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文定

    王文定,籍贯湖南,1952年生,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文定 出生日期: 1952年
    性别: 职业: 艺术 工艺美术大师
    籍贯: 湖南

    目录

    概述/王文定 编辑

    棕编是一种集实用与艺术于一体的民间工艺,自古以来在长沙地区流传甚广,而长沙的棕编技术也曾被誉为是中国一绝。据说在解放前,长沙市的棕编工艺非常发达,棕编艺人也为数众多;但是到了近20年,曾经风光无限的长沙棕编却逐渐沉寂下去,现在长沙市的棕编艺人硕果仅存的只剩下号称“长沙棕编第一人”的王文定。

    当上世纪80年代后期,棕编艺术跌落谷底,许多艺人在经济等各方面的压力下,纷纷放弃离开时,王文定的棕编却能一枝独秀地保存了下来,这里面有它的道理。

    与其他棕编艺人不同的是,王文定一直将棕编看作是一门艺术,将它作为自己的一项事业来追求。

    14岁时,她跟哥哥学着用棕叶编蚱蜢玩。教者无心,学者有意。学会编蚱蜢后,哥哥再也教不了了,王文定却因此迷上了棕编。没人教授,王文定就自己摸索。很快,她自创了虾、鱼、仙鹤、顽猴等动物造型。为了让作品更加传神,她买来动物书籍,还经常到动物园,观察动物的喜怒哀乐。40年来,王文定编织的作品涉及到仙鹤、孔雀、飞龙、青蛙、老鹰等数十个品种,部分作品入选文化部“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并获湖南省首届民间工艺美术品大赛金奖。如今,她的棕编和菊花石雕刻、湘绣并称为“长沙三绝”。她自己则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

    棕编历程/王文定 编辑

    偶然机会爱上了棕编

    一片修长的棕树叶在王文定的手中,就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灵巧地舞动起来,眨眼间,一只昆虫的雏形就显现出来。

    现年58岁的王文定,有“民间工艺美术家”的称号。

    但是在14岁之前,王文定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棕编艺人,也没有想过栩栩如生的棕编艺术品会出自她手。在她14岁那年,王文定的哥哥对棕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仅自己全身心投入棕编工艺,还时不时教王文定编些小蚂蚱之类的。

    而豆蔻年华的王文定在棕编方面显现了惊人的天赋,在用编蚂蚱练基本功的日子里,她很快就学会编蛇、螳螂、虾、鱼等动物,技艺愈发娴熟,甚至连哥哥都自叹不如。1972年,一个偶然的机缘,王文定获知长沙市湘绣总厂招民间艺人做临时工,抱着试试的想法,她拿出了自己的棕编作品去面试,结果被录用了,从此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棕编生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长沙大量出口棕编工艺品,受到了许多国家人民的喜爱。王文定的棕编手艺精湛,她的棕编艺术品曾远销国外。

    创造独一无二的双肚皮编法

    一般棕编入门的基本功是编“蚂蚱”肚皮,这种单调的动作至少得练上半个月,非常需要耐性。王文定那时光是练单肚皮编法,就练了一二十年,但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厌倦。

    几十年如一日,在反复的试验后,王文定终于创造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棕编技术——双肚皮编法。这种双肚皮编法是独一无二的,编出的工艺品立体感比较强。王文定的棕编工艺品不仅造型多种多样,有孔雀开屏、游龙戏水、百鸟朝凤等一些大型棕编,而且色泽由从前单调的黄色,发展成为现在上十种艳丽的颜色,装饰性和观赏性都大大地增强。

    多件精品将亮相旅博会

    从事棕编艺术44年,这44年间,王文定的作品曾入选文化部“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并获湖南省首届民间工艺美术品大赛金奖。

    本次旅博会上,王文定将会展示自己的孔雀、凤凰和鹤等棕编珍品。其中两件精品尤为珍贵,一件是只有1厘米高的仙鹤,另一件是高约1米的孔雀。棕编大作品和微型作品最难编,因为造型不好把握,编仙鹤的棕叶只有绣花线大小,1米高的孔雀需花费半年时间。现场的观众不仅可以一饱眼福,还可以买到限量供应的蜻蜓、蚂蚱、壁虎和虾等小动物棕编工艺品,定价在80元左右。

    惊喜不仅是这些,在看过,买过之后,现场的市民还可以跟着王文定现场学习用棕叶编制小蚂蚱,共同体验棕编艺术的精妙。

    对棕编的创新/王文定 编辑

    传统的棕编是用新鲜棕叶为原材料进行编织的,这样编织的作品往往会变形,使得作品毫无收藏价值,但经过晒、煮、熏等一系列处理的棕叶,其制作的作品能够防霉变、防变形,使得作品能够长时间收藏,其次在作品的颜色处理上,改变了以往的上油漆的制作工艺,而改用老棕叶和嫩棕叶来表现颜色的深浅,这样既可以体现棕叶的色泽又可以体现其纹理了。再次在棕叶编织的方法上,也进行了一些突破和创新,以前的棕编通常采用单肚皮的制作方法,但如采用这种编织方法编出来的作品,其身体部分都是扁平的,在动物的造型方面,突破了以往的呆板的造型方式,而是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美学的元素,并适当采取了一些夸张的变形,使其更加具有神韵。

    棕编精神/王文定 编辑

    做一种丢一种

    棕编就像一幅立体的绘画,但与绘画不同的是没办法打草稿,只有当一个作品完工后,才知道造型是否成功。

    王文定说,棕编艺术的精髓就是抓形,做每一种动物之前,要先像解剖一样,把它的结构研究透,直到形成大体概念。一般一种小动物至少得琢磨两三个月,碰上复杂一点的,比如说老鹰,前后得花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我从去年起开始尝试做老鹰,先买有关的书,去动物园看,看电视,然后开始摸索着做,前一个不成功,就为后一个提供了经验和教训。最难把握的就是翅膀和鹰爪——翅膀上层层叠叠的羽毛怎么用棕叶来表现,鹰爪该做多大等。”由于棕编产品一般不上色,王文定还想出利用新老不同的棕叶的色差,来表现羽毛的层次感。最后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3件老鹰成品。

    武侠小说里武功的最高境界是“忘”———要学会一种至高武功必须忘掉前面的所有功夫,王文定也许不一定知道小说里的这个典故,不过她的学艺经验却也围绕着一个“忘”字———做一种,丢一种。

    没有进过一天专业美术院校的王文定完全是靠着一股韧劲和悟性来体会复杂的造型原理。“一般我都是集中一段时间专门做一种动物,把它研究透以后,我就不再回头做了,改而钻研另外一种。因为每种动物的编织技法都不一样,过一段时间不做手就生疏了,抓不住形。”也因为如此,王文定没法将自己的一些经验写出来,“这门技艺的秘诀就是要天天做,全是手上功夫。”

    “忘”让王文定在传统的基础上,开辟了更广阔的领域,极大丰富了棕编的花样与题材——在她的作品中,既有一米多高的孔雀,也有半指长的白鹤。顺着手指的方向,记者看见天花板下的搁架上摆着9个大皮箱,里面装的还只是作品的一部分。如今,王文定正在研究狗,她的下一个计划是要把十二生肖补全。40年的时间让王文定钻出了味道,觉得不断有东西可学,还想不断学深一点,“我现在还没有一样完全满意的作品,都觉得有缺憾,我想把棕编做绝,把层次提高。”

    收徒授艺/王文定 编辑

    王文定并不是舍不得向别人传授技艺。恰恰相反,她曾经广收徒弟。

    从小,王文定就跟着心灵手巧的哥哥学编蚱蜢。后来哥哥教不了她了,她就自己琢磨编其他小动物。那个年纪别的孩子爱玩爱闹,她坐下来静静地舞动手中的棕叶,看它们神奇地舞出小动物的千姿百态,却也乐在其中。

    “那时就是为了好玩,没想到一玩竟玩出了不解之缘。”王文定说。1972年,长沙湘绣总厂为了扩大棕编生产,从社会上招收了一批会棕编的临时工。待业在家的王文定以娴熟的棕编技艺被招收进厂,直接成了教棕编的老师,第二年转正成为正式职工。

    到湘绣厂当了老师之后,王文定很珍惜这份工作,“当时找工作很困难,厂里收了我,还让我一个临时工去教徒弟,我心里很感激。”王文定说得很朴素。那时候长沙湘绣总厂的棕编产品有一定的出口,但苦于会棕编技艺的工人太少,厂里便派王文定到望城县茶亭公社去教棕编。

    棕编要学会很容易,但要学好太难。当初湘绣厂的学徒大都是周边的农民,靠的是心灵手巧,“能来学棕编的,手上功夫都很巧,但是有的吃不了苦,有的缺乏灵性,只会编点简单的小动物。”王文定说,棕编入门的基本功是编蚱蜢肚皮,“这种单调的动作至少得练上半个月,有的人编得想吐。”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考验,“耐性、悟性、灵性,要学好棕编,这几样一样都缺不得。”一年下来才能算出师,接下去就要靠自己慢慢领悟和创造了。

    “几百个人学,要挑出一两个真正能学好的都不容易。”王文定说,即便是这几百个当初下了功夫学的徒弟,现在仍然在从事棕编艺术的,屈指可数。随着上世纪80年代中期长沙湘绣总厂停止经营棕编业务,这些徒弟有的改做湘绣,有的甚至离开了湘绣厂改做他行了。

    “现在的年轻人更难得静下心来学习这种精微的手艺了。”王文定说,近年来全国各地也有不少人找到她想拜师学艺,重庆的一位杜先生在网上看到她的棕编作品,感到很有市场,结果跑来一看她的作品,就知道自己学不了;郑州的一位先生在电视上看到她的表演,想学着去国外表演,学了两天,也悄悄地走掉了。

    难学是一个原因,学了没有好的回报也是一个原因。棕编是纯手工活,花一两个星期编出的一件作品,最多也就卖几百元钱,“从来没有指望靠它来谋生计。”话里透着些谁都能听出来的无奈。

    当初带领王文定进入棕编世界的哥哥,后来也和她一起在湘绣厂带徒弟,但在湘绣厂停止经营棕编业务后,哥哥迫于生计转行去做了模具,做得相当不错。

    “凭着这双巧手,做什么都能出色。”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别的?”

    “进入深了,走不出来了。”

    中间并非没有诱惑。在王文定经济比较困难的时候,有人请她去做服装设计,薪酬还很可观。王文定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我不能离开,我有责任把棕编传承下去。”

    这位“走不出来”的棕编艺人,正尽力把自己的女儿————一位大学美术老师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莎莎从小就有天赋,喜欢棕编,手很巧。”说起女儿,王文定的眼睛放出异彩。不过,她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她吃不了苦,现在还编不了复杂的造型。”

    “妈,别老说我了。现在时代不同了,人们的价值观也不一样了。你的棕编也要改变观念了。”正说着,女儿进来了。在妈妈的影响下,女儿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工业设计,常常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妈妈设计造型,给妈妈的作品赋予更多时代气息。

    作品风格/王文定 编辑

    王文定的情绪转换得很快,说起自己的作品,马上神采飞扬。

    “棕编就像一幅立体的绘画,不同的是没办法打草稿,只有当一个作品完工后,才知道造型是否成功。”她说,棕编艺术的精髓就是抓形,做每一种动物之前,要先像解剖一样,把它的结构研究透,直到形成大体概念,才能做到“心中有形、手下有神”。一般一种小动物至少得琢磨两三个月,碰上复杂一点的,比如说老鹰,前后得花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为了捕捉各种动物的神态,没上过一天美术课的王文定可没少花心思。“经常上动物园,一看就是半天,忘了回家。”老伴带着些嗔怪的语气说,王文定最爱看的电视节目是“动物世界”,看了电视不过瘾,还经常买一些野生动物的画册反复研究,等女儿长大了,她就让女儿拿个相机到处抓拍各种动物的造型。

    看着老伴的神情,王文定直乐呵。“可不一样了,你看丹顶鹤对鸣时,雄鸟头部朝天,双翅频频振动,雌鸟也头部朝天,但不振翅……”在长期细心观察之下,王文定创作了一百只鹤,姿态神情各不相同。

    “不把活生生的动物观察透,编出来的作品就很难有神韵。”正因为如此,王文定总是集中一段时间专门做一种动物,做完一种就“丢掉”,开始研究另一种新的动物。“编织的方法说起来不过是撕、拉、绕、穿、刺等几种,但具体到每一种动物,编织的技法都不一样。过一段时间不做,手就生疏了,抓不住形。”

    原先,棕编作品往往只能编出蚱蜢、蝗虫、螳螂、蜻蜓、青蛙、虾子、蜈蚣、花蛇等小动物,就是因为每创作一种新的动物形象,不仅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研究其形态,还要琢磨不同的编织技法。上世纪90年代王文定退休后,潜心研究棕编工艺,用针线缝合法改“单肚皮”编织法为“双肚皮”编织法,解决了原先棕编作品身体扁平的问题,使作品更具立体感。这大大地丰富了棕编作品的题材范围,在她的手下,不仅传统的蚱蜢、蜻蜓等小动物栩栩如生,企鹅、孔雀、白鹤、老鹰、猴子、梅花鹿等也独具神韵,甚至连现实中谁也没有见过的恐龙、凤凰等动物,她也通过夸张的艺术手法,表现得活灵活现。

    “你看这只老鹰,最难把握的就是翅膀和鹰爪。”王文定说,2006年她开始尝试创作老鹰,但翅膀上层层叠叠的羽毛怎么用棕叶来表现,鹰爪的神韵如何传达等问题,着实是个难题。“只能自己摸索着做,第一个不成功,但为第二个提供了经验和教训。”终于,王文定想出了用不同棕叶的色差,来表现羽毛的层次感。最后她花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3件老鹰作品。

    王文定还珍藏着两件精品:一件是只有一厘米高的仙鹤,另一件是高约一米的孔雀。“微型作品和大作品最难编,小仙鹤用的棕叶只有绣花针一般粗细,而编那只一米高的孔雀则花去我半年的时间。”王文定说,棕叶剖成多大合适,很难掌握,主要靠多次尝试积累的经验,“都是手上的感觉。”

    “这些已经创作成功的作品,今后都不会再做了。”王文定说,她要抓紧现在自己还能创作的时间,创造出更多的棕编形象。40多年的时间让王文定钻研出了味道,觉得棕编世界里不断有东西可学,还想不断学深一点。

    作品特点/王文定 编辑

    在作品的造型上,她不满足于鸟、虫、虾、蛇这些传统的比较小巧的编织样式,而是自己摸索创造出了孔雀开屏、游龙戏水、百鸟朝凤等一些大型棕编的编织技术。这些棕编,其艺术造型和表现主题都十分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和欣赏口味,因此在群众中很受欢迎;而且,她还将染色技术引入了棕编,使棕编工艺品由从前单调的黄色,发展成为现在上十种艳丽的颜色,使其装饰性和观赏性都大大地增强。另外,王文定也非常有经济头脑,她知道棕编要发展,只有将它推向市场。于是,她常年带着自己的作品参加各种大型的展览和展销,向外界展示自己,让所有人都来了解棕编,欣赏棕编。

    棕编成就/王文定 编辑

    王文定从14岁开始从事棕编艺术,在从艺的几十年中,不断探索和提高棕编艺术,创新了一整套棕编独特的技艺。

    首先,她把棕叶经过晒、煮、熏等一系列处理后,使之防霉变、防变形,使得作品能长时间收藏;其次,在作品的颜色处理上,改变了以往上油漆的制作工艺,棕编工艺品经过上油漆后往往看不出棕叶原来的纹理和色泽,她用老棕叶和嫩棕叶来表现颜色的深浅,既可以体现棕叶的色泽又可以体现其纹理,还可以在同一件作品中用深浅不同的叶子进行各个部位的编织,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再次,在棕叶编织方法上进行了一些突破和创新,以前的棕编通常采用单肚皮的编织方法,作品身体部分都是扁平的,体现不出立体感,她创新出“双肚皮”编织法,使动物形态更加逼真,解决了身体扁平的问题;最后,在动物的造型方面,突破了以往呆板的造型方式,加入一些新的美学元素,适当地采取了一些夸张变形的手法,使其更具有神韵。

    作品《鹤》集中了棕编工艺中体积与平面处理的优点,体、面、线的有机构成,完美地体现了棕编材质方面独特的美学效果,几种基本的程式化处理在此件作品中无懈可击,体、面、线的有机构成使鹤的优美、高洁的体态表露无遗。

    棕编作品/王文定 编辑

    至今为止,王文定从事棕编已有38年,这38年间,她的作品入选文化部“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并获湖南省首届民间工艺美术品大赛金奖,被美国等国的收藏家收藏。她保存了两件精品,一件是只有1厘米高的仙鹤,另一件是高约1米的孔雀。王文定说,大作品和微型作品最难编,因为造型不好把握,编仙鹤的棕叶只有绣花线大小,1米高的孔雀花了她半年时间。由于作品具有浓郁的民间手工特色,一些老外对她的作品爱不释手。她到外地表演时,由于所带的作品不够,经常有老外宁愿等上一两天,希望得到一件“纪念品”。

    作品介绍/王文定 编辑

    鹤 用棕叶来编的鹤,它集中了棕编工艺中体积与平面处理的优势,体、面、线的有机构成,完美体现了棕编材质方面的美学。

    由于采用晾晒后的棕叶本色,质朴典雅,特别是鹤冠上的那点红色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它使作品更加逼真、更加富有生命力。

    凤凰 使用棕编的龙凤突破了以往平面的表达方式,由二维空间转化成了三维空间,这样能够进一步地提高其逼真度及其神韵。

    各类小动物 用棕编编织的小动物,虽体积都比较小,但其更能体现棕编工艺手法细腻、繁复、精致的特点。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有壁虎、蜈蚣、虾、蜻蜓等。

    精品欣赏/王文定 编辑

    未来计划/王文定 编辑

    王文定正在研究狗,她的下一个计划是要把十二生肖补全。

    个人目标/王文定 编辑

    让棕编艺术传遍世界
    王文定说,她家收藏的棕编作品共有2000多件。目前,她已编了90只形态各异的仙鹤,编完100只仙鹤后,她还会创造一些新作品,准备办一个棕编展览,让中国,也让全世界了解棕编这一民间艺术。她说,再过几年,她还要写一本关于棕编的书,总结自己几十年的经验,让更多的人学会棕编。

    个人理想/王文定 编辑

    长久以来,王师傅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办一个棕编的大型展览,将自己所有的作品都拿出来向世人展示,而目前,她也正在为自己的这一梦想而不懈地努力着,展品的制作、资金的筹措都正在紧张地进行。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她的这一梦想也将很快实现。

    苦乐交融/王文定 编辑

    由于从事棕编的专家很少,很多东西都要靠王文定自己摸索。王文定通过书本了解各种动物的知识,并到动物园观察动物的喜怒哀乐,让作品更生动传神。由于没有经过专业的美术训练,创作中有种种不便,幸运的是,她的女儿是位美术老师。因此女儿便教母亲如何搞好作品的造型,母亲则教女儿棕编的技艺,母女俩互为师徒,其乐无穷。王文定的丈夫熊唯泽则打“下手”。他和妻子常跑到附近的乡村寻找合适的棕叶,棕叶找来后,还要经过晒、煮等多道工序。一家人虽累得要命,但其乐无穷。  

    所获荣誉/王文定 编辑

    1995年,她获得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的“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1990年其作品在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教材第六册上刊登;1994年作品《棕编》入选文化部主办的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1996年在由湖南省妇联主办的潇湘巾帼手工艺品展中获得一等奖;2000年在由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湖南省林业厅、湖南省旅游局主办的湖南省首届民间工艺美术品大奖赛暨精品展上获得金奖。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4 18:00:23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