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狗儿

    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家,历史上曾与金陵王家有过一点“绕脖子”的关系(王昆仑语),就是:王狗儿的爷爷,在北京做小京官时,与金陵王家王熙凤小姐的做大京官的爷爷,曾在同一个衙门里供职,王狗儿的爷爷因为贪王熙凤的爷爷的势利,“便连了宗,认作侄儿”,于是王狗儿的爷爷成了王熙凤的爷爷的“本家”。但隔了两代以后,王狗儿家成了穷庄稼汉,金陵王家的人则成了高门大户贾府的贵夫人(王夫人)和少奶奶(王熙凤),两家人也就没来往了。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狗儿 职业: 其他 庄稼人

    目录

    概述/王狗儿 编辑

    刘姥姥的大名,恐怕无人不知,但对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了解的人却不多。个中原因在于,刘姥姥占尽了三进荣国府的光彩,而狗儿却一直隐藏在幕后。但是,三进荣国府的谋略却出自王狗儿,刘姥姥扮演的只是执行人角色。如果成立穷人攀高枝公司的话,刘姥姥只能算是个不错的总经理,而董事长却非王狗儿不可。

    狗儿之名,虽然不雅,但对庄稼人来说,图的是好养活。狗儿的祖父原是京官,也和四大家族的王子腾家攀过宗亲的,但至狗儿父亲王成,已经家业萧条,只好搬到城外,做了个庄稼人。因此,对狗儿,这个芥豆之微的小人物来说,如何掘到第一桶金,跳出农门,则是他为之奋斗的关键。

    狗儿曾经努力过,并且还是个场面人物,懂得些处世手腕,是以王夫人陪房周氏的丈夫周瑞,在昔年争买田地一事中,“其中多得狗儿之力”(第六回)。但狗儿终究没有富起来。加之刘姥姥说他的,“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的性格,狗儿的第一桶金实在不好掘。

    初冬的一个晚上,狗儿正因冬事未办而发愁时,刘姥姥向他强化了一个重要的财富信息,王子腾之二妹,如今做了贾府王夫人的,最爱怜贫恤老,舍米舍钱的。实际上,狗儿以前必定动过这层关系,按刘姥姥的话说,在王夫人未出阁之前,“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如果不是狗儿的策划,在刘氏嫁狗儿之前,刘姥姥母女和王家却是毫无关系,又如何走动呢?只不过,想来那次不怎么成功。

    现在情况变了,狗儿决定采取新的行动,并且他十分注重执行力,他劝刘姥姥明日就走一遭,先试试风头,并且指明了操作路径——带上狗儿之子板儿,先去找王夫人的陪房周氏。此招高明在于,这一老一小,更能引起富家人的怜恤之心。这对于完全依靠女婿过活的刘姥姥来说,在深谙关系营销学的狗儿面前,只好舍得老脸,去坚决执行了。

    陪房周氏念及当年争田之力,给了狗儿面子,并且提出了高明的建议,争取让刘姥姥见到正管事的王熙凤,而非不管事的王夫人。果然,借周氏引见,刘姥姥见到了王熙凤。在刘姥姥含羞地说出接济之语后,王熙凤赏了她二十两银子和一吊钱的雇车费。[1]   

    这是狗儿第一次进财计划的成功。但离第一桶金还差之甚远。第二年的秋天,狗儿顺承地想出了第二步计划,那便是向贾府送上枣子倭瓜野菜等绿色食品,以换取更好的回馈。而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从容和机变,与一进时却大相径庭,插科打诨、奉承陪笑之间,俨然一个女清客。半年时间变化如此之大,如果没有狗儿导引之功,实难想象。

    二进之行,刘姥姥给狗儿拿回的有银子一百零八两,青纱、茧绸及其他绸子若干,内造点心、各样面果子、御田粳米若干,袄儿裙子等衣裳若干,梅花点舌丹、催生保命丹等养生药物若干。这次,狗儿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成功,按照平儿的话说,可以做个小本买卖或置上几亩地了。

    其实,关键所得还不在这里,狗儿所得最贵重的东西应是一只成窑五彩小盖钟。在刘姥姥随侍贾母品茶栊翠庵时,妙玉向贾母进茶时,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里面放的就是这个小盖钟,贾母吃了半盏后,便将小盖钟递与了刘姥姥,让她吃了。只因妙玉嫌刘姥姥脏,在宝玉的建议下,便将小盖钟转送与刘姥姥了。试想,以妙玉之贵和贾母之尊,并能与违制的填金云龙茶盘搭配的小盖钟,其价几何?转售给古董商冷子兴,能卖上几百两银子也恐怕不止。

    至此,狗儿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到了贾府事败时,他已经能与同庄的拥有家财巨万、良田千顷的周员外家平等对话了,而接走巧姐到庄避难,虽系报恩之举,但在理财人士的眼中,却是新的风险投资了。

    辈分探究/王狗儿 编辑

    刘姥姥,王狗儿的岳母刘姥姥,王狗儿的岳母

    王狗儿的辈分《红楼梦》疑云。刘姥姥在《红楼梦》中也算是个名人了,然而,她、她的女婿王狗儿、她的外孙板儿等与王熙凤家的王府以及贾府里的辈分关系,却让人有一种看不透、猜不着、算不清的感觉。[2]   
     
    在第六回中,作者介绍王狗儿家的情况时说,王狗儿的祖父曾在京城做过一个小小的官,因此得以认识王熙凤的祖父,为了巴结王家豪门的势力,便与王家联了宗,自低一辈,认做王熙凤祖父的侄儿。照这辈分排下去,王狗儿应是王熙凤的侄儿,称王熙凤为姑妈,板儿应是巧姐的侄儿,称巧姐为姑妈,自然,刘姥姥比贾母也小一辈了。但是,刘姥姥比贾母大好几岁,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又比直接联宗的两个王家远了许多,真如俗话说的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对于贾母,刘姥姥见了她应该怎么称呼呢?总不能称贾母为“婶娘”或“伯母”吧。刘姥姥用的是“老寿星”,而贾母称刘姥姥为“老亲家”,相互间显得尊敬、亲切而相当得体。

    但是,曹雪芹的笔下还是出了问题。就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第六回中,刘姥姥指着外孙板儿,对王熙凤左一个“你侄儿”右一个“你侄儿”地没完没了。既然板儿可以向王熙凤认作侄儿,那么其父王狗儿岂不是与王熙凤是一个辈分的人了?这不是与此前作者介绍两家联宗时的辈分相矛盾了吗?我们可不要以为这是刘姥姥因老糊涂而一时言差,也不要以为是曹雪芹偶尔不慎造成的疏漏,因为有巧姐的结局为证。据《红楼梦》前80回中留下的草蛇灰线可知:巧姐在贾府势败家破之后险遭不测,刘姥姥将她救出后,最终与板儿结为夫妻。既然巧姐与板儿可以结为夫妻,那么他们在婚前必然是相同的辈分,否则,如果巧姐比板儿高一个辈分,板儿便是巧姐的侄儿,板儿应称呼巧姐为姑妈。在封建社会的旧中国,同姓同宗的姑侄结婚被视为乱伦,大逆不道,是绝对不能在书中赞扬的。板儿与巧姐是什么辈分关系,王狗儿到底是什么辈分,这是《红楼梦》中众多疑云之一。

    聪明的文学大师曹雪芹为什么竟然犯了一个这么低级的错误呢?最大的可能是:《红楼梦》并非按先后顺序一次写完的,曹雪芹的头脑中先对某个人物的命运、结局和故事有了较成熟的构思,他便将这个人物的故事写出来,等写了许多部分之后,他再按着全书总的构思布局把这些人物故事连缀在一起,之后,又根据新的构思再对部分章节作删改增补。这样一来,就可能发生某些细枝末节出现前后不衔接甚至相互矛盾的地方,这种现象在《红楼梦》中并非罕见,如同狗儿、板儿的辈分一样,像巧姐的岁数忽大忽小,丫环五儿的忽死忽活,多姑娘、灯姑娘的忽此忽彼,都是这种原因造成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5-29
    [2]^引用日期:2010-05-29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红楼梦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12 17:39:39

    人物关系

    编辑

    王狗儿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