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班德贵

    班德贵(1920年6月-1997年),少年时曾拜相声前辈张杰尧为师,18岁与王世臣来津献艺,首演于天津相声大本营之一的联兴茶社。他以一段别开生面的相声《数来宝》,令观众耳目一新,从此在天津便站稳“码头”。为求更高技艺,他又拜马三立为师,取艺名班笑魁。他善“捧”、能“逗”,口风犀利,面孔冷峻,获“冷面滑稽”之赞誉。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班德贵 别名: 班松侠
    性别: 出生日期: 1920年6月
    去世日期: 1997年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北京 民族: 回族
    代表作品: 《数来宝》、《灯谜》、《大相面》、《空城计》、《假行家》 职业: 相声演员
    师承: 张杰尧马三立

    目录

    简介/班德贵 编辑

    班德贵 班德贵

    班德贵:生于1920年6月,卒于1997年,回族。艺名班松侠,北京人。其兄班松林系张杰尧门下“十二棵青松”之一。  

    个人经历/班德贵 编辑

    班德贵参演群口相声 班德贵参演群口相声

    1933年从师学艺,亦拜张杰尧名下,学艺五年即登台献艺于北京,与刘宝全同台。后到天津,在东兴、声远一带与马三立、刘奎珍、杨少奎、刘宝瑞、冯立璋、冯立铎、李洁尘、高桂清、赵心敏等搭档,常演段子有《五兴楼》、《小神仙》、《捉放曹》、《大上寿》等。

    1942年与刘伯奎、冯宝华等到济南晨光演出一年有余后去沈阳,在工艺茶社、祥云阁等地演出。1945年回津与袁佩楼、刘广文等同台。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文工队。

    1953年10月拜于马三立门下,同时收范振钰为徒。

    1954年成立和平区曲艺杂技团。

    班德贵(右一)与搭档 班德贵(右一)与搭档

    1956年和冯宝华同任相声队队长(当时还有于宝林、常宝霖、连笑昆、耿宝林、王家琪、高英培、范振钰、刘文亨、刘文贞、于佑福、刘玉凤等)。

    1957年任和平区政协委员。

    1960年入党。

    1973年开始业余演出,与刘文亨搭档演出《红灯记》、《新风尚》等曲目。

    1980年重组和平区实验曲艺杂技团,与刘文亨、赵心敏等演出《错误不在我身上》、《杂谈地方戏》等,与刘文亨合作参加电影《笑》的演出。

    1990年与马敬伯同演的《夸住宅》已成为马派相声保留节目。  

    代表作品/班德贵 编辑

    《数来宝》、《灯谜》、《大相面》、《空城计》、《假行家》、《杨林标》、《切糕架子》

    轶事/班德贵 编辑

    班德贵突发灵感的“ 现挂

    一天中午,班德贵在一家小馆儿吃饭,点了一个“爆三样儿”。菜上来了,他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一尝:嗯,不错。看着这盘子菜,他忽然乐了。为什么?他想“奖赏”爆三样儿。怎么个“奖赏”法儿?下午有场,他使《菜单子》,在大段的“贯口”报菜名里有“爆三样儿”这个菜,可中间部分,是在说了“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蒸羊肉、五香羊肉”后,再说:“氽三样儿,爆三样儿。”在他说《菜单子》报菜名时,别出心裁,把“爆三样儿”放在前边了,是这样报的:“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爆三样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爆三样儿;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爆三样儿……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鲋丸子、 炸丸子、豆腐丸子、爆三样儿……炒肉丝、炒肉片儿、爆三样儿;烩酸菜、烩白菜、爆三样儿;焖扁豆、氽毛豆、炒豇豆,外加腌苤蓝丝儿,再来一盘儿爆三样儿。”在报菜名中,加进了近三十个“爆三样儿”,却丝毫没影响“报菜名”,没吃“栗子”,在一般的情况下,背完这段“贯口”能要下“尖儿”来。他不但要下了“尖儿”,更要下了观众的哄堂大笑。像班德贵这样的“现挂”,真不多见。

    班德贵给赵心敏量活,准备使的是《白吃猴儿》。可是一上场就碰上了麻烦,因为那天有不少专捧刘凤霞的观众。刘凤霞唱的是正宗的刘派京韵大鼓,她嗓音高亢,韵味十足,那天唱的又是她的拿手段子《博望坡》,唱完“在博望坡直烧得夏侯惇他弃甲丢盔胆战心寒”这最后一句,观众掌声雷动。她又返了拿手的《南阳关》的第一段,可是观众还要听。她很有艺德,不能影响下边的场,又唱了《罗成叫关》中的最后两句,就鞠躬下台了。这时,赵心敏、班德贵上了台,可是观众还喊着“再来一段”!这时,就要看演员临场发挥的“能耐”啦,因为园子本来就很乱,而当时又是计时收费,眼看就要“酥粘儿”,即部分观众要离场,要是按部就班地说,无论如何也难挽回局面。怎么办呢?就见赵心敏不急不躁、微微地笑着,忽然亮开了嗓子,唱上了,唱的也是《博望坡》。第一句唱词应该是“刘玄德向日兵败汝南”,当他唱到了“刘玄德”三个字,园子就静下来许多。观众不知道他为什么也唱《博望坡》,再往下听,他唱的词儿就是“现挂”了:“刘玄德抗日大胜在平型关。”观众不但安静了,还都笑了。班德贵捧得也好:“敢情刘备也打小日本啊!”就这两个“现挂”,让观众大笑了老半天。不但没“酥粘儿”,入“活”之后,整段效果比前场还好。也有人说,就这一个机敏的“现挂”,倒使刘凤霞给他们二位垫了场。

    艺人们的经典“现挂”大都在台上,但在台下也常有令人回味的“现挂”。有时,艺人们一起出门演出,或参加一项聚会,难免要开个玩笑,在这样的玩笑中,使用“现挂”是苏文茂的绝活。尤其是在曲艺界有重大活动时,他常常作为全体艺术家的代表,上台讲话。而每次在讲话中也总是“现挂”不断。他使的“现挂”,不但能调解气氛,而且还富有很深的哲理、寓意。在上世纪50年代,苏文茂被天津市曲艺团的领导任命为相声队的队长。那时,相声队的老艺术家云集,显然,演员兼队长一职是项“殊荣”。可苏文茂却说:“我当队长可不一样,因为我要管我的四个爷爷,即张寿臣、常连安、马三立、郭荣启;还要管一群叔叔、大爷,即赵佩茹、朱相臣、白全福、常宝霆等。工作上他们听我的,私下我还得伺候他们。”

    搭档介绍/班德贵 编辑

    赵心敏

    赵心敏(1923-1984),相声第六代文字辈门长,师从相声名家李洁尘。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俱佳,得到同行的称赞和佩服。相声大师马三立曾盛赞赵心敏的活路宽绰、磁实。赵心敏使活感觉是外松内紧,他的艺术观在于观众听来不能觉得累。赵心敏过了文革刚刚恢复了艺术青春,却患病辞世,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存世作品极少,但窥一豹而知全身,通过《错误不在我身上》,《打灯谜》,《学评戏》,《拔牙》等少数几个相声段子,已可使人领略到其艺术魅力。

    马敬伯

    马敬伯(1932-2013),男,天津人,系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三立之侄,早年逝去的相声演员马桂元之子,原名马景伯,1946年正式从艺后改名马敬伯。1950年拜侯一尘为师,同著名相声演员赵春田、于春早、白银耳为师兄弟。

    解放后,曾任天津市红桥区相声队队长,1956年末经天津电台推荐,赴长春市参加组建吉林广播曲艺团,开始与王宝童搭伙表演相声并整理了大量相声资料,1957年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二人合著的传统相声集《五红图》。1959年1月,与王宝童、雷再生(单弦演员)、张金印(弦师)参加东北三省赴福建前线慰问团去前沿慰问演出。“文革”中被迫终止演出,下乡插队。1978年3月吉林省曲艺团恢复建制,重返舞台,并于1982年担任曲艺团艺术室副主任。1983年吉林省戏曲学校建立曲艺科,马敬伯担任副主任、相声教师,任教期间发表了很多关于相声表演及理论的文章。1992年10月在吉林省曲艺团退休。1997年,应邀赴天津参加《中国传统相声集锦》的录制,留下珍贵资料。

    马敬伯先生的表演以马(三立)派风格见长,擅长贯口活,代表曲目有《开粥厂》、《夸住宅》、《大保镖》、《白事会》等。从艺五十余年来创作和整理过大量反映社会主义新思想、新生活的相声作品和辅导文章。

    相关信息/班德贵 编辑

    相声艺术介绍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相声艺术是师承制的。张三禄是目前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相声艺人,原是八角鼓丑角艺人,后改说相声。据推测他的艺术生涯始于道光年间。他比朱绍文年龄大四十来岁,朱二三十岁时,张已六七十岁。他是北京东城和西城艺人的头目。朱绍文主要唱“太平歌词”,然后再说段笑话,逗个哏,有些是从张那里学来的……朱称张为老师。

    《江湖丛谈》中记述“张三禄乃相声始创艺人之一,其后相声派分为三大派,一为朱派,二为阿派,三为沈派”。与朱、阿、沈等是否直系师承关系尚待进一步考证。

    相关评论

    班德贵为人忠厚,艺德高尚。我在上世纪60年代初学艺时,有两个前辈“圆粘儿”(即聚拢观众),最使我佩服,一个是红桥区曲艺团的杨少奎,一个就是和平区曲艺团的他。他不仅主动使单口相声承担开场,待观众进入剧场的人数差不多了,他就适时“找底”下场,请年轻演员演出。其中,最难的是中间饭口接“火场”。那时,剧场是计时收费,观众可随时出入。从下午一点半或两点开场,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才散场,演员是下午、晚上各演一段。每到吃晚饭的时候,又是他来担当重任。他当时每天接的是阎笑儒、尹寿山,这是下午场的最后一段“高峰”场。他上场后,要承担送走吃晚饭的观众,当然,这要靠他的能耐,“送”走的观众越少越好,然后再等吃完晚饭来听相声的观众,人聚得差不多了,他再让年轻演员上场。

    班德贵既是义气之人,慈悲之人,也是能够审时度势的成熟之人。他怎么能不计后果,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日本人呢那是在1944年,他24岁。当时,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无恶不作。一天他去园子,在路上碰到了一件事:一个拉胶皮的拉了一个“客人”,这个人到了地点下车,不给车钱。车夫非常客气地向他要钱,可是没想到,那“客人”给了车夫一个嘴巴,并且嘴里“哇啦哇啦”地乱吼。原来是个日本人!他忍无可忍啦,过去照着这个日本人的胸口就是一拳,日本人反扑过来,旁边的几个中国人见是说相声的班德贵,怕他吃亏,就还没等日本人还手,便围了上来,“噼里啪啦”全都上了手。这时,班德贵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给了车夫:“快走!”随后,他和那几个中国人一哄而散。狠揍了日本人一顿,他很痛快,可是也怕,因为人们都认识他,要是万一出一个汉奸,不但会被抓进去,而且命也难保,在大家的劝说下,他一个来月没去园子。但没有人告密,也没有警察、宪兵到园子找他,一个月后他又继续说相声啦。当时,很多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他会武功,实际上他完全是出于义愤。可是也别说,就在这个相声场子中,还真有一个说相声“会”武功的,他竟被三个美国人慕名雇用,代表他们去挑战天津卫的一代跤王,不知您信吗这个说相声的,就是尹寿山。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15 18:09:2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