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海”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展开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王海[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

    王海(1925.11—),汉族。山东威海人。原名王永昌。原空军司令员。194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大专学历。上将军衔。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海 性别:
    出生日期: 1925年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山东威海乳山市
    宗教信仰: 共产主义 任职机构: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主要成就: 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 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政党: 中国共产党
    职位: 原司令员
    军 衔: 空军上将 职业: 军人,将军

    目录

    人物履历/王海[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 编辑

    1999年威海一中百年校庆典礼上讲话 1999年威海一中百年校庆典礼上讲话
    2010年10月24日朝鲜志愿军烈士陵园祭奠烈士 2010年10月24日朝鲜志愿军烈士陵园祭奠烈士

    王海(1925.11—)汉族,山东威海乳山市人,原名王永昌。1950年5月于东北老航校毕业后,成为共和国空军的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率领年轻的我空军“王海大队”与号称世界王牌的美国空军激战80余次,击落、击伤美机29架,荣立集体一等功;他本人击落敌机四架、击伤五架,先后荣立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所在大队被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在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南广场,至今还陈列着一架绘有9颗红星的米格--15比斯歼击机,就是王海当年驾驶过的功勋飞机。

    1954、1955年间,王海是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副师长、师长,他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解放浙江沿海岛屿的战斗。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我军首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中,他的师担负协同陆、海军夺取制空权并掩护陆军登陆作战的任务。

    王海先后担任过飞行大队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1975年王海同志49岁时,中央军委任命他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党委副书记。 1985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88年我军恢复军衔制后第一次授衔中,被第一批授予空军上将军衔。先后被选为中共十二、十三、十四大代表,第十五大列席代表;第十二、十三、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是第三、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任职情况/王海[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 编辑

    1944年为山东威海青年中队队员,在山东革命大学学习。

    1946年6月参军,为东北航空学校机械队学员、机械员、飞行员。

    1950年为空军第4航空学校飞行队飞行员,空军第4混成旅驱逐10团29大队中队长。

    1951年任空军3师9团1大队大队长。

    1952年任空军3师9团副团长、团长。

    1953年任空军师副师长。

    1955年被授予空军中校军衔。

    1956年任空军师长。

    1959年晋升为空军上校军衔。

    1965年任空军副军长。

    1969年任空军司令部军训部第2部长。

    1975年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1982年11月任空军副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83年11月起)。

    1985年7月-1992年11月任空军司令员、党委副书记。3、5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12-14届中央委员。获3级解放勋章。

    1988年9月被授予空军上将军衔。

    1998年7月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访谈录/王海[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 编辑

    我们应该尊重历史。你盖房子首先得打好地基,抗美援朝时中国空军参战,并不是突然冒出个空军。 1936年红军长征刚到延安,毛主席、党中央就决定在红军当中招一批年轻、优秀的干部到新疆学飞行。那时候盛世才办了一个航空队。红军大概选了四十多个人吧,有一部分是去学飞行,有一部分是学机务。以后盛世才叛变了,就把我们派去的这些人关起来,后来又被党中央要回来了。早在 1938年,党中央就考虑到要抓空军,未来打仗,你得有空军啊,这是一个情况。第二,1945年 8月15日日本投降以后,中央决定组建空军。当时我们俘虏了日本的一个航空队,有三百五十多个人,有三百架飞机。日本航空队的头叫林弥一郎。伍修权根据党中央的决定,找林弥一郎谈,让他们帮助我们组建空军。我们党给林弥一郎做工作,林弥一郎后来就同意了。国民党知道我们要建航校,很紧张,就派特务来破坏,派飞机来轰炸扫射。东北民主联军一看,就把航空学校弄到牡丹江。可以说,中国空军航校的基础就在牡丹江,加上日本航空队和新疆原来的一帮人,还有国民党起义的刘善本他们,以及从部队调了一批优秀的干部战士。

    我在东北航校学习的时候,维护飞机的统统是日本人,一些日本教员带我们。那个时候首先就收集器材,收集了差不多一百架飞机,有“ 99高”的,有单座的,还有双发的机器,到处收集机器,收集来以后,由日本人组装。我们人民空军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起来的,离开这个就是不尊重历史。

    老航校是相当困难、相当艰苦的,吃饭是六个人一张桌子,也没有座位。餐具都是泥烧的,平时吃大杂饭,礼拜天改善一下生活,弄一个红烧肉,吃个大馒头,炊事班长还在门口把门,只准吃,不准拿,我们就猛吃,吃得都弯不下腰。

    我们在安东那个地方,零下四十多度,晚上睡觉呼吸的气把被子都冻上了,放在盆子里的水,第二天都成了冰块。后来,日本鬼子留下的汽油都烧完了,没有汽油怎么办?中国人还是聪明,工程技术人员研究能不能用酒精代替汽油。据说法国曾经有这个设想,但没有弄成。我们就研究,把发动机喷油的眼弄大一点,喷的量多一点,就是在哈尔滨生产出的酒精,烧了一段这个东西,凑合着也可以飞。我们当时飞航线,也没有鞋,赤着脚丫子飞。

    等我们飞出来以后,驻进上海虹桥机场,作了一次飞行表演,当时,陈毅同志来观看,非常高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空军了。他给每个人发了一块手表,那是土包子第一次戴手表,还是瑞士表。我的那块表,后来打仗时飞机负伤我跳了伞,表丢了,非常可惜。

    空军最早就是空四师、空三师两个师。在空四师我是中队长,因为我的飞行技术也不错,所以组织上把我调到空三师,当了大队长。那个时候我一年提了三级,从副团长到团长、副师长。我二十几岁就当上师级干部。

    抗美援朝开始的时候,空四师、空三师,加上另外两个团,一共有两百架飞机。而美国和联合国空军,飞机有一千两百架,是我们的六倍。美国有十四个空军联队,这十四个联队中,有两个战斗机联队,三个轰炸机联队,两个轻型轰炸机联队,三个中队的轰炸机联队,一个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联队,三个歼击机大队。当时美国飞行员的飞行时间大部分都是在一千小时,但也有不足一千小时,有几百小时的,其中戴维斯、爱德华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飞行员。

    当时我们的飞行员在喷气式飞机上飞了二、三十个小时。我因为老飞螺旋桨,加了十几个小时。在这儿,我要给你讲这么一个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喷气机没有用于战场上,所以美国飞喷气机的飞行员也没有真正打过仗,中国开喷气机的飞行员也没有打过仗。虽然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作战的经验,但是你那个时候驾驶的飞机是螺旋桨的。飞行技术熟练一点,但也不是绝对的,不要忽略这个历史条件。因为喷气机真正的较量是在朝鲜战场,中国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和美国老牌空军大国的较量,双方都有优势。再加上我们那个时候的飞行员,在党的教育培养下,觉悟高,非常愤恨敌人。

    那个时候我当大队长,还没有参战,空军常乾坤副司令到沈阳动员,他们的飞行员叫我讲话,我说:中国这么多人,你美国人也是一个人,中国人也是一个人,我就不相信打不下你们。按照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勇敢不怕死,把脑袋瓜子别在裤腰带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实践证明我们年轻的空军就是这样的。我的体会是:说空话是不行的,一个人无私才能无畏,无畏才能在战斗中勇敢不怕死,你没有这一条,说一千遍一万遍都是假话。

    当年毛主席发出号召以后,全国捐献飞机三千六百架,三千六百架得多少钱啊!抗美援朝一开始,小孩子给我们写信,非常鼓舞人:你们要是被美国人打下来,你就不配当一个共产党员、不配为中国人民的飞行员。我还收到一封信,写信的这个小女孩出生在苏联的防空洞里,她父母亲都会说俄文,就给她起了一个名叫西琳娜,在俄文里是警报防空的意思。那时她十二岁,才从苏联回来。回来以后给我写一封信,先把她的出生经历告诉我,然后就问我:回到祖国了,不会再天天听防空警报、天天跑防空洞了吧?这对我是个非常大的激励,所以我非常感谢这个孩子。以前我当师长的时候,到北京去看看她,她已经六十多岁了。

    我记得很清楚,朱德总司令给我们讲过一句话:勇敢加技术就是战术。想想那个时候的劲头,确实是这样,无私才能无畏,无畏才能勇敢不怕死,这是一个真理。当然,我们付出的代价还是很大的。抗美援朝我们击落对方三百三十架,击伤九十五架;我们被美国击落二百三十一架,击伤一百五十一架。我自己也被美国飞机击落过,我跳伞了。我们副团长以上的干部牺牲了一百一十六个人,代价很大。这一百一十六个飞行员,也不亚于一个师。抗美援朝后期,我们飞行员跳伞的跳伞,牺牲的牺牲,就剩不多了。我们团副中队长以上的干部加在一起,才凑足十二个人起飞。我们大队虽然战绩很大,但是牺牲了四个飞行员———孙生禄、刘德林、阎俊武、田宇。我们能活下来,我们是幸存者。你们来采访我,写文章,不是纪念我们,而是纪念先烈。

    我有一个观点,高科技到了军事领域,武器都比较先进,但是有一条我们不能忽视,人的因素还是根本的因素,武器再先进,掌握使用武器的人不能发挥这个武器的优越性,再好的武器也没有用。飞行员没有受过那个苦,光靠高科技的武器装备是好啊,但你发挥不了先进武器的作用,再好的飞机也没有用,你能把敌人打下来吗?所以忽视这一点是不行的,光说空话,说大话,说瞎话根本不行。越是改革开放,越要在这方面下功夫,这个功夫下得太不够了。

    王海和僚机焦景文 王海和僚机焦景文

    话又说回来,抗美援朝中,我这个大队,也不是我王海有什么高超的本领,主要是这个大队,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僚机焦景文,我也不行。可以说,我在抗美援朝作战中没有后顾之忧,是因为焦景文履行僚机的职责。僚机掩护长机,长机打下敌机来,僚机你同样有功劳。有他在,我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勇敢地带领大家去打敌机。

    我这个大队还出了个空中射击能手孙生禄。孙生禄是飞行员的典范,敢于刺刀见红。那时候,双方的飞机没有雷达,搜索发现完全靠飞行员的眼睛。每次战斗,他都是提前发现敌机,发现了以后,他勇往直前接近敌人,抵近敌人射击。他一共击落击伤敌人七架飞机。

    我们这个师入朝参战八十六天的作战情况,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给毛主席写了一个报告,毛主席在报告上亲笔批了一段———空三师英勇作战,甚好甚慰。后来我听老一辈革命家说,我们跟着毛主席打了一辈子仗,他没有给我们题过一个字,你们空三师很荣幸,毛主席给你们题字。

    1951年 11月 18号下午两点五十分,指挥部通报我们:美国有九批一百八十四架飞机起飞。美国一开始和我们打空战的,主要是F-84战斗轰炸机。F-84这个飞机,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叫“油挑子”,因为两边翼尖各有两个副油箱,是为了增加留空时间、飞行半径。那天敌人的飞机一部分是战斗轰炸机F-84,一部分是F-86,是掩护它的。我当时是大队长,我的直接领导是林虎副团长,我们一共有二十二架飞机。起飞之前检查出有四架飞机出故障,剩下十八架。往清川江去的时候,有两架掉队,当时苏联红军起飞了八十八架,这样一共一百零四架了。当时我们的高度是八千米,接近清川江时发现有敌机,林虎副团长要求我们下降高度,从八千米下降到六千米。我当时在空中搜索也还是可以的,打仗也从来不害怕。我一看远处左下方有几十架飞机,我就带了六架飞机,从六千米冲出去,下命令说跟我攻击,就下去了。敌人这二十多架飞机有的炸弹还没有投,因为飞机的两个副油箱没有摆脱掉,又带着炸弹,灵活性就不行了。我们从六千米俯冲下来冲到一千五百米,速度起码也得八百公里以上,不太好弄,你要接近不好弄。

    他们飞机也很多,我一看不行,就下命令,爬高占位,我拉上来,占好位置再下去。一开始敌人没有发现,后来发现我们以后,他们就赶紧扔炸弹,有的是扔在桥上了,有的扔在路上,扔完了飞机就灵活了。我正好看见一个飞机,我要去攻击它,另一个敌机绕到我的后面,就在这个时候,焦景文看到了,动作很快,他先把这个敌机打掉了。打掉了以后,我脱离危险,我又看见一架敌机,我也把这个敌机打掉了……这次我和焦景文击落了两架,孙生禄击落了一架,一共击落了五架。

    当时敌人采取一个战术叫“圆圈战”,圆圈战就是一架又一架,你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你攻击谁也不好打,你不能打他。我们击落了五架飞机,飞机虽然有副油箱,但是留空时间很短,打一次空战不超过十分钟。我们一看敌机那么多,我们的战绩也不错,就下了一个命令——返航。这次是 1951年 11月 18号,自己一点损失也没有,一下击落了五架,很好的一次战斗。

    最值得怀念的还应该是1952年12月2号和12月3号。12月2号下午我们打了一仗,这一仗孙生禄的飞机负伤了,飞机被打了十二个洞,但不是要害部位和操作系统。孙生禄驾着飞机到大虎山降落,飞机马上修复不了,他就在那里住了一晚上,到 12月 3号孙生禄坐了两个多钟头的车赶回来了。我们就劝孙生禄,下午起飞就不要参加了。孙生禄就说:我又没有病,人又这么少。结果他要起飞!上午打了一仗,下午又打了一仗,他打的是12月3号下午这一仗。到了清川江上空,孙生禄被十架敌机包围了,好多敌机向他射击,飞机着火了,他驾驶着火的飞机冲向敌机,牺牲的时候才二十四岁。  

    1984年 7月,我当时是空军副司令,国防部长张爱萍带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在事先的日程安排中,本来没有美国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加布里埃尔要见我这个内容的。因为访问过程中有一个空档,加布里埃尔突然通过武官提出来,要单独见我。我感到很突然,就跟张部长报告,张部长同意了。

    那时在驻美大使馆当空军武官的是张伟仪,他陪我去了五角大楼加布里埃尔的办公室,我看见他的桌子上摆了好多飞机模型。我也是飞行员出身,也喜欢飞机模型的。我一看,桌子上摆着的模型里有F-86,F-86这种飞机是我们抗美援朝时的主要对手。当时上级通报美国空军情况时说,在朝鲜战场上,美国空军装备F-86的,只有两个大队,一个是第51大队,一个是第4大队。51大队的飞机在两个翅膀上喷两条黄线,这个我们在空中看见过。第 4大队的飞机就没有这两条黄线。

    王海与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 王海与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

    我一看就跟加布里埃尔讲:喷黄线的F-86是你们美国空军第 51大队。加布里埃尔很吃惊,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在朝鲜战场上,我们经常遇到喷黄线的F-86。他就问我:你认为喷黄线的和没有喷黄线的,谁的技术好?我说:还是喷黄线的技术好,没有喷黄线的,第4大队不行。加布里埃尔一听就很自豪地笑起来了,他说:我就是51大队的,在朝鲜战场上,我就是51大队的中队长。这样我们就非常随便地谈起来了。

    后来我就想,他为什么要见我呢?因为他参加过朝鲜战争,在空中跟我们交过手,却没有到中国来过,更没有见过中国的飞行员,我是中国空军的副司令,我去了他肯定知道,他想见一见我,大概是想看看中国飞行员是什么样的人吧?!

    这次访问中,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各军兵种的头头,在五角大楼一个会议室里,和我们交换意见。张部长给他们介绍代表团成员,介绍到我的时候说:这是我们空军的副司令王海。在美国,空军参谋长就和空军司令一样。加布里埃尔说:我们认识,我们交过手。我就是被他打下来的。他最后这句话,我想可能是翻译有误,也可能他是这么说的,但是,只是一个表示友好的姿态。所以后来我在回忆录上专门谈到过这个问题。你想,咱们也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是我把你打下来的?我也不敢肯定就是我把你打下来的啊。我估计可能翻译得不太准确,但他是有这个意思的。以后我说了一句话:你们再侵略我们,我还把你们打下来,我还是这个姿态。这个时候,张部长说了一句话:这叫不打不成交!

    我还没有退下来的时候,苏联老红军代表团来访问,是我们邀请他们来的,年龄最高的八十二岁,其中有一个抗日战争的时候参加苏联援华航空队在武汉打过日本人,还有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在一个机场的一个副团长,来的时候也是中将,也有八十多岁。我和林虎副司令负责接待他们。我讲了三句话。我说:我们中国空军永远不会忘记您们对我们的帮助。第一是您们教给我们技术,第二是您们带领我们打仗,第三是我们中国飞行员本来都不喝酒,您们每天晚上教我们喝———那个时候也是太累了,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起飞三次,我专门实验过,上天三次掉了一公斤肉。开始我们飞行员不喝酒,和苏联红军在一个食堂吃饭,我们不会喝,他们就逼着我们喝,我们学会了。我给他们讲这三件事,他们都笑了。

    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住同一个机场,阔日杜布他们在东头起飞,我们空三师在西头起飞,我们经常见面。苏联解体后,我请示中央军委让他来访问一下,军委同意了,他已经答应了,但由于高血压突发,去世了。后来他的爱人带着他的儿子,俄罗斯空军副司令兼参谋长马罗科夫上将的夫人陪着她来,我叫林虎陪着她,到抗美援朝时在丹东的机场参观一下。我在航校的时候,抗美援朝战争还没有爆发,我还在学速成班,他就随着苏联青年代表团到中国来访问,那个时候他的职位是中校,在大礼堂给我们做了一上午报告。听他的报告很有启发,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打下六十三架飞机,后来到中国参加抗美援朝是上校师长,回去以后当了空军元帅。苏联解体的时候,他儿子是海军中校,退役了,一个月退休费三百美元。那个时候很困难。我们研究以后,三个人每人拿出一万块钱给她买了一堆东西。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2-24 11:06:47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