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男性主义

    男性主义是指一个主要以男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男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男性的权利、利益与议题。在私有制社会,男性主义意味着要制定保障公民在种族、性别、财产上完全平等及婚姻自由的法律,消除社会上存在的性别偏向,歧视残害男性的偏见和习惯势力,逐步实现男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及家庭各个方面的平等。更为激烈的批判认为,女权主义仅仅是将女人的任性还有幼稚实体化成学术理论,并且直接以性别为划分,将一半的人类区隔在外,把任何偏激幼稚的行为、违反伦常、人性价值的病态思想以一句“男人欺负女人(类似共产主义的资产阶级剥削理论)”全数合理化,将性混乱、谋杀胎儿、反正常行为、重视物欲与肤浅的外表行为、女性过份保护措施,无限制地自由上纲,而心地狭小的过份重视物质的本性、反道德、反平等,全部化成对父权的抗拒与女性权力的抬头的正常行为。

    编辑摘要

    目录

    对女权主义的批判/男性主义 编辑

    现代社会中女性主义的过度膨胀已经使原本的女性主义变质成性别歧视的主义。在现代社会分工中,女性并不属于弱势,如忽略社会的实际改变而完全以过去社会的衡量标准摄取更多的保障,就会成为性别歧视主义。

    在强势的性别歧视下,社会资源会对两性的分布不均。若在教育机会、法令规定与工作薪资上都用“女性为弱势”的假设出发,就会造成歧视男性的问题,引来“港女”的出现。在华人社会的某些地区,一些双重标准的价值观,例如将女性的任性合理化,将男性应当对女性提供服务合理化。在恋爱和婚姻关系中希望得到独立的自由和尊重,却又认为男性应该扛起大部分的责任。认为男性对女性的价值评判标准是物化女性,却又对男性采取极高标准。简单的说,在一波新的价值观转换和革命当中,一些女性什么好处都想要得到,却不肯付出相对应的代价;在扩张自身权利的时候,眼睛永远只看到别人有的,和自己没有的。

    更为激烈的批判认为,性别歧视主义仅仅是将女人的任性还有幼稚实体化成学术理论,并且直接以性别为划分,将一半的人类区隔在外,把任何偏激幼稚的行为、违反伦常、人性价值的病态思想以一句:男人欺负女人(类似共产主义的资产阶级剥削理论)全数合理化,将性混乱、谋杀胎儿、反正常行为、重视物欲与肤浅的外表行为、女性过份保护措施,无限制地自由上纲,而心地狭小的过份重视物质的本性、反道德、反平等,全部化约成对父权的抗拒与女性权力的抬头的正常行为。因此,如何让两性平权,相信是目前全社会者极需反省的问题。再者,现今社会对女性的新观点也极需修正,对于女性保障和义务的比例,现代社会极需要做出适当的重新调整。

    主要关注议题/男性主义 编辑

    (1)法律上的不平等

    犯罪与惩罚:在一般的性别定型中,男性会被视为暴力,较强社会参与犯罪行为。激进的男性运动组织 `The Men's Defense Association' 指出在判刑上男性通常会较重,更批评男女子监狱的不同环境,明显地是歧视男性。他们更引述美国司法部的一九九四年的数据,指出伴侣谋杀的案件中,男女比例参半,而在杀害子女的案件中,女性占55% 。而一九九二年的司法部数据亦显示女性严重伤害男性的比率为4.6% ,即一千人中有两人遭杀害,相反男性严重伤害女性的比率只有2% ,而在早期研究美国家庭暴力的文献中,亦指出男女性出现暴力的比率是相近的。这些数字与传统的看法互相矛盾,亦带来不少的质疑,但无论如何,这种对男性的定型,以及由之而来的司法制度下的待遇,必须加以审视,以免出现像美国许多反法庭判决及对男性的虚假性犯罪指控。此外,同罪不同罚情况严重,女性往往获得轻刑,男性与之相反。

    离婚、抚养权及父权:部分的男权团体指出离婚判决,往往在基于保护弱者的假设上,对男性作出不公平的裁决;在离婚的判决中,男性要付上高昂的瞻养费,丧失子女的抚养权。男性作为父亲,却因法庭的判决,未能行使其应有的父权,子女与生父的关系变得疏远,有论者提出会导致缺乏父亲社会的现象。这种对男性的不公平违反了公平机会去承担及实践男性角色及责任。

    (2)政治权利的不平等:如通过政府机构设定,性别配比等等剥夺男性政治权利。

    就业:强调男女公平就业,男性亦应受到鼓励,或不应在寻找被定型为女性化职业时遇到歧视,如教师和医生等职业;反对社会为鼓励女性就业而采取的配额制或其他特殊照顾,而工资应以该员工的表现而制定,而不应为追求同工同酬而影响工资政策。

    (3)社会生活的不平等

    媒体对男性的歧视:部分媒介一方面忽视了男性运动,及男性应关注的事情,相反地对女性的关注则较多,事实上许多的广告及剧集制作出现的性别定型,经常将男性描绘为犯罪分子、施暴者、阴谋家和懦夫等,亦是对男性的歧视和不公平。

    社会资源的投放:男性运动主义者指出社会上相对地投入较多的资源予女性服务上,相反地男性服务却得不到关注,其中一个明显的现实是男性普遍地较女性短寿,但在健康服务上却鲜有投放资源去对付这个问题、或在男性的疾病上,相反在对抗女性健康疾病方面,却获得许多认同。男性运动主义者认为在对抗男性健康疾病方面,应得到更多社会资源的投放。

    性道德:两性道德普遍以女性视角为中心,为女性利益服务,女性占据性道德解释权和话语权。如强奸,性骚扰,性自由,婚姻观念,性行为方式,男性和女性的行为标准等等,否定忽略男性对性道德认知标准和实践成果。

    婚姻制度:很多文化和地区的婚姻制度是对男性制度性的压迫,不仅仅在经济上对男性敲骨沥髓的剥夺,而且造成了男性的去价值化和婚后的被动地位,并且离婚过程在法律,社会上,政治上损害压制男性。

    生育权:部分社会人士指出,男性在当今社会被剥夺了生育权,男性无法决定自己能否拥有后代,却要贡献生育价值,承担强制的抚养义务。

    社会话语权:无论是私下还是公共平台,女性往往可以随意公开的批评男性,而男性却不能同样力度的批评女性,整体社会话语权以女性利益为中心,为女性服务,却同时忽略抹杀男性的声音。

    派别/男性主义 编辑

    男性主义即男性运动(Men's movement),是自发的、关注性别问题的男性团体及其支持者开展的在一定范围内的游说行动,包括男性解放运动( men's liberation movement)、灵性男性运动(mythopoetic men's movement)、拥女男性主义运动(Feminist Men's Movement)、男权男性运动(men's rights movement)及基督教男性运动(Christian men's movement)。

    正如女权主义拥有众多不同的流派一样,西方男性运动站在不同的文化视野下也相应地产生各种不同的思想流派,具体而言,有以下几个主要的运动派系:

    灵性男性主义运动

    灵性派(神话取向的男性运动,Mythopoetic Men's Movement)运动侧重于男性如何于现代转变的性别角色、社会结构中,重新寻找及建立一套站得住脚的男性角色、行为、思想及与女性的关系。代表人物或组织为RobertBly)( Iron John的作者,中译《铁约翰》),迈克尔·米德(Michael Mead),翁斯潘(Wingspan)等。

    灵性派男性主义于上世纪八零年代中期由美国男性运动发起者RobertBly)首创,他的理论认为,自工业时代后,由于现代男性缺乏可供模仿的典范,造成男性角色的发展失去方向,随后又由于父亲走入工厂,将子女交给母亲照顾,造成男性无法成长为真正的具有男性自觉认同的男人。 因此,真正的男性典范应从工业时代以前的世界中寻找,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寻找自我,同时这样的男性角色必须是不受到现代异性恋社会机制与结构的限制的,因此需要运用西方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来加以说明。

    灵性派男性主义的代表作《钢铁约翰》(《Iron John》)一书在30周的时段内名列美国出版物排行榜的冠军,RobertBly)在书中尝试用西方神话中具有英雄侠义精神的男性形象来作为鼓舞男性的榜样,他的理论基础来自于荣格(Carl Gustav Jung)的理论,认为男人一开始是一个完整的个体,但是由于受到父权社会的伤害而丧失完整性,变得支离破碎。假如男人探索埋藏在他们无意识中的原型,他们就能够疗伤,并且回复到他们完整的状态以及心理灵性的健康之中。灵性派男性主义强调个人色彩,个人成长在其中具有中心地位与迫切性。这一派专注焦点于男性的内在工作:康复、哀伤议题、愤怒管理、内在关照等。他们批评传统父权社会所规定的男性角色,讨论男性与女性的多重角色;接受同性恋,主张通过心理咨询,工作坊等方法,帮助男性发现被压抑的原型,从而获得其自身的完整性。成员的立场基本上是非政治的,包括环境主义者、和平主义者、温和的女性主义者、反种族主义者、反军权者等;在职业上以心理治疗师和自由派牧师的人数最多。

    事实上具有灵性派男性主义运动性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1896年,德国著名作家阿道夫·布兰德创办了一份倡导男性价值和回归古希腊同性恋文化的男性杂志《唯一者》,并以此为根基,建立了欧洲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性主义联盟。由于痴迷古希腊榜样,联盟持反女权的态度,否定工业化和现代性的主要成果,将之视为男性文化衰落的标志。它所要达到的理想是以荣誉为纽带的男性社团,接近于骑士制度,通过对英俊雄武的年轻男子的崇拜表现其美学主张。即由希腊式的男性同性爱的关系以及对大自然的颂扬来维系一个男性爱慕者的圈子。但由于对阳刚/主动型男性的推崇,使得男同性恋者中处于被动/阴柔角色的一方遭到轻视或者排斥。

    很明显,RobertBly)从阿道夫·布兰德身上吸取到灵性派运动组织的相关灵感。他效仿20世纪初这些男性举办的大规模的读书活动,倡导男性与自然在一起,摆脱女性与文明,恢复他们的兄弟情谊,寻找男性的独特感觉,摆脱工业化的压迫,在回归自然的活动中,男人们集体到森林里去击鼓、放歌,聆听诗歌和神话故事,接近狩猎祖先,宣泄男性想同另一男性建立深刻的精神联系的渴望。

    拥女男性主义运动

    拥女男性主义运动(Feminist Men's Movement)代表组织为NOMAS(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Men Against Sexism)

    拥女主义者倾向于激进女权主义的路线,这个组织的男性和激进女权分子一样,声称男性是压迫者,也是父权的受益者,并认为男性气概在本质上是暴力且仇视女性的。拥女主义者运动的方针是主张让男性认识到父权体制在压迫着女性,而传统社会中的男性是既得利益者,并以男性对于母亲/姐妹的感情来鼓励男性参与到反对这种不公平的运动中,拥女主义者认为,当男性参与到女权主义的运动之后,他们也会逐步觉悟到这种父权体制其实也在不同程度上伤害着他们自身,从而逐渐学习改变和调整过去传统的父权观念。

    女权取向的男性运动所倡导的新型丈夫、新型父亲要做传统男性不屑于做的事情,他们帮助女性购物、做饭、带孩子,晚上孩子睡觉之前不出门娱乐。改变传统男权社会中男性对照顾孩子的态度,分担家长责任。弗里丹说,男人如果要解放自己,就不必再用工作领域的成功来定义自己,他们完全可以在家庭和其他自我实现的新领域给自己一个新的定义。

    拥女主义派的男性并非全部同意女性主义者的观点,但他们鼓励男性在女权崛起的社会变迁中,亦要面对及学习新的丈夫或者父亲角色的扮演,行为与思维。在面对来自妻子或女友的挑战时,男性亦要寻找新的模式,以求能维持关系,为此拥女主义派的组织专门为处于迷惘与困惑之中的男性开设了各类心理辅导的中心。

    自由男性主义运动

    自由男性主义(Free Men Movement)又称男性解放运动(Men's Liberation)

    代表组织:Free Men(自由男性)

    自由男性主义的立场也比较政治化,他们倾向于支持自由主义或者后现代女性主义的观点,争取男同性恋人权、反军权、反独裁、关注工人阶级及底层男性的民生,支持被压迫族群。在职业上以学术界人士居多。

    自由派男性主义指出,男权运动不是反女性主义的,而是真正反对性别歧视的运动。它主张男性通过对女性主义的了解来确认自己的身份,他们认为,目前的性别体系既有男性特权,同时又是压迫男性的。尼尔森说,“简言之,传统的支配性男性气概是来源于负罪感,由负罪感塑造,由负罪感来维持的。”这种压迫导致了男性的疾病、残疾和早夭。

    自由派男性主义视性别规范为社会建构的产物,极端反对父系社会对两性角色的定义或者约束;视男性暴力为父权社会针对男性的不良训练及角色制约的结果;对基督教义与宗教也持负面观点;强烈反对传统家庭权威,与父权团体持对立态度。这一派虽然基本上同意自由主义女权主义关于男女平等的原则,但对女性主义的某些主张仍持一定的怀疑态度。自由男性主义认为男性不但受性别定型限制,更受到伤害,男性的成长环境相对于女性来讲是疏离且缺少温情的,不健康及贫乏的,与女性相比,更多的男性受到父权社会更深重的压迫。

    自由男性主义的出发点是批判性别角色,但在路向上与女性主义者不完全相同,他们指出,当有关女性议题的研究越来越多时,相对的以男性为焦点的研究就显得不足,甚至出现女性主义者以过度简化的方式来解读男性的经验,进而造成许多男性的自我认同是根据女性主义者所喜欢的模样而建立,这些对于男性片面的诠释仅代表女性自己的立场,并不反映男性如何理解自己的体会和深层意义。如同女性自觉指的是女性从自己身为女性的角度出发而产生的反省,男性自觉也应该是男性觉察到自己身为男性作为男人在这个父系社会遭受到的伤害,从而寻求跳脱父权文化及社会建构的限制,探察自身的欲望与需求,发现心灵深层次的自我定位。

    自由男性认为,父权社会有些看似强调男性主导的价值观,深究下去会发现,可能反倒是说明了生活在传统文化下的男性无法从自身的观点来看重自己,以性行为为例:传统父权体制鼓励男性的性行为应以满足女性为目标,不能满足妻子的男性会遭到嘲笑和羞辱,反观女权主义,无论是女同性恋女权主义“以阴蒂为中心”的性革命,还是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追求不以情感为目的的性快乐权利,均不是以满足男性为目标,而是追求女性对自身心理及生理的感受与欲求的察觉,基于这样的现实,男性又为什么不能从男性自身的角度去体察属于男性性快乐的标准呢?

    男同性恋人权是自由男性主义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主张,自由男性主义认为,男同性恋的解放能促进男性之间情谊的发展,同时还能帮助更多的异性恋男性找到自我角色的定位,男同性恋中丈夫角色一方虽意味着阳刚与主动,与传统父权社会对于男性的要求一致,但被动型角色的一方则意味着温柔敏感等与传统男性角色不符的性格理念,同时还有许多不分角色的男同性恋伴侣更进一步挑战了父权社会何谓男性何谓女性的二元区分。

    自由男性主义指出,与女同性恋相比,男性同性恋在现代的异性恋父系社会下受到更深的压迫。究其深层次原因,他们认为,男性同性恋之所以受到比女同性恋更深重的压抑,这和异性恋父权制社会对于男女两性性别角色的定义和规范有着重要的因果关系。自由男性运动认为,传统的父系社会下,男性比女性更加受压迫。所谓男性受压迫是指,按照父权社会的规则,男性承受了重大的生存和竞争的压力,男性不能表现出内心感性的温柔的一面,在人格的发展上受到压抑。故此自由男性主义与男同性恋组织联合起来,教导和帮助男性学会如何表达自身对情感的需求,释放遭受压抑的性情一面,鼓励男性之间建立真诚的互助互爱的情谊,从而表达更丰富、更健全、更关怀、更人性的男性气质。

    自由男性解放组织认为,传统父权社会的暴力机关,比如军队,监狱,是父权中心伤害弱势男性群体最为深重的地方,这是因为,在父权异性恋文化的观念下,男性往往会被视为暴力的符号,他们通常被认为是比女性更具有犯罪的倾向和动机,比较激进的自由男性运动组织“The Men's Defense Association”指出,在传统判刑上,男性遭受的刑罚通常会比女性更重,更批评男女监狱的不同环境,男性会比女性遭受到更严厉的刑罚,他们的监狱环境也更为恶劣,这些做法明显地是歧视男性。他们更引述美国司法部的一九九四年的数据,指出伴侣谋杀的案件中,男女比例参半,而在杀害子女的案件中,女性占 55% 。而一九九二年的司法部数据亦显示女性严重伤害男性的比率为 4.6% ,即一千人中有两人遭杀害,相反男性严重伤害女性的比率只有 2% ,而在早期研究美国家庭暴力的文献中,亦指出男女性出现暴力的比率是相近的。这些数字与传统的看法互相矛盾,亦给他们招来一些女权主义者的批评和质疑。

    男权男性主义运动

    男权(男性权利取向)的男性运动(Men's Right)由男同取向的自由男性主义发展而来,只不过在立场上较自由男性主义的男性解放运动表现得更为激进。

    代表人物或组织为Men's Equality Now, Warren Farrell 、 National Coalition of Free Men 、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Men 、 Jack Kammer等。其他诸如The Men's Defense Association(自由男性联盟的男性权益维护会,但有学者认为应属于男权取向的范畴之内)。

    “男性权利”一词最早是由戈德博格 (GoldbergHerb)于1976年在一场名为《男人危机》“The Hazards of Being Male : Surviving the Myth of Masculine Privilege”的研讨会中提出,提到男性如何会情绪封闭、过度工作及逃避面对女性时的罪恶感。(Schcoke, 1994)。其政治主张类似女权取向的自由男性团体但涉及范围更广,他们不仅批评父权团体对同性恋的压迫和排斥,也不认同父权人士所坚持的传统家庭角色定位,要求保护兵役、监狱中的男性人权、离婚男性的权利,男性的性选择等。 也因此被某些父权人士批评为变相的女权取向的团体。

    男权团体将“男性主义”的概念明确为一个主要以男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也因此,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男权取向的男性主义支持者也着重于女权崛起之后造成的新的男女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男性的权利、利益与议题。在美国的男权运动中,这以六十年代一群关注离婚法例改革的团体行为开始,这群男士认为美国的离婚法例与及法庭判决,特别是产权分配及子女抚养权方面,对男性十分不利,他们对数额甚高的瞻养费,及法庭在缺乏足够考虑之时,只顾及女性作为一个“较适合”的家庭照顾者的性别陈见来判决子女的抚养归属权而大感不满。男权团体代表人物之一梅斯(Metz)在其着作《男性离婚及监护权》《Divorce and Custody for Men》(1968) 中,指出这个法律制度如何压迫男性所应有的权利,他更指出在这个压迫的过程中,拥有权力的男性,为取悦女性的同意及支持,而作出对男性不公平的判决。

    男权取向的男性运动就一系列针对女权主义的批判来阐述自身的政治主张及权益诉求。他们认为,现代社会中女性主义的过度膨胀已经使原本的女性主义变质成新的性别歧视。在现代社会分工中,女性并不完全属于弱势,如女权主义忽略社会的实际改变而完全以过去社会的衡量标准摄取更多的保障,就会成为性别歧视的主义;而以过去的价值观来衡量女性主义的现代社会则继续把女性主义当成社会文明进步与开明的象征,这使女性主义过度膨胀而变成当今社会势力最大的主义。

    男权团体指出,在强势的女性主义下,社会资源会对两性的分布不均。若在教育机会、法令规定与工作薪资上都用“女性为弱势”的假设出发,就会造成歧视男性的新问题。在华人社会的某些地区,强势的女性主义积极地把女权拉到最高,却也连带造成一些双重标准的价值观,例如将女性的任性合理化,将男性应当对女性提供服务合理化。在恋爱和婚姻关系中希望得到独立的自由和尊重,却又认为男性应该扛起大部分的责任。认为男性对女性的价值评判标准是物化女性,却又对男性采取极高标准。简单的说,在一波新的价值观转换和革命当中,一些女性什么好处都想要得到,却不肯付出相对应的代价;在扩张自身权利的时候,眼睛永远只看到别人有的,和自己没有的。因此,男权团体反对对男女有差别待遇的公共政策,他们认为,现今社会对女性的新观点极需重新修正,对于女性保障和义务的比例,现代社会也需要做出适当的重新调整等等。

    基督教男性主义运动

    基督教男性运动(Christian men's movement)又称基督教男权运动,代表人物及其组织:罗伯特·布雷(Robert Bly)的男权组织,比尔·麦卡尼(Bill McCartney)的基督教新好男人运动等。

    基督教取向的男性运动的观点及主张如下:

    一、反对女权主义的政治取向。将女权主义思想视变成嘲笑的对象,说它是过时的(性别之间的不平等已经结束了,女性现在可以自由地去做任何事情),有心理问题的(歇斯底里,反应过度,没有幽默感),或者是不正确的(不客观的)。它直接反击所有的女权主义,说它是反国家、反民族和反家庭的,无幽默感的,愤怒的,无趣的,憎恨男人的,绝大多数女权主义者都是女同性恋等等。

    更为激烈的批判认为,女权主义仅仅是将女人的任性还有幼稚实体化成学术理论,并且直接以性别为划分,将一半的人类区隔在外,把任何偏激幼稚的行为、违反伦常、人性价值的病态思想以一句“男人欺负女人(类似共产主义的资产阶级剥削理论)”全数合理化,将性混乱、谋杀胎儿、反正常行为、重视物欲与肤浅的外表行为、女性过份保护措施,无限制地自由上纲,而心地狭小的过份重视物质的本性、反道德、反平等,全部化成对父权的抗拒与女性权力的抬头的正常行为。因此,如何使女权主义升华成两性平权的主义,相信是目前女权主义研究者极需反省的问题。

    1993年底,英国的基督教父亲权利组织不断在报刊上写文章,批判女权主义,并以此来吸引更多反对女权运动的男性。到了1997年,英国男权运动变得更加有组织,他们批判“平等权利委员会”,反对激进的平等权利立法,主张堕胎刑事化(非法化)。

    其次,保守的男性运动力争在现实生活中夺回男性的合法权利,如亲子权和监护权等,反对限制男性升迁,如“妇女配额制”;推动以反对女权为目标的运动,如原教旨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等等。在英美和欧洲国家的回潮时代,很多女性获得的过度权利又重新受到批判,比如合法堕胎的权利,离婚的权利,女性进入劳动市场的逆向歧视政策等。

    一时间,一种“女人回家”的思潮甚嚣尘上,希望女人能够回归传统女性角色。这种观点认为,女人在公领域与男人的竞争造成了双重的伤害:一方面她们把男人逼成了工作狂,以便能够留住自己的好工作,如脑力劳动的职位;另一方面使男人更容易接受坏工作,如体力劳动的职位。由于控制人口的计划生育运动的普遍展开,女人腾出了许多时间进入劳动市场,从而改变了男性的重要性和中心性,也改变了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这时,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女人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男人了。女人不管怎样都是被人所需要的,因为只有女人能生育,而男人却没有这种不可或缺的功能。然而,男人也需要被别人需要的感觉。保守的男性运动因此指责女人进入社会生产劳动是“使男人失业,给女人增加负担”。(Dench, 5)

    第三、强调家庭价值,倡导回归家庭。布雷(Robert Bly)版本的“男性运动”具有极为强烈的本质主义倾向。父权观点认为:男性和男性气质从本质上不同于女性和女性气质。它依赖生理学和达尔文的进化论,希望恢复传统的核心家庭,让女性重回家庭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发起反堕胎运动。

    这一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于1990年春天出现的所谓“承诺运动”,该运动由比尔·麦卡尼(Bill McCartney)发起,他是一位基督教保守派人士,他在运动中大声疾呼,号召那些主张回归家庭价值的男人们承诺作个好丈夫,好父亲,好社区成员。

    承诺运动在1991年有4300男性参加;1993年增加至5万人;1994年278000人;1995年727000人;1996年增至100万人以上。运动号召男人做虔诚的基督徒;反对男性不负责任,反对抛弃家庭和不忠。

    美国全国女性组织批评这个运动中的人是“对男尊女卑感觉良好的人,是一股危险的政治潜流”。(Nelson, et al., 509)因为承诺运动始终在强调:男性是一家之主。当夫妻达不成共识时,男人要负起责任,而所谓“负起责任”被批评为压抑女性的声音和权利。这些新好男人还认为同性恋是罪恶,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因此他们被称为保守政治运动。

    反女权主义

    Probe的Sue Bohlin从基督教的角度,分析了Toni Grant博士总结的女权主义十大主张。

    Toni Grant博士在其《生为女性》一书提出了“女权主义十大谎言”。

    “最初,女权主义和性解放一起,向女性抛出了一系列激动人心的承诺。这些承诺听起来很好,致使很多女性抛弃了自己的男人、孩子和家庭,去追求职业发展 。这种强调自我满足和个人主义的追求,旨在改善女性的生活质量、选择余地和与男性的关系。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女性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女权主义和性解放在多种方面,作出了无法实现的承诺。”Toni Grant博士说。

    女性拥有一切

    其中的第一个谎言,就是女性可拥有一切。我们被灌输了一种思想,认为女性是优等性别,拥有无穷体力和感情力量,可以在职业、友谊和志愿服务之间游刃有余。女权主义者认为女性不仅能做男人擅长的事而且必须要做男人擅长的事。 因为男人不能做女性擅长的事(生孩子),这就导致了女性的双重负担。女性不仅要照看孩子和料理家务,还得参与到工作潮流中,为家庭的财务添砖加瓦。

    圣经中对男人和女性的地位有不同的描述。圣经对不同性别的精力该放在何处有清楚的定义。女性的使命主要是负责处理人际关系,这与上帝让女性重视关系、对他人天生敏感,重视人超过重视物是一致的。 圣经从未拒绝女性就业。事实上,箴言31中贤良的女性从事几种不同的兼职工作,包括不动产和制造业。然而,正是他对丈夫、孩子、家庭和社区的悉心照料,赢得了应得的荣誉。泰特斯 2让年长的女人去教导年轻女子,让她们照看好自己的丈夫、孩子和家庭。 主赐女性之力,教她以女性之长,给主荣耀。

    男女相同

    女性主义者认为,除了一些较小的生理差异外,男人和女人根本没什么区别。这种看法倾向于认为文化本身将男人塑造为体力劳作的社会形象,女性则成为与玩偶相伴的角色。 这种谎言成功地改变了我们的文化。

    我丈夫 Ray 和我在 Probe的思维游戏演讨会上举办了一个讲座,名为 "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讨论两性之间的主要差异。 男人更倾向于目标导向,更具竞争力,女性则更善于处理关系和合作。男人更积极,女人更善于表达自己。对于成年人,这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对中学生和大学生,这完全是新闻。成年人点头首肯,一些人还互相捅捅对方。年轻的听众则仿佛醍醐灌顶。对他们而言,心中可能早有同感,但女权主义已经给他们灌输了一种谎言。他们在这种文化的神话中浸淫已久,以至于不加思索地予以接受。其中一个年轻男子在讲座的间隙走过来说,他根本不同意我的观点,男人和女人没有真正的差异。我问他,对待女性朋友和男性朋友的方式是否一样,他说“当然是!”。我又问,“这样做没给你带来麻烦?”他的回答是没有。我笑了笑,建议他十年后再来找我,谈谈真正的生活经历。真相是,上帝造了人,男人和女人大相径庭。 明显的例子就是,圣经中对丈夫和妻子的使命有不同的定义,这与女人和男人与生俱来的角色和需求密切相关。

    魅力来自成就

    女权主义的第三个谎言,是女人成就越高,就越具有魅力。 成就感对于男人而言是上帝赐予的天性,也是男性魅力的一部分。女权主义者将其灌输给了女人。 女权主义者认为有所成就,在世界上留下某种烙印,是衡量你是否成功赢得他人尊敬的标志。持有这种观点的女性,会与男性展开竞争。现在,职业和生意上的竞争并无大碍,但对于两性关系则是毁灭性的。男人的确尊敬和羡慕成功女性,但个人关系是基于不同标准运行的。男人更欣赏女性独特的性别特质:爱、敏感性和与人相处的能力。 女性们惊讶地发现,她们辛苦换来的成就,并未赢得男人的倾心。有时,太好的教育有碍女性与男人相处。男人的自尊心非常脆弱的,他们天生就是竞争性的动物。对多数男人而言,女人成就过高,或比他们更有学识,实际上是一种威胁。女权主义者并未警告女人,她们可能面临人际关系上的双重标准: 个人成就对职业有利,却对人际关系有害。

    问题自然产生了,相爱的两个人,如果女人比男人学历高,一定很糟糕吗?女人比男人聪明,会很糟糕吗?女人是否要装笨来保住自己的男人?用使徒保罗的话讲, "根本不用!" 依主赐禀赋为生之女人,必带荣誉与主。假扮无此天赋,是对仁主之羞辱。正确的答案是,女人应该意识到,很多男人在这种潜在的竞争下感觉自己受到威胁,从而对自己的能力表现出羞愧和敏感的态度。 正像罗马书中劝告我们的,要“给荣耀与他人及己” (12:10).毫不奇怪,上帝早已知晓,两性在成就问题上并非均等。贯穿整个《圣经》,都要求男人无论成就如何,均要信服上帝。对男人而言,在世界上留下印迹,是认识自我价值的重要手段。上帝要求女人在其它方面相信自己:我们的关系。女人的价值并不体现在改变历史的领导力和决策上, 而是去爱、去支撑我们周围的人,通过感动来改变世界。每过一段时期,会有一个女人在自己国家或世界范围内留下重要印迹:如 圣经法官德博拉、果尔达梅厄、玛格丽特撒切尔和英迪拉甘地等。然而这些女人是例外,不是主流。我们也不必因自己不是其中一员深感不安。

    未发挥的潜能

    第四个谎言说我们所有的人,尤其是女人,拥有巨大的潜能,必须加以挖掘。根据女权主义者的思想,作个普通人是不可忍受的,必须作杰出的人。这就引起两个问题。女人被欺骗,自以为是精英之一,是特殊的人。尽管事实上多数女人是普通人,是众多平民百姓中的一员。所有人均被上帝赋予独特禀赋,然只有少数女性拥有显赫的领导之职。女权主义者将这种少数当作真正有价值的女性。我们因为按照与现实不符的信条行事,因而遇到障碍!随之而来的,是很多女性依照对自己不实的期望行事。如果期望中成功的演讲、选美冠军、公司总裁或神经外科医生等目标未曾实现,女人们就会大失所望。在自己的世界中作个小齿轮,是不够的。这就带来第二个问题。很多女人逼迫自己做出成就。不是通过完成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而是而是自怨自艾。做好自己,或自己擅长的事,没有成为最好的,这是她们不能接受的。罗马书说 12:3,“切莫高估自己”。与其为那些不现实的伟人梦费尽心思,不如退守真我,安享我主所予天命。亦不应为平庸所虑,视其为耻辱。《圣经》说:上帝喜用平庸之人,因这给主最大荣耀。(见 哥林多前书 ) 在伟大上帝手中甘于平庸,实是荣耀之举。

    性对等

    女权主义的第五个谎言,是女人和男人在性行为上是对等的。这一谎言与性解放同宗同祖。事实是,女人不可能象男人一样,将性和爱彻底割裂 。对女人,性是一种爱的表现,也是一种承诺。离开这些内容,性就成为毫无意义的疯狂之举。性对女性的代价远超过男性。没有承诺,缺乏稳定关系支撑的性行为(这里指的是婚姻关系),通常会导致意外怀孕,性传播疾病和严重的健康问题。每当女人将其身体交付某个男人时,同时也付出了她的心。性自由给数百万女性增加了让她们心碎的新理由。性平等的谎言带来了广泛的滥交和性病的流行。难怪这么多的女性仍在为自我尊严而抗争。

    上帝有关性的旨意,考虑到了男人和女人在性的方面并非是对等或对立的。他告戒我们,婚前要自我约束,婚后方可拥有性关系。而且一旦结婚,就要保持婚姻的神圣。我们信守这些教诲,会发现主给女性的保护:稳定关系的安全,没有健康之忧,给子女的稳定成长环境。这种高标准,还通过为男人的性能量提供一个安全通道,保护着他们 。无论是信守道德的单身汉,还是忠诚的丈夫,都可免受性病、意外的婚外孕和性罪的折磨。

    拒绝生育

    很多女人为了个人的发展和职业目标,推迟了婚姻和生孩子。这种现象忽视了女性生产功能的现实和局限。女人在20到30岁时生孩子要比40岁后容易的多。同时,还有身体上的代价。科学已经证明,女人在上年纪后生孩子,对其自身有很大的影响。中年女性更容易出现不孕、流产和难产等疾病。高龄女性罹患唐氏综合症的可能性显着提高。40岁以上女性不孕症治疗的效果也不佳。拒绝生育还存在精神层面的问题。一旦女性拒绝了上帝赋予的天职,她们就易于陷入精神欺骗和诱惑之中。Timothy 2:15说得好:“女人会在生育中得拯救”。换句话说,"女人籍生育得平安。 这里保罗用生育指代女人的家庭作用:让她”全身心地投入家庭“。(5) 如果一个已婚女人的首要精力放在了婚姻、家庭和家务上,那么她就可保平安 ,免受扮演与男人同样角色时的苦难。

    我认识一个已婚女子,她选择了房地产行业的全职工作,结果对自己的家庭生活产生了影响。 她承认自己不断与两种冲动相抗争:对男性同事和客户的性冲动,以及对工作成就的追求。另一个朋友选择不要孩子。她发现,自己与同行的男人一样,无法将自身与所从事的职业区别开来。最终,这让她付出了婚姻和生活的代价。问题不再于拥有一个职业,而是女人是否让自己的优先级失衡。

    女性气质是软弱

    作为消灭性别差距的一部分,女权主义者反对任何与性别相关的特征。任何具有女人味的东西:温顺、甜蜜、友好、善于交际都被当作愚蠢和软弱的表现。只有男性化特点被认为是好的:包括坚强、攻击性和竞争性。然而当女性逐渐具有男性的特征时,就产生了既非女人味,也非男人味的扭曲性格。女人的形象不是活泼的,而是烦人的。大家在男人身上普遍预期和接受的攻击性,在女性身上就成为不受欢迎的鲁莽。一旦女人试图变得强悍,大家就会感到不快。不幸的是,的确有一些顽固的”标准女人“原型需要被推翻。很多男人受到来自强悍女性的威胁,也以蔑视进行回击。

    当然,并非只有传统男人味的性格才受追捧。这里存在一个双重标准的问题。因为男人味和女人味是不同的东西,不能互相置换。女人味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力量。这是一种不同的,颇具魅力的力量,让女人能通过与男人截然不同的方式影响世界。上帝创造女人,是为了与男人互补,而不是竞争,也不是作为男人的升级版本。哥林多前书 11:7说,男人是主的形式和荣耀,女人是男人的荣耀。女人味并不是软弱,而是一种光辉、灿烂的人性展示。

    什么更重要

    《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一书说,男人从成就中得到满足,女人则从交际中得到满足 。女权主义者宣扬,说男性取向的“你做的是什么”才是最值得关心的问题。“你是谁”以及你在周围世界中的重要性无关紧要。 这个谎言说,主动是好的,被动是坏的。传统女人味的被动和响应式行为模式,被认为降低了女性的价值,同时也非常低效。只有发起者才是好的,响应者无关紧要。"以开心的心灵聆听、接受他人, 这一直是女人们最重要的社会职能之一。多数女人可以自然做到这一点,但很多已经不习惯于这种角色了。相反,他们疯狂地追求自信、攻击性、个人表现和权力。疯狂压制其内心的女人味,爱心和交际本能。"女人在家庭、教堂和世界中的作用既是一种发起者,也是一种响应者。作为响应者,妻子以爱回报丈夫,女人以精神礼物回馈教堂。作为发起者和领导者,女性教育其子女,并运用其在世间的能力,正如箴言 31所述。

    上帝的旨意,是让我们过一种平衡的生活,有时主动,有时被动。有时是发起者,有时是响应者。无论何时,都要谨记主对我们身份和所做所为的训戒。

    自给自足的神话

    第九个谎言,就是自给自足的谎言。记得女权主义者到处书写的标语吗?"没有男人的女人,就像没有自行车的鱼。" 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女人不需要男人。更何况,男人是下等人。世界如果由女人统管,会比现在更好:没有战争、没有贪婪、没有权力争斗,只有完美的协作与和平。“女人不需要男人”的下一个合理步骤,就是女人不需要任何人。我们会照顾自己。

    Helen Reddy的走红歌曲“我是女人” 成为女权主义歌曲,其代表性的主张便是,“如果需要,我能做任何事,我很强大,无坚不催,我是女人!”当然,如果女人除自己之外不需要任何人,也就不需要上帝了。更不需要男人型,而且重男轻女的上帝。正是他自称上帝,还要制订各种他们不喜欢的约法。然而崇拜的需求是自心而生的,女权主义最终导致的是对女神的崇拜。女神只是女性自身的形像,事实上是对女性自身的崇拜。自给自足的谎言与撒旦自伊甸园以来欺骗我们的谎言如出一辙:你们要上帝做什么?若信此谎言,即伤我主之心。耶利米书 2:13说, "我的人犯下两宗罪:他们抛弃了我的活水之源,且自掘了水池,不能蓄水的水池。 " 上帝因已造人。相信自给自足不仅是一种惘然,也是对主的亵渎。

    女性化的男人

    女权主义的第十个谎言,是女人将会喜欢女人化了的男人。女权主义者相信实现性别平等的唯一途径,就是消灭角色差异。接着,他们仍不满足:社会必须消灭性别划分,至少要淡化这种划分。女性接受越来越多的男性观点。男性也被鼓励接受越来越多的女性特征。大家认为这可能会解决当前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随着男人们尽力扮演”好男人“的角色来响应女权主义号召,文化上会出现一种新的男人:敏感、好施、温情、 屈从他人。唯一的问题是,这种”软蛋男人“并非女人所想要的。女性推动男人女性化,而当他们真的做到时,没人尊重他们。

    事实上,女人更愿意做为柔弱的一方,让男人成为坚强、勇敢更有男人味的一方。当男人开始拥有女性化特征时,他们只会变得更懦弱,既不会取悦自己,也无法讨好要求他们完成这种改变的女人。可以理解,为何那些以铮铮铁骨为题材的英雄类书籍和电影大受欢迎。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遵循上帝的安排,尊重男性的领导、保护和力量。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性学结构

    我要提建议
    共有237个词条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12-24 15:16:37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