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王跃文”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王跃文[作家]

    王跃文,1962年生,湖南溆浦人,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1984年大学毕业,后进入政府机关。王跃文的成名作是50万字的长篇小说《国画》。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从2001年10月起,专职写小说。2010年入围“免网杯”中国文艺网络奖(中国网络代表最高荣誉)最佳作家候选人。2014年8月,其作品中篇小说《漫水》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现任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专职)、秘书长、党组成员。著要作品有《国画》、《梅次故事》、《亡魂鸟》、《西州月》、《龙票》、《大清相国》《落木无边》《苍黄》、《官场春秋》等。2016年4月11日,省委组织部副巡视员张宏益宣读了中共湖南省委的决定:任命王跃文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提名王跃文为省作协主席人选。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王跃文 籍贯: 湖南省溆浦
    国籍: 中国 职业: 作家 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代表作品: 《桃花湾的娘们》

    目录

    人物履历/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作家]王跃文[作家]
    1984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溆浦县政府办公室工作,后调入怀化市政府办公室,湖南省政府办公室,都是写官样文章。业余写小说。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从2001年10月起,专职写小说。

    现任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专职)、秘书长、党组成员。

    曾以《桃花湾的娘们》蜚声文坛。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不仅在人性,性爱和人际关系的描写上,较之前者有较大突破,而且全文流动着古老的东方意识,升腾着在这块严酷而多情的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情内涵。尽管事件庞杂错综,时间跨越年度,年代,但脉络清晰,井然有序。

    作品对于风流男女的心态描写,具有冒险精神,赤裸坦率,精确入微,使人一窥精神世界遍布的洞穴,荒漠,清泉和地狱;其语言公朴拙野,从容畅达,机智而又富于质感,堪称近年来难得的佳著。

    任免信息/王跃文[作家] 编辑

    2016年3月,拟提名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任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1]

    2016年4月11日,省委组织部副巡视员张宏益宣读了中共湖南省委的决定:任命王跃文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提名王跃文为省作协主席人选。

    主要作品/王跃文[作家] 编辑

    长篇小说

    王跃文[作家]王跃文[作家]
    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苍黄》、《亡魂鸟》、《朝夕之间》、《大清相国》、《爱历元年》,中短篇小说集《漫水》、《无雪之冬》,杂文随笔集《幽默的代价》、《读书太少》、《我不懂味》。

    中短篇小说

    《官场春秋》、《没这回事》、《官场无故事》、《湖南文艺湘军百家文库·王跃文卷》、《王跃文作品精选》、《王跃文自选集》、《官场王跃文》、《漫天芦花》、《蜗牛》、《天气不好》、《今夕何夕》

    散文随笔集

    《有人骗你》、《我不懂味》、《胡思乱想的日子》

    获奖作品

    中篇小说《秋风庭院》获《小说选刊》奖;
    中篇小说《今夕何事》、《夏秋冬》获《当代》奖;
    中篇小说《夜郎西》、《夏秋冬》获《中篇小说选刊》奖;
    短篇小说《雾失故园》获《中国作家》奖。

    创作灵感/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王跃文
    我的老家,溆水河边,早年有个知青农场。我十六岁时,爱上了那里的一位姑娘。她长我两岁,梨花如面。姑娘一天到晚总想着给我买零食吃。当时我不知在哪里看到两句格言:让爱情像太阳一般炽热,像月亮一般纯洁。于是我俩就总是沿着溆水散步,隔得尺把远,生怕手碰到一起去。正是冬季,寒水汤汤,北风吹得我俩的裤管啪啪的响。有个雪夜,姑娘的伙伴们恶作剧,把我俩锁在了房间里。我俩就围炉夜话,直到东方既白。

    一位女知青,为了庇护自己的恋人,被迫同农场场长结了婚。她的善良却未能让自己的恋人躲过厄运。那位优秀的年轻人仍被处决了。罪名是莫须有的。女知青的悲苦命运从此开始。这是我从报纸上读到的报道。不足两千字的文章,我读过之后愤懑难已。报纸还配发了这位女知青的照片,那双眼睛美丽而忧伤。我又知道几位奇女子,都很漂亮,都很能干。只因为她们偶然同官人有了联系,命运就凄惨起来。人们从媒体那里看到的,她们不过是为几位腐败官僚增添了些花边新闻。当不明真相的人们唾骂她们红颜祸水的时候,我却暗自替她们扼腕。

    人物性格/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作家]王跃文[作家]
    王跃文自小多愁善感,格外爱哭。大人们烦他,给他起个外号,叫“哭鬼”。成人之后却矫枉过正,该哭的时候都能咬牙忍着,哪怕把泪水憋成血。看上去总是嘻嘻哈哈,却常在觥筹交错之际倍感忧愁和孤独。很多次他在热闹的交际场合突然抽身告退,怕自己脸上不经意的阴云扫了大家的兴。医生终于他忠告:您患有抑郁症

    抑郁总需排遣,他的办法不是就医,而是读书。想来读书解忧的办法,自小就试过了,只是当时并不自知。大概十一二岁时,一日百无聊赖,从大哥枕头下翻得一本残缺不全的《红楼梦》,竖排繁体。他半认半猜地看,知道那书里的人成天哭呀,拌嘴呀,要去死呀,要去做和尚呀,看得自己不禁流起眼泪。奇怪的是,看了书里人的忧愁,却忘了自己的忧愁。王跃文并没有把自己看《红楼梦》的感受告诉任何人,只是独自沉醉。

    王跃文小时候还有一本书,叫他十分惊奇。那是本《古希腊神话故事》,照样是残损得没头没尾。那时候乡村孩子能看到的书,除了学校课本,就只有红宝书。这本书里讲到的神自然是法力无边,却比人有更强烈的欲望,更复杂的感情,更狭隘的心胸,更令人叹惋的命运。神能够操纵人的命运,却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也很无奈。神都很容易生气,都很残忍。阿波罗剥掉马尔绪阿斯的皮,就因为这个小山神竟然敢同阿波罗比赛音乐。普罗米修斯偷火给人类,宙斯就让鹰生生啄食他的肝脏。王跃文感到格外刺激,嘱咐自己千万别得罪神。一个没受宗教洗礼的孩子,读这种书的结果就是对任何神充其量只有畏惧,不会信奉和敬仰。

    文学之路/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王跃文

    王跃文真正开始读书是上了大学之后。最初嗜读的是外国文学作品,托尔斯泰巴尔扎克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海明威。契诃夫的戏剧作品他尤其爱读,喜欢契诃夫的《海鸥》《樱桃园》和《万尼亚舅舅》中的孤独、怜悯和诗意。他至今还记得《樱桃园》最后的几句话:“传来了一个声音,似乎是来自于遥远的、来自于无极之

    外的声音,像是琴弦绷断……然后斧头砍伐树木的声音从樱桃园里响起。”樱桃园卖了,樱桃树只能一棵棵被砍掉。人在命运面前是无奈的,不管你挣扎还是不挣扎。

    王跃文对法国文学情有独钟,法国人好像天性浪漫感性,但他们的文学很思辨。他爱读拉伯雷《巨人传》,多年之后还鼓动八九岁的儿子读。儿子居然读了,老缠着他讲里头的故事。王跃文喜欢贝克特,常没来由地背诵他《等待戈多》中的台词:“我们走吧,我们不能?为什么不能。我们在等待戈多。”然而戈多永远不来。他还喜欢图尼埃尔,他的小说《礼拜五———太平洋上的灵薄狱》以及《桤木王》足使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然他没有获此殊荣。

    中国古典文学中,最值得读的是诗。中国古典诗可以终生读,反复读。诗不但移情,还能移性,叫人纯粹和雅致。一个以写作为生的人,通常会困窘于语言,自觉脑拙笔钝。那么就去读古典诗,也许会拯救你的笔。沈从文先生说自己找不到语感了,就读几段《圣经》,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王跃文不太读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尤其是当代的读得很少。现代的独钟周氏兄弟,别的稍有涉猎。年轻时崇拜鲁迅,能背不少他的作品,以至于行文时无意间就有他的腔调。后来渐渐亲近周作人,哪怕他那些看似闲适的文字也读得津津有味。我越来越觉得人生不应有恨,而应悲悯和宽容。

    官员作家/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王跃文

    文坛中人说我是官人,官场中人说我是作家,用时髦话说,我是边缘人。其实,我什么都不算,只是个尴尬人。

    尴尬人偏遇尴尬事。一个天雪的冬天,我整天呆在南方一座城市的宾馆里,总在电梯里上上下下。那个冬天,我的心情很灰,可别人不知道。从小,关于男人的教条告诉我:男人应该刚强。所以面对百般无奈,我就这么强撑着。有时电梯里只剩我一个人了,望着锃亮而冰冷的铝合金四壁,我禁忍不住,厉声叫喊。突然,电梯门打开了,宾馆大厅里满是衣冠楚楚的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女人。我立即挺直了腰,表情安详地融入这体面的人群。可我心里清楚,自己不属于这里。人最可悲的是活得不明不白,最可怕的却又是活得过于明白。后来,我把自己这种体验写进了长篇小说《国画》里。这其实是我许多年以来苟存于世的心境,我就是在这种尴尬的心境中写作了一些中短篇和长篇小说。也许,最尴尬的莫过于一个人到三十多岁了,才知道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原来并不是那么回事。

    我早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因为听惯了太多的谎言。我曾试着相信自己的眼睛,结果往往看到虚伪和欺骗。现在我只好相信自己的良心了。但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欺骗了自己呢?果真到了那一天,我就不写小说了。

    新颖睿智/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作家]王跃文[作家]
    王跃文的成名作无疑是50万字的长篇小说《国画》。“国画”的定名对很多人来说仍是一个不解的谜,最先是胡乱地联想到了国粹,后来又大胆地想到了“影射”。对于《国画》,不同的“阶层”也肯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最高政要们的内心感受虽无法猜度,但他们至少不能公开称道《国画》,因为王跃文毕竟不同于张平、周梅森,作品中似乎没有“反腐败”的英雄,更没有拉上“正义战胜邪恶”的帷幕,也许他注重的只是身边的“写实”,而这种“写实”又与主流意识不怎么合拍;而如同主人公朱怀镜之类的某些地方高官和见利忘义、趋炎附势的某些小人物,看过《国画》后大概也有百爪挠心之感,尤其是王跃文过去的一些同事难免不“对号入座”;阅读文学作品时似乎还真的离不开那种点缀和渲染,只是要把握好一定的“度”。

    王跃文所处的毕竟是中国相对民主与开放的新时代,他也因这种历史的转折与进步,而获得了考大学的资格,并且日后还“幸运”地走进了机关、调往了省城,但他不满足于现状,他的“感恩”也没能阻止他新的追求,于是,他同谭嗣同徐特立杨小凯一样,敢于“吃螃蟹”。有一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说“心底无私天地宽”,我想:王跃文虽然吃的是笔杆子的饭,但也是完全可以套用这句名言的,否则,他那一系列揭露“官场”虚伪与黑暗的小说也就无从谈起。至于王跃文“官场”小说的精髓,著名文学评论家张韧评价道:“王跃文描写的官员形象活灵活现,揭示官场争斗入木三分。

    谋取升官者机关算尽,提职者志得意满,小公务员仰人鼻息,当权者颐指气使。他写的官场气 氛很足,很真切,很到位,那虚虚实实、倾轧争斗,在那谈笑间和饕餮之中我似乎闻见拳脚往来的拼杀声。小说有愤激有慨叹和调侃。官场气氛很浓又止于官场气氛。叫人几分叹惋,几分无奈。”张韧先生评的仅是王跃文的“官场”小说,其实,王跃文也写非“官场”小说,而且同样精彩,著名评论家孟繁华就曾经说过:“王跃文因官场小说而成名,事实上,他的非官场小说写得更深刻,他对性与政治的理解,对中国底层生活生动而真切的描述,都说明了他是今日中国最具感染力的作家之一。”王跃文还是一位勤于耕耘的作家。继《国画》《官场春秋》《官场无故事》之后。

    奇思妙想/王跃文[作家] 编辑

    2001年的隆冬,他的长篇小说新作《梅次故事》和《亡魂鸟》出炉了,再后来,他又结集出版了《人事故事》,还有长篇小说《朝夕之间》。虽然其它书都比《国画》要“单薄”些,但是,也不乏新意和深度。写小说、尤其是写“官场”小说,这是王跃文的看家本领,对此,众所皆知。但远不止于此,王跃文在其它文学体裁方面也成绩显著。比如,他那厚重的历史题材电视剧本《龙票》(与李跃森合作,也有同名小说)问世了,王跃文所说:“从容”与“偷盗”,“毛病”与“赞美”、“资本”与“酱”、“含量”与“会计师”、“生存”与“自下而上”,“告状”与“街头”、“呼声”与“吃亏”“依法”与“贪污”彼此有了“关联”:要么同字码需要选择其一,要么敲了需要的词语键码后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与其真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词或字。这就是王跃文的奇思妙想!而且,他的奇思妙想又总是与现实生活中的“阴影”紧密地勾连在一起。《有人骗你》应该是王跃文出的第八、九本书了,但肯定是第一本随笔集。

    官场小说/王跃文[作家] 编辑

    十年前,王跃文以一部《国画》进入人们的视野之后,相继推出了《朝夕之间》、《梅茨故事》、《亡魂鸟》等一系列描写当代官场的作品,从而引发了官场小说的流行热潮,而王跃文凭借这几本小说,成为中国当代官场小

    说界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甚至“王跃文”这三个字也成了畅销书的风向标,且一度成为盗版书商“重点关照”的人物。

    当代文学批评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福民曾说:“王跃文之于官场小说,就相当于金庸之于武侠小说、琼瑶之于言情小说、二月河之于帝王小说。”这句判断颇见分量。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的新作品《大清相国》自然也有期待的理由。举行的《大清相国》新书上市研讨会上,该书却引来了不小的争议。一方面,读者对素以描写当代官场小说的王跃文突然将笔触伸向历史动机颇多猜测,另一方面,专门的历史研究人员却又质疑《大清相国》的“历史小说”身份。  

    王跃文的写作向来很个体,从不随大流。如果说到跟风,只有别人跟他的风。因为他的一些小说产生轰动,七八年前开始流行官场小说热,这股风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冷却下去。不光他所有的书都被盗版,而且有近两百种盗用王跃文名字的“盗名书”猖獗于市,说明“王风”很盛。[2]

    人物轶事/王跃文[作家] 编辑

    2008年,王跃文与北京新华先锋签订出版小说《苍黄》合同,后因发现新华先锋隐瞒此前出版的王跃文小说集《蜗牛》《平常日子》印数,就提出终止合作。新华先锋拒绝终止合作,将小说以《落木无边》出版。王跃文则将小说交由江苏人民出版社以《苍黄》出版。事情发生后,双方都起诉到法院。

    2010年12月7日,海淀法院判决称:1.解除原告新华先锋与王跃文2008年11月17日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2.被告王跃文赔偿原告新华先锋经济损失人民币167万元,3.驳回原告新华先锋的其它诉讼请求。

    针对法院判决,王跃文首次回应称,新华先锋先违约,他不服判决,近日会向法院提起上诉。同时,他会约请部分著名法律专家,就该案展开学术研讨,让社会各界来评说评说。

    人物评价/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自小多愁善感,格外爱哭。大人们烦他,给他起个外号,叫“哭鬼”。成人之后却矫枉过正,该哭 的时候都能咬牙忍着,哪怕把泪水憋成血。看上去总是嘻嘻哈哈,却常在觥筹交错之际倍感忧愁和孤独。很多次他在热闹的交际场合突然抽身告退,怕自己脸上不经意的阴云扫了大家的兴。医生告诉他说:你患有抑郁症。抑郁总需排遣,他的办法不是就医,而是读书。想来读书解忧的办法,自小就试过了,只是当时并不自知。大概十一二岁时,一日百无聊赖,从大哥枕头下翻得一本残缺不全的《红楼梦》,竖排繁体。他半认半猜地看,知道那书里的人成天哭呀,拌嘴呀,要去死呀,要去做和尚呀,看得自己不禁流起眼泪。奇怪的是,看了书里人的忧愁,却忘了自己的忧愁。王跃文并没有把自己看《红楼梦》的感受告诉任何人,只是独自沉醉。 王跃文小时候还有一本书,叫他十分惊奇。那是本《古希腊神话故事》,照样是残损得没头没尾。那时候乡村孩子能看到的书,除了学校课本,就只有红宝书。这本书里讲到的神自然是法力无边,却比人有更强烈的欲望,更复杂的感情,更狭隘的心胸,更令人叹惋的命运。神能够操纵人的命运,却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也很无奈。神都很容易生气,都很残忍。阿波罗剥掉马尔绪阿斯的皮,就因为这个小山神竟然敢同阿波罗比赛音乐。普罗米修斯偷火给人类,宙斯就让鹰生生啄食他的肝脏。王跃文感到格外刺激,嘱咐自己千万别得罪神。一个没受宗教洗礼的孩子,读这种书的结果就是对任何神充其量只有畏惧,不会信奉和敬仰。

    作品评价/王跃文[作家] 编辑

    王跃文的主要作品是官场小说,写作风格比较翔实,擅长描写中层人物,注重人物内心细腻的刻画,可以说是当代官场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其早年的作品《国画》更是轰动文坛。
    《西州月》是王跃文诸多作品中艺术韵味最为醇厚的一部官场小说,故事围绕着主人翁关隐达的宦海沉浮而展开。关隐达原本是地委书记陶凡的秘书,自从娶了陶凡的独生女儿后便官运亨通,可是老岳父退休后仕途却每况愈下,可见其兴衰面改并不取决于他个人的能力。可谓之成也陶凡,败也陶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4-11
    [2]^引用日期:2016-01-11
    扩展阅读
    1和讯新闻,作家王跃文被判赔百万 《苍黄》涉嫌“一女两嫁”,2010年12月12日
    2京华网 王跃文出版官司索赔百万 2009年08月03日
    3中国人人网 王跃文
    4搜狐 王跃文"很个体":从不随大流 只有被跟的风 2007年12月13日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4 06:58:50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