夹城中,全部杀死。

    刘廷祚、曹彬在新繁大败师雄的军队,俘获一万多人。全师雄退保郫县,王全斌、王仁赡又打破他们,全师雄走保灌口砦。贼势受到压制,余党散保州县。有位陵州指挥使元裕,被全师雄任命为刺史,有部队一万多人,王仁赡活捉了他,在成都市中处于磔刑。

    不久虎捷指挥使吕翰被主将相待无礼,于是杀死知嘉州、客省使武怀节,战棹都监刘汉卿,与全师雄的部属刘泽会合,兵至五万,赶走普州刺史刘楚信,杀死通判刘沂及虎捷都校冯绍。又有果州指挥使宋德威杀死知州、八作使王永昌及通判刘涣、都监郑光弼,遂州牙校王可炮率领州民叛乱。王仁赡等人领兵在嘉州讨伐吕翰,吕翰败走逃到雅州。师雄在金堂病死,叛军推举谢行本为主帅,罗七君为佐国令公,与贼将宋德威、唐陶敝龟占据铜山,不久被康延泽打败。王仁赡又在雅州大败吕翰,吕翰逃到黎州,被部下杀死,把尸体丢在水中。后来丁德裕等分兵招降,叛军才平息。

    宋祖宽宥

    当初,成都平定后,朝廷命令参知政事吕馀庆知府事,王全斌只管理军队事务。王全斌曾经对亲近的人说:“我听说古代的将帅,大多不能保全功名,现在西蜀既然平定,我打算称病告归,以免后悔。”有人说:“现在盗寇还很多,没有诏书,不能轻易离去。”王全斌犹豫未决。

    正遇有人告发全斌及彦进攻破蜀时,抢夺民家子女玉帛等违法之事,准备与诸将一起都召回来。赵匡胤看在王全斌等人初立功,虽然犯法,不打算让狱吏污辱他,只令中书省问清罪状,王全斌等人都供认了,赵匡胤下诏说:“王全斌、王仁赡、崔彦进等人披坚执锐,出征全蜀,蜀人畏威而送款,不久向蜀人宣诏申恩。宣示哀矜之心,敦务绥抚之举,一应孟昶的宗族、官吏、将卒、士民都得以安存,没有一点惊扰;然而违背约束,侵侮法律,专杀降兵,擅开公帑,抢夺妇女,广纳财货,导致万民怨嗟,群盗横行。以致闹到再度调发军队,才得以平定。自从命令归来,还想含忍不究,但衔冤之人每日拥在国门告状,说他隐藏金银、犀玉、钱帛十六万七百余贯。又擅自打开丰德库,致使失去钱币二十八万一千余贯。于是下令中书门下召他与告状者质证此事,而全斌等人都供认。下令御史台在朝堂集合文武百官定他的罪。”

    于是百官议定,王全斌等人罪当处斩,请求按律处理。于是下诏说:“即使王师出动也应有征无战;更当崇尚武德而禁暴戢兵。庸蜀愚蠢,自败奸谋,王师讨伐罪犯以宣朝威,蜀人不久望风而归命。于是下令按堵,勿犯秋毫,希望布恩德于天下,使百姓安宁。而忠武军节度王全斌、武信军节度崔彦进指挥劲旅,实行朝廷的谋划,既然取得克定的大功,就应当体谅朝廷安抚百姓的用意。本以为不日蜀地清宁,及时凯旋班师,赏赐功勋,举行庆典。然而不顾法律,造成过错,贪残无厌,杀害无辜,不图平抑民情,却玩弄兵权,尚且顾及以前的功劳,特别给予宽大,只停任节度,仍然委任藩镇宣政。我不是没有恩惠,你们应当自己反省。全斌可责授崇义军节度观察留后,彦进可责授昭化军节度观察留后,特别改建随州为崇义军、金州为昭化军来安置他们。仁赡责授右卫大将军。”

    晚年生活

    开宝末年,赵匡胤到洛阳举行郊祀,召王全斌侍候祭祀,任命为武宁军节度。赵匡胤对他说:“因为江左未平,我怕征南诸将不遵守纪律,所以压抑你几年,为我立下典型。现在已经攻克金陵,还给你节度之职。”仍然赐给他银器万两、帛万匹、钱千万。全斌到镇后几个月就去世,终年六十九岁。追赠中书令。

    天禧二年(1018年),录用他的孙子王永昌为三班奉职。

    轶事典故/王全斌 编辑

    王全斌入蜀时,正是深冬季节,京城下大雪,赵匡胤在讲武殿设毡帷,穿着紫貂裘皮衣帽处理政事,忽然对身边的大臣说:“我穿这样的衣服,身上还感到寒冷,想到西征将士冒着风雪,怎么过呢?”就解下衣帽,派中黄门骑马送给全斌,仍然晓谕诸将,因为恩泽不能遍及。王全斌跪拜赏赐感激得哭起来。

    性格特征/王全斌 编辑

    王全斌轻财重士,不追求声誉,宽厚容人,士卒愿意为他效力。贬居山郡十多年,怡然自得,有识之士称赞他的风度。

    历史评价/王全斌 编辑

    赵匡胤:忠武军节度王全斌、武信军节度崔彦进董兹锐旅,奉我成谋,既居克定之全功,宜体辑柔之深意。比谓不日清谧,即时凯旋,懋赏策勋,抑有彝典。而罔思寅畏,速此悔尤,贪残无厌,杀戮非罪,稽于偃革,职尔玩兵。

    《宋史》:王全斌黩货杀降,寻启祸变,太祖罪之,而从八议之贷,斯得驭功臣之道。延泽能相地险,豫谋屯备。继涛、彦晖,先登重伤,殒没无避,咸可称焉。

    黄道周:全斌归宋,伐蜀领军。重修阁道,直至剑门。既降孟昶,召众归屯。斌不奉命,怨切人人。既许其行,护送不闻。至绵遂叛,劫雄为君。震惊天子,命讨纷纭。虽获宁定,罪在全斌。况私子女,更宜加论。念功宽贷,深感圣恩。

    家族成员/王全斌 编辑

    子:王审钧,任崇仪使、富州刺史、广州兵马钤辖;

    王审锐,任供奉官、门合门祗候。

    孙:王永昌,三班奉职

    曾孙:王凯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21 17:43:0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