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泰阶

    王泰阶,我国历史时期人物,清朝,西蜀峨眉人。是彝族人民起义(李文学起义)的主要将领,

    编辑摘要

    目录

    基本信息/王泰阶 编辑

      王泰阶,男,西蜀峨眉人,?~1863年(同治2年)哀牢山

    彝族人民起义(李文学起义)的主要将领,原为太平天国战士,后和李学东一起到云南策动李文学起义,封参军。

    人物简介/王泰阶 编辑

      哀牢夷雄列传 王泰阶传第三

      王泰阶乃西蜀峨眉汉人,贫无炊,年十二,为富豪僮仆。富豪塾师教富公子诵读,泰阶在侧,则暗听之,默诵之;略有暇,辄阅读临帖,不数年,学识过于富公子,富豪嫉之。富豪失金,诋为泰阶所盗,酷刑逼供,皮肉为裂,闭于禁室,几濒于死。某夜半,泰阶闻屋顶有足音,忽一人推瓦拨椽而入,解其绳,提彼复跃而出,耳语于彼曰:“豪公将卖汝于雷波(注1)为奴,永不得出,宜速去。”泰阶视之,亦乃富豪家之贱仆李学东也,彼乃西蜀峨边夷人。

    相关事件/王泰阶 编辑

      泰阶既出,饥寒数月,得为堪舆仆从,负载行囊;未及二载,堪舆在山野被盗所杀。泰阶负行囊后至得免,惧祸及已,图逃桂林,途中遇李学东,惊问曰:“汝何褴褛至此?我累汝否?”学东曰:“汝脱出,富豪究之急,吾惧而逃,佣工糊口,今复被逐,正不知何去何从。”泰阶曰:“吾尚能为堪舆,聊可吾口,汝佯为吾徒,走黔、镇、桂间,暂可度日。”学东曰:“苟若是,何日了了?何不往投太平军,痛快干一番。”泰阶曰:“吾亦曾作如是想,即趋之可也。”及至湘挂间,李学东曰:“投谁下为善?”泰阶曰:“石达开将军,宽仁大度,有胆略,可投之。”

    癸丑(咸丰3年 1853年)

      癸丑(咸丰3年,1853)秋,王泰阶偕李学东投太平翼王军。泰阶初为一录士,后因李学东两护翼王之功,而擢为侍卫长,一日,翼王问李学东曰:“汝何不投北王而投我部?”学东曰:“吾友王泰阶言,惟大王宽仁大度,有胆略,故投之。”翼王曰:“王泰阶何许人?”学东曰:“即在我王军前为录士。”翼王即召至前,泰阶俯伏,痛陈满贼祸华,民不聊生之苦,愿誓死驱之。翼王乃留之为帐前文书,整理案牍。

    甲寅(咸丰4年 1854年)

      甲寅(咸丰4年,1854)春三月,翼王小挫,李学东受创,寓民室养憩,泰阶亲为调药,不忍离去;旋为满军所掳,及逃出,翼王军已远离月余。泰阶谓李学东曰:“翼王军前,人才众多,我二人去留,不足轻重。满贼暴戾,遍地皆怨,滇夷尤不堪其苦。吾兄乃夷人,何不入滇促夷起义,应援天国,不失效忠于翼王。”李学东曰:“吾弟乃汉,愿为夷戮力;兄乃夷人,安不为夷?愿随吾弟入滇,促夷起义,应援天国,驱逐满贼。”

      甲寅冬,王泰阶由桂西经滇南渡礼社江入哀牢山为堪舆郎中,李学东为其徒,出入夷、汉贪富之门。入富室行堪舆(注2)得资助药;入贫户为郎中,愈病不取资;与李学东亲为贫者侍汤药,贫者莫不感其德。未及一载,哀牢山川,为其所悉,富室内幕,为其所知,贫门痛苦,为其所晓。李学东乃曰:“闻杞彩顺领千人娶山野已一载,可往投之。”泰阶曰:“彼杀戮汉人过甚,渐失众望,不足为首;当别择可为首者起义,后说其归附。”李学东曰:“杞绍兴为夷中之能文者,有卓识,又乃蒙舍王细诺罗之胄,可以复放国之名拥之,则群可聚。”王泰阶曰:“杞绍兴只可为夷首之辅,不足为夷首;蒙舍距今甚远,复国不足为名。李文学,大脐鼓腹,夷众悉以为异人,若拥彼为首,则众莫不以其异而附之。”学东曰:“善,吾二人当即于夷、汉贫门,暗扬李文学之异,明诉满贼汉豪强之暴;复潜与杞绍兴、鲁得盛、鲁东应、徐东位、字阿乌、李学明、罗自美等为夷众所熟知者议大事,不半载,事可举矣。”一日,王泰阶访杞绍兴,适杞猎一狐归,泰阶称曰:“好狐!皮值几何?”杞绍兴慨言之曰:“好狐,非吾所有,乃蜜滴庄主所有耳,可值三钱,庄主所予不过一钱。”泰阶曰:“不予,可乎?”绍兴曰:“不予,罪矣。”泰阶曰:“吾兄本王室之胄,何碌碌久居人下受迫乎?”绍兴曰:“满官杀我父,汉庄主夺我地,回商贾剥我毛皮之利;我夷受凌久矣,恨无首集众,雪我夷耻,王地师岂为我筹之。”泰阶曰:“闻众皆以李文学为异,彼可为首乎?”绍兴曰:“李文学为潘家奴,几二十年矣,恨庄主如刺骨,尝切齿言曰:‘我必杀尽庄主,雪我夷家之耻。’某日,大雨,李文学适渡梅红河(注3),洪奔山倾,……(注4),前数日,彼入山砍柴,从虎背越过,而虎不惊。众皆曰:‘德勒米,神仙临凡,龙虎不侵。由是观之,李文学为首,众必响从。”又曰:“李文学之被视为异人,不自今日始,方彼出胎,被其母弃于洪涧而不毙,众莫不神之。”

    丙辰(咸丰6年 1856年)

      丙辰夏四月一日(咸丰6年,1856年5月4日),王泰阶闻李文学母,因粮逼而服毒似自尽。即驱治而活之。李文学泣谓王泰阶曰:“幸王地师活我母,但以租粮逼甚,复何活!奈何?”王泰阶曰:“不活者,非独一家耳,哀牢诸夷不活,天下生灵不活,满贼不灭,庄主不除,汝夷惩当生生世世为满贼之奴仆,汉豪强之牛马。”四月七日,李文学遂率王泰阶、李学东、杞绍兴等五千余众,起义于天生营,众拥李文学为‘夷家兵马大元帅’。李文学加王泰阶为参军,泰阶遂草檄文,见李文学传中。

      夏四月下旬,满军二万余犯榆,王泰阶倡议急援社文秀,李文学纳之,共议出师之策。五月中旬,李文学、李学东、杞绍兴三路出击满军,凯旋回蜜滴。李文学受其付参军刘柄贤、右将军李学明等之怂恿,因取蒙舍,正位哀牢王,泰阶力言不可,李文学纳之。泰阶复为李文学制订帅府文武职制,其事均见李文学传中。

    丁已(咸丰7年 1857年)

      丁已(咸丰7年,1857)夏六月,泰阶率帅府左将军罗自美及其付将军李明学等千人,道出鼠衔、龙衔,取者干河诸地,戊午(1858)春三月全克之。时帅府杞彩顺都督,久围(石咢)嘉不下,泰阶命罗自美守者于,自率李明学军千人援杞彩顺,遂克(石咢)嘉。

    戊午(咸丰8年 1858年)

      戊午(咸丰8年,1858)夏四月,泰阶返蜜滴,偕上将军李学东,付参军杞绍兴注谒李文学,献炼铁矿、制火药以实军械利民耕之策,连阁者田四浪抗满之计,李文学全纳之,事俱见李文学传中。

      夏六月二十四日(8月3日),李文学与田四浪会盟于者于,盟毕,田四浪向李文[学]请泰阶为辅,文学初不许,经李学东进言后,方许之。自此,泰阶乃在田四浪左右,为李文学图西广以为抗满之基。

    已未(咸丰9年 1859年)

      已未(咸丰9年,1859)春二月,王泰阶请于田四浪付帅曰:“我辈不宜苟安久居于此,受制于敌,急直取他郎;并请李帅即遣将戛色、惠笼甸、因远等地以及哀牢之东,明春西图,西定即可东进。”田付帅曰:“王参军可领三千众即可取他郎。”泰阶领着顺义,字阿乌三千众出师,春三月无功还。秋九月,刀成义率五千众,由戛色沿江而下,收磨沙,克惠笼甸;磨沙、惠笼旬多“僰”人,故刀成义能速得之。秋十月,攻因远不下,泰阶自按板率罗自美二千众往接之,乃克,擒守将杨承熹,泰阶亲解其缚而说之曰:“我闻杨将军乃大义宁国杨干贞之胄,何乃屈身为满贼犬马,窃为将军耻之。我李帅‘罗罗濮’夷也,田付帅‘卡杜’夷也;刀都督‘僰’夷也,李上将军‘诺素’(注5)夷也,字阿乌将军‘弥萨罢’(注6)夷也,普顺义将军‘阁卓’(注7)夷也,皆为愤满贼而起大义;杨将军乃‘明家’,亦夷也,何不共聚大义,为夷效命耶?窃已奉李帅田付帅之命,加杨将军为扬明(注8)大都督,即镇守因远,幸勿却焉?”杨前而揖曰:“谨奉王参军雅教,愿随李帅田付帅帐下,供驱策,除满贼。”刀成义曰:“今既有杨都督之助,可即取思陀、瓦渣诸地,则哀劳东壁,全入我掌中矣。”泰阶曰:“思陀、瓦渣(注9)全属土司之地,土司虽属夷,畏我侵其利,必死拒。我不攻彼,彼惧满贼侵其利,亦必死拒满贼;彼拒满贼,即替我拒之;可暂不攻彼,通使往和之可也。”乃约杨承熹于翌年合取他郎。

    庚申(咸丰10年 1860年)

      庚申(咸丰10年,1860)秋八月,泰阶率罗自美、普顺义、字阿乌五千众,会杨承熹取他郎、碧处。师出,先克碧处,字阿乌擒得满、汉营之都司王崇周,乃“和泥”(注10)夷也,泰阶晓以为夷起义之大义而释之为前驱。八月七日围他郎,王崇周夜潜入满营,结其都司白简为内应,八日夜遂克之。白简乃他郎“必约”夷(注11),守军亦多“必约”夷,泰阶以除满安夷为帜,多乐为用,故所向皆速成。

    癸亥(同治2年 1863年)

      癸亥(同治2年,1863)春二月, 泰阶以五千之众,攻他郎之通关哨,围据西进之要塞,围十日克之。守三年,西图未展;丙寅(同治5年,1866)春三月失之,己已(同治8年,1869)冬十月复克之。庚午(同治9年,1870)(注12)秋九月,思陀、瓦渣土司背约,合满军二万众攻通关哨,泰阶大败失关,身被数创不能行,字阿乌负之行,且战且走。泰阶曰:“字将军可弃我,独战而逃之,勿为我累,望回告李帅田付帅,决勿因思陀、瓦渣土司背约而伐之,敌乃满贼耳。”言毕而亡,享年四十(1830一1870)。字阿乌被擒不屈就义,普顺义战死。罗自美苦战得脱,回至蜜滴帅府报丧。李文学闻泰阶死,大恸几绝,不进饮食者数日,遂擢杞绍兴为参军,自此少问事,文武事宜悉委之于李学东、杞绍兴。腊月,满军趁胜逼阁者,围田付帅于江畔崖穴。付帅夜堕江欲逃,不期为水淹毙。满军冒进至九夹,拟窥按板,为徐东位自者干往前迎战,刀成义自戛色击其后军,杞彩云自(石咢)嘉侧击,三面合围,并用火攻,满军覆殁,余不满百。

      泰阶自幼受困,及长不为己图,为夷捐生,为贫者损命,骨暴山野,魂耀日月。

    相关注释/王泰阶 编辑

      注释:

      (1):雷波在四川南部,今凉山彝族自治区首府觉昭之东,属小凉山区。

      (2):哀牢山汉族地主皆迷信堪舆(风水术),图其坟墓住宅(阴阳二宅)置于龙口,子孙财源茂盛,永保地位。如大地主刘宇清,就常延请堪舆,待以上宾,为其择地。王泰阶和李学东就佯为师徒二人借行堪舆为掩护,常出入刘宇清之门,刘宇清曾请王泰阶为其父则墓穴,泰阶并为之作墓志铭,墓志末还刻有“西蜀王泰阶恭撰”,志铭为一般应付之成套颂词,不曾抄录,该墓在哀劳山上段南华县属马鞍山。

      (3)梅红河,哀劳山上段东面,弥渡县属有一彝村为梅红,其下有一山溪名梅红河。

      (4)按上下文义,此处有脱文,据彝老说,正当李文学渡梅红河时,有蛟龙腾跃,山洪汹涌,不为所没。

      (5)“诺素”,今凉山彝族之自称,“诺”义为黑,“素”义为人,即黑人,今云南东都昭通和贵州西北部之彝族亦多自称“诺素”。

      (6)“弥萨罢彝”,今作“密洒巴”,亦即“腊罗巴”(夏稿作“拉罗罢”);同为一彝族支系之自称,在巍山县属自称“腊罗巴”,汉称“土里”或“土家”;在景东县属自称“密洒巴”,汉称“蒙化人”;在弥渡县有自称“腊罗巴”,也有自称“密洒巴”,在南华县属之摩哈苴村,也自称“罗罗泼”。

      (7)“阁卓”系今哀牢山下段新平、镇沅、墨江一带,汉称“苦聪”族之自称,新平和镇沅的“苦聪”族属彝族支系,墨江之“苦聪”属哈尼族支系。普顺义为哀牢山下段西面,镇沅县属新抚自称“尼苏泼”的彝族,入赘于当地“苦聪”族,故夏稿将其作“苦聪”族,无论其为“尼苏泼”或“阁卓”均属彝族,普顺义部下有一付将近何成,亦为新覆“尼泼苏”彝。

      (8)扬明大都督,据李平阶说,明家人(即民家,今白族)首杨承熹投顺李文学,所予此职衔,寓有“明家人重新抬头”之义。

      (9)思陀,瓦渣在哀牢山下段东面,原属石屏县,解放后,成立红河哈尼族自治州,归划红河县。

      (10)“和泥”为哈尼族之史称。

      (11)“必约”为哈尼族支系,多住墨江县。

      (12)庚申,按前既作己已(同志八年,1869),则此处应作庚午(同治九年,1870),此事在李文学传中,也作庚午。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4-03 11:10:54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相关词条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