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班超再通西域

    自西汉汉武帝始通西域以来,汉朝逐渐控制西域。但是到西汉末年,王莽篡汉建立新朝,执行了一系列错误的民族政策,导致西域反叛,与中原中断了联系。东汉王朝建立后,光武帝因开国之初国力有限,未能在西域设置都护,西域地区遂大部分为北匈奴控制。东汉汉明帝时期,北匈奴屡犯边疆,东汉王朝为彻底解决边患,出兵反击北匈奴,并派班超出使西域,以断匈奴臂膀。班超凭借着其出色的外交和军事才能,纵横捭阖,再次打通西域,并在西域经营三十多年,被东汉朝廷封为西域都护,封爵定远侯。班超过世后,新任都护未能正确处理各方矛盾,导致西域再叛,班超之子班勇继承父业又一次打通西域,被封为西域长史。班氏父子两代人经营西域近四十年,为中国的版图成型和民族团结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班超通西域过程中,还留下了“投笔从戎”,“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后世演化为“焉得虎子”)等两千年来脍炙人口的成语。班超在西域都护任上还命令部下甘英出使大秦(即罗马帝国),尽管甘英最终未能到达大秦,但也成为了有史记载以来西行最远的中国人,开创了中西交通的新纪录。

    编辑摘要

    目录

    时代背景/班超再通西域 编辑

    自汉武帝时张骞始通西域,经过西汉王朝的长期经营,至汉宣帝时期,西域诸国已经臣服汉朝,西汉朝廷任命郑吉为西域都护,汉之号令颁行于西域。但到西汉末年,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朝政混乱,中央政府对西域的经营已经无暇顾及。王莽当政和篡位后,又对边疆执行了错误的政策,歧视和苛刻对待匈奴和西域各国,如王莽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将包括西域各国在内的各少数民族国王称号降为侯,引起了各国的极大不满。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驻守车师的反莽派陈良、终带,举兵造反,杀戊己校尉刁护,逃入匈奴。始建国五年(公元13年),地近匈奴的焉耆国反叛,杀西域都护但钦。天风三年(公元16年),王莽派五威将王骏、新任命的西域都护李崇、戊己校尉郭钦等率兵进入西域。焉耆伏兵截王骏军,姑墨、尉犁、危须等国也共击之,王骏大败,李崇还保龟兹。王莽政权被推翻后,李崇被杀,西域从此与中央政府终止联系。

    东汉王朝建立后,莎车王康派使者至河西,表示思慕汉庭。光武帝刘秀建武五年(公元29年),汉立莎车王康为西域大都尉。建武十七年,莎车王贤(康之子)遣使至汉请派都护,光武帝开始从窦融建议,封莎车王贤为都护,后敦煌太守裴遵劝阻,光武帝又收回都护之印,改授贤汉大将军印,莎车王贤因此怨恨汉朝,并诈称为汉都护,奴役西域各国。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鄯善、车师、焉耆等十八国国遣子入侍,请东汉王朝在西域设置都护,但刘秀因忙于巩固帝位,无暇顾及西域,故遣还侍子。莎车王贤见汉朝不派都护,即攻伐西域各国,西域大乱。[1]北匈奴趁机介入,西域大部地区遂为北匈奴所控制。至汉明帝中期,匈奴大规模进攻汉朝,致使“河西郡县,城门昼闭”。为彻底解除边患,明帝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十二月,明帝任命耿秉为驸马都尉,窦固为奉车都尉,翌年春,二将与太仆祭肜、骑都尉来苗,率汉军及羌胡、乌桓、鲜卑、南匈奴等军,兵分四道出击北匈奴。[2]

    班超再通西域/班超再通西域 编辑

    班超,字仲升,汉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班超是当时儒学大师、史学家班彪的幼子,其长兄班固、妹妹班昭也是著名的史学家。班超自幼有大志,不修细节,然而内心孝敬恭谨,能吃苦耐劳。他也很有口才,能言善辩,博学多闻。

    汉明帝永平五年(公元62年),班固被召入京任校书郎,班超和其母随之迁居至洛阳。因家贫,班超常给官府抄写文书来供养母亲。班超长期伏案挥毫,有一次他曾停下工作投下笔叹息说:“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

    旁人听了都嘲笑他,班超却说:“小子安知壮士志哉!”

    后来,他去找相面的人看相,相面的人说:“祭酒,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侯万里之外!”

    班超问其故,相面的人说:“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

    后来,汉明帝因班固的面子曾任命班超为兰台令史,掌管奏章和文书。然而没多久,班超就因为受一些牵连被免职。[3]

    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汉军分四道北攻北匈奴,其中奉车都尉窦固率军出酒泉塞,攻击北匈奴王庭所在的天山。班超随从窦固北征,在军中任假司马(代理司马)之职。班超一到军旅中,就初显军事才能。他率兵进攻伊吾(今新疆哈密西四堡),战于蒲类海(今新疆巴里昆湖),小试牛刀,斩俘颇多。窦固很赏识他的军事才干,派他和从事郭恂一起出使西域。

    初通西域

    1,降服鄯善

    班超和郭恂率领三十六名部下先到鄯善(今新疆罗布泊西南),鄯善王广对班超等人先是礼敬备致,但不久后突然改变态度,变得粗疏怠慢。班超估计必有原因,他对部下说:“你们不觉得鄯善王的礼意淡薄了吗?这一定是因为有北匈奴的使臣来,鄯善王犹疑不决,不知归顺哪边。聪明的人能看到即将萌发的事情,何况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于是班超便把服侍他们的鄯善侍者找来,诈问他道:“匈奴使者已经来数日了,现在住在哪里?”侍者很惶恐,只好把情况照实说了。班超于是把侍者扣押起来,然后召集部下三十六人,饮酒高会。饮到酣处,班超故意用话激怒大家说:“你们与我一起在遥远的地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贵。现在北匈奴的使者才到几天,鄯善王广就不再礼敬我们。假如鄯善王抓了我们送给北匈奴,那我们的尸骸将长久为豺狼的吞食了。该怎么办?”众部属都说:“现在在危亡之地,无论死生都听从司马。”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唯有趁夜以火攻匈奴使者,使其不知我有多少兵力,必定震惊害怕,可以全部消灭他们。灭了匈奴使者,则鄯善破胆,功成事立矣。”有部下说:“当与从事议之。”班超大怒,说:“吉凶决于今日。从事是个文官俗吏,听说了此时必定恐惧而泄密,不明不白地就死了,不是壮士所为!”部下一致称是。

    这天天刚黑,班超率将士直奔匈奴使者驻地。正赶上天刮大风,班超命令十个人拿着鼓藏在匈奴人驻地之后,约定说:“一见火起,全部都猛敲战鼓,大声呐喊”。并命令其他人拿着兵器弓弩埋伏在营门两边。之后班超顺风纵火,三十六人前后鼓噪起来。匈奴人惊吓之下乱作一团。班超亲手搏杀了三个匈奴人,他的部下也杀死了包括匈奴使者在内的三十多人,其余的百余匈奴人都葬身火海。

    第二天返回后,班超才将此事告知郭恂,郭恂先是吃惊,接着脸色有所变化。班超知道他心思,便举手来对他说:“你虽没去,但班超怎么会独占功劳呢?”郭恂这才高兴起来。班超于是请来了鄯善王广,把匈奴使者的首级给他看,鄯善王大惊失色,举国震恐。班超讲明道理好言抚慰,鄯善王表示愿意归附汉朝,并且派王子作质子。班超完成使命,返回后把情况向窦固作了汇报。窦固大喜,上表奏明班超出使经过和所取得的成就,并请皇帝选派使者再度出使西域。皇帝很欣赏班超的勇敢和韬略,下诏给窦固说:“有班超这样的官吏,为什么不继续派遣而要更换?现在任命班超为军司令,令他完成以前的功业。”班超又接受使命后,窦固认为班超手下的人太少,想给他增加人员。班超却说:“愿率领原先所率领的三十多人就够了。如果有不测,人多反而累赘。有不虞,多益为累”。

    2,威服于阗

    班超再次出使西行。这时于阗王广德刚刚攻破莎车国(今新疆莎车),在西域南道称雄,并且匈奴人派使者驻在于阗监护其国。班超到于阗后,于阗王对他很不礼遇,而且于阗民俗迷信巫术,巫师对于阗王说:“天神发怒了,为什么要倾向汉朝?汉朝使者有黑嘴的黄马,赶快拿过来祭祀我!”于阗王广德于是派人到班超处讨要那匹马,班超暗中早已清楚事情原委,声称同意,但说要巫师自己来取。不久,巫师真来取马,班超就杀了他,把首级送给于阗王,趁机在言辞中责备他。于阗王早就听说过班超在鄯善国诛杀匈奴使者之事,大为惶恐,当即攻杀匈奴使者,归降班超。班超重赏了于阗国王及其臣子们,于是平定并安抚了这一地区。

    3,平定疏勒

    当时,龟兹(今新疆库车县城东郊)国王建是匈奴人所立,他倚仗匈奴的势力占据西域北道。他派兵攻破疏勒(今新疆喀什市)国,杀死其国王,另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疏勒国实际掌握在龟兹人手中。第二年(永平十七年)春,班超率所属从小道到疏勒国。班超行至距离兜题居住的架橐城九十里的地方,派手下吏员田虑去招降兜题。班超指示田虑说:“兜题本非疏勒种,国人必不用命。若不即降,便可执之。”田虑到后,兜题见田虑势单力薄,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田虑乘其不备,抢上去劫持了他。兜提的手下意想不到,都惊吓四处逃散。田虑派人驰马将情况急报班超,班超当即来到架橐城,把疏勒文武官员全部召集来,向他们陈说龟兹不讲道义的行径,于是立原来被杀掉的疏勒国君的哥哥之子忠为疏勒新王,疏勒人大悦。新王和官员都请求杀死兜题,班超不同意,想宣示汉王朝的威德信义,释放了遣返了兜题。疏勒从此和龟兹结怨。但班超平定疏勒的目的也达到了。[3]

    4,重置都护

    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十一月,明帝再命窦固、耿秉率骑兵1万4千人出敦煌昆仑塞,攻西域。汉军先在蒲类海打败了白山的匈奴人,然后进攻车师国。当时车师分前后二部二王,前部在南、后部在北,两王王庭相距500余里,车师前王是后王之子。耿秉力排众议,先攻位于北方的车师后王安得,后王投降,前王闻之震恐,也归降,遂平车师。[4]当时班超已经平定鄯善、于阗、疏勒三国,因此窦固奏请天子重设西域都护和戊己校尉。明帝准奏,以陈睦为都护;以耿恭为戊校尉,驻守后王部的金蒲城;以关宠为己校尉,驻守前王部的柳中城。驻军各设数百人。

    独撑危局

    1,汉军东撤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春,北匈奴单于派遣其左鹿蠡王率军攻车师,全歼东汉戊校尉耿恭所遣300援兵,杀车师后王安得;复又攻金蒲城,耿恭坚守,匈奴不能克,乃退。耿恭以疏勒城(非疏勒国都)有涧水,移守疏勒城。秋七月,匈奴复来攻,断涧水。耿恭等掘地15丈不见水,以马粪汁止渴,亦誓死不降。危机间,掘井终于泉水喷涌,汉军于城头扬水示匈奴,匈奴大惊,以为汉有神助,遂退。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秋八月,汉明帝驾崩,太子即位(即汉章帝)。焉耆(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国与龟兹国乘汉王朝大丧之机,攻杀汉西域都护陈睦;北匈奴围困己校尉关宠于柳中城;车师国亦反叛,与匈奴合围耿恭。关宠上书求救,汉章帝以酒泉太守段彭、谒者王蒙、皇甫援,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兵鄯善兵7000人援耿恭。段彭攻车师,破交河城,斩获甚重,北匈奴惊走,车师复降。时关宠已死,王蒙等欲回师,军吏范羌自请率兵2000人接应耿恭。至疏勒城,耿恭部仅存26人。合兵后耿恭及范羌东归,一路且战且走,至玉门关,耿恭部仅存13人。[5]

    2,孤身坚持

    班超孤立无援,而龟兹、姑墨(今新疆温宿、阿克苏一带)等国也屡屡发兵,进攻疏勒。班超跟疏勒王忠互为犄角,首尾呼应,拒守架橐城。虽然势单力孤,但仍拒守了一年多。

    朝廷认为陈睦已死,西域大势已去,遂下诏罢都护官及戊、己校尉,放弃西域,并命班超回国。班超受命将归,疏勒举国忧恐。疏勒都尉黎弇说:“汉使弃我,我必复为龟兹所灭耳。诚不忍见汉使去”。说罢,拔刀自刎而死。班超率部东行至于阗,于阗的王侯百姓都放声大哭,他们说:“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抱住班超的马腿,班超不得前行。班超见状,恐怕于阗父最终不会让他东回,而他也想完成他立功异域的宏愿,便毅然决定不回汉朝,重返疏勒。在班超走后疏勒有两座城已经重新归降了龟兹,并且与尉头国(今新疆阿合奇)联合起来,图为大乱。班超捉捕反叛首领杀掉,击破尉头国,杀六百余人,使疏勒复安。

    汉章帝建初三年(78年),班超率疏勒、康居、于阗、拘弥等国士兵一万多人,进攻姑墨石城,并将其攻破,斩首七百,孤立了龟兹。

    建初五年(80年),班超在四面受敌的疏勒孤守五年后,上书给章帝,分析西域各国形势:当时北道诸国多为匈奴控制,而南道诸国,只有龟兹一国与汉为敌。故班超提出“若得龟兹,则西域未服者百分之一耳。”他又分析西域各国同龟兹的矛盾,认为“以夷狄攻夷狄,计之善者也”。汉章帝览表,知班超功业可成,准备增加班超的力量。平陵人徐干也有平定西域之志,主动上书请求奋身异域,辅佐班超。朝廷当即任命他为代理司马,派他带领解除刑法的刑徒和志愿者一千人去增援班超。

    终平西域

    1,宽广心胸

    起先,莎车以为汉兵不会来,于是降于龟兹,疏勒都尉番辰也又反叛。正好徐干率兵到疏勒,班超就与徐干一起,杀掉了番辰,斩首千余级,平息了叛乱。班超攻破番辰之后,想进军龟兹。因乌孙国兵力强盛,班超认为该借助它的力量,于是上书:“乌孙大国,控弦十万,故武帝妻以公主,至孝宣皇帝,卒得其用。今可遣使招慰,与共合力”。章帝采纳了其建议。

    建初八年(83年),天子拜班超为将兵长史,借其乐队、旗帜和仪仗。升任徐干为军司马,另外派遣卫侯李邑护送乌孙使者,赐大小昆弥以下锦帛。

    李邑初到于阗,正赶上龟兹进攻疏勒,吓得不敢再向前行。为了掩饰自己的怯懦,他上书给朝廷,说西域之功不可能完成,又说班超“拥爱妻,抱爱子,安乐外国,无内顾心”。班超闻之,叹息说:“身非曾参而有三至之谗,恐见疑于当时矣”。于是他毅然让妻子离开了自己以自明。汉章帝深知班超忠诚,下诏书切责李邑说:“纵超拥爱妻,抱爱子,思归之士千余人,何能尽与超同心乎?”还命李邑到班超那接受其节制调度,并让班超根据情况决定是否让李邑留在西域。

    班超当即让李邑带着乌孙侍子回京。徐干劝班超:“邑前亲毁君,欲败西域,今何不缘诏书留之,更遣它吏送侍子乎?” 班超说:“是何言之陋也!以邑毁超,故今遣之。内省不疚,何恤人言!快意留之,非忠臣也。”

    2, 威震西域

    第二年(元和元年,公元84年),汉王朝又派假司马和恭等四将,率兵八百,增援班超。班超于是调集疏勒、于阗的兵马进攻莎车。莎车派人私下联系疏勒王忠,用重利引诱他,于是忠背叛班超归顺莎车,西保乌即城。班超改立疏勒府丞成大为疏勒王,调集不反叛的兵力攻忠。半年后,康居(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国派精兵助忠,班超久攻不下。当时月氏刚和康居通婚,互相亲近,班超便派使者带了很多锦帛给月氏王,让他对康居王晓以利害,康居王于是罢兵,扣押了忠将他也带回国中,乌即城于是投降班超。

    元和三年(公元86年),前疏勒王忠说服康居王,借了一些兵马,回来占据损中,与龟兹勾结密谋,派人向班超诈降,班超早洞见其计,佯装答应他投降。忠大喜,便轻装简从来见班超。班超秘密伏兵等待他们,为之设宴奏乐。酒宴中,班超喝令属下绑缚忠斩杀了他,并趁机进军击败其兵众,杀700余人,南道遂通。

    第二年(章和元年,公元87年),班超调发于阗等国士兵二万五千人,再攻莎车。龟兹王遣左将军发温宿、姑墨、尉头合兵五万救援莎车。班超召集将校和于阗国王商议军情,故意说:“现在我们兵力少不敌,为今之计不如各自散去,于阗王从此东归,我也西归。可等到夜鼓声响起就动身。”班超暗地里故意放松对龟兹俘虏的看管,让他们逃回去报信。龟兹王闻之大喜,自己率万骑在西边截杀班超,派温宿王率领八千骑在东边阻击于阗王。班超侦知他们已经出兵,迅速命令诸部率领兵马,早上鸡鸣时分直扑莎车大本营。胡人惊恐四处逃散,班超追斩五千余人,大获其马畜财物。莎车国只好投降,龟兹王等也只好各自退散。班超由此威震西域。

    班超再通西域 班超再通西域

    3, 匈奴势竭

    东汉朝廷最初遣使通西域,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经常入寇边塞的北匈奴,在战略上“断匈奴右臂”。而在班超经营西域的同时,在汉军的打击和饥荒、内乱的纷扰下,北匈奴也日益衰落,这反过来也从战略环境上有利于班超平定西域。

    汉章帝建初八年(公元83年)夏,北匈奴三木楼訾部落首领稽留斯等率领三人余人至五原塞投降。[6]元和二年(公元85年),北匈奴头领车利涿兵等73批北匈奴人逃到内地,此时北匈奴衰落内耗,众叛亲离,“南部(南匈奴)攻其前,丁零寇其后,鲜卑击其左,西域侵其右”,北匈奴难以立足,于是率部众远遁。章和元年(公元87年),鲜卑攻北匈奴,大破之,斩优留单于而还;旋即北匈奴大乱,屈兰储等五十八部、28万人口分别至云中郡、五原郡、朔方郡、北地郡投降。章和二年(公元88年),北匈奴饥荒混乱,一年投降南匈奴数千人;七月,南单于上书汉朝请攻北匈奴;十月,汉庭以窦宪为车骑将军,以耿秉为副,发北军五校,黎阳、雍营等边疆十二郡骑士及羌、胡兵出塞攻北匈奴。[6]汉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年)六月,窦宪、耿秉率兵出朔方郡鸡鹿塞,南匈奴单于也率兵配合,于稽落山(今漠北西北部的额布根山)大破北匈奴,北单于遁逃。汉军及南匈奴军斩北匈奴名王以下一万三千人,虏获甚重,北匈奴八十一部率众投降,前后共20余万人。汉军出塞三千余里,窦宪、耿秉登燕然山,命班超之兄班固作文,刻石勒功而还。次年(永元二年,公元90年),窦宪又派副校尉阎砻率兵两千余骑攻击伊吾的匈奴守军,取其地。车师国震恐,其前后王都遣子来朝入侍。九月,北匈奴遣使称臣,而南匈奴单于上书求灭北庭,于是遣左谷蠡王师子将八千骑出鸡鹿塞,中郎将耿谭遣从事将护之,袭击北单于,北单于受伤逃窜,仅以身免,俘获阏氏和男女五人,斩杀八千,掳其部众数千。班固追至私渠海而还。永元三年(公元91年)二月,窦宪再遣左校尉耿夔、司马任尚出居延塞,围北匈奴于金微山(即阿尔泰山),虏北单于母阏氏,杀其名王以下五千余人。北单于逃遁,不知所踪。北匈奴主力自此西迁。汉军出塞五千余里而还,自汉出击匈奴以来从未至如此远处。

    4,再置都护

    当初,大月氏(今阿富汗境内)国曾经帮助汉朝进攻车师有功。章和元年(公元87年),国王派遣使者,来到班超驻地,向汉朝进贡珍宝、狮子等物,提出要娶汉朝公主为妻。班超拒绝了这要求,大月氏王由是怨恨。

    永元二年(90年),大月氏派其副王谢率兵七万,东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脉西段、喀剌昆仑山脉东南段),攻打班超。班超兵少,大家都很恐慌。班超却向部下解释说:“月氏兵虽多,但逾葱岭数千里远来,没有后勤运输,何足担忧?只要我们收藏好粮食坚守住,他们饥饿困苦自会投降,不过数十日就可以见分晓。”大月氏副王谢进攻班超,无法攻克,抢掠粮草又无所得。班超估计其粮草将尽,必派人到龟兹求救,预先命几百士兵在东边埋伏拦截,谢果然派兵带金银珠宝去贿赂龟兹以求援。班超伏兵大出,杀死了使者,并派人拿给谢看。谢大惊,进退无据,只好遣使向班超请罪,希望能放他们一条生路,班超放他们回国,大月氏由是大震,每年向汉朝朝贡。

    北匈奴和大月氏的失败,使西域反汉势力失去靠山。第二年(永元三年,91年),龟兹、姑墨、温宿等国都向班超投降。冬十二月,朝廷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徐干为长史,拜白霸为龟兹王,派司马姚光来送他就国。班超和姚光胁迫龟兹废掉原来的国王尤利多而立白霸为王,之后姚光把尤里多带回了京师。于是,班超驻扎在龟兹它乾城,徐干驻在疏勒。又复戊己校尉,领兵五百驻车师前部高昌壁;还设置了戊部侯,驻守在车师后部的候城,与戊己校尉相距500余里。

    此时,西域诸国,只剩焉耆、危须(今新疆焉耆东北)、尉犁(今新疆库尔勒东北)三国,因为曾杀害西域都护陈睦,心怀恐惧,尚未归汉。其余各国,均已平定。[3]

    5,定远封侯

    汉和帝永元六年(公元94年)秋,班超调发龟兹、鄯善等八国的部队七万人,并汉军将士及商贾一千四百人,进攻焉耆、危须、尉犁。大军行到尉犁,班超派使者通告三国国王:“都护来者,欲镇抚三国。即欲改过向善,宜遣大人来迎,当赏赐王侯已下,事毕即还。今赐王彩五百匹”。

    焉耆王广便派左将北鞬支送来牛酒,迎接班超。班超指责他说:“汝虽匈奴侍子,而今秉国之权。都护自来,王不以时迎,皆汝罪也。” 班超部下有人劝他杀了北鞬支,班超说:“这不是你们能考虑到的。此人权重于王,今未入其国而杀之,遂令自疑,设备守险,岂得到其城下哉?”于是班超送给北鞬支不少礼物,放他回国。焉耆王广见北鞬支无事,就亲率高官在尉犁迎接班超,奉献珍奇礼物。不过,他并非真想让班超进入其国境。焉耆国有一处险要之地叫苇桥,焉耆王一从班超那里返回,立即下令毁掉苇桥。班超却从别的道路涉水而进,于七月最后一天到焉耆,在距王城二十里的大泽中安营。焉耆王出乎意料,大惊,想驱其部众逃入山中顽抗。焉耆国左侯元孟,过去曾入质京师,悄悄派使者向班超报信。班超为了稳定焉耆国贵族,斩杀了元孟的使者。之后班超约定时间宴请诸国国王,声言届时将厚加赏赐。于是焉耆王广、尉犁王泛及北鞬支等三十多人信以为真,相机来到班超处。焉耆国相腹久等十七人害怕被杀,都逃到海中,危须王也没有来。

    宴会开始,大家坐定,班超突然变了脸色,责问焉耆王道:“危须王为何不到?腹久等为何逃亡?”喝令武士将广、泛等抓获,并在当年陈睦所驻的故城,把他们全部斩杀,传首京师。接着又纵兵抢掠,斩首五千余级,俘获一万五千人,马畜牛羊三十余万头。之后班超另立元孟为焉耆国王,为稳定局势,班超在那里停留了半年安抚之。[3]

    至此,西域五十多个国家都遣使送人质归附了汉王朝,班超终于实现了立功异域的理想。永元七年(公元95年),朝廷封班超定远侯,食邑千户,班超时年63岁。

    6,甘英使大秦

    西域各国归顺汉朝后,遥远的条支国(在今伊拉克境内,一说在今叙利亚境内)、安息国(今伊朗)等各国在四万里之外的海边上,都通过辗转翻译来进贡物品。永和九年(公元97年),西域都护班超派属吏甘英出使大秦(罗马),走到条支。甘英到大海边(今波斯湾东岸,一说为地中海东岸),想渡海,但安息西部的船工对他说:“海水辽阔,往来的人遇顺风需三个月才能到对岸,若风力不足,也有两年才到的,所以航海的人都准备三年的粮食。在海上常会使人思恋家乡故土,经常有人死亡。”甘英听说后于是作罢。甘英这次出使虽然没有到达目的地大秦,却是第一个到达波斯湾头的中国使者,开创了中西交通的新记录。

    7,奉献终身

    班超自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初次出使西域。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东汉主力撤出西域后,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班超坚持留在原地,艰苦奋斗达18年之久,终于在和帝永元六年(公元94年)完全平定西域诸国,使朝廷重设西域都护。之后班超又继续经营西域8年之久,之至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八月,已71岁高龄的班超才回到洛阳,一个月后就病死。班超在西域奋斗经营达30年之久,用勇敢、计谋和外交手段使西域五十余国归附汉朝,为东汉的统一大业作出了杰出贡献,也成为一个彪炳青史的传奇人物。

    身后西域/班超再通西域 编辑

    西域再叛

    班超自永元十四年(公元102年)东归后,朝廷以戊己校尉任尚继任为西域都护。班超临行前,告诫任尚“水清无大鱼”,为政应松弛简易、“宽小过总大纲”,但任尚不以为然。任尚为西域都护才数年,西域相继反叛。汉殇帝延平元年(公元106年),西域反叛诸国围攻任尚于疏勒,任尚上书求救。时朝廷以梁慬为西域副校尉,将河西四郡羌胡兵五千骑救之,未至而围解。朝廷遂罢还任尚,以段禧为西域都护,以赵博为西域长史。时段禧、赵博驻龟兹国它乾城,梁慬以为城小不坚,于是说服了龟兹王白霸,允许他们率汉军进驻龟兹王城。龟兹王属下不满,于是叛变,联合温宿、姑墨,合兵数万,围困汉军于龟兹王城。梁慬等率汉军八九千人守城并出战,持续数月,最后汉军斩敌万余、俘虏数千,联军败走,龟兹乃平。段禧等虽保龟兹,但道路阻隔,檄书经年不通,且朝臣多有徒费兵饷之论。汉安帝永初元年(公元107年)六月,朝廷下诏罢西域都护,并罢伊吾、柳中屯田,段禧、赵博、梁慬等将士俱还关内。此时距班超之死,仅5年。[3]

    班勇通西域

    东汉势力撤出西域后,北匈奴重又收服西域诸国,寇边十余年。之后,东汉再次派人企图再收西域。安帝延光二年(公元123年),朝廷任班超之子班勇为西域长史,复通西域。班超继父志,又驰骋于西域,先后平定鄯善、龟兹、温宿、姑墨、车师诸国,多次大败北匈奴。汉顺帝永建二年(公元127年),班勇发西域诸国兵4万余,在敦煌太守张朗三千余人支援下,进攻焉耆国。班勇走南道,张朗走北道。张朗因之前犯法,此次欲戴罪立功,所以先期抵达,败焉耆王元孟,接受其投降后返回。班勇因后期下狱,又被赦免,后死于家中。[7]班勇虽死,但焉耆投降后,疏勒、于阗、莎车等国又归附。西域各国除北道的乌孙和葱岭以西的大宛等国外,再次成为东汉属国。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25
    [2]^引用日期:2019-07-25
    [3]^引用日期:2019-07-25
    [4]^引用日期:2019-07-25
    [5]^引用日期:2019-07-25
    [6]^引用日期:2019-07-25
    [7]^引用日期:2019-07-25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5 19:05:00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