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疏野

    “疏野”一品本是隐居高士不拘泥于世俗礼法的性格特征,诚如《皋解》所云:“此乃真率之一种。任性自然,绝去雕饰,与‘香奁’、‘台阁’不同,然涤除肥腻,独露天机,此种自不可少。”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疏野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词语解释/疏野 编辑

     

    疏野
    拼音:
    解释: 1.亦作"�E野"。亦作"�\野"。 2.犹旷野。 3.粗略草率。 4.放纵不拘

     

    出处/疏野 编辑

    《二十四诗品》

    惟⑴性所宅⑵,真⑶取不羁⑷。控物自富,与率⑸为期。筑室松下,脱帽看诗。
    但⑹知旦暮,不辨何时。倘然⑺适意,岂必有为。若其天放⑻,如是得之。 

    注释/疏野 编辑

    ⑴、 惟,同“唯”。
    ⑵、宅,这里用指心灵的位置。出自《庄子*人间世》:“无门无毒,一宅而寓于不得已,则几矣。”“一宅”意思就是心灵安于凝聚专一,全无杂念。
    ⑷、 真,天真自然,合乎自然之道的人的本性。出自《庄子•渔父》:“礼者,世俗之所为也;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贵真,不拘於俗。”
    ⑷、羁,羁绊,拘束。
    ⑸、率,真率自然。出自《庄子*山木》:桑又曰:“舜之将死,真泠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⑹、但,只。
    ⑺、倘然,倘若。
    ⑻、天放,见《庄子•马蹄》篇,其云:“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一而不党,命曰天放。”天,自然,林希逸《南华真经口义》中云:“放肆自乐于自然之中。

    意义分析:/疏野 编辑

    首四句就是说“疏野”的特点在真率而无所羁绊,“唯性所宅,真取弗羁”,是说任性而随其所安,但取其天真自然而毫无世俗种种羁绊。“控物自富”之“控物”当为“拾物”,即随手而自由取物,则自可富足不尽。“与率为期”,谓唯求与真率相约为期,而绝无任何规矩约束。
    中四句是形象地描写疏野之人的生活和心态,“筑室松下,脱帽看诗”,其生活极为真率自然,无拘无束。“但知旦暮,不辨何时”,说明其心态完全是任性而为,无所顾忌。
    后四句进一步说明疏野之人与世无争,“倘然适意,岂必有为。”他所追求的是庄子的“天放”境界。《齐物论》之‘天行’、‘天钧’、‘天游’,与此‘天放’,皆是庄子做此名字以形容自然之乐。”

    总体论述:/疏野 编辑

      “疏野”一品本是隐居高士不拘泥于世俗礼法的性格特征,诚如《皋解》所云:“此乃真率之一种。任性自然,绝去雕饰,与‘香奁’、‘台阁’不同,然涤除肥腻,独露天机,此种自不可少。”前四句就是说“疏野”的特点在真率而无所羁绊,“唯性所宅,真取弗羁”,是说任性而随其所安,但取其天真自然而毫无世俗种种羁绊。“控物自富”之“控物”当为“拾物”,即随手而自由取物,则自可富足不尽。“与率为期”,谓唯求与真率相约为期,而绝无任何规矩约束。中四句是形象地描写疏野之人的生活和心态,“筑室松下,脱帽看诗”,其生活极为真率自然,无拘无束。“但知旦暮,不辨何时”,说明其心态完全是任性而为,无所顾忌。后四句进一步说明疏野之人与世无争,“倘然适意,岂必有为。”他所追求的是庄子的“天放”境界。“天放”见《庄子•马蹄》篇,其云:“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一而不党,命曰天放。”成玄英疏云:党,偏。“一而不党”,谓“浑然一体而不偏私”。命,名。天,自然。林希逸《南华真经口义》中云:“放肆自乐于自然之中。《齐物论》之‘天行’、‘天钧’、‘天游’,与此‘天放’,皆是庄子做此名字以形容自然之乐。”此可以王维之《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亭》:“绿树重阴盖四邻,青苔日厚自无尘。科头箕踞长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避世隐居,视碌碌世人如蝼蚁之辈,疏野狂放而不修边幅,而其环境之清净自然,更显其人之心境与造化为一矣。

    逐句解释/疏野 编辑

    疏野。疏,与“密”相对:是指事物间距大,空隙大。野,好理解,粗野、野蛮、不文雅。合起来理解,不妨说自在适意,放纵不拘,没那么多讲究。或者说在现代礼训之下看起来就是不开化,不守党组纪律等等。其实呢,因为有了纪律,有了礼法,于是就有了文雅与粗野之分,正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因此,“野”字含有原汁原味的意思,回复本真的味道。现代大都市的男男女女,在格子间、金鱼缸中驯化得轻声低语,小小员工埋头努力工作,正像《诗经》里说的“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意思很好明白的,局是局促不安,蹐是轻手轻脚(指脚),所以我引一下。看那天虽高,却不得不弯着腰;地虽厚,却不得不顺着墙边走。可不是嘛,不然犯上日本老板心情不好,给你一个耳光;老板觉得你工作不够努力,态度还不逊顺,让你跪下。真压抑啊。可那些老板也一样,平日里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但只要有机会,一旦释放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野了。那不是这里说的疏野,是狂野,疯野。再一个,城里人尤其喜欢吃野味,而且男男女女,也尤其喜欢去野外,体验些什么生活,也许仅仅是唱山歌吧。我猜想,疯牛病本来是没有的,因为规模养牛违背自然,只知道向牛索取,而不知道牛也是有自己的需要滴。所以,后来牛没有别的出路,它,疯掉啦。
    我也落笔疯言了,回来。所谓“疏野”,类似于率真,质朴。唐代有个会做诗的和尚,叫齐己,以前有份工作是放牧,当时的工作环境大概类似于《断背山》吧,当然,他应该是一个人,否则不会去写诗,吆五喝六斗春酒,百无聊赖才写诗嘛。他给朋友的信里说:“疏野还如旧,何曾称在城。水边无伴立,天际有山横。落日云霞赤,高窗笔砚明。鲍昭多所得,时忆寄汤生。”前半部分,就把疏野的意境表达出来了。所以简单一点说,疏野就是率真,融于自然,原始社会我想那是疏野的,不过话要说回来,要写出来,录下来,还是需要有文化人的底子。那个时代的文笔就好比现代科技的声影技术,还原了自然的千载声色,让人会悟。

    惟性所宅,真取不羁;控物自富,与率为期。
    惟性所宅,句式平常,我们熟悉也一直在实践的“唯利是图”、“唯色是爱”等等。在这里的“性”是指人的本性,这跟自然有关,《三字经》里的“人之初,性本善”,至于是善是恶,不说他,但就是这个“性”。而不是声讯电话里说的“先生,有没有钱啊,来点性啊?”之流,那么当然也沾边,毕竟不是这么狭隘的,所以诸君一定要明察了。“宅”是寄托、寄寓和安顿的意思。所谓宅心仁厚,就是说在那心地里所安居的都是仁义和厚道。《说文》段注有解释:“凡物所安皆曰宅。”
    惟性所宅,意思就是说一切以本性为出发点,如复性脱俗,那就是《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这个名字,顺性之发,随其所安。在这个心态之下,才能做到真取不羁。这里的“真”字跟前头的“性”字我看是互文手法,性说的是真性情,真说的是唯有本性才合乎标准。真取不羁,也就是说由性情本心来取舍,不要拘泥于外界的这个那个的讲究。所谓不羁,必然先要有羁绊的那些规矩条文,在这里,司空先生开篇就说了,不要管那么多,不要顾前虑后,顺着本性落笔,由着真情选题,这样才是疏野的风貌。
    控物自富,相率与期。“控物自富”很重要,也是我羡慕不已的境界,须知一个人能够顺其本性去做事,势必有他足值的底气,人之所以可以满不在乎,是因为他对此没有欲求。一旦求人,就役于人,所谓“求在人者,政在人;求在己者,政在己”,就是这个意思。像《围城》里的方鸿渐,把尊荣看得重,不低头,不谄媚,不求人,还等着人来求我呢,搞得那颗心,是高高在上,实际上又全无能耐。一个无用之人,学不了土木工程、经济政治,可是自己又没有牢确的中心思想,结果在那个圈子里莫明其妙。我所以说他,是因为他的作用对于我,犹如“古镜照神”,细节不必一致,然而神似得让我发慌。呵呵。
    控物自富,并不一定是指钱,当然财富的例子容易理解,正如“长袖善舞,多财善贾”。更重要的是心态平和,神情自得,这是真正的丰裕。如果在学识上,读万卷书(不是泥书不化的四脚书橱),行万里路(不是那种“其出弥远,其知弥少”的冤枉事),达到佛家所谓的境界:“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那是控物的修炼过程。试想,能在须弥山与米粒之间造化由心,这是多大的能耐?所以,举重若轻、左右逢源、顺手拈来、脱口而出等等,前因就在于控物自富,因为知识、财物取之不尽,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为主,彼为奴,才谈得上“控物”。由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而不是相反。
    与率为期,在这上头就众说纷纭了。我是顺承“控物自富”的意味,认为:率真或直率,不能把它看得那么简单,以为率真就是我想怎样就怎样,这么说来街头的赖皮也能达标了。“与”应该是和,跟的意思,此句句式好比“与你为伍”,“期”字也平常,就是“将子无怒,秋以为期”的期,相约而至。但唯有在“控物自富”的前提下,那份率真才真正的不落俗套,返本归真。举个通俗的例子:因为张老板有钱,他豪华车一次买两辆,前头开一辆,后头跟一辆,多率性,想做就做。至于我,鼓起勇气,豆浆一次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我也率性了一把。但我跟张老板“控物”程度不同,所以率真上头,就有了区别。呵呵,微言大义,鄙调有腔啊,读者不要掉进去了。

    筑室松下,脱帽看诗;但知旦暮,不辨何时。
    直白得可以,简直就是“过百万庄路口,往西看到邮局,正对面“骨头庄”所在的胡同里就是中国××出版社”。在激情聊天室里男女混杂,打情骂俏,有人用户名就是“清华男博诚寻附近女”,看看,“男寻女”,直白,热烈,够疏野,佩服。这就是疏野的本体。前一节是绕到身后说话,告诉我们疏野的前因源头,这一节是本人自道,因此有话直说,质朴晓畅,没有半点含蓄曲折的技巧在里边。
    说的是,在松树下搭个茅棚,天正热,戴什么帽子呢,甚至光个膀子也无妨,写写诗,看看诗,喝茶看书,饿了吃个茶叶蛋,困了就睡,昼眠夕寐。也不管几点钟了,只看到太阳西落东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没有指纹考勤,没有电话骚扰,没有手机就没有短信,没有电脑就没有病毒,更没有网上聊天、稀里哗啦。当然这里虽然没有提到生产劳动,但我估计还是有的,不追究了。总之,这一节日是描写疏野之人的生活和心态,形象生动,好比一副宽银幕映入眼帘。

    倘然适意,何必有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
    紧接着上头的宽银幕,这是一段旁白:假如觉得这个样子,自己感到快活,何必旁求!什么功名利禄,工资级别,同事间咬起小耳朵,据说下周要表决,务必支持啊!又想到,前前后后,新新旧旧的情人几个,前两天又发短信来,说哪个快要生了,这么快!感到头上有点绿。儿子快要“小升初”了,到底上海淀的二流学校,还是去西城那个一流学校?乡下大姑妈的外甥女新找了一个男朋友,据说一天到晚就知道网游,还老不搁家。来跟我请教是不是该分手?老婆老家村子的小后生今年要考研,他们村的村支书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请我这个大学教授帮忙划个重点什么的……
    还是跑到林子里去好,“林皋幸即”!脱帽看诗吧,哪怕看点黄色小说,也比邻桌同事成天拿着历月工资表对来对去强,家长里短的话,让人害怕;溪流有声,让人神往。人要是能说服自己,何必那么多花色斑斓的追求啊?何必有为,何必有为啊!
    若其天放,如是得之。“天放”是天之自然,典出《庄子&S226;马蹄》篇,可见,要理解司空先生的文字,先把他当年的培训教材熟读了,显然是一条捷径。去了人家姥姥家,他的口味嗜好当然有个知其一,知其二了。庄子说“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一而不党,命曰天放。”解释一下:党是偏的意思,所以只要是一个党,它说大公不偏私,就值得推敲了。一而不党,就是浑然一体,没有特别的偏重,也就是任乎自然。
    如是得之。“如是我闻”佛经开头里常见,就是说,我听到的是这个样子的。在这里就是一个结尾,(如果)像这个样子,就算得了“疏野”的真谛了。小伙子不错,写文章到了这个地步,算是心领神会,得心应手了。如此如此。
    王维写过一首《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亭》,意境差似,记在这里,以为加映片:
    绿树重阴盖四邻,青苔日厚自无尘。
    科头箕踞长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
    做得到做不到,做不到,所以看着解闷。缺什么吆喝什么,这个时代这么多人开始读佛经,为什么?想不开,那就念着它,好歹貌似脱俗,煞有其事。

    例诗介绍/疏野 编辑

    王维的《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亭》:“绿树重阴盖四邻,青苔日厚自无尘。科头箕踞长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避世隐居,视碌碌世人如蝼蚁之辈,疏野狂放而不修边幅,而其环境之清净自然,更显其人之心境与造化为一矣。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