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班诺克本战役

    早在公元1707年以前的900多年间,苏格兰一直都是主权独立的王国,英格兰不断发动战争,最终兼并了苏格兰。但苏格兰人从未放弃自己的民族意识,直到14世纪,在班诺克本战役中,罗伯特·布鲁斯彻底改写了苏格兰历史。

    编辑摘要

    目录

    背景/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班诺克本战役 班诺克本战役

    1314年,苏格兰独立战争到达了大决战的时刻。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罗伯特一世)领导下多年积 聚的力量,已足够与英格兰的占领军展开正面交锋。同年三、四月开始,苏格兰军队开始对英格兰在苏格兰境内最主要的据点斯特灵城堡展开包围。

    班诺克本战役纪念 班诺克本战役纪念

    斯特灵城堡的守军与苏格兰军队达成协议,如果6月24日仲夏节(Midsummer Day)仍然没有英格兰援军到达,将向苏格兰投降。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闻讯后,召集了庞大的军队,向北方进军。6月17日,英军完成聚集从边境线北进时,大约有两千至三千骑兵和一万六千步兵。

    领导人/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13世纪下半叶,英格兰在爱德华一世的励精图治下,逐步发展成大不列颠群岛上最强大的政治实体。往日无法无天的英格兰贵族和威尔士劫掠者被先后制服,金雀花王朝的君主威权在更多地方得到声张。而英格兰的北邻苏格兰则江河日下,陷入内战和无政府的危机边缘。

    参加十字军 征服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爱德华一世 参加十字军 征服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爱德华一世
    死后无嗣的亚历山大三世 死后无嗣的亚历山大三世

    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在1286年撒手西去。他在死时没有留下一个男性继承人,国祚绵延200余载的邓凯尔德王族宣告灭亡。前任国王的外孙女玛格丽特的继承权得到挪威、英格兰、苏格兰三国所承认,算是暂时稳住了局面。但仅仅4年之后,有童贞少女之称玛格丽特在北方的奥克尼群岛病逝。

    此时的苏格兰贵族无不摩拳擦掌。他们准备用鲜血填补国内权力真空,一场空前内战迫在眉睫。就在这时,爱德华一世和他的英格兰军队越过了传统的边境线。由于历史上的苏格兰南部低地地区,长期属于撒克逊七国时代的英格兰。所以长腿有充分的信心去“收复”失地,并借机将整个不列颠都置于自己的绝对威权之下。是苏格兰内部祸起萧墙,给了他最好的干涉机会。

    早期抵抗英格兰人统治的苏格兰领袖 威廉.华莱士 早期抵抗英格兰人统治的苏格兰领袖 威廉.华莱士

    起初,他试图在苏格兰扶持一位傀儡,建立间接统治。最后,爱德华一世还是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去推行英格兰的法律,准备对苏格兰进行直接统治。

    长腿的粗暴行径,引发了苏格兰人的大叛乱。其中就涌现了著名的威廉.华莱士。他不仅击败了轻敌的英格兰地方军,还用袭扰手段去反过来对付英格兰人。爱德华国王不得不亲自出马,在伯立克和福尔柯克消灭了数以万计的苏格兰叛军,最后在1305年8月3日,把华莱士的脑袋插在伦敦桥的矛尖上。

    爱德华一世在福尔柯克中击溃了华莱士的苏格兰军队 爱德华一世在福尔柯克中击溃了华莱士的苏格兰军队

    可叛乱的烽火仍不止息。尤令英王愤怒的是,苏格兰的安嫩代尔的领主在1306年3月25日自立为王,成为了后来声名大噪的罗伯特一世。

    暴跳如雷的爱德华一世迅速派兵镇压,罗伯特只身逃亡,才侥幸躲过爱德华一世的追杀。尽管处境艰难,罗伯特还是重新组织起大批游击队,与英格兰统治者进行不屈的抗争。

    罗伯特·布鲁斯的早年生涯并不光彩 罗伯特·布鲁斯的早年生涯并不光彩

    第二年,再次御驾亲征的爱德华在行军途中溘然长逝。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恩怨,将会由他的儿子爱德华二世去和罗伯特一世做个了断。

    罗伯特·布鲁斯本身也是一位颇受非议的人物。他的父亲向长腿爱德华摇尾乞怜,连他本人也两度倒向英格兰人那边。按照后世人的观点,当时的布鲁斯可以称得上是苏奸世家。

    同追随者一起颠沛流离的布鲁斯 同追随者一起颠沛流离的布鲁斯

    然而,罗伯特·布鲁斯并不满足于屈居人下。1306年,他以大卫一世国王玄孙的名义,在斯昆修道院自封为王。此举无异于向金雀花王朝的君主公开宣战。同时也意味着他必须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面对众多来自英格兰、法兰西、弗兰德斯、威尔士和爱尔兰的职业军人。

    罗伯特没有威廉华莱士勇猛,但他的指挥才能远在后者之上。他在1306年以不到数百人的小分队,坚决执行费边战术。靠坚壁清野和诱敌深入,避过了长腿的亲自追捕。1307年,他趁长腿病逝之机,迅速对苏格兰境内的英国据点展开反攻。

    新任的英格兰国王,是爱美男更胜爱江山的爱德华二世。他分别1309年和1310年两次出派出重兵追剿布鲁斯的人马,却都无功而返。数倍于敌的英国军队总是被引诱到罕有人至的苏格兰内地林海,在那里徒劳无功地消耗自己的补给和精力,最后黯然离场。

    当时,英军以城堡为锁链,对苏格兰广大乡村实施控制,其中具有战略意义的城堡有爱丁堡、伯维治、珀斯、斯特林以及林利斯哥。罗伯特要想赶走英格兰人,就必须打下这些堡垒。

    攻堡垒,必须要有攻城机械。但处于游击战状态的罗伯特,显然只能智取不能强攻。攻击珀斯城堡时,罗伯特率军围城6周才发起攻击,攻城不顺便全军撤退。城堡上的守军,纷纷吹口哨讽刺苏格兰人。其实,罗伯特并未走远。一天深夜,罗伯特率兵偷偷潜回珀斯城外,他一手持矛、一手持梯,第一个蹚入珀斯深可没颈的冰冷的护城河中,将梯子悄悄靠到珀斯城墙上。在统帅的激励下,苏格兰士兵们纷纷涉过护城河,当睡眼惺忪的守军发现不妙时,大势已去,只好在恐乱中溃逃。在攻击林利斯哥时,苏格兰人用一车干草塞住城堡吊门的升降机构,军队顺利攻入。

    到了1313年,罗伯特已经基本消灭掉了苏格兰境内的主要英国驻军,甚至劫掠了英格兰北部的诺森伯兰。为数不多的英国驻军聚集斯特林城堡,依托坚固的工事苟延残喘。斯特林城堡是控制苏格兰的关键,它建在陡峭的山顶上,易守难攻。

    有严重同性恋情节的爱德华二世 有严重同性恋情节的爱德华二世

    围城数月之后,绝望的守军和罗伯特达成协议。如果援军在1314年6月24日还没有抵达,就会交出城门钥匙。

    于是,爱德华二世集结了一支大军去讨伐让国人感到愤怒的布鲁斯。其中包括各地动员来的2000名骑士与重装骑兵,以及500名负责警戒任务的轻装骑手;还有从英格兰全境招募的3000名令人生畏的长弓手。

    这种长弓普遍在1.5米以上,弓的材质为紫杉木,弓脚头用牛羊角雕刻,弓弦由大麻纤维搓制而成。射程远、速度快、威力大,是当时英军的杀手锏武器。

    为了追赶父亲的丰功伟绩 爱德华二世决定御驾亲征 为了追赶父亲的丰功伟绩 爱德华二世决定御驾亲征

    此外,还有数量是长弓手几倍的武装市民和威尔士长矛兵。再加上少量来自布里斯托尔的弩手,佛兰芒、加斯科涅和阿基坦等地的佣兵。这让英军的总数超过了13000人。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英军还占有心理优势——除斯特林桥战役外,他们在过去30年里几乎未在大会战中失败过。

    英格兰王国国旗 英格兰王国国旗

    当然,爱德华二世也会效仿父亲亲征苏格兰的事迹,以最高指挥官的身份随军北上。

    黑云压城/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率军抵御英国国王的布鲁斯 率军抵御英国国王的布鲁斯

    1314年5月22日,风尘仆仆的英军进展迅速,抵达了苏格兰边境的伯立克。这里曾是爱德华一世大胜苏格兰人的地方。6月22日,完成休整的英军又开到了旧战场福尔柯克。那里也是爱德华一世击溃威廉·华莱士的旧战场。

    罗伯特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他在得知敌人进军的消息后,就竭尽全力厉兵秣马,并在斯特林城堡以南6公里处的班诺克本布防。这里是英军增援斯特林城堡的必经之路。

    大部分苏格兰士兵是使用长枪的方阵步兵 大部分苏格兰士兵是使用长枪的方阵步兵

    罗伯特的苏格兰军队只有敌人兵力的一半。经历了爱德华一世的残暴统治,苏格兰领主们变得十分审慎,大部分人都选择置身事外。罗伯特在班诺克本战场上拥有6000名使用长枪和战斧的低地士兵、几百名低地长弓手与高地弩手,以及数量不会超过500人的低地骑兵。他们基本都是些轻骑兵,无法正面抗衡英军阵中的重装骑士。

    出乎意料的是,罗伯特却不再像以往那样搞游击战,而是决定与英格兰军打会战。面对部下的疑虑,罗伯特解释道:英格兰军虽兵多将广,但统帅爱德华二世没有其父的雄才大略。

    “诸位都明白这是巨大的军事冒险,但我认为值得。此战如果获胜,整个苏格兰将再不受英格兰奴役。为了苏格兰美好的未来,请诸君务必帮助我取得这场决战的胜利。”

    班诺克本战场就位于苏格兰的中心位置 班诺克本战场就位于苏格兰的中心位置

    当时,罗伯特最关心的是,选择一个能最大程度限制对手发挥优势的理想战场。经过仔细分析,罗伯特锁定了班诺克本。班诺克本,是斯特林堡以南3公里的一个小村子,得名于从村边流过的班诺克溪。有意思的是,在英语中,burn是“燃烧”的意思,而在古苏格兰语中却是“小溪”,看来这两个民族的确水火不容。由班诺克本通向斯特林堡有两条路,一条是罗马古道,一条狭长而崎岖的伯利德尔克小路,两条道路的西面是山丘和森林,东面是福斯河畔的大片沼泽。罗伯特抢在英军之前占据班诺克本北岸、伯利德尔克小路以西的坡地,背靠考克斯泰特山和吉列斯山山麓的森林,右依班诺克本,并对穿行考克斯泰特山边缘的罗马古道设置大量障碍物,将其封死。为便于攻击,罗伯特将部队编成4个分队一字排开,由南向北依次由罗伯特本人、罗伯特的弟弟爱德华、道格拉斯(詹姆士·道格拉斯)和兰道夫统领。精心部署后,留给英格兰军的道路只剩下难以通行的沼泽。

    除此之外,罗伯特还在自己步兵的前方挖掘了一道3英尺宽深的沟渠,以部分抵消英军重骑兵的冲击力。

    英军因为携带大量辎重,无法绕过班诺克本在沼泽和林地行进。但地形平坦开阔的班诺克本还是非常理想的决战地点。如果战术得当,爱德华二世再现长腿在福尔柯克的胜利并不是不可能的。

    苏格兰军/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苏格兰王国国旗 苏格兰王国国旗

    苏格兰军中战斗力最强的是6000名使用长达4米长矛的步兵,他们都是苏格兰高地上的山民,作战异常凶猛,此外还有少量轻骑兵和短弓兵提供支援。与装备精良的英格兰军相比,苏格兰长矛兵缺乏金属铠甲 ,只有皮质夹克式短铠,和手工织造的护膝短裙,头戴一顶圆锥形铁头盔。多数人没有鞋子,只能打赤脚。少数长矛兵还在夹克短铠上缝上细铁链,防备对方用剑砍。除长矛外,长矛兵还携带剑或长刀。作战时,苏格兰长矛兵通常排成一种名为“斯奇尔绰恩”的方阵,辅之以少量短弓兵和重骑兵掩护,短弓兵一般放在战斗队形之间或长矛兵队形的翼侧,少量重骑兵一般放在步兵队形的后侧。这种方阵的优点是队形密集、长矛如林,很适合在防御作战中对付快速冲击的重骑兵,缺点是机动性极差,只能被动等待对手攻击,经不起来自侧翼和背后的打击,更无法抵御对方弓箭手射来的箭雨。

    “斯奇尔绰恩”方阵的弱点,曾被爱德华一世在福尔柯克会战中抓住。当时,爱德华一世先用长弓兵的远程连续攒射,撕裂阵形,再用重骑兵冲垮残破的方阵,使华莱士惨败。罗伯特虽然没有亲身遭遇,但他从华莱士的教训中深知长弓的厉害。为消除隐患,罗伯特花大量时间训练自己的长矛兵,努力提高方阵的机动性和协调性,使之在攻击时也能像防御时一样强大有力。 在4个分队中,罗伯特亲率的分队为预备队,其他3人率领的分队为前方分队,每个分队下辖2个“斯奇尔绰恩”方阵。

    力斩波鸿/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1314年6月23日晨,斯特林英格兰军守将莫布雷,溜出城堡去见增援而来的爱德华二世,求得了500名重骑兵先行解围。

    6月23日,格洛斯特伯爵率领的英军先头部队渡过福斯河支流,进入对岸的河汊地。罗伯特派出一些轻步兵前去骚扰格洛斯特伯爵的士兵,试图诱使伯爵鲁莽地追击,以便第一时间消灭这支和后方主力脱节的部队。格洛斯特伯爵却也没有中计,他的人驱逐了苏格兰轻步兵后毫无多余动作,继续扩大滩头阵地,为后方主力部队渡河提供安全保障。

    稳固了滩头阵地之后,当天下午,重骑兵部队从滩头阵地出发,先行抵达班诺克本。他们原想从苏格兰军阵前潜行通过,但被警觉的苏格兰军哨兵发现。罗伯特立即下令让勇将兰道夫阻击。兰道夫指挥长矛兵列好方阵,封锁伯利德尔克小路北端,不给英格兰军重骑兵留下迂回的空间,迫使他们只能沿狭窄崎岖的小路进攻。

    看到拦道的苏格兰军人数不多,自恃武勇的英格兰重骑兵发起冲锋。但由于战场狭窄且地面松软,重骑兵一次投入冲锋的人马数量很少,冲击速度提不起来,形成的冲击力非常有限。结果,重骑兵在阵形严整的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损兵折将。眼见重骑兵士气受挫,罗伯特果断派道格拉斯率军支援兰道夫,英军旋即大败,不少重骑兵陷入沼泽。

    这场前哨战,共打死100多名英格兰重骑兵,而苏格兰军仅付出6人阵亡的微小代价。当得胜的兰道夫和道格拉斯兴高采烈地返回各自阵位时,忽然听到南面的苏格兰军骚动起来。两人急问怎么回事,有人报“罗伯特国王阵前遇险!”

    在遭遇战中 布鲁斯当场打死了来挑战他的波鸿 在遭遇战中 布鲁斯当场打死了来挑战他的波鸿

    原来,就在两人拦截英格兰重骑兵时,罗伯特在大营里闷得慌,便单人独骑到前沿巡视。由于罗伯特头戴金冠,身穿精致的短铠,坐骑又披着红色罩甲,所以英军立刻判断出他的身份,迅速围了上来。

    骑乘宝马的英格兰爵士亨利·德·波鸿冲在最前面,把大队人马甩在后面。苏格兰士兵见状,纷纷大声向罗伯特报警,无奈距离太远,驰援不及,只有干着急的份儿。此时,罗伯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久经战阵的罗伯特并不慌张,他骑的是一匹反应灵敏的矮种马。只见他手提战斧,勒马不动,凝神注视着飞奔而来的波鸿。直到波鸿手中的长矛快刺到自己胸前时,罗伯特才提马闪避,顺势挥起战斧,将抢过身前、来不及变招的波鸿连盔带头劈为两半。眼见自己的国王如此神勇,上万苏格兰军爆发出震天的欢呼。而波鸿身后赶来的英格兰骑兵则不禁心生寒意,速度也随之慢下来。趁此当口,罗伯特拨马转身,从容不迫地回归本阵。罗伯特力斩波鸿的勇武,极大鼓舞了苏格兰将士的士气,坚定了他们战胜英格兰军的信心。

    二次交锋/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战场短暂平静了一会儿后,罗伯特·克利夫德和亨利·德·博蒙特爵士率800名英格兰重骑兵,向苏格兰军右翼发起攻击,企图在斯特林堡和苏格兰军之间打进一个楔子。在英格兰军看来,右翼似乎是苏格兰军整个阵线最薄弱之处,实际上这是罗伯特为英格兰人故意设下的圈套。

    迂回的英军骑士也被提前布防的苏格兰步兵阻挡 迂回的英军骑士也被提前布防的苏格兰步兵阻挡

    当英格兰重骑兵冲过来后,罗伯特率伏兵突然跃起,向英格兰军发起围歼。按军事常识,克利夫德在中伏后应下令撤退才对,但他却像头看见红布的公牛般狂暴,下令部队继续冲向如林的长矛阵。

    交战场面呈现出单方面的惨烈——没有长弓兵掩护的英格兰重骑兵,尽管一波波冲击,但这种冲击就像海浪拍打海岸一样徒劳无功,反而把自己撞得粉碎。战至傍晚,克利夫德本人战死,幸存的重骑兵开始溃散,一部分随博蒙特逃回英格兰军本阵,一部分则夺路逃进斯特林堡,而包括托马斯·格雷爵士在内的另一部分则成为苏格兰军俘虏。

    黑夜降临时,战场沉寂下来。失利的英格兰军后撤至班诺克本东南的冲积平原,面敌背水扎下营盘;苏格兰军则借助森林的掩护抓紧休息。

    机动方阵/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狭窄的战场迫使英军必须分多批参战 狭窄的战场迫使英军必须分多批参战

    6月24日一早,无知而又傲慢的爱德华二世就骑马出营,在山坡上下令:全军进攻。

    地形上看,英格兰军不仅要穿过沼泽,还必须通过班诺克本边上的一条峡谷,它虽然不深,却陡峭而狭窄,犹如一个瓶颈,极大限制了英格兰军兵力展开。而罗伯特也改变了从前坐等英格兰军攻击的战术,下令苏格兰士兵排成庞大而密集的“斯奇尔绰恩”方阵,从容有序地向山坡下推进。各个方阵没有任何间隙,始终保持着战斗队形,如林的长矛闪着慑人的光芒。

    布鲁斯于是命令军队出击,从侧面拦截进军中的英格兰军队。爱德华二世看到突然出现的苏格兰大军全部下跪祈祷,很吃惊的对手下说:“他们在祈求宽恕?”手下回答:“是。不过是向上帝,不是向你。”

    渡过福斯河支流的英军形成三个梯队前进:

    格洛斯特伯爵的先锋部队,有骑兵和步兵共计4150人。

    爱德华二世率领的主力,有骑兵和步兵共计6000余人。

    后卫部队则也有3700多人。

    后勤部队数量不详。

    英国弓箭手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压制了苏格兰对手 英国弓箭手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压制了苏格兰对手

    爱德华二世的作战计划是根据前人的经验制订的。先利用本国长弓手对苏格兰步兵进行远程打击,最后再用重骑兵给予敌人以雷霆一击。

    格洛斯特伯爵的部队率先和苏格兰军队交战。苏格兰人在自己的步兵前方部署了长弓兵和弩手,希望以此压制英格兰长弓手的凶猛火力。但罗伯特很快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光是格洛斯特伯爵的长弓手就超过1000名,是苏格兰远程部队的3倍有余。何况英格兰弓箭手的日常训练也比苏格兰的临时征召部队要好。

    英军骑兵在苏格兰人的方阵面前 毫无收获 英军骑兵在苏格兰人的方阵面前 毫无收获

    眼见自己的远程步兵快要死伤殆尽,罗伯特立即命令在侧后方警戒待命的骑兵出动。熟悉地形的苏格兰骑兵,悄悄摸到格洛斯特伯爵的侧翼。然后突然从林地杀出,打得英格兰长弓手措手不及。

    英军骑士策马上前反击。没有悬念,他们打得苏格兰轻骑兵哭爹喊娘。随后,英国骑兵们遏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马不停蹄地展开了追击。看似慌不择路的苏格兰人,顺势把英国骑兵诱到苏格兰步兵前方的沟渠上。他们自己预留的的小道回到全军后方,而英国骑兵则一头栽进沟渠。用木板和油布遮盖的沟渠下面尽是削尖的木桩,不少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当场死于非命。

    没有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有一头撞上了严正以待的斯奇尔绰恩方阵。面对众多手持长枪的重步兵,最前排的英国骑兵损失惨重。其他人想要勒马止步,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后头的战友还在奋力向前推挤,将他们通过狭窄的战场,推向枪矛林立的苏格兰人。

    布鲁斯在关键时刻下令全军反击 布鲁斯在关键时刻下令全军反击

    英军的第二和第三梯队还在不停地靠近,试图增援前方苦战的同僚。罗伯特当机立断,命令自己的步兵展开成进攻的横队,向前推进。数个巨大的方阵,开始端起长矛,以小步冲锋的速度杀向迎面而来的英军。

    整场战役下来 英军都处于非常被动之中 整场战役下来 英军都处于非常被动之中

    刚刚穿过峡谷的英格兰重骑兵,发现苏格兰步兵方阵竟然可以机动,心里很是惊讶。由于组织混乱,英格兰重骑兵因缺乏长弓兵的配合,在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死伤累累,他们的冲击也一波比一波弱。失去机动力的英国人毫无办法,只能在损失更多人马后才忍不住撤退。

    虽然英军一度准备用长弓手迂回到侧翼,发起新一轮射击。但狭窄的战场还是限制了他们的移动。罗伯特临危不乱,他一声令下,埋伏在苏格兰军左翼的骑兵队迅速冲下山坡,转眼间将防护能力极差的威尔士长弓兵冲得七零八落,使英格兰军最后取胜的希望破灭了。

    数量巨大的英格兰步兵,在班诺克本战役中基本没发挥作用,因为战场容量太小了,大片的沼泽地形又进一步限制了英格兰步兵的运动。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机动速度太慢,当重骑兵和长弓兵已经战败后退的时候,他们还在向峡谷里行进。结果,败退者与已进入峡谷的步兵挤作一团,互相践踏,死伤枕藉。这时,缓缓推进的苏格兰军步兵方阵,又逼至峡谷口,进一步加剧了峡谷里的混乱,而这种混乱引发的恐惧更如瘟疫一般,迅速传染给峡谷另一端出口外的大队英格兰军步兵,最终导致全线崩溃。

    压阵的爱德华二世看到:数以千计的英格兰军重骑兵为了逃命,不惜冒险往沼泽地带狂奔,结果陷入里面动弹不得,许多人马被赶上来的苏格兰步兵杀死。潮水般的溃退步兵,有的被背后追来的苏格兰短弓兵射死,有的被同伴踩踏而死,有的陷入沼泽无望挣扎,有的淹死在福斯河中,而更多的人则艰难地穿越沼泽,没命地往后逃。

    最后,所有英国士兵都向福斯河支流上的桥梁冲去。阵列完整的苏格兰人,则继续以方阵前进施压。爱德华二世只能带着少数随从,匆匆离开了战场。大量来不及撤走的步兵,则在河流附近惨死。

    苏格兰军队获胜 苏格兰军队获胜

    随着爱德华二世的遁走,苏格兰人赢得了他们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他们在此后300年里的标准战术,也因为班诺克本战役的胜利而基本定型。挥舞长枪的苏格兰军人,将成为中世纪欧洲军队中的另类。好似骑士与弓箭手大潮中的一股清流。

    胜利者/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在英格兰军溃逃后,罗伯特率苏格兰军主力追击。由于英格兰军已无任何队形,苏格兰军的方阵也无需保持,因此追击速度很快。与此同时,许多得知己方军队胜利的苏格兰村民也拿出各样家什,喊着“活捉爱德华二世”的口号,从四面八方赶来攻击溃散的英格兰军。

    战果/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爱德华二世一路逃到东洛锡安的登巴城堡,然后从那里乘船返回英格兰的贝里克。群龙无首的英格兰军败兵在苏格兰军的追击下,再次付出惨重伤亡。据史料记载,英格兰军在整个班诺克本战役中,共伤亡重骑兵、长弓兵和步兵约9000余人,是英格兰700多年历史上伤亡人数最惨重的一次。而在爱德华二世的增援大军被击败后,绝望的斯特林堡守军也不得不向罗伯特举起白旗。

    后事影响/班诺克本战役 编辑

    罗伯特·布鲁斯本来并非毫无争议的王位从此彻底巩固。班诺克本后的十多年间,英格兰已经无法组织起与此次规模可比的远征军。第一次苏格兰独立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在这次战役中由苏格兰赢得独立。

    班诺克本战役,是苏格兰第一次独立战争的决定性战役。此战之后的10余年间,英格兰再也无法组织起能与班诺克本战役时规模相比的远征军。而对罗伯特·布鲁斯来说,班诺克本战役的胜利使他成为苏格兰新的民族英雄。从1296年国王约翰·巴里奥被逼退位后,苏格兰王国岌岌可危的地位得以稳住。

    1314年11月,罗伯特在斯特林附近的坎布斯肯尼斯修道院主持召开议会,通过一项法案,要求立场尚未明确的土地所有者必须表态,是忠于自己还是忠于英格兰,结果几乎所有人都表示忠于他。

    1320年,罗马教皇开始承认罗伯特的地位。1328年,爱德华二世的继承者爱德华三世与罗伯特签订了《北安普敦条约》,正式承认了苏格兰王国的独立主权。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6 21:15:27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