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景愚

    王景愚,1936年出生于天津,中共党员。195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他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中国国家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编剧。1960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77年春创作并演出讽刺喜剧《枫叶红了的时候》,全国300余剧团上演。1979年创作演出《撩开你的面纱》(合作),1982年创作演出讽刺喜剧《可口可笑》,另着有《菜田会诊》、《特别审讯》等独幕喜剧20余部,散文集《幕后》。其中《撩开你的面纱》更获庆祝建国30周年创作奖。1984年,王景愚开始探索中国民族哑剧 艺术,创作并领衔主演了《讽刺与幽默》哑剧晚会,开始哑剧表演艺术活,并到各国进行文化交流。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景愚 性别:
    出生日期: 1936年 国籍: 中国
    籍贯: 天津 出生地: 天津
    民族: 汉族 毕业院校: 中央戏剧学院
    职业: 哑剧表演艺术家、编剧 主要成就: 创作讽刺喜剧《枫叶红了的时候》 开创中国哑剧表演艺术
    代表作品: 《吃鸡》,《举重》,《王景愚与哑剧艺术》
    政党: 中国共产党

    目录

    人物简介/王景愚 编辑

    王景愚王景愚

    职务与职业:历任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一级演员、编剧、艺术委员会委员,一级演员。中国作家协会、戏剧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喜剧、哑剧表演艺术家,喜剧作家。1962年,王景愚刚从中戏毕业分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不久,受邀到广东演出时。在吃罐焖鸡的时候,因为鸡不太烂,吃着有点费劲,激发了灵感,创作了后来家喻户晓的哑剧小品——《吃鸡》。1963年在北京饭店举行的元旦晚会上表演时,周恩来和陈毅看了笑得直流眼泪。“文革”中,《吃鸡》受到了所谓的“笑里藏刀”的批判。随着电视的普及,这个小品在中央台一经播出,王景愚和《吃鸡》就立刻被全国观众记住了。

    然而,就是因为这个小品,让王景愚遭受到令他痛苦的误解和蔑视。一些戏剧界的人批判他“非常浅薄”,而他走在街上仍到处有人叫他“吃鸡的”。1993年,他有一次去肯德基,还被人专门拍照,这让他十分苦恼。1990年参演春晚哑剧小品:《举重》。

    人物大事/王景愚 编辑

    王景愚王景愚

    1936年生于

    天津。1948年参加天津儿童广播剧团,后入南开中学学习,加入南开剧社。 1954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1958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任演员、编剧。1977年初,创作讽刺喜剧《枫叶红了的时候》,对“十年浩劫”进行了辛辣的讽喻和抨击。该剧上演后,全国近三百个文艺团体相继上演。1980年,因扮演《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而荣获文化部表演一等奖。1982年创作讽刺喜剧《可口可笑》,并担任主角。《可》剧被译成日文,由日本剧团上演。1983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演出喜剧小品《吃鸡》,并担任本届春晚主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4年,王景愚开始探索中国民族哑剧 艺术,创作并领衔主演了《讽刺与幽默》哑剧晚会,开始哑剧表演艺术活,并到各国进行文化交流。近年来,潜心于书画艺术和文学创作。

    春晚缘分/王景愚 编辑

    1983年,央视第一届春节晚会亮相。当时的春晚没有专门的主持人,王景愚、马季姜昆刘晓庆成了首届春晚的当家。

    1983年春节晚会上表演哑剧小品《吃鸡》 ,改变了王景愚的戏剧人生道路。

    1984年春节晚会上与李辉合作表演哑剧小品《电视纠纷》。

    1990年春节联欢晚会哑剧小品王景愚《举重》。

    吃鸡趣事/王景愚 编辑

    王景愚作品剧照王景愚作品剧照

    王景愚,他是最早一届春节晚会的策划之一,因演“吃鸡”,他上街和去商店,别人说:吃鸡的来了,甚

    至在他问路时,别人只问他演和‘吃鸡’有关的问题。

    王景愚是国外名剧中“夏洛克”的扮演者,他演这个角色还得了奖。而王景愚的前辈权威老师,点名说他,在国外以能演“夏洛克”为荣,你却演“吃鸡”。此后他承受巨大压力,得了抑郁症。很多年退出舞台。

    在香港回归年1997年,王景愚去香港演出,那里有观众点名要他演哑剧小品吃鸡,他问为什么,回答是:看他这个节目就想起了那年全家在电视机前一起欢度春节的快乐的日子。王景愚听后,十分感动。后来临时把他之前拒演的小品吃鸡换上,受到观众的欢迎,王景愚也抛弃了个人私心杂念和心理的压力,抑郁症也好了。

    爱情故事/王景愚 编辑

    第一届春晚主持人之一 王景愚第一届春晚主持人之一 王景愚

    当王景愚是南开男中高二年级的学生,李莉莉是南开女中初三年级的学生。他们分别参加了学校的戏剧队和舞蹈队。在搞社团文艺活动时,王景愚会拉小提琴,因此担当了舞蹈队的伴奏。王景愚看到舞蹈队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就是李莉莉。

    等到李莉莉升到高一年级时,王景愚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姑娘了。一打听,原来她去了一所离家近的中学读书。于是,王景愚赶紧给她写了封信:“希望以后还能跟你联系。”

    信寄到那所学校去了。谁知李莉莉不愿意上那个学校,通过教育局又转回到南开女中。那时,在中学很少有接到信件的事,大家都挺好奇的,以李莉莉和那封信为中心,围了一圈人。李莉莉僵在那里——那时,中学也不提倡谈恋爱,为了表明自己与此事无关,李莉莉就对大家说:“你们打开看吧,就当大家的面公开了。”

    信被公开的当天,王景愚就知道了,他决定干脆借此机会表明:自己就是对她印象好。从此,只要碰到李莉莉,王景愚就向她深深鞠一躬,作为自己的一种表示。这样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个情况,这时有人告诉王景愚:有一个男生也在追求李莉莉。

    王景愚王景愚

    听到这个消息,王景愚非常紧张,他做出一个现在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事情:找那个男生谈话。那个男生比王景愚低2个年级,王景愚找他谈话时,他就老实在那儿听着:“我很喜欢李莉莉,我在追求她。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追求她。”对方的回答倒是让王景愚很满意:“你放心,我君子不夺人之美。”这事,直到前几年同学聚会时,李莉莉才知道。

    高三毕业,王景愚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到那后,他每个星期都给李莉莉写封信。李莉莉呢,起码两个星期才给他回封信。

    王景愚有一次,王景愚还照常给她写信,突然他发觉自己有三个月没有接到回信了,他感觉事情有点麻烦。受一个小品的启发,他把一根红丝带剪了一个小口,表示两人有了裂痕,给李莉莉寄了去,并在信中说:你要是希望一切都完美,就用红线把这个小口子缝起来。

    信和红丝带是上午寄出去的,到下午时,王景愚觉得事情不妥:她要是原样寄回来,承认有裂痕,那不就更麻烦了?王景愚想到这里,赶快写了封信发出去:收回上一封信。

    天津这边,李莉莉接到第一封信,看到一根剪了个小口子的红丝带,乐了,还没想到怎么回信呢,又来了第二封,一看要她把红丝带寄回去,就更乐了。其实那会,李莉莉挺忙的,没顾得上给王景愚回信。不过,看到这两封信,李莉莉觉得“可乐”,于是她干脆一剪子剪断了,给王景愚寄回去,成心要气气他。

    王景愚接到信后,很痛苦,每天晚上在戏剧学院的院里跑圈,一圈一圈地跑,以此缓解痛苦。

    王景愚王景愚

    放寒假,王景愚回到天津。他再一次去找李莉莉,看一看他们之间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一谈话,王景愚才感到事情没那么严重。

    这一次,他为李莉莉预备了信纸、信封,连邮票也贴好了,希望李莉莉给自己写封信。当时李莉莉不愿意接受,推来推去推不掉只好拿回家。回家一细看,信封角上还编着号呢。原来王景愚怕中途丢失信件,一看到编号就知道到底有没有丢信了。

    王景愚说,爱情就是思想里只有一个女性,对其他女性视而不见。中央戏剧学院有很多很优秀、很漂亮的女孩子,但在王景愚眼里,都不存在,他就一门心思就想着李莉莉。直到李莉莉考上中央戏剧学院之后,王景愚才感到进入真正谈恋爱阶段。

    正是那段时间,李莉莉得了肺结核,王景愚仍然很关心她、照顾她。这时,还面临着另一个问题:王景愚马上要毕业分配,如果他被分到外省去,那么他和李莉莉将再一次分开。

    王景愚班上的同学出主意说:趁毕业之前,把你们的喜事办了得了。就这样,王景愚和李莉莉结婚喜事,还是班上同学在学校给他们办的。

    不久,王景愚被分配到中国青年艺术学院。巧的是,李莉莉毕业后也分配到那里。这样,经过漫长执着的追求,如王景愚自己所说,“最终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其他作品/王景愚 编辑

    《王景愚与哑剧艺术》,王景愚着,中国戏剧出版社。1988年1月1版1印,32开平装,119页,180册。

    生活趣事/王景愚 编辑

    四川演出

    哑剧哑剧

    王景愚一次到四川演出时,当地有“哑剧”迷一直跟着王景愚要做“追踪采访”。这位记者一见到王景愚

    便紧紧地抱住他大呼:“哎呀,您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吃鸡的王景愚吧!”偏偏王景愚最恼火别人把那个演吃鸡的演字省掉,而呼他为吃鸡的,从此便对这位“记者”先生没了好感任凭他三请四邀,绝不接受采访。 中午,王景愚先生吃了半片安眠药睡觉,养精蓄锐准备晚上演出。忽听见门外服务员在叫:“王先生,北京长途。”于是,王先生东倒西歪地出门去了。不一会儿他又气冲冲地回来了,我问他:“那电话说了什么?”他说,“什么电话呀。我出门时还糊涂着呢,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只见那位‘记者’赶紧过来搀我,那搀我胳膊的劲比我摔得还疼。最可气的是,他还说什么,王先生啊,很对不起您啦,其实没有什么长途啦,是我想叫您起来好采访你啦。”

    到了晚上,这位“记者”奇迹般地出现在台侧,等王先生上台表演了,他更是忙得不亦乐乎,站在报幕员的椅子上不停地拍照。当王先生演到最精彩的时候,突然听见“咕咚”一声巨响,随后便是全场观众的哄堂大笑。原来是那位“记者”忘了自己是站在椅子上,一脚踏空,连人带照相机从幕后摔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临开车前,那位“记者”风风火火地又来了,一脸痛心地对王景愚说:“王先生,实在对不起,昨天晚上那一跤摔得好惨啊,我拍的那许多照片,全部都报废啦。”说到全报废啦时,让人能感到他已凄然泪下。于是,善良的王景愚便让他留在了车上,并问他:“那你今天干吗来了?”“今天?今天我做了大量的准备,买了好几个正宗的柯达胶卷,准备重新给您好好地拍照。”“你今天重新拍,能保证拍好吗?”王先生有点严厉地问他。只见那“记者”看着王景愚,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说了句:“今天,今天,今天还有报废的可能!”

    走穴与梅花/王景愚 编辑

    王景愚王景愚

    走穴有两种,“官穴”与“私穴”,区别它们的关键,是看邀请单位是不是官方的或者具有官方性质,这是其一。其二,被邀请的演员必须直接与邀请单位见面,谈清楚演出报酬,税收等等,而不是通过第三者 —— “穴头”。王景愚在走过一次应当算是“私穴”的“穴”,并且从此不再与“穴头”打交道了。 那是一九八五年初,北京一位姓桂的“穴头”到中国音乐学院找郁钧剑( 当时郁钧剑还在上学 ),说重庆有家叫三友公司的单位想请郁钧剑去演出,同行的有王景愚、苏小明等,当时正好学校放假,郁钧剑便同意了。当王景愚们到达了当地以后才发现,演出没有一切手续( 当时的文化市场也相当混乱 ),没有管理,什么演出的场次安排,收入的分配,完全是那家三友公司和姓桂的“穴头”与剧场在操纵。明明剧场里满座,他们可以联合起来说今天这场根本没卖满座,是因为考虑到让剧场效果更热烈些,才赶紧将卖不出去的票发给关系户了。开始王景愚们还相信,慢慢地王景愚先生发现被骗了。因为他们说卖了多少票,就意味着卖了多少钱,少报票数,即可苛扣报酬。当王景愚们的明白了这一切以后,心中油然生起一种被人宰割的悲痛感。郁钧剑和王景愚决定不再参加他们的演出,返回北京。那天他俩算了次扑克牌,是由王景愚“说”的牌,郁钧剑来翻。王景愚说,如果翻出来的是张老K,尤其是红桃老K,那么就意味着此行还是吉利的、顺利的,如果翻出来的是张小3,则意味着推测是正确的,得走。听了他的这一番话,郁钧剑反而不敢翻了,郁钧剑又说,如果翻的是红桃3呢?王先生答,红桃3还可以,最倒霉的是梅花3。说完运了半天的气,憋足了劲,终于翻出一张牌,我一看 —— 梅花3。只听得“吱呀”一声,王先生躺在地上大笑起来,真是苦中作乐。

    从此王景愚和郁钧剑再也不走由“穴头”出面组织的“私穴”。没有介绍信,没有单位批准,那是绝对不行的。

    扩展阅读
    1深圳新闻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1-10 10:43:34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