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玛尼石

    玛尼石(Marnyi Stone)最原始的名字是“玛智石”。这是根据三世如来心咒八字真言“嗡.玛智牟耶萨列德”,取了前面的“玛智”两个字而来的。“玛智石”是从古象雄时代所留传下来的传统习俗。现代藏族同胞许许多多的习俗和生活方式,比如婚丧嫁娶、天文历算、医学文学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仍沿袭着古老雍仲本教的传统。藏族同胞还有许多独特的祈福方式:比如转神山、拜神湖、撒风马旗、悬挂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放置玛尼堆、供奉朵玛盘、酥油花甚至使用转经筒等等,这些也都是古象雄雍仲本教的遗俗。玛尼石(Marnyi Stone)在西藏各地的山间、路口、湖边、江畔,几乎都可以看到一座座以石块和石板垒成的祭坛--玛尼堆。这些石块和石板上,大都刻有六字真言、慧眼、神像造像、各种吉祥图案,它们也是藏族民间艺术家的杰作。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玛尼石 英文名: Marnyi Stone
    民族: 藏族汉族 性质: 传统民间艺术
    作用: 期祛邪求福 起源: 雍仲本波佛教

    目录

    名称来历/玛尼石 编辑

    玛尼石玛尼石
    玛尼石(Marnyi Stone) 最原始的名字是 “玛智石” 。这是根据三世如来心咒八字真言 “ 嗡 . 玛智牟耶萨列德”,取了前面的“玛智”两个字而来的。 “玛智石” 是从古象雄时代所留传下来的传统习俗。现代藏族同胞许许多多的习俗和生活方式,比如婚丧嫁娶、天文历算、医学文学、歌舞绘画、出行选宅、则选吉日、驱灾除邪、卜算占卦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仍沿袭着古老雍仲本教的传统。藏族同胞还有许多独特的祈福方式:比如转神山、拜神湖、撒风马旗、悬挂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放置玛尼堆、打卦、供奉朵玛盘、酥油花甚至使用转经筒等等,这些也都是古象雄雍仲本教的遗俗。
    “玛尼”来自梵文佛经《六字真言经》“唵嘛呢叭咪哞”的简称,因在石头上刻有“玛尼”而称“玛尼石”;“玛尼堆”是指在石板或经加工而成的石头上刻有藏文经文、“六字真言”或刻有动物图纹、神灵图像、朗久旺丹图纹等的石板或石头垒起来的石堆。也有不刻任何图纹的各种小石块堆成的石堆。藏族地区的石刻“玛尼堆”随处可见,数不胜数。
    藏族对佛教文化有着特殊的感情,男女老幼都以做佛事为崇高。在广袤的草原上、偏僻的山沟里,人们刀笔不停,艰苦劳作,在一块块普通的石头上刻写上经文以及各种佛像和吉祥图案,并饰以色彩,使平凡的石头变成了玛尼石。虔诚的藏族信徒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把日夜默念的六字真言纹刻在石头上,这些石头就会有一种超自然的灵性,给他们带来吉祥如意。随着人们不倦的纹刻,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玛尼石聚集起来,就成了玛尼堆和玛尼墙

    历史渊源/玛尼石 编辑

    石头作为一种人类社会文化的载体,以其不朽的质地而成为社会文明继承和创造的有力见证。石头不仅能打制各种生产工具、攻击野兽抵御敌人的武器,还可造屋建城、磨粉配药,有些地方还用石头镇宅。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大量石器、石棺、石丘墓、石碉楼,可以印证石头在先民是何等的不同寻常。藏族珍爱奇石,更视“让炯”(藏语,自然天成)类石料为圣物,如佛像、佛眼 、佛足迹等。另外藏族的头饰、项饰多用珊瑚石、玛瑙石、化石及各种美石串缀起来的,拟为灵石崇拜的衍化形态。
    据《西藏考古综述》载:西藏古代存在一种大石文化,是新石器传统上发展起来的巨石原始文化,并认为是由青海湖一带的东北藏区进入藏族腹地。这种大石崇拜在藏区各地多有遗存,分三种形式:独石石圈、列石。如藏南大盐湖以南的多仁发现十八行石柱,东西方向。还有列石,其西端有两个同心圆的石圈,石圈中央另有三块巨石,较大的一块高2.75米,巨石前设一祭坛。列石东端还有一用石块排列成的箭头。类似独石散见于藏区各地,如西藏普兰的石柱;甘南的“长石头”;大山上的“石牛儿”,均兀然独立,高数十米,令当地藏汉人民顶礼膜拜。在藏区,尤其是康区和部分安多藏族在屋顶、门顶、窗台以及土地中央供奉白石,凡供奉神灵之处都用白石为代表。他们崇信白石是雪山的精华,家庭的保护神、田地和庄稼的守护神;还认为高高屹立的巨大白色山石,乃是龙女、神女的化身。遍布藏区高山峡谷、村口道旁的玛尼堆更是藏族山石崇拜的突出表现、明显遗俗。

    起源发展/玛尼石 编辑

    玛尼石玛尼石
    西藏是一片被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唐古拉和横断山脉牢牢封闭的浩莽神奇的土地。很久很久以前,藏族先民便生存并融合在这片高天厚土之间,默默不懈地创造着自己的文明。
    大约在四千万年前,欧亚板块撞击的造山运动把原本是一片汪洋的特底斯古海奇妙地变成了地球的屋脊,千姿百态的阔岩与石砾就是天公对这片超尘拔俗的地球高地最慷慨、最丰盛的馈赠了。
    佛教文明传来之前,雪域西藏盛行着原始拜物教-----苯教。那时的人们对于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是敬畏、崇拜、迷惘和依恋。大至山川、小到木石都成为人类的保护与破坏之神的寄寓之所,所以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们世世代代顶礼的对象。
    藏族先民靠山吃山,磨石斧以狩猎,凿石锅以煮食,垒石屋以避寒,佩石坠以驱邪,如此维系着长久不衰的巨石崇拜与灵石崇拜。散见于西藏各地的摩崖石刻与玛尼石堆,便是这一古老信仰习俗流变的具体体现。
    西藏的摩崖石刻大都形成于公元十世纪前后,这得益于当时藏传佛教各派系获得了社会各阶层的普遍认知与接受和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十三世纪以后,摩崖石刻之风日渐衰微,而玛尼石刻则几乎不间断地延续着发展着,成为西藏高原古往今来流传最广,风格品相众多,表现内容和材质手法极为丰富的藏族民间雕刻艺术。

    石刻图纹/玛尼石 编辑

    玛尼石玛尼石
    从内容上来看:玛尼石刻图纹除了“六字真言”和藏文经文及“卍”符号以外,还雕刻有各种佛像(护法、金刚等)、以及龙、蛙、鱼、鸟、狮、象、佛塔、花草等图纹。同时,比较注意装饰,并把丰富的世俗生活融进了雕刻之中。
    散布在全藏区的玛尼石刻,处处标志着人的精神痕迹,以点代面地占据着广大的自然空间,从地理环境中凸显出人与其他生命相互联系的本质。石刻已经成为藏区最常见的艺术表达形式,成为藏族人独有的一种心灵语言。
    藏族人形容牢固不变之心为“如同石上刻的图纹”。藏族认为在石头上留下的痕迹保存久远,如格萨尔的足印、栓马石印、马蹄印以及某历史名人的脚印等。
    随着玛尼石堆的扩展和普及,玛尼石刻艺术便应运而生了。受宗教意念的启迪与驱使而产生灵感,全身心地投入,几近无条件地为传达再现佛陀“身、语、意”的宗教使命而创作,是藏传佛教艺术的主要特征,也是西藏艺术的根本。在文化范畴上纯属民间艺术的玛尼石刻艺人,通常在一年之中的春、夏、秋三季是农民或牧人,只有冬闲时才操刀镌刻。在社会上他们并没有雕刻家之类的美称,人们一般都是直呼其为“朵多”(石刻艺人)。
    精湛的雕刻工艺及和谐的色彩搭配都是由一些普通藏民雕刻的。他们将刻画玛尼石作为一种职业,同时也是为自己今生多积善业。他们整日虔诚地刻画着,有一字一石的,有六字一石的,于是,个个石块就有了灵性,并将其有灵性的石头虔诚地放入玛尼堆中。

    六字真言
    石刻艺人们的刻石工具很简单,即一把榔头、几根錾子。他们刻的内容也很单纯:即一种是整部经书,刻在薄薄的石板或石片上;另一种是神佛等的造像,还有一种便是人人皆知的“六字真言”。此六字真言为藏区石刻中最常见的题材。据佛经所言,雪域藏地,原来颇多妖孽为害,无量光佛为了利益这里的众生,化身为美妙如意的观音降临,开示大明心咒,救度众生有情。六字真言在身、语、意三密之中为意密的一种,是佛、菩萨所说秘密语,真实而不虚妄,故谓之“真善”。它以咒语发声的力量与宇宙万物沟通,与自我的内心沟通,拥有巨大的威力。而以六字真言为内容的石刻,却把声音的象征转化为图形的象征,将其设置在循环的转经道上。当口诵真言缓缓行走的朝圣者与此石刻相遇,音、画在刹那间相互辉映,会给人极大的震撼。
    经书是最常刻的内容之一。相比之下,刻佛像的机会要少一些。但佛菩萨造像是藏区石刻艺术中异常丰富多彩的一类。其中有刻在石块上的,也有刻在崖壁上的。据近年考古学者的统计,仅在西藏自治区境内的摩崖造像便有30余处,数万多尊,内容包括佛、菩萨、罗汉、护法神、高僧、弟子、法王、动物等。造像最集中的地方要数拉萨药王山。此山与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互为犄角,药王山为金刚手的道场,红山则是观世音的道场,它们如同两扇石门,扼住进入拉萨的大道。药王山的南缘有一线陡壁,正适合摩崖雕刻。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迁都拉萨,看见拉萨河对岸岩石显出六字真言和佛像,于是命尼泊尔工匠凿刻成形,便是药王山摩崖造像的最早记录。从那以后,这座岩石上已经刻了五千多尊神佛,大的高达数层楼房,小的只有一个巴掌大。
    但西藏最大的石刻在拉萨城外一个叫做尼塘的地方。当我们乘车从拉萨前往山南的半路中就会看见赫然矗立在水塘边的“尼塘大佛”。这是刻在山崖上的一尊高浮雕,身穿赤红袈裟,泰然端坐,高约十米。此佛像造型粗犷朴拙,反能显示其雍容大度。
    “玛尼堆”多由刻满藏文和多种图案的大小石块组成,它凝结着藏族匠人的聪明才智和辛勤汗水。藏文多刻“嗡、嘛、呢、叭、咪、吽”(藏文译音),各种佛教经典和“六字真言”,字体流畅规范,是一种特殊的藏文版本。雕刻佛像的玛尼石丰富多彩,内容非常广泛。有反映苯教拜物意识的龙、鱼、日、月画像,各种鸟头、兽头人身像,其雕刻得奇形怪状,活灵活现;也有反映佛教意识的释迦、十一面千手千眼观音、妙音女神、度母、大威德金刚、力士及各种护法神像、天王像,其刻画得形象逼真,浑厚有力,栩栩如生;也有着意刻画宗教史上有名人物的造像,如宗喀巴、莲花生、文殊等像。
    玛尼石刻,作为古老的藏族传统文化中对佛教崇拜的一种具体表达方式,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成为广受游客喜爱的一种旅游纪念品。

    石刻意义/玛尼石 编辑

    在传说中,山口、村头及水源等地方多被灵异神鬼占据着,故丢石子于玛尼堆的说法有如下几种:一是以石压鬼邪,二是增加玛尼堆对地方的保护能力,也算是积功德之一,因为它像塔一样代表善意的神灵的保护,还有一种说法是保护玛尼堆下被埋藏着的东西不被暴露和破坏。
    相传,人或牲畜在通过山口时不能停下来,否则会生病。藏族人不分男女老幼,不论徒步或骑马,只要从“玛尼堆”跟前经过,除了要摘下礼帽合掌顶礼外,还要往石头堆上添一块小石头,虔诚者手摇转经筒,口念“六字真言”,总是按顺时针方向绕其转过,有些甚至要旋转数周,以便消灾免祸,赐富延年。
    若乘车经过“玛尼堆”时,一般在车内经过其面前也要大声呼喊祭祀“拉则”。他们会一边呼喊,一边朝空中抛洒“龙达”,希望它能保佑旅行的人一路平安。
    为了求得神灵的保佑,免受灾难,徒步或骑马过山口时,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刻有藏文经文的石头,毕恭毕敬地放置在山口处。如果没有刻有经文的石头,也可以拿一块造型好看的石头来代替。若无石头也要设法放一块骨头或一块布片、兽皮或一撮羊毛、头发等均可,在祭放这些东西时要大声呼叫:“拉索洛,神灵必胜!恶魔必败!叽叽嗦嗦! ”
    玛尼堆如果在城市的街口或村旁路叉,每逢宗教节日转经时或转山时,人们必定来到玛尼堆前,在其上面或旁边点燃艾蒿或柏枝,并虔诚地向其撒糌粑、小麦粒和第一道青稞酒或浓酽的茶水,边撒边祈祷,进行煨桑祭祀。以求众生平安、吉祥圆满!
    总而言之,玛尼石刻,意在驱魔镇邪,护佑众生。人们在藏族地区处处都能看到的一座座形状不同的玛尼石刻图纹,表达了藏民们无限美好的吉祥祈愿。藏族信徒们自古以来就认为,多画多刻一尊佛像、多刻一个字符,如同多一次朝圣、多转一圈经,都会给今生今世和来生来世带来吉祥和恩惠。藏民族曾经把“玛尼堆”做为狩猎的工具,防御的工事,神灵及凡人的路标;如今已经演变成为驱秽辟邪,象征能给人畜带来平安吉祥之物了。由此可见,“玛尼堆”在藏区经久不衰之缘故了。

    原始路标

    无论玛尼石组成的玛尼堆、石经墙还是摩崖造像,都是作为一种“路标”或“地标”而存在,被设置在旅行和转经的山口、路口和拐弯处。从实用的意义来讲,它们可以为行人指示前进的方向,标明行走的路线。这在人烟稀少、地域辽阔的高原,就显得尤其重要。除了几条主要的交通干线以外,广袤的藏区缺少真正的道路。藏人自古并不使用牛车和马车,也很少修筑道路,长途跋涉就靠两条腿,或以骑马代步。所以,凡是走到看不见路的地带,就会出现一簇簇的石堆,一个接着一个,伸向山顶,伸向天际。那些石堆就是行路者经过积年累月,一块块石头堆集起来的。

    祈福还愿

    在虔诚的信徒们眼里,石刻艺人成为给他人带来福运的宗教艺术家。并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把日夜默
    念的六字真言刻写在石头上,这些石头就会有一种超自然的灵性,就能消除一生罪孽,给他们带来吉祥如意。所以,信徒不仅口头念,还用刀刻在石头上,送到玛尼堆,算是完成了一份功德。
    石刻是藏族石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族人发愿刻石的缘由,一般因每年家事外事不顺利,家中有人生病、亡故,或诸事不吉利,需先到寺庙找喇嘛卜算,选定要刻的咒文、经书或佛像种类,备好石料,再请石刻艺人雕刻。从事石刻的工匠可谓形形色色,有世代以此为业的,也有临时为业的。有的除了种庄稼外,全部精力都投在刻石经上。据说有的少则一年刻五六部经文,多则要刻十来部,每部经文要刻30天左右,用掉满满一拖拉机的片石。石头要选崖上较软且不容易破碎的,坚硬的石头不易刻。

    供奉神灵

    藏族人繁衍生息在群山起伏、峰峦连绵的雪域高原上,认为任何一座山峰都有神灵。因而居住在这座山上或山下的藏族人就自然地将此山神奉为部落的保护神,有的甚至当作自己部落的祖先之神来供祭。“玛尼堆”是信众们对原始神灵,主要是山神、战神的崇拜之地,是人与神进行对话之所在。时至如今,藏族人每经过一座“玛尼堆”时,一般要往石头堆上添一块小石头或一颗石子,作为一次祈祷。丢一颗石子或添一块小石头,等于念了一遍经文。“玛尼堆”不断地增高,有的形成小山丘,少则一座,多则数座,有的地方常有“朵崩久松”(rdo-vbum-bcu-gsum即13座玛尼石堆)之说。有的座座相连形成一堵神圣的墙。那墙被认为是人世与天地神祇的界线,又是人间与天、地、神祇的交汇点、连接点。

    技艺风格/玛尼石 编辑

    制作刀法

    藏族匠人将任何一块石头的光滑表面都可以雕刻图纹。雕刻前先在石板平面上用粉笔或炭笔画上所刻图纹的轮廓线,然后雕刻。先用锤子和錾子錾出粗形,这样便在石板的表面留下不太凹深的刻痕。藏族有三种石刻法:第一种是浅刻;第二种是在板石上的浮雕;第三种则是三维空间的立体雕刻法。这三种石刻作品一般都要彩绘装饰。此外,在野外常见匠人们利用光滑岩壁或巨石上雕刻有各种图纹及字符。
    技术及刀法在西藏玛尼石刻中一般不多强调,这与民间艺匠大量参与有关,他们所能发挥的受一定局限性,河卵石线刻以及那些造形规范的石刻多是在特殊的自然条件下和特殊的历史背景与宗教环境下所产生的。

    雕刻风格

    玛尼石的雕刻风格,在早期只注重整体形态的刻画,雕刻的线条比较简单粗犷;而晚期的雕刻则开始注重细部表情的刻画,雕刻线条流畅自如,逐渐细腻。
    相比之下,民间艺匠灵活多变的手法更富有情感,具有石刻艺术表现力。造形自然,线条随意,不拘
    于规范,有的甚至完全照自己的意愿去刻。他们的目的只是为祈求神佛的虔诚愿望。刻一块玛尼犹如朝一次佛,念一遍经,刻的佛神形象越多,越多得神佛恩泽。刻多了熟能生巧,自我风格也就形成了。他们在雕凿前一般不作稿,多靠经验和感觉。在刻的过程中主要求其心意,再顾其形似,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得心应手,其它无所顾及,这也是民间艺术的特性之一。在民间艺人的刀下也有他们把握的规范,那就是所造神佛外形特征和标志。如佛、神手中的道具,帽冠形状,站立还是盘坐的姿势要明确,只要抓住这几个要则,其它是否比例适当,造形准确等技术方面就不关紧要了,艺匠们可以自由发挥。
    产生并传承于乡野村夫手中的玛尼石刻,虽然很难跻身于金铜佛像、壁画、唐卡等传统艺术领地,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朵多艺人们向这些艺术学习和借鉴地热情。由于刻制玛尼石是艺人们创作的纯个体行为,更由于世界上根本找不到两块完全相同的石头,所以历代西藏艺术家们奉为圭臬的《造像度量经》等金科玉律,在朵多们眼里几乎等于零。再
    因每位求刻者的要求不同,每块石料的形状各异,均要求朵多艺人们需要具有一定的变通能力。因此,同样的佛尊神像,在不同艺人的刀下千姿百态,甚至同一个艺人所刻也是千变万化。正因为有以上因素的存在,在民间艺匠的刀下自我意识也就多少表露出来。人们可以从玛尼石刻中领略到寺院殿宇艺术里所少有的、富于个性的、表现张力和纯厚质朴的民情风俗气息。

    石刻分类/玛尼石 编辑

    早期的玛尼石多是刻画佛教箴言咒语,后来朵多艺人们显然是受到佛教典籍插图的启发,为便于对众多不认字的信众教化启蒙,制作了图文结合乃至通体图像的玛尼石刻,并且图像的内容也逐渐超出了佛菩萨诸神的范围。
    纵观浩若烟海的西藏玛尼石刻,按照其宗教意义大致可以分为六类:佛菩萨与高僧大德造像;本尊护法神;忏悔与发愿;符咒警句;整章或段落经书;供敬品。
    一般的忏悔和发愿类的玛尼石是以文字为主,图像为辅。忏悔类玛尼石产生的背景往往是由于人们在耕作或游戏时不慎踩死一只虫、蛙之类的小生物,虽属无意,但是毕竟犯了杀生这一佛教大戒,所以就需请朵多择一良辰吉日,虔心祷颂后刻一块有青蛙草蛇之类形象的玛尼石。石头的正面基本上是一句或连续不断的六字箴言,石头背面往往刻一行“为打死蛇赎罪,向成事佛致敬”的款识。这种石刻本身是发端于人们内心深沉而复杂的宗教情感的,所以,当我们看到这类玛尼石刻,心中绝对不会有欣赏把玩的愉悦与轻松。
    发愿类的玛尼石在许多地区都很常见。这类玛尼石一般是由小狗小羊和一片咒文组合而成,通常是属狗或属羊的人的行为曾经有违背佛教教义之举,甚至做了违法的勾当,旁人并不知道。但是因自知、天知、地知、佛知而寝食难安,所以往往需要去较远的地方请朵多镌刻一块甚至数块有个人标志(如属相)的玛尼石去供奉,用以向佛祖发誓:金盆洗手,下不为例。甚至还有烟鬼酒徒为了戒除嗜好,也会如此炮制,表示自己的决心。

    石刻流派/玛尼石 编辑

    依照艺术风格流派来区分玛尼石刻,可以概括为四种:前后藏地区(包括拉萨、日喀则、山南地区所辖四十余县)的线、面、染三结合的浅浮雕;藏东地区(含金沙江两岸)的线面剔刻图像和阳刻通体经咒;阿里地区的“胡味”雕刻;藏北羌塘大刀阔斧的石刻和石堆。

    前后藏地区

    自公元六、七世纪以来,前后藏地区一直是西藏政治、宗教、经济生活的中心,也一直是雕刻绘画藏传佛教各式各样标准像的摇篮。出自这里的佛陀、菩萨以及大成就者们的石刻造像,大都呈现出方正平和、刚柔相济的品相,令观者油然而生景仰和亲近的情绪。这里的玛尼石刻还有另一种特征,那就是它的形制、内容、风格的保守性与突变性的共存现象。保守性指某种风格样式的连贯和延承多年如一日,而所谓突变性则是指随着各路朝佛队伍来拉萨、日喀则进香还愿的各地区、各教派的朵多们留下的作品。这些作品记载了进香者的行程,也因其内容和刻法迥异而甚为夺目,丰富了前后藏地区的玛尼石刻内容。

    藏东北地区

    经过多年的考察比较,藏东地区玛尼石刻的历史遗存在数量和品相上都可以称为西藏之最,如丁青、昌都、类乌齐县境内数处著名的玛尼拉康。方圆几百米的玛尼堆,层层叠叠供奉着数不胜数的形制石材各异、布局刻法不同、图像文字相映成趣的玛尼石。
    在文成公主的进藏路上,有个地方叫来库,那里简直就是一个玛尼石的世界,不论是裸露在地面的岩石,或是只露出地面一角的石头,都刻满了经文,甚至有人说,从地下挖出来的石头上也刻着经文。这些刻在玛尼石上的经文有宏篇大著,也有片言只语,藏传佛教各派、各佛的经文、咒语、颂词几乎都有。其中最多的石刻为“六字箴言”,有把六个字刻在一块石上的,藏语称“玛尼折周”;有分开刻在六块石头上并绘成六种颜色的,这种称“朵周折周”,即六字六石。有的手掌大的石头上都刻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有些巨大的整面岩石上却只刻着一个由六字箴言组成的字。这些玛尼石是在几百年间渐渐增多起来的,屹立于蓝天白雪之间,好不壮观。

    阿里地区

    阿里地区的玛尼石刻的所谓“胡味”是南亚与西亚风格的代称。阿里地区有着辉煌的古象雄时期留下的古格王朝遗址,还有号称地质奇观的辽阔土林,有着令人神往的文化与自然景观。扎达、日土、普兰一带的玛尼石刻,具有深远的历史沉淀和明显的数种文化边缘互染的情状,很是有趣。例如这里的许多石刻佛菩萨的造型有印度玛拉王朝艺术风格的痕迹,多为蜂腰长身,极妍尽态,富于生命律动之状。由于地远天偏与关山阻隔,这些为数有限的藏西石刻历经磨难留存下来,是非常珍贵的。

    藏北地区

    玛尼堆在藏北比较少见,要么是一些未经刻画的卵石堆放在一起,似乎更像是路标,要么就是大刀阔斧的写意式玛尼堆,犹如羌塘牧民般粗犷率意,地域特征极为明显。

    石刻成型/玛尼石 编辑

    随着人们不倦的纹刻,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玛尼石聚集起来,就成了玛尼堆和玛尼墙。

    玛尼堆

    玛尼堆最初称曼扎,意为曼陀罗,是由大小不等的石头集垒起来的、具有灵气的石堆,藏语为“多本”。
    在西藏各地的山间、路口、湖边、江畔,几乎都可以看到一座座玛尼堆。也被称为“神堆”,藏语称“朵帮”,就是垒起来的石头之意。“朵帮”又分为两种类型:“阻秽禳灾朵帮”和“镇邪朵帮”。
    在“玛尼堆”上供放着刻有玛尼经文如“六字真言”和雍仲本教“八字箴言”的石板或石块,还有一些羽箭和牡羊、羚羊、牦牛的双角或整个带角头颅骨。在藏区由大小石块垒起的方形或圆锥形的大小不一的“玛尼堆”上还插着木棒和树枝,用绳子牵向旁边的一棵树或山崖,树枝和绳子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风马经幡以及哈达、彩线、白羊毛等吉祥祛邪饰物。
    每逢吉日良辰,人们一边煨桑,一边往玛尼堆上添加石子,并神圣地用额头碰它,口中默诵祈祷词,然后丢向石堆。天长地久,一座座玛尼堆拔地而起,愈垒愈高。每颗石子都凝结信徒们发自内心的祈愿。
    玛尼石的产生,使这些自然的石头开始形象化。藏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涌现出了浩如烟海的玛尼石刻品,凡人迹所至,随处可见,它是藏族刻在石头上的追求、理想、感情和希望。

    玛尼墙

    还有一种是在石块或卵石上刻写文字、图像,以藏传佛教的色彩和内容为其最大特征,有佛尊、动物保护神和永远念不完的六字真言,然后堆积起来成为一道长长的墙垣,这种玛尼墙藏语称“绵当”。
    载入吉尼斯记录的玛尼墙-巴格玛尼,位于四川甘孜石渠县,全部是玛尼石堆起来的城墙,高3米,厚约2-3米,全长1.6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玛尼墙。这里宗教地位,如同拉萨的大昭寺、阿里的冈仁波齐,也是藏人朝拜的中心。

    意义/玛尼石 编辑

    顶礼至尊大悲观世音菩萨!
    所有加持之中,代表诸佛智慧心体并经诸佛强力加持的佛菩萨的经咒,加持力最大。这个世界由地、水、火、风、空组成,而地、水、火、风、空,均可用来发挥佛 经和咒语的加持。玛尼石也就是为此而出现世间的。从古到今,它们默默无言,使相关的地、水、火、风、空,不知加持了多少众生,超离恶趣,往生净土,以及获 得超凡成就。
    玛尼石是大悲观世音菩萨的真实化现,所在之处都能带来殊胜的加持,凡所见闻忆触乃至只是经过的众生、吹过玛尼石的风流过的水经过的有情,相续中皆能种下解脱的种子。而直至劫末地球毁坏,玛尼石碎成粉末,依然能超拔那些尚未解脱的众生!每一块玛尼石,就是一尊大悲观世音菩萨,恒时利益有情众生,大悲咒语“嗡 玛尼 呗美 吽”释放光明咒鬘,加持周围六道有情,驱除黑暗与苦痛,让他们回归光明法性。
    正因为玛尼石是如此的不可思议,所以很多的大德都支持和推行玛尼石事业甚至用一生来捐刻、雕刻玛尼石。而玛尼石的雕刻者中也不乏伟大的证悟者。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以无尽慈悲和智慧著写过《普贤上师言教》的伟大上师——巴珠仁波切曾说:“用泥塑的佛塔和佛像怕被雨水冲坏;用金和铜做的佛塔和佛像,人们会升起当作财物的贪心,又怕被偷窃;墙壁上画佛菩萨的像,容易脱落坏掉;修建大殿害怕漏水;印刷的经书哪怕校对九遍也难免有错字。而玛尼心咒刻在石板上,夏天不怕晒,冬天不怕冻,不需要雇人照看,无有财物的贪心,字少不易出现错字…… 做其他功德犹如抓住树枝一般,刻玛尼则像抓住主干一样,就算整个地域遍满强盗和蛮兵,玛尼石也不会受到损害,会一代代流传下来。”
    玛尼石的功德,非凡夫语言所能叙述,玛尼石的利益,非凡夫思维所能想象。安放玛尼石,推广玛尼石事业的功德,亦复如是!如今,全球玛尼石安放功德藏事业,旨在将小小的玛尼石,安放至全球每一个地方,为世界和平,众难消除,一切有情的解脱种下希望的缘起!这是每一个菩提心佛子至诚的愿望!至今为止,已经有几十万块玛尼石被安放至世界各地,以后还会无尽的扩大数量,国外也有很多的安放者,虽然这个数目不小,但是比起菩提心海玛尼石藏事业的计划和进展,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还有很多的人,渴慕大悲观世音菩萨的慈悲而未遇到;还有很多愿意安放和接触玛尼石的人,不知道这个事业;还有很多的地方,没有佛法的光明,只有炽恼的痛苦与煎熬;还有很多的灾难、恐惧悲惨正在发生和酝酿……而每一个众生对光明加持的渴望,与我们没有丝毫的差别!如今,我们可以得遇大悲玛尼石事业的加持,可以安放玛尼石,他们却还没有!我们能做什么呢?
    我们可以每天抽出几分钟的时间,将全球玛尼石安放功德藏的信息转发到我们自己的朋友圈、QQ群、博客、微博等地,有缘者自会看到;我们可以将全球玛尼石安放功德藏事业的信息,发到我们常去的社区、论坛等;我们可以写下我们关于安放玛尼石的真诚感言,体会等, 发到自己的圈子和传给玛尼石藏的志工,让更多的有缘众生见者生信,他们能一念随喜也是不可思议;我们可以和玛尼石藏志工主动联系,帮忙顶贴推广;我们可以将恭请的玛尼石赠送给对其欢喜的朋友,乃至陌生人,并顺便介绍全球玛尼石安放功德藏事业,他们可以自行恭请;我们可以趁着各种方便,去安放玛尼石,让更多有情受益……
    总之,只要有发心,就有办法!即使每个人介绍让一个人认识玛尼石利益而恭请安放,无数人便可介绍无数的恭请安放者,无数的恭请安放者便可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这种蝴蝶效应和功德的辗转增上真的不可思议!让每一个恭请者,都成为推广者,全球玛尼石安放功德事业的广大愿力,让我们一起完成,共同利益有情,共证菩提!
    安放玛尼石的功德无需赘述,而推广玛尼石事业,功德更是不可思议。此善举可让众生因为您的因缘而得度解脱,永远不离诸佛菩萨的护佑!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8-11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自然矿石法器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8-13 09:59:30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